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四章 最后武器

风姿物语 罗森 4457 2003.04.23 18:40

    “在开始授业之前,有些事,我希望你先有个觉悟。”

  “你今后要接触到的剑道,是平凡人十辈子也梦不到的境界。要有成于斯,你必须成为天才。”

  苍老的声音如是说。

  “……”

  “当然,所有天才共同的痛苦、悲哀,你都得一肩扛下,切记,这世上,只有孤独的天才,而没有众人的天才。”

  “倘若你不能体认到这点,那么,你将会成为一个短命的天才。这点,你务必谨记在心。”

  艾尔铁诺历五六○年十二月蜀道

  几天的跋涉后,两人翻山越岭,来到了爱菱先前所说的布朗村。那是个规模不大的小村落,而此刻看来,与其说是村落,还不如说是一个曾经是村落的废墟。

  原本的十余间房舍,全变成焦木余烬,而这些屋子的主人,更是半个影子都没有,整个村落空荡荡地。

  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爱菱大吃一惊,跳下马车,慌忙地四处察看,想寻找村人的踪迹。

  莫问经验老到得多,三下两下就找到了线索:被压在房屋废墟之下,已经烧得面目难辨的多具焦尸。由于多数不是全尸,东一块、西一块的,又几乎完全炭化,一时间倒难以确认死者人数。

  在莫问的指引下,惊见遍地尸骸,爱菱呆愣当场,双膝一软,就跪在地上。

  “我……我晚回来一步了吗?”声音里有明显的哽咽,听得出来,小女孩要哭了。

  “那倒也不必这么难过。”见多了这类场面,全然没有常人的激动,莫问仅是冷冷道:“第一,你晚回来不只一天,看这些东西的样子,熟透起码三天了;第二,应该是还有幸存者的……”

  从现场迹象判断,有人成功逃跑了,只是走得很匆忙,行李散落一地,至于方向,是往东边逃去了。

  环视周遭惨状,嗅着大火之后的独特焦臭,莫问手腕蓦地一震,某些他努力逃避的记忆,再次出现眼前,让他顷刻间杀意大盛,立刻有了拨剑狂奔的冲动。

  深呼吸几口气,把这份感觉强行压下。现在仍不是让杀意爆发的好时机,一年之期未满,自己必须要忍耐,不能为了一时之愤,坏了好不容易得到的重生机会……

  把精神集中在现场的蛛丝马迹,行凶者的手法相当凶残,而且目标似乎也不是掠夺,当然,这种穷乡僻壤的小地方,如果还会闹强盗,那值得悲哀的反而是那批强盗,因为这趟买卖肯定是要赔大本的,一个几十人的小村落,能抢什么?地瓜吗?

  既然不是强盗,又是这样残忍的杀人手法,最可能的对象就是……唉!真是不想再想下去……

  “莫问先生,你说有幸存者,他们人在哪里呢?”听莫问说有村人生还,爱菱揪住莫问衣角,急切地探问。

  不用回答,骤然划破长空的兽嚎声,就说明了一切。在东方不远处的天空,几头赤眼魔猿的身影上下盘旋,似乎正在对什么东西进行攻击。

  “糟糕,莫问先生,请你……”

  没等爱菱把话说完,莫问已将她一把拎起,飞身朝赤眼魔猿现身的地方赶奔过去。

  “铿!”

  一声尖响,莫问将赤眼魔猿的左臂,齐腕斩下,光剑盘绕间,又斩落了赤眼魔猿的首级。

  “好棒,莫问先生加油。”

  见到莫问大展神威,后头爱菱高兴得鼓掌再三。

  后头有个山洞,里头有人藏匿,在莫问与爱菱赶到之前,他们好像试着用某种怪光在抵挡赤眼魔猿的攻击,但情势危急已显而易见,幸好莫问及时奔至,把爱菱往山洞方向一扔,自己掣开光剑,独自斗上这一批赤眼魔猿。

  自从数日前首次遭遇赤眼魔猿后,这几日中碰上它们的机会着实不少,数量更是有增无减,让负责护卫的莫问,不堪其扰。

  (这女孩到底惹了什么麻烦,敌人也未免嫌太多了吧!)

