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权耀不列颠
发表 {{realReplyContent.length}}/{{maxLength}}

共{{commentTotal}}条帖子

已显示全部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查看回复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已显示全部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三十九章 匪夷所思地审判

权耀不列颠 战略级哲学家 1306 2020.09.19 21:20

  大约过了半个钟头,沙漏已经倒满了一半的细沙,到达了两点。

  法庭外也挤满了人。

  因为他们听说这次是新来的一个法官判案裁断。更重要的是,他们平时都是知道的案子都是那些大家族的人说了算,从来没有什么公平的法庭审判,所以纷纷感到好奇。

  当然,他们得知这个消息全靠哈尔特在卖力地传播,他把家里的家丁全部遣出来,在人群中传播消息。

  他吹嘘这位新来的判官从马丁堡来,是绝对的公平公正,能为他们伸张正义。

  所以人们很多宁愿下午不干活,也要来目睹一下新法官的风采。

  罗曼隐藏在观众席上,在闹哄哄的嘈杂声中低声问道:“哈尔特,你为什么要这样做。这样岂不是助了他的势,让他有更多人知道了。我一点也不想让他们插手我们青城的事情,甚至不愿意让青城的人知道有马丁堡这个地方。要知道这个地方可是我们好不容易的努力打造的。只希望打发了这几个从马丁堡来的外乡人,让他们赶紧离开。”

  哈尔特说道:“你这就目光短浅了。我之所以这么卖力传播和吹嘘,就是为了让他们颜面无存,将他们赶出去。”

  “哦,这句话怎么讲。”

  哈尔特说道:“正所谓希望越大,失望也就越大。我卖力地吹嘘他,就是营造一种这个新来的法官是为他们造福的假象,导致人们对他期望过高。而一旦他做出的裁定有丝毫不公平公正,那么就会让人们失望,甚至遭来怨恨。而你要知道不同的人对于这场审判本身就抱有不同的期望,正所谓众口难调。”

  “当然,假如他这次侥幸判案成功的话,我们就掩埋这件事,闭口不谈。如果他失败了........”

  “我们就卖力传播消息,让他身败名裂,让他们没有脸再呆在这里,灰溜溜地滚回去。”

  哈尔特高深莫测地笑道:“算你聪明了一回。”

   台上。

  阿方索正襟危坐地坐在大方桌上,敲了敲手中的木锤,说道:“将两个嫌疑人带上来。”

  吱呀,门外守卫推开了厚重的木门,将之前街上的两个妇女以及那个小孩带了上来。

  其中瘦的那个妇女一直哭哭啼啼,而胖的妇女则是灰着脸,目光呆滞地看着前方。同样,小孩也是低着头看着木板。

  阿方索没有问问题,而是先粗略地打量了她们两个。

  胖的妇女穿得很朴素,灰布,麻鞋。

  而瘦的妇女则穿得要好一些,甚至阿方索注意到她右手指上还戴着一枚戒指,不知道是什么做成的。

  阿方索用小木锤敲了敲桌子,惊醒了还在昏昏沉沉的观众。

  “别哭哭啼啼。”

  “你们都说孩子是自己的。判别方法也很简单,你们自己的孩子应该很熟悉,你们各自说一个只有自己知道,别人不知道,孩子身上的标记。”阿方索说道。

  瘦的女人马上开口:“他右手手臂上有一颗红色的痣。”

  胖女人想了两秒,也开口道:“他背上有一条长长的疤痕。”

  士兵分别揭开孩子的袖子和背后衣领,果然发现孩子身上都有她们口中所说的印记。

  阿方索沉吟片刻,说道:“衣袖上的印记,有可能是在争夺孩子中拉扯无意看到的。而后背则不太可能,只有最亲近的人才会知道。”

  话刚说完,哈尔特就反驳道:“大人。但是以我之见,小孩手臂上的这颗红痣很小,不易察觉。我们平常人一般看东西都是转眼就忘,更别说一个匆忙之中拐人的人贩子了,哪里会有时间去记住这些。”

  阿方索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,“那按照你的意思来说,人贩子就是这个胖女人。”

  “不见得。”

  “那是这个瘦女人?”

  “也不见得。案子如何判断全凭大人一手裁定,我只是发表我的看法。”哈尔特说道。

举报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
段评功能已上线,
在此处设置开关
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