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
发表 {{realReplyContent.length}}/{{maxLength}}

共{{commentTotal}}条帖子

已显示全部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查看回复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已显示全部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六章 梅琳格林

风姿物语 罗森 10360 2003.04.21 13:34

    

  “喝!”

  一声长啸,源五郎的小天星剑如雨骤发,连同封住云气的元气锁,将整片浓密云层轰开退散。

  又是迟来了一步,尽管料到敌人有可能已赶至北门天关,却又哪料得到他来得如此迅速?

  从稷下到北门天关,迢迢长路,纵是妮儿以天位力量全速赶路,也得花上六、七天时光,这人昨日中午还在稷下大战,今日清晨便已赶至北门天关,不足一日夜的光景,这样的脚程,委实是骇人听闻。

  而他封住云层内所有气息,让自己费了老大功夫才发现,又得多花些手脚才能破封而入的技巧,更是让自己连声长叹。

  (万物元气锁!他到底是怎么使出来的?连这东西都用得出来,武中无相实在是不得了啊……)

  表情已经完全紧绷,源五郎举目横视,找着敌人踪迹。妮儿失踪已有好一会儿,照情理来推,遇害该是不至于,但遇上那人,这时间已足够分出胜负,理所当然,妮儿要胜的机会十分渺茫……

  (嗯,这感觉……在下头。)

  云层上不见人影,源五即收束心神,登时发现了敌人所在,一提真气,往下方急掠而去。

  轻轻落下,已然立足于北门天关城壁之上,对方没有躲避,反倒像是在这里等待着自己。

  妮儿被他抓在手里,似乎已经失去意识,不过仍尚存一息,这是不幸中的大幸。

  (还有气吗?这样就好了。那么,这位白大公子接下来想要做什么?)

  这问题的答案应该只有一个。以妮儿现在的修为,任何小天位高手要胜她,都必须付出很惨痛的代价,纵是眼前这个战斗机器亦不例外,这点,身为指导教练的自己敢打包票,而他在一场激战后仍不离去,目的大概就是彻底剪除兰斯洛羽翼,把自己也给打倒。

  他不是没有胜算的,即使与妮儿一战消耗颇钜,但一来手里扣着人质,二来他尚未使出真正实力,打起来仍然占着赢面。

  个头不高,看起来像是一个初出江湖的少年新手,感觉不到半分气势,也没有任何杀气,但根据过去经验,自己便晓得此人极不好斗,若是小觑于他,自己随时会吃上大亏。照情形看来,这一类的亏,兰斯洛、妮儿,还有那死要钱的韩特,都已经饱尝个中经验了。

  白家的头号守护神,果真是有些门道,可是,身为天位高手的最大心障,他是不是也已经突破了呢?对于这样的一个人,自己必须要弄清楚这方面的答案。

  不发一言,两人就这样冷淡对视,时间一长,自有人发现此处的异状,更发现主帅妮儿落入人手,大呼小叫,几十个人拔剑攻了过来。

  白起身形不动,左手五指扬起,核融拳的散弹势向四面爆发而去,以压元功逼成的气弹,高速飘过周遭,打在光剑剑柄上,光剑为之碎裂,碰着人体,则变成一个鲜血淋漓的红色窟窿。

  (纵是自家子弟,动手也没有半分犹豫,全然不把人命当命看,毫无顾忌,他已经突破了人类人天位的首关心障了,唉……)

  源五郎心中暗叹。赶来此处的军官,全是妮儿由稷下领来的青年贵族,虽然挫败于敌手,但见主帅情形危急,仍是个个奋不顾身地再扑上去,这一点,让源五郎自叹弗如,以自己的人望,绝不可能获得这样的拥戴。

  不过,既然晓得了敌人的辣手,那这一次他就不会坐视事情的发生,当气弹如骤雨飞射,源五郎高喝一声:“住手,全给我退下。”同时,小天星指轮转发出,在敌人每一发气弹将要击中人体之前,抢先以指劲将之截下,无论远近,不失分毫。

  无比精准的计算,凭着这手功夫,终于换得敌人的侧目,白起两眼盯着源五郎,虽然未有出手,一股压力却先行迫至,让人气息不顺。

  “源五郎大人,妮儿小姐她……”

  “闭嘴,我眼睛没瞎,难道会看不到吗?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“别罗唆了,全都给我离开这里,你们应该看得出来,事情不是你们所能处理的。”

  被源五郎这样一讲,众人也晓得情形不妙。妮儿小姐伤重,命悬人手,而最应该感到担心的源五郎,却大异平时的斯文作风,疾言厉色地叱喝着众人,看来情形果真不对劲,但是,作为仰慕者的一份子,他们还是希望能出一点力啊!

