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二章 黑色大逃亡

风姿物语 罗森 6233 2004.11.15 20:06

    要重新收拾、处理香格里拉目前的灾情,是需要大量人手的工作,而青楼联盟的回归,适时地填补了这个空缺。

  本来隶属于石崇的武装部队,在这晚之前就已经悄悄撤走大半,青楼联盟可以说毫不费力地就夺回了这座城市,然而,香格里拉受创严重,从昏迷中醒来看见残破家园的百姓,更是需要安抚,这些都是要马上进行的事。

  “清理掉尸体,尽速火化,如果让尸体腐烂造成疾病蔓延,那就很麻烦了。”

  “筹措粮食与饮水,第一批不可以少于三万吨,马上送来,还有……尽速搭建临时住所,这次流离失所的灾民很多,要立刻安置他们。”

  青楼联盟在过去的几千年里,一直统治着香格里拉,整体人脉的盘根错节,是石崇所没法比的,而当魔屋再次回归,这些潜藏人脉全部活动起来,以最快速度控制情况,不让灾情恶化下去。

  对于全体市民来说,青楼联盟的适时回归,是一件天大的喜事,因为如果没有他们,那么香格里拉的许多紧急系统就没人知道怎么启动,让灾情持续扩散的结果,死伤会以倍数成长。

  要做的事情很多很多,不过那些都不关兰斯洛等人的事了。他们始终是外地人,在这边的战局告一段落后,最需要的就是休息疗伤。

  魔屋回到香格里拉后,很快就在原来位置重新回复成房屋型态。在枫儿的带领下,兰斯洛等人进入了魔屋。

  “堵塞住通天炮发射口的时候,我们这边受到严重创伤……”

  枫儿向兰斯洛等人解释当时的情形,也是他们最不解的事。

  “假如堵在通天炮的炮口,硬受通天炮一击,即使通天炮的威力不完全,我们也只有全军覆没,可是,魔屋确实有些很巧妙的机关……”

  时空跳跃──这个金鳌岛曾经做过的事,魔屋也同样能够做到,而且由于魔屋的体积远比金鳌岛来得小,此一技术实用上的灵活性也比对方要高出许多。

  魔屋的重重一下撞击,配合本身速度,完美地破坏了通天炮的发射口,在即将轰发的前一刻,把那爆发出来的能量锁住。但这对魔屋本身却不是什么好事,因为一度被封锁的恐怖能量,会在下一刻更强、更猛地爆发,尽管那个威力无法直击香格里拉,但整个嵌在发射口的魔屋,却是首当其冲的受害者。

  “哼!虽然是抱定必死决心过来的,但那可不代表我们这些人就非死不可啊!”

  冲向发射口之前,枫儿听见那位女士如此说,而在通天炮即将爆发威力的那一刻,整个魔屋突然开始变化,依照事先已经准备好的程序,瞬间爆破外壁,解除外部装甲,整个内部的核心部分紧急时空跳跃。

  如果说硬接通天炮一击,是必死无疑的愚行,那么在这种状态下时空跳跃,就是需要赌命的冒险行动。整艘飞空舰艇仍在激烈撞击的反向摇动中,所处的空间又因为庞大能量高度密集,呈现不安定的危险状态,紧急时空跳跃所引起的时空震,也是跳跃时一项危险变因,如果一失控,可能在时空跳跃时被抛向未知尽头的远方。

  事实上,在魔屋进行时空跳跃时,受到庞大能量干扰,还有那股威力强大到震撼时空的爆破影响,所有仪器全部失灵,无法在时空流内定位航行,差点就要全员殉难,成为永远漂流于时空缝隙内的垃圾了,幸好那位女士亲自掌舵,熟练地自那个危险状态中重新突破空间,回到正常世界。

  “听她们说,我也帮了一点忙,因为以前有过穿越时空的经验,所以我本身成为混乱中的一个座标,详细情形我也不懂,反正我们就是这样子回来的……”

  枫儿微笑地说着。之前在日本,她与兰斯洛曾经一起被五极天式扔到异次元,有过类似的经验,所以在那种时空乱流中,她反而很能适应。

  经过这一场剧战,在这里的所有人都需要休息,毕竟周公瑾受了这样的创伤,连金鳌岛都开着逃跑了,短时间内该不会再回来作战,在迎接下一场战斗之前,他们要先疗伤调息,回复战力。

