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四章 异殿虚像

风姿物语 罗森 9129 2005.10.10 09:37

    兰斯洛的闯荡魔宫之行,从进门那一刻开始,就显得很不顺利,明明他是朝着无尽长廊冲去,存着要毁灭一切阻挡物的决心,可是当他踏进门槛,眼前景物却陡然一花,跟着他就出现在一个彷佛宇宙星河般的异空间。

  无尽长廊本身是由魔法所构成,并非实物,所以闯入后会遇到其他的魔法幻象,也是可以预期的,但兰斯洛原本以为会出现大批敌人,给自己冲杀一阵,却没想到会被放逐到这样的地方来。

  “看来万魔殿也很不老实,居然会抗拒他的真正主人……”

  兰斯洛这话说得大言不惭,因为在继承顺位上,比起单纯只是修练天魔功的他,修练天魔功、流着正统魔王之血的妮儿,无疑更有成为万魔殿主人的资格。

  不过,兰斯洛也不是无的放矢,刚刚面对长廊幻象的时候,他虽然有着短暂时间的迷惘,但却开始搜索脑中的记忆。白起也好,铁木真也罢,这两位大人物都曾留给他许多的知识与技艺,从他们遗下的知识里,兰斯洛知道破解魔法的方式不一定只有魔法一途,只要用强大的魔力予以撞击,也是可以强行破坏掉这些法阵。

  天魔功本身就是蕴含强大魔力的禁咒武学,当兰斯洛运转天心意识,甚至还不必使用魔龙皇拳,单纯简单的力量挥洒,鸿翼刀劲混合天魔功,朝着四面八方狂斩而去,沛然魔力剧烈撞击下,宇宙星河幻象在刹那间崩溃,出现的实景,是一个彷佛巨大兽栏的正中央,放眼望去,周围不知道多少体积硕大的巨兽,似犀、似牛、似蟒,各种不同型态的巨大猛兽,惊觉有新的生命体来到,朝这边蜂涌攻击而来。

  自从来到魔界之后,兰斯洛对这场面已不陌生,他甚至觉得自己怎么老是与野兽作战?然而,以万魔殿的防御理念来说,把入侵强敌转移到彖养猛兽的兽栏,是最省事又节省人力的做法,过去也帮万魔殿清除了六成的入侵者。

  但兰斯洛却不是那六成的失败者,纯以实力而言,他甚至在万魔殿侵入者的实力榜上,占得到前三名。驾轻就熟的战斗,很快就告一段落,兰斯洛迅速杀出了这座兽栏,冲到了外头,只见一大群魔兵魔将武装以待,但眼中却都闪着恐惧……地界对于天位的恐惧。

  “唉,真是凄惨,万魔殿是一个让敌人欺负弱小的地方吗?”

  不用动手发招,兰斯洛只是吸一口气,纵声长啸,滔滔破空而出的声波怒潮,就把阻在前头的大批魔兵队伍给震得昏迷倒地,跟着,兰斯洛开始重新寻找方向。

  与妮儿和泉樱会合,是当务之急,但进入万魔殿的本来意义也不能忘记,兰斯洛的天心意识将周围搜索一遭后,很快就找到一个特异点,那个方向的魔气极为浓烈,或许是藏有什么魔族重宝的地方。

  “感应很奇怪啊,那就去探索看看吧。”

  在魔王的宫殿中探险,这应该是许多男孩子童年时候的梦想,兰斯洛没有那么浪漫的想法,但对于打家劫舍这种行为,却也感到斗志高昂,然而,当他匆匆冲上几十层楼,朝着那目标笔直前进,甚至直接撞穿墙赶路时,他却感到一股失落,因为这次的掠劫行动实在很不刺激,敌人的零星反抗,丝毫没有威胁性,假如说这是诱敌之策,那还有点指望,但从那些魔将与兵卒的眼神、动作中,兰斯洛知道这已是他们的全部力量。

  “太凄惨了,魔族居然没有剩下半个能人,难道有实力的家伙都被调去人间界了吗?后方老巢竟然只剩下这么点战力……”

  由于对手太过弱小,兰斯洛甚至提不起杀意,随意用掌风、长啸把守卫队给击昏,自己长驱直入,很快就来到了那处散发强大魔气的所在。

  那是一堵厚重坚实的巨墙,周围不点灯光、没有光源,看上去就是黑黝黝的一片,巨墙中心部分是一堵与万魔殿入口相同的巨门,但缩小了尺寸,只有两百尺的高度,看上去仍是高耸惊人。

  从接近这地方开始,守卫的士兵队伍就变多了,而且在防御的态度上,也表现出拼命死战的决心,这点让兰斯洛大感兴趣。当他实际站在这门口,除了发现大量魔气在门后骚动外,也从感应上得到确认,在门后头……似乎有人。

  “太有趣了,希望能遇到一两个好对手,让我大干一场啊!”

