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谁难受谁知道
段评功能优化通知
发表 {{realReplyContent.length}}/{{maxLength}}

共{{commentTotal}}条帖子

已显示全部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查看回复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已显示全部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二十七章 真实家世(一)

谁难受谁知道 小帅猫王仲 3051 2019.09.18 21:25

  一个贵族——便是当街要饭了,骨子里的不在乎,也依然存在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陆雨驰开车前往王小猫带杨米去的那家茶馆的路上,还接到了王小猫的电话,愣是吓得他一时不敢接听。可他转念一想,现在是谁有事瞒着兄弟?于是便狠狠按下了接听键。

  “喂,你还没回天津呢?”王小猫问陆雨驰。

  “啊——没呢。”

  “杨米送了我一块表,你说怎么办?”

  “什么怎么办?送你、你就接着呗。”

  “送的是表啊,送表不就是送钟(终)嘛,多不吉利。”

  “什么年代了,你这思想太老套了。现在不一样了,流行女人送男人表,这意思叫‘时刻在你身边’,多浪漫。”

  “什么?她还要时刻在我身边?这几天我就够烦的了。你赶紧回天津,把她给我接走。”

  “她又不是我女儿,我接走干吗?不是,女人送男人表,也是寓意她希望你‘时刻’能想起她,不见得一定在你身边。”

  “不管什么意思,反正我不喜欢。她送的是‘小三针’的,我喜欢‘大三针’的。而且她送的这块是皮带的,我喜欢钢带。这块还是‘黑盘’的,可我喜欢‘白盘’的。”

  “你说你这个人吧,人家一份儿心意,你还那么多毛病。钢带倒是保值,可皮带的舒服,一块儿表而已,谁还考虑保值啊?你还喜欢白盘的?老干部啊?这年轻人都戴黑盘的,我看你以前那块儿白盘的就别扭。说了半天,什么表啊?”

  “我看这型号是IWC510104。你看看,这尾数还是4。”王小猫低声嘟囔着。

  “哦,万国柏涛菲诺——玫瑰金带‘动储’显示的那款,这表市价十万,她送的——不应该是假的,你要是实在不喜欢……”

  “十万?你说得对,人家一份儿心意,我先挂了啊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挂了王小猫的电话,陆雨驰更是觉得自己判断得没错。王小猫或许有什么娱乐圈的家世背景,但绝不会成长于大富人家。

  其实多年以前,陆雨驰的妹夫龙仲游,还没跟他的妹妹陆晴霜结婚时,龙仲游也是不肯透露自己的家世。事实上当年龙仲游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就是龙腾的儿子,但陆雨驰当时已经有所怀疑了。

  陆雨驰倒不是怀疑龙仲游一定就是龙家的人,而是怀疑龙仲游出身不寻常。果然,当时龙仲游虽然不知道自己是龙腾的儿子,但他的的确确出身不寻常,他是杨光照的外甥。

  一个人的气质,很难在其他长期接触自己的人面前,彻底隐藏起来。无论是暴发户的富二代子女所展露出的张扬,还是豪门贵族后人那内敛的骄傲,想装可以,但不可能很多年、每一天都不露出一点点破绽。

  陆雨驰就是根据这一点,看出龙仲游隐瞒了自己的家世。用他当年的话说,龙仲游不喜欢经商、不喜欢钱,这不是仇富、更不是清高,而是见惯了那些所谓的“好东西”,所以从骨子里,就全然不在乎。

  说得具体些,如果一辆宾利从龙仲游身边开过去,他根本不会多看一眼。因为在他的眼里,宾利和夏利没有本质区别,不过就是辆车而已。他不需要像那些富二代一样,通过什么外在的东西证明自己的身价,他就是那个身价,所以就全然不在乎那些东西。

  但王小猫不同,王小猫是清高,也可以说有些文人的穷酸。当王小猫突然见到好东西时,可能表现得不屑,但也会忍不住偷偷地多看几眼,看过之后——再接着不屑。

  说白了,王小猫未必会羡慕、更不会嫉妒,但是他会忍不住去欣赏。

  在陆雨驰的概念里,一个贵族——便是当街要饭了,骨子里的不在乎,也依然存在。但是王小猫要是当街要饭了,他还真能开口找人相帮,尽管他会说得很有技巧,说得让人感觉你帮他、倒是你占便宜了。

  陆雨驰正想着这些,韩士奇打来了电话。

  “喂,你还没回天津呢?”韩士奇问陆雨驰。

  “你们怎么都是这句?”

  “我这边儿报名的人数儿差不多了,我跟你请来的那个导演也沟通得不错,趁着你制造的那些新闻、舆论还‘热乎儿’着,咱得赶紧开拍啊。”

  “放心,很快的。其实我早就回天津了,可我得先弄明白一件事儿,这事儿弄明白了,对咱们以后的综艺节目都有帮助。”

  “什么事儿啊?”

  “你今晚要是没什么事儿,一会儿就到睦南道上一家叫‘无忧茶馆’的地方来,我请你‘看戏’。”

  “看戏?”

  “对,好戏……”

  ……

  陆雨驰把车开到了无忧茶馆门口,他停好了车,才看见韩士奇居然比他来得还早,已经站在茶馆门口了。

  韩士奇问陆雨驰:“到底看什么戏啊?”

