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四章 双雌密潜

风姿物语 罗森 6947 2004.01.19 17:17

    

 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一月自由都市香格里拉近郊

  广受香格里拉市民所喜爱的巨星冷梦雪,从波鲁特佳尔登陆,车队一路上往香格里拉前来,因为受到各地灾变影响,道路中阻,这趟旅程花的时间比预期要久。尽管公瑾与石崇不约而同地对行经路线作过确认调查,但并没有人发现到,车队在快要抵达香格里拉的前天夜晚,与降落的魔屋有短暂接触,并且多收容了两名乘客。

  也幸好是多了这两名乘客,要不然,当车队进入香格里拉,群众只看见大批马夫、随从、侍女、安全人员,却独不见这支车队的主人,那就是笑话一场了。

  泉樱和妮儿就这么进入车队,朝香格里拉而去,不过她们的伙伴却没有跟来。除了枫儿自己,无论是哪个人都赞成她留下休养,所以尽管当事人强烈反对,众人仍无视她意愿地让她待在魔屋里。

  风之大陆上的演艺人员,无论是歌手、吟游诗人,亦或是舞台剧、杂耍的演员,通常不会长驻一地,而是不断地展开旅程,藉着在各地旅游的机会,表演献艺。

  每到一个地方,他们会托庇于当地的酒馆茶楼,在该处演艺为生,不过会毫无保留地接受他们的地方,通常还是该地的青楼妓馆。这样子说或许有点奇怪,但在青楼联盟主事者的眼中,还是可以有些别的娱乐价值,或者……情报价值。

  当一个演艺人员的名气日盛,往往就会加入某个大规模的表演团体,以求更好的福利与保障,因此会形成一个移动性质的表演旅团,应各地的邀请,游走演艺,每到一个地方,就搭起自己的戏棚与舞台,不用借旧有建筑物的场地。

  能够加入这样的演艺团体,自然是身份的象征,不过要养一支这样的旅团,所费的金钱也是极为惊人,除了香格里拉,能养起这等演艺旅团的都市,实在是不多。

  冷梦雪的身分,号称香格里拉第一当红歌手也不为过,半年前应邀出海,并不是一个人前往,而是率领了一小队、大约是十辆马车左右人数的团队,一同出海,当时香格里拉举行了相当盛大的欢送典礼,希望这支远访海外的队伍,能为风之大陆争光。

  同样的马车、几乎同样的人手,再度回到香格里拉,是在十月二十四号的上午,当车队进入香格里拉的五里范围,就被蜂涌出城的群众夹道欢迎,沿途洒着鲜花瓣,掌声、喝采声,不绝于耳,看着这一幕幕热闹光景,坐在车中的泉樱不禁有一丝恍惚。

  出自青楼联盟的马车,藏着什么机关,这点不足为奇,不过泉樱却对这辆马车的壁板,有些啼笑皆非的感觉。

  马车四面的壁板,像是某种魔术镜片一样,由外往内看是彩绘厚木,但由内往外却能看得清清楚楚,枫儿和泉樱坐在车里,可以毫不费力地环视周遭的每一处,看见道路两旁每一个民众的表情,里面有老有少,甚至有着需要人搀扶才能走动的老妇人,他们都展露着笑容,朝车队挥手。

  泉樱从小生长在杭州,虽然不是穷乡僻壤,但也是一个文采风liu重过繁华气息的城市,几曾见过这等商业都会的奢豪景象?就如同每一个初访香格里拉的旅客,她的心立刻就被眼前情景给吸引住了。

  坐在她对面,作着侍女打扮的妮儿,却觉得周围有些怪异,气氛中带着一种紧张,人们的笑容看来也不自然。

  (这也难怪,毕竟是在陌生人的统治下……)

  石崇并不是孤身一人来到自由都市的,原本石字世家的成员,除了被公瑾扫荡诛灭的部分,其余的都秘密往自由都市前进,现在已经集合大半,在协助占领的第二集团军撤走之后,就顺理成章地接管了香格里拉,因此从城外看去,那些手执兵器、来回巡防的士兵,几乎全都是艾尔铁诺人。

