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幻造时代
发表 {{realReplyContent.length}}/{{maxLength}}

共{{commentTotal}}条帖子

已显示全部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查看回复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已显示全部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三十章:校风淳朴紫荆花

幻造时代 神秀LLK 3319 2020.03.23 18:00

  而今,元素循环的速度虽然已经变得更快,但循环一周需要的时间也在增加。

  因为被元素疏通的血管在变得更多。

  过程依旧是痛苦不堪,只是身体已经逐渐习惯,所以没有那么难受就是。

  当然,训练结束后像狗一样瘫在地上这回事还是无法避免。

  那是强烈的脱力感。

  这个时候,自己就连想要喝药剂补充状态都难以做到,需要依赖莉莉丝的帮忙,或是自己躺一会儿,待到恢复些许再喝药。

  现在,莉莉丝还在外面训练,所以也就只好选择后一种方案。

  仰望着熟悉的天花板,叶艾正要陷入思考。

  一个声音却打断了他。

  那是窗户被打开的声音。

  自己应该是关着窗的,难不成是风……

  叶艾转头望去,看见浅灰色的窗帘高高扬起,却并非因为喧嚣之风的摆弄,而是由于一名蹲在窗框中的健硕男人。

  只见他一脸不情愿,盯着床上的那名少年,嘴上忍不住抱怨。

  “真是的,为什么偏偏让我做这件事。”

  叶艾认出来了,那个男人的身份。

  他是忒休斯的两名贴身侍卫之一。

  其名为安格鲁。

  “什么!”

  叶艾还没反应过来,那男人就从窗外,越过书桌跳进房间,如同猫一般轻盈地落在地板上,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。

  “你……”

  叶艾才要喊,安格鲁已经快步冲上来,抓过擦桌的抹布就塞进叶艾嘴里。

  叶艾瞪大眼睛,却完全没有反抗之力,这时候的他,就连动动手指都十分吃力。

  和“臭小子,大小姐有请!”安格鲁似乎是忍着笑,丢下一句后就将叶艾抗在肩上,一如他闯入般轻快地跳出了窗户,直接从楼上十几米的高处一跃而下。

  “叶艾,中午饭吃什么啊!”安洁莉卡推开门,一脸期待地闯入问。

  但她却没看见叶艾的身形,只见到窗帘还在飘飘荡荡,叙说着就在几秒前发生的绑架事件。

  “窗户开着,床也有些乱。”安洁莉卡注意到房间内的情形,稍稍皱起眉头。

  “那家伙平时这么邋遢的嘛,真是拿他没办法!”安洁莉卡摆出一副大姐姐的模样教训着,摇着头动手开始收拾。

  “不过,叶艾不在,只能吃快餐了……”收拾途中,她还失望地自语着,根本不知道现在的叶艾已经是身不由己。

  叶艾在安格鲁的肩膀上摇摇晃晃,甚至能看见路旁的其他学生们投来好奇的目光,指指点点。

  真就是光天化日下的绑架,根本都没打算走小道稍微藏一藏的。

  “救命啊,绑架啦!”

  可以的话,叶艾很想这么喊。

  但是那块抹布不仅堵了他的嘴,味道还呛得他胃部翻腾。

  “这破抹布,该洗了!”

  “兄啊,怎么回事,怎么学院里还有人绑人的啊。”路旁,刚入学还在熟悉环境的少年,见状忍不住问旁边引路的哥哥。

  “很正常的,一定又是怀特家的大小姐绑人,喏,那个男人不就是她的侍卫嘛。”他哥哥似乎已经习以为常,对弟弟解释说。

  “那要不要通知风纪委员啊?”

  “弟啊,你疯了吗!我现在告诉你,在这个学院里有三件事情是绝对不能管的。”

  “第一,怀特大小姐抓人。”

  “第二,阿尔那塞大小姐抓人。”

  “第三,学生会风纪委员抓人。”

  “咋全是抓人啊!”弟弟奇怪地问。

  “你还小,别问,很可怕。总之,遇到这种情况,别说管,最好看都别看!”他哥没有过多解释,只是语重心长地说。

  “咚”的一声,叶艾被一点也不温柔地丢在地板上,脸贴着冰凉的地面。

  忒休斯,就坐在他面前的椅子上,并不淑女地翘着二郎腿。

  叶艾尽力昂起头,却看不见她的脸,也不知道她此时的表情如何。

  但一定是在非常扭曲地笑着吧。

  “啪啪啪”

  忒休斯轻轻鼓着掌,在叶艾面前蹲下,伸出手指摘掉塞在他口中的抹布,丢在一旁。

  “又见面了呢,学弟!”

  “你应该知道我们之间的契约已经完成,所以……”叶艾一得到说话的机会,就试图让她明白她无法对自己怎样的事实。

  不过话未说完,玉石折扇就不轻不重地抽打了叶艾脸上。

  “一点也不绅士,竟然打断淑女讲话。”

  叶艾不禁汗颜,这个丫头竟然还能厚颜自诩为淑女。

  淑女是一言不合就把别人绑回家的吗?

  “契约的事情,我当然知道,但是你也应该清楚,既然我能到现在还没事,对你自然不是出于“报复”的目的。”忒休斯笑着说的同时,试图用折扇抬起叶艾的下巴。

  但叶艾的脑袋软绵绵地垂到了一边,和地板亲密接触。

  “你做了什么?”察觉到叶艾的全身无力,忒休斯望向安格鲁。

  “属下只是按照大小姐的嘱咐将他带来,其他的一概未知。”安格鲁赶忙解释:“他从一开始似乎就是这样子。”

  “哦!?”

