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
段评功能优化通知
发表 {{realReplyContent.length}}/{{maxLength}}

共{{commentTotal}}条帖子

已显示全部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查看回复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已显示全部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六章 石字世家

风姿物语 罗森 8603 2003.04.21 12:08

    局面生变,惊呼声在客人群中响起。十多名头戴斗笠,身穿披风的男子,迅速从二楼跃下来,一字形排开,其中一人将有雪踢了个筋斗,旁边一人朗声道:“皇家谕令,不得谈论贼人李煜的相关事物,违者就地正法。”

  在李煜与艾尔铁诺对峙关系到尖峰时,艾尔铁诺为免助长敌人声势,曾对国内下过禁口令,现在虽然关系和解,但有意无意间,仍没将此撤销。只是,此地是自由都市范围,艾尔铁诺的皇家谕令怎能管到此处?店中的客人们纷纷鼓噪起来。

  十多名男子一齐解开披风,露出身上穿着的土黄色袍子,和挂在腰间的厚背长刀,其中数人更立即动手,刷刷几刀,将四个靠得最近、喧哗声音又最大的客人砍翻在地。

  光天化日,当众行凶,十四名黄衣人却面不改色,彷佛早已习惯这作为,这时有人认出他们来历,不敢多言,悄悄对同桌朋友说话,没几下功夫,几十名客人一哄而散,连店里老板、伙计,见情形不妙,都躲进柜枱里求神呼天。

  兰斯洛见这十四人的打扮依稀眼熟,想起昨日入城时碰着的几人,低声对源五郎道:“这几个家伙是石字世家的人吗?”

  “是的。”源五郎道:“但却不是普通的石家弟子,你看他们胸口绣的石字是银色,那代表他们是专门侍奉石家干部的亲卫队。”

  兰斯洛看向他们胸口,果然是用银线绣着石字,问道:“石家和李煜也有仇吗?不然为什么这样大反应?”

  源五郎道:“石家的当家主石崇,是艾尔铁诺的第一军团长,李煜三入皇城时,与他激战,他一掌打得李煜呕血倒地,但李煜反击的一剑却打碎了石崇半条背椎,虽然抢救得宜,但还是半身不遂,所以石家中人恨透了李煜,每次听到这人,反应都像听到杀父仇人一样。”

  听书的尚且夺门逃命,说书的情况更是恶劣,有雪被追斩得抱头鼠窜,仗着手脚灵活,在桌椅下滚来滚去,暂免碎尸之厄,好不容易贴近同伴座位,立刻一把抱住兰斯洛大腿,大叫救命。

  兰斯洛心中暗叫晦气,现在正是该避免暴露身份的当口,这雪特人却把棘手的敌人引来,真是乱七八糟,但是,碍于同伴的情分,总不能任由他给剁成雪特肉酱吧!

  觑准位置,兰斯洛悄悄抽出配刀,当追过来的一名护卫队员挥刀下击,他随手挥刀往上撩去,凭着宝刀锋利,将厚背刀应声削断,刀势趁势直入,砍往来犯者颈边。

  亲卫队千中选一的身手亦是不凡,感到颈边一凉,惊骇中抽身后退,在利刃断喉之前,险险避过,伸手摸向脖子,湿滑滑的一片,再迟片刻便身首异处。

  兰斯洛微感诧异,他没打算下杀手,因此刀下的确留了力,不过,刚才擦着那人颈子时,手上却感到并非血肉之躯的硬度,使刀势略微受阻,否则那一下便该让他血染半边衣衫。

  对于自己的部下,兰斯洛绝对尽力保护,任何人想要伤害,都得要付出相当代价。

  见着有人出手干涉,石家亲卫队齐感惊愤,把目标转到这边。

  “好小子,竟敢阻挠大爷们办事?你是什么人?报上名来!”

  “哈!你们这班石头混蛋听好了,我们家老大就是威震大陆通缉榜的响噹噹大人物……”有雪见兰斯洛出头,胆色登状,站起放话,兰斯洛惊觉不对,正想阻止,他已骄傲道:“兰斯洛大爷是也!”

