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
发表 {{realReplyContent.length}}/{{maxLength}}

共{{commentTotal}}条帖子

已显示全部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查看回复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已显示全部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七章 硬战

风姿物语 罗森 7697 2005.02.04 00:28

    艾尔铁诺历四一九年一月武炼刚果自治区花果山

  公瑾由昏迷中醒来,周围听到一片吵杂人声,长年培养出的习惯,让他没有第一时间睁开眼睛,只是静静地先聆听周围的声音,还有运气审查自己的肉体状况。

  自己是趴在床上,背部的痛楚像火烧一样,逼得他猛皱起眉头,不过,久经战阵历练的肉体,对痛楚的忍耐性远超常人,普通人早就狂叫着晕去的重伤,公瑾只是皱眉,没有多发一语,连冷汗都没有多掉一滴。

  (唔,发生了什么事……我怎么会睡在这里?我昏迷之前……嗯,想起来了。)

  挖掘矿坑,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,那些纯能量体的恶兽窜出,连身着两大神器的小乔都吃了亏,险遭不测,是自己仓皇间没理智地冲过去,将她掩护周全,这才导致身受重伤。

  (脊椎骨应该没有断裂,但是这痛楚……大概连皮带肉被扯去老大一块,除非有魔法师的回复咒文辅助,否则没有三、五个月的时间是不能复原了,真是不好……)

  迅速确认过目前身体的状态,假如自己这时候是被敌人俘虏,那么就可以佯装昏迷,趁敌人不备发动奇袭,然而,周围的吵杂人声中,有胭凝故意粗嗓子说话的声音,还有她在床板上轻敲着暗号,告诉自己可以放心醒来,没有危险。

  确认过这些东西以后,公瑾睁开眼睛,看到一群人围在自己床旁,除了蒋忠、胭凝,剩下都是与己相熟的其他势力领袖,见到自己醒来,好像松了口气似的感谢老天。

  背后仍然痛得厉害,但上半身却包裹着绷带,浓浓的草药气味,看来是已经处理完毕。众人忙着告诉他当时的情形,那时他虽然掩护小乔避过攻击,自己却被凶兽的重爪给伤个正着,登时晕去,但小乔靠着两大神器的支援,且战且走,终于成功把幸存者都带出了矿坑,紧急医治抢救,除了公瑾以外的几个人,多数在抢救途中就命丧黄泉。

  “周兄,你真是福大命大,那个伤只要再严重一点,那就会打断脊椎,纵使大罗金仙都没有得救了……不过你舍身相救盟主,这点是大功一件,往后盟主一定对你另眼相看啊!哈哈哈。”

  胭凝摸着脸上两撇假胡子,像是很庆幸似的大笑说着;但从友人晶莹的眼瞳中,公瑾却看到担忧、疑问、关切、责备的神情,似是不解素来冷静的他因何会这么冲动,为了救人而受伤。

  这点公瑾回想起来也觉得好笑,当时的情势虽然危及,自己又无长鞭在手,但并非没有别的路可选,只要抓过旁边的尸首,全力扔去撞开小乔,会比自己冲去更快更有效,犯不着落得这身受重伤的悲惨情形。但当时完全没想到这些,一下子就冲出去,仿佛如果不采取行动,自己将会后悔一世。

  (我真是糊涂了,这是我周公瑾六百年来最可耻的冒失举动啊……)

  睁眼看看,面前并没有看到小乔,向胭凝与蒋忠一问,才知道因为矿坑意外造成了不少的重伤者与死者,小乔在确认公瑾没有生命危险后,就率先去那边处理安抚,没有到这边来。

  得知这一点的公瑾,对自己的处境只能苦笑,本来还可以说是英雄救美的壮举,谁知道对方竟然完全不领情,这下子真是枉做英雄,整个伤势全都白受了。

  “我很疲倦,想先休息一下,大家可以给我一点安静时间吗?”

