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五章 公瑾之秘

风姿物语 罗森 7251 2005.03.03 15:44

    艾尔铁诺历四二二年七月艾尔铁诺玉龙山

  乍见忽必烈现身,公瑾难掩惊愕之情,但是看周围不住涌出身穿软甲、手执重型兵器的兽人部队,他脑中也迅速组织出状况,明白对方多半是趁蒋忠等人举事的时候,学自己这般“共同”行动,作为掩护,当白鹿洞情报人员的目光全被奇袭队吸引时,全没注意到真正的大老虎正悄没声息地偷扑上来。

  这里是艾尔铁诺,白鹿洞势力最强的地方,想要完全做到无声无息,那是不可能的,但如果一个领导人计划缜密,利用其他事件引开白鹿洞的目光,自己带领手下趁机潜入,攻白鹿洞一个措手不及,这种事仍有可能发生。

  只不过……公瑾还是有点怀疑,这件事难度极高,自己自问无法做到,单单只凭忽必烈一个人,可以这么把白鹿洞玩弄在手上吗?

  “白鹿洞在艾尔铁诺呼风唤雨,好大的威风,但天下事高不过一个理字,就算有强人撑腰,世上也没有哪个强权能真正一手遮天,云缝里终究会透下光来。”

  忽必烈一抖手,甩去刀刃上的鲜血,把那柄厚背长刀收回腰间刀鞘,顾盼生威,却对地上的尸首看也不看一眼,似是鄙夷至极。

  “如果以为白鹿洞什么事都可以恣意妄为,那么就未免太小看天下英雄,也太看我们武炼男儿不起了。元气地窟事关重大,是风之大陆人共有的资产,不是白鹿洞操控局势的工具,今晚各路人马已经汇集玉龙山左右,保证会给白鹿洞一个千年难忘的惊喜。”

  公瑾眼看忽必烈发号施令、调兵遣将,井然有序的整齐与迅速,犹胜自己昔日治军,不由得心中暗自佩服,知道那正是自己所欠缺的霸者气度,而听他说各路人马来到玉龙山,显然动用的人手还不少,就不知道究竟来了些什么人。

  “公瑾,我们不要浪费时间了,你对白鹿洞的布置与作风最熟,今天我和我的儿郎就由你调度,这样不会造成指挥混乱。”

  口称“公瑾”,忽必烈的态度亲匿一如相交多年,而他所表现出的气度,更是令公瑾暗叹了得。尽管这确实是最合当前利益的做法,但有哪个领袖肯把自己的部队就这么交给陌生人遣调?

  “这点你不用多虑,我们并不是陌生人啊!你和我妹妹成婚,你就是我的妹婿了。”

  忽必烈微笑着侧过头,对周围手下喝问一声,“儿郎们,你们愿意把性命交给这个男人?交给小乔的丈夫吗?”

  一句喝问,回答过来的是震天巨喝,团团包围住这里的千余名兽人齐声叫喊。

  “愿为小乔公主效死!”

  如雷般的咆哮吼声,显尽他们的情绪激昂,也代表了小乔在他们心中的地位;从那隐含怒意的吼声里,公瑾似乎能够感觉到,当小乔被鬼夷人放逐的消息传到武炼后,这些视她为姊妹亲人的兽人有多么愤怒与不甘。

  举目四望,接触到每一双兽人的目光,发现都是那么真诚,那么急着想做一些事来报答,公瑾顿时一阵感动,单从“小乔公主”四字,便可以想见当年小乔在武炼是如何照顾这些兽人,又是如何受到他们的爱戴。

  超越族群与立场的爱,并不是不可能的……你已经做到了,小乔,你真的做到了啊……看看你这些兽人同胞吧,他们对你是这么敬重与爱戴,你的梦与理想,在他们身上实现了啊!

  公瑾不是一个很热情的人,但冷漠的他,这时却为兽人们的态度而喜悦。解释起来或许很奇怪,然而他确实觉得,能成为小乔公主的丈夫,似乎也是一件很荣幸的事。

  但感动之后,公瑾的理智发现一件事情不妙,这些兽人太过情绪激昂,刚才那声吼叫如同震天雷霆,响遍夜空,玉龙山上的十万鬼夷族大军哪会察觉不到?若是被十万军队联合围攻,这里寥寥千人,逃命都还来不及,哪能做什么事?

