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
段评功能优化通知
发表 {{realReplyContent.length}}/{{maxLength}}

共{{commentTotal}}条帖子

已显示全部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查看回复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已显示全部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七章 神秘高手

风姿物语 罗森 9351 2003.04.21 13:28

    

 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一月雷因斯稷下王都。

  “现在的情形已经很明白,没有你的掩护,单单凭我们的实力,是攻不破稷下城的。”

  夜已颇深,白天行与一众高阶将领开会商议,在一轮冗长而没有结果的讨论后,白天行继续进行他这几天以来一直努力的工作,说服己方唯一能影响战局的高手自愿参战。

  “我要说的话只有一句。我的工作只是当保镖,要我超值劳动,就付我加班费,莫名其妙就要我上阵打天位战,我脑子有问题吗?”

  韩特一口否决白天行的鼓动,他这坚持没钱不办事的原则,令白天行苦恼不已。当初是担心兰斯洛一方凭藉天位实力,于万军中进行刺杀,所以才聘韩特做为护卫,但根据这些时日来的观察,兰斯洛一方应该已经完全放弃刺杀的计画,那聘来这个备而不用的护卫,简直是经济上的大钱坑,没法使用在战场上,却每日要付他大笔金钱……

  可恨的是,纵然相信兰斯洛等人不会采取暗杀手段,但为了那万分之一的可能性,白天行终究不敢将韩特解雇,只能任他开价。

  但是战局总不能这样一直拖下去,虽然评估起来,最后稷下城一定会被攻破,却绝非一年半载之内能够见功,事长生变,对于白天行是绝对的不利,因此他只好费尽心思,说服韩特免费出击。

  “那个伪王这样侮辱你,你能够忍受吗?身为一名武者,你怎么能够让他这样地侮辱你?”

  “在战场上用言语刺激对手,这是很平常的战术吧!这么在乎别人的辱骂,我很怀疑你身为一军之帅的气量啊。”韩特摇头道:“与其说那是侮辱,你不给钱就想叫我做事,这才是对我职业精神的重大侮辱咧!”

  “不用分得这么清楚吧!我们现在同处一条船上,是利益共同体,就应该同舟共济,我如果战败了,你也没好处啊!”

  “唷!真是抱歉喔,我一直认为我们只是单纯的契约关系,你付钱我办事。”韩特哂道“谁和你是利益共同体啊?你的船沉了,我拍拍屁股就走人,关我什么事?”

  对于韩特摆明“老子只是爱钱,其他什么都不管”的傲慢姿态,白天行几乎气得脸色发青,却只恨偏偏拿他没办法,如果己方阵营中有武力等同于韩特的人,就不至于任他如此嚣张了……

  这点韩特又怎会不明白,所以他才把握独家生意的机会,尽量地讹诈捞钱。对他来说,此次来到雷因斯,只是为了找一个能好好修练七神绝的地方,有理想的对手、优厚的薪水,来进修自身武功。和兰斯洛对战,主要是实测自己进步的程度,若有机会可以杀死对方,他不会放过,可是要正面对拼,以自身的极度重伤,甚至是同归于尽来换取对方生命,这是他打死都不干的。

  双方的交谈没有共识,这场会议多半又要开个通宵,旁边的将领们也帮不上忙,一个个面露尴尬神色,看着白天行卖力交涉,而韩特一副困得要睡的模样,自顾自地掏着耳朵。

  “叩!叩!叩!”

  三声敲门的轻响,传入众人耳内,起初没有什么,但当他们想起自己处身之地是驻扎草地上的大帐棚,并非寻常木屋时,这阵敲门声就成了一个匪夷所思的谜题。

  韩特面色一变,挺身站在白天行身前,不容这出钱的大金主分毫有失,呜雷剑虽未出鞘,但他此刻所给人的感觉,就是绝对地慎重。

  “来者何人?”

  尽管感觉不到来人的气势,帐棚里诸多将官却从韩特紧绷的脸色,察觉事情不对,为了避免给帐棚外的高手忽然一招轰杀,众人迅速地移躲至韩特身后。也在此时,造成这场骚动的主角才缓缓现身。

  没有散发杀气,也没有作着任何威胁性的动作,他仅是掀开门帘,缓步走了进来,向着众人欠身一礼,慢慢道:“打扰了,诸位,听说这里在应征天位武者是吗?”