  对了,五色旗呢?虽然自己帮不上忙,但五色旗成员个个都是武学好手,又拥有强力火器,即使与天位高手敌对,多少也能发挥一点牵制作用吧……

  这个念头刚刚闪过,立即便听见一阵声响,过千名五色旗的成员,手执重型火器,顷刻间据守住所有制高点,将此地包围得水泄不通,架设好机枪,掣开保险枢纽,完成狙击准备。

  “五色旗报到,由此刻起,听从最高领导的指挥。”

  强大援兵赶到,威猛气势震慑全场,众人正要拍手欢呼,却见到白千浪挥手一指,所有机枪、火器的枪口,全部瞄准源五郎与己方人众,只要一声令下,马上便是血肉横飞的惨烈局面。

  “怎、怎么搞的?”

  “为什么会这样?到底谁才是敌人?”

  突来的变局,把众人全都弄得呆若木鸡,对于眼前难以索解的情况,个个都是摸不着头脑。

  源五郎却是毫不意外。他原本就料想到,对于里之白家而言,这位白家大少可能是比现任家主更崇高的存在,因为,当白军皇远逸海外,白无忌忙于商务,全心打理大小企业,外兼吃喝玩乐,吸引各大强权注意的时候,唯一能在恶魔岛上训练将兵、整顿五色旗实力的最高领袖,也就只有这位白老大了。

  他们对白起的称呼是“最高领导”,看来是某个比现任家主更高的地位。接手五色旗以来,知道这支部队非独战力强横,更难得的是一丝不苟的向心力与忠诚心,白千浪曾说过:

  “不服从当家主指示的白家人,没有活下去的必要。”可见其对于白家首脑的绝对服从,会把枪头指向自己,可说理所当然。倘若没有使用洗脑技术,却能够达到这样的统驭效果,那眼前这人的练兵手段,实在不是自己能及。

  源五郎摇摇手,示意身旁的闲杂人等全部退开,而五色旗并没有拦阻他们的离去,当清场完毕后,他要设法解决眼下的问题。

  五色旗尚不够资格对自己造成威胁,白起虽然厉害,自己也有办法应付,正面相搏,未必会输,但是他手中的人质,则是自己的恐惧之源,根本就不晓得该如何面对。

  “嘿!我们两个人像傻瓜一样呆站着,总不是办法,赶快把事情了结吧!”

  白起没有回答,迳自扬起了右臂,手中掐握着妮儿的雪颈,向源五郎展示人质的状况,意思好像在说“传闻九曜极速天下无双,你可想要一试?”

  人质的情形真是很糟糕,伤痕累累姑且不论,一双白皙的手臂,皮肉破裂,手掌上还有好几处是整块被削去,隐约露出凄惨白骨。

  源五郎笑意未灭,心中却在强忍闭眼的冲动。他也晓得,在这样的对手之前,故作不在乎的交易技巧,是肯定没用的,但是如果毫不伪装,一股来自内心深处的恐惧恶寒,会让他的精神提前崩溃掉,再没有冷静判断的优势。

  他当然也没有蠢到指着敌人大骂。倘若叱喝“欺凌女流,挟持人质,卑鄙无耻”,会让对方发怒欲狂,他一定马上付诸实现,如果以武者尊严为名,能挑衅对方放弃人质来决斗,那也有一试的价值。但眼前之人却是个绝对冷静,比自己更懂得以最小耗损获得最大战果的天生战士,名誉或是尊严这种东西,是不可能影响到他的。

  “我明白了,先别急着伤害人质,我付出一点东西,来当谈判的诚意吧!”