  原本只是一时起意,与爱菱共行,藉此稍泄郁闷心情,哪知道会牵扯出这等事,看来今年真是流年不利。

  这一次对上的赤眼魔猿竟有十五头之多,虽然说,赤眼魔猿智商低劣,没受到指挥,便完全是群乌合之众,对付不难,但要一面应付这群咆哮的猿猴,一面又要留心背后的大累赘,即便是莫问,也要大喊吃不消。

  (不是说魔猿在九州大战后就已经绝迹了吗?那为什么这里有这么多?蜀道几时变成古生物博物馆了?)

  虽然数目多了些,但这些魔猿尚不至于对莫问产生威胁,只是世事祸不单行,要是再跑出些强力的魔物,甚至连所谓的魔人都现身人间,以自己现在的体能,怎样也讨不了好。

  (可恶,怎么会惹上这种麻烦,早知道就不多管闲事,也不用在这里受小丫头的荼毒。)

  心中怨尤不已,手上光剑却是运转如飞,莫问将一头逼近过来的有翼猿魔斩去首级,反手又是一剑,把一头欲奔向山洞的魔猿剖成两段。

  “好棒啊!莫问先生,加油喔,爱菱帮你加油。”

  似乎不晓得莫问的苦水,爱菱的加油声不住从后头传来。

  (谁要你的加油!闭上嘴吧!)

  莫问心中嘟囔,挥舞着光剑,快速斩击下,组成了一道光网,不让赤眼魔猿越雷池一步,奋勇守护着身后的山洞。

  会让他如此卖力的原因,没吃过苦头的人,大概很难想像。

  赤眼魔猿还算好对付,但要是在防守上出现破绽,让它们接近爱菱,天晓得那疯子女孩会拿出什么古怪武器,说不定一轰就是半座山,倘若又碰上连射,那自己铁定是最无辜的受害者。

  两天前,莫问一时不慎,给两头赤眼魔猿绕至背后,想趁机偷袭,哪知道背后忽地一热,两道毁灭性的阳电子光炮从后射来,要不是躲的快,当场就像那几头赤眼魔猿一样,成为一团焦尸。

  虽然跑得快,身体没给打着,头发却给擦着了,在半空中烧了起来,令自己眼前一片火光,不辨东西,差点没摔下山崖。

  事后,自己花了好大功夫,才令这小发明家明白,“武者的战争,不需要外人插手,这有关个人自尊,绝对不能再犯”。

  这丫头也真是个恐怖的狠角色,拿了她的武器上阵,只怕在杀尽敌人前,友方已经伤亡殆尽了。

  闪身躲过尖爪的扑击,莫问脚底倏地加速,抢进赤眼魔猿的怀里,光芒闪动,已将赤眼魔猿一分为二。

  “呱呱呜”

  莫问收回光剑,正以为敌人已全数扫荡完毕,陡觉上方风声急响。

  “莫问先生小心!”

  不待爱菱示警,莫问及时把头一偏,避开了这破脑一爪,同时反剑刺出,却是刺了个空,赤眼魔猿已腾空飞起。

  说时迟,那时快,便在赤眼魔猿腾身欲起时,莫问化刺为撩,光剑似受无名力量牵引,暴长三,登时击毙赤眼魔猿。

  惨号声中,赤眼魔猿残尸坠落山崖。

  “好棒,好棒,莫问先生太棒了。”

  乍见此奇招,爱菱大感新奇,连忙鼓掌。

  这样一手光剑变长的技巧,在真正的剑术名家眼中,不过是花俏的小伎俩,原理是藉由功力大小的控制,变换输出功率,造成在极短时间内,光剑暴长的效果,算不上是什么绝技,莫问此时使出,也不过就是卖弄一下剑技,博爱菱一笑而已。

  其余的剑刃暴长法,还有利用快速摇动,做出真空,产生冲击波,在短时间内维持剑刃增长的效果,只是这类的效果不明显,莫问略去不用。

  听得爱菱夸赞,莫问微微一笑,环顾四周,确定并无敌人残余后,莫问将光剑掷还爱菱。

  “莫问先生……唉呀!好烫!好烫……”

  爱菱不疑有他,伸手接过光剑,却给散热不良的剑柄,烫的立刻抛去光剑,甩手跳脚,直冒眼泪。

  莫问面无表情,但肩膀的微微抖动,却可以看出报复成功的爽快。上趟他给这不良品烫伤手,早已怀恨在心,今日终于等到机会,那还不趁此报一箭之仇。

  没笑两声,莫问已察觉不妥,爱菱抱着两手蹲在地上,似乎甚是疼痛。

  (不好,玩出祸来了!)