  重伤乏力,公瑾声音说得极低,但一句话能完整说出,众人看他没有大碍,也就不打扰重伤者的清静,鱼贯走出。

  伤疲不堪的公瑾陷入昏睡,再次醒来的时候,周围寂静无声,一片漆黑,冰寒的气温贴着皮肤,已经是深夜时分,而前方不远处好像坐着某人,那个黑影与压力,让公瑾瞬间从意识半昏的状态中清醒过来,但他随即发现,坐在那里的是一名女子。

  起初,公瑾以为是胭凝守在那边,护卫着自己的安全,可是胭凝的身体并没有那么纤弱娇小,整个感觉也不对,所以在那里的人是……

  睁目望去,小乔就坐在旁边的一张椅子上,两手垂下,双目紧闭,早就已经沉沉睡去,看那个毫无戒心的睡容,甚至睡得比公瑾还要舒服,这点实在让他有点哭笑不得。

  但是,这个女孩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吧?在矿坑中斗完那些恐怖的凶兽,马上就要处理人员伤亡,一连串的沉重工作,都是独力承担,虽然她都一一完成,可是在她能干精明的形象下,很多人好像都忘记了,她其实只是个花样年华的少女。

  普通的女性,在这个年纪会做些什么事呢?不管是什么,应该不会跑出来革命,想要改变这个世界吧?静静地看着她的睡容,看看她纤瘦的肩膀,好像比两个月前比武夺胜的时候更瘦了。这么纤细娇弱的肩,到底是怎么承担这么庞大的重任呢?

  轻轻地从床上坐起,小心不让背后伤处碰到,公瑾屏住气息,近距离凝视小乔的睡容。

  皎洁的象牙月光,从窗口斜斜透入,照过空气中的烟尘,洒在小乔如白玉般细嫩的脸蛋上;精细的秀鼻、小巧的红唇,正随着呼吸频率吐着香气;垂在两侧的手臂,像是感受到山区夜晚的寒气,又似回避着公瑾灼热的视线,不时交提起来,环抱守护着花朵般娇柔的香躯。

  “这女孩……真小……”

  两个月来,公瑾的心思都放在如何探索她心里秘密,如何在智谋上胜过她,给予她打击、给予她毁灭,在公瑾看来,这个少女是一个与自己势均力敌的对手,自己只有凭著有心算无心的优势,才能够稳操胜券,但是现在看着她的疲倦睡容,心里不存有任何竞争念头,公瑾好像才忽然发现……这个女孩好娇小。

  她的手掌,和自己的手掌相比,像是一片细小的叶子;她纤细的手臂,肌肤虽然雪嫩白皙,却细得像是没有骨头般;整个身体就像是一朵初绽鲜花,那么的美,那么的细致,让人感觉不到半分危险……为什么自己会觉得这个少女是头号强敌呢?

  更贴近一点,她细细呼吸的香气,像是柔柔的春风般吹拂在自己面上;长长的睫毛,轻轻颤动,即使额上有角、脸有花纹,都无损她动人的美丽;白瓷似的柔细肌肤,连摸一下都怕会破;而那点浅浅的樱唇,有点苍白,有点绯红,有点……

  在公瑾回过神来之前,他已经低头将自己的唇轻印下去,没有任何猥亵意味,像是亲吻春风般的轻啜着香柔唇瓣,一次又一次,任那少女独有的馥郁芬芳,在鼻端一再盛放。虽然是隆冬,虽然只是简单的亲吻,但是长长的一吻间,公瑾觉得自己好像品尝了整个春天的甜美。

  直到这时候,公瑾才清醒过来,察觉到自己做了什么,也看到那个本来熟睡的少女,已睁开明曜星眸,很平静、似乎还隐隐带着一丝笑意地望着他。

  “我……”

  公瑾本来想要解释,但任他想破脑袋,也想不出怎么为这情形找个合理且合礼的说法,对方可不是没脑子的傻瓜,不过在他尴尬地绞尽脑汁时,小乔已经抢先说话。

  “我是第一次与男人这么亲近,这是我的……初吻。”

  这句话听来极为严重,但小乔的语气却很轻松,听不出有任何怒意,还好像有点欢喜。

  “瑜兄,你知道吗?女孩子的每个第一次,都是非常珍贵的,初吻对每个女孩子来说,都是最重要的回忆喔!”

  “嗯……是的……盟主。”

  即使平时足智多谋,公瑾现在也显得回不过神来。在这种时候提起责任论,有什么特别意义吗?莫非是要自己扛起责任来?但是扛什么责任?为了什么?就为了一个吻?

