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一章 重返残城

风姿物语 罗森 10479 2004.11.15 20:05

   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二月三日香格里拉上空金鳌岛

  当整个毁灭性的破坏发生时,金鳌岛正处于一个完全失控的状态。主控室内的操纵人员被郝可莲带着撤离,朱炎在外与魔犬群激战,而一直以意识命令操控金鳌岛内设施的周公瑾,又正因为身受猛招重创,意识无法飘移他顾,使得金鳌岛在应变能力上正处于最空虚的一刻。

  魔屋所化的飞空艇,在通天炮正要射击的那一瞬间,正面攻入了发射口,强行将发射口给堵住,在璀璨耀眼的蓝白强光下,产生惊天动地的剧烈爆炸,强烈冲击波与炙焰热流一下子笼罩整个金鳌岛。

  直接在岛内引发的爆炸,与蕴含大地能量的岩浆合流,扩大了破坏的规模,金鳌岛本身的防御结界在抵御片刻后,宣告彻底失守,任着汹涌热流疯狂肆虐,重创这千万年古远遗迹的每一处。

  飘身在金鳌岛外围上空的泉樱,纵然使尽力量,也没法在空中稳住身子,被冲击波重重地抛甩出去,仿佛流星般坠落香格里拉,撞毁房舍,在地上撞出一个大凹坑。

  (不知道大家的情形怎么样?)

  接踵而来的冲击波,毁尽地面上所能接触的一切房舍建筑。强大的能量冲击,甚至比声波传递更加快速,只见一栋一栋的房舍高楼,无声无息地坍塌崩毁,香格里拉数千年所累积的不落繁华,几乎就在这瞬间毁去。而当外部波及已是如此厉害,泉樱简直不敢想像金鳌岛的内部会是何等样子。

  丈夫兰斯洛的安危倒是还好,毕竟他武功强绝,只要没有被公瑾给击毙,怎样都有逃生机会;最令自己担忧的反而是枫儿姊姊,在魔屋飞舰与自己错身的刹那所听见的声音,毫无疑问就是她的,而那艘飞舰敢死队似的挡在通天炮炮口,阻止发射,整个被吞没于蓝白光焰当中,自己亲眼看着它先是一片一片崩解,最后整个化为灰烬,点滴无存,位于其中的枫儿姊姊安危如何,真是让人想都不敢想。

  “泉樱姊姊,你在这里吗?”

  在持续的风暴冲击中,少女的娇声呼叫显得微弱,不过当T1000的广播功能启动,那就是另一回事。泉樱忙不迭地扬手回应,很快便与仍然昏迷的妮儿以及在旁守护着的爱菱会合在一起。

  风暴冲击仍持续袭来,而第二波的火雨流星也开始袭击地面,那是金鳌岛建筑开始崩毁的征兆。爱菱没有能力保护整个香格里拉,但是张设一张笼罩周围十尺的电子结界仍是轻而易举,便藉此作为三人的屏障守护。

  泉樱望向爱菱,解释刚才所发生过的事,并说了自己的担忧,想从她的口中听到一些安心话语,但情形却事与愿违。

  “不……不可能的啦!被卷进那种爆炸中心,不管是多坚固的结界或是合金,都不可能撑得住,就算是……就算是……”

  爱菱想了半天,却举不出可能的例子,因为在她的认知范围中,不管是什么物体、材质,陷入那种状况中,肯定是毁得灰飞湮灭,半点残渣都不会剩下。

  泉樱听得整个心直冒凉气,因为这个说法,等若是那艘飞舰宣告已经彻底毁灭,连同在上头的青楼众人、枫儿姊姊,都为此壮烈牺牲了。

  (这种事情,怎么可能……怎么会是这样的呢?我……我又该怎么向夫君交代呢?)

  想像到必须要把这件事告诉兰斯洛的那一刻,喘不过气来;爱菱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,但是当她检视T1000刚才所进行的各种纪录时,却有一项很不寻常的意外发现。

  “这个数据是怎么回事?刚才的爆炸有震动到这个空间?不,这是发生过时空震的证据,有人刚刚在这里进行过时空穿梭。”

  想到这里头所代表的意义,爱菱欢喜得跳了起来,泉樱虽然不解其意,但是看她这般喜形于色,想来不是坏事,正要开口询问,突然身边一下颤动,本来昏迷沉睡的妮儿蓦地睁开了眼睛。

  “妮儿,你怎么样?”