  先是吸上一口气,源五郎把自身的护体罡气降至最低,跟着扬臂就是一记重拳,自轰胸口,“哇”的一声,大口鲜血喷出,已然受创。

  (不行,这样子大概还不够……)

  又是一记重拳,直接轰向脑门,这一趟受创更剧,口鼻之间血沫飞溅,而对于他这样精擅天心意识高过力量的高手,头部受创更是一件高度危险的事,既然做到了这一步,谈判的诚意应该已经够了。

  “不管内战怎么进行,胜负归属何方,我们现在是把守北门天关,对你有益无害。若我和妮儿小姐都倒下,没人抵挡来自艾尔铁诺的攻击,对白家、对女王陛下都很不利。”挥手抹去鼻端的血沫,源五郎沉声道:“今天的战果,你成功重创北门天关两大天位高手,刺激我家老大的效果已然做到,可以罢手了吧!”

  激烈的动作,便是素来严谨的五色旗,也看得面面相觎,但白起仍一声不吭,抓住人质的手掌未有松开,反而渐渐加紧,让少女咽喉发出吓人的咯咯声响。

  “你还没有拿出真正实力,和妮儿小姐的交手,耗不了你多少功力,认真一拼,你我两人鹿死谁手,仍是未知之数,要是两败俱伤,那只会徒然令旁观者讪笑,所以我宁愿退让,让你能保有完整实力,这一点,我想你不会不明白。”

  把该说的话都说完,源五郎再次抹去鼻端渗出的血沫,右手扔起小天星指的起手式,深吸一口气,冷冷道:“我言尽于此,白起,你可不要把我给惹火了。”

  以源五郎对敌时一贯嘻皮笑脸的风格,这可以说是他极为难得的一次威胁。或许正是为此所慑,白起冷哼一声,将手里的妮儿放开,任其倒地昏睡。

  (呼,还好,这家伙虽然不讲理,但是起码还讲利害关系……)

  以现实状况来说,源五郎实在是放心得太早了,因为放弃人质,并不代表就打算放弃作战。白起才把人质抛下,就立刻变动身形,朝源五郎急攻了过来,核融拳夹带剑劲,一式机枪势,分袭敌人七处要害。

  (好家伙,真的要卯起来对干吗?)

  源五郎心中叫骂,稍一回气,已然预备接招还击,但思及对方武功,这一拼究竟胜负如何,委实是没有把握。

  正当两人要短兵相接,数抹黄光、一道黑影,蓦地出现在两人之间,奇异的是,来人虽是由地底飞出,但地面土壤却毫无被翻开的痕迹,注意到这一点,源五郎已然心里有数。

  (奇门遁甲?)

  待得瞥清那数抹黄光是一张张的符纸,源五郎立即收手撤招,但对面的白起却无此意,核融拳依然轰发过来。

  “喂!后生小子,别太给老人家添麻烦啊!”

  和缓的语气中,来人出手如电,连续七指戳在符纸之上,以咒法增力后,硬生生碰往白起的核融拳。当拳上的天位力量爆发,符纸登时碎裂,但劲道却也为之一缓,来人便藉着这短暂空隙,飘身飞退。

  “漂亮啊!老师,能把东方仙术使得这么棒,我看白鹿洞里那堆牛鼻子道士肯定没人及得上你啊!”

  事不关己,源五郎在后头大声拍手叫好,而能够凭着咒法力量,强接天位高手一击的,举世间自然就只有雷因斯的首席魔导师,稷下学宫的宫主,梅琳。格林。

  “老师……”

  出手一招,既然无功而返,白起并没有再行改击的打算,冷冷目光直视源五郎,但对于这位与白家和雷因斯都有深厚渊源的长者,他并没有失去敬意,缓缓地低头致意。

  并不只是白起。见到梅琳现身,整个五色旗立即放下枪械,向之致敬。在这名一直以来对五色旗、白字世家帮助甚多的长者之前,他们毫不吝惜地表示着尊敬,当然,他们也知道这正是最高领袖的心意。

  “嘿!看来我的老面子还有些吃得开啊!”踱步过去,拍着白起的肩头,梅琳道:“不要给老人家添太多麻烦,看在我的份上,今天的事情就这样算了吧!”

