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谁难受谁知道
段评功能优化通知
发表 {{realReplyContent.length}}/{{maxLength}}

共{{commentTotal}}条帖子

已显示全部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查看回复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已显示全部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十七章 这一番形形色色

谁难受谁知道 小帅猫王仲 3334 2019.09.08 22:07

  身份不同,处事方法就不同。高高在上,难免想要百无禁忌;一穷二白,反倒可以破罐破摔;不高不低,才是最难受的……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韩士奇想让陆雨驰过来,喝酒只是一方面原因,更主要的是他不知道该如何应付此时的局面了。

  他本来今天一早就约好,晚上跟几位经营娱乐公司的老板一起唱歌,向人家请教一些搞综艺节目的经验。没成想中午黄大今突然来了,所以中午跟黄大今相约晚上吃饭,他就特意约在了这家酒店里。

  等他晚上带着黄大今一起来赴约,那几位老板都很惊讶,脸上颇有些尴尬。

  韩士奇明白他们在想什么。说是请教,却带着个一线男星一起来,又没有提前说明,这到底是要请教、还是想示威?

  本来这也不是什么大事,唱歌时、找个机会,偷偷跟他们解释一下就行。可是韩士奇见了这些人,才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,自己带着黄大今一起来、当着黄大今的面,再请教这些大老板搞综艺的经验,会不会让黄大今觉得自己不专业、从而影响了合作?

  韩士奇的头脑没有王小猫那么聪明,而眼光和办事能力也没有陆雨驰那么高深,所以此时他就有些慌了。

  他平时能在生意场上喝酒喝得那么游刃有余,主要是因为那些场合并不太复杂,无非就是多喝、吹捧、装孙子。可是有了黄大今这个“突发状况”,他就不知该如何应付了。

  再回想着陆雨驰先前在饭局上——在黄大今和杨米面前,姿态摆得很高,他更是怕自己做错了什么,影响了陆雨驰的部署。所以他准备今天干脆不请教什么实质性的问题了,就单纯地当成是一场聚会。

  然后再找个机会、避开黄大今,私下跟那几位娱乐公司的老板解释一下,自己和黄大今纯属是偶遇,虽然倒也谈成了合作,但那多少有着陆雨驰的因素,总之他绝不是带着黄大今来示威的。

  其实即便真是示威,有时也是可以赢得“尊重”的。但韩士奇跟陆雨驰不同,他以后还需要长期跟这些个大公司的老板合作、拉关系,不敢冒得罪人的风险。别让人家觉得,他请人家唱歌,还得先给人家个下马威。

  人和人身份不同,处事方法就不同。高高在上,难免想要百无禁忌,一穷二白,反倒可以破罐破摔。

  可像韩士奇这样不高不低的,顾虑自然多了一些,也是最难受的。当然,跟他们解释清楚了,也就行了。

  不过解释的事不能急。无论是酒桌上、还是娱乐场所,之所以在此聚会、谈事,要的就是这种酒文化营造的氛围,所以这都不是上来就能直接谈的。甚至真到了谈的时候,也会尽量模糊化,反正合同才是清晰的、有用的。

  说白了就是得先喝酒、造氛围,其他的事另说,这方面韩士奇就轻车熟路了。

  韩士奇果然把氛围搞得不错,大家说说笑笑、搂搂抱抱、唱唱跳跳,好不欢快。可氛围有了,他再想私下跟那些老板解释,尽管一屋子、满眼都是男男女女,然而这“私下”,还真不太容易。

  因为黄大今已经喝到位了,楞是开起了“专场演唱会”。他要开就开呗,本来这样韩士奇更方便跟其他人说话,可是黄大今还得要求“观众”配合。他唱歌,大家不许聊别的,都得看着他、喊着好,会唱的、还得一起唱,不会唱的、跟旁边学着也得一起唱。

  再看黄大今的那两个助理——“张飞”和“李逵”,更是满场跑着,跟大家各种互动,颇有点电视晚会“领掌”的感觉。关键是他俩光领掌似乎还觉得不过瘾,还得“领喝”。

  他们倒是“嗨”了,可想请教、又不敢,想解释、又没机会的韩士奇,就只剩下郁闷了。他心说,这怎么什么事儿都不顺呢?

  韩士奇正感慨“不顺”,郭小铁又来了。他来了,那些大老板难免一番寒暄、吹捧,拉关系、套近乎,韩士奇更没机会解释了。

  当然,韩士奇毕竟是见惯了这种场面,当郁闷解决不了问题的时候,虽然他也并不知道该如何去解决,但是他明白,不能把郁闷带出来。所以表面看来,他比黄大今的那两个助理,更积极、也更忙活。

  终于收到了陆雨驰的微信,韩士奇赶忙下了楼。要说这间私人会所,陆雨驰进进出出比韩士奇方便多了,但韩士奇提前跟陆雨驰说好了,让陆雨驰来了先别上来,他想先跟陆雨驰说说情况。

  其实陆雨驰已经到了一会了,站在酒店门口,连着抽了两、三支烟,才给韩士奇发微信,因为他知道上面会是怎样一番场面。

  韩士奇是见惯了这种场面,陆雨驰是根本不愿意看这种场面。

  首先作为富三代,陆雨驰有这样的资本、也有这样的品位,他本来就不需要迎合任何人、更别说赔什么笑脸。当然,这个“任何人”里,估计不包括王小猫。

  而且陆雨驰和韩士奇不同,他自己是做房地产中介的,这行业跟同行之间没有那么多合作的机会、可互换的资源。所以即便事业刚刚起步的时候,陆雨驰也不会招呼什么同行大老板。

  再者就是品味的问题。前文有述,陆雨驰虽然不像王小猫那样出口成章、文人傲骨,但是他的奶奶是堂堂山东刘家的后人。所以他不仅仅是个豪门阔少而已,书香门第的家风、修养、规矩,他是自幼就接受着、也继承着。

