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在九叔世界当天师
段评功能优化通知
发表 {{realReplyContent.length}}/{{maxLength}}

共{{commentTotal}}条帖子

已显示全部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查看回复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已显示全部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010:僵尸出棺

我在九叔世界当天师 癫疯道长 2103 2019.12.26 15:37

  任家镇后山。

  九叔带领着众人烧香祭拜,准备破坟起棺。

  张非语一席白色道袍,腰上横背两把长剑,站着旁边默不作声,相比于九叔的黄色道袍,张非语一身白衣更显得出尘脱俗,宛如谪仙一般。

  这强大是气场让人不敢靠近,虽有人好奇,但也无人上前搭话,周围四五米形成了真空。

  棺椁刚被挖出,一道肉眼看不见的黑气冲天而起,惊的四周乌鸦四处乱飞。

  九叔没开天眼,没看到这股黑气,但看着空中乱飞的乌鸦,脸色不由一沉,看向张非语。

  张非语点点头上前,对着众人道:“现在开棺,你们全部背过身去。”

  说着便和九叔一起,把棺盖推开。

  虽然心里早有准备,但看到被埋了二十年,还栩栩如生的任老太爷,九叔的脸黑成了锅底一般。

  “先不要声张,我去和任老爷商量商量。”

  脸上重新恢复到波澜不惊,九叔把任老爷拉到一旁商讨去了。

  张非语看着这具尸体,沉吟不语。

  现在这具尸体还没变成僵尸,他有很多办法可以阻止尸变,只要一把桃木剑插入任老太爷的胸口,或用镇尸符贴住,都可镇压住那股尸气。

  但这治标不治本,万一那风水先生没死,轻松便可破去,所以九叔主张烧毁。

  但那任发,还想凭着父亲葬到风水宝穴,保佑家族兴旺,怎么可能容忍尸体被破坏。

  想了想,张非语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,只能等着布局之人跳出来了。

  至于任家能不能逃过这一劫,就要看他们的命数,好话难劝该死的鬼,该做的九叔都做了。

  看着脸色不太好的九叔走过来,张非语开口道:“那先把棺木抬回义庄,尽快找个宝地泄掉尸气,尽早下葬吧!”

  “只能如此了。”说着看向秋生文才道:“你们二人,把这些香点个梅花香阵,烧成什么样,回来告诉我。”

  张非语若有深意的看了秋生一眼,没多说什么。

  反正不是什么大事,就不破坏秋生的桃花了。

  “莫名其妙。”

  秋生被张非语眼神看的心底发毛。

  跟着棺椁回到义庄,九叔就回到屋内准备去了,张非语也没把这个副本放在心上,鬼王都灭了,何况一只僵尸。

  上山掘坟回来,先洗个澡才是正经事。

  等张非语洗完澡出来,正好看着秋生两人准备给棺材弹墨。

  “你们先等等。”回房拿出一张符道:“先把棺材打开,我加一道保险。”

  “师叔你看,这尸体发福了,是不是要变僵尸了?”

  秋生看着棺材里的尸体有些好奇,道:“尸体为什么会变僵尸呢?”

  文才闻言也探头接道:“那人为什么会变坏人呢?”

  原本在烧香的九叔,闻言怒道:“不学无术,人会变坏人,是因为他不争气。尸变僵尸,是因为他多了一口气。”

  “多了一个气?什么意思啊!师父。”

  秋生好奇。

  “人临死前,生气、怒气、闷气,到死了之后呢,就会有一口气憋在喉咙里,这口气泄不掉就会引发尸变。”

  看向张非语又道:“等你师叔把符贴好,就把棺材全弹一遍,做事不要有那么多怨气。”

  没有理会文才接下来的耍宝,张非语上前咬破中指,把血滴在任老太爷眉心处,再把镇尸符贴上去。

  这要是还能跑出来,那就是天意了。

  做完这一切,张非语道:“好了,盖上吧!记得把棺材底下也弹一遍。”

  等两人离开后,秋生小声抱怨:“有什么了不起,拜了个好师傅而已,真把自己当师叔了。”

  “小声点,被师傅听见,又要罚你了。”

  文才看看门口,低声劝道。

  “本来就是嘛!当客人就好好当客人,凭什么指手画脚的,年纪还没我大呢!”

  秋生有些不忿。

  文才虽然也不太喜欢这个师叔,但他胆子小,从小被呼来喝去,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。

  “好了差不多了,剩下交给你了,弄完把这里收拾一下,我今晚回姑妈家住,要早点回去。”

  伸了个懒腰,看向文才道。

  “啊?这...我...”

  文才有些害怕,毕竟这棺材里的尸体正在变僵尸,他可不敢一个人呆在这。

  秋生看他那样子没好气道:“啊什么啊,这里是义庄,专门放死人的地方,你怕什么?再说了有师父和那师叔在,放心吧,不会出事的。”

  说完也不理文才,骑上自行车就离开了。

  “也对哦!反正有师父和师叔在。”

  把东西一收,也离开了停尸房。

  夜深。

  义庄后的山坡上。

  一名身穿道袍的老者,正在开坛做法。

  “去,把鸡杀了。”

  那老者对着旁边的年轻人道。

  看着老者的动作,年轻人熟练的放鸡血,问道:“这深更半夜,师父是要做什么?”

  “不该你问的,别问,把鸡血拿过来。”说着接过年轻人手上的碗,单手掐符起印,把着火的符扔进碗内。

  手在碗中一转,中指粘上鸡血,抹在法坛上的稻草人上。

  左手拿桃木剑,右手抓了一把米,口中念念有词。

  “给我破。”

  一声怒喝。

  右手挥出,那稻草人被米砸中,顿时身上噼里啪啦电光四射。

  义庄。

  停尸房。

  棺材内的尸体此时已经彻底尸变,在那老道撒出米的瞬间,棺材里的尸体也浑身一颤。

  “噗~”

  原本贴在尸体上的符,也在一瞬间着火,化成了灰,唯有张非语点在眉心处的血,闪过一道红光,被尸体吸了进去。

  正盘坐在床上修炼的张非语,猛然睁开了双眼,看向停尸房。

  “有趣,有点本事。”

  张非语早就猜到,那风水师肯定知道任老太爷的生辰八字,通过远程做法,遥控杀人。

  这样一来,不但报了仇,还得到一具黑僵、银甲师,一石二鸟。

  不过张非语也留下了后手,他要看看,对方能玩出什么花样来。

  张非语闭上眼睛,继续修炼。

  “雕虫小技。”

  看到已经破掉任老太爷身上的法,老道嘴角含笑不屑道。

  动作不停,嘴上念念有词,突然老道身形一顿,大喝道:“起。”

  只见法坛上的稻草人猛然立起。

  与此同时停尸房内的棺材,也猛的炸开,露出站立着的僵尸。

  ......

  PS:求票票,求收藏!我太难了。ᵕ᷄≀̠˘᷅难顶

  

举报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
段评功能已上线,
在此处设置开关
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