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
段评功能优化通知
发表 {{realReplyContent.length}}/{{maxLength}}

共{{commentTotal}}条帖子

已显示全部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查看回复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已显示全部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二章 死而复生

风姿物语 罗森 8103 2003.04.21 13:19

    

  “什么嘛!大烂人一个,明明答应说要自愿离婚的,那现在…现在她又…”

  “是啊!洞房花烛,真不知道他们两个在里面搞什么东西啊?”

  “你…你不要用”搞“那么下流的字眼!”

  一口把突然冒出的话吼回去,妮儿这才发现源五郎已经悄然来到身后,正像以前那样笑吟吟地瞧着自己。

  “要换成别的动词啊!可是该说些什么好呢?用”做“吗?”

  “与那个无关,你这小丑到这里来,到底是想做什么啊?”

  “啊!果然是”做“吗?妮儿小姐果然聪明啊!”

  “没事跑到这里来,讲这种无聊的笑话,你以为自己是说三流相声的雪特人吗?”

  怒气一再被撩拨,妮儿忍不住对源五郎大吼出来,可是,响应这句话的,却不是始终保持笑意的源五郎,而是“刷”的一声,由树丛中站直身子的雪特人。

  “反…反正我只是个会说无聊笑话的三流艺人…”

  得意的谋生技被嘲弄,有雪似乎大受打击,拔腿就跑。源五郎目送义弟的背影,赞许地点点头,如果他不识趣地跑开,自己就要花上清场的力气,要是手劲太重,那可就不好意思了。

  “你们、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啊?”

  由于心乱,没有发现有雪的藏匿,现在连源五郎也来了,只想自己静一静的妮儿,又羞又气。哥哥在甜蜜地洞房花烛,而看着那屋里灯火幸福地摇映,自己的情绪也坏到极点,本来想找一个僻静所在,独自舔舐悲伤的心情,不想让其它人看见自己狼狈的样子,谁知道居然有一堆不相干的家伙来打扰!

  “傻瓜!你还不懂吗?大家都在担心你啊!”

  “担心?你们这些局外人,哪里会知道我的心情,我…”

  “啊!很难不知道吧!恋。兄。情。结的小丫头。”

  心事秘密被一语道破,妮儿显然大为惊讶,这看在源五郎眼底,实在有点好笑。古今男女皆一般,这种关于情爱心事的隐私,旁人全都看在眼底,却只有当事人才以为是秘密吧!呵,这样说,自己是否也正流露着同样的破绽呢?

  看着妮儿没有再说话,源五郎慢慢在她身侧坐下,或许是因为心神疲倦,妮儿并没有像往常那样一拳揍来,或是一脚踹开,任他坐在自己的左侧。

  “不用这样难过啊!喜欢什么人,讨厌什么人,都不是一件可耻的事,珍惜你现在的心情,这样,就算以后决定要放弃了,那也不会有遗憾。”

  “我、我才没有放弃呢!”妮儿道:“我怎么可能就这样放弃哥哥,让那个女人为所欲为呢?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坚持下去,总有一天,我会…我一定会…”

  没有再说下去,妮儿保持着沉默。虽然觉得这死人妖很讨厌,但也由于他的这一阵插科打浑,心情好过不少,不然,自己本该在这里独自落下伤心之泪的…

  “喂!人妖啊!”

  “嗯,什么事?”应了一声,源五郎随即后悔,这样子答应,岂不是自认是人妖吗?算了吧!只要能让她高兴,人妖就人妖吧!真是的,男人长得美就是罪过吗?

  “我…还没有向你说谢谢。”妮儿有些尴尬地道:“那天,如果没有你,我现在可能已经…”

  回想到那日与天草初战,多亏这人妖奋不顾身地照顾自己,之后,又留下来与天草对战,九死一生,妮儿着实对他感到几分歉咎,听说他到现在还身上带伤,自然也是受那一战所累,这些…都是自己欠他的人情了。

  “不用谢我。天草四郎是出了名的不杀美女,像妮儿小姐这样的美人,他是绝不会下手的,所以我也只是为了一己安危在拼命而已,可千万别觉得欠了我什么唷!”

  实情当然不可能是这样子,妮儿还待再说,源五郎忽然笑着说了一句。

  “可是…妮儿小姐,难道我就不行吗?”

  “咦?你说什么?”

  “妮儿小姐恋爱的对象,非得是老大吗?”源五郎道:“是我…就不可以吗?”

