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六章 赤血山兽

风姿物语 罗森 8874 2005.03.03 15:45

    两个人无言对视,一时间都没有心情再说什么话,但天上的一道火光,却让公瑾与胭凝同时有了动作。

  整座玉龙山,此刻正处于连场爆炸之中,土石炸裂,烟尘弥漫,假如只是普通一道火光画过天空,公瑾与胭凝都不会在意,但这道火焰流星不但画破天空,还朝他们这边坠下,这就逼得他们不得不做反应。

  虽然刚刚结束一场剧斗,但两人仍维持了水准以上的体力,看见火光坠来,纷纷飘身后退,避过了重物坠下的冲击。

  公瑾目光锐利,看见那火光之中隐约有个人形,暗自诧异,在那道火光重重撞击地面后,抢先凑近过去,却看见一个人姿态狼狈地缓缓站起。

  那个人的穿着打扮非常古怪,身上是一件曳地的白色长袍,顶上用布条裹着包头,唇边还贴了一丛可笑的山羊胡;怪异的装扮,却只是伪装,公瑾知道他的真面目是什么人。

  这个自称“白****”的男子,真实身分是风之大陆的头号恐怖份子,白字世家的本代当家主──白军皇。尽管做事与思想有些古怪,但公瑾从来不敢小看这个男人,他对“现实”的掌握准得出奇,当初预言小乔的成败轨迹,如今完全命中,这等眼光连公瑾也甘拜下风;至于武功,白军皇成名犹在忽必烈之前,加上白家六艺威名赫赫,公瑾有理由相信这男人的武功甚至高过自己与忽必烈。

  之前听忽必烈的暗示,公瑾就猜测这号辣手人物已亲临玉龙山,再看到附近的连场爆破声威赫人,九成是出自白字世家的手笔,如果没有他们的太古魔道兵器,要造成这样的破坏只怕相当不易,多半刚才在连天烽火中,这个男人也是一面长笑漫步,一面指挥各种破坏吧!

  然而,白军皇现在却被击飞出来,像个火焰流星般地重坠于地,败得异常狼狈。公瑾不敢小看白军皇的武功,认为即使自己与忽必烈联手,也不可能把白军皇败得这么惨,地界之内绝不可能有人做到,那么……

  “嘿!这样的攻击,还没有资格取走白家人的性命啊!”

  跌坠在坑里,白军皇半个身体泛着高温烧灼后的焦黑与臭味,但这情形却瞬间发生改变,焦黑的皮肤迅速脱落,在细胞高速活性化的运动下,所有伤处愈合完好,白皙犹若未伤时,跟着白军皇一个翻身,重新站立起来,精神抖擞,完全回复了战斗力。

  (好厉害,这就是传说中的乙太不灭体……)

  首次目睹这门传说神技,公瑾心头的讶异委实不小,姑且不论自己与忽必烈的武功较诸此人如何,但要斗起快速回复的痊愈本事,那可万万不是此人对手。但这么强的一个武者,却被人击倒在地,白鹿洞中到底是谁能够……

  白军皇在公瑾肩上一拍,面上却不见平时的轻松笑意,而是很严肃地对他警告。

  “小心啊,周瑜将军,那个老家伙实在不简单……”

  公瑾还没来得及问起这句话的意思,连串吵杂声音突然从白军皇手腕上的一个金属环中传出,似乎在报告某个高速移动的物体,正朝白军皇这边靠近。

  “啰唆!飞行物体有什么了不起?用地对空雄蜂火箭弹把他给打下来!就算是天位武者,也不可能是不死之身……”

  乙太不灭体的神效,似乎也无法彻底痊愈之前那场剧斗的内伤,白军皇一面对着手环下令,一面却由嘴角流出血丝,显然伤得不轻。

  八枚闪着火光的浑沌火弩,在呼啸声中激飞上天,似乎在黑暗夜空中追击着什么物体,最后被某种力量牵引,混击在一起,发生大爆炸,炫目火焰烧亮大半个天空,逼得人无法直视,当人们好不容易能够再度仰视天空,公瑾发现白军皇的表情比刚才更为凝重,遥遥望向附近山巅上的某一点。

  距此百尺高的一处山巅之上,有一个黑影正站在那里,无声地与周围的黑暗融成一体,无法看得很清楚,只有那股内蕴而凛冽的剑气,纯正的白鹿洞武学气势,隔着百尺遥距,如海潮怒涛般迫向众人。