  这个忧虑正要出口,一声比刚才齐声吼喝更响的轰天爆炸,连同无数惨叫与人马嘶鸣,一起从玉龙山北面传来;只见一道数十尺高的血红菇状火焰冲天升起,照亮整个夜色,跟着就是十数次同等规模的爆炸,将整个玉龙山震得土摇石落,飞沙漫天。

  “轰隆隆~~~轰!轰!轰!轰!”

  连环火光冲天,灼热气流扑面而来,公瑾不用问也知道,这十多次爆破发生的位置,肯定是鬼夷族的军营所在,给这么一爆,不管正在警戒或是睡梦方酣,鬼夷人肯定死伤惨重,无怪忽必烈有恃无恐,原来已经埋伏下了这么厉害的后着,但到底是哪些人马在做这种背后支援?

  “忽必烈兄,外头到底是哪路英雄在……”

  “何必在意?公瑾,我新认识的一位恐怖分子前辈说:天下英雄……是一种永远都死不完的生物。”

  忽必烈说着,仰首大笑似乎非常开心,连公瑾都感受得到他那预备大干一票的决心,刚想对他说话,眼角却瞥见红影一闪,登时想起全场中最危险的那名白鹿洞子弟。

  胭凝身形一闪即逝,化作一道红色急电,转眼间就攻到忽必烈身前,掌劲骤吐,力若沉雷,直破五岳而来,要试试看这个新得到武霸称号的男人有多少本事。

  自从忽必烈现身以来,就一直表现得狂霸自信,似乎不把旁人放在眼里,胭凝对他盛名如斯,早想出手一试,见他连那柄豪刀都收入刀鞘,心想武炼刀术首重霸道威猛,任他刀法再精,出鞘入鞘总是不免有空隙,正是最佳的试探机会。

  重掌当头击下,忽必烈的大笑仍然刺耳,但手上的精光却乍然迸现,刹那间的雪亮厉芒胜过百万水晶,斩裂刀鞘,像是一尾冲天流星般的劈向胭凝。

  直到此时,公瑾和胭凝才体会到这个巨汉的厉害手段,他从现身以来,就一直以种种手段诱人出手,本身刻意以静待动,而他所使用的技巧,竟是一种流传于海外的偏门拔刀术,以拔刀时的爆发力倍增速度,瞬间碎鞘而出,把杀伤力催升到高峰,至强至刚地斩杀敌人。

  胭凝一下出手无功,反而误入敌人的杀意陷阱,心中强自镇定,两手一翻一转,往疾斩而下的刀刃拍击过去,待要拍实,却惊觉刀上锐气强得异乎寻常,当真要空手夺白刃,恐怕双掌一拍实,立刻会被割出见骨伤痕,当下惊出一身冷汗,百忙中急变掌势,一式“春雷乍吐”,双掌豁尽全力,从侧拍歪刀刃走势,利用这丝空隙,自身高速后退,躲避锐锋。

  白鹿洞轻功非同等闲,胭凝自问已经退得极快,理应避过敌人刀气范围,哪知道两络发丝飘坠下来,跟着右边肩头、手腕轻微刺痛,铠甲竟不能完全抵挡刀势,被其创伤,心下不由得大吃一惊。

  “轰!”

  又一声爆炸,距离众人已是极近,满天尘泥在火焰喷发中洒了下来,众人却似浑然不觉,只看着地上被忽必烈所斩出的七尺刀痕,那种破裂地面的可怕痕迹,代表着那一刀之威,更再次证实了麦第奇家新任主人的力量。

  “刀刃一闪,伤敌四处……王字世家的独门柔刀,武炼刀法果然有些名堂。”

  胭凝反手点穴,止住肩脖与手腕的四处出血,淡淡点出了敌人刀术门路,也暗嘲麦第奇家主人却使用王家刀术的问题。然而,胭凝自己也不得不承认,就算是当今王字世家主人亲使,也未必能够一击发出四记刀气,伤己若此。

  “武炼刀法的精妙之处何止如此,今日让你白鹿洞的井底之蛙开开眼界,知道不是只有你们一家能够称雄武道。”

