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幻造时代
发表 {{realReplyContent.length}}/{{maxLength}}

共{{commentTotal}}条帖子

已显示全部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查看回复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已显示全部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三十七章:为什么会这样

幻造时代 神秀LLK 3160 2020.03.30 18:00

  坎恩的课程讲授多是一些理念相关的事物,这些内容对于其他人而言可能至关重要,但对已形成自己独到理解的叶艾而言,那就和废话无异。

  也正是了解这一点,坎恩没有在意叶艾明显的走神。

  只是叶艾没想到,走神的人不止自己一个就是了。

  “等下下课后有另外的安排吗?”

  忽然,爱丽丝悄悄地问他。

  “没有。”叶艾机械式地回答着,笔尖在纸业上迅速绘制出一个连接部件的结构。

  “那你事先有约吗?”

  “没有。”叶艾优化着那枚部件的细节,并开始思考上面应当书写的符文,以及它与整体结构的通适性。

  “那我能邀请你和我一起吃个晚饭吗?”爱丽丝欣喜地问,同时不免有些害羞。

  因为这是她第一次,向其他人主动邀请。

  之前,就连同性之间的类似邀请都不曾有过。

  叶艾听下了笔,终于在回答的时候看了一眼爱丽丝,他微皱眉头,开始感到几许不妙,回答的方向于是也故意偏向对方话中带有歧义的部分:“当然,这是你的自由。”

  爱丽丝愣了愣,回过神来,忙纠正再问:“我的意思是,你能和我共进晚餐吗?”

  叶艾放下了笔,合上笔记本,深吸一口气。

  “不能!”

  “为什么,你不是有空的吗?”

  叶艾摇摇头,轻声回答:“有空和接受邀请是两回事,公主殿下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爱丽丝仍然感到无比困惑。

  “没为什么,这个世界本来就有很多事不问原由的。”叶艾无奈地看着对方,他总不能说,她会给自己带来麻烦这样的话吧。

  这样明显的糊弄爱丽丝不可能听不出来,也正是听出来才令她备受打击。

  以往,从来只有别人巴不得能邀请她,从来也只有她拒绝别人。

  本来,爱丽丝以为,叶艾会像其他人一样十分乐意,对此欣然接受。

  可曾想,叶艾不仅拒绝了自己,甚至都不打算对自己说明理由。

  “但是这……”爱丽丝越想越难以接受,便要再问。

  “叶艾同学,上课的时候不要交头接耳!”

  注意到二人间的小动作,坎恩板着面孔严肃地提醒着,适时打断。

  坎恩提醒之后,爱丽丝也只得合上了嘴,看表情,她仍然无法接受这一现实。

  “满分。”叶艾则是忍不住,悄悄地给坎恩竖了个大拇指。

  下课时间一到,假装没有注意到那名公主殿下的欲言又止,叶艾迅速逃之夭夭。

  假如可以的话,自己还是离那样的尊贵之人越远越好。

  自己即弱小,也没有值得炫耀的身份。

  叶艾也深知,对于那些觊觎爱丽丝但却无法靠近的贵权而言,自己的存在,究竟会显得如何刺眼。

  于是他选择了无视那名公主殿下。

  即便那可能使得叶艾得罪爱丽丝,但至少在短暂的接触中,叶艾已经了解到她并不会对人施以报复的性格。

  或者说,略显天真的爱丽丝,并不会想到这方面的事。

  情况,也确实如此。

  爱丽丝感觉备受打击,她想不明白自己有什么问题,她也不明白为何只有叶艾一人,避她如猛虎野兽。

  带着这份苦恼,她趴在桌上,无精打采。

  “我亲爱的妹妹,为何我看到你仿佛在叹气?”

  一个高亢的男声从爱丽丝的背后传来,随着声音一同到来的,还有一名英俊的精灵男子。

  男子有着同爱丽丝一样的发色与瞳色,身上穿着一整套做工考究,但却几乎没有防御用途的镂空铠甲,腰间佩戴着一把黑色短刀和纯白长剑,那是同铠甲配套的,象征意义大于实际用途的装饰品。

  而这套装束,历来为紫荆花学生会会长所有。

  “我不明白,老哥。”听声音爱丽丝便知道来人,更何况她现在其实就趴在那名学生会会长,自己的哥哥冈格拉的办公桌上。

  冈格拉拍拍自己的胸口,动作与声调都略显浮夸地说:“这里,不是正好有一个可以依靠的胸膛吗?我可爱的妹妹哟,就让哥哥帮你解答这世间的所有疑惑!”

  虽然爱丽丝早就习惯自己哥哥对自己的这副作态,但还是忍不住冲他翻了个白眼,叹着气说:

  “老哥,我可是很认真地在苦恼啊。”

  “难道是有人欺负你?”冈格拉察觉到妹妹的认真,赶忙便在她面前坐下,关心地问。

  “不是啦,他就是……。”爱丽丝托着下巴,目光略过自己的哥哥,看着随风轻轻摆动的窗帘:“……不理我而已”

  “什么,竟然有人敢无视我天下第一可爱的妹妹。”

  冈格拉挑眉,不禁感到震惊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,就是没有理由,毫无根据地……让人很难过……”说着,爱丽丝低下了头,显得颇为沮丧。

  冈格拉的额上浮起青筋,拳头也不禁紧握。

  这是他头一回看到爱丽丝露出这样的表情。

  而且还是因为一个男的。

  简直不可饶恕!