  白起的个子不高,即使是比起妮儿,也是稍矮了一点,但在女童形貌的梅琳之前,确实是一副大哥哥的模样,特别是当梅琳拍着他的肩头,微笑劝慰的时候,旁观者中有人甚至忍不住笑了出来,而笑得最大声的一个,自然是肯定今天不用再动手的源五郎。

  “我知道你讨厌麻烦,所以一次动手,就想把所有事情解决,不过再打下去,你以一敌二,终究是吃力了点啊!”

  “你指的是在后头装晕的那个吗?强弩之末,已经没有威胁性,勉强动手,只会给同伴制造破绽,帮不上忙的。”

  被敌人明白点破,趴伏在地上的妮儿只有勉力站起。她伤势不轻,但是转醒过来有好一会儿了,只是见到情形不妙,佯作昏迷,想要在激战时,发出雷霆一击,哪想到早就被敌人看穿了。

  这个小女孩使用符纸的手段,自己曾经见过,那是与韩特第一次联手,拼命从天草四郎手里逃脱的时候,曾有高人从旁协助,以符法拦截天草,当时自己百思不解,想不出有哪名擅使东方仙术的白鹿洞友人会协助自己,难道就是眼前这小鬼?

  “嗯!那还是卖一次老人家的情面吧,听说你昨天差点就铲平了我的稷下学宫,这笔帐我还没找你算呢!”

  梅琳温言微笑,尽量地动之以情,对着眼前这名看着他长大的孩子,就像看着白无忌和莉雅一样,如果可能,她并不想动手。

  而在现实情形考量下,最终白起也只得罢手,其中一个理由,是他并不想在自己内心杀意大幅减退的此刻作战。

  “五色旗听令,由此刻起,听从代理丫头的指令,守住北门天关。”

  撂下了这一句,白起更不多看一眼,运起光电腿的身法,顷刻间分身化影,直往西方急掠而去。

  望着敌人背影,妮儿恶狠狠地瞪着,虽然因为伤重乏力,不能破口大骂或是扔石头过去,却在心中发誓,下次相逢时定要把他打得满地找牙。

  源五郎心中却另有一番计较。白起临去前的那一句吩咐,把五色旗的指挥权正式委托,也就代表他不会再回到北门天关来杀人放火了。但为何他不说“代理人”而说“代理丫头”

  呢?那自然是因为在刚才的战斗中,他认可了妮儿的资质与能力,将五色旗交付,而另外一个理由,则是他不相信这个叫做源五郎的男人。

  会有这样的判断……嗯!他真是作了一个正确的决定啊……

  “浑蛋,真是讨厌,到底东西摆到哪里去了?”

  在昏暗的地窖密室里,兰斯洛翻箱倒柜,找着自己需要的东西。这经验并非首次,前一阵子他在雷因斯皇家图书馆里长时间阅读的时候,也曾试过被书堆埋起来的感觉,但这次是在大堆宗卷文件中找资料,自然也就额外费上些力气。

  这处位于象牙白塔下的秘密地窖,只是一所大地宫的一小部份,尽管核能火弩的威力将象牙白塔夷为平地,但受到多重结界守护的地宫,却分毫无损。而瞧着这不为人知的地宫,如此庞大的规模,就无法想像在雷因斯辉煌外表的背后,有多少真实被埋藏在暗影里。

  师兄王五曾说过,要分清事实与真实的差别。牵涉到国家利益这种事,必然有许多的谎言和欺骗,假使自己平常看到的东西是事实,那么现在是否就逐渐接近真实了呢?

  地宫的许多资料室里,自己选择了与太古魔道相关的那一间,因为与白家最息息相关的,应该就是这里。远方隐隐传来人声,听小草说,这处地宫的东半部,是魔导公会的大本营,不过她已经打过招呼,不会有人来干扰自己。

  不过,白家的那些家伙,到底在研究些什么啊?