  问题才问出口,泉樱发现妮儿的面色古怪,直直地望向天空。顺着她的目光望去,起初并没有看到什么,然而当运足目力去看,就见到一点小小黑影,随着高速接近而增大,好像有什么东西认准方向,一下子向这边飙来。

  (难道是……)

  泉樱察觉了那是什么东西,立刻抽出天丛云剑,但仍是慢了一步。由高空急速飙射下来的奇雷斯,速度惊人,而且似乎还使用了某些邪异术法,一下闪现,便由百尺高空消失,出现在泉樱等人的身前,利爪急出,弹扣在天丛云剑上,把剑锋荡开,跟着便反扣向泉樱咽喉。

  泉樱闪避,侧边的爱菱连忙出手,但奇雷斯却似早有预备,左肘一撞,右膝跟着就转身飞踢,狠准兼备的一击顺利把人逼开,还连带封死了泉樱的进路,短短几下交手,便轻易压制局面,无论速度与眼力,奇雷斯似乎比前次交手更强,大出众人意外。

  (奇怪,力量大不如前,似乎消耗得很厉害,但是出手的速度与招数应用,比之前高明得多,短短时间之内,他怎么会进步这么多?难道刚才那场战斗……)

  这个估计似乎猜得不错,因为奇雷斯重手一挥,洒甩去身上的血污,任满身伤口增添了狰狞杀气,长声大笑。

  “连周公瑾都给老子干掉,你们这些无能之辈,一个个都想争着找死吗?”

  泉樱这一惊非同小可,公瑾师兄这次现身以来所向无敌,斋天位力量连挫一众高手,如果说当真败死于奇雷斯之手,那这头魔物此刻的武功……

  (还有,夫君该是与他一同作战,现在这头魔物回来了,夫君他……)

  不及细想,奇雷斯再次动手,急劲爪风迫开泉樱,却不追下杀手,而是朝地上的妮儿抓去。

  经过那场越级挑战的磨练后,奇雷斯似乎百尺竿头更进一步,但公瑾师兄是何等人,奇雷斯绝不可能全身而退,假如他也同样身受重伤,那么此刻的威势不过是唬人而已。泉樱作出了这个判断,而自己绝不会让丈夫的妹妹被他这样擒去,所以将全身力量灌入天丛云剑,刹时间仙气剑芒暴炽,斩向奇雷斯。

  灿发着明曜剑芒,天丛云剑在奇雷斯眼中就像是一个小太阳,而且还是一个让他浑身气血如沸的可恶太阳,尚未靠近,就已经干扰着他的天魔劲;同一时间,爱菱也从旁边掩护攻击。

  “找死!”

  明白不先撂倒这两人,绝没可能把人带走,奇雷斯悍然反击,手臂一扬,刹那间魔气大盛,黑暗阴森的邪恶杀气,几乎与天丛云剑分庭抗礼。

  “住手!”

  一声呼喝,及时阻止了三方面即将爆发的冲突,缓缓支撑身体站起来的妮儿,虚弱无力,却用眼神表明了自己的坚决意志。

  “妮儿……”

  “别拦阻他,这是我与他的约定。”妮儿喘了两口气,很艰难却也坚定地说道:“如果我们不守约定的话,以后还有谁会相信我们呢?该是我离开的时候了。”

  妮儿的坚定,奇雷斯的朗声大笑,两者合并营造出的情势,让泉樱知道自己别无选择,只能尊重妮儿的意愿。

  拍了拍爱菱的肩膀,妮儿尝试安抚她不安的心情,跟着勉力绽放笑靥,对泉樱说话。

  “替我告诉我哥哥,我一定会回来的。”

  少女爽朗而明快的笑容,在满空的灿烂金阳照映中,似乎驱散了所有的阴霾,让泉樱能够稍微说服自己,相信妮儿的离去并不会发生危机,但这感觉到底是真是假,她实在无法肯定……

  ※※※

  焰火流窜,在金鳌岛内疯狂肆虐的爆炸威力,同样也威胁到本来操作它的一群人。

  有雪引走了魔犬群,郝可莲这边所承担的压力却没有减轻,她要负责把几十名技术人员带到安全的地方。这些人虽然都懂得武艺,但在这种天崩地裂的末日惨状中,却都派不上用场,微薄的力量甚至连自保都不行,然而,他们脑中的太古魔道知识,却是第二集团军中不可或缺的人才。