  兰斯洛与源五郎都松了口气,即使是白痴,还是有变聪明的时候!不然倘若雪特人报出“柳一刀”的大名,今天就更难脱身了。

  “兰斯洛?那是什么人?”“是哪一派的人物?没听过这名字啊!”

  亲卫队对瞧一阵,确认彼此都不曾听过这名字,那就绝对不是什么知名高手,他刚才那一下虽出手迅速,但也不见得有什么了不起,又用长毡帽遮掩面容,多半还是藏头露尾之辈,众人再互望一眼,达成协议。

  “胡说八道!什么狗屁东西!”

  “把他连那雪特浑球一起宰了。”

  喊杀声是必然的,但其中也有些蛮特别。

  “和他们同桌的那婊子样子好骚,别伤着她,宰了男的,女的留下来乐一乐。”

  听到这话的源五郎,无言地垂首长叹。男人生得太美,也是种悲哀?!

  翻脸动手是预期中事,看这批家伙的恶横模样,兰斯洛也觉得杀一个少一个,举脚踢翻桌子,仗着配刀锋锐,隔着桌板就是一刀横斩。

  “刷”的一声,桌板应声而破,配刀也顺势砍中一人肚腹,那种异样的坚硬触感又传到手腕,好像砍的是铁片而非人体,如果用的是寻常兵器,必难伤其分毫,但兰斯洛手上微略加力,利刀势如破竹,流利地将那人肚腹开了个大洞。

  兰斯洛微感诧异,他的敌人却惊得冷汗直流。石字世家的成名技,“大地金刚身”,是驰誉天下的护身硬功,能令身如钢铁,刀枪剑斧不伤。他们亲卫队更是精熟此功,寻常兵器万难伤体分毫,可是这人随手一刀,用的瞧来仅是凡铁,却能将练有大地金刚身的同僚断腰,莫非是个不露相的绝顶高手?

  趁着兰斯洛又杀一人,却给锁住手臂,不及回身,两名亲卫队使尽力道,从他背后砍下。只见鲜血溅起,但刀锋入肉不久便难寸进,跟着就是一道强猛内劲反激出来,硬生生震碎两人手腕,惨叫着跌倒。

  两柄刀坠地,已给反激力扭曲变形,成了废铁。

  如此功力,立即震慑住石家亲卫队。

  “哇!这小子好厉害啊!”

  “点子太硬,咱们收拾不了,扯风扯风!”

  “开溜!想得美。”兰斯洛怒道:“你们每个人先给本大爷背上砍两刀再走!”

  背上两刀伤得不深,但牵动内力的冲击却着是疼痛,兰斯洛怒从心起,挥刀直追,绝不让这些草菅人命的家伙全身而退。

  石家武学以大地金刚身为基,坚实稳健,主要战术是以守为攻,但是当大地金刚身被破,那就只能束手待毙。先天不利,加上目睹兰斯洛雄浑内力,亲卫队战意全消,纷纷四窜跑开,不敢面对这煞星。

  “混蛋!哪里跑?”兰斯洛吼着追上一人,那人虎急跳墙,回过身来反斩一刀,兰斯洛侧头躲开,举手一劈便制他死命,哪知这人肚腹忽然裂开,一样物件混着血肉攻向兰斯洛下腹。

  (偷袭?什么兵器?)

  不及闪躲,百忙中兰斯洛举起左臂挡架,手上登时一痛,继而麻痹,瞥目看去,竟是一条花斑纹的黄蛇,咬中了手臂。

  狂呼不妙,兰斯洛踉跄后退,又知道这类毒蛇剧烈无比,一咬牙,挥刀将那斑纹黄蛇连带手上小块皮肉一齐切下。那蛇凶悍之至,坠到地上,还立刻往兰斯洛爬去,想再攻击,被兰斯洛举手一刀斩成数块。

  “有一套,我这蛇儿七步断魂,阁下连退四步,还能挥刀斩了我的蛇儿,确实体魄过人。”

  冷笑声传入耳中,兰斯洛抬头望去,两名身着华服的男子,站在面前。那华服质料高级,镶金佩玉,宝石作扣,一见就知道价值不菲,只是,却给人一种没必要的奢华感,同时,这两个浑身江湖气息的人,也明显地与华服不配。