  冈格拉轻轻拍着妹妹的肩膀以示安慰,同时不动声色地对门的方向招了招手。

  副会长弗拉多尔悄无声息地进门,用眼神询问冈格拉所为何事。

  “会长?”来人微微附身,不知自己被唤来何事。

  冈格拉没有回答,只是继续拍着爱丽丝的肩膀,嘴角抽搐地微笑着,问她:

  “他是什么人啊,居然能让你都这么在意。”

  “就是和我同班的那个叶艾,其实我也不是在意……就是想着要和他打好关系,想了解一下他。”

  想了解他!!!

  这是自己妹妹说的话吗?!

  她竟然说她想了解那个家伙。

  怎么回事,自己的妹妹终于也到了那个年龄,开始对男孩感兴趣了吗!

  冈格拉难以置信地抬起头,望着弗拉多尔,表情不禁扭曲。

  弗拉多尔耸耸肩,示意他自己也没有办法。

  冈格拉咬咬牙,却是表情残忍地,抬手狠狠比划了一下脖子。

  那个手势是什么意思,无需解释,全宇宙通用。

  弗拉多尔苦笑了笑,撇嘴指指爱丽丝。

  冈格拉用力咬着嘴唇,阴沉下脸,眯着眼表情狰狞地思考片刻,抬手再度冲弗拉多尔比划起来。

  他首先指指弗拉多尔,而后指指自己的脖颈,示意了一个敲打和一个肩扛的动作,然后指了指这个房间。

  见此,弗拉多尔无语地摇了摇头,悄悄地后退。

  他无声无息地到来,也无声无息地消失,仿佛不曾来过。

  爱丽丝也不曾知晓,她面前那位哥哥,所正在谋划的罪恶。

  即将睡前,叶艾进行着最后一次冥想,补充着为莉莉丝进行元素强化而失去的魔力。

  然后,再进行一轮自身的强化。

  方才,在为莉莉丝的强化中,在感知共享的时候,叶艾隐约察觉到了什么。

  但想要证明,还需要在自己的身上进行尝试,细致地进行对比。

  “肉体锻炼的最终方向,与元素强化的最终方向,或许殊途同归。”叶艾喃喃说着,目光向着窗外眺望。

  透过半拉着的窗帘,叶艾看见,那座法师塔的顶端,如今还亮着灯光。

  总之,先尝试一轮,如果和自己的猜测一致,那去找坎恩问问。

  那老头虽然不靠谱,但是在这方面的知识水平,不是自己能比得上的。

  魔力推动着元素,开始涌入叶艾的身体。

  比起最初进行强化时,这股元素已经庞大了数,在体内循环需要流过的区域,也比之前增长了许多。

  但这一回,叶艾并不打算让元素依照原本的轨迹,也就是血管的回路进行流动。

  他试图让元素流入身体更深部分的区域。

  即血管之外的身体组织。

  在对莉莉丝的强化中,叶艾发现,除了在她血管内元素流通更为通畅之外,元素甚至能部分自发地融入到她的内脏、肌肉之中。

  叶艾集中着精神,却收到了强力的阻碍。

  在血管内流通的元素,在尝试离开熟悉区域的时候,不仅阻力巨大,而且撕裂般的剧痛,也让叶艾的身体不禁蜷缩成了一团。

  嘴唇被咬破,叶艾没有发出惨叫,但冷汗瞬间就爬满了他的全身。

  果然,很难,而且很痛。

  和在莉莉丝身体内的表现,有着显著差异。

  十分钟后,叶艾仰面躺在地板上,大喘着气。

  这一回尝试的痛楚,比任何一次都还要激烈。

  但叶艾的嘴角却浮现了笑容。

  因为这印证了自己的猜测。

  锻炼肉体,亦能取得和元素强化类似的效果。

  只不过元素强化,是从部分区域入手,最后逐渐向全身扩展。

  而肉体锻炼,虽然过程缓慢,但最初开始遍及全身。

  那共通性让叶艾不禁猜测,那就是元素强化与锻炼强化的最终结果,或许殊途同归。

  “换句话说,那就是它们都是为了都是为了提升身体的“纯度”的一种方式。”叶艾喃喃说着,手掌撑着地板,让自己靠着墙坐起来。

  这时,叶艾却看见窗帘被高高地被扬起。

  但,没有风。

  只有一个人形,蹲在窗框当中,眼神冰冷地瞪着自己。

  等一下,这一幕怎么感觉在哪里见到过。

  不等叶艾反应过来,大声呼喊,那人便迅捷地冲入房间,一手捂着他的嘴,另一手架起他的胳膊,将叶艾扛在肩上。

  “呼,现在舒服了。”

  浴室的门被拉开,莉莉丝一脸幸福地说着,从里头走出。

  但莉莉丝只看见了空荡荡的房间,和轻轻摆动着的帘子。

  “咦,队长呢?不是说好之后还要……”

举报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
段评功能已上线,
在此处设置开关
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