  公瑾深谋远虑,远从百年前就开始秘密筹组太古魔道研究小组,储备人才,但他到底不比白字世家千年基业,根深蒂固,拥有丰富的人力与资源;这批研究小组就是他手上所有的筹码,少了任何一个,都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弥补的,所以郝可莲拼尽全力要保护他们周全。

  这个任务并不容易,因为郝可莲只有孤身一人,而爆炸威力却不时由各处通道中喷出。如果郝可莲站在队伍最前头开路,后头就照顾不到;如若守在队伍最后头,前头就整个处于不设防状态。首尾难以相应,郝可莲在热浪中急得焦头烂额。

  “可莲,你这边怎么样?没有受伤吧?”

  情急当时,有道人影一马当先地从火海中杀出,赶来赴援,正是之前被困魔犬阵中的朱炎。

  当岩浆与连串爆破窜流金鳌岛内,围着朱炎撕咬、扭打的几头魔犬,就像看到了天生克星一样,一下子就夹着尾巴跑得精光,无复之前的凶狠,半刻也不敢多停留。

  这些魔化而生的不死生物,运气并不怎么样,也绝不如同字面上看来的那般不死。在逃跑的路上,一股突然狂卷出来的岩浆热流,瞬间将它们吞噬卷入,魔犬们发出连串怨忿、痛苦的悲鸣,整个身体迅速在岩浆中分崩离析,终致融化。

  朱炎起先非常错愕,不能理解这些与自己剧斗多时,隐隐占着上风,力抗自己天位力量而无伤的魔犬群,怎会如此脆弱,一下子就被岩浆消灭,但经过简短思索后,他明白了其中道理。

  普通的岩浆,没可能轰穿金鳌岛的防御系统,造成这等严重伤害。这些来自香格里拉地心的岩浆狂流,蕴含着沛然的大地能量,象征着大地的怒气,对于不住骚扰这块土地的人们进行反扑,这种蕴含着恐怖能量的高热与爆炸力,连金鳌岛的防护建材都无法承受,纷纷被一击而破。

  魔犬是奇雷斯以魔血凝结成形,本身是至阴至邪之物,但蕴含着大地热能的岩浆,却是至阳至刚,两股属性相反的东西碰在一起,立刻发生排斥,但岩浆中所蕴含的能量之大,却远非奇雷斯的几滴魔血能比,两边一接触,这些不死生物的灵魂烙印会瞬间被抹去,神形俱灭。它们正是因为感觉到这点,所以才疯狂奔逃。

  领悟了这点,朱炎更得到启示,不敢硬碰硬地闯进岩浆,而是运起天位力量,形成护身火罩,凭此同质力量在岩浆中飞快前进,与郝可莲会合。

  两名第二集团军的一流高手会合,一个领头、一个断后,每当岩浆爆发喷出,即将吞噬他们一行人,郝可莲与朱炎就各自施展力量,组成气墙隔绝岩浆,确保大家的通路。

  一行人就这么停停走走,即将到达脱离金鳌岛的一处出口,突然大量岩浆由前后数个通道急速涌来,将他们的前后通路截断,要将一行人就此吞噬,朱炎与郝可莲全力运劲,但这些岩浆中所蕴含的大地能量,却与他们的天位力量来回碰撞,僵持不下。

  如果是平常,这点小问题还难不倒他们,但无论朱炎或郝可莲,在历经连场激战后身上伤势都不轻,现在已是强弩之末,连挨了几浪岩浆冲激后,伤势复发,鲜血不住由唇边涌出。

  (唔……糟糕!)

  郝可莲内力稍逊,伤势又较重,苦撑之后终于失守,汹涌岩浆突破气墙,眼看就要将众人吞噬,突然一种冰寒的感觉不合理地出现,当众人因为那剧烈温差所造成的头痛而睁眼,就看到一个闪电出现的孤高身影,气势如同渊停岳峙,傲然漂浮在整个队伍的中段位置,一手平举,眨眼间就把狂袭过来的岩浆浪潮冷却、硬化,无法再对这边造成什么伤害。

  察觉到危机已经过去,众人抬起头来,望向正飘移在半空中,冷眼环视周围的男人,只见他衣衫飘飘,铁面若雪,如同王者一般的无敌气势,看来就像刚从战场中凯旋,除此找不到别的形容字眼。

  “公瑾大人!”