  此行应该是要来寻找天魔功的秘笈宗卷,但兰斯洛却认为,再没有比实战更能助长天魔功修为的。与胤祯的一战,虽然伤重,却也让兰斯洛获益良多,所以自他踏入万魔殿后,就在期待这样的一战,如今,这扇门后所藏的东西。

  “胜过胤祯的希望,就在这里了!”

  为了要打开这扇门,兰斯洛再次运起轰雷赤帝冲,重重一拳轰向百尺巨门,震撼的巨响声中,巨大门扉向两旁开启,黑暗的空间顿时大放光明。

  “什么?”

  兰斯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东西,整座万魔殿的每一处,都给予人阴森恐怖的印象,无论走到哪边,昏暗的光线、森严的守卫,总是带给人们肃杀的感觉,但如今出现在自己前方的景色,却是小桥流水、鸟语花香,呈现着一幕世外桃源的美妙景象。

  那是一座位于室内的奇特花园,虽然说是在万魔殿之内,但却非常辽阔,地上不但有泥土,水质清晰澄澈,全然不似一般魔界的混浊水源;天上不知道用了什么魔法,虽然没有日光,但却是蓝天白云,略嫌干燥的和风中,送来馥郁的花香气味。

  几乎占据整个视线的花圃之中,种植着叫不出名字的鲜艳繁花;树丛里有些猫犬小兽在奔跑,模样极为可爱,即使是空中,几头像是鹦鹉模样的彩鸟,五颜六色的羽毛光亮抢眼,一面脆声鸣叫,一面横飞过天空,从它们口中所发出的脆耳叫声,如似仙乐,令人心旷神怡。

  “万魔殿里怎么会有个这么好的地方?胤祯老儿真懂得享受。”

  在花园的尽头,摇晃的棕榈树影中,有一座圆顶尖塔的华丽宫殿,所感应到的魔气就是从里头发出。为了追寻目标,兰斯洛不再浪费时间,毅然摇了摇头,甩开杂念,就往那边大步赶奔过去。

  穿越过花园,奔走时的劲风卷起散落花瓣,形成了一片缤纷之雨;层层棕榈树的屏风很快被穿越,前方出现了一个银色的大喷泉,清澈水花犹如珍珠喷溅,几头白鹤悠闲地展翅,好整以暇地梳理着羽毛。

  平和的景象,让兰斯洛的斗心尽消,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了地方。

  不过接下来所发生的事,则让他比刚刚开门时更加震惊千倍,因为当那几头白鹤因为陌生人到来而鸣叫,这座宫殿就有了反应,彷佛被告知主人回来了一样,居住在这宫殿里的人们全部跑出来迎接。

  “女、女人?”

  确实全都是女人。

  在兰斯洛瞠目结舌的错愕中,数十名女性快步从宫殿冲跑出,在目睹入侵者的陌生容貌后,有着短暂的惊讶与愣然,但却很快反应过来,自台阶跑下,将兰斯洛团团围了起来。

  “哇!男人啊,我们好久没看到男人了。”

  “这位小哥好壮啊,满身的肌肉。”

  “你是从哪里来的啊?这里是大魔神王的后宫,外人不许来的呀。”

  美人群原来都是后宫姬妾,同为帝王的兰斯洛本该对后宫不感陌生,但他所即位的雷因斯,却是个没有后宫的王权,毕竟雷因斯女王以宗教立国,若是广设后宫,那成何体统?而兰斯洛登基后也无意改变这传统,所以初次遇到这风liu阵仗,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数十名妙龄少女的衣衫都极其华贵,不但手腕脚踝都戴着首饰,衣裙之上也都洒着金粉、香料;薄如蝉翼的丝袍,每一下裙衫飘飞,都是足以炫亮人视线的曼妙情景,更别说她们偶尔微弯下腰,微开的领口处……

  和这些体态轻盈、纤细的少女们相比,身材高大的兰斯洛,就像是一座屹立不摇的巨岩,然而,尽管心里不住告诉自己要镇定下来,不可以被美色所动摇,但兰斯洛的心脏却不争气地狂跳,面上没有表情,可是眉毛却不断扬起,正说明了心中的矛盾与激昂。