  仿佛是对公瑾呆若木鸡的样子觉得有趣,小乔微微一笑,从椅子上站起身来,在起身的刹那,翠绿色的短裙旋舞飘扬,像是晶莹的翡翠,衬着雪白粉嫩的双腿,煞是好看。

  “今天在矿坑里,我很高兴是瑜兄你来救我,真的很高兴,谢谢你肯在那个时候冲过来……我没有什么礼物可以答谢瑜兄的勇气,也许刚才那一刻的珍贵回忆,能够让你好过一些。”

  不想太过叨扰伤者,既然该说的话已经说完,本身也已经疲累不堪的小乔,一下子移到门边,开门离开。

  “……能够与瑜兄分享那个回忆,我……也很高兴……希望以后与你有其他更多更美的回忆。”

  匆匆一句话说完,小乔关门离去,但那一瞬间面颊通红的羞涩风情,却令公瑾深深惊艳,尽管还弄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,但他却有个预感,觉得自己在往后的悠久岁月中,都不会忘记那一刻的惊艳景象。

  可是,短暂的冲击后,他很快回复理智,整个表情顿时有若寒霜。

  “……周公瑾,你这个不知所谓的杂碎,到底在和你的敌人搞些什么东西啊?”

  ※※※

  引发问题的矿坑,成了隔日要处理的当务之急,没有人知道这矿坑为何会有问题,没有人能详细说出这个矿坑有什么问题,所知道的事实只有一点,就是这个矿坑里,有强大的神秘怪兽。

  那并不是普通的怪兽。公瑾受到攻击时,护身罡气立即发动,以他的雄厚内力,就算是彪形大汉持刀硬斩,也不可能伤到他一点皮肉,但是那头怪兽却轻易将他重创,这样的杀伤力,远胜寻常的武道高手,公瑾甚至肯定就算是胭凝,也不可能这样伤到自己。

  怪兽并非生物,而是某种纯能源的具像化,这点已经做出了许多解释,但也更增添了公瑾的疑惑。如此强大的力量,是什么人留在这里?为了什么?据自己所知,恐怕只有恩师陆游才能以力量虚拟形象,这样地重创自己,但照这样来推测,这座矿坑内岂非蕴藏着一股不逊于恩师陆游的力量?一种已经绝迹于世上两千年的……天位力量?!

  小乔下令封闭矿坑,只容许少数够资格的人入内探索。公瑾因为背部的重伤,没有能够随行,但他确信胭凝会把自己想要的情报给带回来,只是,当胭凝两手空空,面上带着失落表情地回来,素知友人之能的公瑾着实感到错愕。

  “胭凝,连你出马都……”

  “一共只有两个人,我和携带两大神器的小乔一起进去,并肩作战,但只能苦撑到一刻钟,到后来,甚至连是什么东西攻击我们都看不清。”

  听到这样的答覆,公瑾表情一下子凝重许多,胭凝的武功不在自己之下,更绝对是白鹿洞前五名之内的高手,又有数百年与魔族高手交战的经验,堪称是一名无懈可击的战士,她与小乔联手,却没法在矿坑中有所突破,这座矿坑必然藏着天大的秘密。

  “当真是九州大战传说中的天位力量?”

  “谁知道,我们都不曾实际拥有过天位力量,除了师父老头儿亲自鉴定,不然谁能确定这一点?唯一肯定的就是,那股力量非常强大,如果要持续探索下去,我们必须承担相当风险。”

  胭凝刻意强调了“风险”两字,用意就在警告伤重的友人别太轻举妄动,但公瑾却明显不在意这些,把身上避寒的鹿皮毯一掀,桌上凉掉的豆子汤搁到一边,仿佛感受不到背后痛楚般,下床披上袍子,要求与胭凝一同再探矿坑详情。

  “胭凝,不要做多余的事,我要做的事情,从来不改变心意,你可以袖手旁观,别让外人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,也可以和我一起悄悄潜入,就是别尝试阻止我。”

  “……我说错了,你这个人不只脸上戴着金属,连脑子里头都是一团废铁,既然你决定要往海里头跳,那我还有什么话说?”

  真正的朋友,不用说多余的话,虽然抱怨总是免不了,但胭凝马上采取实际行动。

  曾实际进入矿坑探索过,为求全身而退,胭凝再次找来小乔,说自己找了一个同样懂得白鹿洞道术的能手,预备合三人之力,再次尝试探索矿坑。小乔得知那人是重伤的“周瑜”后,大力反对这项提案,但是禁不住胭凝与公瑾的强势要求,最后被迫同意,三人一起往矿坑深处行进。