  这种由双方力量绝对差距所形成的压迫感,公瑾绝对熟悉,这令他想到两年多前的某个晚上,自己悄悄地回到白鹿洞,想要弄清楚一些疑惑,就是这道黑影拦挡在自己眼前,雷霆一剑令得自己险死还生。

  而今,当自己再度踏上白鹿洞的势力范围,这个人就重新出现在自己面前,像是一座不能逃避的雄伟高山,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。

  “……师父……”

  公瑾听见胭凝的声音,说出了自己在心里呻吟的那句话语。连场骚动,当白鹿洞彻底面临失败时,师父终于再度现身,独力挽回狂澜,可恨的是,他确实有这份力量,不管自己、胭凝、忽必烈、白军皇再怎么努力,如何联手,都敌不过月贤者的一人一剑;天位与地界的差距实在太大了,大到一种让人想要诅咒的地步。

  (师父……你的做法已经不合时宜了,为什么你还要用自己的力量,去阻碍这个时代的进步?难道拥有天位力量,就可以这样恣意摆弄排人吗?这种力量……天位力量,简直就是****的源头!)

  面对着山巅上屹立如岳的伟岸身影,公瑾感到一阵愤怒,尤其是当自己与同伴经过努力,正把局面渐渐引向好转时,师父的出现,即将令这一切努力化为乌有,那种绝望与无力感,让公瑾感到强烈的愤怒。

  “师父!你在那里做什么?看着你的同胞受苦,看着你的两个弟子自相残杀?你有足够力量阻止这一切发生的,但是你没有,你把力量用在制造这个世界的不公平、不合理上头,这样是否真的让你很爽快?忘记自己是个人,把自己当作是无所不能的神,这样真有那么快乐吗?你回答我啊!”

  长久以来累积的怨忿,冲破了理智的控制,一下子全吼了出去,但山巅上的身影冷静如恒,没有半点回应,直到公瑾喊得声嘶力竭,才有一句冷冷的话语,随着冰凉山风一起吹送过来。

  “公瑾,你太嫩了,根本不足以抗衡魔族……我想要培养与塑造的人才,并不是你这样的废物!”

  声音比记忆中更为严峻、更为冷漠,听起来几乎不像是个人的声音,但确实是陆游的口音。这个声音让公瑾几乎失去自制,想要再怒骂回去,旁边的白军皇却伸手拦阻。

  “别中了老贼的挑拨啊!明明说了也没用的话,就省省力气吧!力量已经不如敌人了,心浮气躁,只会让你加快被人斩杀……我现在正在准备飞弹阵,如果周瑜朋友你愿意,可以配合我做出攻击。”

  被白军皇提醒,公瑾才发现自己失去了冷静,再看白军皇不动声色地快敲击整手腕上的金属环,似乎在调整什么,这才明白他在结合伏藏于玉龙山上的太古魔道兵器,预备发出强横一击。

  单纯的战斗,地界绝对不可能挑战天位,但是结合太古魔道兵器之后,又会如何呢?胜算有可能略为提高吗?

  公瑾无从想像,但对于目前仍处于黑暗深渊的众人来说,这无疑是一丝最后的光亮。

  双方气氛紧绷,公瑾斜眼望向胭凝,发现她不知何时已然离去,心中微觉失落,但也感到这样比较好,如果胭凝仍留在这里,一定会很困惑,不知道该怎么做吧!

  正当公瑾预备再一次发动攻击时,地面微微摇晃,有些很不妥的事情开始发生。

  “这是……”

  公瑾还不能肯定问题所在,但脚下地面的晃动,迅速增强了规模,看来已经不是普通火yao爆炸能够造成,必定另外有什么变故。

  “****先生?”

  “即使能够征服世界,恐怖份子也非无所不能。”

  白军皇一句话,解释此事与白字世家没有关系,跟着,当地面震动再度增强,附近那处山窟入口突然传来喧闹,大批兽人部队从里头狼狈撤出,匆忙奔跑的样子,看起来根本就是逃命出来。

  不知是否因为撤退行动未完,兽人部队的人数较诸之前进去时大幅锐减,但是从山窟入口的剧烈震动、周围突然响起一片鬼哭神嚎般的尖啸声看来,公瑾与白军皇都有一个共同的直觉:还没撤出山窟的人恐怕再也出不来了。

  “白鹿洞已经安排好了,今晚他们就会全都被消灭在这里,从今以后,再也没有鬼夷族!”