  说话同时,众人看清了他的相貌。个头不算高,身材也未算壮硕,整体上给人一种瘦小精干的感觉,黑色眼瞳、黑色短发,与白晰肤色成了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对比;面目称得上清秀,只是动作非常地拘谨,看来就像一个参加应征、在众人环视下不知所措的少年。

  外貌上没有危机感,众人很自然地舒了一口气,但韩特却本能地将手移放到剑柄上。无疑自己对这少年感觉不到丝毫警讯,在感应不到他天位力量的同时,也感应不到他有任何强敌的威胁性,可是……

  打从第一眼看到他起,自己就有着强烈的作呕感。不能说是恶心,但很像是初履恶魔岛的那一两个月,血腥杀伐从没间断,几乎是枕着血海睡觉,一清醒过来就给血腥味弄得反胃想吐,不住作呕,此刻这少年就给自己这样的感受,更奇怪的是,这人的身上……没有半点气味。

  韩特悄悄运起天位力量,刻意加强嗅觉,去确认这个事实。没错!什么气味也没有,一般人该有的汗味、发味、体味……全都没有,就只是一种纯属心灵上的血腥味,强烈冲击自己的第六感。

  “睥世七神绝是以空手对敌为基础而开发的武技,在全然领悟之前,使用兵器并不能帮到你什么,反而会减弱七神绝的威力,所以你遇到危机就预备拔剑的这个习惯,最好改一改。”

  瞥见韩特按放在剑柄上的手掌,少年淡淡地说了这句话,跟着在韩特惊讶缩手的同时,他开始自我介绍。

  “和在座的大多数人一样,我姓白,是世家的一份子。白起就是我的名字,请多指教。”

  这个名字一入耳,包括白天行在内的多数人,仅是茫然不解地互望,怛韩特却瞬间变了脸色。

  白起……是那个白起吗?在恶魔岛佣兵之间口耳相传、记载于青楼联盟极机密宗卷里的那个名字……真的就是那个白起吗?他的模样可比自己之前所预估的要年少许多啊!

  这个想法应该是没有错的,因为有十多名白天行的“心腹”将领,在听见他自报姓名后,惊得白了脸色,手里的宗卷掉落在地,就差没有瞳孔放大、口吐白沫了。

  有些反应快一些的,似乎仍犹豫要继续呆站着,或是躬身参拜,但在他们有所行动之前,白起已经笔直走到白天行身前。

  韩特没有阻拦,他觉得对方之所以出现在此,应该不是为了刺杀这种无聊事。

  “我只有一个问题,你是真的想夺家主之位吗?”

  简单明了的问题,白天行却感到应答维艰。论身高,眼前这个小个子不过才到自己胸口,自己甚至不知道他是什么人?又凭什么到这里来嚣张地问话?但随着那问题一同而来的压迫感,却几乎令自己呼吸困难……

  尽管如此,白天行还是回答了。

  “不错!我要成为白家家主,改革白……”

  冷淡打断白天行的长篇抱负宣告,质问者只是再提出第二个问题。

  “有心成为雷因斯帝皇吗?”

  “是……是这样没错……”

  白天行似乎还想说什么,然而对方却是一个除了主要答案之外,对一切附加解说都没兴趣的人,在得到答覆后,立刻开始动作。

  “稷下城的防御结界,是魔导公会的最高杰作,主门的防御力量堪称大陆第二,但总体来说,远在中都的城防系统之上,如果照现在这样子进攻,再花一百年时间也打不下来。”

  白起走到议会桌旁,看着桌上的稷下城围城军队的模型,淡淡道:“要真正想破城,必须使用手上的所有资源,把太古魔道兵器、天位高手、攻城人力三方面结合,才能在短期内见效。所以明天的攻击,使用浑沌火弩为第一阵,跟着……”

  浑然没管其他人的感受,白起迳自发号施令,开始调派明日的攻城战。也在此时,白天行才经由手下的告知,约略了解这个自称白家人的怪人,究竟是何方神圣?

  而那实在是一个叫人诧异的答案……

  “但……这个白起到底是什么人?是世家的旁系子弟吗?”

  “不……如果没有弄错的话,这位应该是前任家主的长公子,现任家主的兄长……”

  “什、什么?我怎么不知道有这样一号人物?”

