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三章 炙!烈阳灼天

风姿物语 罗森 12189 2004.07.16 00:31

   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二月三日自由都市香格里拉

  “看着吧!多尔衮老头,我确实挡不下这一刀,但却不代表我没有能力破它。”

  当烈火吞卷到身前十尺,兰斯洛凝聚气血精元,将功力提升到颠峰,双掌往前一推,本来环绕在他周身防御的烈阳火球,连续激射出去。

  去势如流星,最前头的第一颗烈阳球,与多尔衮的烈焰刀相撞,几乎瞬间就被燎天血焰给吞噬,没能留下半点痕迹,但是第二颗再趁势突入,与烈焰刀接触的刹那,自行爆炸开来,强烈压缩之后的烈阳真火一次爆发,这便让烈焰刀的刀势出现片刻停顿。

  而兰斯洛所要争取的,就是这极短的一瞬间,因为连王五本人都说,如果用到第三枚烈阳球都还无法令九阳烈焰刀停顿,那么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立刻撒手逃跑,然后祈祷自己在凶恶的九阳刀下能顺利逃生。

  与第二枚烈阳球相撞的震击力,令多尔衮手腕一麻,正要再催力量下击,兰斯洛的第三枚烈阳球已经击到,撞在烈焰刀的锋口上,却没有立刻消失,随之而来的第四枚,则是撞击在第三枚的上头。

  两枚烈阳火球的撞击,转化为一股强横之极的大力,狂撼着另一端的烈焰刀,正以全副精神操控烈焰成形的多尔衮双目一瞪,感受到那股不寻常的大力,激烈反震向自己手腕,而他的战斗经验也隐约告诉他,敌人采取的战术是什么。

  但却已经晚了一步。在多尔衮能够反应之前,烈阳火球已经连珠射来,如羽箭、如弹丸,每一颗都狠狠地撞击在前一颗的尾端,高速划过大气的冲击力,在两颗烈阳球相撞的一瞬间,造成了烈阳球内部的巨大能量再次压缩,类似核融合的能量反应,当这股力量往外爆发,首当其冲的,就是另一端的烈焰刀。

  两阳爆发一次,三阳爆发一次,每当多一枚烈阳火球撞击上来,激烈的能量反应就爆发一次,每次的威力都较先前数倍递增,当爆发的数目累积到第四阳,多尔衮手腕剧痛,虎口溅血,烈焰刀的光华变得黯淡,火焰胡乱吞卷燎烧,已经无法维持固定型态,隐约呈现崩解征兆。

  (不妙,这小狗还有两阳威力未发……)

  多尔衮心里叫糟,正想要再次竭力鼓催,尝试突破自我极限,重振烈焰刀攻势破敌,但是胸口、丹田却剧痛攻心,一片空荡荡地运不上力气,顿时明白之前与源五郎、海稼轩激战所受到的内伤,终于在这气空力尽、无法镇压的当口发作出来。

  兰斯洛的第七阳射至,当那股沛然大力袭来,多尔衮一双手臂的细微血管整个迸裂,鲜血激喷而出,烈焰刀也不堪巨力冲击,焰火间出现了明显的空隙,解体在即。

  “第八阳,去吧!”

  在兰斯洛的呼喝声中,最后的第八枚烈阳火球激射出去,仿佛是来自天外的高速陨石,用最狠恶的势道,急撞在前头的五枚烈阳火球上。

  六阳连珠,威力层层相递,把之前累积的力量一次引爆,莫可言喻的沛然大力急涌而去,霹雳巨响声中,构成烈焰刀的九颗烈阳球炸得支离破碎,化作无数的星火热流,往四面八方散去,情景直若火山喷发,金黄炽亮的火焰在下坠的过程中,开出朵朵流金火花,耀眼夺目。

  “哇……”

  全力凝聚的烈焰刀被破,多尔衮内伤无比严重,大口鲜血呛喷而出,一咳出口便化作熊熊烈火,整个人被烈焰刀破碎时的震力抛甩出去,才至中途,化散不了的余力便震碎他腕骨。

  “多尔衮~~”

  一击得手,追击心切的兰斯洛甚至不等回气,便如猛虎一般飙冲出去,突破前方熊炽燃烧的火焰之壁,鼓荡的护身真气将沾身火焰全给逼开,整个人在空中画出一道璀璨火线,直逼向坠落中的多尔衮。