  收敛起微笑的表情,源五郎这时的眼神,无比地认真;更一反平时文弱的形象,散发着凛凛男子气概。对着这张面孔,妮儿一时间根本就傻掉了。嗯…其实认真看起来,这男人倒真是挺帅的,只是打初见面起,就对他心存厌恶,所以不愿正视这项事实而已。

  他总是跟在自己后头,大声嚷着喜欢自己,讲得难听一点,还真像一头发了情的求爱公狗,或许就是因为他整天把“喜欢你”这三字挂在嘴边,所以反而听起来像句玩笑话,自己也只觉得这人以捉弄自己为乐。可是,他到底是不是认真的呢?

  四十大盗溃亡后,与他一起流浪的时间里,这人妖待己委实不错,那日与天草四郎的一战,听见自己遭到不测时,出现在他面上的,是真正的愤怒,那时,他不顾一切地与天草四郎拼个死活,那个样子,是可以说明他的认真吧!

  这个男人……

  “你…你总是这么说。”妮儿低声道:“总是爱这样讲,爱拿我开玩笑,我们认识也才没多久,你会喜欢我什么东西呢?”

  “爱情与认识时间长短没有什么关系吧!我对妮儿小姐是一见钟情啊!从我们见面的一刹那,我就对妮儿小姐…”

  “胡说八道!就算再怎么一见钟情,哪有人一见面就开口求婚的?”

  “咦?可是这就是我表达爱情的方式啊!”源五郎笑道:“既然喜欢了,就不要浪费无谓的时间,马上求婚,如果妮儿小姐能答应我的话,我们就可以立刻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了。”

  “你、你不要把事情想得那么简单!”妮儿一句话就吼回去。这种荒唐的理由,一听就像是在开自己玩笑,也就是因为这样,自己才无法确定这个男人的心意。

  “我告诉你,我绝对…”

  “我自千里之外而来,为你送上我的真心,美丽的妮儿小姐,你愿意嫁给这名为你迷失已久的卑微男子吗?”

  又是那种认真的眼神,不带半分嬉弄,却好象深蕴着某种自己似懂非懂的情愫。对着这眼神,妮儿骤觉胸口一紧,没办法再像初识时爽快地一脚踢去。

  “我…”

  期待的话语,未能说完,两人忽地听见一声嚎叫。叫声中充满愤怒、惊惶、不安、恐惧,还有一种极深极痛的悲伤,像是一头受伤的猛兽,为着失去所爱伴侣而悲痛狂嚎着。

  “哥哥!”

  辨出是兰斯洛的声音,妮儿险些魂飞天外,脚下更不停留,飞也似地朝新房所在奔去。

  源五郎没有什么动作,因为这件属于预料之中的事,就不值得他有什么反应。

  “唔!拖了半晚,终于还是撑不住了吗?”源五郎低声道:“这样对老大倒是不错,如果能在这样的心境中有所领悟,又或是创出什么新武学,那就是恭喜之至了…”

  “看来,除了那妮儿丫头之外,所有人在你眼里都不算人啊!”冷冷话语自顶上传来,抬头一看,黑袍飘扬,梅琳已不知何时来到,正由半空俯视过来。

  “如果可以,我还真不想与你合作啊…”

  “但老师你却没得选择。返魂大咒的冻结程序无比艰难,除非结合你的深湛魔力、我对灵魂学的了解,否则绝无可能成事,若不想与我联手,那恐怕你得深入魔界,看看胤禛老兄愿不愿意和你搭档了。”

  “呵!叫我老师吗?果真是个口是心非的东西…那就让我看看尽得星贤者真传的你,究竟有什么通天手段吧!”

  艾尔铁诺第二集团军,实力绝不下于七大宗门任何一家,若与麦第奇家的第三集团军联合,再加上背后白鹿洞的庞大势力,要压平石家、花家势力是轻而易举的事,就算要对抗最强大的武炼王家,那也绝非难事。这样的结合,要颠覆现今的艾尔铁诺,改朝换代,只是反掌之功。

  只是,恐怕没有人会想到,这样大逆不道的反叛之举,竟然是由五大军团长中行动最低调的周公瑾率先提出。

  而只要旭烈兀点头,称霸大陆五百年的第一强国艾尔铁诺,由明日起将换上新君。

  跑车高速行驶,狂风呼呼吹过耳畔,车内气氛一时间僵凝到极点,直到旭烈兀的微笑,打破了原本的沉重。

  (唉呀!又来了,真是伤脑筋啊!)

