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在九叔世界当天师
段评功能优化通知
发表 {{realReplyContent.length}}/{{maxLength}}

共{{commentTotal}}条帖子

已显示全部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查看回复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已显示全部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007:晋升四品

我在九叔世界当天师 癫疯道长 2156 2019.12.25 12:52

  “你知道为什么,我一个区区五品的法师,就敢来找你吗?

  你知道为什么,天下道门都以我天师府为遵吗?

  你知道为什么,我就看着你复活而无动于衷吗?”

  看着那大笑的少年,鬼王的意识越来越愤怒,身形也越来越大,感受着自己越来越强大的力量,鬼王有些兴奋的嘶吼道:“你逃不掉了,我会让你要尽受无边的地狱之苦,,哈哈...哈哈~哈哈...哈哈...”

  “不知死活,区区一鬼王也敢挑衅天师弟子。”说完,张非语右手结印,拇指、中指和无名指抱拳,食指小指立起,向着额头一点,心中默念口诀:

  “信香一念周沙界,吾俸香烟遍十方,

  上请天君从天降,下请得地师从地临。

  二十八宿分左右,三十六师护坛门,

  六丁六甲护吾身,八大金刚降来临,

  我今焚香申叩请,愿降香坛作证明。”

  食指于小指之间,一道蓝色的光芒亮起,看到这光,张非语眼睛眯起大笑道:“就让你看看,我天师府的底蕴。”

  单膝跪地,右手往地上一插,道:“龙虎山第六十二代弟子,张非语,恭请祖师降临。”

  地府。

  阴律司。

  一位头戴软翅纱帽,身穿大红园袍的中年道人正在批改着什么,突然一道蓝色的从房顶落下,形成一个通道。

  中年道人看着这通道,嘴角露出一模微笑,暗道:“有趣,第一次就能请我附身,这后辈不简单啊!也罢,就上去玩玩,活动活动筋骨。”

  突然之间,张非语的周围便形成了一道气旋,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逐渐变大,一刹那间,一道庞大的黑影便在张非语身后成型。

  “判...判...官...”

  “不~不可能。”

  看着那比自己庞大十倍的黑影,鬼王被吓到尖叫出声,面对判官,即使是鬼王也丝毫没有反抗之力。

  此时的张非语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,那是一种能毁灭一切的感觉,这种感觉让他有些着迷,但是想到师父的话,张非语一个激灵,连忙回过神。

  看着眼前的鬼王,张非语没有在丝毫废话,一手伸出,背后黑影也伸出手,一把抓住鬼王,五指用力。

  “啊~饶命...,判官...饶命~小天...师~”

  看着手里求饶的鬼王,张非语没有丝毫犹豫,便把鬼王捏爆了,顿时感觉到一股纯净冰凉的纯阴之气进入到身体,这个能量比之前的任何一股都要庞大,险些让他招架不住,连忙盘膝而坐,吸收这个力量。

  “咦~”

  看到这一幕的中年道人眉头一皱,又轻笑出声:“有趣!我们还会再见的~”

  身形缓缓消散,一股清风吹过,四周的鬼气、阴气全部消散,温度在一瞬间便高了十几度。

  察觉到这些的张非语,睁开了双眼,看了看四周:“勉强把这股纯阴之力压制了,这里不太安全,还是下山后在吸收。”

  想到此处,张非语站起身,重新拿出一张符,召唤出一个黄巾力士,刚刚那个被波及到了,现在他召唤的黄巾力士除了能对付普通人外,也没啥用了。

  哦,还有可以搬东西,刚好可以把林谷尘背下山,张非语检查了他的身体,没发现什么问题。

  刚走到山脚下,就看到陈根生和一群保安队的警察,看到有人下山,急忙赶了过来。

  看着他们的样子,张非语摆了摆手说道:“鬼王已经消灭了,先把我师叔扶去休息,找个人照顾他,再找个安静的院落,有什么明天再说。”

  不理会众人情绪,径直朝着陈家而去,跟着陈根生进入一处院落,张非语满意点头:“不错,我要闭关一段时间,都不准进来,什么都等我出来再说,否则后果自负。”

  “是,是...是,保证不会有人打搅,我会安排人在院外守着,有需要你叫一声就行。”说完,便识趣的退出了院子。

  盘坐在床上,感受一下身体的变化,无奈苦笑:“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,就折三年阳寿,难怪师父这么郑重其事的告知,也就是请师门祖师,要是请到其他,赖在自己不肯走,估计一会就嗝屁了。”

  不过收获也不小,自己下山也灭掉了一些几只秽鬼,几只普通白僵,收获的纯阴之力也就让自己增加一点。

  现在自己体内,这股纯阴之力至少能让自己踏入四品之境。

  ......

  第二天。

  早上。

  盘坐在床上的张非语,缓缓的睁开眼,吐出一口气息,气凝聚成一道剑,飞出三米之外。

  没想到一个鬼王的纯阴之力这么雄厚,直接让自己踏入了四品巅峰,只要功德足够,便可沟通天地加授三品了。

  “功德?”

  张非语轻声呢喃。

  不知道杀恶人,有没有功德。

  张非语摩搓着下巴想着,要是杀普通作恶之人,也有功德的话,那就要简单多了。

  张非语知道杀邪修能有功德,但是普通人还真不敢确定,毕竟他也没杀过。

  最主要自己可是名门正派的地形子弟,要是偶尔杀些恶人也就罢了。

  真要是逮住恶人就杀,难免会被认为杀心过重,传出去也不太好。

  张非语摇摇头,把脑海的念头甩开,让自己冷静下来,修行之人就最怕钻牛角尖。

  所谓的入魔就是钻牛角尖,若是走不出来,要么悟出来念头通达,成仙做祖。

  悟不出来,那便坠入魔道,此后看不清这世界,永远就纠结于内心。

  走出院子,张非语升了个懒腰,心情大好,对着门外的家丁道:“去,帮我准备洗澡水,再去通知一下你们老爷,我洗完澡就过去。”

  看了看自己破烂的道袍,张非语有些心疼,这样不行啊。

  动一次手就烂一次衣服,这谁顶得住。

  还是法爷适合我,远距离精准打击才是王道,若无必要还是不要莽上去。

  在院子里练了一套剑法,又去洗了个澡。

  看着镜子里的翩翩君子,换了一身白色道袍,更是衬托出几分世外高人的模样。

  “嗯!”

  好一个玉树临风、品貌非凡、温文尔雅、器宇不凡、一表人才、仪表堂堂、英俊潇洒、气质绝尘的美男子鸭!

  张非语满意的点点头,果然帅的人穿什么都好看,看来还是少照镜子为妙,否则时间一长,恐怕自己再也看不上别的女子了。

  哎!以前那些说长得帅,没烦恼的人,估计也就一般,不然为何自己会有烦恼,生怕找不到配得上自己的人!

  

举报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
段评功能已上线,
在此处设置开关
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