  公瑾突然想起胭凝说过的这句话,心中狂叫不妙,自己竟然只把注意力放在与师父的对峙,忘记这句话暗藏的玄机。如果白鹿洞设计在今晚歼灭鬼夷族,那么必然准备了极其毒辣的手段,换言之,整座玉龙山都是高危险范围,自己不该执着于战斗,应该让玉龙山上的所有人撤离才对啊!

  “****先生,白鹿洞今晚在玉龙山上可能有阴毒布置,请你立刻下令,所有人撤离玉龙山。”

  白军皇也是当世枭雄,一听公瑾语气,问也不问理由,马上透过通讯设备下达撤退令,数道火箭旗花划破夜空,对白字世家以外的盟友发号施令,让他们知道要紧急撤退。

  地面又是一阵狂猛震动,而那感觉绝非普通的地震,与地震不似,却很像踩在某种活物上头,要被掀动下来一样。

  但这里明明就是山地,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感觉?

  该不会……

  公瑾与白军皇相顾骇然,为着脑里出现的那个可能性大惊失色。

  “走!别楞在这里!马上离开玉龙山,一个也不要留!”

  “全速撤退,要命的就快点下山!”

  两人奔到兽人群中,弄醒那些犹自惊魂未定的兽人们,让他们紧急撤退。这时整个山窟又是一阵剧震,由坚硬岩石所构成的山窟入口赫然发生诡异变化,不可思议地开始扭曲、皱折,一如活物,而从山窟中惊惶奔出的兽人,身上无不带血,伤势一个比一个严重,最后奔出的几个甚至大半身体都染满鲜血,缺手缺眼,情形惨重。

  “快走──!”

  一声雄沉虎喝,由山窟深处传来,接着就是一道人影由山窟深处飞窜出来,速度奇快,但公瑾却一眼看出,有某种东西正由山窟内部快速追出,非人非兽,极其诡异,如果没有意外变化,忽必烈还没奔到洞口,就会被那样东西追上,当下不假思索,从旁边一名兽人手中抢过绳索,当作软鞭挥出,缠住忽必烈后猛力使劲,让他得以加快速度,一下子来到洞口。

  “无耻妖物,全给我退开!”

  忽必烈的退后,仍遭到那种不明物体的追击,公瑾看他伟岸雄躯染满鲜血,显然伤势不轻,不知道什么机关能让他伤成这样。

  公瑾定睛看去,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无数的血色藤蔓,像是纠结于海底的杂乱草类,以惊人高速朝洞口这边蔓延出来,缠卷吞噬着所触及的一切;也就是这种不合理的诡异妖物,让勇猛善战的兽人部队尝到苦果。

  高速飞退,忽必烈仍在猛力挥刀,雄猛刀气凌空斩出,把追击过来的血色藤蔓阻住,但连续挥刀后的大损真元,却令他这一刀的刀劲难以及远;一旁的公瑾与白军皇见状,各推出一掌,让真气由背心直传进去,这一记刀劲光焰暴闪,激增三倍杀伤力地推斩出去,将最前头的数排血色藤蔓斩断。

  血色藤蔓被斩断落地,立刻化为赤红色的淤泥,蠕动攀爬,与岩石地面迅速同化,开始产生出新的血色幼苗,并且迅速成长茁壮。公瑾一件到这种情形,哪还敢有片刻停留,立刻与白军皇打个招呼,所有人以最快速度往山下奔去。

  奔逃的时候,公瑾凝目望向山岗,发现那道黑影仍然屹立彼处,动也不动,似乎没有躲避的打算。然而,这也难怪,以陆游那神一般的绝世力量,不管遇到什么问题,都难以伤害得了他,他根本不用像自己这群人一样仓皇躲避。

  而在一伙人循山道急速下山的时候,忽必烈也告知公瑾与白军皇,他率众进入山窟之后的遭遇。

  “我们进入山窟以后,一路上长驱直入,杀了百多个鬼夷守卫,但没有遇到白鹿洞的人,后来我们抵达一处水晶祭坛,相信是元气地窟装置的入口,可是在我们有所动作之前,祭坛放出诡异血光,把最前头的一批弟兄化为脓血,跟着地震就开始发生,而那些血色藤蔓也一直追击着我们,我全力断后,但弟兄们仍损失惨重……”