  一人手持一柄模样相当沈重的大砍刀,满面怒容;和自己说话的那人,面色异样阴惨白皙,活像刚从坟墓里爬出来,两臂上各缠着一尾蛇,嘶嘶怪响,引人注目。

  跑散的亲卫队聚起来,向两人行礼道:“七公子好、九公子好。”

  石家主人石崇,并无血亲,世家之名乃是广纳各地投效高手而成。他于其中选择十三名能力特出者纳为义子,江湖上称之为“十三太保”。这两人就是十三太保中的七太保石存和、九太保石存悌。

  为了这次与东方家的联姻,石家也派亲卫队跟随礼队,他两人甫一入城,听说礼队出事,便召与礼队同行的十二太保石存恕来此碰面。

  人还没来,听见楼下有人讲述李煜事迹,心头火起,命随行亲卫队下去杀了说书人,过得一阵没有反应,两人下楼查探,却见到亲卫队被人杀得七零八落。

  十三太保分属不同派别,七太保石存和,出身自云梦古泽的毒门,本是一名养蛇杂役,因为奸杀同侪妻女,畏罪叛逃毒门,且凭着一身用毒、玩蛇本事,在自由都市连作几票案子,给奖金猎人逼得藏不了身,后来往艾尔铁诺投靠石家,成了十三太保之一。

  他适才躲在一旁观战,见兰斯洛不提气、不使劲,单凭内力反震,便把两名亲卫队手腕震碎,钢刀扭曲变形,心中大骇,以为惹上什么高手,本想立即逃走,但多看几眼,发现兰斯洛仅是出刀狠辣、动作迅捷,虽然不俗,却和他显示出的高超内力差得太远,脑里立刻有了别的主意。

  (这人似乎不太会运用本身内力……嘿!一副乡巴佬模样,绝非名门子弟,多半是有了什么奇遇,得了这身内力。这内力在他身上真是浪费,要是把他擒下,用本门夺胎化骨大法炼化,我的功力岂非一日千里?!)

  越想越得意,便看准机会偷袭,还怕兰斯洛护体功力太强,于是先用独门喂养的蛇儿咬他一口,要是失败,立即逃走,现在一举奏功,心中大定,得意地笑起来。

  石存悌则大是恼火,被杀的亲卫队是他一手调教,事到临头却全不济事,自己白花了老大力气。

  “老七,我瞧这厮危险得紧,不如让我宰了他吧!”石存悌见兰斯洛脸泛黑气,站在原地喘气,生怕这人内力高强,逼出剧毒,打算先下手为强。

  石存和却另有计算,“不怕!我的蛇儿剧毒无比,这小子内力深厚,这才没有见血封喉,但没我解药,他就连根手指也举不起……”

  “你妈的才不举!”本该麻痹倒地的兰斯洛,虽然动作迟缓许多,却提起配刀,怒气冲冲朝两人斩去。

  计算失误,得意洋洋的石存和狼狈闪过,险些就给砍中。石存悌擅使刀法,见兰斯洛出刀带着老大破绽,冷哼一声,反手一刀还往他斩去。

  “噹啷”一声,兰斯洛举刀挡架,双刃交击,瞬间削断敌刃,直斩往对方胸口;石存悌大惊,急运大地金刚身救命,他功力可比亲卫队员高得多,兰斯洛砍着他胸口,割破衣衫,却无法伤及肌肉。

  石存悌暗喜,近距离重拳击出,想把这小子宰掉,石存和一旁惊呼道:“老九,这小子内力古怪,不能打啊!”石存悌想起兰斯洛适才内力反激扭铁成曲的本事,登时吓出一身冷汗,强力收回拳头,往后连跌几步。

  “不要慌!这小子只是蛮力发作,回光反照,没多久就要躺下了,唉唷!”石存和大声嚷嚷,谁知兰斯洛越战越精神,差点一刀就斩中他。

  石存和大叫奇怪,难道这几天榨取蛇毒榨得太厉害,毒力不足,所以才毒不倒这小子?他又怎知兰斯洛自小生长于荒野,更被精心训练过抗毒本领,虽然不是百毒不侵,但面对各类毒物都有一定抵抗力,加以内力深厚,立时便将蛇毒镇住。

