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幻造时代
发表 {{realReplyContent.length}}/{{maxLength}}

共{{commentTotal}}条帖子

已显示全部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查看回复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已显示全部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三章:囚者的自由

幻造时代 神秀LLK 3322 2020.02.25 18:00

  她睁开眼,看见了一副完全陌生的画面。

  明亮的房间,干净整洁的墙壁。

  单单如此,便让莉莉丝惊诧不已。

  叶艾察觉到少女的苏醒,随手收起刚配置出的那一小堆堆药剂,绕到床边。

  意识到人的靠近,莉莉丝抱紧被褥,下意识便蜷缩至角落。

  她展现出的畏惧,让叶艾停下了脚步,他举起双手,示意自己并无恶意的同时,往后退开几步。

  “我没有恶意。”叶艾让自己的声音尽量听起来温柔。

  他并不擅长做这种事,不论是声调还是表情都显得格外僵硬,但效果却意外地不错。

  或许是意识到自己如今能够状态良好地躺在这里,都是眼前这名少年的功劳,莉莉丝眼里的警惕稍稍减弱。

  “你是我的新主人吗?”基于精神上的链接,莉莉丝逐渐了解到了自己和这名少年如今的关系。

  “我正要说这个。”叶艾点着头,拽过一旁的椅子坐下,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:“你知道,怎样才能解除这种关系吗?”

  “解除主从关系的契约!?”听到叶艾的话,莉莉丝的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。

  叶艾一脸诚恳:“没错,请你务必告诉我。”

  在无限里并没有类似的东西,因此叶艾也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办才好。

  若是这份精神上的主从关系无法解除,就算叶艾让她离去,她终究还是要受制于自己,终究不能算是真正的自由。

  “你真的要解除掉这个契约,让我成为……”莉莉丝吞了一口唾沫,仍然感到匪夷所思,甚至问话时,她捏了捏自己的脸,好确认这并不是在做梦,也是在迟疑许久之后,她才吐出后续的那个词汇:“……自由人!”

  那份强烈的激动情绪透过少女的眼眸熠熠生辉,宛若夜空中最为璀璨的星辰。

  这是莉莉丝最渴望着的,但原本就该属于她的,最基本的身份。

  再一度,叶艾认真地点头。

  但,莉莉丝却陷入了沉默。

  沉默的缘由,正是在最初的激动与兴奋逐渐平复之后,莉莉丝不得不面对的残酷事实。

  她眼中的火光,逐渐黯淡,同时,她无奈地摇摇头:

  “虽然你拥有我完全的所有权,可以任意地命令我,使用我,但唯独“给予自由”这一点,身为主人的你却无法做到!”

  “这是为什么!”叶艾感到费解。

  “诅咒,这是诅咒!随着降生而来的诅咒!我很感激,感激你能为我而思考,这已经足够了……”虽然现实令人沮丧,但莉莉丝真挚地感谢着。因为在她眼前的这名少年,是这十几年人生中,唯一一个将她当做了“平等的人”的存在。

  所以,哪怕这只是虚假的,短暂的平等,也足以让莉莉丝感到满足。

  “等一下,你刚才说什么?”莉莉丝的话,让叶艾的眉头顿时舒展,为了能够确定,他忙追问。

  “我说……很感谢你……”

  “不,我问的不是这个!”叶艾站起身,靠近莉莉丝:“我问的是你之前说的话!”

  莉莉丝困惑不解地睁大眼睛,支吾着将那个词汇重新吐出。

  “诅,诅咒。”

  叶艾笑了。

  那笑容令莉莉丝感到困惑。

  “失礼了,莉莉丝!”叶艾走上前,双手把住莉莉丝的肩膀,郑重地注视着她的暗金色眼眸:

  那过于热烈的注视,和彼此间过于靠近的距离,令莉莉丝感到一阵慌乱,并下意识地挣扎了下。

  “请你不要反抗,将全身心都交给我!”叶艾柔声地对她说道。

  他,要做什么?

