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六章 最后自由

风姿物语 罗森 7714 2005.10.29 02:41

    经过长途跋涉,终于抵达终止山的一行人,看似暂时抵达了旅行的中间点,不过却没有什么闲暇余裕,立刻开始了新的工作。

  帕朵拉是奴工群实务层面的指挥者,在逃离万魔殿的途中,她就把奴工们依照种族与年龄进行分组,便于撤退,而在抵达终止山后,这个组织化的动作更有了实质意义,帕朵拉将人们分为几个不同的工作组,除了觅食之外,一一开始接受武装训练,强化自身战力。

  “等等,你想做什么?想用这批人去抗衡魔族精兵吗?那是没有可能的事啊!”

  妮儿闯万魔殿的时候,与泉樱联手,真个是威风八面,但那是天位武者恃强凌弱的视角,如果是以魔界住民的标准来看,万魔殿中的兵将仍是精锐部队,其他各部族均不足以与之对抗,更别说这群根本是老百姓水准的奴工了。

  “既然决心从万魔殿叛逃,之后的生活就该自己负责了。早晚有一天,我们会与皇族军队相遇,不趁现在多整备武力,又要什么时候做呢?”

  帕朵拉说得没有错,但妮儿总是觉得有点古怪,因为就她自己的观察,奴工们在演练武技时所展现的气势,很有那种一往无前的感觉,似乎不像是为了单纯的自卫防身。

  “大家不要太急躁啦,胤祯那个老乌龟很厉害,我们要打倒他,不是一天两天的事,要有长期抗战的准备,说不定还要和他斗谁的命长,大家要有耐心喔。”

  妮儿的话与其说是劝解,不如说是一种常识,包括兰斯洛与泉樱在内,没有人认为这会是一场短期抗战,事实上,当年九州大战打了整整五百多年,才有了最终的胜负。然而,当这些话透过翻译,传达给奴工们,妮儿却觉得他们的眼神很古怪。

  “算了,一直练功也会很无聊吧?这样子吧,你们来帮我造一个漂亮的坟墓如何?”

  由于妮儿说得太快,翻译者搞不清楚,这段话引起了一阵大骚动,让妮儿花了好一番力气,才向众人解释清楚,并不是要造一个自己的坟墓。

  当初妮儿离开终止山前,曾经把终止山内的死者简单埋葬,由于帮忙的人只有韩特一个,自然是做不了什么华丽陵墓,但这一次旁边多了大批人手,左右无事,就在这里盖个简单肃穆的坟墓。

  “中指山是历代魔界皇族的圣地,真的可以在这边随便兴建东西吗?”

  对于要在终止山内动工,各族奴工们都显得胆怯,不敢贸然破坏这圣地,但妮儿却拍胸担保,保证绝对没有问题。

  “我可是大魔神王的正统继承人呢,终止山等于是我家花园,我要作什么都可以;这些人都是为了守护魔界住民的幸福而殉难,是应该被赞赏表扬的烈士,安葬在这个圣地,再适合不过了。放心吧,不管有什么问题,我一力承担!”

  为了让众人安心,妮儿这样大力担保着,然而,就连她自己也暗自叹息,因为从种种迹象看来,魔界住民对于皇族的畏惧真是根深蒂固,明明已经决心反叛当前的皇族,却仍对过去的魔王亡灵畏如蛇蝎,这样子如果是要对阵沙场,一定几下子就被人家杀得精光。

  到底为什么会怕成这样呢?或者,真是如同帕朵拉说的那样,大魔神王代表着魔界的希望,是因为魔界住民还期望大魔神王能够把他们带到更好的世界,所以才不愿意完全反叛爱新觉罗皇族?

  (照这样看来,要让魔界群起反抗胤祯,除了要给他们武力之外,也要给他们希望。只有给他们一个新希望,才能打破他们对于大魔神王的敬畏,不过……这谈何容易啊?)

  当妮儿为了这问题而懊恼的时候,却有人在大笑中把这烦恼一语带过。

  “大魔神王会把所有魔界住民带到更好的世界?哇哈哈哈,这种小事不用大魔神王,我就可以做到了!”

