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谁难受谁知道
段评功能优化通知
发表 {{realReplyContent.length}}/{{maxLength}}

共{{commentTotal}}条帖子

已显示全部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查看回复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已显示全部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三十九章 规矩(二)

谁难受谁知道 小帅猫王仲 3400 2019.10.08 11:38

  作为主持人、为了节目效果,就应该配合被整,这也是规矩。既然调侃了别人,自然得允许别人整自己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又是一阵掌声过后,王小猫那张本来严肃的脸上,突然有了些笑容,他对着观众们鞠了一躬,又说:“对不起,说了一些令大家心情可能有些沉重的话题。好了,说完了对参赛选手的要求,下面我来介绍一下对评委的要求。

  其实跟对选手的要求都是相对应的。评委不要在选手演出开始之前问姓名、年龄、籍贯之外的信息,有什么话,也是尽量等给出评判之后再聊,我们会给你们时间的。

  此外,评委给出评判结果的时候,请不要拉长音。纠结和犹豫都很正常,您可以考虑清楚再发言,一旦开始公布结果,一定不能拉长音。

  当然了,将来这个节目在电视里、网络上播出时,他们会怎么剪,我们没法儿去干预,估计肯定会留出广告时间,但我们录制的时候,切忌不要这样。

  节目肯定需要广告,电视里、网络上这样也可以理解。我们的这个节目也有很多赞助商,我们在节目里也会植入广告,就像各位明星评委都穿着老美华的圆口布鞋了,手里还拿着我们的饮品。

  好了,规矩就是如此。三位明星评委经常参加综艺节目,可能习惯了那样,一时改不过来,如果犯了规矩,那我们就会有一点儿小惩罚。犯一次,您会得到一个西红柿或者鸡蛋。”

  郭小铁笑说:“还别说,这个节目提供的服装不怎么样,倒是管饱。”

  王小猫也笑了笑,说:“到时你就知道怎么用了。好了,规矩说完了,各位评委还有什么疑问或者建议吗?现在可以提。”

  “我有。”郭小铁表现得很积极,说,“看你们这所谓‘评委席’,布置得真是个理想的吃瓜群众聚集地,我估计你们也是想要这种感觉,那能不能给我们点儿瓜子、萝卜、西瓜的?”

  王小猫点着头说:“这个提议不错,那个——道具老师……”

  “别‘道具老师’啊,给我们上道具西瓜啊?你们来点儿真的行不行?”郭小铁说到。

  “放心,肯定是真的。”说完,王小猫又朝台边喊着,“再拿几把蒲扇来,我看他们手里要是有蒲扇倒也应景。”

  “还真周到。”郭小铁笑说。

  “能不能来点儿茶水啊?”黄大今却插了一句。

  “诶?饮品不是发给你们了吗?”王小猫问。

  黄大今无奈地看了看手里的那瓶醋,问:“这是饮品啊?人家那节目都拉饮料赞助,最不济了也是矿泉水吧,你们太狠了,这醋怎么喝啊?”

  “你现在手里拿着的——可是我们天津特产——中国三大传统名醋之一的——与山西陈醋、镇江米醋齐名的天津独流老醋,乾隆年间,这可是贡品。”

  “王老师,您再‘贡品’,它也是醋啊。”黄大今一脸无辜。

  “好,既然你不愿意,那请各位评委和鉴定官上台,我们进入下一个环节。”王小猫笑说。

  “下一个环节是什么啊?”黄大今边向台上走着,边问。

  “马上你就知道了。”王小猫等评委们都上了台,又我,“我刚才说了,其实我们也有植入广告。我们的广告时间,相信观众们还不愿意换台。为什么呢?因为我们的广告有评委们的参与。下面我先问问,谁愿意选择我们的独流老醋?不愿意的话,我们也可以提供水。”

  “我愿意。”杨米看着王小猫,声音酥绵且娇羞地说。

  “你愿意什么啊?”王小猫问。

  “我愿意吃醋……啊不是,我愿意选醋。”

  黄大今一脸嫌弃地看了看杨米,说:“难怪你们俩会传着绯闻呢,王老师说什么、你都愿意。我们山东人耿直,我就选水。”

  “好。你选醋、你选水。”王小猫又问其他人,“还有谁愿意选醋?”

  陆雨驰虽然看了策划案,但王小猫说的这个环节策划案里根本没有,他并不知道这是王小猫昨晚背台本时,才跟赵导通电话商量的。但他了解王小猫,这个所谓环节一定有“后手”,不会简单的只是选醋或水,所以他也选择了醋。

  郭小铁眼睛滴溜乱转,打量着王小猫,他笑了笑,说:“我是天津人啊,回到老家,我当然支持我们天津的产品了,我选醋。”

  杨光照拍了拍郭小铁的肩膀,说:“介就对了,天津人当然得支持天津的东西,再说宋朝有个叫寇准的就爱喝醋,介也算是追比先贤了。”

  他俩这话让冠名商韩总一脸为难,他干咳了几声,说:“其实这不是哪儿的人的问题,我——选水吧。”

  “我也选水。”曾小宝刚才看大家基本上都选醋,他不好意思开口,现在又有一位选水,也就说了出来。

  王小猫点了点头,说:“好,最后选醋的就是杨总、陆总、郭小铁、杨米,选水的是韩总、曾大哥、大今,几位按照所选的东西分成两组、面对面站成两排。远一点儿,我们要上道具了。”

  众人按照王小猫说的,面对面站成了两排,接着道具人员先是摆上一张桌子、几把椅子,又拿来两瓶醋和几瓶矿泉水。

  王小猫请大家坐了下来,又把醋和矿泉水分发给大家,然后便高喊一声:“上饺子!”