  白天行吓了一大跳,脑里的极度混乱,令他没有去注意到,为何手下会知道这个连自己都未曾听闻的白家长公子。

  仔细回想,似乎是有一点印象。自己幼时曾经听说,在白无忌这二王子出生之前,雷因斯女王另外生有一名大王子,只是在幼时就不晓得是夭折病故还是怎样的,没有长大成人。

  可是,前任女王唯一的夫婿,就是第十二代白家家主白军皇,因为雷因斯的皇位传女不传男,王子没有继承权,但却相反过来可以继承白字世家,所以这位大王子肯定是备受瞩目、非同小可的大人物,即使幼年夭折,其资料也该广为人知。

  但在白天行向世家长辈打听时,却得到这样的回答:除了白无忌,家主没有其他的子息。当时莉雅尚未出生,所以这话的意思,就是白军皇仅有白无忌一个儿子。只是……这不是太奇怪了吗?雷因斯王廷曾经有一名大王子,而这样的一个子息却不为白家所承认……

  不用太花想像力,白天行也能嗅到那藏在层层内幕之后的古怪气味,可惜当时他年纪太轻,没有资格去打听这些东西,等到资格够了,却又找不着洞悉内幕的长辈查询,只好将这件事搁置下来,却想不到在这战况激烈的节骨眼,这个早该不存在的“死人”,会活生生地出现在自己面前。

  光看外表,恐怕比莉雅女王还年轻,怎样都不像白无忌的兄长,大概很早就进入停滞期了吧!过早进入停滞期,对修练武功极为不利,要说他有多高强的武功,实在让人颇难相信。

  (该不会……这人是个骗子吧!又或者是个胡言乱语的疯子?)

  白天行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。(缺),确实是很像,这人莫名其妙地跑了进来,问了两句不相干的话,跟着就自以为是兵马大元帅一样,理所当然地对各将领发号施令,全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……

  这种动作,狂妄已不足以形容,任何正常人都会怀疑,是不是从哪里跑来了个神经病,在这边将众人吓一跳后,跟着就口吐白沫地痉挛倒地,如果真是这样,那傻傻地被他唬住的自己,就真的是大笑话了。

  白天行出声欲言,终究是顾虑对方高深莫测,说不定还真有天位力量,不敢造次,刚要设法摸清这人底细,机会便自动送上门来。

  “……以上,这就是明天的攻击策略,希望各位配合,如果没有异议,现在就解散休息,我要你们明天在战场上发挥最佳状态。”

  说来也真是气煞白天行,在他适才分心思考的时候,手下的将官群已经贴近会议桌,聆听明日战局,人人的表情都是十分慎重,之后亦毫不反对地接下自己被分配到的任务,好像浑然忘了这人根本没有对他们下令的资格。

  不过,至少有一个人还记得。虽然懔于白起的出现,但韩特仍未忘记自己的坚持。白起在解说战局时,反覆提到天位高手要如何配合太古魔道攻击,制造强大杀伤力,整个讲述的过程,虽然没有向自己这边看来一眼,但听那个意思,摆明就是要自己上阵对敌。

  “喂!我不知道你在说此汗么,也懒得知道;倘若是盘算要我上阵帮忙打仗,那就先过来和我把价钱谈好,要我无薪出击……他妈的,你想也不要想啊!”

  始终记得这项最高坚持,韩特摆出了极高傲的态度。周围的将领们,八成以上都是在暗地里听命于白无忌的忠诚手下,当然会对这白家大少服从,但自己只是个受雇的佣兵,在真正雇主没给付加班酬薪之前,没必要作多余的事。

  更何况,这个叫白起的死矮子,打从见面起就让自己有不悦的感觉,假如他要帮助白天行,与兰斯洛敌对,那应该不至于蠢到招惹自己,同时和两名天位高手正面作战吧!

  韩特出言反对,气氛一时间紧绷起来,有几名将领想要出言劝解,但白起已经转过身来,看着韩特。自他现身此地以后,这是他第一次正眼打量韩特。

  “是逐魔猎人的韩特吗?很荣幸认识阁下……”

  在说话的同时,九十度鞠躬地弯身一礼。没料到对方会突然变得如此彬彬有礼,韩特为之一呆,正在犹豫是否要弯腰还礼,白起的下半截话已经传入耳内。“请多指教,然后……永别了!”