  忽必烈淡然说来,旁人都隐约感觉得到他语气中那丝惨烈意味,而侥幸逃脱的兽人们,回想起那几幕惊险,思之犹自不寒而栗。

  从忽必烈的诉说中,公瑾得知那种妖邪藤蔓会吸噬生人血肉,并且与土地同化,近乎无穷无尽,可以说厉害之至,单纯靠个人武力强破,是解决不了的,只有先下山再说。

  公瑾和白军皇的战斗经验都非常老道,判断也极为正确,如果不是他们抢先一步下达撤退命令,只要再慢上一分一毫,情形就会不同,因为在他们奔离山窟后不久,大片的血色藤蔓从山窟入口蜂拥而出,席卷向周遭地面,以惊人高速****所经之处的土地。

  如果从玉龙山下往上看,可以很明显地看到一道血线迅速变浓,而且转瞬间便由线扩展成面,像是一种无名恶疾,大口吞噬着山上的树、草、石、生物,一下子就把半座玉龙山化为血污般的厉红,并且加快吞噬向另外半边。

  公瑾注意到,血色藤蔓的绵密生长,在经过那些尸灰符咒时,像是得到了某种催化剂,瞬间加快吞噬速度,显然两者间有相辅相成的作用,而地动的频率与强度越来越猛烈,好像整座玉龙山要翻转过来,这个咒术的规模实在很大。

  (计算错了,他们不是要吸纳天地元气,助长个人修为,而是要施放这个咒法……假如这咒法是以天地元气为能量,那可能造成的影响根本无从估计……)

  忽必烈与白军皇所携来的人马,虽然都是两大世家的精锐,却都没有通晓术法的人才,帮不上眼前的困境,但在他们下山途中,急奔的众人遇到一队鬼夷兵团拦路,双方展开厮杀,兽人群多数带伤,竟然一照面就落在下风,难以前进,而公瑾就听见那名鬼夷将领在哈哈大笑。

  “外族的贱种,今天要你们知道我鬼夷族千百年累积的怨恨,来自死难先灵的诅咒,会让你们一个都无法生离此地!”

  话中透着古怪,忽必烈以语言相激,那名得意忘形的鬼夷将领把事情全说了出来。中都附近的山区,存在着几个万人冢,是过去艾尔铁诺大规模捕杀鬼夷人时弃葬的所在,叛军攻占此处后,胭凝密令挖掘先人坟冢,把所有被虐杀而死的遗骸焚化,再由愿意牺牲性命的鬼夷士兵断头集血,制作成插遍玉龙山的符咒,预备施法。

  胭凝告诉全军,这法咒是白鹿洞的禁忌,威力强大,配合元气地窟的能量,堪称天下无敌,连月贤者都不是对手。在胭凝的保证下,人人勇于牺牲,怀着满腔怨毒,一面诅咒艾尔铁诺人死尽死绝,一面让同胞斩下自己首级,集血成咒。

  恐怖的施法过程,闻者无不变色,公瑾更依此推算出接下来的变化,大惊失色,一马当先,与忽必烈、白军皇联手,马上就把鬼夷人的防御线摧破,率人继续往下闯逃。

  在他们动作的同时,一道道狂乱挥舞的血色藤蔓像是迅速滴流的脓血潮,由兽人队伍后方百尺处出现,迅速往下延伸追击,像是高涨的潮水,向距离最近的生人急涌吞噬。

  兽人队伍拼命狂冲过防御线,鬼夷人拦挡不住,就不做阻拦,让公瑾他们率队冲过去,并且相信那些血色藤蔓会追上他们,将这些异种仇敌噬杀干净。

  照胭凝之前对他们的说法,这些血色藤蔓蕴含鬼夷先灵的枉死阴魂,会庇祐后代子孙,所以纵然血色藤蔓靠近,他们也毫无畏惧;公瑾与他们错身而过时,看见两个熟面孔,不假思索地抖手挥出绳索,套住那两个人,想多带两个人逃走,不过却被他们挥刀斩断绳索。

  “周公瑾,你作恶多端,老天迟早有一天会收你,让你……啊!”