  这是三人首次直接合作,假如要面对的是一名强大敌人,那么他们三人联手,几乎可以打倒人间界一切敌人,但这次他们要面对的却是未知,每走一步,心里就多一份忐忑不安。

  被他们三人的气息所触发,那些有若实质的恶兽由黑暗中出现,如狮、如虎、如豹、如猿,化作不同型态的恶兽连环袭来,三人闪电应接,各以不同的本事与兵器破敌。

  如果是寻常武者,肯定会被这些恶兽乍虚乍实的诡奇百变,闹得手忙脚乱,但三人却都具有魔力修为,胭凝、公瑾修练过东方仙术,小乔也精擅某些神秘派系的魔法,当他们将魔力施在兵器上,再配合本身力量,就能够对这些能量体恶兽造成有效伤害。

  在这个三角形的攻守同盟中,公瑾的刀光是最弱一环。重伤的他,虽然已经用特殊功法抑制痛觉,提升战力,但出手的力量与速度终究有差,又还要刻意隐藏力量,这下子情形更是不堪,幸好每当公瑾的刀网出现破绽,五岳神雷的掌劲、平等神锤的飞砸,就会及时从左右闪至,为他消灭敌人,解去危机。

  明明是三个人联手作战的局面,公瑾却不住“左右逢源”,这种备受呵护的感觉,实在让他觉得自己很窝囊,由衷感到可笑。但隐藏在这洞里的秘密,或许极为重要,自己一定要先行掌握,否则实在说不准会造成何等损失。

  三人且战且走,速度虽然不快,却很稳定地朝前方推进。一刻钟后,终于突破了上次小乔与胭凝被逼折回的区域,周遭的大小恶兽忽然消失,三人都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盟主,为什么你会一口答应我们的行动?我实在很好奇啊!周瑜兄弟坚持要来,是因为盗贼对财货珍宝的执着;我急着想探索矿坑,是因为你之前答应我,只要能找到矿坑的秘密,你就让我痛吻一次,陶某要色不要命,这才为你卖命,但你又为什么执着于矿坑中的秘密呢?我听说你原本都已经决定要封闭矿坑了。”

  稍事歇息,胭凝向小乔提出了这个问题,这是她细心所捕捉到的疑问,趁着三人刚刚联手苦战,情谊最好的时候提出。

  小乔看了公瑾一眼,跟着就把这些时日一直压在心头的重担说出,问胭凝与公瑾,当众人离开山谷举兵,会遇到最强大的敌人是谁?

  “艾尔铁诺正规军?他们不算什么啊!我们这边人强马壮,杰出人才也多,士气又高,人人都愿意为盟主你效死命,要摆平艾尔铁诺军队虽然要花点时间,但那也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。”

  “这点我也知道,所以真正会阻碍在我们路上的敌人,不是艾尔铁诺的大军,而是白鹿洞。”

  “白鹿洞?”

  公瑾与胭凝迅速对看一眼,万万想不到这名少女居然已经将白鹿洞列为目标了。

  “不管艾尔铁诺或是从前的大石国,都是得到白鹿洞授命为正统,才得以在这片土地上建立王朝的,如果白鹿洞不承认他们的统治权,斥他们为乱臣贼子,他们的王权根本就坐不稳。如今的艾尔铁诺,是白鹿洞钦点的正统王朝,如果我们执意要颠覆艾尔铁诺,最后就一定会与白鹿洞对上。”

  “哦?但是过去这样的例子也不少,只要你学四百年前曹氏先祖那样,在攻破现有政权的时候,向白鹿洞表示忠诚,并且保障他们的权益,你不是非要与他们斗得你死我活不可啊!”

  “我……并不打算要建立王朝,而且白鹿洞绝对不会给我们这条路走的。因为我们这支队伍里头,有着白鹿洞所不能容许的脏血,我的族人还有我,都是白鹿洞最讨厌的异种,那些讲究民族大义的儒者,不会允许由鬼夷族建立统治政权。”

  小乔说着,本来平淡而沮丧的表情,忽然出现一丝怒容,声音也提高了几度。

  “而且,是什么人给白鹿洞这种权力的呢?为什么一个国家的命运,不是取决于国民们的思想方向,而是取决于白鹿洞的许可与否呢?因为白鹿洞允许,就可以建国,因为白鹿洞不答应,就要覆灭亡国……白鹿洞也只是一个门派,是这个社会组织的一部份,不是社会的主宰啊!”