  自由武炼流亡到此后,已经是第十七次被问到,旭烈兀一副极苦恼的神情。每个掌握众人生杀大权的英杰,都有一定程度的权力***,旭烈兀当然也欲权,只是构成“旭烈兀”这人的灵魂中,有着连他自己也不能控制的一面。掌握无上权力固然过瘾,可是比起那个,自己却还有更想做的事…那么,这次该用什么理由去推辞才好呢?

  该像初流亡到此时,回答说:“大逆不道!竟敢对陛下存有叛心!”还是像今年初那样,回答:“饶了我吧!师兄你明知道我不是那块料啊!”

  再不然就是干脆耍赖,回答:“二师兄,你可愿登上艾尔铁诺帝位?取曹寿而代之?若你有意,师弟我会倾所有力量助你成事。”

  尽管知道师兄为何会对自己提出这要求,但要不伤和气地回答,仍是件极为伤神的事。

  最后,旭烈兀有了个出乎意料之外的答案。

  “咦?星星……掉下来了!”

  一种无声的心灵震撼,令两人不约而同地仰首。东方夜空中,一颗明亮的流星划破天际,消失不见。

  星殒人亡,但直接导致的后果,却不是那么简单能一言而尽。

  ※※※

  当兰斯洛抱着妻子已冰凉的身躯,从新房里发了狂似的冲出来,经过一阵混乱后,众人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却仍是摸不着头脑,为何好端端地一个人,无伤无病,进新房时什么问题也没有,会忽然就了无生机?

  刚开始,妮儿还以为是来了刺客,要立刻动身去追,但听了兰斯洛的叙述,她也陷入一个更深的迷惑。

  最后是枫儿拖着重伤之身赶来,这才解释了众人的疑惑。

  为了击退天草四郎,莉雅使用了她所无法操控的禁招,五极天式。在没有足够力量召唤下,莉雅改以自己的生命力,去取代奉祀给黑暗神明的庞大魔力,这才成功地击败天草四郎,保住众人的平安。

  但也因为这个牺牲,已经将所有生命力耗竭的莉雅,在当时便已是个死人,凭着一些神奇术法极力拖延,这才能与丈夫共度最初也是最后的新婚之夜,却仍是挨不过天亮,就此溘然而逝。

  “是吗?居然是小草救了我们大家的命…而刚刚我却没有谅解她。靠着妻子的牺牲才苟活下来,我…我真是一个最烂的男人…”

  对兰斯洛而言,这个打击无比地沉重,特别是妻子在自己怀中逝世的感觉,就深刻地印在他脑海里。过于巨大的悲痛,让一直抖擞着精神,勇于面对各种挑战的他,一时间死气沉沉,像整个灵魂都被勾走了一般,呆呆盘坐在妻子的尸身旁。

  “兰斯洛大人,请…请您不要这个样子,我想…我想小姐她一定也不希望让您…”

  再怎么强撑,话也只能说到这里了,没有以太不灭体的支撑,又一直在最前线与天草激战,枫儿的伤势就比所有人都要重。莉雅由于生命力的透支,最后一次圣力仅能稍微治疗她头部的重创,魔化体质虽然神奇,但在伤势太过严重下,效果也有限。

  因此,听闻噩耗而仓皇赶来,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枫儿,浑身绷带裹得像个木乃伊似的,勉强将该说的话交代后,大口黑色瘀血自嘴里溢出,却仍想再尽到职责,多说几句。

  “我…我看你还是先回去躺吧!”有雪颤声道:“你不觉得和那边那个尸体比起来,你比她更像是快要死掉的人吗?”

  和在睡眠中过世,表情恬静祥和的莉雅相比,枫儿的确是一副快要断气的模样,而如果不是兰斯洛强行制止她的说话,让众人将她送回休息,枫儿可能就此与莉雅长伴。

  “老…老大,你要好好保重,反正旧的不去,新的不来…我知道也有很多男人,从新婚之夜开始就想杀掉老婆,所以你这样也还不错…换个角度想想,老婆落床就折了半价,你现在甩了她,立刻就可以找第二春,以一个男人来讲,你还真是幸福得让人羡慕啊…唷呵…”

  话只能讲到这里,与枫儿不同,有雪无法继续说话的原因,是因为旁人的竭力劝阻。虽然有雪是满怀好意,以雪特人的积极方式,试着为义兄打气,不过甫遭丧妻之痛的兰斯洛,情绪波动的危险不在李煜之下,要不是妮儿慌忙地把雪特人轰走,难保失去理智的兰斯洛,不会顺手让义弟陪同妻子上路。

  另外一方面,对于事情急遽转变的妮儿,一时间也反应不过来。头号情敌的突然消逝,究竟是值得高兴,还是应该有别的情绪,她全然错乱掉了。

  看着兰斯洛变得如此意气消沉,妮儿也再度确认了,原来兄长对那女人所放下的情感,竟是这么样的深…自己所无法比拟的深。而那个女人又是如何呢?