  “你算好狗命,师兄这一击居然还干不掉你,不过不要紧,能让我亲手收拾善后,就是你的霉运了。”

  兰斯洛怒吼着冲了上去,但有一点却是盛怒中的他所无法明白。这一式烈阳连珠,是王五专门用来破解烈焰刀的一式,但杀伤力却还不算强大,这点并非招数的先天缺陷,而是王五有意为之。

  王五重视情感、道义,凡事希望留有余地的个性,完全呈现在他的武学里头。即使这套武学可能用在师徒对决,即使要面对的敌人是多尔衮,王五仍然希望给对方一个机会,也给自己一个反悔的机会,不要因为一时重手,为往后留下了莫大遗憾,所以在创设武学时存有慈悲之念,特意压抑了杀伤力,只破招而不伤人命,若非如此,以烈阳连珠的强大杀伤力,若真是不作保留的全面发挥,趁着烈焰刀被破,多尔衮最脆弱的那一瞬间,难道当真杀不了一个疲惫的重伤者?

  这份心意,是兰斯洛无法体会的地方,不过他也无心体会,因为当烈焰刀被破,多尔衮重创飞出,他之前一直勉强压下的怒意与恨意,终于溃堤而出。

  “我的义父,他虽然残忍、阴险、粗鲁、没人性,但却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……这一拳,是为他而打的。”

  正常人大概很难想像,一个残忍、阴险、粗鲁、没人性的男子汉到底是什么模样,但盛怒中的兰斯洛却不管这些,迫近多尔衮身旁,一记重拳轰在他小腹,令这伤疲不堪的重创者又是一口鲜血激喷。

  “在我心里头,他是一个很值得尊敬的人,这世上没有人可以取代他,但是因为你这龟蛋的关系,我再也见不到他了……这一拳,是为我自己打的。”

  怒喝声中又是一拳,震开多尔衮软弱无力的手刀,正中他的胸口,本来肋骨断了数根的胸口,脆弱的护身力量根本无力承受,被兰斯洛一拳打中,两排肋骨断了个干干净净。

  “不只是我而已,在我义父的一生中,他害了很多人,但也让很多人得到幸福。我师兄,还有我小师妹,他们都很希望能够再见他一次,全都是因为你这龟蛋,他们见不到了,多尔衮,你知道自己的罪过有多大吗?这一拳是为我师兄和师妹揍的!”

  对多尔衮来说,这是极度屈辱的一刻,因为不管他心里有多么气恼、不忿,甚至察觉到兰斯洛也因为一再的极限催运,不回气就抢着追击,力量大幅消耗,如今挥出来的拳劲,较刚开始作战时已大为衰弱,正是反击制胜的良机,但伤重的身躯却已经发挥不出那种力量。

  英雄与枭雄,走到末路的那一刻,都最是悲惨,曾经燎烧半边天空的炽热火焰,如今多尔衮只能令掌心红光微微一现,便被兰斯洛震开手臂,又是一拳击中下巴。

  “哇!”

  激喷出的鲜血中,带着细微的碎肉,多尔衮今晚连斗源五郎、多尔衮、兰斯洛三大高手,在连续经历这么长时间的激烈战斗后,就算是再怎么坚强的钢铁身躯也禁受不起,在兰斯洛的重拳之下,渐渐意识迷乱。

  “还有这一拳,这一拳是……是为了……”

  怒火冲昏了理智,兰斯洛一时间也想不起还有什么理由可用,但这一拳却不能不打,迟疑了一下,便继续挥落下去。

  “这一拳是为了聪明的渔翁而打的。”

  在兰斯洛给多尔衮最后一拳的时候,一个阴恻恻的不祥语音,毫无预兆地从多尔衮身后传来。怒火燃烧中的兰斯洛骤觉不妙,即使自己力量大幅虚耗、多尔衮重伤,能够让自己二人毫不察觉地潜至近处,来人武功肯定非同小可,而这人花偌大心思潜近,绝不会只是单单说两句话就没事,当下连忙撤招回防。

  可是来人既然敢说话露形,自然有着十拿九稳的把握,在兰斯洛未及回拳防御前,一个黑黝黝的干瘦拳头,自多尔衮的胸口破出,正中兰斯洛的胸膛。

  即使力量大幅虚耗,兰斯洛的护身真气之强,仍不是普通高手能随便催破,但来人同样是当今天位武者中的顶尖人物,一拳击中,迅速化拳为爪,指爪锋锐有若神兵利器,第一时间攻破护身真气,在兰斯洛胸口留下血痕,而兰斯洛也从这只手爪认出敌人身分。

  “是你这臭蝙蝠──奇雷斯?”