  (啧……全是艾尔铁诺的士兵,这样子到时候……就比较好办事了。)

  之前枫儿曾对她们两人提示过,所以当妮儿看到城头上戒备森严的警卫军,所感到的不是畏惧,而是明白这些卫兵既然是艾尔铁诺人,对香格里拉的环境必然不了解,香格里拉人对他们也不熟悉,在这两个空隙之间,就大有自己能够活动的余裕,是很适合进行地下工作的环境。

  香格里拉对于冷梦雪这名市民偶像的回归,表现得极其热切而兴奋,所摆出的欢迎阵仗,比预期中更为盛大,不但有乐队奏乐迎接,前头甚至还有表演杂耍的小丑游行开道,整个气氛像是一场盛大的嘉年华会。这点也是她们的运气,如果早了几天,天灾地变尚未平息,人们是不可能这么兴奋地出迎的。

  数天之前,魔导公会的精锐队伍进入自由都市,分别张设魔法阵与祭坛,三处同时运作,稳定平复狂乱的天地元气后,自由都市的天灾地变情形已经大为好转,人们得以休养生息,开始进行重建工作。

  和其余地方的人民相比,自由都市百姓的抗压、恢复力被训练得不错,因为阿朗巴特魔震、日本陆沉的波及影响,类似的天灾地变,已经数度破坏着自由都市的土地,人们对于这样的灾情,已经有了一套应变之法。

  颓丧消沉的人,在连续几次的惨痛遭遇后,被自然淘汰了不少,剩下的人,培养出一套强韧而乐观的人生态度,就像冰雪掩盖下的野草,只要严苛的环境稍稍舒缓,就会立刻发芽生长,再造新生。

  艾尔铁诺的军人,虽然攻破了他们的城池,取得了这块土地的统治权,但却无法征服这里的人心。商人无祖国,只要换个方向一想,这些远从万里之外跋涉而来的异国军人,也是个大好的新客源,不管平常怎么凶神恶煞,只要对方是有智商的生物,商人们就能发挥长袖善舞的本领,快速建立起自己的舞台。

  公瑾并没有在领地内做过多的管制,即使是石崇,也一改往昔在艾尔铁诺的残虐嗜杀作风,严厉约束手下军士,不得有任何的掠劫行为,让商旅货物得以流通,所以没有几天,一度门可罗雀的市集,又重新热络起来,趁着迎接市民之星回归的机会,大大来热闹一番,吸引买气。

  “不过……”泉樱若有所思,道:“石崇不知已经控制了香格里拉几成?如果他完全接管了香格里拉所有地下势力,这次行动的风险会高很多。”

  妮儿正色道:“任何行动都有危险,都有风险,我不认为这次行动会一帆风顺,只是看我们有没有勇气与能力去克服,而我相信,我们会克服那些危险的。”

  “也对,可惜我们这一趟恐怕没有什么援兵了……”泉樱略感忧心的声音,低低传入妮儿耳里。

  距离通天炮发射已经快要七天,天地元气紊乱、难以凝聚发劲的情形,虽然没有恶化,但也没有好转。察觉到自身力量不住下降的两女,对于将要孤军奋战,心里难免不安。

  在援军方面,情形远比当初预料得麻烦。兰斯洛闭关,源五郎留在北门天关,织田香镇守恶魔岛,小草、梅琳老师都去平复天地元气,换言之,雷因斯一方能够派遣过来的天位战力,扣除仍留在魔屋里的枫儿,等于说全部都已经在这里了。

  之前泉樱曾期望说能够再有援手,那是希望至少在战力上,能够与敌方的最强者打平,因为目前如若对上公瑾、奇雷斯,这边将处于压倒性的不利位置,没有能够正面对抗的王牌人物。

  其实,即使环顾整个风之大陆,能够与奇雷斯、公瑾对抗的顶级高手,又有什么人呢?