  朱炎与郝可莲同感欣喜,因为从刚刚开始,他们就无法与公瑾取得联络,也没法确认他那边的情形,虽然深信主帅不会战败,但一直联络不上,这点却着实令人忧心,现在终于看到他现身,举手便冷冻岩浆的力量,强得超乎想像,战斗结果不问可知。

  公瑾却没有回应属下的喜悦呼唤,从刚刚接受到的讯息中得知,主控室已经全毁,没法再从主控室去操作金鳌岛的一切,而假如再没有人能够指挥,这座庞大的太古魔道遗迹,马上就要坠毁。

  “唔……”

  公瑾飘落下来,朱炎正要问话,却被主帅反手一掌抓住,将某样东西塞入掌心。

  “主控室已毁,但是凭借这枚操作核心,你仍然能以心念意识操作金鳌岛,现在这工作就交给你处理,把不能修复的残破部分爆破抛弃,然后进行空间转移,航向艾尔铁诺。”

  “可、可是用心念意识操作,需要很强的精神力,我修为不及公瑾大人,为何不由您亲自……”

  “因为……”

  公瑾没有再答话,只是任由一抹鲜血从他唇边流出,紧跟着,连串血肉骨的爆裂声响,在他神一般的无敌身躯上出现,胸膛、小腹、手足,都爆裂出型态不一的伤口,鲜血疯狂流出体外,喷洒在附近每一个人的身上。

  “就……就交给你们了。”

  没法再说出支言片语,而斋天位强横的自愈力量也没有运作,无敌、不败的公瑾就这么晕死在属下们的惊叫中。

  朱炎、郝可莲分两边接住了主帅的身体,两个人相顾愕然,想不到这一场战斗最后是以这样的形式告终。

  爆炸的威力,在金鳌岛内持续蔓延。朱炎那浑蛋死到哪里去,阿纯小亲亲又逃到什么地方去,有雪实在是管不着这些问题了。

  召唤出来的岩浆,似乎已经不再喷发,但是受到爆炸威力鼓荡的影响,这些岩浆持续奔流着,冲击的威力似乎更胜之前,好几次都险些把雪特人一口吞噬。

  地狱般的酷热下,有雪早就已经挥汗如雨;满身脂肪比肉多的身材,假如真的被岩浆卷没吞噬,肯定很快就变成一堆肥油然后蒸发,为了避免这种结局,有雪只能没命地奔跑。

  他并不是一个人孤独地逃命,之前追着他狂咬的金属魔犬,现在成了他并肩逃命的艰苦战友,好几次当有雪回身释放一个克难结界,想要尝试稍微阻挡岩浆时,这些魔犬还趁机跑在他前面,对他投以感激的目光。

  “不对啊!不要这样子看我,我没有打算要牺牲自己救你们啊……”

  自然界的定律,两条腿很难跑赢四条腿的,虽说有雪之前逃命时,凭着神行符的帮助曾一度跑在魔犬前头,但是当持续处于高热状态久了,绑在小腿上的符纸自动燃烧,化为灰烬后,早就已经跑得脱力的有雪马上慢下脚步。

  滚烫岩浆从后头急涌过来,火烧屁股的危机,逼得有雪只能仓皇大叫。

  “喂,你们别独自逃跑啊!我还在这里……”

  对狗喊救命、对牛弹琴,不知哪种行为可以名列今年的蠢蛋排行榜首位,但有雪的呼喊并非没有效果,在他凄惨叫喊的瞬间,那些狗还真的停下步伐,很有感情地迟疑望着他。

  “你们……果然是有道义的……”

  在这短暂的瞬间,一种超越种族、超越生物与非生物的情谊,友谊的滋生,几乎就要写下雪特人外交史的重要一页了……不过,那只是错觉而已,继承着原主人奇雷斯性情的魔犬,嚎呜一声,在滚烫岩浆的迫近下夹着尾巴溜跑,甩下了后头疲惫呼叫的雪特人。

  “没义气啊!没义气的家伙!你们这群狗东西,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,我要把你们一刀一刀剁成肉酱,作成肉包,再拿去喂狗!”