  “看一个人的真实家世。”

  “什么乱七八糟的?”

  陆雨驰没回韩士奇这句,却说:“你说——这样的地段儿,在这么个半文物的洋楼儿里开茶馆儿,这老板得有些‘底子’吧?”

  “那倒是。这地段儿好,可人流儿不大。全是单行路,连停车都是个问题。关键这儿租金还贵,在这儿开茶馆儿,‘本儿’赚得回来嘛?”

  他俩这话不是平白无故的,这家茶馆所在的“睦南道”,就是天津的“五大道”之一。

  天津的“五大道”,现在来说是个名人故居扎堆的地方,都是上世纪初的洋房、别墅。当时住在这的都是清末的皇亲国戚、商贾巨富,包括北洋政府的总统、总理、总长、总厨……啊,不是,是总督(督军),他们在这都有房子。

  就说庆王府吧,那可是当年慈禧太后身边的大红人——大太监小德张的房子,后来卖给了庆亲王载振。在这里,不但有两任民国大总统——徐世昌和曹锟的故居,就连美国三十一任总统胡佛,他年轻时也住在天津五大道。

  一百多位中外名人在此居住过,留下名人故居五十余座,这个地方到了今天——那就是半文物。所以这些别墅租金很贵,可生意却不太好做。

  就因为这地方都属于“半文物”了,所以这里的居民,也早就腾迁了。这又是一百多年前修建的生活区,街道自然很狭窄,就像韩士奇说的,想来这喝茶、停车都是个问题。

  陆雨驰和韩士奇走进无忧茶馆,这里装修得古香古色。陆雨驰觉得大概所有的茶馆都是这种风格,木制的桌椅板凳、还有木制的舞台,可这家茶馆规模是真大,足有三层楼。

  茶馆的一楼四周,隔出了一个个开放式包厢。看得出,离舞台最近的两边包厢是不接待客人的,那两个包厢里坐满了伴奏乐手和候场的演员。

  抬头望去,二楼和三楼都是中空的,所以全是包厢,没有一楼这样的散座。房顶几个大红灯笼吊在那里,它们显然不是用来照明的,更多算是一种装饰,这种装饰古典、也气派。

  “咱——要个包厢?”韩士奇问。

  “不,来茶馆儿、坐散座儿,才有感觉。这就像《铁齿铜牙纪晓岚》里,皇上说的,要的就是个孩子哭、大人叫、手巾板儿满天飞的氛围。再说,坐散座儿,才方便咱‘看戏’。”陆雨驰笑说。

  他俩坐了下来,要了茶,接着便都是一番东张西望。

  “诶?我怎么看台上那演员面熟呢?”韩士奇说到。

  “你看谁都面熟。”陆雨驰刚才先看的就是台上,他知道台上不是王小猫,也就没细看。

  “不是,你看看。”

  “嗯?诶,还真的,叫什么来着?”

  “黄河滔!演电视剧的,跟圆圆都合作过,可他怎么到这儿来演舞台剧了?”

  “呵呵,这正说明这茶馆儿老板有本事啊。”陆雨驰这是一语双关,可韩士奇肯定是听不出来。

  韩士奇又说:“可他也演不了电视剧了,被封杀了。”

  “知道。那点儿破事儿至于嘛?人家该给钱、给钱,不潜规则女演员,这有什么了?那些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误、连自己女儿都不管的,现在反而‘德高望重’了。偷了几个亿税的,反倒有复出的机会。算了,茶馆儿里——莫谈国事。”

  陆雨驰边说着、边四处张望着,他却突然看到了一个人,或者应该说是两个人,不过有一个他不认识。可正是因为不认识,他才生气。他猛地站起身,气氛地走向了不远处的那桌。

  “姓龙的。”陆雨驰拍着一个男人的肩膀说着,这个男人正是他的妹夫——龙仲游。

  “呦,这么巧,你也来了?坐。”

  “坐什么?”陆雨驰指着龙仲游身边那个长得像洋娃娃一般的漂亮女人,又说,“她是谁?你不解释一下吗?结婚才几年啊?你小子就背着我妹妹,在外面偷吃。可你偷吃,你也找个隐蔽点儿的地方啊,你不嫌丢人啊?”

  此时韩士奇也小跑过来,对陆雨驰说:“你让我来看戏,就是来捉奸的?”

  “谁……这是意外收获。你回去坐着去,这是我的家事。”等韩士奇走了,陆雨驰又对龙仲游说,“怎么着?不会说话了?这倒也是,你都被我捉奸在——在板凳上了,你还有什么话说?”

  龙仲游白了陆雨驰一眼,先安抚了他身边的女人,才对陆雨驰说:“我说你那个脑仁儿能再大一个罩杯吗?你别在这儿丢人现眼行吗?这是我表妹。”

  “你再咳嗽、咳嗽,再跟我对话。跟我来这套?逮着了,都说身边儿的女人是表妹,你能不能换个新鲜点儿的?”

  “新鲜点儿的?”龙仲游看了坐在自己身旁的女人一眼,又对陆雨驰说,“那我说她是我二姨,你能信吗?”

举报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
段评功能已上线,
在此处设置开关
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