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九章 细说重头

风姿物语 罗森 6737 2003.04.23 18:42

    夜晚时分,莫问端坐在潭边的岩石上,运功调息,镇压伤势。

  稍早时,莫问把送来晚餐的爱菱,一把推倒,迳自清洗了伤口,到附近一个回绕山溪而成的小潭,运功疗伤。

  (真是不好啊……)

  呆望着黑沉沉的夜空,莫问确实有着这样的想法。

  神秘高手连接出现,让莫问充分理解到,自己如今被牵扯进的这件事,已是绝绝对对的不简单,爱菱那臭女娃更不晓得隐瞒了什么话没说,骗自己落至如此窘状。

  但现在已不是爱菱说不说真话的问题。就算她把整件事老实交代,自己也绝对不想跟这样恐怖的高手敌对。

  又没有天位修为,要和这种地界顶峰级数的魔族强人作战,那就是标准的自寻死路,就算被人当作胆小鬼,那也无妨,会以自己这样的实力,和那种野兽作战,这是白痴的作为。

  况且,白天的战斗,是近十个月来,首次与高手对拼,虽然没有解封丹田,但交战中却也隐隐牵动囚锁于其中的剑气,一直到现在,气血还在体内奔流。

  “你天资极高,已与我的期望相去不远,但是,当真想要用剑,必须还要等一年的时间,让剑气潜移默化,与肉体产生同步,否则,任是哪一式,都会对你的肉体造成极大的损伤,轻则瘫痪,重则爆体身亡,这点,你要谨记。”

  念及老师临去前的嘱咐,莫问心中一凛,自己是那么样的侥幸,才能从绝境中爬出,怎能再为了不相干的事,轻易拿未来当赌注。

  老师说的没错,人生的好运,不会有第二次了。

  况且,绝遇逢生后,莫问才体会到生命的可贵,想做的事、该做的事、不得不去完成的事,还有那么多,好不容易捡回的生命,是绝不能浪费的了。

  也是因为这样的想法,昔日目无余子、睥睨天下的美青年,学会了忍辱负重,收敛了风发的气焰,甘心作一流浪剑士,行尸走肉般地到处流浪,静待破茧之刻的来临。

  “从嘉哥哥,你一定要回来喔!”

  “别穷紧张,要是骗你,我就吞一千根针,这样行了吧!”

  是啊!这一次,绝对不会再失约了。

  忽地握紧拳头,莫问做出决定,将爱菱的光剑放在地上,便要起身,但是┅┅

  “拜托……我真的……真的是很需要莫问先生,如果没有莫问先生,我根本……”

  少女朦胧的泪眼,浮现在眼前,莫问不觉一呆,他个性本是优柔寡断,心中虽已决意离去,但想起爱菱落泪的凄楚表情,不觉又犹疑起来。

  (不管了,事有轻重,再说,我们也早就约定,倘若多出了其他的敌人,我立刻掉头就走!)

  一番思量,莫问决定维持初衷,把牙一紧,打算起身离去。

  “莫问先生。”彷似雏鸟的悲鸣,细小的声音,由后方传来。

  在背后,爱菱披着毯子,微湿的脸蛋上,尽是不知所措的羞怯。

  “莫问先生。”似乎觉得羞怯,爱菱把头别开,声音细若蚊语。

  “真是对不起,我……我已经没有别的报酬可以酬谢你了,我……”

  说到这边,爱菱偏着头,笑了笑,那是一种尽管窘迫,却仍让人感到爽朗的笑容。

  莫问也看呆了,他早年流连烟花,是出了名的风流人物,不知看过几凡。不过,此刻眼前的景色,仍让他为之一呆。

  梳成马尾的柔顺长发,沾湿贴在身上,幼滑的肌肤,映着月华而泛起白玉般的光彩,让人有拥之入怀的冲动,配合那升起于背后的满月,成为一副至美的景色。

  少女的俏脸上,因为腼腼而泛起红潮,嘴角的微笑,好似吹拂过心头的微风,使人感到一阵暖意。

  顺着寒风,莫问嗅到了奇异的气味,是血腥味……是从自己身上伤口发出来的吗?

  并不是……

  目光较为锐利,莫问将爱菱转过身去,赫然看见在她背上有五道怵目惊心的爪痕,皮肉翻起,虽然上过药,却犹自渗血。

  是今天早上那神秘敌人的攻击,以他的鬼魅身手,刹那间还是伤到了爱菱。

  “莫问先生,您不喜欢吗?”

  凛冽的夜风,让爱菱打了个寒颤。

  可是,莫问先生一动也不动,整个人好像木雕,一点动心的样子也没有?还是因为背上受了伤,看起来不漂亮,没办法勾起莫问先生的胃口呢?

