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二章

风姿物语 罗森 9478 2005.10.10 09:32

    大魔神王现身于人间界的初战,成果远比预斯中丰硕,虽然付出的代价极大,却成功搏杀白起、李煜两大强敌,如果再算上这场决斗中的武学进益,对胤祯而言,这仍是一桩足以抵过五百年苦修的好买卖。

  不只是胤祯,身为第一皇子的旭烈兀,也在这一战中显露不凡光彩,几乎将雷因斯一方的主战力一网打尽,如果不是因为一点计划外的小纰漏,魔族在现身人间蚧的首日,就能够彻底消灭人类的反抗主力了。

  要追究这个小纰漏的发生,就必须把时间倒转回去看。在李煜仍与胤祯发生激战,泉樱花等到人留下阻敌时,有雪与爱菱面临了很困难的抉择,特别是爱菱,她对于这种执政同伴独自逃跑的事,极为陌生,甚至还是第一次意识到,如果自己与这些伙伴在此分离,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了。

  爱菱能够由自己多带一两个人逃跑,但却被泉樱与源五郎断然拒绝,因为这次不是单纯的撤退,尾随在后的追捕者,实力强得超出想象,如果执意多带人走,最后只会所有人都走不了,落得全军覆没的下场。

  “把仅存的战力集中,替未来留下希望的火炬,这就是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事了。”

  源五郎这样子向爱菱说着,让爱菱背起兰斯洛,随有雪一起遁地离开。不过,走了没有多远,她们就在地底停顿下来,因为敌人已经来到附近,如果执意在这个时候赶路,一定会被敌人的天心意识搜索到,功亏一篑。

  而当旭烈兀开始逼问逃逸者下落,身在地底的兰斯洛也清醒过来,听有雪与爱菱解释两句后,他大致明白情况了。

  “荒唐!怎么会有这种事!”

  兰斯洛急怒攻心,就要站起身来,回去救人,但是才一使力,已经透支体能的身躯承受不住宅区,马上就是一口鲜血狂喷出来,整个颓然倒了回去。眼前一黑,险些就此晕去。

  不能晕!不能再推动意识!要是在这种时候昏迷不醒,那就真的什么事都做不了,只能任由不幸发生了。

  兰斯洛强韧的意志力,让他挺过昏去的危机,但他却更需要转机。连运了几次气,丹田之中空空如也,半线真气也没有,好像刚刚结束了一场千日战争,第一处肌肉都是说不出的疼痛。

  自己做了什么吗?听有雪转述源五郎的说法,自己好像与大魔神王打了一场很猛的战斗。可是自己的记忆,只到那个诡异的白袍女子出现在眼前,就完全断绝,一点都记不起之后的事;不过,脑袋忘掉的事,身体却还记得,从这种极度酸痛的感觉来看,确实是刚刚打过一场激烈战斗。

  (唔,想这些没有意义,还是赶快回复战力比较重要。听说李老二也回来了,这小子强是很强,但也是一副*不住的样子,要是我不快点出去,说不定连他也一起被敌人宰掉……再说,当人老大的,怎么能坐在这里等人掩护?)

  兰斯洛自知不是什么聪明人,所以把自己的状况告诉有雪与爱菱,希望他们能想出一些主意来,或是爱菱可以传些内力给自己。以自己如今的修为,只要能有一点内力,转化为天位力量,就算不是很强,但配合斋天位天心意识,仍是足以硬败石崇与其余魔人,救人逃跑。

  “不会。T1000虽然能使用天位力量,但那到底与一般的武学内功不同,没法进行力量传输。”

  爱菱摇头表示了技术上的难题,但这句话却点醒了有雪,让他想到了一些事。

  “老大,武炼的兽人们有一套功夫,或许帮得上忙,不过……那不是天位力量,这样也可以吗?”

  纵然不是天位力量,但只要辅佐天心意识,看准敌人破绽而发,兰斯洛就算使用地界武学,也能轻易击杀小天位的武者,更何况在这种时候,任何方法只要能帮得上忙,就是救命良策。

  有雪所说的功夫,叫做“引神入体”,是武炼地区的兽人所专用,向祖灵祈求借力,引导众魂力量入体,爆发出强悍战力。在阿朗巴特魔震之前,兽人们的这套引神入体术,曾让人类非常忌惮,但这套功法说穿了,就是吸引周围空间的油腔滑调阴魂入体,吸上一百个、一千个,和地界级数的武者相争,固然是强悍异常,但却又怎比得上天位力量了?