  兰斯洛像是一个传教士似的,站在大群奴工面前,面色凝重地认真道:“知道天堂怎么去吗?只要我们大家在这里集体自杀,就可以到天堂,那里就是一个比这边更美好的世界,可以整天睡觉,不用被大魔神王给迫害,不用整天工作,也不用……哎呀!”

  散布危险思想的男人,被妮儿飞掷过来的大石头给命中,砸青蛙似的给埋进土里。

  “浑蛋!不要对他们说这种话!万一他们当真了怎么办?”

  “不、不会吧,我只是开开玩笑,他们不至于……哇啊!树下的那位老兄,旁边的人,快点把那条绳子给……”

  因为泉樱的机警与阻止,才没有发生令人遗憾的问题,这点让兰斯洛挨了妹妹的白眼。

  “宣导集体自杀这种事,是鬼婆的工作,她又不在这里,你干嘛抢着做?”

  当妮儿这么指责,兰斯洛也只能耸肩苦笑了。透过与这些奴工们的相处,兰斯洛对魔界住民、魔界环境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,于此同时,终止山内的考古工作也有进展。

  小草所料的没有错,当众人来到终止山,触动终止山内魔力设施的人并不是妮儿与兰斯洛,而是与魔族属性相克的泉樱。蕴藏在终止山内的魔力机关,对于龙族宿敌的到来有很大反应,先后几次,终止山内的魔力机关被启动,对泉樱进行攻击。

  其中绝大多数的攻击,并不是来自预设好的机关,而是出自潜藏于终止山内的魔气。千万年来,历代大魔神王都会来到此地闭关,修练武功,在精研武道的同时,随着个人锻链,魔气也会残留在山谷内,成为一种不稳定的游离能量;每一代大魔神王来到终止山修练时,往往就是从这些游离能量的波动,去分析与模拟历代祖先的武技,甚至可以透过本身天心意识,重现当年的影像。

  这些魔气平时并不具攻击性,但是一遇到属性相克的龙族气息,魔气就像是碰到催化剂那样被触动,化为种种自然能量的攻击。黑火、紫电、玄冰、狂风,这些袭击骤然出现,在地利克制下,泉樱应付得颇为吃力,特别是那些身形飘忽的幻影武士,彷佛昔日的大魔神王一一出现,施展生前得意绝学,要将她置于死地。

  幸好,兰斯洛始终跟随在她身边,每当泉樱陷身危机,他便立刻出手,天魔功如同江河溃堤,汹涌朝敌人吞去,一下子就将各种元素攻击轰溃,就连各种大魔神王的虚影,也不是他的对手,随意挥洒,轻易将虚影破得干干净净。

  “嘿,这些东西是怎么搞的?怎么一个比一个没用?他们当年在世的时候,也是这么脓包吗?”

  几天下来,兰斯洛连败数十名大魔神王的虚影,自身的天魔功得到磨练,但心下却也是极为疑惑,难道是因为残余能量微弱的关系,所以自己才可以连战连胜?但自己后来刻意压低力量,用与这些虚影同级数的力量应战,还是很轻松就能击败敌人,这究竟是怎么搞的呢?

  “因为你确实是一头史上最强的猴子!在魔界的历史上,多数的大魔神王都只有小天位,比较著名的几个武道高手都是练到强天位;能够练到斋天位的大魔神王屈指可数,所以纵使这些王者重生,也不会是你的对手。”

  帕朵拉的分析,让兰斯洛听得心头一喜。不管是谁,当知道自己可以在魔王史上排入前十名,那都是一件相当光荣的事,值得欣喜,然而,帕朵拉所赠的一桶冷水马上又浇了下来。

  “即使是这样也没用,因为胤祯还是比你强,尽管你是史上最强的泼猴,但对方却是足以在魔王史上排入前三名的男人,一旦你们两个碰到面了,结果就是……呜呼,唉哉,尚飨。”

  “喂!你不要擅自在结论最后变成祭文!我还没有挂咧!”