  双方于是形成了一场拖延战:石存和、石存悌武功都远高于兰斯洛,却畏惧他的恐怖内力,不敢攻击,想用兵器、毒蛇,兰斯洛又反应极快,凭着刀利,将来物一一削断。

  兰斯洛想抢攻,但大地金刚身的是当代奇功,任他怎样狂斩,就是无法伤及对方肢体。

  你攻不得、我攻不破,局面顿时显得混乱,但兰斯洛毕竟居于下风,时间拖得久了,蛇毒渐渐令肢体麻痹,破绽丛生,一个大意,又给石存和偷袭成功,驱蛇咬中小腿。

  (王八蛋!难道本大爷今天要栽在这里?)

  忙乱中审视周围,自己被团团包围,原来坐处只见雪特人抱头躲在桌下颤抖,源五郎却已不知上哪去了。

  (混蛋!三个畜生与本大爷称兄道弟,出了事不是缩头当乌龟,就是跑得比兔子还快,全都巴望本大爷丢了性命!)

  “一群废物!”

  在二楼楼梯口,某只兰斯洛口中的废物,正冷冷注视楼下的混战,轻蔑地低语。

  称自己口中的至交好友为废物,见其遇险,花次郎却没有半点想要救助的意思,只冷笑道:“自由都市真是个不知所谓的地方,无端一场地震,连个乡巴佬都会变成高手……石家的废物也是没用,本来还以为能让我看场好戏的……一群废物!”

  数月前,自由都市地带发生一场莫名大地震,山崩地裂,岩浆喷发,毁灭性的灾害,对各地损伤均重。奇怪的是,地震结束后,自由都市许多水准以上的武者,功力不知为何都突飞猛进,跃进的程度连他们自己都不敢置信,其中不乏一些本来武功低微的小人物,一觉醒来,发现自己忽然暴增几十年内力。这些不知是奇迹或是荒谬的事件,立刻为自由都市造成混乱。

  长年旅居自由都市,花次郎以冷笑的态度旁观这一切,在他眼中,那不过是性喜嘲弄世人的造物主,又一次的荒唐之举,不过,昨天在长街上见着的几件事,确实让他颇感疑惑。

  其中一事,是兰斯洛一举震溃火墙的猛霸内力,虽说地震震出不少无名高手,但功力强成这样的,倒是前所未见,加上自己在兰斯洛的内力中,感觉到一丝与东方家武学相似的熟悉,好奇之下,寻迹追来。

  他一眼就看破这乡巴佬般的小子,绝非当前通缉榜首的淫贼柳一刀,花次郎于是存着玩闹心理,故意冒认,争取接触机会。

  与兰斯洛交手时,花次郎已探过兰斯洛体内真气脉络,果然自己所料无差,那内劲与东方世家武学有几分相似,像是脉于同源,但却较之强横霸道了不知多少倍。

  疑惑仍在,但却已失去和这无聊废物厮混的耐性。说到底,目前自己对于和人相处这种事,已没什么兴趣,和一个言语无味的乡巴佬、雪特人维持笑脸超过一刻,已是很大的努力了。

  瞥一瞥楼下光景,兰斯洛给人逼至角落,连续两记拼命招数,又将敌人击退。

  “斗志不错啊!废物,再多撑一会儿,看在与你称兄道弟几声的份上,我过几天劈了这两块垃圾石头给你报仇。”

  花次郎冷笑低语,转头欲走。蓦地,他停下动作,背后感受到的视线,令他心中一凛。

  虽说没有刻意留心周遭,但有人能避过自己感知,无声无息来到背后,这的确不简单。

  “源五郎吗?你老大快给人劈成两半了,你不去帮手,上来做什么?”

  要不留空隙地转身,是件简单的事,但这样一来在气势上会输人一截,自己的个性,还是比较喜欢采用反攻类的作法。

  而后方响起的,是预期中的声音。

  “花二哥真爱开玩笑,小弟武功低微,当然只有上来搬救兵的份,您武功高强,柳大哥又是您多年旧友,您看到老朋友给人追斩,为何只是站在楼上学人贱贱笑呢?”