  在强天位武者的排名里,最强的白鹿剑圣、朱鸟天刀,如今都已因为不同的理由而倒下。

  多尔衮、山中老人,这两位上世代的高手虽强,与奇雷斯有一斗之力,立场却不站在雷因斯这边,不会出手相助。

  源五郎的实力高深莫测,织田香更是身兼魔族、星贤者两家之长,可是目前都与敌人处于对峙状态,不可能赶来赴援。

  念及此处,泉樱忽然想起海稼轩,这个白发冷眉、一脸讥诮傲气的有道青年。尽管外表看来比自己还年轻,但他精通白鹿洞武学,剑术、力量都较自己为强,给人一种很可靠的感觉。

  在耶路撒冷一战中,他为了躲避奇雷斯的攻击,破空飞走后,就再也没了消息,一如他毫无预兆地出现,来也匆匆、去也匆匆,倘使他仍在这里,说不定就有与奇雷斯一拼之力。

  (算了,多想这些已经无济于事,在这里的人只有我们,就该思考如何凭我们的能力把问题解决……)

  思索间,车队已经到了城门口,虽然是可以就这么驶进去,但众人却接到石崇即将亲自出迎的消息,照礼节,冷梦雪应该要亲自下车,向市长大人致意。

  车队因此停了下来,当车门打开的那一瞬间,周围群众全部静了下来,屏息等待车中的丽人降凡。

  一只穿着粉红舞鞋的纤足,落在鲜艳的大红地毯上,如蝴蝶般轻盈的动作,与印象中冷梦雪的典雅有些不同,人们心中一奇,这才看清楚是一名纱巾遮面的侍女先走了出来。

  类似沙漠民族风格的紧扎长裤、刺绣背心,引人遐思;跳下马车、转身接人时的轻巧动作,像是一只灵活的白兔,虽然只是一名遮住容颜的侍女,却已经充分吸引住人们的目光,忍不住为她的俏丽喝采。

  不过,这声叫好很快就被更广、更大的沉默所取代,因为在她的搀扶下,冷梦雪终于从马车的帘幕中现身。

  先是一只戴着白绢手套的纤纤柔荑,以无可形容的优雅姿态,轻轻放在侍女搀扶的手掌上,跟着,一名穿着绛紫色天鹅绒礼服长裙的丽人,踩着马车铁阶缓缓踱下红毯。

  一开始,因为她斜斜戴在头上的那顶大圆草帽,人们没法看见她的面容,只能从那依稀熟悉的动作,去确认心中的记忆,然而,她却很快地摘下草帽,递往旁边的侍女,一束浓密的如云秀发,像是蓝色的水晶瀑布,瞬间披垂至腰际。

  蓝色眼罩下的明眸、细致的柳眉,如记忆中类似的面孔,却在久别之后,更增添一种难言的魅力,倍添了艳丽的深度与广度,美得让预备欢呼的人们不敢相认,直到她终于举起了手,像是舞蹈似的美丽动作,轻轻挥动。

  “香格里拉的朋友们,我回来了,你们好吗?”

  这是记忆中那个熟悉的声音吗?没有人能够回答,化作一种麻痹理智的甜美电流,直窜脑门,人们登时确认了眼前丽人的身分,纷纷抛出手上的花束,用尽一切力量狂叫出来。

  “梦雪小姐,欢迎回来!”

  人们的呼声震耳欲聋,说得夸张一点,几乎可以媲美通天炮发射时的狂猛暴音,喧闹的程度,令泉樱微微失去了镇定,有些初次粉墨登场的不知所措,幸好,旁边乐队奏出的乐声忽然转为高亢飞扬,一道讨人厌的声音,在这动人的时刻响起,令她惊醒过来。

  “香格里拉市长,艾尔铁诺一等公爵,石崇大人到~~”在侍从司仪的高声喊话下,一队浩浩荡荡的人马从城门内走出,包括香格里拉的市政官员、各个商会的主席与理事,都是香格里拉内有头有脸的大人物,而一马当先走在队伍最前头的,就是石崇。

  入主香格里拉的石崇,不知是决心改变作风,亦或是单纯的得意忘形,全身上下的打扮焕然一新,不但身穿华丽的大红锦袍,腰间佩着一条环镶上十二颗不同色宝石的鲜艳腰带,就连外头披着的朱红大衣、脚底的赤色长靴,都缝满百色羽毛,走起路来,步步扬风,奢豪华丽得让人灼痛了眼睛。

  (石崇不是疯了吧?什么人不好学,学起那个浪荡子来。)

  (这头老狐狸弄什么玄虚?)