  没有发出任何杀气,当韩特听闻那最后三字而有所警觉,一记重拳已经结结实实地轰在他小胀上。

  速度好快,而那力道亦绝不简单,轰然一声爆响,韩特穿破帐棚顶端,远远地飞了出去。

  夹着一击退敌的声威,白起转过头,冷冷地说道:“我是一个不喜欢无谓杀戮的人,但是希望各位明白,在白家,反抗领导者指令的人,没有活下去的必要。”

  话声说完,白起已经不见,除了白天行依稀看出他在使用光电腿的身法,余人没有一个能掌握他的行踪。而白天行此刻的心情自是绝不好受,虽然看起来那个白起似乎是为了助已而来,但是…………他所谓的领导者究竟是指谁啊?

  这群武功仅有地界级数的将官,没法掌握白起与韩特的动作,是理所当然的,因为一眨眼的功夫,他们就已经在数百尺高空上对战起来。

  为了避免天位战的威力波及旁人,在给白起一拳轰出帐棚之后,韩特刻意上飞,同时也藉着倒飞,散去那道古怪拳劲。

  (好厉害:这就是白家的核融拳吗?)

  那股拳劲着实奇特,自己过去曾经挨过更重的拳头,但痛楚却不及此刻,只恨适才挨拳的接触时间太短,自己未够时间将这股拳劲分析了解,明白敌人的威力所在。

  当下韩特不敢怠慢,提运紫电神功,睥世金绝以天位力量发动,运遍全身。他相信白起不会这样罢休,而对方果然也就没有令他失望。

  (好快!)

  虽然仍不及源五郎的九曜极速,但也已经是肉眼难以捕捉的迅捷,当韩特感应到对方气息时,人已经来到身前,一拳轰发过来。

  “还想偷袭吗?你太小看我的七神绝了!”

  没有像掌绝那样别创捷径,七神绝中的腿绝平实得多,但也在速度上提供了相当保障,让韩特将拳势卸去三成,剩余的以金绝气劲硬接,换取第一时间的反击机会。

  “死矮子!接我一掌!”

  由掌绝延伸出的掌刀,斩中对方的肩头,清脆的骨碎声响了起来,但同时自己小腹也给敌人一拳轰中,两股天位巨力迸发,双方都被震得老远。

  金绝气劲迅速把敌劲压下,韩特半空一个筋斗,硬生生止住跌势,左脚虚空一蹬,朝仍在飞坠中的敌人赶奔过去。

  适才一下交手,他发现敌人没留半分护身劲,全力放在进攻上,因此对拼之下,受的伤也远较自己为重。虽然觉得对方倾尽全力而发的一拳,拳力不过尔尔,颇为奇怪,但韩特仍是把握这个反攻良机,要讨回先前的耻辱。

  靠得近了,发现白起受的伤比预估中更重,整个肩头也给掌刀斩开,鲜血飞溅,隐约露出白骨。韩特(缺),随即面色沉了下来,因为随着距离拉近,他发现白起肩头血肉蠕动,以血筋串连,跟着快速地愈合过来。

  (白字世家的乙太不灭体!)

  韩特暗吃一惊。早该想到了,白无忌不修武艺,那世上最精通白家绝学的高手,除了得到白家六艺秘笈的魏素勇,不就正是眼前这名白老大吗?看他的愈合速度甚至还快过兰斯洛,可以想见功力的高明,跟这种具有无限回复力的敌人对战,就必须赶在他完全回复之前,先将他斩至不成人形。

  一念及此,韩特加速飞驰,但在他预备发出蓄劲已久的一发掌刀之前,某种警讯问过他心头。

  (照他的复原速度,如果在受伤同时就催运不灭体,现在早该回复,那为何他要给我这个机会……他想要诱我作什么?)

  想到这一点,韩特登时把动作放慢,不敢过份贪功。白起眼中流露一丝欣赏之情,口中则轻轻吐出一句话。

  “核融拳……爆吧!”