  花次郎转身,眼光严厉地扫过倚墙而立的源五郎。仍是那么一副纤弱的女儿家模样,但这时的源五郎,眼中却还蕴含着一股谋定后动的沈稳,内中更有一股锐气,让典雅升华成高贵,柔和转为英气,过于女子气的长相变为威风凛凛的男性俊美。

  这么美的男性,换做别人或许会打从心底轻视吧!可是花次郎不会,他从源五郎的转变想起了另一个人,不知算直觉或是经验,花次郎有一种预感,眼前这人很不好应付。

  事实上,自己之所以花时间与两个废物厮混,这娘娘腔人妖也是原因之一。

  “肯露相了吗?我还在奇怪,你要和那两个废物装废多久呢?”花次郎冷笑道:“你的武功低微?那昨天东方家就不会闹得手忙脚乱了。我不知道你对那两个废物有何企图,如果你想要他们不死,还是自己出手吧!”

  “花二哥哪的话,下面打得那么乱,随便插手很容易见血的,小弟最是胆小,见不得鲜血,可是花二哥就不同了。”源五郎随口述说,辩才无碍,与和兰斯洛相处时的低调沈默大不相同,“凭着您这当代名剑的威名,底下的人听了还不知难而退?就可以不流血解决事情了。”

  “什么名剑?你又在胡说些什么?”面色低沈,花次郎的语音整个冷峻了起来。

  无视于直逼而来的寒意,源五郎笑道:“风liu花二少,惊剑石头城!您当日在金陵练剑时,技惊四方,号称是五十年内最被看好的新人之一,又是近年来李煜剑下唯一生者,名剑称号当之无愧啊!”

  花次郎冷哼一声,不去理他,源五郎又道:“唉呀!时间紧迫,兰斯洛大哥快撑不住了。花二哥,不如我们打个赌,若我侥幸赢了,你就出手帮下头解围如何?”

  “我为何要答应和你打赌?”

  “你会答应的,因为传闻中的花风liu,是个常在赌坊、妓馆流连,酷爱刺激的人。”源五郎道:“我不是魔导士,也不会读心术,但我现在猜三件你心中想的事,如果猜错,脑袋送给花二哥当球踢,倘若猜对,您就负责保护兰斯洛大哥周全,如何?”

  横竖是举手之劳,心中也想看看这小子怎样赢这赌约,花次郎不作声,默认了赌约。

  “好,第一件事,您一定在想,为何以东方家的排外性,会这么没由来地和石家联络上,甚至联姻起来。”

  花次郎一愣,自己当初是曾为此事纳闷,甚至来到暹罗,想看看究竟,但这小子现在却是存心扭曲话题,从猜自己心里想什么,变成猜自己曾经想过的事。

  “好家伙,想在我面前取巧,你以为我会认帐吗?”

  “光这样当然不够,可我再奉送一个资料,您就会认了。”源五郎笑道:“我可以告诉您,这次的联姻只是表面,东方家被这次地震伤害甚大,因此打算与石家合作,开发兵器,交易买卖,就要趁这次的婚礼来订约。”

  “笑话!谁知道你是不是信口胡诌,怎么我从没听过此事。”

  “信不信由您,时间自会证明一切,我只管说,您若是不相信,大可学我一样,冒险夜夜去偷听!”

  无视花次郎脸色狐疑,源五郎迳自道:“您想的第二件事,大概是小弟的出身吧!”

  花次郎瞪着源五郎,心内不禁对此人重新估计。

  昨天长街上一片混乱,没有多少人能清楚描述事态,但是,自己可是把九成变化看在眼里。

  在东方家高手击出火墙之前,以歌女身份端坐的源五郎,面无表情地凝望外头,在没人注意的当口,趁隙发了三招。

  两剑一指,第一招是白鹿洞的“天光云影”,第二招是白鹿洞的“河山铁剑”,这两招隔空剑指,打乱了东方家在花轿旁的护卫,也让东方家预伏的高手措手不及,场面才失去控制。而抢花轿的白衣小子,趁乱逼近,可是却被围住,闯不出来,他又发了第三道指劲,荡开左右兵器,助他脱险。

  “天光云影剑”、“河山铁剑”,都属白鹿洞三十六绝技,源五郎年纪轻轻,顶多不过百来岁,能两样兼修,殊不简单;不过,最后那一指却是惊动自己的焦点,让自己心生好奇,追随其后。

  花次郎道:“说出身吗?你到底是什么人?与西王母族有何关系?西王母族千多年未现人间,你又怎地会使‘绕指柔红’?”