  “胤祯陛下忙着魔族霸业,很久没有到后宫来,我们都很寂寞呢。”

  “我们不知道盼了多久,才终于有男人进了后宫,这位小哥刚刚在后宫门口,就说要进来大干一场呢。”

  “哇,大干一场耶,好有精神哦。”

  一双双柔若无骨的素手,贴着兰斯洛结实的肌肉上下抚弄;耳边听到的尽是软语呢喃,令兰斯洛必须努力镇定下混乱心情。

  “你们不要这样……不对,是普通男人,我杀进来是为了夺取胤祯的秘宝,战胜胤祯。你们识趣的,就把万魔殿里藏贵重物品的所在告诉我,否则我就一个个把你们先奸后杀……呃,又说错了,是单纯的杀,单纯的杀!”

  “万魔殿里最重要的地方,就是这座后宫啊,有什么珍宝会比我们还贵重呢?”

  “猛男小哥你不是来讨伐魔族的吗?我们全都是魔族啊,你就把我们全都讨伐了,作为你到魔界的初次胜利吧。”

  “是啊是啊,你讨伐了我们,不就等于是战胜大魔神王了吗?嘻嘻。”

  连声娇笑,听在兰斯洛耳中,无疑也是压力的来源;这些貌美如花的少女姬妾,比一群天位武者更麻烦,打不得、杀不得,连不小心碰到一下都心惊肉跳。

  兰斯洛的个性当然不是什么守礼君子,相反地,他还是一头不折不扣的猛兽,不让自己真的为所欲为,但这样的努力,面对眼前的严苛环境,却令他感到非常气馁。

  闯入万魔殿的后宫,送一顶大大的绿帽子给大魔神王,难道自己就只能靠这种方法来战胜胤祯吗?

  “无耻妖女!全都给我退到一边去,我不恶声恶行,你们就骑到我的头上了吗?滚开!”

  自己是男子汉,要坚定心志,战胜胤祯要堂堂正正来,绝不是干出欺人后室的劣迹来自我满足。

  “告诉过你们我已经成家了嘛!我的妻子,全都是一等一的美人,你们和她们相比,不过是庸脂俗粉?呸!作梦!”

  就算小草与泉樱她们不在,看不到自己的所作所为,但自己也要把持住传统道德的最后防线,不可以做出对不起她们的事。

  “你们这些魔族的女人,看到男人就流口水,成何体统?这样忝不知耻的行为,如何对得起你们的父母亲?你们难道一点都不觉得羞愧吗?”

  这样子义正严词的叱喝,声若轰雷,就连自己也感到骄傲,但是美中不足的一点小问题是……为何自己说得这么严厉,这些女人还一直贴靠过来?

  “我、我……我要教训你们!”

  唉,人生最大的无奈,就是口中虽然说不要,但身体却是老实的。

  男人的肉体,真是一种巨大的悲哀……

  ※※※

  正当兰斯洛势如破竹侵入万魔殿内部的同时,妮儿与泉樱也直闯深处。

  万魔殿内的防御战力,对她们两人完全不构成威胁,在扫倒数千名魔兵后,她们遭遇到了小天位魔将的阻碍,可是却丝毫阻止不了她们两人的行进,那些全副武装的敌人,在一瞬间就被打倒。

  敌人不足为惧,相形之下,反而是殿内所部署的一些机关,还比较令两人头疼。

  照理说,万魔殿是为了大魔神王而建造的堡垒,所以只要感应到天魔功的气息,就会自动开启道路,然而,在魔族悠久的历史上,也曾有不少修练天魔功的魔界皇族对王者高举叛旗,某些较为不幸的时候,叛军首领的天魔功修为甚至还强过大魔神王;为了应对这种状况,万魔殿内就有设计相应的机关。

  当妮儿与泉樱追逐败军,一路赶到了不知第几层的华丽殿堂时,突然有连串羽箭乱射而来,妮儿全然不放在眼里,双手一错,拉出粲然金虹,天魔刀环透发而出。

  “小天魔……哇啊!”

  追在妮儿身后到来的泉樱,只听见前方一声轰然巨响,火光与暴风将满空羽箭扫飞震开,但处于爆炸中心的妮儿却被火焰吞噬。

  “妮儿!”