  怒骂声一下子变成惊惶惨叫,理所当然的事,理所当然地发生,当血色藤蔓来到,这些由鬼夷先灵骨肉所凝成的邪恶生物,并没有如同胭凝所保证的那样,给予其后代子孙庇祐,反而像是怒涛般缠卷过来,一下子就把人们缠卷过去,蚀肉融骨,迅速绞烂成一摊不成形状的赤红淤泥。

  “怎、怎么会这个样子……我们的先灵、我们的仇恨……哇啊!”

  被血色藤蔓袭击的鬼夷人,一时间都无法接受这个震惊的冲击,源自他们先灵骨肉而创生、理应与他们有着相同仇怨与悲情的咒术生物,居然不分敌我地攻击着他们。这其实是很正常的事,但他们之前却没有人察觉到这一点,如今每个人都是一副骇然欲绝的表情,觉悟到这血色藤蔓已经是彻头彻尾的邪物,与先灵庇祐没有任何关系。

  鬼夷人从震惊的表情中醒来,狂呼大叫,悲惨地四散逃命,可是早已失去先机的他们,根本不可能和血色藤蔓比快,一下子就被吞卷进去,成了血肉祭品。

  之前被公瑾飞索卷住的那两个鬼夷人,托福来到比较外围的位置,还有时间逃命大叫,请求公瑾救命。公瑾终究心中不忍,策马回头,再次遥遥抛出绳索,希望救这两个故旧部属逃得一命。

  绳索扯住他们手臂,用力回拉,那两个鬼夷人死里逃生,感激涕淋的狼狈样子,让公瑾感到一阵安慰,起码自己不是什么人都没有救到。然而,急卷过来的血色藤蔓却更疾更快,一下子就缠住那两人的躯体,绞碎全身骨肉,迅速拉扯回去。

  死里逃生的喜悦、事发突然的惊恐、痛楚、对死亡的极度恐惧,迅速在同一张面孔上变化出现,目睹这一切的公瑾呆若木鸡,连绳索被疾扯拉过,在手上擦出血痕都恍若未觉,如果不是忽必烈急拉了他一把,将他从马背上扯下,他就连人带马成了最新牺牲者。

  “不用这样惊讶,当人们失去对祖先的敬意,把过去的悲惨回忆当成斗争工具,早晚会被这些悲情反噬。他们亵du了祖先的牺牲与精神,如今遭到这样的惩罚,也属应有之报,但愿他们的后代能够记取教训,不要再企图用先人尸骨获得胜利。”

  忽必烈这样劝解着公瑾,而他也只能在心中默默祈祷,为那两名终究没能逃脱的旧识祈求冥福。

  (一路好走,来世别再当个鬼夷人了……)

  公瑾换过新马,与白军皇一起居尾断后,凭着太古魔道兵器的强大火力,一再阻断血色藤蔓的行进,当一行人好不容易撤离玉龙山,血色藤蔓并没有追出山口,而更诡异的变化则在藤蔓****、缠满整座山后,开始发生。

  阵阵令人血脉僵凝的阴风吹起,跟着就是鬼哭神嚎般的怨毒惨叫,无数青紫色的邪异鬼火,由方圆百里内的多处山区内飘升,迅速朝玉龙山飞射过来。那些都是千百年来被虐杀而乱埋的鬼夷人,在尸骨被挖掘使用后,其满怀怨毒的阴魂也被召唤而来,纷纷被吸纳进玉龙山的血色藤蔓中。

  以无穷无尽的天地元气为能量,十多万的阴魂与生人血肉为骨干,当这些条件都集合完备后,这个咒术的真实威力才终于出现。大地震动的规模超过之前十倍,在猛烈的土石摇动中,被染成赤红的玉龙山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。

  先是凄厉可怖的震天长啸,跟着是由土石中分裂出千百只雄伟的肢足;在那些肢足的支撑下,整座山化为一个巨硕的身躯,连续仰天发出恐怖咆哮后,开始缓慢行动起来。

  没有人能具体形容这一幕景象!

