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
段评功能优化通知
发表 {{realReplyContent.length}}/{{maxLength}}

共{{commentTotal}}条帖子

已显示全部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查看回复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已显示全部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六章 通天无情

风姿物语 罗森 5737 2004.01.01 03:14

    

 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月自由都市耶路撒冷

  光柱这边所发生的变化,另外一边完全没有察觉到,彼此战斗的极度激烈,让双方都只能把精神放在敌人的动作上,更知道只要自己稍一分神,就会立刻惨败在对方手里。

  两边都是以快打快,数十招交错于瞬间,即使受伤,也是立刻咬牙反击,以险招逼得对方撒手,不然就会陷入一路挨打的劣势,而在不知第几回合的互伤分开后,两边都不得不暂且停下比斗,稍作回气。

  而公瑾也直至此时,才有余裕再去注意萤幕上的数据,同时接收研究小组的心语传讯。

  “公瑾大人,能量状况稳定,已经锁定目标,第一百九十三次试射计算,仍是准确命中目标。”

  “最重要的影响距离呢?”

  “目前仍在作调整计算,以百分之七的正负误差,将会覆盖云龙阁的方圆三十里。”

  “除非把影响范围缩到一里,否则不准发射。”

  “可……可是我们认为有实际上的困难,可能会造成系统失控。从一千里的涵盖范围急缩下来,三十里已经远远低过正常值数,要压到一里之内实在是……公瑾大人,这可能是我们仅有一次的机会啊!用光了残余能量,要是敌人在这之后发动袭击……”

  “……这是军令,把影响范围压在一里之内,否则不准发射。”

  研究人员的急切与紧张,公瑾也感同身受,就是因为明白自己的命令代表什么,纵是以他的沉着冷静,也不禁心内犹豫,不过在他有机会深思之前,对面所散发的冷冽杀气,让他不得不先把精神放在这边的战场。

  “为什么挑在这个时候来战我?”

  “因为只有在这个时候,你才不会四处乱跑……”

  及肩的秀发披散,妮儿冷冷地注视着下方的敌人,将沾有敌人血液的手指,抹过干裂的嘴唇,添上一抹鲜艳的朱红;尽管还是一样的俏丽面孔,但气质却整个不同,变得说不出的自负,而当她面上浮现笑容,如妖如兽的邪气,随着血腥味的弥漫,看来竟是出奇地诡丽可怖。

  “还有另一个理由……”

  “什么理由?你突然发现自己有当女人的喜好?”

  “不,这个女人我一见就非常喜欢,让我很中意,所以从现在开始,她就算是我的妞了。”

  说话的一方,并没有指着别人,而是傲然竖起拇指,指向自己的身体,这是相当诡异的一件事,不过双方都没有去纠正的意思。

  “照人间界的规矩,既然是我的所有物,以后就该由我来保护,你们人类是这么说的没错吧?”

  “确实是有这种规矩,至少……会随便因为心情不好,把自己爱侣撕碎吃掉的人类,并不多见。所以,你现在要为你的妞出头,与我在这里分个胜负吗?”

  “不。”

  直接了当的拒绝,让公瑾略微一愣,但他很快也就明白其中道理。

  “和你分个胜负有什么意思?我要把你的身体给撕下一半来,今天就从左半边开始!”

  话声方停,妮儿已经消失了身影,只剩下一股锐利如锋的杀气,朝公瑾飞飙而去。

  虽然早就料到,不可能和这人有长久的友谊,不过却在今天,因为这么莫名其妙的理由开打,令公瑾觉得很想叹气,更糟糕的是,他无法判断,可能连奇雷斯自己都无法判断,这一句威胁只是单纯挑衅,抑或当真是杀戮***的具体表现,因此公瑾只能选择全力还击。

  ※※※

  枫儿将全副心神、精力,甚至灵魂,都集中在牢牢握着的剑柄上,希望能够突破紫光气柱,但和剑锋所承受的巨力比起来,她所能使出的力量,是那么地微弱,像是一尾尝试摇晃石柱的蜻蜓,根本没有能够使力的地方。