  源五郎一笑,叹道:“这可得问我师傅了,他老人家只管教,我作徒弟的在一边学,哪知道师傅教的是什么?又怎么晓得还有这么多典故?”

  花次郎一怔,道:“你师傅?难道你想说自己是白鹿洞门下吗?”

  学剑于白鹿洞,花次郎对于内中一切无不熟悉。三十六绝技向来非白鹿洞嫡系门人不传,能同时兼修两门绝技者而有成者,当世不过二十人,而且这二十人自己可说无一不识,可是哪有白鹿洞门人会兼学西王母族武学,又会教出这等鬼徒弟的?

  “这当然,我师傅是白鹿洞顶尖的人物,说出来怕你不相信,现在时间紧迫,就不说了。”源五郎轻轻带过,道:“您第三件想的事是……”

  “且慢!”花次郎喝止,和这小子的对话,让他越来越有被算计的不快感。

  花次郎道:“我们赌约定得不清不楚,让我吃了大亏,先前两样你取巧混过,我也认了,现在的第三件事,我要你猜猜看,我心里正想着什么事,失败了,你就准备付赌债吧!”

  “您的亏已经吃了,现在反悔也太迟了。”源五郎笑道:“至于您正想着什么……瞧您横眉怒目,杀气腾腾,莫非您正在想,若于此时出剑,能不能在小弟身上连刺十八个窟窿?”

  “这次猜对了,去找阎王讨彩头吧!”

  “啥!猜错也刺,猜对了也刺,您做事好没原则啊!”

  兰斯洛在底下战得正吃力,面上又黑又紫,若非内力护住经脉,早已毒发身亡了。

  “别给他吓倒,这人已是强弩之末,撑不了多久,马上就要倒下了,千万不可让他跑了。”

  石存和呼斥在旁包围的亲卫队,自己心中则满是错愕。那毒蛇是自己专门喂养,解药也只留在自己手中,不曾外泄,这大个子既然不是预先服了解药,怎么给毒蛇连咬几下,还能硬挺到现在。

  糟糕的是,他脚步固然是摇摇欲坠,可是情急拼命,手上挥刀却越来越狠,杀得众人汗流浃背。他们都不是初出江湖的新手,却从来没遇过这等怪事,自己一干人的武功比这人强得多,人也多得多,照道理早该将他收拾了,但打到现在,人多的这边虽是一直占着上风,但每当兰斯洛冲来,不敢贸然还击的他们,只有往旁避开的份。

  如果撤开一条路,让兰斯洛往外杀出,那么就不必辛苦地在这对峙了;但是,石存和对于兰斯洛那身内力的贪念,却始终放不下,弄得现在进也不是,退也不是。

  苦战中的兰斯洛,仍留意周遭,始终找不到空隙突围,郑巧与趴在桌下祈祷的有雪目光一对,发现雪特人眼中大有担忧之意,心中慨叹,在这紧要关头,旁人全跑光,居然是这雪特人对自己仍有几分忠诚。

  正当这场闹剧似的混战,像要漫无终点地进行下去,二楼忽然传来呼喝、爆炸声,白色浓烟迅速弥漫住整个二楼,更微微往下散布,接着一下闷哼,有样物体急速坠下。

  兰斯洛视力极佳,立刻便看出那是个人体,重重摔落地面,把地板击出一个凹坑。这时石存和、石存悌也已看出,只是此人来得奇怪,一时不知是敌是友,心中严加戒备。

  那人身手极佳,坠地撞击虽重,他立刻跃起,挥手便是一剑,蓝光闪电似地划过,瞬息斩了一名身边的石家亲卫队。

  这时烟雾渐散,连趴在桌下的有雪也已看清,喜嚷道:“花二哥,是花二哥来救我们了,我们有救了!”

  

举报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
段评功能已上线,
在此处设置开关
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