  “桀,怎么感觉不对啊?你这臭人类没血没肉吗?啊,我知道是为什么了,桀,帮你灵体脱离的人有没有警告过你,要是碰到擅使天魔功的高手,会有什么后果?”

  梅琳确实是特别警告过的,但是那些东西现在说来却无济于事。奇雷斯得手在先,现在一运起天魔功,兰斯洛便察觉自己浑身精元如同江河外泄,根本凝止不住,飞快被吸蚀散化。

  天魔功本就有吸蚀异能,能够分化血肉,吸纳能量,但假如遇到灵体脱离的状态,本身没有血肉阻隔,直接就是一个大能量体,只要施功者能够承受,吸蚀起来说多快就有多快。

  兰斯洛知道厉害,第一时间鼓劲震退奇雷斯,急速往后掠退,可是奇雷斯展动蝠翼,身法奇快无比,反手甩开多尔衮,速度再增,后发先制追上了兰斯洛,这次连出手擒拿都不用,简单地一振臂,强大的吸蚀劲道自五爪间源源而发。

  “哈哈哈,能跑得了多远就跑吧,妈的臭女人,怎么说都说不听,我直接把你干掉,再屠杀掉那个小白脸,断了她所有的羁绊,就不信她还能继续留在人类世界。”

  奇雷斯高声狂笑,浓密的玄墨魔气随着天魔劲飞散,形成了一个半径十数尺长的魔气漩涡,疯狂吸扯附近的一切。兰斯洛的退势虽快,但却仍避不了魔气漩涡的卷绕,给魔气的末端带到,登时剧痛攻心,眼睁睁看着被天魔劲扫过的躯体化散消失,情知在魂魄受损之下,躯体的创伤必然更重十倍。

  (好死不死,别人也就算了,偏偏撞上这个疯子……先天情形太不利了,再打下去,被他把半个身体化掉,就算有乙太不灭体都回天乏术……撑不下去,老三和丫头只好自求多福了……)

  纵使仍旧担心这里的情形,兰斯洛也只能选择退去,不但魂魄离体的时间已经到了极限,而且肉体所受到的创伤,也让他不能够再继续强撑。只不过,奇雷斯并非易与之辈,全力施为下,浓密魔气铺天盖地而来,形成一张天罗地网,根本无处遁逃。

  “哼!逼人太甚,如果正面决斗,你以为我真的输给你吗?”

  左拳往后一缩,拉出一个足够发挥的间距,兰斯洛刹那间转换力量,纯正的天魔功重手轰出。如出一辙的玄墨魔气,两相碰撞,一时间僵持不下,但是当紫色闪光在魔气中乍现,强劲的妖雷魔电迸炸开来,奇雷斯的魔气漩涡就被破出一个缺口,强大反震力之下,这个猖狂不可一世的恶魔便被震飞出去。

  “嘿,好家伙,很久没遇到这么有意思的东西了……”

  即使已经驱出敌劲,奇雷斯仍然感觉到手腕上的阵阵酸麻,这还是在天魔劲强力吸蚀,已经大幅减弱敌劲的情形下,仍有如此威力。假如不是只拼上这一记,而是双方连续重拳对撼,互击上数百拳,那么谁胜谁负,真是一个未知数,而自己被这样的猛拳打中身体,能够支撑到什么程度,这也是一个自己极想知道的问题。

  不过现在已经没机会去寻找答案了,兰斯洛拼着力量被奇雷斯给吸收,硬出了一击后,已经趁隙突围消失,奇雷斯就是想追上去再战,也已经找不到对手。

  “妈的,溜得这么快,还有另外一个呢……”

  被短暂交手所撩拨起来的激昂战意,已经难以按耐下去,奇雷斯跟着就找寻另一名对手,但是身受重创的多尔衮,也不知何时消失了身影,整个天空上就只剩下他独自一人。

  “****东西!这下子没有搞头了……”

  如果要照之前宣示的办,那么创伤兰斯洛之后,应该要先宰掉源五郎,问题是自己来得太晚,到场时只见到那场师徒对决,源五郎与海稼轩已经不知去向,假使要搜寻起来,又得花上偌长时间。