  姑且不论怎么把合金生物剁成肉酱,雪特人凄厉的呼喊声,令听者不禁狂掬下一把同情泪,而那足以焚化一切的岩浆热流,汹涌奔流,几乎淹到了雪特人的脚后跟。

  “烫!烫!烫……”

  正当雪特人忙於呼救的当口,一声闷雷似的呼吼传出,由左方的合金板壁之后传出来,跟着就是一声巨爆,整个合金板壁被一下重击轰得炸裂,乌黑电光流窜,一道伟岸身影如同旋风般飞射而出。

  “吵死了,你叫个屁啊!”

  破壁而出的身影,不只是来骂脏话的,更伸出了有雪最需要的援手,一下子抓住他,瞬间离地而起,闪动身形矫若神龙,爆破声中不知连续穿过多少层板壁,在逼得有雪睁不开眼的猛烈疾风中,骤然穿破一层最厚的板壁。

  灼热的空气一下子变得清凉,逼得人眼睛生痛的火红豪光也转为金亮,当有雪睁眼面对阳光,听见耳边呼呼风声时,他发现自己正飞翔在天上,被兰斯洛抓着缓缓降落。

  “轰!”

  爆炸声音持续传来,由他们身后所穿出的破洞,熊熊火焰与冲击气流大盛,几乎将两人吞噬,只是兰斯洛百忙中紧急加速,一下子从火舌中冲离出去。

  脱离火焰吞卷范围,兰斯洛这才带著有雪缓慢降落,与爱菱等人会合。才一落地,发现妮儿不在这里的兰斯洛大为错愕,再一询问,知道妮儿已随奇雷斯离去,心中不安,但运转天心意识去搜寻,对方却早已隐匿气息,不知走往何方,而自己周围又是遍地伤兵,兰斯洛权衡轻重,只得先留在这里善后。

  一把将泉樱搂过,兰斯洛确认爱菱平安无事后,比较放得下心,但想到目前仍下落不明的战友,感觉就很担忧。

  “老三不在,不然真不知道要怎么去面对他。”

  妮儿随着奇雷斯离开,这件事假若被源五郎得知,素来以妮儿守护者自居的他,定然急得跳脚,然而,源五郎目前下落不明,这也是让兰斯洛很不放心的事。

  “你们在金鳌岛内作战,完全没有看到源五郎师兄吗?”

  对于泉樱的问题,兰斯洛只能摇头。能够阻止通天炮第一次发射,那应该就是源五郎的功劳,可是与公瑾苦战时,整场战斗中他都不曾现身,这点无形中就说明了什么。

  “人妖老三虽然娘娘腔,而且一肚子坏水,但贪生怕死是绝对不会的,他没有现身参战,一定是因为没有办法现身。”

  没有办法现身的理由,如果不是身受极度重创,就是可能已经亡故,这两种可能中的哪一种都让兰斯洛笑不出来。

  “源五郎师兄吉人天相,应该会没事,可能等一下就出来与我们碰面了,所以不用太为他担心的。”

  泉樱不懂得怎么看相,但这时候除了这么说,也没有别的讲法可以让大家稍减不安了,而她更接着向兰斯洛查问,他是否与奇雷斯联手,才能打败近乎无敌的公瑾师兄。

  “奇雷斯那家伙确实是很厉害,不但天魔功强横,还会一堆有的没的,没有他是赢不了的……其实有了他还是赢不了,决定胜负关键的人并不是他与我。”

  “那……还有什么人?”

  “这个嘛……”

  兰斯洛也说不太清楚,因为那个人突然出现,帮助自己与奇雷斯将力量稳定、合力攻破公瑾防线时,一直位在背后,看不见那人的形貌。

  那一击几乎耗尽了三人的所有力量,魔气旋锥发出之后,体内乏力,气闷欲死,却也成功重创公瑾。强大的魔气,令公瑾肉体持续受到腐蚀,伤害速度超过斋天位的自我痊愈,但公瑾凭着绝顶力量,还想镇压驱除,可是在那时候,金鳌岛内的巨爆连续传来,爆破威力令战场变成了一片火焰炼狱,难以再战下去。

  强烈光焰令在场四人些微迟疑,而一直在自己与奇雷斯身后的那人,则是在这时候飙冲出去,重重撞推向公瑾。和已经筋疲力尽的自己与奇雷斯相比,这名生力军无疑还保有着体力,连新遭重创的公瑾都有所不如,一下子被这一击推得往后急退,瞬间没入身后的火焰之中。

  “是你?连你也选择与我为敌?在这种时候过来拼命,你不怕受人利用?”