  兰斯洛对帕朵拉的结论感到气结,虽然他很清楚这是事实,但就因为是事实,所以才让人气恼。

  来到魔界已近一月,就算是来到终止山也已经有数天,检视成果,自己并不是一无所获,说得认真一点,甚至每天都有收获,都发现了一些新的东西与讯息,证明小草的计算极有道理,泉樱确实是触发终止山秘密的最佳人选;但是所发现的那些东西,能够起到的帮助却太过轻微,没法改变众人目前所处的劣势。

  “夫君你的武功已经很强,百尺竿头要进一步,当然很不容易。如果今天你只有强天位,经过几天的比斗练习,决斗历代大魔神王,说不定就能升到斋天位了呢。”

  “这种事情我也知道啊,但是你知道、我知道,胤祯那个家伙可不知道。”

  面对泉樱的打气,兰斯洛也显得很急躁。论武功,他是己方众人中的最强者,这个认知带来了责任,让他感到沉重的压力与焦躁,尽管他尽量不把这个心情表现出来,但妮儿和泉樱仍是感觉到了。

  利用魔王虚影进行武道修练的,不只是兰斯洛,妮儿也把握机会作着修行;泉樱的武学路子不合,没法像他们一样藉此修练天魔功,但却成了最能冷眼旁观局势的人,发现在兰斯洛与妮儿修练的时候,帕朵拉正在进行某些动作。

  使用魔界的特殊晶石,帕朵拉命人拍摄下兰斯洛与妮儿练武时候的影像,那些与历代大魔神王对战并且获胜的画面,看在魔界住民的眼中,想必是非常具有冲击性的一幕。帕朵拉遣派使者,将这些影像分别送往各地,尽管泉樱只能听得懂简单的魔界语,可是从种种迹象判断,这些影片似乎是送给魔界各部族的领袖,煽动他们联合反叛现今的魔界皇族。

  “战争有很多层面,目前的常识是天位战能够决定兵员战的结果,但是倒过来想,兵员战或许能够影响天位战的胜负。有天位武者能做的事,也有一般人能做的事,想要打倒胤祯,我们就不能放弃任何希望,什么方法只要能做,我们就该试试看。”

  听起来有点“死马当活马医”的味道,但泉樱却认同帕朵拉的想法,如果不抱着这种无孔不入的钻洞精神,怎么能让那座名为胤祯的参天巨塔倒下呢?

  可是,就像妮儿感到怀疑一样,泉樱也觉得帕朵拉的行动有些怪异,奴工们操练武艺时,散发的气魄与眼神都太过杀气腾腾,而且言谈中反覆出现一些特定词句。

  尝试学习魔界语言的,不只是兰斯洛与妮儿,泉樱也同样在意魔界的情报,而且比起那对堪称武学天才的兄妹,泉樱是个在各方面学习都有优异表现的通才;悄悄留心,暗自练习,她的魔界语学得远比妮儿要好很多,也因此听了出来,奴工们常常提起的那个字眼,就是帕朵拉一再提起的“血月之夜”。

  血月之夜,是魔界千年一次的天文现象,会因此造成自然能量的大波动,影响所及,许多魔法设施都会因此有变动,所以很多机关师刻意利用这现象,让自己的设施千年启动一次。帕朵拉认为终止山内的魔力机关纵然没有这个设定,也会受到影响而波动,对于一心寻找天魔功之秘的众人而言,可说是最后机会。

  这点泉樱早已知道。如果说自己与妮儿的希望,等于是所有反抗胤祯之人的共同希望,那么奴工们会对此感到紧张,这并没有什么好奇怪,然而,事情真的是这个样吗?

  帕朵拉派人去联络魔界各部族,这个组织活动不晓得进行得怎样,毕竟魔界幅员广大,那么多族类不是短时间内可以联系起来,使者一时三刻间回不来,那都是常理。不过,当泉樱替自己的警觉上紧了发条,无论是什么看似正常的东西,她都特别留上了心。

  在旁人眼中,泉樱就和兰斯洛、妮儿一样,听不懂魔界语言,所以奴工们在她面前谈话并不避讳,每次泉樱也都是露出温和的微笑,眼神中有着善意,却有着更多的不解,就是一副听不懂话的模样。没有人发现,她已经逐步理解了魔界语的语法,并且暗自确认与记忆了许多单字,进而理解语意。

  “血月……革命……攻击……”

  当奴工们聚集谈话,越说越是兴奋,比手画脚,一群人情绪无比激昂的时候,站在十尺外树下眺望远方的泉樱,把那些话一字不漏地听进耳里,尽管只能翻译出五、六成语意,但得到的结论却让她非常吃惊。