  “别过来!我……我没事。”

  黑烟与火焰渐渐消失,露出了受到冲击后的妮儿,乍看之下,身上没有什么伤,但衣衫却有些微破损,露出在外的肌肤也有浅浅焦黑,模样甚为狼狈。

  身上明显是进入过火场的痕迹,不过少女在一瞬间所爆发的怒气,却让人几乎错以为是火山要炸开来了。

  “可恶的机关!”

  妮儿怒气勃发,内劲急催,全身透发出无穷黑气,正是天魔功催运鼓迫的征兆。

  黑色魔气中所透发的耀眼金芒,应该就是大天魔刀的运用征兆,泉樱对这一招的威力知之甚详,但就在妮儿发劲的那一瞬间……

  “大天魔……哇啊!”

  轰然爆炸声响起,妮儿再次被卷入风暴威力之中,直到半晌后火焰散去,现出身形的她,才愣然对身旁不远的泉樱,道:“这、这个地方会……会……会爆炸!”

  “这种事情还用得着说吗?”

  泉樱又是好气,又是好笑,但心中也有几分担忧,因为这个机关目前的火力不强,还伤害不了妮儿,可是如果后头有更强的火力,情形就会转为恶劣,因为纵使伤害威力不强,但在对敌时总会产生干扰,甚至封印住妮儿使用天魔功,更何况……兰斯洛那边的情形不知道如何。

  为了顾虑触发机关,妮儿被迫改用威力较弱的白鹿洞内功,过去与源五郎做武学特训时,她也有修练其他的内功,转换使用不成问题,但在稍后的闯阵中,泉樱的那些担忧不幸全都命中。

  万魔殿的机关果然层出不穷,千变万化,两人在并肩闯阵的过程中,可以说是大开眼界,见识到了许多只曾耳闻的术法机关。

  与万魔殿外相似的自然元素结界,扯动九天风火雷电;巨大的迷宫,让人身陷其中,找不到出路与方向;眼前出现与自己相同的影像,必须和自己的虚象战斗,直至有一方倒下的幻梦结界……

  许许多多的魔法变幻,如果不是因为在来到魔界之前,泉樱、妮儿曾经接受过小草的教导,那么她们即使能够突破,也必然要花上更多的时间,甚至付出重伤的代价。不过,由于魔法女王的料敌机先,泉樱和妮儿得以连续过关斩将,突破多个机关封锁,如果出现了小草教导过之外的魔法变化,两人就靠本身的力量与机智去应对,就这么突破楼层,直到眼前出现了一面大镜子。

  “这是……”

  泉樱吃了一惊,以为这又是某种攻击机关,直到那面水晶菱镜中映出影像,在里头出现的男人,无疑就是兰斯洛。

  “是哥哥,但他……他在里头做什么啊?”

  镜面里的兰斯洛,正被一群穿着薄纱的艳丽美人包围,半闭着眼睛,皱起眉头,却没有阻止身边诸女对他的摩蹭与抚弄。就算是再怎么迟钝的女人,看到这一幕,也知道正在发生什么事,妮儿半转过头,斜睨着泉樱。

  “都、都是你不好……”

  尽管表面上看来,兰斯洛像是闯入了胤祯的后宫,并且被温柔艳福所包围,但泉樱却立刻想到,小草曾经叮咛过的一种魔法阵图,很可能就应验在眼前的情形。

  “那些女人……该不会是……”

  “哇杀!”

  “大胆妖怪!居然想用这么烂的招数暗算男人,下次偷袭之前,把身上的腐臭气味洗干净!”

  不知是不是因为好事被中断而恼火,兰斯洛所爆发的怒气,丝毫不让妹妹专美于前,一扬手就是天魔功朝四面轰去。

  (干得好喔!)

  看见兰斯洛能够甩脱妖女的媚惑,泉樱心中暗自一喜,但也就在兰斯洛翻脸动手的同时,周围狂刮起阴风怒号,镜中的画面骤变。

  婀娜多姿的美女,变为面目狰狞的丑恶怪兽,人头兽身,有些甚至变为腐尸般的半烂东西,疯狂朝着兰斯洛扑去,可是当兰斯洛抬举起手,轰雷疾电狂发出来,闪耀的电光,一时间占据了镜中整个画面,泉樱再也看不到什么东西,跟着,整面水晶镜子轰然炸碎。

  起初,泉樱还以为是兰斯洛在镜中动武的关系,但没过多久,她们所在的楼层彷佛天崩地裂般摇动,无数霹雳轰雷乱飙射下,强大的力量,竟让泉樱与妮儿有些接应不来,当妮儿不顾机关封印,强行以天魔功划出金芒刀环,悍然出击,在地面的巨大爆炸中,她双臂被震得麻木,大天魔刀更被一击而碎。

  “怎么可能?”