  放眼看过去,一个个的档案夹,尽是写着些让自己看了莫名其妙,却又心头发毛的字句,特别是一个叫做皇太极的家伙,看着名字,好像就是那个日贤者,单看他写的论调、研究的项目就可以知道,他绝对不是人类,十有九成就是没血没泪的魔族……对!肯定就是魔族。

  “去你的,真要像是你说的那么容易,那本大爷也去注射魔族的……这字怎么念……魔族的基因,看看是不是又能增强力量,又能延年益寿……”

  兰斯洛没好气地把档案扔回原处,心头却掠过一个想法。以前的雷因斯女王把这档案收在这里,是因为这东西荒谬无稽,堪为太古魔道之耻?还是因为想要私底下偷偷研究?这答案真是让人不解啊!

  想着想着,兰斯洛露出苦笑,继续在档案堆里大海捞针,浑然不知道对己有用的资料究竟存放在何处?

  这样的工作,一进行就是几个时辰,直到兰斯洛疲惫不堪,这才在如山高的档案堆里,发现了一点有趣的东西。

  与白起无关,有趣的理由,是因为记叙的体裁。与其他一连串看不懂的公式、专有名词不同,这份档案里头,记载着一众研究员的闲事手札,用的是记事体,对于已给大堆太古魔道专有名词弄昏头的兰斯洛,刚好可以拿来当故事看。

  起先并没有什么特别,但是在中段之后,开始出现了“白军皇”这个名字,让兰斯洛为之一奇,坐起身子,凝神观看。

  档案中,记载着当时西西科嘉岛上,太研院本部遇到的重大困境。自九州大战以来,太研院便将研究各式太古遗迹、日贤者的手札资料,并列为两大重点方向。在白金星惨败于月贤者圣剑之下,成立里之白家后,便让稷下分部从事一般性的普通研究,西西科嘉本部则怀着雄霸天下的野心,专门研究能够用于战场上的技术与兵器。

  机枪、导弹、光束炮,这些武器威力无俦,对战起来可以大占上风,但是对于真正决定一切的天位战,却产生不了什么影响,所以白家主要的研究,仍然是放在如何增强自家高手的体能,甚至凭空造出一个最优秀的超级战士。

  有着传说中天命勇者的超绝天赋,他要聪明绝顶,过目不忘,练武一年抵得过旁人十年,体质上要有万中无一的抗魔性,让世上的魔法对之不能产生作用,还要百毒不侵,一切毒素都不能伤之于他,拥有这些强绝条件,他会是白家有史以来的最强者。

  这项研究,当年连皇太极都已经放弃,认为这项目不可能被完成,但白家先祖却始终投注大量心力,想要藉着完成这项研究,证明自己已经超越日贤者的境界。

  众人一致认为,由于研究范围牵涉得太广,要将人体改造到符合期望目标,是不可能的,唯一的方法,就是用人工方法制造一枚胚胎,改造基因,将魔族、兽人、精灵等种族的优点,全数改入其内,另外再修改不够完美的地方,诞生成长之后,就可以成为理想中的完美战士。

  远在白金星突破天位之前,这个计划便被视为最有可能制造出天位高手的几个主项之一,而一个甫出生便拥有天位力量的婴儿,对于沉迷于这项禁忌研究的白氏研究员来说,比一片黄金之海更有价值。

  只是,这项研究却始终搁浅在一项重大的技术难关上。尽管众人的构想在理论上可以行得通,但要付诸实行,却难得有哪个胚胎,能够承受如此天翻地覆的基因改变,即使成功,当胚胎植入母体,在孕育过程中,也是问题连连,到最后,没有哪一个母体能够活过三个月,连同腹中胎儿一起化灰而亡。

  “又失败了……”

  这样的叹息,远自近千年前,便不断地在白家研究室里低徊。究竟要怎么样的条件配合,才能诞育出理想中的完美战士?这是太研院连续三个世代都未能解决的难题。他们也曾试过体外培养,打算完全排除母体的变因,但改造完毕的胚胎,最多也仅能支撑到七天,便崩溃坏死。