  努力并不是没有成果,在一番僵持后,剑锋已经刺入一吋半,所造成的裂口,也开始影响紫幻光柱,令原本安定的能源,出现了逆流、乱走的现象,频率逐次加快,只要能再坚持一会儿,更明显的结果就会出现。

  两股力量相撞所造成的风压与震荡,不住在枫儿身上制造新的伤口,这些她都强迫自己去忽略、漠视,但是当背后一道撕心裂肺的痛楚传来,她才惊觉到有敌人已经来到了背后。

  敌人有十来个,模样很是奇怪,全部都是没有生命的死物,高约半尺,虽然是简略的人形外表,能够行动,但通体由陶瓷所作,看来到像是些会走路的花瓶,而当它们附着到物体上,就会发生剧烈爆炸,瞧来很像是某种遗迹的守卫,该是被公瑾所唤醒,用来协助防御外敌的。

  刚才就是一个“陶娃”在枫儿背后爆开,阵阵焦臭,痛彻心肺,险些当场疼晕过去,总算强行咬牙撑住,可是看见那十来个陶娃将自己包围,下一步便是集体扑跃上来,生死关头就在眼前。

  这些陶娃的行动迟钝,如果用轻功闪躲,一下子飞上去,它们应该追不上,可是如果在这时撤手,那刚才的努力就全白费了。

  (我……我不能在这里放弃……)

  以枫儿的个性,这个答案似乎一早就已经被肯定了。只听得劲风声响,十多个陶娃自不同角度跃起,朝她扑来,而枫儿完全置之不理,只把身上每一丝力气集中在掌上,把天丛云剑往前再递出半吋,心中已有觉悟时,耳里忽然传来一个亲切的声音──

  “枫儿姊姊,我不会让你有事的。”

  精疲力尽,枫儿有些听不清楚,脑里首先浮现的是小草的身影,但那模糊的影像,却迅速被另一个清晰的窈窕倩影所取代。

  如疾风般激吹至身边,抢在一众陶娃合扑上之前,朱红色的枪影,以一个矫捷漂亮的弧度,斜斜地切割过大气,把十多个陶娃一起打得粉碎,又在爆炸效果出现之前,出手抖动,打出两道狂卷的升龙气旋,让碎片卷至远方,轰然炸开。

  “枫儿姊姊,你没事吗?”

  泉樱也知道,这句话是废话,如果这样也算没事,天底下就没有重伤者这个名词了。然而,她却不晓得,她的出现对于枫儿来说,是多么温暖的一个助力,让原本涣散的精神,一下子振奋起来。

  “抱歉,我来晚了。”

  虽然这么讲,但泉樱真的没办法再早来一步了。因为伤势未愈,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并不适合行动,但她当初却打定主意,如果说自己能够帮到妮儿与枫儿什么,那就是比她们晚半个时辰出发,等到一些不可预期的变数发生,自己就能给予帮助,而不是与她们同处困境,求援无门。

  这个考量彻底成功了。看见士兵们从遗迹中大撤退,并且整个耶路撒冷的艾尔铁诺军都开始移往安全地带,泉樱就知道有事发生,而当她闯过入口的轨道光炮,进入到地下遗迹,一路上先与正要操控数百个陶娃攻击的郝可莲交手,将之创伤逐退,再赶来救援枫儿,整个行动马不停蹄,没有浪费一点时间。

  而到了这里,能做的事情就只剩一样,泉樱长长地吸了一口气,把朱枪往旁一放,抢到枫儿身边,把手放在枫儿的手掌上,源源不绝地把力量送往天丛云剑。

  “姊姊,我来帮你吧!”