  这实在没办法了,因为自己也痛得眼前发晕,快要昏过去了……

  “傻瓜!你这是在干什么?扮可怜吗?我对你说过,如果有预算外的敌人出现,我掉头就走,你以为我像你一样说话不算话吗?”

  自己身上的伤口不少,要不是强撑英雄,真是疼得想哭,给这样撕了一记,还能装出笑跑到这里来献身……

  光是想到这里,莫问就觉得佩服,不过他却只是大声斥责,解下外衣要披在她身上,却恰巧瞥见爱菱的肩上,有一抹微红。

  是“守宫砂”吗?这是宫廷仕女才会有的东西,这小丫头怎么会……

  不对,莫问立刻否定了这想法,守宫砂是点在手臂,没有人点在肩上的,于是下意识地再瞥一眼确认,当他看清了红印为何,整个人刹那愕然。

  是烙印!

  在纤柔浑圆的肩头上,深深烙着某种印记,可以想见当时的痛楚,看来更是狰狞可怖。

  烙印的图案彷佛有些熟悉,莫问一时记不起在什么地方看过。

  这是大陆上的习惯,畜养奴隶的豪族,为了彰示自己的所有权,同时防止奴隶私逃,会在买来的奴隶身上,烧上极不人道的烙印,可是,一想到有人曾对这样的一个女孩,施以那种暴行,不自觉地翻涌起来。

  不知道身后的男人为何呆住,爱菱只感到沮丧,这是她最后所能想到的报酬了,如果莫问先生不肯接受,那就真的没办法可想了。

  大着胆子,将他一把拦腰抱住,低声道:

  “莫问先生,我……”

  噗通!

  好冰啊!

  “我咧#%!”

  这是莫问浮上水面后,第一句出口的话,由于嘴里都是水,话讲得不清不楚,但若将之翻译成具体的文字,那就是“好冰啊!”、“那个天杀的笨女人”。

  抹去脸上的水渍,莫问举目四顾,没有看到爱菱。

  已经一会儿了,这笨女人的背后还有伤,总不会潜水潜得太开心,忘记上来了吧!

  不对,关于这笨女人,什么事都要往最糟的地方想,可别是真的疼昏过去,在这小潭里溺水了吧!

  这样的话就糟糕啦!

  莫问有些焦急,无疑地,爱菱成功地再度引起了他的关心。

  此时夜色已黑,可见度不高,莫问在潭水中迈开步子,伸手到处摸索。

  爱菱的头发甚长,直至小腿,落水后必定四散。这潭说小不小,说大却也不大,以此为目标,要找到她该是不难。

  果然,搜索不过片刻,莫问的手掌接触到了少女的柔丝。

  “哼!”

  揪住发丝,莫问手腕使劲,“哔啦”一声,猛地将水中人儿提了起来。

  “啊不要看。”

  随水声而起的,还有少女的尖叫声。

  莫问有些奇怪,刚才几乎都被看光了,现在还有什么不要看的,但在下一刻,他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。

  这个女孩,是爱菱吗?

  落水后被打乱的长发,已经不是马尾,凌乱地垂落腰际,娇小的身子依旧,这些都没有错。

  但是,恍若最娇艳动人的红宝石,那双紫红色的眸子,尖而长的耳朵,这是怎么回事呢?

  这女孩,不是人类。

  (是矮人族吗……可是未免太高了吧?!)

  莫问的心底,震落了无声的轰雷。

  “莫问先生。”

  真实身份给发现,爱菱怯生生地看了莫问一眼,察觉他脸色阴晴不定,过往的恐怖经验,登时浮现心头。

  爱菱惊呼一声,便想逃开,却给莫问一把拉住。

  几件事瞬间闪过脑海、巧妙手艺、能够制造出魔道器具的父亲、葛罗美金属的束发器……

  这就难怪了,远自神话时代,矮人族便以巧妙的锻炼技术而着名,许多传说中的神剑、魔器,均出自其手,如果说爱菱是矮人族,那这一切都有合理解释了。

  等等,这么说来的话……

  几个线索在脑里快速汇集,而环顾世上的顶级创师,莫问脑里倏地闪过一个名字。

  他知道这女孩的父亲是谁了。

  魔界名匠,隆。贝多芬!

  添过足够的干柴,营火“劈哩啪啦”地烧得甚是热烈,由于意识到将有一段不便为人听闻的交谈,爱菱与莫问没有回去,而是就近找个地方坐下,重新为被水弄湿的伤口上药。

  这种时候也难以避什么嫌,莫问替爱菱用绷带裹住背后伤口,再熟练地替自己身上的伤口上药。虽然有多处撕裂伤,甚是疼痛,不过都不算严重,这是莫问反应极度灵敏的证据。日间一战,只要他稍微慢一点,身上任何一处伤口,都会变成撕裂肢体的重创。

  爱菱用毯子裹住身体,手里捧了杯热茶,静静的烘干身子,面上平静的表情,着实让莫问觉得诧异。这丫头没有武术基础,更不会有什么机会和人比武厮杀,很难想像这样娇娇怯怯的女孩,会有着和自己一样的忍痛功夫。

  被打散的长发,重新束成马尾,少女的外貌再度隐藏成“人模人样”。莫问蹲在营火旁,添加柴薪,并不言语,他明白,自己此刻并不需要发问,只要作个好听众。

  为什么要易容改扮,理由应该很简单吧!

