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在九叔世界当天师
段评功能优化通知
发表 {{realReplyContent.length}}/{{maxLength}}

共{{commentTotal}}条帖子

已显示全部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查看回复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已显示全部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015:千碑炼魔阵

我在九叔世界当天师 癫疯道长 2295 2019.12.29 11:21

  王乾先把张非语救他的经过,解释了一下,接着道:“十天前,湘楚下了两天两夜的暴雨,道县大山里有一个小山村,名为田广洞村。

  村旁有一山林,名为鬼童岭,山上全是密集松树,因为树木太密集,地面长年不见阳光,滋生了瘴气,终年不散。

  但是十天前的那场暴雨,实在是太大了,又接连下了两天,鬼童岭上的松树被吹折了不少,雨水冲刷掉泥土,也把山林的瘴气给冲没了。

  大雨过后,艳阳高照,村里看到鬼童岭的瘴气没了,纷纷组织村民进山伐树。

  毕竟里面的松树生长的十分茂密,不管是自己烧,还是背到县城上卖,都是非常好的事情。

  但诡异的是,当村民们进入了鬼童岭,却看到了漫山遍野,被雨水冲刷出来的石头雕像。

  这些石雕有的十分精致,刻画的栩栩如生,有的却是十分抽象。

  不仅如此,有些雕像一看就是千年前的老东西,有一些雕像却是刚雕刻出来的,十分怪异。

  村民们见猎心喜,纷纷争选自己喜欢的拿回家,为此还发生了争执,一位村民的头被打破了,血留了一地。

  恐怖的事情发生了,只要拿了雕像回家的村民,晚上全部都集体发疯,见人就砍,像是中邪了一样,丝毫没有理智。

  等有赶集的村民回去的时候,田广洞村已经无人生还了。

  等官差带着我师父,赶到现场的时候,却发现那些村民死状十分怪异,村民们的身上伤口不少,有深有浅,但却是一丝血迹都没有。

  师父观察后发现,这些石雕虽然年代和模样不同,却是散发着同样的气息。

  因此师父断定,鬼童岭是一处封印,这些雕像是用来镇压那东西的,我师父说,好像是什么千碑炼魔阵。

  师父说,里面的东西有着千年道行,非他一人可处理的,就让我来找您了!”

  听完王乾的话,张玄真脸上的笑容消失了,圆圆的脸上五官挤在一起。

  看着在皱眉沉思的张玄真,张非语有些好奇的问道:“什么是千碑炼魔阵?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。”

  张玄真抬起头,凝重说道:“千碑炼魔阵,顾名思义就是用一千座石碑结成的阵法,用来镇压杀不死的存在。

  在阵法成型后,石碑便会不断地抽取镇压者的灵魂与气,随着灵魂和气被抽取进石碑,石碑也会慢慢变成石雕,当一千块石碑都变成石雕,那这封印就成功了。

  镇压者被分成一千份,便再也不能一起融合,便会被永久封印在石雕之中。”

  张非语闻言,脸色也凝重起来道:“那如果没彻底完成封印呢?就像现在这样,有些石雕还未彻底成型。”

  “那就会功亏一篑,若没鲜血浇灌也就罢了,但那一个村的村民的鲜血,全被石碑吸走了,这会大大缩短它苏醒的时间,若让它重新化千为整,恐怕这世间再也没人能治的了它。”

  张玄真摊开手苦笑道。

  “既然如此,那我们马上出发吧,早到一分多一分成功的几率。”

  张非语站起来道。

  “也罢,正邪对立,搏斗终生!是我辈修道之人的信念,既然遇到了,便走上一遭。”张玄真站起来,看向张承继道:“你先去挑几匹快马,我先去准备点东西,一炷香后出发。”

  看着张玄真离开的背影,张非语有些敬佩,他来到这个世界那么久,完全没有遇到,前世小说里的描写的那些蝇营狗苟。

  天师府已经是正道第一大派,门内规矩森严,可能师兄弟之间会有些不愉快,但根本没有像小说门派里一样,派系林立,有着各种脑残长辈。

  张非语和王乾在正门等了一会,张承继就牵着四匹马过来了。

  此行估计九死一生,因此张玄真先要交接好这边的事情,三人在门口等了一会,张玄真才匆匆赶来。

  看张玄真全副武装的模样,张非语眼角抽了抽。

  只见他身穿法袍,背着三把法剑,左边挂一条法鞭,右边系着一个法印,脖子挂着几枚玉佩,手里还拎着一个大布包。

  不愧是土豪,居然这么多好东西,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气息,有钱。

  张玄真看到三人发愣,嘿嘿笑道:“我也不知道,这些东西够不够,不过都带上,有备无患嘛!嘿嘿~”

  “......”

  三人无语。

  事情紧急,大家一路上也没有过多停留,只花了两天时间,就到了湘楚道县。

  纵使大家都有修为护身,一路颠簸,都搞得有些疲惫。

  其中年纪最小的张承继,骑了两天马,现在站着都抖腿。

  众人到二师叔的道观休整一番,便由王乾带头徒步进山。

  这么多天,张玄青一直待在田广洞村,把石雕全部按照原位摆好后,其余时间一直在画符。

  等张非语他们赶到的时候,看到一个披头散发,眼窝深陷的中年道士,拿着笔在画符。

  王乾看着张玄青现在的样子,眼睛一瞬间就红了,短短一个星期,张玄青就瘦了几十斤,披肩的长发也白了不少。

  画符是一件很费精神的,张玄青想要用符纸把石雕全部封住,一个人的力量谈何容易。

  王乾看到师父憔悴的模样,急忙上前扶住张玄青,带着哭腔道:“师父,你先去休息,五师叔和非语师兄都来了,剩下的就交给我们了。”

  他原本是一个孤儿,每天靠乞讨和小偷小摸,才能不让自己饿死,隔三差五还要被成年乞丐欺负。

  自从被张玄青收养后,他不但每天能吃饱饭,不用住漏雨的破庙,冬天再也不会被冻烂脚趾,可以穿着漂亮的衣服,享受着久违的父爱。

  这一切的一起,都是他以前不敢想象的,到现在他还能梦到以前的情景,每次都会被吓醒,生怕一觉起来又回到原来的生活。

  虽然只是短短的三年,王乾却早已把张玄青当成自己的父亲,此时见到自己父亲如此憔悴,他的心就像被刀绞了一样。

  被王乾扶着坐下,张玄青看到张玄真和张非语,脸上露出一模笑容。

  张玄真看着二师兄道:“师兄,何至如此,那东西就算要出来,被封印了千年,也不是说出来就能出来的。

  现在情况如何,知道那是什么鬼东西了吗?”

  “咳咳~”

  张玄青刚想开口,就咳嗽起来,张非语见状,连忙倒了杯水上前。

  张玄青喝了口水,声音有些沙哑道:“目前还不清楚封印里的究竟是什么。

  不过白天看不出异常的鬼童岭,到了晚上,便乌云翻滚,阴风阵阵。

  这些天我画了六百多张镇邪符,已经全部贴到石雕上了,情况虽有些好转,却不太明显。

  我也不太确定,我的处理是否有用,毕竟我也只是在书上,看过千碑炼魔阵的记载,只能尽人事,听天命了。”

  

举报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
段评功能已上线,
在此处设置开关
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