  纵然对艾尔铁诺的国政不满,决心叛乱,目前的叛军中仍有许多人对白鹿洞、对陆游奉若神明,小乔这些话说出去,肯定会在反抗军内掀起轩然大波。

  胭凝心中对小乔的想法感到惊佩,也终于明白宿老堂为何不顾一切地搬下暗杀令,那些腐朽得快要进火葬场的老头,在这件事情上的眼光确实不错,这女孩会是足以威胁白鹿洞的大人物!

  “不为什么,因为白鹿洞有一颗够大的遮荫树,除非你能打倒月贤者陆游,否则白鹿洞在风之大陆上的地位,将永远根深蒂固,无法动摇。”

  直接指出小乔问题的源头,公瑾本是想藉此点出,她的想法全无意义可言,既然没有可能实现,想那些东西全无好处,但是说到这里,他脑中灵光一闪,终于明白了小乔的用意。

  “……所以,当你发现这个矿坑里有一股力量,足以抗衡陆游,你就把这个当做是希望源头,是吗?只要你掌握到矿坑里头的力量,将来就不用再把白鹿洞放在眼底了。”

  公瑾的质问,无疑就是小乔的打算,她没有多说,只是快快地点了点头,想要继续往前走。

  “等一下,一切事情就只有如此吗?我觉得盟主好像少告诉我们一些事。”

  胭凝的话,让公瑾立刻停住脚步。说来有点奇怪,但胭凝似乎有某种特异的第六感,总能够看出人们是否有话没说完,亦或是说着虚假的谎言,当胭凝说有人没说实话的时候,公瑾绝对相信小乔有所隐瞒。

  不过公瑾也能够肯定,小乔一定会把话说出来,因为在这个团体里头,小乔可以说是没有亲信、没有知心朋友,纵然所有人都喜欢她,但是短短时间之内,她还培养不出足够深厚的情谊,除了刻意与她亲近的自己与胭凝之外,她找不出其他可以信任、可以分担压力、可以说话的人。

  尤其是在这种大家一起出生入死,应该要相互坦承的时候,小乔没有理由继续把话藏在心里。

  “我……以前得到一个传闻……”

  在这样的情形下,小乔开始说话,把自己所盘算的计划一一说出。从她的话里头,胭凝与公瑾得知麦第奇家……说得正确一点,是忽必烈对于三神器的传说早存觊觎之心,一直派人暗中搜集相关情报,甚至亲自出马,巧取豪夺,小乔手中的两大神器,便是由此而来。

  但是在那些传说里头,有关于三神器的第三样,在纪录中消失超过两百年的“自由魔环”,最后一任持有人的相关纪录,就是说那名鬼夷首领前来花果山,为了鬼夷族的某个古老传说,来此寻找一个藏着秘宝的洞窟,这一去便再也没有回来。

  忽必烈连续派了许多探子来到花果山区,可是最后的结局,不是一无所获地回去,就是如同那位鬼夷首领般一去不返。这点让忽必烈留上了心,两手空空回来,这并没有什么问题,但一去不返就透着古怪。

  本来忽必烈打算亲自前来寻找,无奈鹏奋坡大会召开在即,他唯有放弃寻宝的打算,先去参加大会,而在宣布绝不插手鬼夷人叛乱后,忽必烈对三大神器的搜集整个放弃,再不过问,反而是小乔希望能够集齐三大神器,获得日后足够抗衡白鹿洞的力量,所以才将藏匿地点选择此处,希望利用这个冬天,找到有关第三神器的蛛丝马迹。

  忽必烈会把苦心搜集的资料完全放弃,这点公瑾压根就不信,他认为小乔所说的,不过是障眼法的烟雾,因为如果忽必烈当真放弃,不参与、干涉叛乱军的行动,那些堆得有如山高的粮食又是从何而来?那绝对不是随随便便找些商人采购,就能够在短时间内买到的,更何况还要瞒过白鹿洞的监测网,悄没声息地把粮食送来,除了武炼的地头蛇麦第奇家,还有谁能做到?

  “所以,盟主你甘冒奇险来此,就是为了找寻自由魔环?我们之所以选在这里扎营,也是为了这个?唔……感觉好一点了,起码我们知道自己是要来找些什么,不是茫无头绪。”

  胭凝耸耸肩,对目前的状况多清楚了些,能够趁机获知这些情报,对公瑾来说一定是个很大的礼物,天晓得这家伙最近为了查东查西的,花了多少精力,如果不帮他一把,他可能会因此累到挂掉。

  

举报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
段评功能已上线,
在此处设置开关
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