  妮儿着实感到诧异,因为要能硬碎自己的天魔刀,所需要的威力之强,这种自然系统的法阵几乎不可能做到,但泉樱却冷静地看出端倪,那些在半空中乱舞的闪电雷球,气劲横飞中隐隐散发着一种熟悉的感觉,如无意外,有很大可能是兰斯洛的攻击,换言之,万魔殿在分裂敌人成两股之后,巧妙地诱使入侵者互斗。

  “硬打下去太不智了,立刻想办法脱离这里。”

  泉樱的决定很正确,可是这时候想离开却已经太晚,放眼四周根本找不到进来时候的门户,整个空间变成了一片苍莽无尽的混沌,无路可退,只有漫天乱舞的雷电球狂袭而来,再过片刻,这边的情形更加恶劣,正当两人开始产生危机感,暗叫不妙时,一个不应存在的奇异女声在耳边响起。

  “你们两个,往这边来!”

  呼叫声音来自左侧,两人急急忙忙往那边看,只见一个蜜色的背影追风驰电般往东消失。虽然不清楚这是什么情形,但泉樱和妮儿都选择了跟从,因为如果继续在这里待下去,情形只会越来越恶化。

  跑出一段距离后,前方陷入一大片朦胧白雾中,滚滚雾气似海潮翻涌,朝这边吞卷过来,不见去路,两人正感彷徨,一苹姣好美丽的手掌自雾中伸出,似乎要她们跟着过来。

  泉樱毅然踏出一步,那苹浓雾中的素手陡然伸长,一把抓住泉樱手腕,将她拉扯过来,连带着后头抢奔过来抓住泉樱的妮儿,一起被扯入浓雾之中;但在与那苹手掌相握的瞬间,泉樱全身泛起一股难言的怪异感觉,跟着眼前就陡然一片黑暗,不像是进入雾中,反而像是来到一个实体空间。

  “这里是……”

  周围的景物有异,不是浓雾之中,也再不是那个迷蒙的虚幻空间,而是一个坚硬的岩石洞窟,从潮湿的程度来判断,似乎还是位于地底下,可能到了万魔殿外……

  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妮儿的惊叫声在背后响起,让她知道妮儿也跟着自己到来。

  泉樱没办法回答妮儿的问题,因为就连她自己,都搞不清楚究竟来到什么地方。睁眼前望,听见了许多杂乱的呼吸声,显示周围有生物环伺,当泉樱的眼睛适应了黑暗,这才看清楚前头有一大片黑压压的人群。

  说是人群,模样却很奇怪,这些类人生物的身形矮小,最高的也只到泉樱腰间,身上毛茸茸的,两苹耳朵长在脑门上,看来像是一群站立走路的浣熊多过像人类。

  “咪……咪咪……”

  “呜呜……”

  这群生物发着奇异的声音,似乎没有语言,而它们身上也没有穿戴可言,只是胡乱围着几圈破布,勉强蔽体,皮毛污秽肮脏,不晓得多久没有沐浴净身过;过半数人的手脚都戴着镣铐,肩上扛着工具,显然全都是奴工。

  “你们……你们是什么东西?”

  泉樱和妮儿对于这个奇异的接触,惊讶得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,照地理环境来推判,这里应该还是万魔殿内的某处,有可能是地下,但自己看不到魔兵魔将,却反倒遇着这些浣熊东西,这是怎么一回事呢?

  “他们是雪特人……魔界的雪特人。历经千万年不同的演变,智能与外表退化,与人间界的同族产生了分歧。”

  低沉而冷淡的声音,从两人所没有注意到的暗处传来,在那一瞬间,她们还以为在那里的人是华扁鹊,特别是当一苹手由黑暗中伸出,让两女有这样的误认。

  不过,她们很快就想到不对,华扁鹊的肤色偏浅黑,但这苹手的肤色却是近似琥珀,两者有明显不同,但是当那名女子从暗处走出,那种冷冷的特殊气质,确实与华扁鹊甚为类似,尤其是那双眼神,总令妮儿感到一股难言的熟悉。