  因此,在天位化时代来临后,这套武学的光彩就逐渐淡化,不再被人们所注意。但是,当兰斯洛用光了本身内力,无法再配合天地元气化为力量是时,这套吸纳外部能量以为已用的功法,却是大有可能派上用场,有雪这样一提,兰斯洛登时眼中放光,看到了一线希望。

  不过,兰斯洛从没练过引神入体,也没见人用过,在全然不知道如何动功的情形下,这个建议根本是空谈,问起作这个提案的有雪,答案也是极为可笑。

  “啊……我也不知道啊,雪特人怎么会去练兽人的武功呢?不过老大你如果真的要问,好像是摆这个姿势,两手合掌结印,然后一只脚用力踹向地面,一面疯狂摇头,一面大场喊。”

  不只是口述,有雪甚至当场示范起来。不过,看着那好像狮头犬似的雪特人,摇晃着脸颊,喷着口水,两眼翻白,一面重重地用脚踱地,一面口中大喊“过路凶神上我身,天下凶神上我身,上身上身快上身”,兰期洛和爱菱都有一种掩面的冲动。

  用这种不象样的武学,被人击倒时候的样子,一定也很不象样,士可杀不可辱。这实在让人很难接受,但情急之下,别无他法,一切只得从权。

  有雪示范的样子徒具其形,没有心法口诀,但T1000的数据库中,早已输入了一大堆武学秘籍,爱菱找到了相关资料,把运功口诀照着念了一次。

  “等一下……死胖子刚刚念的那一堆东西,我可不可以不念?看起来实在是丢人现眼啊。”

  “嗯,可是……师兄。T1000的分析,那些动作和召唤词,似乎才是这套功夫的重心,比心法口诀更重要耶。”

  爱菱再分析了一次数据,确认无误后,被逼得毫无选择的兰斯洛,就开始运功。

  “可是……师兄这样真的可以吗?我总觉得这套武功能危险耶。”

  爱菱并不是无缘无故这么说的,引神入体,这与其说是武功,其实已经有点进入魔法的邪门派系,吸纳无数死灵与怨魂入体,数量越多,威力确实越强大。

  但是一个控制不住,怨魂反噬宿主,走火入魔,结果就非常凄惨。

  “现在哪管得了这么多?要比武功邪门,天魔功就是天底下最邪的功夫,老大还不是一样照练了?更何况,走火入魔和全家死光,这种时候你会选哪一种?”

  有雪说得很有道理,爱菱也无法辩驳,只好让兰期洛运功下去。不久,爱菱发出一场惊呼,兰斯洛也是雄躯剧震,两人都感应到了同样的东西,在白鹿洞的方向,两团剧烈冲突的强大能量,其中有一团正在迅速削弱,甚至可以说是消灭。

  李煜和胤祯的生死支对决,已经分出胜负了,兰斯洛与爱菱都江堰市知道那代表着什么。

  “莫、莫问先生……”

  爱菱低下了头,眼角滑落的泪水,很快就变成压抑不住的哽咽,只不过,在这个气氛僵凝的节骨眼上,爱菱并没有发现到,T1000后腰的位置上,有一缕细细的金光,缓缓地发散放射出去。

  有雪首先注意到了这一点,问爱菱这是什么东西,爱菱一惊,连忙将放在后腰的对象取出,只见那是一尊黄金像,出版其父隆-贝多芬手中的作品,正闪耀着金光。

  睹物思人,爱菱的眼泪不禁再次滴落下来。就是因为这尊黄金像,她才与韩特、化扁鹊、皇太极老师结识,说起来,与李煜也有着关联:阿朗巴特魔震后,这尊黄金像失落于雪特人手中,后来被梅琳拦截花天邪给取回,托人带到稷下后,转交给爱菱之后就由爱菱万般珍惜地贴身携带。

  如今黄金像虽在,皇太极老师却已经亡故,韩特先生也不知道下落,连莫问先生都可能已经阵亡沙场,爱菱想念故人,眼泪锁不住的落下。

  有雪不知道爱菱伤感的理由,只是盯着这尊黄金像,学得样子相当古怪,是一个罩在学生装甲之内的武士,在金光内闪动中,分外看得清楚细致的手工雕刻……但是等一下,为什么这东西会突然发着亮光?