  “对了,一直着眼于金鳌岛,忘了另一个大威胁。”

  泉樱所在意的事,就是石崇所留下的威胁。照理说,香格里拉地下还埋藏着石崇所预留的爆裂物,随时有可能爆发,虽然直到目前都没有爆炸,但想到那个爆裂物的危险性,泉樱不得不提出警告。

  “……虽然不能排除说是石崇那边的疑兵诡计,但这种大事宁可信其有,还是去查一下比较好。”

  “这点不用担心,魔屋降落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做了,青楼联盟在香格里拉扎根千年,有专门的人才在守护遗迹,现在已经潜入地下,开始搜索各个可疑位置了。”

  但最新传回来的进度报告,没有发现任何不妥的东西,这点委实令众人觉得奇怪,尤其是泉樱。石崇特意来后台说的那些话,当时给人的感觉、神情,都不像是作伪,虽说石崇本身就是个大骗术家,可是考虑到当时的情形,泉樱很难相信那只是虚言恫吓。

  “我也觉得应该不是这样。”枫儿道:“所以目前工作人员仍在搜索,有消息回来会立刻通知我们。除此之外,刚刚奇雷斯与妮儿小姐离开的时候,与我们在异空间短暂擦身,青楼那边以独门秘法留下了记号,正在追踪,最后纪录是朝自由都市东南方行进,只要再有消息,我们马上就可以追上去了。”

  有办法追踪奇雷斯与妮儿,对雷因斯这边来说,这是很大的好消息,可是却有人对这喜讯表示狐疑,那就是妮儿的监护人兄长。

  “等等,追踪?你们的追踪记号该不会是那种查到最后,摆了一个大乌龙,发现原来记号在一头猫身上吧?”

  “不会的,青楼联盟所使用的追迹之术,是术法而不是太古魔道器械,不会闹出那种乌龙场面的。”

  枫儿的解释,让身旁的爱菱大为不服气,想要提出抗辩,但是让她扳回一城的机会马上到来,在众人要过一个走廊转弯时,两名神色慌张的侍女匆忙赶到枫儿身前,弯腰行礼,好似很尴尬地低声说话。

  “找到讯号了?呃……什么?记号在一条狗的身上?”

  枫儿错愕而尴尬的表情,正说明着事情超出掌控,这时旁边传来一声重重的闷响,是兰斯洛起手一掌拍在旁边柱子上。

  “兰斯洛大人!”

  “夫君!”

  在众人眼前,兰斯洛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,口唇颤动,想要说些什么,跟着就重重倒了下去。

  ※※※

  “嘿,什么把戏不用,耍这点小手段,就想要对付老子……做她们下辈子的大梦吧!”

  在距离香格里拉西北边千里远的某处树林,应该带着青楼联盟追踪术印记的奇雷斯与妮儿正在那里。

  奇雷斯的脸色非常难看,似乎感应到青楼联盟对他的追踪,但那种级数的追踪术法,在他眼中根本不值一顾,脱离空间转移时,他早就随手转抛到其他生物身上,现在敌人应该追踪到错误目标了。

  “赢过那些本来就不如你的人,很光荣吗?真的那么有本事,就不会被铁面人妖打得夹着尾巴跑路。”

  妮儿出言讽刺,重伤的她并没有多少体力,一直脑袋昏昏想要晕去,但一股倔强的坚持,让她紧咬下唇,支撑着不在敌人面前晕倒示弱。

  “你不用急着挑衅,这次战斗我们是趋于下风,周公瑾能把武功练到这种地步,真是可怕,但既然战斗已经结束,我们又能全身而退,下次再战孰胜孰负,这就是他要预备去承受的风险了。”

  奇雷斯说得自信满满,妮儿也明白他话中蕴含的意思。当日耶路撒冷两强对决,公瑾虽然少了一臂,但那一战所带给他的见识与经验,却让他得以突破天位之壁,以斋天位的强绝力量横扫当代,而这次香格里拉的激战,众人获益不少,只要有足够的时间、资质,去吸收这次战斗中所学到的东西,下次再战时难保不会有人突破强天位,以对等立场与公瑾战斗,而这……想必也就是公瑾最担忧的事。

  想到这里,妮儿脑中的晕眩感觉更盛,没有时间多作嘲弄,冷冷问奇雷斯一句:“你要带我去哪里?”