  忒休斯捏着叶艾的手指,拎起他的手臂晃了晃,确认一下后丢掉。

  “你对自己做了什么?”她问。

  “无可奉告。”叶艾咬着牙,态度坚定。

  “把他衣服扒了!”忒休斯撇撇嘴,站起来对安格鲁命令道。

  “等一下,是元素强化,坎恩那老头子提出来的东西!”叶艾秒坦白。

  忒休斯微微点头,表示了然,然后对安格鲁招招手:“继续。”

  “喂,我这不是说了嘛!”

  “我又没说是为了招供才扒你。”忒休斯耸肩,说着又坐会到椅子上。

  “那你究竟要干嘛……”叶艾感觉到安格鲁正在对自己衣服下手,咬咬牙问。

  忒休斯撑开折扇,手指轻轻抚过扇骨,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说:“从小到大,把我戏耍了的家伙,你是头一个。”

  “那只是我运气好罢了。”若不是石棺中空空如也,叶艾估计自己真的得交代在那里。

  “我很好奇,你到底哪里和其他人不同,竟然如此不可思议。”忒休斯继续说。

  “说了只是运气好而已……”叶艾一整无语,这个丫头难道根本听不进别人讲话吗?

  而说话间,叶艾的上身已经被扒光,人也被安格鲁丢在一张椅子上,推到忒休斯面前。

  忒休斯,仔细地打量着叶艾,似乎在很认真地思考方才她提出的疑惑。

  她伸出手掌,按在叶艾的胸口。

  “和我同龄,也没长两颗心脏啊!为什么能这么天才。”她真诚地表示困惑。

  对方的触碰让叶艾感到发毛,尤其是那打量物件而非“生命”的态度,更是让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  “还是说,只有剖开了才能看出那种不同。”说着的时候,忒休斯已经拿冰凉的玉石折扇在叶艾的腹部往上划起线来。

  尤其是了解到,她并非出于报复目的而是纯粹地表示好奇而这样做的时候,叶艾真实地感受到了颤栗。

  她要是下定决心,一定会真的解剖自己。

  而且,由于不是出于“报复”目的的行为,她就算为此杀了自己也不会受到契约法则的惩罚。

  “我是正常人,纯度百分百的正常人!”叶艾只能尝试打消她的这般念头,而最好的办法,那边莫过于做一件事。

  于是,叶艾深吸一口气。

  “被简单的文字游戏欺骗!最终只能一无所获地离开!还傻乎乎地在古代遗迹的入口等了很久!这都只说明了一件显而易见的事,那便是你本身的自大和愚蠢!”

  说着,叶艾提高了分贝,表情也充满了挑衅:“你不是想知道理由吗!那么这就是理由,一个你不愿意承认的理由!”

  “臭小子,闭上你的嘴!”见叶艾出口辱骂,安格鲁迅速上前一步,便要抽出剑来。

  “让他说。”忒休斯沉着脸,却是示意安格鲁后退。

  “真是有够可笑呢,忒休斯·怀特!从小就在家人的宠溺和其他人的恭顺下长大的人,竟然自信于自己的智慧超越常人。以至于当被戏耍之后,不肯设想自身的问题,而要从他人身上找寻毛病。”

  越说叶艾越是言辞激烈。

  他已经毫不在意对方的感受如何,或者说激怒对方就是此刻他真正的意图。

  只要那股恨意随着记忆涌上心头,那么她对自己的态度也将不再是单纯好奇。在那种情况下,契约法则便能起到效用,从而制止她对自己进一步做什么。

  所以叶艾施以嘲讽,不论真实与否,只要能戳到她的痛处。

  停下叱责后,叶艾只见忒休斯阴沉着脸,并且也缄默不语,似乎是不知该如何才能为自己找到辩驳的话语。

  奏效了吗!?

  叶艾不由得心中一喜。

  但随即在那少女脸上绽放的笑容,却将叶艾心中的所有期待完全击碎,并将他丢入到了冰冷的万丈深渊。

 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她大笑着,笑的格外愉悦。

  过了一阵,她揩去眼角笑出的泪滴,轻轻摇着头,看着叶艾的眼睛就像是在看着什么无法理解的事物一般。

  “你可真是个有趣的家伙!”忒休斯朗声说着,折扇抵着叶艾的胸口,透过扇骨,感受着他剧烈跳动的心脏。

  “不过,这种程度的挑衅,可不能激怒我哦,学弟!”

  被看穿了。

  被完全看穿了。

  她不仅没有生气,反而对叶艾加深了好奇。

  “你安心吧,虽然我确实好奇,但也不会真的剖了你。毕竟我也答应过老师,要好好照顾你。”话虽如此,但可完全不能让叶艾安心。

  倒不如说,这是令他

  叶艾更加不安的发言。

  “你出去吧。”

  忒休斯,对安格鲁摆了摆手。

  “可是大小姐……”

  “出去!”她不容反驳地命令道。

  安格鲁低下头,快步退出房间。

  “现在这里,就剩下你我了。”待到门扉合拢,忒休斯神秘地微笑着,将那只戴着手套的手轻轻搭在了叶艾的肩上,并将脸凑到叶艾耳畔,轻吐着气息:

  “所以,就让我们坦诚一点吧。”

举报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
段评功能已上线,
在此处设置开关
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