  “嘿,把命留下!”

  火焰烧得无比灼热,光影晃动中传来连串气劲交击的爆响,显然战得相当激烈,但最后那一声撼地巨响与爆炸,似乎代表两人已经撞穿壁板,穿出金鳌岛去了。

  这名生力军究竟与公瑾有什么深仇大恨,居然战起来这么舍生忘死,誓要绊住公瑾无法再回战场上,兰斯洛实在很难理解,不过在那人冲出去的瞬间,从背影看起来,很像是某个讨人厌的家伙。

  “花天邪?不会吧,这小子什么时候有这种气势了?”

  尽管从情报中得知花天邪异遇连连,但是在兰斯洛的记忆中,这人始终是那种长时间不得志、急于有所成就、郁闷偏激的感觉,力量虽然大有长进,但却缺乏那种成为顶级高手的个人魅力与格局。

  然而,从那匆匆一瞥的背影,还有在战斗中所显示的力量,虽是尚未突破强天位,但成为绝顶武者所需要的个人风格与气质,他似乎已经拥有,与过去相比完全是脱胎换骨般的变化。

  (妈的,这个杀兄求荣的卑鄙小人,怎么也爬到这种位置来了,真是没天理……)

  话虽如此,但若没有这个杀兄求荣的卑鄙小人,自己与奇雷斯的仓促联手势必惨败,也就没可能活着回来与大家说话了。

  当时公瑾与花天邪双双消失不见,兰斯洛把注意力放回身边时,奇雷斯也不知何时偷溜离开,他一个人也只得选择逃出金鳌岛,路上遇见哀嚎的有雪,就顺手把他给救了出来。

  “……事情的大概就是这样,我们是靠围殴取胜,但假如战斗没有被爆炸打断,铁面人妖继续战下去,胜负怎样还是未知数。”

  这是兰斯洛的真心话,因为公瑾的成长性相当惊人,如果持续战下去,他有斋天位力量的自愈异能护体,不怕久战,万一又让他有所突破,那再来多少生力军都没用了。

  (不同天位的差距实在太大,就算不做力量比拼,光是一个万物元气锁就让我们处处受制……在下次碰到之前,一定要在这方面有所突破才行……)

  兰斯洛有着这样的体悟,而在他把这想法行诸语言之前,天上不住发出闷雷爆响的金鳌岛,突然有了动作。

  像是进行某种自我分解,金鳌岛伤害状况最严重的底层,开始迅速剥离、脱落,朝地面坠下。还燃着血红火焰的金属,分解成一块一块如同马车般大小的残破区块,持续脱离金鳌岛主体,向地面砸去,数量又多,速度又快,刹时间满空就似燃起一场流星火雨,璀璨耀眼。

  每一块残骸落地,大地就是一阵轻微摇晃,更新的灾情因此而发生,尝试尽可能多击毁一些残骸的兰斯洛等人,除了再次因此疲于奔命外,也注意到金鳌岛持续的变化。

  屏弃掉受创最重的这个部分,金鳌岛似乎回复了最起码的活动机能,尽管无法使用时空跳跃,但却朝西方迅速飞去,航速颇快,一下子就飞出几百里外,脱离了香格里拉周边。

  “他们想逃?铁面人妖回到金鳌岛了吗?”

  兰斯洛是这么怀疑着,但无论是与不是,目前己方都没有办法再与公瑾作战,以这种形式结束战争,也是一个不错的考量,就是担心源五郎至今都未现身,该不会还在那座机械岛上吧?

  “咦?好奇怪喔……”

  爱菱察觉到一件怪事,金鳌岛的底层部分虽然被弃置脱落,但她匆匆扫描一次坠落下来的物体结构,并没有发现理应位于金鳌岛底部的通天炮。

  “有什么好奇怪的?那么重要的东西,脱离弃置之前一定会先回收,不然难道平白无故送一台通天炮大礼给我们,让我们改拿通天炮去轰他吗?”

  有雪的话点醒了泉樱,她突然想到:爱菱之前偷出了通天炮的设计图,如果制作手续不是太困难的话,己方确实有可能造一台出来。

  “啊,不行,那个设计图好像没有动力装置……”

  刚刚冒出的策略,马上就遭到封杀。泉樱忆起己方没有完整设计图的事实,然而,有雪却做了补充。

  “动力装置我们是没有啦!不过如果是要动力装置的设计图,我们可能有一张?”