  难以索解的困难,终于在第十二任白家家主任内得到了重大突破。

  当时,甫得到天位力量的白军皇,于西西科嘉岛上弑父夺位,扫平所有不平势力,成为白家家主。对内,他积极整顿,增强白家实力,意欲重拾祖父白金星的遗志。对外,他完成了历代白家家主一直努力,却未能完成的目标,迎娶雷因斯女王,将整个雷因斯。蒂伦掌握在手中。

  “像我这么优秀的男人,女王陛下不嫁给我,实在是整个雷因斯的损失,更是女王陛下一生的遗憾。”

  在甄选会上,白军皇就这样旁若无人地大言不惭。当时,由于刻意的掩饰,外界对这名因为父亲与其他兄弟急病暴毙,继承白家大权的年轻家主并没有正确认识,将他当作一个喜好航海、游手好闲、私生活又极为糜烂的浪荡子弟。

  事实上,出现在甄选会上的白军皇,衣衫不整,浑身酒气,两手甚至环抱着一对**美女,一副老大不耐烦的表情,全然没有对雷因斯王家的尊重,让一众宫廷派大老、甚至白家长老们都变了脸色。

  和其他品学兼优、文武双全的杰出青年,白军皇唯一所长者,只有自己的家主头衔,然而只要有这一点也就够了。

  “似乎是个很有意思的男人呢!好啊,就嫁你吧,往后的生活,请多多指教啦,”

  以温婉微笑的表情,坦率说出这些话的,是当时的雷因斯女王,妮坦。迪斯。拉普他。苍月。虽然说,笼络白字世家,是稳定雷因斯的必备条件,但也不至于非得接受这项求亲,前两代女王都是以招赘的方式,招家主以外的白家嫡系为夫,因为宫廷派群臣始终担心,若是女王与白家家主正式结合,白家的势力可能膨胀得太过头。

  尽管知道迟早会有此事的发生,但真的发生,还是让人感到吃惊,特别是……对方还是这么样一个糟糕透顶的男人,这声许婚,顿时让一众旁观者满地找眼镜碎片。

  当时,妮坦女王微笑着,与那名严肃起表情、将成为她丈夫的男人相互对望的景象,让众人印象深刻。

  这是一桩不被看好的婚姻,但相较于激烈反对的群臣,妮姐女王却异常地认真,完全不带一丝身为女王的娇气,放弃过去招赘的形式,纯粹以一个女人的身分,嫁入白家,对丈夫表示相当的尊重与诚意。

  或许是受其所感召,婚后,新任亲王收敛起一切浪荡行为,没有做出任何让雷因斯宫廷蒙羞的行为,一如其平庸的形象,仅是整日绘画、出海钓鱼,直到莉雅公主出世,白军皇亲王“染恙暴卒”为止,与其妻子过着夫唱妇随的恬淡日子。

  也许说不上甜蜜,不过当白军皇亲王过世,宫廷大臣与雷因斯百姓都感慨着自己当初的不长眼,因为这实在是一桩完美的婚姻,个性温和纯厚的夫妻两人,好比是天使的结合。

  这是外界的印象,但是在真正熟知内情的里之白家成员眼中,这对夫妻的结合,非但与天使扯不上什么关系,简直就是两个恶魔合作起来大跳贴面舞。

  婚后不久,一反过去“人类圣母”的圣洁形象,妮妲女王对于里之白家的存在,表示了高度的兴趣,并且在许多方面,向丈夫展现自己并非是一名愚蠢无知的平凡女子,对他野心勃勃的诸多企图,表示全面支持。

 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互猜疑、斗智,这两名有着恶魔心性与高度智慧的男女,决定握手言和,以对手兼盟友的关系,结合双方资源,合作逐鹿天下。

  不久,白军皇带领妻子秘密来到西西科嘉岛,参观岛上的五色旗、太研院,由各部门首长报告目前进行中的一切。而当太研院的生化小组,面有惧色地向家主报告又一次失败的消息,一直微笑聆听的妮坦女王,说出了震惊当场的话语。

  “似乎是个很有意思的计划案呢!这么办吧,由我来成为实验母体,十个月后,一定能生出一个很可爱的孩子的。”