  奇雷斯不答,只是嘿嘿冷笑,不时更抬头望向天空,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。

  “你在找什么?”妮儿问了一句,脑内灵光一闪,奇道:“你是不是在找刚才那头乌鸦?”

  之前奇雷斯拉着妮儿在空中飞行时,与一头乌鸦遥遥擦身而过,妮儿只是奇怪那样的高空不该有乌鸦,奇雷斯却马上觅地降落,现在想来,可能代表那只乌鸦有问题,不然以这头野兽的急躁个性,怎么可能不拉着人持续赶路,会这么好心地停下来休息?

  (听说魔法中有些技巧能够操控生物或是符咒式神,用以攻击敌人或是侦查,那头乌鸦是这样子的东西吗?)

  但以奇雷斯的狂野本色,如果那头乌鸦真的是敌人耳目,他应该立刻出手毁灭那头乌鸦,然后等在原处,等敌人追踪而来后,放手大杀一场,没理由像现在这样找地方躲起来,除非……

  “你受了伤?那个铁面人妖把你重伤了,所以你才不敢和人动手,要找龟洞躲起来?”

  妮儿的推测与语气,刺激到这头绝世凶兽的怒气,反手一拳出去,劲风到处,所有树木全在轰然声响中拦腰折断,倒地时整个枝叶腐朽枯死,一整片树林直线蔓延出去,鸟兽惊吓奔逃纷飞,也不知道被他毁了多少树木。

  “哼,我有伤?这点小伤能难倒魔界皇族吗?三两下就痊愈了,周公瑾想用这些伤来要我的命,他还远远不够格咧!”

  奇雷斯话声不大,但中气十足的感觉,显示状态不错,顶多只有一点激战后的疲惫,却怎也不似身受重伤的样子,令妮儿怀疑起自己的判断,更是不解他为何要选择退避,难道是敌人很强吗?

  妮儿所顾虑的理由,只有奇雷斯才知道真相。之前与兰斯洛联手战敌,合并两人天心意识,爆发最强一击时,有些话他并没有坦白对兰斯洛说出,其中就包括这套功法的反噬与副作用。

  这种急就章的拼命功法,本来就一定有着因为急速提升力量所造成的缺陷、反噬,更何况这套功法还是未经实验的半成品,会完美无瑕才奇怪。当时的局势千钧一发,如果不打倒周公瑾,根本就没有“往后”可言,所以这决定并没有错,但既然战斗已经结束,就该思考副作用的隐忧。

  到底会有什么副作用与反噬伤害,奇雷斯自己也不知道,典籍中更不曾写明,只知道在功法运使完毕后,那个副作用随时会发作,不论是他自己,还是配合施展的兰斯洛,现在都处于高度危险的未知状态,为了避免与敌人交手时,副作用突然发作,奇雷斯才选择了退避,不给敌人可趁之机。

  “那……什么人在追你呢?是铁面人妖吗?还是……我哥哥他们?”

  “嘿,公瑾那小子如果要追踪,现在一定是用太古魔道仪器;至于雷因斯,一个快变废墟的香格里拉就够他们自顾不暇,他们自作聪明的结果,现在大概已经发现了那条蠢狗,脸色发青……”

  “那会是什么人?你该不会仇家太多,连什么人想追踪杀你都搞不清楚吧?”

  “哼,肯定是石崇那个鬼祟的东西,他和鸠摩狮那两条狗东西,最喜欢用魔法玩些见不得人的无聊东西,会用式神追踪我们去向,一定是他们的小伎俩。”

  “奇怪,听你的口气,好像和他们很熟啊……喂,你们几个到底是什么关系?是旧识吗?看起来不太像啊!”

  “旧识吗?桀桀桀……”

  被妮儿一问,奇雷斯忽然诡异地大笑起来,声音听来像是喜悦,但又有说不出的怪异。

  “应该可以说是旧识吧,我和这两个狗东西很熟,和他们全家都很熟,常常受托向这两头狗东西问好呢!”