  妮儿和泉樱脑里都闪过这样的念头,石崇的衣着倒还算不上太妖,至少穿起来不会像是女人,不过这种夸张的华丽打扮,在看到的瞬间,她们险些以为是如今坐在艾尔铁诺至尊之位的旭烈兀,亲自光临香格里拉。

  不过这样的夸张打扮,似乎很合香格里拉人民的意,没有人对此发出嘘声,反而爆发了另一波的掌声浪潮,让石崇得意洋洋,率领着大小新任官员,一路踏着红毯而来,在群众的鼓掌声中,来到车队之前。

  “喔喔,梦雪小姐,你好吗?许久未曾聆听你那美妙的歌声,真是令老夫睡不安枕、食不下咽,只希望能够再忙里偷闲,前来香格里拉聆听你的歌声。这趟到海外演艺,你一定相当辛苦,希望异大陆的食物,没有令你的歌喉感到不适啊!”

  石崇笑得满面春风,语气是出奇地亲匿与热情,尽管自称“老夫”,但他却是一个有着堂堂仪表的中年男子,再配上这副看来很诚恳的招牌笑脸,实在让人很难对他起恶感,如果不是因为过去的名声太坏,香格里拉的市民可能还会把这位新市长当明星看待与拥戴。

  一面说话,石崇也像一个熟络的老朋友般,好像出于本能反应,不经意地握起冷梦雪的手。

  和泉樱相处多日,妮儿已经完全明白她讨厌生人、不喜欢与人肢体接触的个性,连陌生人都已是如此,更何况是敌人,所以看见石崇的这个举动,妮儿顿时感到一阵心惊肉跳,有如身受。

  不过,泉樱却没有什么激烈反应,只是微微一笑,谨守礼仪、又不会使人感到冷淡,微笑着说了一句:“多谢石君侯美意,半年不见,石君侯更胜往昔,梦雪恭贺君侯登上这个造福市民的大位。”然后在旁边的热烈鼓掌声中,不着痕迹地把手抽回来。

  整个过程中,泉樱的表情、姿态、笑容、言语,让妮儿仿佛看到一个全然陌生的女子,如果说青楼联盟的化妆术是让外表焕然一新;那么青楼联盟的调教,似乎真能创造一个截然不同的内在。从泉樱的流畅动作,妮儿知道她正将自身定位为一个粉墨登场的演员,所作所为的一切,都只是在作着个人的表演,全然不显露内心的真实情绪。

  “哈哈,看到梦雪小姐远游归来,老夫真是太高兴了,香格里拉的金凤楼已经为梦雪小姐摆下筵席,主厨也是你的忠实歌迷,答应会使出浑身解数,好好弄几道功夫菜,为你接风洗尘,你可千万不要推辞喔!”

  要和讨厌的人同桌用餐,当然不是什么赏心悦目的喜事,但却是地下工作的必然业务。在泉樱看来,包括石崇在内,他身后那一大群士绅富豪全都是可憎的对象,但目前既然是以工作为优先,也就顾不得什么私人喜好了。

  泉樱点头微笑,正要典雅地说几句场面话答应,忽然石崇的脸色一变,怒喝道:“好贱人,居然胆敢在老夫眼前玩花样!”