  “什么?这是怎么搞的?”

  有雪在泉樱的诧异声中提出解释,前两天他被困在地底洞窟,与爱菱通讯时,两人就已经有了一个小小计划。在爱菱当初送给有雪的一堆随身道具中,有一袋特殊的粉末,那是太古魔道的奈米技术结晶体,本来是陷入某些迷宫时,广洒粉末,就能在电子萤幕上显示出整个地形,而爱菱变化用法,让有雪把粉末洒在动力装置上,渗透进入,也藉此得到整个动力装置的结构图。

  “……所以,只要分别照这两张图去制作零件,之后再尝试组装拼凑,单纯就技术上而言,我们是可以制作出通天炮的。”

  爱菱的简短解释,让泉樱非常惊讶,在她的知识中很难想像太古魔道有如此神通,但是看爱菱说得自信满满,应该是没有问题。

  “真是好厉害的技术啊!是什么时候开发完成的呢?还是以前就有的技术呢?”

  泉樱本来只是随口一问,但爱菱忽然间支吾其词的迟疑表情,似乎说明了某些事。

  “那个……那个太研院是应陛下的秘密命令,在他即位之初所开发的技术。”

  雷因斯?蒂伦的国王陛下只有一个人,而那个男人此刻正表情错愕地站在旁边,想不起来这到底关自己什么事。

  “我的命令?我偷偷让你们开发的?奇怪,怎么不记得有这种事……”

  在泉樱质疑的目光中,兰斯洛尴尬地轻敲脑袋,却想不起来相关讯息。这倒并不是说刻意否认,而是在即位之初,每当脑里有了新想法,或是灵光一闪,马上就宣旨把稳坐太研院长宝座的小师妹找来,扔给她一道密令,要她马上着手进行开发,现在光是想得起来的就有十几件,实在弄不清楚这种粉末是什么密令下的完成品。

  “咦?师兄你忘了吗?你说白字世家长期以来走私贩毒的利益很大,不过仿冒的利益也不小,所以命令我们开发精准仿冒、盗版方面的技术,这种奈米探测粉就是初步成果啊!”

  被爱菱这么一说,兰斯洛马上一拍手掌,记起了这件事情,面露喜色,但也立刻迎上泉樱不赞同的规劝目光,唯有改换上一片讪讪的笑脸。

  “……看看公瑾师兄,再看看你,我有时候实在搞不清楚你们两个哪边才是坏人。”

  泉樱的感慨,被有雪嘻皮笑脸地混过去,扯说什么作奸犯科虽然是坏人,但至少不会发起狂来毁灭世界,如果从是否危险的角度来看,铁面人妖不管怎么说都是生人勿近。

  “或许吧……真是想不到,师门的几名弟子最后居然是弄成这样子。”

  泉樱由衷慨叹着,在白鹿洞弟子人强马壮的兴盛颠峰,众人没有齐心协力,朝着共同方向努力,让整个时局变得更好,反而是同门阋墙,凄惨地自相残杀,这实在是一件让人很伤心的事。

  思索中,天上忽然传来一阵无声波动,令人不安的冲击波,把众人的注意力全部吸引过去,只见天幕的颜色变幻,最后在空中出现了好大一个破洞,情形与金鳌岛破空而出时候的情景如出一辙。

  “那是……”

  突然见到这幕景象,泉樱以为是金鳌岛去而复返,吓了一跳,但是从那时空裂缝中出现的物体,却比金鳌岛小得太多,只是一艘伤痕累累的舰艇,周围的甲板满布破损,不时更有零件、板壁坠下,显然伤得相当严重。

  可是,泉樱与爱菱仍是一眼就认出了那个东西。这个圆锥形的飞行舰艇,无疑就是刚刚疾飞过来,阻止通天炮发射的魔屋飞空舰。

  飞空舰缓缓朝这边下降,摇摇欲坠的凄惨模样,让人由衷为其担忧,不过最后它仍是稳稳地降落下来了。

  舱门很快地打开,但是由于周围板壁变形,舱门是被强行踢破的,而首先从舱门中出现的人影,则是一个众人都很熟悉的人物。

  “枫儿姊姊!”

  见到久别的枫儿,泉樱喜形于色。能够确认她平安无事,这是目前最大的喜悦了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