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二章 冒牌勇者

风姿物语 罗森 6954 2004.07.16 00:31

    天上、地上,各自有各自的战局与骚动,但在香格里拉的地底,一场骚动好不容易才平息。

  勉强算是得到胜利的一方,实在没有多少兴奋的心情,因为之前自信满满,认为绝无破绽可寻的杀局,居然给人破得这么乱七八糟,令己方付出了远超预估的重大代价,而杀局被搞得七零八落的理由,不是因为对方智慧无双,计高一筹,只是单纯因为一个少女的直觉与任性,结果搞得己方人人受创。

  “怎么这么危险?”

  “真是好险啊,刚才我们差一点就全军覆没了。”

  “计划不是很完美吗?我看她应该没有察觉到我们的身分啊,为什么我们会……”

  “可能她平常对付自己人也是一样的态度吧,听说她手底下的人一个个都是鼻青脸肿的,这次我们扮成她的人,当然会遭殃。”

  石崇让多尔衮牵制住海稼轩与源五郎,早就估计过雷因斯能够赶赴地底战局的人,可能会是哪些人。这个杀局倒不是针对妮儿,而是不管是谁来,都有一定的成功性。在实际动手之前,鸠摩狮还认为这个阵仗太过夸张,对同伴发出豪语。

  “以三敌一,嘿,难道这个黄毛丫头是陆游吗?就算是陆游,被我们这样子奇袭,一样不死也重伤,还怕她一个黄毛丫头飞上天去!”

  三名强天位战力围剿一人,还有周密计划配合,攻敌不备,即使是当年中都之战也不过如此。三人都认为这样的出手小题大作,只不过因为通天炮关系重大,所以才慎重从事,合力动手,哪知道却闹得人人带伤的下场。

  “妈的,那个黄毛丫头简直比陆游还难对付,之前也就算了,刚才那一下,她明明已经受伤,还能发挥那么强烈的反击,真是恐怖。我不懂为什么要生擒她?直接把她宰掉,事情就少得多了。”

  提出这样的质疑,不是没有理由的,适才三方夹击妮儿,明明她已经受伤在先,应该是十拿九稳的局面,哪知道重掌下去,她竟然能爆发无比强悍的反击,大天魔刀的金环刀芒,朝周围乱环斩出,三人近距离之下全部闪避不掉,闷哼声中纷纷中刀,剧痛攻心,功力稍弱一点的,甚至当场就折了骨头。

  这样的损伤,当然不是没有意义,三人忍痛夹击,没有撤手后退的结果,就是三股强天位力量的重击,都打在妮儿的身上。非同小可的冲击,妮儿纵有金刚之躯也难以承受,痛哼一声后,就这么软倒在地,失去意识。

  尽管终于将敌人击倒,三个人却相顾骇然,刚刚那一击在得手瞬间,三人掌上都感觉到同样强劲的反震力道,这名少女的内力之强,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,濒临昏倒的重伤之躯,还能震得他们掌骨欲折,假如双方是毫无花巧地正面交手,那真是一点胜算都没有。

  “怎么会有这么强悍的人类?真是恐怖。”

  “听说这女人是人类里头的暴龙,周围的人类都被她整得屁滚尿流。”

  “大家还是小心点好,这么危险的女人,说不定她现在是装晕,随时会给我们一击呢!”

  “装晕?我们刚才那一下这么重,换作是你中了,现在还有能耐装晕?先想想还有没有机会睁眼吧!”

  再争议下去,就会发生口角,三人中唯一有魔法师身份的鸠摩狮扬袖打断发言,道:“不管那么多了,既然石崇大人的意思是要我们生擒,我们就负责把人带到他面前就好了。”

  话说得容易,但实行起来却有技术问题,特别是如果这丫头一醒,回复些许战力,届时双方又是一场激战,己方虽是占了人数上的优势,但实在不敢保证些什么。

  “也许石大人这次的决策错了,这么危险的雌性生物,还是早点杀了干净。”

  说话的白衣男子,声音阴声细气,面上像是擦了粉一样,呈现一种病态的苍白颜色。就是这个男子,在不久之前一下子散化为千百蛞蝓,让妮儿大惊失色。

  “蛭妖,你不要横生枝节,石崇大人交代的命令,照着办就好了,如果你随便违抗他的意思,出了什么事情,我们可负责不起。”