  忽必烈的笑容无比豪迈,大步一迈,笼罩全身的刀气卷动地上风沙,滚滚缭绕,随着扬刀迈步的动作,整个人像是一头振翅欲飞的九天大鹏,气势霸道惊人,偏生又细腻得找不出一丝空隙。

  “忽必烈兄,这一仗请交给我,你手下的儿郎只有你指挥,效率才最好,玉龙山的元气地窟,必是由此入口而进,一切交给您了。”

  公瑾的话,阻止了这一战的进行,忽必烈一声号令,兽人队伍迅速随着他抢入山壁洞窟。但在忽必烈率众离去之前,他在公瑾肩上一拍,悄悄示意,告诉他这名女子不弱,之前那一刀,忽必烈蓄劲已久,本欲一刀就置其死命,哪知道她不轻不重地迎掌一拍,不但卸去致命刀斩,还震得忽必烈右臂酸麻,佩服对手掌力了得。

  足以干扰战斗进行的人全都离开,又回复到两名故旧友人对峙的局面,他们没有再尝试说些什么,直接就拔剑相向,透过战斗来做实际的心理接触。

  这并不是他们两人首次交手,只是之前的比武试招中,两人的武功相若,很难分出确实的胜负,但这次却有所不同,胭凝的武功似乎在这两年半中突飞猛进,甫一交手,就以压倒性优势逼得公瑾反攻为守,几乎还不出手来。

  (……没这可能,这两年之间我从未懈怠,如果照正常程序估计,胭凝不可能得到如此长进,一定有什么外力辅助……)

  公瑾的剑法虽不如忽必烈霸道,但白鹿洞的王道武学,越是久战越能发挥长处,尽管整个被胭凝压在下风,一时间却不露败相,再斗数回合,公瑾登时明白胭凝力量大增的理由。

  那套赤红色的邪异铠甲,就是小乔当初的博爱圣铠,只不过脱离原主人的驯服掌握后,这套出自魔族名匠手中的神器,与神圣两字没有半点关系,重新变回了妖异诡邪的真面目,在倍增了胭凝抗击力之余,也让她力量有了近乎倍数的成长。

  (博爱圣铠只是提升抗击力,平等神锤才有倍增攻击力的效果,一定改装藏在这套铠甲的某处,要特别小心……)

  公瑾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应战,尽管一直落在下风,但他索性放弃所有攻击机会,完全以抵天三剑进行防御,胭凝虽然也会使,却对这套陆游赖以成名的神妙剑术无法可施,任她连环攻击如怒雷狂涛,可是公瑾抖手挥洒,把长剑滚成一片雪亮虹光,两脚就像生了根似的,牢牢踩在地上,一步也不移动。

  “胭凝,你现在的样子,没有过去好看啊,这种怪异的打扮,小乔看了一定很失望。”

  专心防御,公瑾大有余裕去另打一场心理战。今晚的事件是由白鹿洞操控,胭凝肯定知道不少内情,如今现在宿老已死,只要己方能够争取到胭凝,再收拾掉未来宿老,师父不能长时间离开后山冰窟,事情就可以说是解决了。

  “你从前说过,帮白鹿洞卖命不会有好下场,为什么你还要和他们合作?我和小乔的离开,当真带给你这么深的伤害?”

  当公瑾静静地问出这句话,胭凝心中不禁泛起一丝苦涩,假如这个男人不是这么了解自己,那就好了,过去的长时间合作,让自己和他太过熟悉彼此的心情,那种默契让两个人只要一个眼神、一个动作,就能够明白对方的意思,即使是那些想要藏住的心事都无法遮掩。

  “当时的情形,我和小乔只能选择那么做,但平心说来,我们确实有对不起你的地方,尤其是我的过错。如果没有你留在鬼夷人军中,小乔一定不肯离开,让你做出这样的牺牲,我很对你不起,但我当时确实认为,鬼夷人对你非常拥戴,你成为联军的领袖,应该不是一个太坏的人事方案,有你在,就可以把小乔的梦想与努力传承下去……”

  “你错了,梦想只有在共同拥有的时候,才有意义;一旦梦想变成单独拥有,剩下来的就是梦魇!”