  问题一时间得不到解答,但就在下一刻,缓缓闪动的微光一下子骤转炽热,仿佛太阳般强烈放射的炫烂金芒,将整个黑暗的地底照亮得有若白昼。

  李煜与胤祯展开二度激战时,旭烈兀对此也有感应,心中极为讶异,因为照正常的推算,被连番毒计削减战力的李煜,已是重伤之身,正面与胤祯对上,像是拿鸡蛋砸石头,胜负很快就会分出来了。

  但……现在感觉到的这气氛是怎么回事呢?这种异常的压迫感,绝不是一个伤重濒死、气息奄奄的武者所能发散,单从这压迫感来看,五师兄非但处于颠峰状态,力量还不住往上攀升,就算相较于他刚刚登场时候的状态,也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  (老头子,任凭你算尽天机,还是不能尽如所愿啊……这下子强弱之势逆转,五师兄要找你讨个公道,你……做好准备了吗?)

  尽管不认同胤祯的手段,但如果要在胤祯和李煜两者之间选一力站,旭烈兀的选项已经很明显了。此刻,他遥遥望着中都城内的皇宫遗迹,感受到战斗气息一下子由白鹿洞后山移到皇宫内,又由皇宫内打回后山,无比激烈的极限死斗,令他有一股难言的忧虑,神不守舍,一时间竟忘了向俘虏们逼问兰斯洛的下落。

  源五郎和泉樱的感应,虽然没有旭烈火兀那么清晰,但也相去不远。

  只是两颗聪慧的头脑竭力思考,都还想不出让局面好转的办法,心里也担忧有雪不知是否已带着兰期洛远走。当下只有维持着沉默。

  “皇、皇子殿下”

  在场能够感应出这场战斗并不寻常的魔人,只有旭烈兀与石崇等寥寥数名,其余魔人虽然见到巨大的气机冲突,破坏威力由皇宫直扫向白鹿洞后山,但都以为是大魔神王陛下展其神威,正把敌人打得落花流水,所以他们对旭烈兀的突然沉默,感到很不能理解。

  “皇子殿下,这三名俘虏如果全都留下,太危险了,还是先杀掉一两个比较安全吧?”

  “急什么?我父皇和敌人还没分出胜负,如果最后活着回来的那个不是他,而我们又杀了不该杀的人,你不怕我五师兄发起狂来,把我们全部斩头去脚,死得惨不堪言?他虽然有酗酒的毛病,但可从来不是吃素的。”

  这可真是禁忌之语的代表作,旭烈兀冷冷的一句回答,令得众魔人齐声大哗,因为皇子殿下不但说出大魔神王可能战败的不祥语句,而且一旁的石崇还保持沉默,这里头所显露出来的讯息,真是让人起起都心悸不已。

  魔族现在看似完全占着上风,但是在过去的一天里,他们刚刚损失百万大军的主战力,现在所倚仗的优势,就是大魔神王的无敌力量,如果连胤祯陛下也落败身死,这次入侵人间界的计划不但彻底落败,而且当人间界的天位武者联合起来,伤愈反攻,魔族甚至有覆灭之虞。

  但不管心里头怎么想,没有人敢在这进修出来顶撞旭烈兀皇子一言半语,因为魔族以力量为尊,当大魔神王不在,代理他的旭烈兀皇子就握有绝对权威,更别说他刚才已经亲手杀人立威,如果不想变成地上那团稀巴烂的东西,任何人都该多为自己想一想。

  这点就连石崇都维持默然,他并不否认,假若是李煜胜出归来,此刻聚在这里的魔人根本不是他一剑之敌;彼此的力量水平差得太多,即使是个重伤的李煜,只要有万物元气锁镇住场面,起手一剑,就可以把什么石崇、多尔衮、旭烈兀的一股脑全杀了。

  可是……似乎也不用因此而妄自菲薄,因为只要遇上李煜这个过于极端的强敌,目前聚在这里的魔族势力可以轻易消灭任何敌人,单是自己与多尔衮,已经足够处理大多数的问题,更别说还有一个锋芒初露的旭烈兀;根据负责监视他的魔法师回报,当他出手格杀周公型号时,所展现出来的绝世力量,更胜周公瑾的颠峰状态。有这样的硬手做主将,从人实在是没有悲观的理由。

  念及这点,石崇轻咳一声,正要出言劝谏,激励一下土气,突然间一股能量震波直传脑海,源头是将近半里之外的地下,有人正在地底下动功,阵阵森寒鬼气,以那边为中心快速聚合着。

  (这个感觉……是引神入体?)