  奇雷斯向来就不是一头很有耐性的生物,要花时间搜寻对手,这件事情让他感到极度的不耐烦,而这时候,地面的喧闹声引起他注意,令他察觉到就在正下方的都市,有大量活物可以供自己宣泄焦躁心情。

  “好像数目还不少嘛,天亮以前普普通通杀掉一半,不晓得还剩下多少人口……”

  以奇雷斯的辣手,这念头自然不会只是说说而已,但就在他预备将这主意付诸实现,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,像是某个全然陌生的危机,刺激着他的天心意识。

  这个感觉的源头,来自东南方……

  奇雷斯转朝东南方望去,将天心意识不住往远方推伸,去探索那边的变化,感受到某种超高速逼近的气息,正推动云气,滚滚翻涌而来,可是这感觉一闪即逝,奇雷斯明白这是因为对方洞悉到自己的搜索,所以刻意敛去本身气息。

  “哈哈哈,有意思,这实在太有意思了,好,我就姑且再等一会儿,看看老朋友你能玩出什么东西来……”

  云聚、云散,适才多尔衮与兰斯洛激战,沸腾高热把附近云层的水气蒸发殆尽,方圆数十里化为晴朗夜空,但在奇雷斯的狂笑声中,浓密水气迅速聚合成云,一波又一波的浓密乌云,像海潮般涌来,遮蔽了整个天空。

  星星不见,月亮不见,云层之上的黑色恶魔也消失不见……

  ※※※

  迷迷糊糊地趴着,妮儿并没有失去意识,但明明心里着急,却怎样都没法睁开眼睛,连抬起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。

  那一记三名强天位武者联手的重击,重创了体内的大小气脉,如今气血翻涌,要拨乱反正殊不容易,自己一直想要运功镇住内创,但越是运功,身体就疼得越是厉害,天魔功在疗伤镇痛方面的能耐,实在是差劲得很。

  “不要着急,妮儿小姐你小心走火入魔了,我们起步在先,那些浑蛋没这么容易追上我们,就是真的追上,我们也还有一拼之力,你只要祈祷我们别撞上那头蝙蝠臭妖,那就可以平安逃出去。”

  声音很熟,其实刚刚被带着飞起时,妮儿就知道救援自己的一定是有雪,但却想不通有雪怎么如此神通广大,不但及时救了自己一把,还可以驱使洞窟内的那些虫虫巨兽。

  “哦,不用讶异,什么事情都是要找方法的,找到了方法就没事,我刚刚进入洞窟的时候,过的真是惨绝人寰的日子,这些生物根本没有幽默感,说笑话给它们听一点用都没有。”

  有雪大笑道:“不过我最后发现,原来它们虽然没有幽默感,但是却很喜欢听鬼故事,只要我讲鬼故事给它们听,所有的生物就会停下攻击,然后我们就有交情了,哈哈哈,怪物喜欢听鬼故事,你说好笑不好笑?”

  这么不合常理的怪事,妮儿可笑不出来,但是,只要听见有雪这样子说话,心里就觉得很轻松,一种仿佛与家人同在的温暖,洗涤着妮儿心里的紧张与疲惫。

  “不过我为什么那么喜欢讲笑话呢?想想好像还是因为你耶,以前我们和石家的浑蛋打生打死,我们打输了你不开心,我们打赢了,你杀了一堆石家人也是不开心,结果老大就把刀架在我脖子上,逼我讲笑话给你听……我都快吓得尿裤子了耶,哪有心情讲笑话?但是你看到我结结巴巴说笑话的样子,就会笑出来。”

  真的有这样的事吗?好像是有的。四十大盗时候的记忆,一点一点浮上心头,与石家的军队对抗、四出掠劫,过着那样的草莽日子,明明距离现在不过短短几年而已,为什么好像已经很久了呢?

  “结果,在那之后我就惨了,每次遇到你不开心,那些浑蛋就用好几把刀架在我脖子上,逼我讲笑话给你听。所以想想那些浑蛋死了也活该,雪特人也是人啊,居然这样子逼我搞笑……不过都无所谓了,反正不管活着、死了,生命最终是会回到那个地方去的,那些家伙现在一定是在天上看着我们,说不定日子比我们更舒服惬意咧!”