  重掌挥出,胭凝似乎被挑起心事,声音一下子提高许多,连带出掌都增添几分狠意。

  “起初我也希望你们能够得到幸福,所以才接下这个领导工作……”

  但领导者的位置并非想接就可以接,也不是只要决事果断,够蛮横霸道,就能把一切给做好。接下位置不久,胭凝很快就发现了自己的困境,面对联军内日益激烈的种族冲突、艾尔铁诺与白鹿洞的着着进逼,她只要下一个命令,就会衍生出更多问题。

  武道上的无双才华,并没有办法帮到她什么,周围没有一个人能够分担她的喜乐,在肩头压力越来越沉重的同时,白字世家又理所当然地撤除所有支援。后勤与粮食马上出现问题,但继承小乔理想的干部们却坚决反对掠夺,捍卫义理的同时,全然看不见马上要面临的粮食压力。

  “我不是你,我不是小乔,我没有她那么伟大的胸襟与坚持,也没有你的统军才干,我只是一个武功够高的屠杀者,那些家伙在我面前吵吵闹闹,我只想把他们全杀了!”

  刚开始,自己还可以忍得住,用理性强行去压抑,告诉自己不可以再重蹈覆辙,偏离好不容易走上的光明之道。但是当每个晚上都从梦中惊醒,梦中的自己先是站在一片血海,表情冷酷凶残得像只野兽,跟着周围画面就变成深刻的黑暗,什么都看不见,一如自己的过往与未来命运,那时,自己就知道一切该要有个抉择。

  “所以我把所有头脑清醒的人全都驱逐了,剩下来的那群疯子,整天想着找死的事,既然他们一心想要毁灭自己,我就给他们毁灭吧!白鹿洞已经安排好了,今晚他们就会全都被消灭在这里,从今以后,再也没有鬼夷族,再也没有鬼夷族与其他种族的相处问题了!”

  “但……胭凝,那些要死的人……是和你流着相同血色的同胞啊!”

  公瑾轻声说出的一句话,却似乎挑起了胭凝心头的最痛。当那刮面生疼的掌风,逼得自己气息不顺,公瑾才惊觉胭凝之前可能都还有所保留,不曾全力以赴。

  “同胞!就是这些同胞,让我要在那种环境里头一路爬上来,这些见鬼的同胞给了我什么?我现在就把该给他们的东西一次给清!”

  胭凝的掌劲骤增,整个杀伤力如排山倒海般狂增过来,而当胭凝手中出现了一柄短锤,滔天邪气如同怒海狂潮奔涌,刹时间把附近空气一举抽掉,冰寒刺骨,逼得公瑾甚至喘不过一口气时,他就知道自己接不下这一击。

  抵天神剑号称天下第一守招,却并非真正完美,如果双方力量差距过大,被敌人恃强压倒,再好的守招也会被破掉,这点陆游已经在孤峰之战有过体验,并且告诫过弟子,此刻公瑾一见到胭凝的声势,便晓得自己势难守住这一击。

  胭凝这一击足足强过自己数倍,如无意外,自己会在接触这一击的短暂时间内,被平等神锤所爆发的五岳神雷给打得支离破碎。不能力敌,就只能取巧,但该如何取巧?自己生平所学的每一招、每一式,有哪一套武技可以让自己逃出生天?

  一招一招的白鹿洞剑术,在公瑾脑中飞快闪逝过去,那些秘笈中所记载的东西,这时候都变成了派不上用场的垃圾。当脑内的思想不受控制,公瑾反而想起一些早已忘掉的小东西。

  那是自己初入门时,师父亲自指点自己,把白鹿洞入门的古圣十二剑重新演练。诸如此类的画面还有很多,全都是师父纠正自己剑术的错误,督促自己辛苦练剑的回忆,最深刻的是某年腊月,师父以虚化影像外出,要自己一一试演所会的剑技,但在自己演练的过程中,他站在一旁,淡淡地从雪地里拾起一朵飘落的白杨梅,凝视不语,似乎在回忆些什么。

  ※※※

  “你的剑技已有颇深火候,照理说,为师应当高兴,但……公瑾你须谨记,过去我教你用剑者要心存正念,却没有对你说,持剑者容易过于决绝,若是出剑如处世,纵是毕生守正不阿,遗憾也必定很多,所以你要多体会刚中藏柔的道理……”