  虽然,仍然对他要做的事情感到费解,但莉莉丝最终还是顺从了他的话语。

  这并非是精神上的主从关系导致的强迫,而是莉莉丝克制着近乎本能的抗拒,在心里告诉自己,这个少年,或许值得信任。

  见她平静下来,叶艾的双手也从她的肩膀,移动到了她的额头上。

  随后,叶艾睁大的双眸变得空灵,某种神圣的乳白色光芒,以少年的身形为轮廓而逐渐闪耀。

  破碎的片段出现在了叶艾的脑海中。

  一个女人,其面容已经看不清楚,她低着头,幸福地微笑着,她轻轻摇晃着肩膀。

  印象同样模糊的男人从一旁走上来,身上的铠甲都还未脱去,就忙凑上来,用手指逗弄着婴儿。

  婴儿咿咿呀呀地叫着,张开手掌,握住了男人的手指。

  女人的嘴唇动着,不知道说了什么,让男人没忍住大笑起来。

  而听闻他们的笑声,婴儿也跟随着,展露笑颜。

  然后,画面一转,便是熊熊烈焰。

  在烈火燃烧着的城市中,人们奔跑着,后面追逐着穿着金色铠甲的士兵,士兵们毫不留情地挥舞着剑刃,头盔下的表情,残忍且麻木。

  婴儿嗅到空气中的血腥味,小手死死抓着女人的衣领,嚎啕大哭着。

  女人安慰着婴儿,房间的门却被士兵重重踢开。

  那是冰冷、潮湿、漆黑的地面。

  从死人身上滋生而出的蛆虫爬过这样的地面,而女孩的视线也跟着那条蛆虫蠕动。

  “啪”清脆的鞭响。

  鲜血从皮鞭中溢出,随着鞭子的挥舞而抛洒在泛黄的墙壁上。

  或许是感觉到了痛楚,女孩抬起头,从一旁那个瞪大着眼死掉的人眼中,看到了和他几乎一样的自己。

  之后的记忆碎片,基本就是这一幕的重复。

  叶艾的眼皮轻微抽动着,不禁倒吸一口冷气。

  虽然,这并不是叶艾打算找寻的东西,但在这个过程中依然无法完全回避。

  圣职者——彷徨的羔羊。

  这是圣职者这一职业所拥有的特殊技能,能够将自我的精神融入对方的灵魂,使其能洞察属于对方记忆最深处的,甚至就连本人都已经遗忘的过去。同时,它也能用来发现,那些以灵魂为载体,深深烙印其上的——诅咒。

  诅咒:灵魂枷锁

  找到了!

  那诅咒的效果,随后也浮现在了叶艾的脑海当中。

  此人——莉莉丝·萨菲罗斯,将永远受到其主人——叶艾的控制,不得忤逆。

  这就是主从契约的本质,一种可以称得上是最肮脏,最不堪的诅咒。

  莉莉丝看见,触碰自己额头的叶艾,从面无表情到神情复杂,最后则是露出明朗的笑容。

  “怎么了吗?”她不安地问。

  “只是终于弄明白了……”叶艾抽回手,摇晃了下略胀痛的脑袋。

  “明白了什么?”

  “你说错了?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莉莉丝·萨菲罗斯,我能给予你自由!”

  “什……”

  莉莉丝话未说完,叶艾就将手抵在了她的眉心,以指为笔,在她的额头迅速书写下了一个符文。

  圣职者——最终忏悔。

  那是属于圣职这一职业的核心技能。

  效果即为移除诅咒。

  一道洁白的圣光笼罩了莉莉丝。

  同时,叶艾能感觉得到,那股精神链接,随着这一职业技能的发动而破碎,消失。

  完成这一切,叶艾欣慰地笑着,往后退一步,平静地向她宣布:

  “现在,你自由了。”

  那种在精神层面上的如释重负,莉莉丝自己第一时间就能感觉得到。

  也是在那一瞬间,泪水便夺眶而出。

  莉莉丝捂着脸,放声大哭。

  对于生来便被打上奴隶烙印,只能接受这一点并且活到至今的她而言。

  叶艾简单的那句话,便是她全部的救赎。

  见莉莉丝一下子大哭起来,叶艾略显不知所措。虽然以往也有安慰哭泣女孩的经历,但惭愧地说他没有从中积累到任何经验。

  但,她这是因为高兴的话……还是不要打扰她了。

  从此以往,她就能自由地生活下去,不再有束缚,不再有痛苦。

  那么,不知在好事发生后继续说些什么的自己,也该就此退场。

  如是想着,叶艾慢慢退回到门旁。

  “等一下,主……不,叶艾!等一下,请不要!”察觉到叶艾打算离开,莉莉丝迅速地跳下了床。

  那简直比最高级的石化魔法还要有效,叶艾钉在了原地,嘴角不禁抽搐:“呃,还有什么事吗?”

  “叶艾,不,主人!”莉莉丝,那个女孩,斩钉截铁地如是喊着,踏着赤脚跑到叶艾的面前,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。

  莉莉丝完全不像是一个小女孩。

  至少从她说话的方式里完全看不出一个小女孩该有的样子。

  毕竟她过去的十四年人生是如此的残酷,早熟也相当正常。

  但“主人”这样的称谓,从刚刚脱离了奴隶身份的她口中蹦出来的时候,还是让叶艾吓了一跳。

  “你现在已经不是我的……”叶艾立即向女孩说明。

  “我知道,但……”女孩咬着嘴唇,一脸坚决地看着叶艾:“我想跟着你!”

  跟着自己,原来她是这个意思。

  叶艾松了一口气,但随即马上摇头,断然拒绝。

  “不行。”

  或许是太过于自强以至于自负的缘故,在游戏里叶艾基本上就没有主动和人组过队,即便是面对再困难的boss,比起组队他都更愿意选择一个人单刷,即使那要付出数倍的时间和精力。

  叶艾已经习惯一个人,他坚定地认为,孤独的人最是强大。

 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,自己就是绝对的孤独主义者。

  所以,对于女孩的组队邀请,拒绝对他而言是完全理所当然的一件事。

  也唯独拒绝别人这回事,就算是不擅长与人交流的叶艾,也烂熟于心。

  莉莉丝松开了手,她能从叶艾表情中看出他态度的坚定,她点了点头,虽然沮丧但还是从脸上挤出一个笑容,低着头说:“真是抱歉,分明已经受了你这么大的恩惠……确实,我人又弱,天赋也差,也不该自说自话想着去拖累你……”

  告诉自己要坚定信念,并且一只脚已经踏出门的叶艾,停下了脚步。

  脑海中,闪现出了方才所看到的,属于那名少女过去的一幕幕。

  但让叶艾停下脚步的原因,却不止如此。

  “你说的天赋差,是什么意思?”转过身,叶艾奇怪地问莉莉丝。

举报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
段评功能已上线,
在此处设置开关
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