  带着几分孩子气的要求,全场白家人闻之变色。毕竟过去母体从来没有存活案例,要是失败,葬送掉女王陛下的责任,可没有人承担得起。然而,妮姐女王表示了不容反抗的坚持。

  “我的父亲与祖父,都是白家人,我体内也流着白家的血,对于本家的天下大计,我有资格参与其中。”环视全场,妮妲女王缓声道:“别忘了,我是个被称为人类母亲的女人。

  能够孕育全人类的母亲,难道会连一个孩子都生不下来吗?“

  纵然是以疯狂著称的白家人,也给这番话吓呆了。军皇家主无疑是白金星之后,白字世家最优秀的一人,但他究竟娶了个什么样的妻子进门啊?

  而在众人呆若木鸡的同时,一串热烈的掌声打破了寂静,对这项骇人提案表示支持。当众人寻找掌声源头,发现军皇家主在一旁激烈鼓掌兼大吹口哨,过半的与会者几乎要口吐白沫,送医急救。

  掌声之后,这对夫妇甚至当场激烈拥吻,再次考验着剩余幸存者的心脏负荷力,当有人大着胆子,询问家主对此事的意见时,白军皇大笑道:“那有什么话说,就做吧,这点子实在是太HIGH了。”

  众人最后只得依命而行,因为若不照办,这对没什么事做不出来的恶魔夫妇,不晓得又会有什么惊人之举。骇然瞧着热吻中的这对夫妇,众人甚至觉得,他们很可能随时会下令引爆恶魔岛,让魔族重现风之大陆,而他们两人则立即搭船环游世界。

  在当事人强力坚持下,计划如火如荼地进行。提供胚胎父系基因的,是白军皇本人,他高傲地认为“整个白家不可能有比我更优秀的人”,对于这点,余人自无异议。而在所有人的期盼中,十个月后,一个备受瞩目的孩子诞生了,白军皇以一位强绝先祖为名,满心欢喜地将自己的长子命名为“起”。

  “这孩子将会是我最好的助手,协助我征服世界,之后,如果他有本事取我而代之,那他就是你们的帝皇了!你们这群愚昧的蠢材,为我儿子欢呼,预祝他的霸业吧!”

  将襁褓中的婴儿高高举起,群众的欢呼声,掩没了整个白家本部。

  档案中的记叙,只写到这里,后头似乎还有,但兰斯洛找来找去,却是一无所获。不过,光是有这前半卷资料,便已经足够了解敌人的出身了。

  虽然之前也曾想过,能生出妻子这样优秀人物的父母,一定非同小可,不过自己的岳父岳母……也实在夸张得太离谱了……

  (小草,幸好我娶的是你,不是你娘,要不然啊……)

  看完整个档案,兰斯洛有着这样的感叹。

  (搞了半天,原来是个人造的怪物,难怪强得不像人类……哼哼!解铃还须系铃人,既然晓得这怪物是用太古魔道做出来的,那就从那方面去下手,而且,既然只是个人造怪物,那就不用顾虑小草,放手宰了便成……)

  拿定主意,兰斯洛将柜子里头的相关资料全部打包,飞奔出门,直往爱菱所在的太研院赶去。

  距离白起离开稷下,已经将近两日两夜,白天行阵营中的太古魔道技师们,仍在忙着整理数据、调整机械,等待着领导者的归来。

  韩特在那一战中伤得不轻。即使是天位高手,也是禁不起头部的重击,要不是有睥世金绝护体,这条命肯定当场挂点,但他的底子也是极厚,短短一日光景,便离开加速痊愈的苏生水槽,自行运气疗养。

  众人忙碌中,一台通讯仪器自行运作,片刻之后,一张命令书传送完毕,那是来自最高领导的指令。

  “白起大人有新的命令吗?嘿!该不会要我们直接调动五色旗,把稷下城踏平吧!”

  几个代理负责人谈笑声中,接过命令书,却对上头文意不甚理解。根据命令书的指示,他们要将一个消息传给各大媒体:现在执掌稷下太研院的特别小组负责人,是个经过伪装的异族怪物!

  

举报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
段评功能已上线,
在此处设置开关
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