  一番话说完,师父折下沾雪梅枝,向自己试演太极剑中劲断意不断的道理,梅枝挥出,黏住朵朵雪花,雪花片依次递增,竟然形成了一柄柔软强韧的雪鞭,刚柔无定,纵横挥洒,方圆十丈之内竟没有半片雪花能够落地。

  ※※※

  (劲断意不断……剑不可尽,刚中藏柔……)

  想到那柄似剑非剑、若鞭非鞭的奇剑,公瑾隐然有所领悟,只不过他这一剑还递不出去,胭凝这记猛攻的气浪太强,攻势近乎完美,没有破绽可寻,如果要强行反攻,最多也是拼个两败俱伤。

  公瑾手中长剑再次握紧,蓄势待发,整个心完全静了下来,滔天气浪犹如狂风吹雪,令他在这满天朱红邪气中,很艰难地找着一丝破绽。

  (那是……)

  一串晶莹光华,雪亮灿烂,在满天朱红邪气中显得分外闪亮,虽然渺小,但却令这红色杀阵出现一丝缺口,出现了公瑾所寻找的破绽。

  “中!”

  公瑾毫不犹豫地出手,带着他最新领悟的一剑,延劲为鞭,在与汹涌敌劲交撞时,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,巧妙地荡歪了平等神锤的方向,同时在胭凝手上画出一道深深血痕,令这强猛狠霸的沉雷一击不攻自溃,逆走的劲道无处宣泄,登时迸裂腕骨。

  “你输了,放弃吧!”

  一剑得势,公瑾的变招快如闪电,像是一条急窜起来的毒蛇,停点在胭凝的咽喉,稳稳把握住这一仗的胜利。但在长剑贴着肌肤的瞬间,公瑾的动作顿住,明白自己破招的那一丝破绽是什么。

  那是一道雪亮晶莹的泪珠!

  在平等神锤打下的时候,持有它的人已不知不觉地有泪;因为心乱,所以招式也出现破绽,这才被公瑾找到机会,一招破解了这本已大乱不堪的邪红杀阵。

  看到那串泪珠,从苍白的面颊上流过,公瑾没有半点战斗yu望,不假思索地收剑回鞘。自己并不会忽必烈的拔刀术,如果胭凝把握近距离出手,自己一定会吃上大亏,但自己却深信她不会再出手,这一仗已经真正了结了。

  “你说……独自拥有的梦想是梦魇,现在我替你把梦魇打破了,你从现在起自由,不用再为谁背负些什么,也别再与白鹿洞牵扯在一起,去过你自己的人生吧!”

  从落败受伤的那刻起,胭凝就像是失去灵魂,双眼无神、浑浑噩噩地站在那里,对公瑾的说话毫无反应。赤红色的血发仍在飘扬,可是笼罩全身的邪气已经不见,看来落寞而无奈,就像是当年那个白衣若雪的孤寂女子。

  公瑾担忧忽必烈那边的状况,转身预备离去,后头却传来一声很轻很轻的低语。

  “等一等!”

  公瑾听见了胭凝的话,停下了脚步,但却不知道胭凝会说些什么。

  “公瑾,鬼夷族的事情,相信长年注意他们的你深有了解。鬼夷族是由人类与魔族混血而生,两种不同的血脉,在同一个身体里常常发生排斥,令下一代产生突变,所以鬼夷族出现奇人异士的机会很高,有些是武学天资超凡,有些是得到不寻常的异能……”

  公瑾知道这件事,但不知道这件事与现在有什么关系,为何胭凝要在这时候提起。

  “你知道我是鬼夷人,但某件事你可能从来都没有察觉到吧?我从鬼夷血统中遗传到了某种异能……我可以读心。当我与人两唇相接的时候,我可以读出他的思想,他的意识……所以我一早就知道小乔的身分,使用三神器会有什么问题,我也晓得……”

  胭凝那个让人不敢恭维的特异喜好,现在有了解释,但曾经与胭凝亲吻过的并不只是小乔……

  想起了一件事,公瑾身躯剧震,急转过身,回望向身后一脸冷漠表情的胭凝。

  “所以……公瑾,你真是一个伪君子!”

  无比沉重的三个字,重击在公瑾心头,那个感觉并不好受,可是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,只是以严厉的表情望向胭凝,沉默地接下这三字控诉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