  (这件事……他们该不会是想要……)

  为了确认这一点,泉樱不动声色,在晚上悄悄跟随着帕朵拉,终于在某天晚上,听到她与各族奴工首领聚会,讨论在血月之夜后举兵,开始对现今的皇族高举叛旗。

  “……派往各族的使者,透过魔力卷轴,把回应传了过来……爱新觉罗皇族的专断独行,很多部族都很愤恨……未必孤立无援,但我们仍要……这可能是我们最初也是最后的机会,我们要好好……”

  帕朵拉所说的魔界语,泉樱只懂得片段,可是却足以拼凑出事实。虽然心里仍有些许怀疑,但看见奴工领袖们的激愤表情,她相信自己所听、所拼凑出的事实没有错。

  为了印证这一点,当这场秘密集会散去后,泉樱出现在独自一人的帕朵拉面前,对方看来没有多少惊讶,彷佛已经知道她在暗中窥探。

  “不用浪费时间了,有什么话想对我说,就说吧。天亮以后还有一堆事情要办。”

  “我……大概认出你了。”

  泉樱开头的第一句话,颇出帕朵拉的意料,但却没有动摇她的冷静。

  “哦?你什么时候看到我面纱下的样子了?”

  “不。样子是一回事,但我认得你的气味,龙族到底不同于人类,有些对人类是细不可察的东西,如果我们认真去追探,还是可以……嗯,除此之外,我问过那些雪特人,你并没有比我们早来多久。”

  泉樱道:“他们说,你也是快要一个月前才出现在万魔殿,把他们组织起来,领导他们逃离……能在短短一个月之内,做到这样的组织化与团体行动,这种黑暗中的策动能力,只有……”

  “够了。你要和我谈的东西,应该不是来夸我的本事吧?”

  “嗯,我想知道,为什么要急在这种时候?你很清楚,他们的实力根本就不足以正式举兵。在这种时候向胤祯挑衅,他们肯定一个不剩地全部被杀掉。”

  泉樱不认为帕朵拉会看不清这点,因为在谋略与智慧上,这名女性的手段更胜于己。但泉樱却不得不怀疑,帕朵拉会否打算牺牲这批奴工,利用这几万人的性命去做些什么?这种属于黑暗世界的谋略手腕,是自己所不习惯也不了解的东西。

  “你认为,我会牺牲他们去做些什么?的确……这是我们一贯的作风,不过这次你有些弄错了。”

  帕朵拉道:“魔界住民对爱新觉罗皇族的敬畏,根深蒂固,甚至可以说几乎不敢有反抗念头,你认为他们为什么会愿意举兵?”

  “是因为妮儿吧。妮儿继承铁木真的血脉与威望,也是这些人愿意跟随的理由,是这个救世主给了他们勇气。”

  “是这样没错,但不全是,你没有看到我刚来魔界时候的情形……”

  帕朵拉来到魔界时候的情形,确实非泉樱所能想像。刚刚来到这里的她,恰好遇到万魔殿之底的奴工们预备行动,但这行动却不是反叛,而是极为常见的集体自杀。

  “集、集体自杀……夫君他还真的说对了!”

  “是啊,那头猴子乌鸦嘴的能力,确实是不简单。”

  对于世代生长在黑暗之底的奴工们,反抗已是一个永无成功希望的奢侈,最终也是注定了失败,那么与其辛苦地流血受伤,不如一死百了,所以每隔一段时间,万魔殿就会发生大规模的自杀潮。

  帕朵拉正是在这样的情形下,来到万魔殿。她努力地劝说着奴工们,想对身心如同槁灰的他们注入生命活水,毕竟人生除死无大事,既然都有了求死的决心,为什么不能拼个玉石俱焚,给予敌人重创呢。

  千万年来的经验,过大的实力差距不可能造成玉石俱焚,更何况就算敌人被创伤,自己也感受不到,反抗只是徒劳的举动,奴工们根本没有战斗的意志,直到帕朵拉提出了这样的理论。