  在与天草对战的时候,背后所传来的低泣声,原来是这个意思。她是知道自己会死吧!但明明知道,她仍是这么做了,为了保护自己心爱的人,她连自己的生命都无悔地付出了…

  ※※※

  “为了我们共同所爱上的那个男人,求你帮我…”

  当时莉雅是这么说的。可是和她比起来,自己最后却什么也没有做到,自始至终只有旁观,坐享他人的牺牲,然后存活下来。

  对于这个样子的自我,妮儿有着深深的厌恶感。

  那个讨厌的源五郎,这时候偏偏又不见人影。莉雅的死讯传出,他大为诧异,跟着说:“人死不能复生,请各位节哀顺变,而悲伤也是无济于事,请把目光放远,眺望美好的明天……啊!已经这么晚了吗?如果没事的话,我就回去睡了。”

  “你…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有良心啊?”

  “奇怪了,死老婆的又不是我,说说场面话就可以了,干嘛还真的掉眼泪。妮儿小姐你才是奇怪,干掉了头号情敌,你应该很开心才对啊!呵呵,该不会…你心里正在偷笑吧!”

  一记拳头印在这没良心男人的左眼眶上,跟着再补上一脚,把人踹飞,妮儿就不想再听这人妖说些扰乱自己心情的话。

  她现在只担心一件事,哥哥的颓丧模样,会持续多久呢?

  从来也想不到,自己居然是这么软弱无用的一件东西…

  兰斯洛苦笑着,凝视妻子的遗体。在送枫儿去休息的短暂离开后,当他再回到由临时礼堂改搭的停灵间,赫然发现莉雅的身体,被一块长方菱形的巨型透明水晶裹住,像是一具水晶棺材似的,让死者静静地安眠。

  不知道是什么人的杰作,但大概和那些魔导师脱离不了干系吧!雷因斯女王也是魔导公会主席,这点自己早有所知,现在女王驾崩,他们以这方式聊表心意,那也不足为奇。

  这个样子…也好。

  美美的棺材,最适合装盛妻子这样的美人。看着那巨型水晶映像光华,七彩流转交错,让棺中的莉雅看起来仿似天仙一般,圣洁无瑕,兰斯洛就觉得这比任何的化妆都要美。

  伸手探去,将手掌贴着水晶棺,过了片刻,水晶好象变成液体一样,让自己能够把手伸进去,***着妻子的脸颊。或许是因为有什么咒术在运作,都已经两天了,莉雅的脸蛋仍轻泛起一层晕红,摸起来也温温的。

  可是兰斯洛却不会忘记…不会忘记妻子在怀中逝世的时候,那具小小的身躯是如此冰凉!

  “老公~~要是有一天,我死掉了,你会怎么做?会不会好伤心?”

  “男子汉大丈夫,会为这种事情伤心吗?大丈夫何患无妻?我赶快把你埋了,就可以马上再找个女的暖床了。”

  “啊!好过份,通常这种时候,男人应该哭着说:”这辈子就只爱你一个,再不会爱上别的女人“;而我也才会很谅解地向你交代说:”别为了我而耽误你的人生,快点把我忘记,去寻找你新的幸福吧“,你这样子我根本就讲不下去了嘛!”

  “可是,生活很现实,日子还是要过下去啊!如果你不喜欢那样,顶多我以后和别的女人上chuang,脑里通通想着你,边做边吼你的名字好了!”

  “拜…拜托,求求你千万不要这个样子,好恐怖啊!当个厉鬼也就算了,但是当一个鸡皮疙瘩掉满地的厉鬼,那才真是死不瞑目呢!”

  ※※※

  这是以前四十大盗还在石家领地作案,一次自己和莉雅的枕畔对话。不管怎么聪明,女孩子总是有些奇怪的心眼,而被这一类问题问多了,掌握到她的弱点,自己就能随口一句,让莉雅不敢再把话题继续。

  然而,说起来很轻松,事到临头,才发现一切竟是那么样的困难。自己非但无法轻易割舍,就连站起来走下去的力量都没有了。

  为何非要到东西已经不在,才会领悟到它的重要性?