  “饺子?”

  “是啊。”王小猫又对几位评委说,“今天是我们这个节目的第一期录制现场,非常感谢各位,我们特意准备了一顿饺子来慰劳大家。刚才选择醋的人,很简单、不用我教了吧?选水的,一会儿只能蘸着水吃饺子了。”

  这下,刚才选水的黄大今、曾小宝和韩总就只剩下尴尬了。黄大今对王小猫说:“你……你也不提前说一声。”

  “我们这个节目的规矩,就是不能提前告诉你们下一秒会发生什么。这样也好啊,我们饺子都是肉馅儿的,蘸着水解油腻。”

  “小猫儿真会说啊,这就是好主持人。”郭小铁接过王小猫的话,又说,“还‘解油腻’?我听着就恶心。”

  言语之间,几盘热气腾腾的饺子已经端上了桌,同时端上来的还有几道小菜。

  王小猫又说:“在我们天津吃饺子——饺子还在其次,关键是菜。”

  郭小铁点着头说:“这是,饺子、包子、捞面都是一样,我们天津人注重的是菜。你哪怕是就拌个豆腐丝儿,也不能说光吃这些主食。”

  黄大今接过郭小铁的话,说:“是,昨天陆总跟我说了。”

  王小猫又对现场的观众说:“我刚才就说了,我们也会有广告时间,而在这个时间里,我们希望电视机前以及网络上的观众朋友不要换台,所以我们就选了这样一种方式。估计观众朋友们,平时很少能看见这些明星、企业家吃饭时的样子,尤其其中几位还要用饺子蘸着水吃。

  如果您对看这个都没兴趣的话、或者您干看着饿,我们节目组也给现场的观众们准备了一些饺子。

  当然,来了好几百人,不会太多了,每人也就三、五个,算是我们的一点儿心意。饺子倒是不贵,关键这饺子是我们后台的工作人员们自己包的,它太费事儿。”

  王小猫说着,杨米已经吃了两个了,她问:“这馅儿是谁和的啊?”

  “你先说好吃吗?”王小猫反问。

  “好吃。”

  “那我就放心了,馅儿是我和的。”说完,王小猫又对着镜头说,“至于电视机前和网络上的观众朋友,我们实在没办法跟你们分享了,你们可以拿起手机、点个外卖……”

  吃饺子的时候,王小猫还请上了赵导,赵导也跟观众们简单地说了几句。

  吃完饺子,赵导表示,之前录的内容,他掐算了下时间,如果作为开场,有些太长了。但是他又觉得效果很好,不忍取舍,所以他希望吃完饺子,大家再玩点什么,干脆就把这个做成一期。

  玩点什么呢?

  先前几天的接触,大家彼此都熟悉了。黄大今之前在测谎椅上被扔了很多鸡蛋、又试了各种刑具,到最后晚饭的饺子还是蘸着水吃的,他决定难为一下王小猫。

  黄大今提出既然评委要接受“审问”,作为主持人兼总策划的王小猫,也理应被“审问”一下。

  刚才王小猫调侃了这么多人,出来混、迟早要还的,大家对于黄大今的提议都很赞成,就连杨米都是如此。

  王小猫固然高傲,但是作为主持人、为了节目效果,他也可以配合这些、也应该配合这些,这也是规矩。他可以调侃别人,自然允许别人“审问”自己,都是为了节目。

  既然王小猫答应了,大家倒也没客气,也让他换上了几位明星评委那般的穿着。

  杨米除了昨晚回了北京,这几天一直跟王小猫在一起。九月的天气不冷不热,王小猫穿得都不怎么凸显身材。

  王小猫虽然是个“文人”,但是文人未必都是柔弱的。当杨米看到王小猫换上了跨栏背心、露出一身线条明朗的肌肉,竟然有些脸红。

  王小猫坐在测谎椅上,说了句“来吧”,大家抄起刑具,满脸坏笑地准备“审问”。

  “你跟杨米的绯闻是真的吗?”

  “你也说了是绯闻,既然你认为这是绯闻,那你应该知道绯闻这个词——本身就代表是假的。”

  “那你会喜欢杨米吗?”

  “如果现在不喜欢,会不会——都是将来的事,将来的事谁能预测……”

  王小猫饱读诗书、又进行文学创作,还有不错的相声功底。他对于语言和文字的运用,这类问题很容易应付。而且他之前就试过这张测谎椅,明白一些规律和技巧。

  测谎椅不在于对方问什么,而在于回答时自己情绪的变化。他的回答其实都莫能两可、却又不失道理,所以测谎椅自然不会显示他说谎。

  从测谎椅上下来,作为文人的王小猫难免有些书生意气。

  意气是什么?

  他的意气就是自己不能吃亏,也是为了丰富节目素材,他决定再反过来再为难一下这些人……

举报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
段评功能已上线,
在此处设置开关
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