  “哪怕是再小的伤害,都会累积起来,总有一天会成为令敌人崩溃的重伤。今天即使我们身死,但打倒了敌人,我们的子孙就会获得解放,就有机会获得光明,至于魔界的严苛环境……那是下一代的事,如果我们不先为他们取得自由,他们哪能去改变魔界呢?希望……是一代传一代的啊。”

  帕朵拉的话,在奴工们当中引起共鸣,让他们认真思考这件事的可能性,而帕朵拉趁势提出了救世主传说,告诉奴工们救世主即将降临,这可能是千万年来最好的一次机会。

  “救世主传说,这点给了他们希望,让他们愿意去期望未来,所以你们的到来,确实帮了我一个大忙,不然连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和他们说下去。但是,你们的困境,他们也都看到了,所以他们共通的决议是等到血月之夜,看看你们能否有所发现。”

  如果血月之夜没有任何发现,代表兰斯洛与妮儿只能凭着目前实力去对抗胤祯,未来会进行长时间的激烈战争,但战争的终点,却仍是没有希望的黑暗世界。

  看到了这一点,奴工们不愿意再等待下去。对于得到了自由的他们而言,再没有比重回黑暗牢狱更难忍受的事,与其等待多年,最后结局回归原点,还不如奋力反抗,集合魔界各部族的力量群起发难。

  “刚刚在会议上,有个人这么说:过去不管怎么反抗,都不会有实质效果,因为即使在敌人身上留下伤口,也没有人能够将伤口再扩大,也没有人会因此得到好处,不过现在的情形不一样了,救世主已经来到,他们兄妹都是个好人,可以把未来托付给他们。”

  泉樱闻言颇为吃惊,之前因为语言不通,她一直以为帕朵拉与奴工们打的主意,是向万魔殿挑衅,然后把自己三人牵扯在内,利用自己三人的战力对抗万魔殿,没想到自己却低估了人性的光明面,他们竟是抱着自我牺牲的念头在举兵。

  “不,这个评价太高了,其实这说不上什么光明面,只是不想再忍受黑暗而已。他们已经受够了,不想再去过那种毫无希望可期,惶惶不可终日的生活。”

  “但……这样子做没有意义,以他们的实力去挑战万魔殿,这根本是死路一条。”

  “你知道,我知道,他们也知道。不过……人总有选择死亡方式的自由,如此而已……”

  泉樱无法对此淡然处之,听到帕朵拉这样说,她刚想说话,却被帕朵拉先打断。

  “与其要拦阻他们,反而是你们自己要先想一想,是不是已经搞清楚魔族进攻人间界的严重性。妮儿和那猴子的态度,也是雷因斯大多数人的态度吧?生于九州大战后的新世代,没有见识过真正被魔族统治的黑暗世界;陆游终其一生谨慎防备魔族重来,这点在你们眼中看来,可能很迂腐可笑,但他却是实际见过黑暗世界的人,而现在魔族也真的来了。”

  帕朵拉道:“长期抗战,长期抗战……这是一个大方向,可是你们有没有觉悟到长期抗战中必须做出的牺牲?狼真的来了,你们还轻轻松松的,真的有面对战争的心理准备吗?被魔族长期统治的世界,你们已经亲眼目睹,如果战败,这就是整个人间界的共通下场。”

  一字一句,帕朵拉的话深入泉樱心中,她也明白为何帕朵拉不对兰斯洛与妮儿这么说,因为个性的问题,对他们两人这么说这些事情,大概只有反效果,然而,这些话却说得没有错。

  包括兰斯洛在内,雷因斯的首脑阶层都是身经百战,见过无数大风大浪,可是,所经历的风浪都属于武者比斗,没有碰过真正灭族、灭国的大战争,两者可能是截然不同的经验,大家没有意识到这个严重性。在帕朵拉眼中,雷因斯这次策划的魔界行动,可能非常缺乏章法,非常令她皱眉头吧。

  (可是,我们也很无奈啊,又不是什么人都有你那么庞大的情报与间谍网路,既然没有资料,只能走到哪算哪了……)

  看着帕朵拉离去的背影,泉樱的心情沉重起来,特别是当她想到未来,想到自己的孩子,那个感觉实在是很不好。

  再一次的,泉樱深切体悟到,自己究竟面临着什么样的处境,如果这一仗失败,眼前的奴工,或许就是自己子孙的未来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