  在这之前,若有任何人对自己说,自己会因为一名女子,而失意颓丧若此,自己绝对会嗤之以鼻,却想不到事情真正到来,自己却只比预期中更要没用。

  当初在暹罗城与风华愕然诀别,自己并没有这么样的伤心,这样说来,是因为自己对莉雅的情感更深?还是因为连续打击之下,自己终于承受不住了呢?

  莉雅静静地睡在水晶棺里,那表情似乎还在微笑。能够嫁给自己,想必她也很开心吧!自从杭州结识起,她就整天嚷着要结婚,以她一国女王之身,何等尊崇,却只对自己这么一个草莽强盗青眼有加,惭愧之余,也着实有几分骄傲。

  本来也在暗自盼望,婚后要好好努力,创一番事业,不让喜欢上自己的她蒙羞,怎知道自己与她的缘份竟然这么短?莫非自己天生注定是一个不能给女人幸福的人?风华也好,莉雅也好,都是甫约定终生,就已从此永诀。

  仍是穿着结婚时的那件白纱,作着新娘打扮的莉雅,看起来就是那么的美丽与幸福,但白纱上却有明显的血渍,不知是搀扶自己时沾上的,抑或是她自身的鲜血。

  染血的婚纱吗?

  果真是一件不吉利的东西啊!

  已经两天了,这两天自己就是像现在这样坐着。感觉上,似乎不是伤心,也没有什么哀痛,只是像整颗心落入泥沼似的疲惫,什么也不愿想,什么也不愿做,如同根没有心的枯木,漠视时间的流动,与此地同朽。

  外头的大家,应该很担心吧!妮儿刚才已经进来闹过一次了,她敲击水晶棺木,愤怒地叫着。

  “你不是答应过会给我大哥幸福的吗?那为什么现在把他丢下,自己一个人跑了?这样子就是你所给他的幸福吗?你这个女骗子!不许睡,给我起来!!”

  水晶棺很坚固,但也不能让妮儿这样骚扰。最后,是自己让妮儿出去的,只是事情也不能这样下去,就算自己还想在妻子身边多待一点时间,但总不能一直干扰亡者的入土为安吧!

  默视棺中遗体良久,兰斯洛蓦地割破手指,沾着热血,便在水晶棺上疾指奋书。

  相识以来的往事,历历如在眼前。每次受伤时,她轻轻地把伤口舔干净,再裹上伤布;觉得失意时,也是她一直用着各种方法为己打气;不管是什么事,她总是先顾到心爱的男人。

  漫漫长夜,枕畔私语,夫妻情义,莉雅对自己的意义,远超过一名妻子、一名知己……

  “如妻如妾,如兄如弟!”

  短短八字挽联,是兰斯洛赠与妻子的临别礼物,内中蕴含的深意,只有两人彼此方知。

  ※※※

  “我一直都是这样孤伶伶的一个人,除了老头子、妮儿,我唯一的亲人就只有你了。我有好多的话,想要对你说,可是对着一个不会回答的人,讲话实在没有意义,而且既然你已经变成这样了,那么就算我不说,你也会知道吧……当然了,每次都是我才讲几个字,你就知道我在想什么了。”

  站了起来,兰斯洛凝视水晶棺,向妻子做最后的告别。

  “…你们女人好象都喜欢一些无聊话,仔细想想,我好象也没有哄过你什么。既然现在没有别人,那就让你这婆娘死了也笑一下吧!喂!我爱你唷!”

  虽然是没有旁人,但兰斯洛仍把这最后一句话讲得飞快,除了难为情之外,也是怕自己在情绪过于激动下,做出难看的动作。

  可是,这句话才讲完,旁边立刻也补上了一句。

  “你是说真的吗?”

  熟悉的甜美语音,跟着便是一双柔软玉臂缠上颈子。

  “老公,我爱死你了!”

  缓缓侧过头去,一切恍如梦境,虚幻得不像真实,莉雅的身影就贴在自己旁边,亲昵地勾着自己颈项,并且吻上面颊。

  “两天不见了,有没有好想我啊?”

  兰斯洛答不出话,一时间弄不清楚自己是不是还在作梦。他缓缓地看着旁边微笑的莉雅,跟着再猛然转头,看见自己那仍然熟睡在水晶棺中的妻子,这时候,应有的反应才在他身上出现。

  “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~~~~~~有、有、有鬼啊~~~~!”

  距离暹罗事件一年又八个月,曾经回响于暹罗城的凄厉惨叫,如今在雷因斯边境的基格鲁,原音重现。

  

举报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
段评功能已上线,
在此处设置开关
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