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在九叔世界当天师
段评功能优化通知
发表 {{realReplyContent.length}}/{{maxLength}}

共{{commentTotal}}条帖子

已显示全部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查看回复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已显示全部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022:陈玉楼

我在九叔世界当天师 癫疯道长 2071 2020.01.02 06:04

  卸岭众盗,本就是经常挖坟掘墓,长年下墓,多少会遇到过灵异事件。

  以前刘夏就一起和道士下过墓,知道这世上真有高人,再加上张非语不管长相和气度,往那一站便有高人之风。

  想了想,刘夏走上前抱拳:“在下卸岭刘夏,见过道长,不知道长是路过还是找人?”

  正在感伤的张非语突然被打断,见一中年汉子站着自己面前。

  张非语回了一礼:“贫道张非语,是天师府弟子,前来找陈老把头。”

  刘夏一听是天师府的弟子,眼神更加恭敬了,开口道:“原来是天师府是高人,老把头就在城里,我带你们过去。”

  跟着刘夏进了城,张承继在后面好奇问道:“师兄,什么是卸岭?我怎么没听过有这门派?”

  “三十六行,盗墓为王,掘墓倒斗,卸岭最强。

  卸岭群盗,有墓下墓,没墓就啸聚山林,算不上是门派,而卸岭群盗是否兴旺,全看首领。

  就如现在的陈老把头,振臂一呼便能聚齐数十万山林豪杰,掌常胜山香火,天下绿林无一拜服。”

  张非语其实对于卸岭力士也不太了解,也就上辈子看过怒晴湘西的网剧,只能大概介绍道。

  刘夏在前面,他总不能说所谓卸岭力士就是一群土匪,偶尔客串客串土夫子吧!只能挑着一些好听的扯了。

  “好厉害!”

  而张承继听到卸岭群盗有几十万人,顿时被惊呆了。

  走在前面是刘夏听到张非语的话,背挺了挺显得很自豪,笑道:“没想到张道长对我们卸岭这么了解!”

  “听闻这两代卸岭魁首,都是有德之人,开仓放粮救了不少人,故此了解一些,这次到了便想来拜访一番。”

  张非语商业互吹道。

  他可不是什么二愣子,见什么人说什么话,他还是懂得,即使心里不喜欢,也不会表露出来。

  不过虽然看不上一群土匪,但是对于陈玉楼父子,张非语还是很无奈佩服的。

  能把一群只会杀人放火的强盗整编成型,连地方军阀都礼让三分,还是很有手段的。

  而且还经常接济贫苦大众、救济难民,庇护一方百姓,在这时代也算难得了。

  红姑娘正在院内练功,忽然看到刘夏带着俩道人进来,便停下打量一眼。

  就这一眼,红姑娘便愣在原地,怎么会有这么好看人?

  常年跟着一群糙汉子带着一起,红姑娘那见过这种帅哥,有些好奇的多看了两眼。

  张非语感觉到有人在注视,转头便认出了红姑娘,和网剧里长的一样,就是皮肤常年未成保养显得有些黑。

  张非语礼貌额露出一个微笑,冲着红姑娘点点头,打了一个招呼,便进了屋内。

  红姑娘的脸顿时就红了起来,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,常年压抑的荷尔蒙瞬间爆发了。

  望着张非语离开的方向,眼神有些迷离,她觉得自己好像喜欢上这个好看的道士了。

  花麻拐从门外走进来,看到变得有小女人的红姑娘有些莫名其妙。

  走到红姑娘身边,发现她面色潮红的看着里屋,伸手在红姑娘眼前晃了晃,好奇问道:“谁来了?看到那么专注,还有你的脸怎么那么红?”

  原本在纠结孩子叫啥的红姑娘,听到话麻拐的话,回过神恢复了平静。

  看到花麻拐八卦的眼神,红姑娘眉毛一挑。

  “啊~嘶!你踩我干嘛?”

  花麻拐吃痛,跳脚问道。

  “哼~”

  瞪了一眼跳脚的花麻拐,红姑娘哼了一声转身回房去了。

  ......

  张非语不知道他冲红姑娘一笑,红姑娘就已经在想孩子叫什么了。

  他此时坐在正厅内喝茶,陈老把头正在看张玄真写给他的信。

  “没想到小友竟是天师传人,失敬失敬!”

  陈老把头站起身对着张非语施礼。

  张非语见状连忙站起身躲开,苦笑:“陈老统帅卸岭群盗十万众,庇护一方,接济难民、行开仓放粮之举,此乃功德无量!

  贫道不过修道之人,当不得陈老如此。”

  “道长说笑了,张真人的实力我是看过的,在老朽看来和陆地神仙无疑,我们这些下九流的怎么能和你们相提并论。

  我今天还能坐在这里,全靠当年张真人救我一命。”

  陈老把头说着,眼里还带着一丝向往,回忆当年他所见的一幕。

  十年前,他带着卸岭群盗下一个大墓,那墓主人乃是春秋战国的公候。

  原本以为凭借自身经验、和人多势众,定能满载而归。

  可是没想到在主墓室惊扰了墓主人,曾经百试百灵的黑驴蹄子不起作用,纵使手下都是骄兵悍将,面对刀枪不入的僵尸也只有被屠杀的份。

  原本以为一行人全要交代在这里,被路过的张玄真给救了。

  在他们眼里不可战胜的僵尸,却被张玄真一剑斩杀。

  那次之后他便知道了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。

  此后但凡下大墓,他都要找一名道士,以防墓主人再诈尸。

  张非语和陈老把头正在商业互吹,张承继无聊的站着门口,他有些后悔跟着师兄出来了,一路上无聊透顶,根本没有待在羊城好玩。

  花麻拐跳着脚看到张承继,一愣,不知道这里为什么会有道士,不过他也没多问,走到陈老把头耳边轻声低语。

  陈老把头听完花麻拐的汇报,脸上一沉,“啪”把烟感重重拍在桌上,怒道:“去,把他叫来。”

  张非语见此,站起身道:“贫道先告退了!”

  “道长一路辛苦了,是该好好休息。”

  陈老把头又对着花麻拐道:“你先带两位道长去客房,再准备一桌好菜。”

  “道长请跟我来。”

  花麻拐虽然不知道这两位是谁,但是见老把头对这两人都那么尊敬,他也不敢怠慢。

  ......

  “您找我?”

  他身为卸岭魁首,为人机变无双,身手见识过人,又兼有容人之量。作为“盗魁”的他具有掌控全局的气场,自信且不羁天生夜眼。

  擅长“望、闻、问、切”的下乘之术,自认为同龄人里难有其右,为人便有些心高气傲。

  但即便如此,他却始终得不到父亲的认可,心里憋着一股劲想要证明自己,对于父亲的态度也算不上太好。

  

举报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
段评功能已上线,
在此处设置开关
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