  一座伟岸雄踞的高山,变成了一个散发邪异妖气的巨硕生物,拔地而起后,每一下移动都剧烈震撼着地面;身躯上不住流下腐臭的脓血,把流经之处全数污化,****触及后,毫无例外地在惨叫声中化作森森白骨;整个山躯在皎洁月色下,反映出一片妖异的血红色,无数血色藤蔓纠缠蠕动,一面对月亮发出诅咒的凄厉咆哮,一面追逐着生命的气息移动。

  撤退下山的公瑾等人首当其冲。不管是豪霸如忽必烈,或是狂傲如白军皇,都不愿意与这头灭世巨兽正面对峙,忙不迭地催促自家属下撤离,逃得越远越好,最好逃回武炼或雷因斯,永远不用面对这恶梦似的恐怖画面。

  这样庞大的邪异生命体,已经不是个人武勇能够对付,忽必烈的护身硬功虽强,若是被这巨兽重足一压,自忖也只有粉身碎骨的收场;白军皇命令手下攻击,数百枚浑沌火弩破空飞去,若是照常理来推判,应该可以把山夷平,但是在血色藤蔓与强大能源的遮蔽下,浑沌火弩只是没入那片赤红血色中,爆发了一点闷炸的细小亮光,根本无法造成伤害,也无法停止这头如山巨兽的步伐。

  武功没有用,太古魔道兵器也没有用,一行人枉称天下英杰,却都无法在此时派上用场,白军皇似是非常扼腕,为了行装方便,没有携带真正具毁灭性的太古魔道兵器,与这头庞然巨兽一拼。

  事已至此,忽必烈与白军皇都无意久留,他们不是艾尔铁诺人,来这里的原因,是因为得知鬼夷叛军预备引爆元气地窟,波及全风之大陆,所以才前来尽力阻止,但既然元气地窟没有被引爆的问题,这头邪异巨兽虽有灭世之威,要灭到雷因斯或武炼,那也是消灭掉艾尔铁诺以后的事,大可袖手不管,让首当其冲的白鹿洞与之死拼一场,自己的势力便可以逸代劳。

  主意是这么打着,但当他们下令撤退,却发现某个应该要强架着一起撤退的男人,不知何时先走一步了。

  公瑾很明白忽必烈与白军皇的立场,他们不是这块土地的人,不会也不该为这块土地流血。自己本该随着他们一起离去,但是与胭凝一战后,心情有了一些改变。

  “公瑾,你真是一个伪君子!”

  胭凝这句话言犹在耳,公瑾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,而胭凝幽怨的眼神,让公瑾觉得自己好像欠了很多人似的,就为了这个负咎感,他不能轻易离开。

  巨兽动作缓慢,却以极大的步子朝中都城走近,所经过的十余里地全被它所流下的脓血污化,成了一大片乌黑的腐蚀血沼,腥臭的毒气,连稍微靠近都让人觉得头晕欲倒。

  这样一头东西,如果不受控制,当真会摧毁整个世界的!公瑾不知道白鹿洞创造这头东西出来做什么,就他来看,白鹿洞根本没有控制这头东西的力量……或许师父他自信有吧,所以在众人慌忙离开玉龙山的时候,他仍稳稳地站在那里,就是自信他能够操控这头灭世异兽,正如他操控周遭所有人生命一样……

  但白鹿洞创造一头灭世巨兽出来做什么?用来对抗魔族吗?这太荒唐了,在魔族出现之前,整块大陆已经被这头东西给消灭了啊!

  无暇细想,公瑾策马快速逼近中都城,才一接近,他就看到一幕悲惨的景象。

  部分鬼夷人运气不错,逃离了玉龙山,因为四面被血沼包围,无处可去,只有来到中都城附近,藉由城池的防御结界掩护,暂脱平安,但是城上守军发现了他们,毫不留情地开始发箭射杀,一幕悲惨景况于是上演。

  来此托蔽的鬼夷人,多数是老弱妇孺,主要的战士都已经殉身在玉龙山上,如何能敌?公瑾看着一个又一个的鬼夷人被箭插满身,逐个倒地,不少人怀中还抱着婴儿,不由得急怒攻心。

  “给我住手!”

  说话是没用的,公瑾挥剑拨落射来羽箭,一来到城墙之下,立刻施展壁虎游墙功,贴着城壁窜上去,在气力将要不支时,使出刚刚领悟的剑鞭,一抖手就勾缠住城墙上端,使劲一拉便飞身上去。

  脚落实地,就有守城士兵攻击,公瑾为求立威,长剑挥出,五名士兵血溅当场,逼住周围士兵不敢上来,跟着便是一声重喝。

  “全都停手,不许放箭,我是白鹿洞的周公瑾,现在执行军部的机密任务,命令你们打开城门!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