  “谢谢。”

  两张沾上灰尘、汗水的绝美娇颜,相视一笑,尽管她们有很多的话想说,不过此刻从对方的笑容里,千言万语都在这一笑中交流。

  两双合握的手,象征着联合在一起的两颗女儿心,当两股天位力量一合并,藉由天丛云剑发挥到极限,在娇叱声中,闪烁着青月般光辉的剑刃,逐渐没入紫光巨柱中。

  构成紫光巨柱的天地元气,就像被开了一道口子,急速往外宣泄,同时也开始影响着其他三根异光巨柱,发生了能源逆流的冲击风暴。

  ※※※

  仍与妮儿激战的公瑾,还是无法从这泥沼战中脱身。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,因为过去与奇雷斯作战时,演化成千日战争的打法,是常有的事,只不过宁愿与他在平常时候战上千日,公瑾却不愿意在这时与他多战一刻。

  (以他这样的资质、武功,却不为大魔神王胤禛所见容,被逐出魔界,这不是没有道理的啊……)

  公瑾心中不禁这样自嘲着。假如全神贯注地战斗,那倒也不是什么问题,凭着白鹿洞的上乘心法,他甚至可以一面作战,一面行气疗伤,但现在却还有一件令他深深担忧的事在进行,不能不分心旁鹜。

  倒数时间由三十、二十,即将逼近到十之内,依照目前的计算,这一炮轰出去,把云龙阁的王家总堡给一炮轰上天去,并不是什么问题。石崇日前传来的情报,王五和王右军已经平安抵达武炼,正在云龙阁的王家总堡中调养,所以这一炮将会一举铲除三名强敌。

  如果是把轰击目标定成雷因斯,所获得的利益会更高,但是稷下城被白起所留下的最终防御系统所守护,说不定就有什么鬼神莫测的机关,能够削弱、抵御通天炮的威力。在取回动力核心之前,通天炮只能发射一次,不可以浪费,以这个为大前提,攻击云龙阁才是最好选择,然而……

  “五百、四百、四百五十、三百、两百七十、两百五十……公瑾大人,不可能压到一里之内的,两百五十里的笼罩范围,已经是系统的极限,再压下去,超过负荷,会先从耶路撒冷炸开的。”

  “……中止发射,把能量泄掉。”

  “公瑾大人!”

  脑内的心语,响起技术小组的集体惊呼,声音之中的急惶、不甘、愤怒,令公瑾感到一阵心脏为之纠结的疼痛;不过真正的痛楚,却是出现在肉体上。

  “老朋友,你不是连师父都敢杀吗?可别对我这么客气,我受不起啊,哈哈哈!”

  妮儿的大笑声,与她鬼魅般的速度一同飙飞过来,趁着公瑾分心旁鹜的空档,竟然一举击破了千里神鞭的防御网,尽管公瑾飘身急退,但妮儿挥出的天魔爪劲,魔气扫出两丈开外,无比威势,立刻在敌人身上留下伤痕。

  (糟,被天魔劲侵入体内了……)

  从伤口处开始,天魔劲迅速侵入经脉,五脏六腑像是有千万把小刀在乱割乱刮,公瑾急提一口真气,与天魔劲对抗,但脑内却又传来心语讯息。

  “公瑾大人,不可能的,系统运转到这种程度,已经没有办法强行解除发射了,倒数还剩九秒,请允许我们正常发射通天炮。”

  如果不发射,那就是能量反噬,先把耶路撒冷方圆千里炸得支离破碎,管他什么天位武者还是普通人,都会在不足一秒内化为灰飞,但这危机才迫在眉梢,另一个致命危机却又直逼而来。

  “嘿!”

  一手叉腰,妮儿邪邪地笑起来,倘使不是因为没有意识,这该是她最得意的一刻,因为雷因斯的头号大敌、艾尔铁诺擎天之柱周公瑾元帅的咽喉,正被她的另一手所掐住。

  只要天魔劲一吐,与之前侵入体内的天魔劲内外一攻,有八成机会可以把这强敌一招毙掉;即使不催上天魔劲,公瑾目前正运真气与体内天魔劲抗衡,无力防御,单是手劲使得大一点,照样可以轻易捏碎他喉咙。

  “老朋友,太难看了吧,你认为我会不会放开手?还是会卑鄙地趁人之危,给你狠狠地捏下去?”