  “哦……你们这些魔界来的说话真怪,问好就问好,也要说得那么阴阳怪气的。”

  妮儿觉得事情好像不太寻常,但也没兴趣多问下去,更不会知道往昔在魔界时,奇雷斯恶名昭彰,走到哪里,便被追杀到哪里,而石崇更曾经主导过其中数次的围杀行动。

  与当初李煜相同的处境,但李煜只在反击的时候杀戮,并不会主动让所经之处血流成河,更不会无故伤及妇孺,与之相比,奇雷斯连李煜一半的仁慈都没有,在石崇初次设局围杀失败后的隔天晚上,这头负伤的凶兽就摸上门去,把敌人未及撤走的家小杀得一个不剩。再隔一天,则把鸠摩狮的满门连同所住城市化成血河尸山。

  追杀行动从此就不曾停过,奇雷斯的凶残之名远传四方,而即使逃窜到人间界来,奇雷斯仍感觉到这几个“旧识”始终追踪着自己的行迹。

  “嘿,丫头,你在人类那边好像是什么大元帅,管过很多的人类,是不是?”

  “这关你什么事?”

  “你在外头闯荡那么久,一定很久没有回故乡了,怎么样,招待我去你故乡玩玩,有兴趣吗?”

  奇雷斯没头没脑的一句话,让妮儿大感吃惊,但回心一想,自从与兄长相认,离开故乡之后,就再也不曾回去过,有时候夜深人静,向武炼方向眺望过去,是满怀念故乡的一切,现在被奇雷斯这么一问,一股怀念的情绪油然而生,强烈思念着那个告别数年的家乡。

  “你问这个做什么……”

  妮儿一句话问出口,自己也恍然领悟,这次与奇雷斯一同离开,主要目的虽说是医治身体异变状况,但与这问题牵扯在一起的,就是要去面对自己的身世问题,奇雷斯说要回到自己的故乡去,应该就是为了这个。

  心里多少有些紧张,但少女思索片刻后,仍倔强地抬高下巴,傲声道:“去就去,怕你吗?”

  “你肯去,桀桀桀……那就实在太好了。”

  低沉的笑声,奇雷斯的诡异声音让妮儿很不安,尤其是看他说着说着额角青筋显露,双手更紧握成拳,似乎在蓄劲预备出手般,这种不必要的动作更让妮儿觉得他意有所图。

  “你、你想干什么?有什么好的?这关你什么事?”

  本来以为奇雷斯意图不轨,或是打算到自己故乡去放手大杀的,哪知道自己这一句话问完,他却邪邪地一笑,额上突起的青筋忽然爆裂,血染地面,紧绷的身体肌肉一下子失去力气,虚弱地倒了下去。

  “……那后面的这些东西,就交给你了。”

  不可一世的绝代凶兽就这么倒下,昏死过去,妮儿被这个不合理的变化弄得大张嘴巴,完全搞不清楚状况,才想到是否该过去踢他两脚,确认他是真昏还是假晕,附近的树林却响起一阵刺耳的尖啸声,鸟兽惊走,数百道血红火影自西方高速飞掠过来。

  定睛看去,飞过来的东西是某种鸟类,型态与乌鸦极其类似,让妮儿想到之前被奇雷斯干掉的那头东西,但这些血影火鸦却不是什么平凡的东西,从它们身上缭绕喷发的光焰,还有死死盯着猎物的那种锐利目光,妮儿肯定这几百头血鸦极有杀伤力,假如自己保有十足状态,那自是坦然无惧,但换做是重伤未愈的现在,怎么想都很危险。

  “鸦!鸦!鸦!”

  火影闪动,几百头散发着浓烈血腥气味的赤鸦纷纷停在枝头,刚好居高把妮儿包围住,血目凶瞳狠狠盯视着他们,不住发出刺耳的高声鸣叫,此起彼落,像是在联系什么。

  而从那股越来越紧绷的气氛,妮儿明白这些可能是由魔法成形的怪物群,准备马上发动攻击,自己不但要以重伤之身去应付,更糟糕的是,自己甚至算不上是孤军奋战,因为孤军起码不用被伤者拖累,自己眼前却还有一个昏迷不醒人事的大累赘。

  “鸦!鸦!鸦!”

  “有、有没有搞错……我是重伤病人耶,我……我应该躺下来静养才对的耶!”

  少女气愤而无奈的控诉,并没有打动这群没有同情心的鸟儿,当妮儿背起伤者,拔腿狂奔,周遭一片“鸦鸦”聒噪声响中,数百头火鸦离开枝头,以最猛烈的势道朝他们身后追逐攻击。

  “石崇~~~你这头大奸狗!落井下石,本小姐一定不会放过你的!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