  妮儿没有有雪的那段经历,当然不知道那有关天地秘密的种种异象,但是这段话听来也不至于无法理解,只是心里头倍觉唏嘘。

  这时,妮儿运功的情形好转了些,伤势略见镇压,手指能动,眼睛睁开,只见有雪正盘膝坐在身旁不远处,黑衣黑眼罩的模样颇见威武,而他身后放着一台机械,看那模样似乎就是通天炮的动力装置。

  机械抢了回来,人也被他给救了,这雪特胖子还真是风风光光地立了大功。原本自己是打算一见到他,就要先痛扁他一顿,责怪他鬼迷心窍,倒戈助敌的,谁知道反而欠了他一个大人情,看他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,肯定是在洞窟中有奇遇,得到了好处,这个胖子……真是好狗运啊!

  有雪不是单单坐在那里,还从怀中掏出了一袋不知是什么用途的金属粉,洒在动力装置上。粉末一点一点地渗透进去,转眼间就踪影全无,从那奇异的光亮来看,似乎是某种太古魔道的器械,就是不晓得他在弄什么玄虚。

  妮儿想出口问话,但一时间却仍使不上力道,只有睁眼的力气,于是将目光四面移动,登时发现了一件怪异的事。

  周围都是石壁,显然自己仍在地窟之中,尚未回到地面,而下方有某种生物驮着自己与有雪飞行。从这个趴着的角度,妮儿无法看见那生物的形象,但是从那种异样的气味、咖啡色的甲壳翅膀,却给妮儿一个非常糟糕的联想。

  (这……这个东西,该不会真的是……)

  这个怀疑真是多余,以有雪的品味、物以类聚的必然性,实在没有第二种可能性了,而即使武功在短期内一再爆发性的增强,少女的胆量与喜好却没有多大变化,妮儿的反应就与之前毫无二异。

  “啊~~”

  紧急的时候,生物会激发出非同小可的潜力,这点果真是一点也不错,在这声尖叫中,居然生出一股力道,让妮儿稳稳地坐起身体,并且神智一清。

  只不过,当她体力稍复,神智也较为清醒,却发现前头的有雪似乎有些不妥。

  “喂,胖子……你……”

  妮儿的体力只是稍稍回复,所以碰在有雪背心的那一指,也是软弱无力,可是承受了这一按的有雪,居然就这么颓然而倒。

  “哇,胖子,你怎么了,你……”

  软软倒下来的雪特人,虽然没有口吐白沫,但却两眼翻白,口鼻耳朵往外流血,十足像是一只触电倒闭的胖青蛙。刚刚妮儿在尖叫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,身边的人并不是同样拥有强天位力量护身的泉樱,而是高兴到得意忘形的有雪。

  不足一尺的近距离,被那样蕴含力量的尖叫声贯脑,等若是硬挨了一记天魔怒震,假如不是妮儿正值重伤乏力,有雪这些时日又大有长进,单是这一下就被声爆给碎脑了。

  “胖子,你别吓我啊!你如果就这样挂了,没人知道怎么控制你的这个同类啊……”

  最后的那句话,似乎才是妮儿惊恐的源头。好在连续挨了两、三巴掌后,本来昏迷的雪特人慢慢转醒,一睁眼便立刻翻身坐起,也不管口鼻耳朵的血渍,半昏半醒地看着妮儿,微睁着眼说话。

  “妮儿小姐,你刚刚有没有看到?”

  “看到什么东西?”

  “我刚刚好像看到了我那过世的母亲,站在一条好清澈的河流对岸,旁边有很多花瓣飞舞,她很和蔼地向我招手,要我过去吃饭……”

  “这、这个……这个是……”

  这番话听得妮儿寒毛直竖,几乎忍不住想要转过头去。妮儿对鬼神的恐惧远没有昆虫来得厉害,不过,当心中有着罪恶感的时候,那又另当别论。

  “还有,为什么我的脸好痛?刚才我除了见到母亲大人之外,好像还有一只头上长角的女鬼,不停地打着我的脸……”

  “不、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……我不是有意的……我不是凶手……”

  不敢承受被害者的目光,妮儿心虚地说不出话来,只有一面转过头,一面支支吾吾地回答。

  “那个头上长角的女鬼非常凶残,不但重重地打我,而且还逼我喝她的尿,还有舔她的……”

  “喂!女恶鬼也就算了,逼你喝尿这个太夸张了吧,你胡乱作梦也要有限度一点,不然我就直接送你去和你妈见面了。”

  即使身体状况不佳,发起怒来的威势还是很强,不过当雪特人冷漠着表情,很无奈地回看过来,妮儿只有讪讪地放开手,向雪特人赔礼道歉,询问他是否安好。

  “还死不掉啦……幸好我这次在这里练得不错,受伤痊愈的速度比以前快很多,嘿嘿,我差点夺得这里不死之身的称号咧!”