  冷静的声音,来自蛭妖身旁的一名带发头陀。尽管穿着邪异的黑色僧袍,但是露在衣服外的肢体部分,全都用一重又一重的绷带裹着,瞧不见本来肤色与模样。

  这两个人,再加上中了妮儿大天魔刀主力一击的鸠摩狮,就是石崇一方派来参与今晚行动的人手。尽管还称不上是最后的底牌,但是终于动员到这一批高手,也是石崇不得以而为之的决定了。

  “蛭妖、阿难达,你们两个负责带这个女人回去,这台笨重的机械就先交给我吧!来这里就是为了这两件东西,快点把东西带回去,就可以趁早交差了。”

  鸠摩狮分配着工作,但是负责把女人带回去的两名同伴却有意见,蛭妖认为这名女子太过危险,倘若路上突然醒来,单凭自己两人恐怕擒拿不住,而以她的武功,寻常的点穴、魔法咒缚恐怕也产生不了效果。

  “我有一个好主意,只要我们趁着现在,把这臭丫头的手脚都给折断,就算她醒来又能如何?资料上可没写说她有乙太不灭体,也没说她有斋天位力量啊,哈哈哈……”

  “反正,石崇大人只是要我们把这个女人活着带回去,没说要完好无缺,擒她的时候,打得那么激烈……就算有什么损伤都不足为奇啊!”

  蛭妖那充满邪恶气息的阴笑,令两名同伴颇为不悦。不过,彼此都是一起做事的同志,犯不着为了此事起争执,再者,蛭妖这种做法也有一定道理,能够确保顺利将人擒回,免得多生事端。

  “既然大家都没意见,那么小弟就勉为其难地代劳吧!”

  “蛭妖你爱做就做吧,扯上我们干什么?”

  既然没有人持反对意见,蛭妖就很干脆地将喜好付诸实现,当他来到妮儿昏迷的躯体旁,抬起她露在袖子外的雪嫩玉臂,几乎就要被那洋溢着健康光泽的肌肤给迷惑,先细细地舔上一遍。

  “……哎呀,差点就忘记本来目的了,真是危险啊……呵呵呵……”

  蛭妖抬举起粉臂,正要一口气将之折断,洞窟中的大气却开始波动,有某种不寻常的气势无声无息地出现。察觉到这一点的人们举目四望,却只在四周的深层黑暗中,听到了一个不知来自何处的声音。

  “……若前方为黑暗,便斩下黑暗;若前方为光明,便轰杀光明……”

  令人非常熟悉的一句话,却是最没有可能在此时响起的一句话,因为过去几次说这句话的主角,正在高空上与多尔衮激战,根本不可能还分身有术,到地底再来当救火队。

  可是,在这里的这些人却不可能知道这件事。他们即使没有亲自遭遇过,也都从石崇与鸠摩狮的口中,听过那场令己方败得灰头土脸的战役,那个将石崇、鸠摩狮轻易重创的男人,武功无疑比这名少女更高一筹,己方除了多尔衮之外便无人能敌。

  想到这一点,蛭妖与阿难达都不禁面色铁青,全神戒备,而吃过兰斯洛大苦头的鸠摩狮,更是连正面敌对都不敢,在往旁边寻找起退路了。

  “即使这冷酷的世间,没有神的存在,但天在呼唤,地在呼唤,人在呼唤……”

  声音不住传达过来,每说一句,周围的压力就直线倍增。三人都知道,只要那个男人把这串话念完,立刻就是雷霆万钧的攻击,心中惴惴不安,运功的运功、找退路的找退路,还有一个已经打起了挟持人质的主意。

  而当那一串宣告说到了最后,目光最是锐利的阿难达,在西北方的黑暗高处发现了敌踪。

  黑色的披风飘扬,黑色的大衣、黑色的毡帽、黑色的手套……隐藏在黑暗之中的肥胖身躯……

  肥胖?

  “……呼唤我打倒邪恶。恶人们听好,我就是正义与爱的战士,阿里巴巴古德十三世。”

  “啊?十三世?”