  石崇曾经久居武炼,怎会认不出这个被兽人们当作至宝的地方武学?他的思路亦是极快,马上就想通了兰斯洛的打算,心头一惊,耳边风声劲响,旭烈兀已经抢先出手。

  用着“擒龙手”的破空爪劲,旭烈兀这一爪却极有分寸,只是要把那附近的地面掀起,抓出藏在底下的人来,却没有实质杀伤国。如非必要,自己绝不在没做选择思考之前就杀人,就算是一个毫发无伤的兰斯洛,自己也无惧。更何况兰斯洛已被老头子重创,没什么先下手休养人的必要。

  这是旭烈兀的想法,但其余的人可未必认同。就在他出手的同一时刻,晴朗日空中火舌暴炽。熊熊烈焰交织组成火球,灿如太阳,八个烈阳火球在刹那间冠串一线,焰光四吐,化为一柄斩天裂地的烈焰之刀,猛往地上斩击刺去。

  (“八阳烈焰刀!”)

  几乎每个人都知道这是多尔衮的强横武技,但不是每个人都晓得他在此时出手的理由,只有石崇反应最快,也是一掌抢着轰击出去。两人的心思都是一样。

  姑且不论危险性如何,单以重要性来看,只要兰斯洛一死,以雷因斯为首的人类势力将失去统合点,对魔族而言,这是最有利的情势。

  熔金煮铁的烈焰巨刃、形体透明的狰狞巨兽,加上旭烈兀后爪,三股惊世大力同时袭至,轰然一声震天响中,整块地面翻掀过来,炸成满天泥尘乱舞。但随即被腾空烈焰吞噬,将力量爆发点的方圆数十尺地,化为一片剧烈燃烧的飞焰世界。

  巨大的能量波动影响,一时间没有任何武者能够感应到里头的情形,当然也感应不到任何生命反应。见到这一幕的泉樱,一颗心跳得几乎到了嗓子口,不管怎么想,在兰斯洛身边就只有爱菱和雪特人;有雪根本毫无力量可言,只能*取巧获胜的他,在这种硬碰硬的情形中没有任何机会,而爱菱虽然有着强天位战力,但也还不够资格硬挡八阳烈焰刀,更别说还有石崇的一击,即使她能*T1000的防护保命,但身边的两个人呢?

  在这瞬间,泉樱能够想到的可能,就只剩下绝望,因为单单凭着兰斯洛三人,伤的伤、倒的倒,实在没有任何可能性,在这记重击之下生存。想到这一点,泉樱的脑里顿时一片空白,看着那团燎天炽焰,整个人都呆住了。

  不过,事实真的如她想得那样吗?假如一切都照着“必然”发生,李煜早在一刻钟之前就败死于白鹿洞后山,胤祯也不用战得这般险死还生。

  奇迹往往是在人们绝望的时候发生,而从兰斯洛、有雪过去的经历来看,这对义兄弟无疑是很擅长召唤奇迹的人,一如此刻,错愕的表情就在石崇、旭烈兀面上出现。

  那一击,是准确命中了,但虽然余波震得惊天动地,出手三人却没有命中目标的感觉,掌劲像是打中了某个高速转动的漩涡,非但浑不受力,还高速吸扯着自己的力量,令自己的真气一泄千里,抑制不住。

  旭烈兀、石崇,还有身在高空上的多尔衮,强压抑着心中的骇然,意图尝试收摄力量,但除了旭烈兀的努力起到短暂效果,余下两人的真气都如江河日下,疯狂被那不知名的漩涡气轮吸扯而去,而从那气轮的运行先兆来看,这股力量的源头,无疑就是正宗的天魔功。

  (难、难道是兰斯洛伤势不重,故意诱我们入局?或者是奇雷斯那厮倒戈助

  他……)

  ……石崇脑中冒出了这个想法,但他很快就知道不可能,因为纵然兰斯洛未伤,亦或是奇雷斯倒戈助敌,他们两人的天魔功都不可能有此威力,隔空吸住自己,甚至连旭烈兀都不能脱身,这等天魔功的神妙运用,恐怕只有出自胤祯陛下方才合理。

  仿佛强烈磁石般的吸力迅速增强,影响结果甚至具体显像,熊熊燎天的八阳烈焰刀、狰狞凶恶的透明巨兽,在从人惊愕的呼声中,一下子被吸摄取至点滴全无,消失不见。

  凝望着那完全回复正常,没有任何吓人声威,只有一个黑黝黝的破裂的洞,冉冉淡淡泥尘飘落降下的景象,众魔人反而感到一种蕴藏在平静中的莫名恐惧,一切仿佛是暴风雨之前的异样宁静。