  “你……你真是越来越不像人类了。”

  看有雪的得意样子,妮儿实在很好奇他这几天在洞窟内的遭遇,因为他看来的确是一副得到某种力量的样子。这个洞窟号称“勇者的墓穴”,但本来建立的原意,是藉由严苛训练,给英雄、勇者们足以对抗邪恶的强大力量,所以有雪即使得到什么,那也不足为奇,但他会被自己的一声尖叫给震伤,显然在力量方面进展有限。

  那么,是得到了什么力量以外的东西吗……

  “喂!好像不太对劲啊!”

  有雪的话惊醒妮儿,起初她还不太理解,但是顺著有雪的目光往前看,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她不太清楚自己刚才到底闭眼了多久,可是算算两人斗嘴到现在的时间、这头巨型蟑螂飞行的速度,理应飞出了老长一段距离,至少也该见到往上一层的阶梯。

  可是,前头却只是无穷无尽的黑暗,不晓得还要奔驰多久,才会到达尽头,这件事情委实透着诡异,因为妮儿和有雪都记得,一层阶梯到另一层阶梯的距离,绝对没有这么长,尤其是已经跑过几十次的有雪,更是感觉到古怪。

  “胖子,这是洞窟本身的防御功能吗?你以前闯关的时候,有遇到这样子的东西吗?”

  听说这一类的试炼洞窟,除了机关重重之外,很多时候还架设有魔法迷宫,让人迷路于其内,找不到出路。对于眼前的诡异变化,妮儿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如此。

  “没有这样的事,洞窟里的各种机能应该都暂停掉了,这不是洞窟本身的功能啊!”

  有雪摇头否认,并且告诉妮儿,这座洞窟所有的拦截功能,应该都已经被他暂时给关掉了,不然自己二人正在突围,却放出一堆障碍物来拦路,那岂不是搬石头砸自己脚?

  妮儿是很怀疑雪特人有这种本事,但是看他能够驱策洞窟内的虫虫巨兽,而前方又确实一片空荡荡,没有任何生物拦阻,全然不似自己闯入时的阻碍重重,显然他真有控制洞窟内机关的能耐,换言之,自己二人所遭遇到的迷宫,并不是这个洞窟本身所弄的玄机。

  (那是谁搞的鬼?敌人……刚刚那三个家伙里头,记得有一个是魔导师,难道他在尾随我下去的时候,沿路上做了什么手脚?)

  妮儿反应极快,一下子便想到了问题核心,而在两人对话的这段时间里,底下的“座骑”又飞出老长一段距离,但前方的黑幕仍然无边无际,遥遥看不见出路,百分百可以肯定是被人做了手脚。

  “不用飞了,我们肯定是被人暗算了,这里藏了某种迷宫或结界,除非我们能够破法,否则怎么样都无法离开这里。”

  “哇,怎么每次和你在一起,都那么衰啊!”

  “和你在一起才是咧!”

  两人相互推卸责任,这时突然听见后头传来一个阴恻恻的冷笑。

  “你们两个死到临头,倒还很有心情说笑话。”

  突如其来的一声,有雪并没有被吓一跳,因为在震惊程度上来说,这比起妮儿刚刚的那一声,实在差很多;至于早有准备的妮儿,更是立刻低声告诉有雪,当敌人发动攻击时,这个法咒九成九无法维持,通路会出现,那时就是最佳的突围机会。

  这个纯属外行人的看法实在太过乐天,因为当敌人迅速现身,分从左右夹击过来,而前方仍是一片黑暗,妮儿才知道自己估计错误。

  (对了,他们有三个人……这两个家伙来攻击,还有一个躲在暗处控制法阵。浑帐,该怎么把人给逼出来……)

  这个念头一闪即逝,妮儿根本没有时间深思。经过了一段时间的高速飞行,底下蟑螂型巨兽的速度也渐渐慢了下来,敌人就把握这个机会,一下子飙快了上来,一道阴柔掌劲攻向妮儿,另一个人却伸手抓向后方动力装置。

  “哼,变态妖怪,别太得寸进尺了。”

  妮儿怒斥一声,举掌反攻回去。适才与有雪一番说话,体内真气运行,她回复了一点力量,虽然仍是举臂乏力,但以她此刻内力之强,心随意转,掌力夹带的劲风刮体如刀,与蛭妖的阴柔掌劲一触,只听得对方怪叫一声,全无招架之力,被震得往后滚跌开去。

  可是这一下用力,牵动伤势,妮儿口中满是腥味,淡淡血丝溢出嘴角,虽然想出手击退另一边的敌人,却是根本抬不起手来,只能任由敌人夺取动力装置。

  “嘿,动手动脚的,当我雪特大人死了吗?”