  人类对于所谓的“亚人类”,并不是抱持着平等的态度去看待的。早在九州大战前,人类对兽人、精灵……都是以歧视的态度,百般迫害,事实上,即使是同类,人类仍然彼此歧视,从而引发斗争。

  像矮人族这种高利用价值的种族,如果落单被人类发现,一定会被抓起来,终其一生,都关在笼子里,胁迫其打造器物。

  矮人族是天生的巧匠,对人类而言,他们本身就是件超值工具。

  更何况,隆。贝多芬的女儿……

  光是这个名字,就足以引发一场轰动了吧!

  隆。贝多芬,是远远超越各类创师的“创作者”,远自九州大战时期,便已扬名天下。

  以制作各类魔道器具而闻名,有不少人恃其作品,一夜暴强,而其所锻造的兵器,更成为强者们你争我夺的抢手物。

  魔道神兵的操控,非一般人所能负荷,故多为魔族所用,再加上其长期旅居魔界,故为人类视之为魔族。

  然而,随着时间的流逝,“隆。贝多芬”的名字,已成为传说中的一部份,吟游诗人也往往喜欢讲述,英雄们手持由“隆。贝多芬工作室”出品的神兵,与强敌作战的故事。

  这个不起眼的小傻蛋,会是这绝代神匠的女儿,真是出乎意料,不过,倒也不算太奇怪啦!

  莫问先生,会不会也像他们一样呢?

  虽然感觉莫问先生是个好人,但许多好人,往往都是遇到强烈的诱因后,才现出真面目的。

  把爱菱的担心全看在眼里,莫问摇头微笑。

  他本非无欲之人,身为剑客,自是爱剑成痴,如果有人把隆。贝多芬所制的剑赠送于他,他当然欣喜若狂。

  不过,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,会以卑鄙手段去诈骗这样一个女孩,持剑者的剑骨,卑劣不堪,在剑道上的修为,也就有限的紧了。

  早在从前,自己所走的剑道,便已毋须倚仗神兵,往后更是得之无用,神兵利器于己,是收藏意义多过实用,诱惑力自然低的多。

  更何况,持这笨女人打造的兵器上阵,嘿嘿,该不会有人嫌命长了吧。

  “名字?”

  “咦?”不理解莫问这句话的意思,爱菱仅是呆呆地看着他。

  “显然我有必要重新了解一下你的身份,那就从自我介绍开始吧!”莫问道:“你的真名是什么?重新报一遍吧!”

  “啊!问我的名字吗?”

  爱菱先是欣喜,而后有些迟疑,嗫嚅道:“不好啦!爱菱的名字,莫问先生一定不喜欢的……”

  莫问挥手示意,要她少说废话,实话实说,爱菱见状,心中一颗大石落地,小声说道。

  “嗯!我的名字是隆。爱因斯坦。布加耶拉。普林斯……”

  嗯!这么听来,“爱菱”是昵称了,隆。爱因斯坦,挺美妙的名字嘛!

  “匹兹克拉福。拉普它。物流。罗严克拉姆。达太安。红丹鼎。奇古利。敏爷司。克罗诺夫。阿私达也家。阿码多卡码。古稀达茄私。阿保罗福带泥其私福阿课诺骡夫普机米罗。侬茄达阿黛芙柔西雅……”

  这名字似乎嫌长了点,不过,也不算太奇怪,大陆上的帝王之家,名字也是又臭又长的一大串,这一点,莫问当年深受其苦,再是明白不过。

  可是,时间过去,爱菱仍口若悬河的说个不停,瞧不出她有那么好记性,把这么长的名字记的滚瓜烂熟,倒背如流。

  “客里米夫阿脱罗米。斯兹罗夫西科阿里夫戴甚……”

  莫问听的眼珠子快突了出来,他是知道不少长姓氏的贵族,可也从没见过这么夸张的。

  看这傻女人摇头晃脑,大有说上一整晚的准备,莫问脑里闪过一事,大叫不妙。

  讪讪地比了手势,莫问打断了爱菱的报名。

  在大陆上的礼节中,阻止别人报完名字,是件不礼貌的事,有些民族甚至视之为奇耻大辱,会为此而决斗。

  不过,这个礼仪用在矮人族身上,似乎不太适当。当年在旅游时,莫问曾听长辈说过,矮人族相当以自己的家族自豪,往往把祖先的名字全数保留,因此,矮人族的名字个个又臭又长。