  周围一时间常青无声,只有一滴冷汗,由旭烈兀的额头滑落,沿着面颊,缓缓滴落入地。

  水珠接触到地面的瞬间,一股光泽爆发的能量狂潮,似山洪怒涛溃堤、若千兽万马奔腾,由那黑黝黝的破裂的洞中怒炸开来;这股力量并非无形无影。而是伴随着一道黑色浪潮出现,吞天覆地浓烈黑雾,像是一片来自深夜的作弄卷风沙,狂啸着吞噬过来。

  站在地洞之前的魔人们首当其冲,小天位的护身力量完全不堪一击。最前头的几个瞬间就被消灭了形体;武功高的石崇也只来得及闷哼一声,耳、鼻、口狂涌鲜血,重创倒地;就连不愿偕众出手,漂浮在半空中的多尔衮都不能幸免,轰的一声,整个人被烈焰吞卷焚身,化成了一个大火不球,朝着中都城东面的方向附落而去。

  对于这名素以霸道威猛著称的一流武者而言,今次的惨败。可以说是他最耻辱、样子最衰的一次耻辱,然而,当一向维持优雅形象,强调“战斗可以不用,但逃走的样子一定要华丽”的贵公子旭烈兀,都只能滚倒在地上,丢脸地呕血喷泥,力量更逊于他的多尔衮又怎能不败得心服口服了?

  “……呜……怎么会有这种事……这股力量……”

  在黑色风暴席卷的那一瞬间,周遭百尺之内已经没有半个站着的魔人,而在倒下的魔人中,旭烈兀是唯一能保持意识清醒的。

  严格说来,旭烈兀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,那股黑色风暴的声势虽然骇人,但力量却不是很大,刻意卷动风暴袭人的做法,在自己看来,反而有几分充场面的唬人意味,不像堂堂高手所为。

  但如果说那是骗人的诡计,为何自已的双手从指骨一直碎到肩骨,不但手抬不起来,就连膝盖也被震碎裂了?受到下面冲击的,顶多是自己的双臂,为何双膝会受伤?如果说是余劲所波及,那从肩到膝的躯干部分,为何又毫发无伤?

  更重要的是,斋天位的速愈异能,却没有像之前与公型号师兄战斗时那样运作,好像有某种力量阻止了它,令自己无法愈合身体站起来逃跑,或者……至少也要看看是什么人动手的?

  (可是……能够封住速愈异能的技巧,只有……只有……)

  旭烈兀也知道,能够封锁住这异能的技巧,只有万物元气锁,而也只有万物元气锁的绝顶天心运用,才能够以巧胜强,用那本不算强的力量,轻易重创敌人的破绽,从这点上来看,一切倒是都说得过去。

  然而,自己的父亲正与五师兄发生激斗,除了全心全意两人,风之大陆上还有什么人能够做到这种事?还是使用这样纯正的天魔功?

  同样的疑问,也出现在源五郎和泉樱脑中。他们两人人自始至终都保持清醒,那股黑色风暴虽然也袭卷了他们,但却是毫发无伤,说得更正确一点,连头发都没有吹动一下。

  能够在一招之内重创石崇、多尔衮、旭烈兀,这样的绝世武功,已经脱出了源五郎和泉樱的认知,至少他们脑中的现有知识做不到,因此他们也只能等待,看看那个黑黝黝的坑之中,跟着会冒些什么东西出来?

  答案终于揭晓,在黑暗中缓慢踏步出来的人影,高大而魁梧,一步一步踏在空气中,走出土坑,正是兰斯洛。只是,步伐虽然沉稳,却与平时的感觉有些不同,而且兰斯洛身边缠绕着袅袅黑雾,明明近在咫尺,但泉樱却无法清晰看见他的面孔。

  难言的气势与感觉,眼前的男人像是兰斯洛,但又像是另一个人。熟悉而陌生的感觉,让泉樱感到一丝惘然,但当她侧眼瞥向身旁不远的源五郎,却发现他满面惊讶之情,像是认出了什么东西,在极度的惊讶之下,连手都颤抖了起来。

