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幻造时代
发表 {{realReplyContent.length}}/{{maxLength}}

共{{commentTotal}}条帖子

已显示全部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查看回复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已显示全部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三十九章:决死

幻造时代 神秀LLK 3214 2020.04.01 18:00

  目送着半精灵少年离去,银发的妇人将刚从书架上抽出的书塞回去,手指轻轻从书脊上抚过。

  “收了个相当不错的学生,但为什么我没什么印象,开学典礼的时候,他也没有出现在台上。”费莲诺询问着,走向坎恩。

  “他并不喜欢引人注目。”坎恩解释着,将桌上摆着的档案袋拿起。

  档案袋上有蜡封,在纸袋的右下角还印着一个“秘”字。

  “所以,能告诉我你的来意了吧,教导主任。”坎恩举起那只档案袋,没有拆开,而是问眼前这名老女人。

  “安心拆开看吧,那不是了解了就无法退出的东西。再说,凭你现在的身份与实力,也没人能强迫你做什么事。”费莲诺似乎是想起了什么,颇为愉快地笑着说。

  “被坑多了嘛……”坎恩嘀咕着,这才将那档案袋上的蜡封折开,将里头装着的一沓文件倒了出来。

  “他,越狱了。”指着那份文件最上方的那张个人信息表,费莲诺说。

  坎恩的眼瞳顿时放大,他迅速往下翻了几页。

  “能确定他现在的行踪吗?”

  费莲诺没有直接回答坎恩的问题,只是用指甲轻轻叩打着桌面,发出富有节奏的死笃笃声。

  “关押他的监狱,由皇家亲卫队驻守,每天二十四小时无间隙轮班,并且布置有自动防御魔法阵,封锁魔法阵,就连蚊子都飞不出去。”

  “但是那一天,女皇视察监狱,秘密视察。”

  “为了迎接女皇,魔法阵被短暂关闭,轮班也进行了调整,出现了大约三分钟的空缺。”

  “然后他越狱了。”

  费莲诺说到这,表情凝重地看向坎恩。

  “你知道这不是巧合。”

  坎恩点点头表示自己了然。

  “很有那个女人的作风啊,都过了这么多年,还不晓得体谅一下我这老年人的脑筋。”坎恩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将那一沓文件丢在桌面上。

  “如果可以的话,我真想拒绝。”

  “女皇没有强迫的意思。”费莲诺笑着说。

  “是啊,她确实没有强迫我,但你别忘了,就在一个月前,那女人把她女儿送到了我这里来。”坎恩表情变得严肃,眼神中却闪过几分无奈。

  “嗯!你不会是说,公主殿下难道是……”坎恩说的话另费莲诺顿时一惊,也猛地想到了此前自己未曾想过的方面。

  “别小看她啊,费莲诺!身为王者的她,如今只会比过去更加深谋远虑,也更加残酷。”坎恩叹息着,而后对费莲诺摆了摆手。

  “你回去吧,要是她问起来,你就和她说,这个委托,我坎恩接下了。”

  说罢坎恩叹了一口气,看上去有些显得疲倦。

  “真是,临近退休了都不让人安生——凯拉·亚莉克希亚,我的女皇陛下!”说着,坎恩仰起头向窗外上远方眺望。

  千里之外,彻夜亮灯的卧室内,精灵女性仿佛是觉察到了什么,她停下笔,目光眺望向窗外。

  阴云遮蔽了天空,期间隐约闪烁着雷光,悠悠的巷中,野狗不安地狂吠着,似乎预示着风雨将来。

  “爱丽丝,就拜托了。”精灵女性喃喃自语罢,便低下头,继续处理那堆成小山的文件。

  推开家门,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,感觉无比心累的叶艾便瘫软在了沙发上。

  听闻客厅的响动,正在洗漱打算睡觉的安洁莉卡从浴室探出半个脑袋,看见叶艾,奇怪地问:“嗯,莉莉丝没和你在一起吗?”

  “莉莉丝?她没在房间里吗?”叶艾坐正,反问安洁莉卡。

  安洁莉卡耸耸肩,接着说:“她刚才匆匆忙忙就出去了,问她她说的是要去找你,你们没遇见吗?”安洁莉卡擦干净脸,将毛巾随手一丢,出来后边说便往主卧的方向望了一眼,将门推开向叶艾继续说:“喏,她不在,应该还在外面找你。”

  因为察觉到自己可能被绑架了吗?

  万一她找上那个皇子岂不是糟糕。

  嘀咕着,叶艾迅速发动侦察术,精神涌出,向四面八方开始迅速扩散,找寻起那名少女的踪影。

  “足迹一直蔓延到这里……”湖畔,莉莉丝仍在追踪着。

  而因这昏昏夜色,痕迹并不容易看清,所以她费了不少功夫也才只追到这里。

  “队长,一定要没事啊。”莉莉丝并不知晓,此时他挂念的少年已然完整地回到了家中,她担忧地嘀咕着,便要继续往前寻找。

  一只手忽然搭在了少女的肩膀上。

  莉莉丝瞬间惊觉,惊讶于对方竟悄无声息地靠近自己至此,自己却毫未察觉。

  是绑架了队长的人吗?