  人类的帝王家,喜欢在名字前加尊号“文成武德仁智孝义至圣信爱圣母皇太后”

  等等,八九十字甚是常见,但矮人族的名字,动辄以数千起跳,夸张的甚至可以编成一部辞典,可真不是闹着玩的。

  谈起这件事的长辈,并没有说到,矮人族写名字时,是不是写个三天三夜;也没有说到,矮人族报名被人打断时,会不会也打断对方的鼻梁,但在这时间紧迫的当口,让这女人说上整晚,实在不是多有趣的想法,而自己的理性恐也会崩溃,无可奈何,礼貌也只好不顾了。

  “嗯!”

  爱菱对这反应不感讶异,点了点头,却想不出该说些什么,彼此间的气氛,又沉闷起来。

  “莫问先生好像没有问题,太好了。”

  证实自己没有看错人,爱菱喜不自胜,但是,接下来又如何呢?

  事情不能说超出预算,但确实是往最坏的那个方向在进行。不但平白无故冒出来一个狼嚎骑士团,还有一个杀伤力极度恐怖的怪物,莫问先生还会肯继续待下去吗?

  他说过不和预算外的敌人作战的,更何况,现在变数那么多,根本不用想,答案就已经很明显了。

  彷佛为了证实少女的疑惧,莫问低声道:“我还不太清楚整件事,不过照现在来看……如果要坚持下去的话,可能会没命喔!”

  爱菱呆了一会儿,随即点点头,脸上平淡的微笑,却吐露了一往无前的心意。

  莫问有些不能理解,照理说,取回黑曜镜,并不是什么非作不可的工作,她既然是来自魔界,真有什么事,大可躲回魔界,相信也不会有别人难为她。

  “有什么非走下去不可的理由吗?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

  爱菱显得欲言又止,她本来想照以往“这点,请您不要问好吗”,但是,看见莫问的态度,她明白,要争取这个男人,这是最后的机会了。

  “莫问先生,我想说一段故事给你听……”爱菱低下头,小声小声地道:“如果可以,请你千万别笑出来好吗?”

  以魔界第一名匠,甚至可能是风之大陆第一名匠的称号享誉于世,爱菱的父亲,隆。贝多芬,却是个貌不惊人的矮人。

  成名于九州大战时,以优秀的铸造本领,在一众创师中脱颖而出,他所制造的魔具、兵器,就是当时武者与魔导师们的最爱,人人都以持有他铸造的兵器为傲。

  个性孤僻,贝多芬拒绝人魔两边阵营的加盟邀请,把所有心神集中在铸造兵器上,不管委托者是谁,只要能提出令他心动的条件,他便会为其铸造兵器,这作风虽然为他惹了些麻烦,但这位名匠亦是当代武学高手,凭着强横修为和其独门武学“炼阳手”,隆。贝多芬轻易便把上门挑衅的不速之客轰得支离破碎。

  惊闻有此奇人,大魔神王玄烨亲自登门造访,请这位名匠为其妹铸造一双刀剑作为生日贺礼,刀曰村正,剑名十字,前者随着第二任使用者铁木真一同在历史上消失,后者则在九州大战末期建下无数武勋。

  玄烨猝死后,魔族四皇子胤连续三次登门请托,希望贝多芬为自己即将登基的十四弟铸造一副盔甲。这副名为黑魔圣铠的甲胄,堪称贝多芬的毕生杰作,除了把他的名声推到颠峰,也为他的人生开启新里程。

  经由黑魔铠的制作,贝多芬结识了大魔神王铁木真,并且对他的理念、为人十分叹服,倾全力支持于他。尽管短暂,但那短短数年,却是这位名匠人生中最具光辉的日子。

  无奈英雄不长命,已经天下无敌的铁木真,最后被他付出一生去奉献的对象所围杀,和他那伟大理想一同消逝在孤峰之上。

  敬爱的主君亡故,隆。贝多芬怒不可抑,无奈大势已去,面对敌人强大的反扑,改革派一败涂地,贝多芬也只得黯然退隐,躲到龙腾山脉的辽阔山区里,过着不问世事的隐逸生活。

  对于父亲当年的英雄事迹,爱菱并不清楚,因为贝多芬就不是一个喜欢提陈年往事的人,而她也仅仅晓得父亲的成名创作,还有曾经追随过大魔神王,又因为主君亡故而退隐,之后,就遇到了她母亲……

20位起点作家x斗鱼主播相约刺激战场,粉丝助力瓜分20万点币

参与作家:老鹰吃小鸡、我会修空调、上山打老虎额、天潢贵胄、黑心火柴、酒池醉、新丰等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