  泉樱未及询问,一阵黑雾徐徐涌来,遮断了她的视线,紧跟着,缠绕在兰斯洛周身的黑色雾气一下子急卷进狂暴,更开始由虚化实,迅速地物质化,当这个过程结束,出现在众人眼前的,是一幕不可思议的传说景象。

  包括妮儿在内,所有昏倒在地的魔族,被一股无声的魔力波动给唤醒,尽管这并非当事人有意为之,但所有醒来的魔族,都在第一时间看到了同样的一幕景象,一个穿戴着黑色盔甲,几乎将整个身体都包裹在黑盔黑甲中的巨大身影,在浓烈的魔气旋风吹拂下,像个不败的纸魔神般,稳稳站立在他们的眼前。

  “怎、怎么有可能会是……”

  刚刚由昏迷中清醒,多数魔人还身受重伤,可是眼前所看到的东西,却让他们错疑自己还身在梦中,若非如此,怎么会看到只存在于魔族传说中的东西?这是幻觉?亦或是敌人搞出来的诡计?

  “……陛、陛下……”

  几名与石崇同等资历的年第魔人,不能自制地颤声叫了出来。曾经走过九州大战那段历史的他们,有着远比年轻晚辈更丰富的资历,在睁眼的那一瞬间,就肯定了自己的感觉,也许外型可以假造,但那独一无二的皇者气派和无敌气势,却是没人能够假造的东西,因为上天下地再也没有第二个他,魔族历史上空前绝后的无敌霸主,大魔神王铁木真。

  经历过九州大战时间的年长魔人,全都在这名前任魔王的阶下俯首侍奉过,尽管因为所属阵营不同,不认同他的政治理念,但却没有人敢质疑其权威,光是看到他的巨大身影,就打从心里敬畏起来,因为任谁都知道,铁木真陛下生平从未一败,就算是最后那一场惊动地的孤峰之占,胤祯陛下尽举人魔两界所有高手围战,结果也是对改正自承挫败。

  但这个敬畏与胆怯,却不是每个魔人都有,对于部分年轻的魔人而言,他们无从得知前任魔王的悍天武勇,只是从片段口语相传中,得知他仁慈宽厚,推爱及人,可是以魔族的价值观而言,这无疑就是胆小怯懦的意思。

  “不要怕!他中人一个过气的东西,有什么大不了?我们一起斩了他的首级,献级胤祯陛下!”

  有忠诚心是一件好事,但对历史了解得不够透彻,就是一件遗憾。由于多数的记载文件都被销毁,年轻的魔人们无从得知,前任大魔神五在推行与人类和睦共处的政策前,在战场上亦是冲锋的猛将,传递的施政,并不代表他不懂得毁灭与杀生,如果有人因此小觑于他,后果就要付出极为惨痛的代价。

  风下轻轻的爆响,甚至没有人看见那个黑色的巨影怎么动手,那些口出不逊言语的魔人,就在原地化成了一团粉身碎骨的稀烂东西,令在场所有人都明白他的力量,以及不能被触怒的严肃,尤其是旭烈兀,特别在正常情况下以这一点。

  (所以我早就讨厌和这些智慧不足的家伙共事,一看就知道打不过了,还不乖乖闭嘴?在这种时候大声说话,不是摆明要找死吗?)

  魔族的行为与价值观,常常令生长在人间界的旭烈兀万般不解,不过,这时候他也没心思再想些什么,只是忍着痛楚,不发出声音,等着看看这名应该早在两千年前就死去的“叔叔”,到底要做些什么?

  “你……你是……”

  泉樱感到很迷惘,因为是她亲眼看到兰斯洛从土坑中走出来,但笼罩在这厚重黑色铠甲中的那双眼睛,却不是兰斯洛的眼神,散发着的感觉也全然不同,难道真的如这些魔族所说,是那个传闻中的无敌魔王转生复活了?

  也就在众人战战兢兢的诧异中,一个声音由铠甲之内散发出来。

  “久违了,朕的旧识与亲人,朕是……大魔神王,铁木真!”

  一句话,将众人臆测许久的问题肯定为现实,而说话的声音更与兰斯洛完全不同,听起为厚重而低沉,正是一个威严霸主的语音;但全场的所有人里头,只有妮儿知道,除了这个嗓音以外,盔甲之下还会存在着另一个嗓音,一个应该童稚无邪,属于十几岁男孩的和平语调。

  仿佛呼应她的这个想法,第二句来自盔甲里头的话语,就是直接对她来说。

  “两千年过去了,朕……终于又能够再见到你了,艾儿西丝。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