  出乎妮儿意料的事发生了,当那名带发头陀阿难达恃强攻来,预备一把抓下动力装置,坐在前头的有雪突然回身,一扬掌就是耀眼火光轰发。

  “啊?干阳大日神功?”

  惊见这当世第一的炎系武学,阿难达如何不惧,大惊之下,完全忘了要夺动力装置的意图,连忙双掌交错身前,全力运劲护体,被有雪喷发的火焰轰个正着,踉跄后跌出去。

  “哈哈,灰头土脸,知道厉害了吧?下次再敢过来,就赏你一记九阳烈焰刀,让你到阴间找阎王漂白。”

  一击得手,有雪乐得在巨兽背上手舞足蹈,作出种种足以气炸敌人的低级挑衅动作,看在妮儿眼里,又是好笑,又是诧异,但有一点是她可以肯定的,就是有雪根本不会什么大日功,只不过刚才那一下事出突然,释放出的火劲又强又猛,这才让敌人产生误会,而看敌人只是滚跌下去,没有多少实质伤害,就知道那一击的威吓意义大于实际。

  “杀千刀的雪特人,有种不要跑。”

  阿难达摔落后运功内视,发现除了面孔、手臂灰头土脸外,并没有受伤,而干阳大日神功威猛凌厉,如果当真中了一击,怎可能全身而退?定是这雪特人使用诈术弄鬼,让自己上当。

  “居然敢用这种小技俩……”

  中计已经够气愤的了,但更让人不悦的,是雪特人的大笑声音连接传来,那才真是让人气炸了肺。

  “哈哈哈,连这种小技俩都能成功,你该自己检讨了,不过连石崇我都不放在眼里,你们这种小喽啰滚一边去吧!”

  有雪踩在巨兽背上,得意洋洋,指手划脚地嘲讽着被甩在后头的敌人,全没发现妮儿在旁边的一声惊呼,直到妮儿拉了他一把,这才从中惊醒过来,发现前方的黑暗空间中,出现大量陨石似的飞石,朝这边乱击射来。

  “喔!陨石?这里是地下十三层耶!”

  “快……快点闪啊,被击中的话就不得了了。”

  “闪?体积这么大的生物,你闪给我看看?这样子都能闪,下次我用鼻孔吃面给你看!”

  雪特人的怒吼并非无因,这些陨石的来势又快又密,而他们所乘骑的蟑螂巨兽体积硕大,要一面飞行一面闪躲,这点根本不可能。但是有雪也没有傻傻地坐以待毙,而是从怀中取出卷轴,念念有词,召唤着某样东西。

  “出来吧!狂雷。”

  在雪特人的高喊声中,两人前方数尺之处的虚空,突然电光四窜,青色的强劲电流交织组出一张电网,尽挡袭击过来的每一发陨石,只听见霹雳爆炸声连响,数十颗大小陨石都在接触电网后,随着青金色的电光窜闪,被殛爆为飞灰。

  第一波陨石攻击被有雪成功防御,但既然落在敌人的法阵之中,攻击当然不会只有如此而已。一波陨石被消灭,还没来得及欢呼,前方的黑暗中又再度出现飞行陨石,而且一来就是数波。

  “浑帐,陨石怎么就来得这么快?少来几颗陨石会死吗?”

  叫喊无用,伤重的妮儿也帮不上忙,有雪仍然只能独力应付,高举起闪着金黄色光芒的卷轴,大声叫喊。

  “狂雷!狂雷!狂雷~~”

  电网的光华乱窜,青色金蛇飞闪至空间中的每个角落,没有任何陨石能够突破防御网,只见无数细小爆炸在前方出现,高速飞行所造成的劲风擦过身边,反映电光的雪特人,看来就像是一座神殿中的雕像,虽不高大,但确实威武,妮儿不禁兴奋高叫。

  “喔,好本事啊,胖子,你真的是脱胎换骨了!”