  有所警觉,却已经太迟,韩特小腹剧痛,好像给一枚浑沌火弩在肚腹间爆破的痛楚,猛烈冲上脑门。爆发的劲道竟是由内向外,这种奇特的伤害方式,令护身金绝效果减半,亦在大口鲜血喷发出去的瞬间,他明白了白家核融拳发劲的奥秘所在:蓄劲于敌人体内,伺机爆发。

  大意确实如此,但细节却不像韩特想的那样简单。白家先人一直怀有称霸天下的企图,所以在创设武学时,不断钻研典籍中各项强力武学。他们发现,除了魔族至宝天魔功之外,最具有破坏性的发劲,莫过于龙族神功,每一记都带有爆破毁物的力量,比什么冰冻、焚化更具杀伤力。

  但这种爆破效果却属龙族秘传,典籍中没有记载,白家在多次试图偷盗龙族武学秘籍失败后,终于在第七任当家主白末日手里,研究出了造成类似效果的方法。利用压元功的特性,将一击发出的气劲分为阴阳两段,前段阴劲注入敌人体内,由后段阳劲引发,藉由阴阳两劲的互拼,产生爆炸力。

  这种设计的爆炸力,比龙族神功小得多,但因为阴阳两劲在互拼的同时,也有互吸的妙用,当使用者修练至相当程度,便可以藉由这些细微变化,控制爆破的时间、方向,使得核融拳成为一门难防的绝学。

  此刻,韩特就彻底尝到这项苦果,在核融拳劲的爆发下立即受了内伤。然而,敌人的攻势却未就此停止,趁着他气血大乱,睥世金绝出现破绽的刹那,白起闪电出拳,密集轰在韩特胸腹之间。

  核融拳的机枪连环势,短短接触瞬间,百多拳一次轰发出去,将正自爆炸的拳威更进一步地打进肺腑深处,形成更进一步的破坏。

  白家武学多半是从太古魔道的研究得到启发,韩特现在完全可以领悟这一句话的意义,因为自己就觉得好像有数枚浑沌火弩在体内引爆,将五脏六腑轰得一塌糊涂,黑色瘀血止不住地从口鼻喷发出来。

  趁胜追击,白起更不饶人,机枪势连发,要在韩特重组金绝之前,将他彻底攻溃。战局一面倒地进行,失了先机、只能挨打的韩特,一时间也不知身中多少拳击。

  只是,时间一拉长,七神绝的威力显露出来,白起不由得暗暗心惊。白家六艺中并无强横内功,而得到了紫电神功的辅助,睥世金绝号称当今大陆第一护身硬功的优势,更是表露无遗。挨了千多记拳击,韩特的内伤不住加剧,但护身气劲却丝毫没有溃散的迹象,将重要穴位护住,令韩特保有作战能力。

  到了后来,掺杂电劲的金绝刚劲,隐约在反震白起的拳力,势道更逐渐增强,显然睥世金绝已慢慢地适应了核融拳的爆发劲道,正凭着本身的内力强势,将这些异劲压下,而韩特虽然一直在挨打,但呼吸渐渐日复平稳,只待回气过来,就要反攻。

  若在这种情形下被韩特反攻,白起定然要吃上大亏,因此趁着还占上风,核融拳中更强的导弹势,骤然轰出,将所有潜劲一次引爆。在这奇招的伤害下,韩特就像是一串给点着的鞭炮,身体各处连连爆响,惨被炸上半空。

  (唔!江山代有才人出,末日祖先的核融拳,如今已经不能当作雄霸天下的底牌资本了……)

  给敌人的热血洒在面上,白起无动于衷,运气回复给电得微麻的手臂,心内着实有着感叹。白家六艺神功隐世数百年,固然少了被人看穿奥秘的危险,但也缺乏与新世代绝学交锋、改进的机会,适才一轮交手,自己利用韩特的大意,营造出一个让他还不出手的挨打局面,千多记拳击之后,虽然将他创伤,却仍无法把他杀败,纯以武学而论,核融拳已是不如七神绝了……

  (而这一点……妹夫你已经看见了吧……)

  单凭天心探测,自起已知道在自己的下方,兰斯洛和小草已经到了象牙白塔的高处,正在注意这场战斗,兰斯洛更是全神贯注,要把这不久后将和自己对战的大舅子看得清楚,找出所有的破绽。

  虽说距离遥远,但是一直用天心思识在留意这场战斗的兰斯洛,已该把核融拳的奥秘掌握,再打下去,兰斯洛将白家神功理解得更多,想出破解之法,对白起来说,可不是一件好事。

  这一点,在云端回气完毕,强行压下所有伤势,杀气腾腾地再度现身的韩特,自然也是非常明白的。

  飘在高空,白起感应得到身后韩特的杀意,刚刚被打得凄惨落魄,已让他怒不可抑,认真地要大开杀戒;下方兰斯洛也跃跃欲试,大概是洞悉了韩特的状态后,要把握这难得机会,与敌人联手,先剪除更强力的敌人。

  (既已注定要死战,就不管什么规矩或原则,用每一分机会去毁灭敌人,这种作战态度……唔,妹夫,我开始欣赏你了啊!)