  泉樱朝这名陌生女子打量两眼,只见她体态丰盈,琥珀般的蜜色肌肤,肢体有如小鹿般结实有力,单从背影来看,是个一等一的美人,但是纱巾蒙面,看不清本来面目,只是隐约间瞥见她面纱下的脸蛋上,似乎有着皮肉翻绽的伤痕。

  “向他们说声好吧。包括他们在内,大家等待你们的到来,已经很多年了。”

  陌生女子向泉樱与妮儿微一欠身,道:“我叫克罗帕朵拉。来自人间界的访客啊,我要感谢你们,如预言中所说的那样,为这绝望千万年之久的黑暗世界带来了曙光。”

  泉樱和妮儿一头雾水,根本弄不清楚这话是什么意思,但前方的雪特人却像是听得懂这些话,纷纷举起手来摇晃,与身边的族人相互拥抱,不停地跳着,就算听不懂他们那些“咪咪”、“呜呜”声是什么意思,泉樱与妮儿也知道他们是在喜极而泣。

  自己的存在,能够让别人这么振奋,两女都是受宠若惊,可是对于弄清楚目前的情形一点都没有帮助,泉樱将目光望向帕朵拉,不但是因为她能做言语上的沟通,而且也因为她是唯一能把情形解释清楚的人。

  这里并不是一个适合说话的地方,泉樱自然也看得出这一点,所以当帕朵拉要求先撤离时,泉樱按耐住想问话的冲动,赞同了这个提案,只是……

  “我们走了,我的丈夫怎么办?他还深陷在万魔殿啊!”

  “胤祯不在,万魔殿里头没有可以匹敌他的武者。本来还有几个硬手人物,早几天也全部被调离万魔殿,他在这里不会有任何问题,我会派人设法联络他离开。反倒是你们,如果还继续待在万魔殿,肯定会变成他的负担。”

  这个说法,泉樱不能认同,但帕朵拉却说出一件泉樱所不知道的事。万魔殿本就是魔族的技术结晶,魔族与龙族天生相克与对立,泉樱这次是因为与妮儿同来,多少遮掩去身上的气息,但如果受伤见血,龙血气息透散出来,让万魔殿有所感应,届时,最厉害的机关杀着与法阵,将会以近乎自毁的形式发动攻击,到了那个时候,泉樱与妮儿就将进退维谷。

  事实上,在这次出发之前,小草也曾经和泉樱讨论过,必须要由她同行的理由。兰斯洛对于魔族的武技几乎已经学全,又持有天魔功的正本秘笈,就算能找到万魔殿内的武学秘藏,也没什么帮助,唯一的突破指望,是能够触动万魔殿中所隐藏、专属于正统传承者的秘密,由他本人前去,体内的魔血或许能够触发,但触动机关的方法不只是一种,如果万魔殿的机关因为感应到宿敌龙血而发动,在那个时候,或许就会露出什么讯息。

  “为了要对付胤祯,我们的时间很紧迫,手边又没有足够的资料与情报,只好这样冒险从事。但是,泉樱姊姊请你务必小心,我并不是真的希望你成为诱饵……”

  泉樱很能体谅小草的心情,而此刻帕朵拉说出了与小草一样的理由,经过考量状态后,泉樱决定与帕朵拉一起先行撤离。

  一行人自万魔殿的秘道内迅速撤离,很难想像,在魔族的首要重地之下,竟然有这样一条秘道,据说,是当初负责建造这一层的奴工,拼着性命不要,偷偷完成的。帕朵拉显然是雪特人的首领,带领这一群毛茸茸的东西,迅速在地道内穿梭。

  要神不知、鬼不觉地离开,技术难度委实太高,但是万魔殿之内本身也有废弃楼层,藏身于其中,一般情形下几乎不可能被发现。在众人所停歇的那个黑暗空间中,泉樱看到成千上百个雪特人,为着自己与妮儿的到来而欢呼,这里应该就是他们的栖息地了。

  雪特人看来平日是被魔族奴役工作,但泉樱此刻决定暂且不管什么预言,只是开门见山地问帕朵拉一个问题。

  “你好像是这些雪特人的头,请告诉我,你们是反抗胤祯的地下组织吗?”

  “当然不是。在魔界,没有人可以反抗大魔神王,任何企图挑战他权威的团体都没有好下场,为了记取前车之鉴,我们才不取什么反抗阵线、解放联盟之类的倒楣称号。”

  “那你们的组织是什么?”

  “有害书籍爱好会。”

你的2019关键字是什么?

性感猪猪,在线测字!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