  然而,对于同伴的喜悦,雪特人却没有之前的兴高采烈,妮儿只听见一声夹杂在电光窜闪中的低语。

  “……不,只有看起来是而已,使用这个招数是要付出代价的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想来也有点道理,没有强大的力量修为,却能推动这种猛招,确实有可能付出重大代价,问题是,到底是什么代价呢?

  “胖子,你千万别告诉我,这一招一生只能用三次,用完之后就会透支精力而死掉,我……我承担不起啊!”

  “那倒是没有这么严重啦,只不过……这一招释放出去的电流,有不足一成的份量会回殛使用者自身,虽然没什么杀伤力,但是被电殛久了,肌肉会松弛、失去控制,尤其是两条腿……”

  “什么意思?胖子你支撑不住了吗?还是腿软了?别想用这理由叫我帮你按摩,这招小五以前用过,被我扁成了猪头。”

  “比那个更糟,腿部肌肉失去控制,又被频繁电击,大概过了三、五次之后,会发生失禁效果……你手一直按在蟑螂背上,有没有觉得湿湿的?有没有被电得麻麻的?”

  “喔!我去你冥府妈妈的。”

  这个袭击太过厉害,妮儿在急忙缩手的同时,差点一脚踢向有雪,上演同袍阋墙的惨剧。而敌人也在有雪电网出现衰竭的此刻,再次发动袭击,两名应该被抛甩在后头的敌人,居然在前方随着新一波陨石的出现,一起朝这边攻击过来。

  “挡、挡不住了。”

  不用有雪惊叫,妮儿也明白这个事实,而她自己尚未回复战力,眼见求助无门,脑里顿时闪过一个念头。

  (那个蝙蝠怪物说过,会一直在我附近盯着我,如果他真的那么变态,现在叫他出来的话……可是,该向他求助吗?)

  太过困难的抉择,妮儿一时间根本拿不定主意,略为一呆,敌人已经双双攻到,阿难达在左、蛭妖在右,掌风压得人呼吸维艰,配合著陨石助威,一下子就将有雪的防御电网摧破。

  这次敌人也吸取教训,不再分力攻击,两边的攻击重点都在妮儿身上,不管动力装置的存在,先把人制住再说。

  (管不了那么多,先凝聚个一、两成功力,拼个粉身碎骨。)

  想是这样想,但却难以实现。别说凝聚一两成内力,才稍微一运劲,就从胸口疼痛到手臂,根本不可能动手。

  (怎么偏偏挑在这种时候动不了手……)

  敌人从两个方向夹击,劲力又使全了力,完全是硬碰硬的情势,有雪根本无从施计,两眼圆睁地看着敌人攻来。

  “啊~~”

  在有雪的大叫声中,局面竟然再起变化。所有攻击过来的陨石,在一瞬之间全部消失,本来无边无际的虚空,一下子露出了通道,通往上一层的阶梯显现在有雪的侧前方。

  “喔,得救了!”

  法阵被破,就能与外界取得联系,只要回到了洞窟的正常环境,那么便是有雪所能操控的世界,心念一动,无数的虫虫巨兽便由两侧石壁中迅速窜出,飞攻向两名敌人。

  阿难达和蛭妖可以无惧于那些巨兽,但是却不能无视于那些如同骤雨星火般飞射过来的妖虫,这些妖虫不仅体质坚硬,飞行冲撞的速度又快又猛,要是被几十只连接冲撞,单靠护身真气绝对招架不住,于是只得放弃攻击,先行撤招回防。

  得到了这个空隙,有雪操控巨兽转弯,双翼一振,飞行速度陡然提升,从旁边斜斜地一下转弯回翔,猛然冲上了十二层。

  到底是什么人在危急时给自己援手呢?照情形看来,那肯定是有人从旁袭击鸠摩狮,使他无法分力操控法阵,所以迷宫才会被破,但妮儿一时间却想不出可能的人选。

  难道是源五郎吗?或者是与他一起行动的海稼轩?还是说应该身在稷下的兄长也赶赴这边战局援手了?

  就在妮儿与有雪一举冲上十二层的同时,妮儿听到了那个答案,那是一声模糊不清的怒吼。

  “鸣雷纯,你这个又扮巫婆又扮鬼的人,胆敢出卖我们!”

网文也能严肃讨论!

《点读》第一次下半月刊,带来更多好文!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