  将所有敌人的心态全数掌握,白起知道自己只有短暂的时间,若十招内不能把战局结束,立刻就要面对两名天位高手的搏命夹击。

  “我只给你一个机会,接我十招……”背对着韩特,白起淡淡道:“若你接不下来,在白天行攻破稷下之前,你就听命于我,随我办事……要是你拒绝这项提案,现在就享受你生命中最后的几口空气吧:”

  冷淡语气里,似有着无比的狂傲与信心,白起就全然没有想到自己败阵的可能,以那凛然威势压迫着敌人。

  “十招?就凭你这死矮子吗?”韩特的回答简单之至,紫电功加七神绝,势道狠恶之至地奔杀过来。

  “矮鬼,核融拳确实是很强,但却还不及我的七神绝,如果你没有别的绝招垫底,十招之内,我就把你轰得不成人形!”

  战意如宏,纯以气势而论,韩特所言并非没可能,而对着这份猛烈攻势,白起冷淡道:“你想看新招吗?那就瞪大眼睛好好看吧……”

  两人在一轮交手后,俱已置身于云上,当白起话声一落,韩特就忽然失去了他的踪影,紧跟着,脚下云朵化作碧波千顷,像是怒涛狂涌一样地急旋起来。

  韩特大吃一惊,虽然说是云海,可是此刻飞溅在自己面上的水珠,是如此的真实,甚至还带有海的咸味,整个人置身于一片汪洋大海中,险恶浪头自四面八方叠崩而至。

  (幻觉吗?不像啊……)

  日前与妮儿交手,也曾在稷下城头中过幻术,那时的感觉就与眼下类似,难道这片逼真得吓人的狂涛汪洋,也是虚幻的把戏?

  不管是不是,一时间是没有破它的能力了。韩特抱元守一,在运功全身的同时,也将警戒心提到最高。这片海洋给他很不安全的感觉,仿佛有成千上万的凶恶兽类潜藏其中,等待噬咬敌人血肉。

  被人虎视耽耽的感觉绝不好受,韩特迫出天位力量,希望将这些浪头驱退,无奈却徒劳无功,迫离体外的力量尽数被无穷浪涛所吞噬,全然发挥不了作用。浑身已经淋得湿透,当最高的一个浪头,如同海啸直击般迎面而来,韩特感应到了他敌人的气息,内力一提,飞身抢上,发出了他蓄势已久的一记重击。

  (但……这种感觉是……)

  当韩特重掌轰中波浪,一股熟悉的感觉,惊得他魂飞魄散,在波浪之后,他看到了一双极为古怪的眼瞳:左眼金黄,右眼紫红……

  这是他最后的印象了……

  “好个大舅子,还真是不能小看你啊……”

  兰斯洛将已经出鞘的风华刀收了回去,心中有着惊异,韩特的气息已经消失,最合理的解释就是被击得失去意识,昏了过去。

  与韩特交手数次,他的修为深浅,兰斯洛大概知晓。平手相搏,胜算不过五五波上下,虽然兰斯洛有自信,到了最后绝对可以战胜韩特,但胜负却非五千招内所能分晓。

  而刚才……一招吗?最多不会超过两招,韩特已经被轰下,凄惨落败,这是自己绝对作不到的事。不过,整个战斗过程太短,又受到干扰,无法清晰感应,唯一肯定的,就是从头到尾,白起使用的力量都未超过小天位。

  彼此都是小天位,没可能有这样悬殊的胜负差距,比较可能的解释,应该是韩特在战斗中中了某些幻术,在心神失守下,无法运功抵御,这才会一招败战。既然知道对方有这一手,自己就得在这方面多加留意了。

  (核融拳确实是厉害,不过既然我已经知道奥秘,下一次就是我的鸿翼刀斩破他的拳了……)

  对自己的武功有信心,兰斯洛继续向妻子查询适才被打断的话题,去了解一段隐藏三百年的白家历史。

  

举报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
段评功能已上线,
在此处设置开关
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