  不等莉莉丝细想,也不容她转头看一眼身后之人的模样,一抹利刃在月光的照耀下透着寒光,便毫不留情地从她的咽喉中划过。

  鲜血喷洒,黑色的身影一跃后撤数十米,没让那血珠沾上自己。

  莉莉丝只感觉到视线一阵模糊,气体从被割开的喉管连带着滚烫的鲜血涌入了自己的肺部,然后身体失去支撑,重重地摔在地上。

  隐约间,她看见那黑影掏出手帕,擦拭着用以抹喉袖剑上的血迹,远远地看了她一眼,便转过去了身。

  “倒霉,这么迟了怎么还有人。”男人抱怨着,目光向远处看去。

  “而且,那家伙还迟到了!”

  “再等五分钟要是还不来,那我就单独行动!”男人自语着,却忽然间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似的,微微皱起了眉头。

  怎么回事!这种被人注视着的感觉?

  虽然刚才这里确实有人,但那个人毫无疑问已经被我杀……

  心中想着,男人用余光往后瞄了一眼。

  霎时间,男人的瞳孔放大。

  方才那名少女倒下的地方,如今就只剩下了一滩鲜血!

  不等他想明白怎么回事,他便感觉到自己的身侧传来一股不同寻常的风压,与之一同逼近的,还有一把大剑。

  “糟糕!”

  大剑重重地劈过男人的身体,将他一分为二,但莉莉丝却没有砍到东西的实感。

  那被一分为二的身体破碎,爆成一团漆黑的烟雾,并带有强烈的刺鼻气味。

  “替身!”

  莉莉丝瞬间反应过来,但自己的身形已被黑雾所笼罩,视线无法再捕捉到那男人。

  “垂死,原来如此,难怪还能爬起来。”

  黑雾中,传来男人轻飘飘的,恍然大悟的声音。

  莉莉丝当即向声音所在的方向狠狠砍去,却依旧没能砍到任何东西。

  “而且,几乎是一瞬间伤势就全部恢复了……是高级生命药剂?还是这方面相关的其他被动,亦或者天赋。”

  男人继续分析着,并且也毫不在意地将自己分析的过程叙述而出。

  或者,他的目的便是让莉莉丝听见,好扰乱她的心神。

  “总之,不论如何,只要不一次性杀死你就可以了吧。”

  那男人的声音明显在笑,说出这句话的瞬间,莉莉丝感觉到自己的背后狠狠地挨了一刀。

  伤很重。

  但却并不致命。

  莉莉丝咬紧牙关,知道这相当不妙。

  对方显然是经验丰富的老手,在短短的接触中就对自己的特性有所掌握,并且制定了针对性的攻击方式。

  垂死,必须是在短时间内受到致命伤害才能触发。

  也就是说,他若是拖上十几二十秒,慢悠悠地对自己造成伤害直到死亡的话,自己便无法依赖垂死的被动再度爬起。

  太糟糕了。

  那只能先想办法逃掉,这里就是学院,只要不是在这种偏僻区域的话,他也没法……

  莉莉丝暗想着,便决计从一个方向冲出去。

  但不等她迈出脚步,一支钢制的箭矢便毫不留情地钉入了她的大腿,使她踉跄地摔倒在地上。

  而那支钢箭接触的部分,也在迅速变得僵硬,青紫。

  除了限制自己的行动之外,这支箭还有毒!

  莉莉丝瞬间便能察觉到。

  而剧毒,也正在自己的体内肆虐无忌,蚕食着自己的生命力。

  这下,她必死无疑!

  男人暗想着,嘴角不禁勾起一个残忍的笑。

  虽然我们无冤无仇,但既然不巧遇见,那就请你去死一死吧!虽然那支箭用了有点可惜,但用来杀死你这样有天赋的家伙,也算是值得!

  只要垂死这一被动所界定的“短时间”一过,便是莉莉丝的真正死期。

  这个时间具体究竟是几秒,莉莉丝并不知晓。

  她只知道,在陷入如今完全劣势的情况下,自己也就只有一种选择。

  “嗯,她在做什么?”

  男人不禁愣住了。

  因为他看见,那名少女在自己释放出的黑雾当中,单膝跪地,然后住着大剑,将自己的脖颈凑近上去。

  鲜血喷洒,利刃划开了少女的咽喉。

  暗金色的光芒,自浑身鲜血的少女身上再度亮起。

  男人的瞳孔骤然聚缩。

  他没有想到,那名少女竟然会选择以自杀的方式触发被动。

  “真是难以置信的疯狂!”男人咬着牙,嘀咕着。

  莉莉丝站了起来,一手手里拎着大剑,一手握着生命药剂。

  她咬开瓶口,没有将药水喝下,而是从咽喉处的切口灌入。

  鲜红的药剂化作沸腾的热流,转化为纯粹的生命力,编织着伤口,促使着少女身体的再生。

  “那就看看是你喝药恢复得更快,还是我杀你更快!”男人愤怒地咆哮着,袖剑弹出,他化作一道残影,悍然杀向那名少女。

  男人很清楚,只要,能在她的不死完全结束之前,让她无法再恢复状态,也能将她彻底地杀死!

  “只有,在不死完全结束之前……”

  莉莉丝用力擦了一把嘴角的血迹,瞪着眼前依旧笼罩的黑雾。

  莉莉丝也很清楚。

  “杀了他,就能活!”

举报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
段评功能已上线,
在此处设置开关
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