  “八、七……”

  话虽然是问句,但从那渴求鲜血到几乎朱红的双目,公瑾已经知道这名魔族友人会作些什么。

  “随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,反正都没有差别,因为……”

  “……六、五……”

  “对空发射!”

  对着研究小组下了命令,周围传来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,能源激爆所造成的冲击波与强风,吹得漂浮在空中的两个人,身形有如怒涛中的两叶孤舟,摆荡不定。

  妮儿的手仍是掐得紧紧,而公瑾像是感觉不到咽喉压力似的,冷冷地面对自己另一个致命危机,道:“……就算我把致命机会送给你,你还是没有能力掌握它,赢得胜利的仍然是我。”

  “是吗?我的朋友,你下地狱去和你的死师父吃宵夜吧!”

  妮儿脸上满是疯狂戾气,手掌正要掐下去,陡然间全身一震,还来不及作什么,整个人好像碰触到高压电流,凄厉尖叫声中,一下子就被远远弹震了出去。

  “……所以,根本不用作些什么,只要把拘锁的三魂释放回体,就足够瘫痪掉你了。”

  远距离解开束魂咒法,要花上许多时间,特别是一面还与敌人激战,一面仍要以心语通讯来指挥,更是难以一心三用,一直拖到此刻,才终于完成了解放魂魄的手段。

  嘴角不住流出鲜血,公瑾的取胜并不轻松,一轮激斗所消耗的体力,尤其是咽喉的剧痛,让身体更是伤上加伤。

  已经过了倒数时间,通天炮应该已经发射出去,但周围狂走的能量风暴,却诉说着异常的状况,也直到这时,公瑾才惊觉到整个空间的能量运作有着古怪。

  (这种感觉……有什么人正在干扰通天炮吗?可莲到底作什么去了?)

  才刚刚想要过去探看,强烈的能源冲击波就像是大海狂涛一般正面涌来,伤疲交加的公瑾,全然无力抵挡这阵天地元气的怒啸浪潮,一下子就被吞没、冲击出去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停下。

  (不好……通天炮要是有个什么,那……)

  ※※※

  泉樱与枫儿将全身力量集中在天丛云剑上,将紫光巨柱割裂出一个巨大缺口,干扰着里头的能量运行。

  周围飙卷起的暴风,让眼睛看出去,只见到白茫茫的一片,下一刻又转变成紫色世界,枫儿与泉樱虽然并肩站立,却甚至无法用眼睛确认对方的身影。

  天心意识的感觉告诉她们,剩余的三根巨大光柱,也正发生着一些改变,作着即将发射通天炮的预备。通天炮到底是如何运作,如何发射,这点她们很想知道,但却连抬头的力气和时间都没有,只能将精神集中在剑尖那一点。

  突然之间,大气的波动一下子平稳起来,泉樱方觉得诧异,枫儿见机得快,一记手肘先把旁边的泉樱往后撞开,自己还没有能够撤身后退,面前已经发生大爆炸。

  激速狂泄的能量,像是一个被打破缺口的大水库,迸流暴泄,首当其冲地涌向两女,跟着更弥漫向整个空间。

  “啊!”

  泉樱不堪冲击,一口鲜血喷出,意识更模糊起来,心内瞬间就已经明白,枫儿抢先救助自己一把的心意,但她却更担心,自己尚且骨痛欲裂,全身在能量冲击波里像是快要散开了一样,承受正面冲击的枫儿,情形会好到哪里去?

  忧心如焚,泉樱想去寻找,但一步跨出,人已经支撑不住,在悠悠昏去之前,最后的印象,就是好像有人来到自己身边,用焦急的声音,说了几句话:

  “卷轴啊卷轴,这次救命就要靠你……”

  

举报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
段评功能已上线,
在此处设置开关
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