  上前凑近一看,虽然仅是稍稍碰触,立即抛去,但爱菱的手掌已给烫伤,白嫩的小手,给烫的红肿,显然伤的不轻。

  爱菱捧着双手,拼命对手掌呵气,用不知是那里的童谣,喃喃道:“不痛,不痛,好孩子不痛……”

  莫问在旁好生尴尬,脑里却不由得思考,好孩子和痛不痛,这两者之间会有什么关系。

  女人不知是什么做的,这么轻轻一碰也会被烫伤,真是好脆弱的东西。不过,这孩子将来可是会成为创师的大人物,一双巧手受了伤,可能会是非常严重的事吧!

  这么一想,莫问不由得懊悔起来,自己的气量也恁地狭小,居然和这样一个女孩开起玩笑,实是不该。

  对着爱菱,莫问低声道:“有没有伤的怎样?痛不痛?”

  以实务的观点来看,这两个问题,根本全都是废话。但忙着对手掌呵气的爱菱,仍是仰起头,小声说道:“没关系,爱菱不痛,很快就会好了。”

  看得出是在忍着眼泪,爱菱装出了笑脸,道:“不过,这样我们就扯平罗!莫问先生被烫了一次,我们两不相欠了。”

  相当出乎意料的,与其天真的个性相左,这女孩在某方面的洞察力,敏锐的令人咋舌,竟窥见莫问的心态。

  想不出该如何回应,莫问别过头去,不做回答。

  杀尽魔猿,爱菱大声呼喊,藏匿在山洞里的人缓缓地探出头来。

  “爱菱姊姊!”

  “是爱菱小姊姊回来了!”

  六、七个孩童跑了出来,围在爱菱身边,又哭又叫,倾诉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。本来孩子气极重的爱菱,此时却似乎成熟了些,和这些孩童说话,一个个安抚他们的恐慌与不安。

  莫问掠进山洞,里头还有几个大人,却多数带伤,幸而都仅是皮肉伤害,没有明显地性命之忧。自己不是医师,但多少还会些急救手段,当下协助点穴止血,帮这几人施以救治,一一移出山洞。

  动作间,外头的谈话声不时传入耳内。孩子们哭诉说,爱菱外出求救后没有多久,赤眼魔猿就再次出现,攻击村子,由于彼此实力悬殊,村人虽然有了若干准备,却仍然抵挡不住,死伤惨重。

  最后是几名村人领着孩童们逃命,躲躲藏藏,来到这山洞暂栖。藏匿了几日,到今天早上,外出觅食的他们,被赤眼魔猿发现踪迹,追击过来,众人躲回山洞,靠着爱菱之前留下的秘密武器御敌,勉强支撑到现在,要不是爱菱及时带帮手回来,他们这些幸存者势必难逃此劫。

  “爱菱姊姊,你的秘密武器那么厉害,为什么非要等到最后关头才能用呢?”

  “是啊!如果我们早点用的话,说不定就能打退魔猿了!”

  孩子们的问句里,带着些许怨怼,而爱菱只是支支吾吾地答不出话。关于这问题,莫问倒是晓得答案。

  朝旁边瞥了一眼,有一把类似之前火铳的物体,好像弹药用光了一样,被弃置在地,大概也就是孩子们所谓的秘密武器。如果这东西和先前险些把自己一炮成灰的武器性能相同,那这些小鬼真是走运,因为极有可能,这玩意儿在轰杀魔猿之前先行自爆,把他们全活埋在山洞里。

  “去……这玩意也有人敢用,果真是死到临头的最后武器啊……”

  冷笑一声,莫问举足踢在这枪铳上,哪想到这看似用尽弹药的东西,却在受外力震荡时,尽了它的职责:当场自爆!

  还不至于轰塌山洞,但是也让莫问痛澈心肺,几乎要捧起右脚哀嚎。

  “什么事?发生了什么事?还有魔猿吗?”

  结果,慌忙跑进山洞的爱菱,就只看到一个抱着右脚做单腿跳的伤者,挨了一下好响亮的敲脑袋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