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在九叔世界当天师
段评功能优化通知
发表 {{realReplyContent.length}}/{{maxLength}}

共{{commentTotal}}条帖子

已显示全部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查看回复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已显示全部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018:摸金符

我在九叔世界当天师 癫疯道长 2133 2019.12.30 17:22

  张玄真闻言点点头,也劝道:“是啊,师兄!现在这情况,起码不是最坏的,兵来将挡、水来土掩我就不信区区一妖孽还能翻天不成。”

  张玄青的脸色好看了不少,但还是忧心忡忡,他们天师府就是个子最高的。

  不管出来什么事,都是他们顶上,他们都束手无策的话,那其他人更没办法了。

  看着坐下来的张非语,张玄真问道:“怎么样?没伤到根基吧!”

  “没事,师侄我还没那么娇弱,不过,多亏了师弟,再晚一步估计就要交代在那了。”

  张非语对于昨晚的事,还有些后怕,在鬼门关逛了一圈,还能回来真的是命大。

  张玄真回想起,也有些心有余悸,他本就怕死,虽然早就做好了殉道的准备,但谁有不行这么稀里糊涂的死去。

  李子柒从里屋走出来笑道:“天地轮回,早有因果,我能赶上救下你们,说明你们命不绝于此,就算没有我,也会有其他人的。”

  几人又做坐着商量起来,一直到吃午饭,也没有什么好办法,无奈只能等张玄霖到了再做打算。

  时间一晃,过去了两天。

  这两天鬼童岭依旧在外面看不出什么异常,但里面是什么情况,根本无法判断。

  中午。

  张非语刚打坐收工,准备吃午饭,就听到外面有动静。

  走出来一看,张玄霖正和张玄真坐在客厅喝茶。

  见到张非语出来,张玄霖眼睛一眯笑道:“好小子,半年不见,长进不少啊!要不了多久,都能晋升宗师了。”

  张玄真闻言手一抖,茶水溅到他手上。

  他根本没在意,用看怪物的眼神盯着张非语,他虽然大致能感觉出张非语的修为,但他没想到张非语快要晋升宗师了。

  他当你在35岁晋升宗师,就已经很变态了,没想到自己这师侄更加变态。

  张非语被看到有些不好意思,挠挠头嘿嘿笑了两声。

  “师父是什么时候到的?二师叔怎么不在?”

  张玄霖放下茶杯,有些好笑的看着徒弟自得的模样,道:“你师叔和你师弟去找铜钱了。”

  “铜钱?”张非语不解。

  原本心情还不错的张玄霖,听到徒弟问出这么白痴的问题,怒道:“简直不学无术,叫你多学习学习阵法一道,就是不听。

  除了自身实力之外,阵法一道也是我道门重要的降妖手段,你倒好除了修炼,什么都不管。”

  张玄真看着大师兄训徒,没有说话,原本就小的眼睛眯成一条缝,看向身后的张承继。

  张承继感受到师父那饱含深意的眼神,低着头不敢言语。

  张非语却没什么表示,反而笑嘻嘻道:“我这不是没有那天赋嘛,我一看到那密密麻麻的阵纹,就会头晕脑胀。”

  “别给我嬉皮笑脸的,要是你多学一点,就不会连什么情况都不知道,就一头扎进去送死。”

  张玄霖越说越生气,最后还看向了张玄真。

  张玄霖收了三个徒弟,大徒弟天赋只能算尚可,无法服众,继承天师之位。

  三徒弟虽然天赋绝佳,但情况特殊,也不可能继承天师,所以也没给李子柒取名张姓。

  唯独张非语,天赋和心性都符合继承天师的要求,但没想到,下山不到半年就接连遇险。

  看着自己师兄愤怒的样子,张玄真缩了缩头,不敢触及大师兄的霉头。

  他知道大师兄一直把张非语当继承人培养,此次带着张非语涉险,幸好没出什么事,不然...

  想起小时候被大师兄教训的记忆,张玄真就不寒而栗。

  “对了,师父!你准备怎么处理这东西?”

  为了不被唠叨,张非语果断转移话题。

  原本还怒气冲冲的张玄霖,闻言皱眉道:“暂时还想不出其他方法,先在四周布上阵法,困住里面的东西,能拖多久算多久。”

  额~

  看样子只能这样了,张非语也懒得再去思考,等那东西出来再说吧!

  吃完饭,没事可做的张非语想到县城逛逛。

  带着张承继在县城里闲逛,路过一个小摊,张非语停下脚步,好奇的看向摊位上的一个挂坠。

  这摊位上摆着一些老物件,乱七八糟什么都有,看样子是一个古董贩子。

  摊主是一个五十多的老头,皮肤黝黑,满脸褶皱,一眼看去像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。

  见有客人,摊主抬起头便要介绍物件,当看清是两名道士之后,眉毛一挑,有些惊讶。

  当看到后面小道士挂着的玉牌之后,老头瞳孔一缩,身子绷紧了不少。

  “两位道爷,不知看上了怎么物件?”虽然有些害怕,但老头还是不动声色的介绍起来。

  “看到这把青铜剑没有,这可是当年荆轲刺秦时候用的,绝对是正品,只收你五个大洋,怎么样?”

  看着老头手上的青铜剑,张非语无语,这把青铜剑有一米长,怎么可能是用来刺杀的剑。

  还荆轲刺秦,信你个鬼,你个糟老头子坏的很。

  不理会老头满嘴跑火车,张非语拿起那枚吊坠。

  我好像在哪见过这东西,张非语一时间想不起来。

  拿在手上端详片刻,看向摊主问道:“你知道这是东西吗?”

  老头本想介绍其他东西,看到张非语手上的吊坠,立即伸出大拇指赞道:“道长好眼力,一眼就相中我最好的宝贝。”

  “你再给我来这套,我就走了。”

  张非语有些不耐烦。

  “是是是,这枚吊坠啊!我看看...”老头接过吊坠,打量了两眼道:“这是我以前进山收货,半路遇到的一个重伤的土夫子,他临死之前送我的,好像叫什么摸金符,还是什么符,我记不太清了。”

  看着手里的“摸金符”张非语突然记起来了,他以前看过的一个电影,主角就有这个吊坠。

  这世界会不会也有摸金校尉呢?张非语眉头一挑。

  如果有摸金校尉,那就有其他三派,那么就会有陈玉楼和鹧鸪哨。

  目前他刚好在湘楚,等把阵法完成,就去打听打听陈玉楼的消息。

  想到此处,张非语放下摸金符,便起身离开。

  这东西对他没用,开始只是觉得熟悉,想看看是什么东西。

  老头不解的看向张非语,开始他明明对吊坠很感兴趣的样子,怎么又要走了呢?

  不过老头也没继续推销,他巴不得对方赶紧走。

  等张非语他们一走,老头把摊位一收,消失在了市集。

  

举报

作者感言

癫疯道长

癫疯道长

大家给的推荐票吖!票票涨的好慢~   ᶘ͡°ᴥ͡°ᶅ亏我还每天稳定两更,生怕更少了你们不满意。

2019-12-30 17:22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
段评功能已上线,
在此处设置开关
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