  陆雨驰也喜欢唱歌,高中跟王小猫、韩士奇组乐队时,他就是乐队的主唱,可也得看跟谁唱、怎么唱。让他跟这些看似是在花天酒地、实则却是满腹心机的人唱歌,他觉得太累、也失身份。

  在普通人看来,出入这种地方的人活得是真潇洒,但在陆雨驰看来,这些人累得都跟孙子似的。

  这些人是在花天酒地吗?

  不是。

  韩士奇刚才在上面那么难受、那么多心理活动,其他人难道就很洒脱吗?

  不是。

  一样是说着“过脑不过心”的话,没一句是真心实意的,但是每一句都是耗费大量脑细胞的。各种的逢迎谄媚、溜须拍马,赔着笑脸、拉着关系,无非是想着怎么占点便宜、赚点钱。

  陆雨驰觉得跟他们唱歌,倒不如真的花天酒地。找几个漂亮的小姐姐,你消费、她赔笑,钱花在明处、也赚在明处,各取所取。

  这说起来“似乎”有些低俗,但也实在、惬意。

  当然,谁难受、谁知道。韩士奇也不喜欢这样,他也觉得这样很累,可他没辙啊,而且这样也说不上是错。

  韩士奇走出了酒店、见到了陆雨驰,先跟陆雨驰说明了郭小铁为什么没跟他们吃饭、却来唱歌。又对陆雨驰说今天可能不太方便请教那些娱乐公司的老板了,然后他又说了自己想跟他们解释一下黄大今的事、怕他们多想,却总是没机会。

  韩士奇叹了口气,又说:“一个、一个解释太累,我心想着等黄大今不注意、或者去厕所时,跟他们一起说说——咱不是来示威的。可黄大今这个孙子,他倒是不注意我们,可他非得让我们注意他。最可气的是,他从进了门儿就把着麦克风,愣是一趟厕所都没去过,这让我怎么跟那些老板解释?”

  “解释个蛋!爱怎么想、怎么想,跟他们说得着吗?”陆雨驰又点了支烟,说,“不过你没当着黄大今的面儿,请教那些人倒是挺对,确实栽面儿(方言,丢面子)。

  再说了,咱跟他们能请教出什么?他们自己就做着那些虚伪的综艺节目,他们能教你实在?你可别忘了,咱不是追求把综艺节目做好、赚钱,咱是要做真了、做出咱自己的东西。

  你约的这种局儿,就是一群各怀鬼胎的玩意儿,在一块儿假装潇洒。你别想那么多,你不是小猫儿、你那脑子想了也没用,咱就真的潇洒。这不老郭也来了嘛,你不是说他都跳上了嘛,我来就是看他跳舞的,上去吧……”

  他俩刚推开包间的门,就听里面唱着“我的五姑娘啊,春季里开花啊——十四五六,六月六、看谷秀哦哦——春打六九头。头上擦的本是桂花油,油了我的花儿枕头……”

  “诶、诶,老郭啊,你那点儿头发,还擦桂花油呢?”陆雨驰高声对郭小铁说到。

  “呦!池子,你可来了!”郭小铁停了下来,说,“他们非让我唱个评戏……”

  韩士奇介绍完了陆雨驰的身份,那些人都赶忙围了过来,喜笑颜开地跟陆雨驰打着招呼、套着近乎、攀着关系,场面话说得那叫一个“腻乎”。

  陆雨驰则在心里狠狠地鄙视着那些人,不过有个人给他的印象还算不错。

  这人看起来有六十来岁了、广东人的口音,虽然也来跟陆雨驰打了招呼,不过只是礼貌地微笑、点头,又握了握手,却没有太多虚伪的客套。

  一阵寒暄过后,大家请陆雨驰唱首歌,陆雨驰却推说太累,先歇会再说、让他们先唱。

  黄大今也不知道是为了帮陆雨驰解围,还是刚才让郭小铁占着麦克风憋坏了,他也说让“陆总”先歇会,由他来给大家再唱一首英文歌。

  黄大今选的这首歌倒是很经典,是电影《人鬼情未了》的主题曲《Unchained Melody》。只是他把这一首如此深情的歌曲,呲牙咧嘴地嘶吼出来,让人听着难受、看着也难受。

  陆雨驰不禁苦笑着,心说,这也太使劲了吧?这是李逵和李鬼情未了吗?不过也凑合了吧,不然还能怎么着呢?黄大今唱得起码比“晓明”的“闹太套”发音要准一些。

  而且在陆雨驰听来,这总比此时自己身边几个人嘴里说得那些奉承话好听多了。

  黄大今唱完,郭小铁又抢过了麦克风,跟韩士奇带来的“十八线”合唱了一首《夫妻双双把家还》。

  陆雨驰远远看着,觉得倒也挺有意思的。

  他没怎么搭理那些逢迎的人,更喜欢看着那些人。看着那些人彼此敬酒、说说笑笑,看着他们搂着那些跟他们绝不是夫妻、情侣关系的女人。

  他心中暗笑,果然又是这一番形形色色啊……

举报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
段评功能已上线,
在此处设置开关
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