  突如其来的如雷怒喝,震得周围群众心神大乱,不知道石崇何以忽然翻脸动怒,直到听见连串弩箭声响,几十支用机械发射出来的强弩,由西方的一根旗斗上,疾往石崇方向射去,这才知道是发生了刺杀事件,场面登时一阵大乱。

  有人发射弩箭,妮儿一早就听在耳里,只是那弩箭劲风一听便知道没有威胁性,并非出自天位武者之手,更不可能伤到石崇分毫,所以只是尽一个侍女的本分,低垂着头,默不作声。

  然而,泉樱却好像被吓了一跳似的,不但面上花容失色,脚下还退了两步,连肩头都看得出颤抖,十足逼真的恐惧模样,这才真正把低头扮侍女的妮儿给吓到。

  (喂!喂!你这也太入戏……太会演戏了吧?这、这就是你们秘密特训的东西吗?)

  没有天位力量作后盾,又只是孤身一人,这种刺杀当然不可能成功,淬毒强弩一发,大批的护卫人员立刻试图拦截,同时涌向旗斗,预备捕杀意图行刺市长大人的刺客。

  光天化日,又是众目睽睽之下,石崇当然没有让护卫们保护,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,一头十尺高的透明巨兽就在空中浮现,不但将射来的数十支劲弩,全数震成残木碎铁,更一拳轰在旗斗之上,木柱折断,刺客浑身浴血地滚跌在地上,看那筋折骨断、奄奄一息的模样,眼见是不活了。

  “好狗贼,居然妄想在香格里拉进行恐怖活动,死不足惜!”

  石崇愤怒地喝骂一声,跟着就换过一副担忧中带着歉意的表情,拱手向身后的泉樱道:“梦雪小姐受惊了,在欢迎你的典礼上,让你受到波及,老夫真是悔疚得无地自容,这个……老夫新入主香格里拉,市民对我尚不了解,还有所误解,以为我过去的施政风格……呃,这个……”

  妮儿心中好笑,以石崇在艾尔铁诺的残虐作风,真可说是仇家遍地,上千万人恨不得生啖其肉,刺杀行动是家常便饭,在香格里拉遇到这种事,有什么好稀奇了?以前旭烈兀曾公开说过,会被人尝试行刺,是一个名人身分与地位的象征,看石崇的脸色,说不定也相信这一套,对于能够被人刺杀,还觉得沾沾自喜呢!

  泉樱也是同样的想法,正要说几句客套话敷衍,忽然听见那名刺客发出几声濒死呻吟。

  “梦雪……我爱你,就算死了,我也要得到你,我对你的爱……啊……”

  话没说完,被轰入体内的化石劲爆开,那名刺客肢体扭曲,当惨碎骨惨死,不过临死前所说的话,周围的人却已经听得清清楚楚,一时间整个场面安静下来,默然无声。

  泉樱虽然能保持清醒,不过也有一种喝醉酒的迷惘感觉,向身后的妮儿低声说话。

  “偶像歌手时常遇到这种事吗?”

  “我也不知道……以前梦幻几何没有红成这样子,大概梦雪学姐比较特别吧!”

  尴尬的方向,似乎一下子就倒了过来,侍从们忙着处理善后,拖走尸体,泉樱则是以典雅的动作,想向石崇表示歉意,然而,却有一名护卫人员跑来,向石崇拱手道:“禀告家主……不,市长大人,那名刺客原……原来是个女人。”

  “女、女人?梦雪小姐的魅力真是无远弗届。”

  即使是石崇这样的深沉老练,突然听到这样的消息,面色也不禁一阵古怪,就更别说彻底被震惊到的妮儿了。不过,他毕竟不是大惊小怪之人,马上就回复笑容,向部属命令。

  “来人,把这刺客给我乱刀剐了,什么人不好行刺,居然妄想伤害梦雪小姐,这不是摆明要我石崇好看吗?敢在老夫面前胡来的狂徒,一个个都不会有好下场。”

  似乎察觉自己说得太大声,石崇回头一拱手,笑道:“真是失礼,老夫太过心直口快,梦雪小姐千万不要在意。”

  说完这一句,石崇就率领着身后的一众随从,带领泉樱一行人进入香格里拉,而在重新登上马车之前,泉樱小声地和妮儿说话。

  “妮儿。”

  “什么事?”

  “这次的任务……我真的觉得好危险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