  突如其来的惊吓,三名紧绷着神经、咬牙以待的男人,一时间心神大乱,不知道敌人究竟在弄什么玄虚,而就在这一瞬间,潜伏在暗中的敌人已经发动攻势。

  敌人并不是单数,而是为数众多的复数,千百毒虫巨兽一时间大量从四面八方的石壁涌出,猛朝三人攻击过去。

  勇者的墓穴大名鼎鼎,就在这一刻得到了证实。蛭妖、鸠摩狮、阿难达各显神通,以各自的武功、魔法进行防御,三股强大力量往外扫去,但是这本该可以扫出数里遥距的冲击波,才推出两丈就受到阻碍。

  以甲壳类的异种巨兽为首,千百虫类组成了一道无坚不摧的攻击火线,三人推出来的天位力量,击打在巨兽的坚硬甲壳上,虽然出现了凹痕与裂声,但却没有造成致命伤害,而无数虫虫则趁着他们回气的当口,潮水般地攻击过去。

  直至此刻,鸠摩狮三人才知道之前随手杀毙巨兽虫虫的妮儿有多厉害,要在三拳之内把这些骨骼甲壳坚硬的巨兽击杀,恐怖的力量简直足以崩天。

  不过,他们仍然不太了解,本来潜入此地时,一直都没有碰上这些异种生物的阻拦,为何现在一股脑地出现,难道真的是待得太久了,引动此处的生物攻击吗?

  强劲的掌力、冲击波,与阵阵闷雷似的虫虫嘶鸣声交杂,在三人的联手防御下,千百毒虫来势虽猛,一时间却也只留下死伤,难以越过雷池一步,但由于异种生物的凶猛攻击,疲于应付的三人都忘记了敌人的存在,直到蛭妖发现有某个东西在虫虫群中移动,利用无数虫虫的掩饰,逐渐贴近自己这边,这才醒悟到敌人想趁此机会抢救人质。

  “浑帐!哪有这么简单?你当自己是陆游吗?”

  蛭妖喝了一声,但是却没有出手,而是由距离敌人较近的阿难达发出一记劈空拳,想要震杀敌人,但察觉到这一点的敌人,却抢先躲入了巨兽群的掩护中,那一拳只能击中巨兽的硬甲,产生不了实质伤害,三人只是看见一闪即逝的敌人影像,确认那是一个穿着黑衣、戴着黑帽与黑眼罩的胖子。

  (难道是那个雪特胖子?)

  这个疑惑出现在三人的心中,不过他们的困惑并没有延续到下一刻,因为就在阿难达攻击不中的瞬间,蛭妖忽然惊觉自己身侧爆发着一股极为强横的杀意,如箭如枪,雷轰电闪般朝自己射来。

  “啊!不好……”

  就算叫得再大声也无济于事,因为这一记兼具威力与速度的袭击,程度上远远不是巨兽虫虫所能相提并论。一双白皙秀气的拳头,闪电击中蛭妖的左腰与腹侧,先是爆发着核融拳的导弹拳劲,跟着双拳一错,上下拉开一道长弧,金亮锋锐的虹光灿然夺目,大天魔刀几乎是贴着身侧斩了进去。

  ……蛭妖先前的揶揄言语没有说错,倒在地上的那名重伤少女确实是在装晕,等着报一箭之仇。

  “啊~~”

  长声惨呼,蛭妖被大天魔刀透体而过,假如是旁人,一定被这一劈斩成两段,身体前后分家,骨肉糜烂,但蛭妖却只是受到冲击,身体还原作千百蛞蝓,簌簌而散。

  可是,同样的方法可一不可再,当妮儿早就知道敌人的化劲方式,并且作出针对攻击,一记近身透体发出的大天魔刀,并不是没有效果的。千百只散落在地上的蛞蝓,有将近半数甫才落地,便像是落入强酸池里似的开始腐蚀,又或是凝冻成一个小冰块,崩解碎裂。

  透入体内的天魔劲,即使肉体分解,依然存在于躯体的每个部份中,腐血蚀肉,纵是蛭妖化身千万,也难以逃过重创的结果,假如不是两名同伴紧急来救,这个初次在人间界露面动手的魔界妖人,就要完蛋了。

  “蛭妖!”

  “啊!那女人……”

  两声不同的惊呼,表达着一样的错愕与惊恐,如今外有毒虫兽群,内有盛怒暴龙女,情势恶劣无以复加,如果蛭妖再阵亡,那么真不知道自己要靠什么生存下去。

  鸠摩狮与阿难达分从左右攻上。看着那个威风抖擞的少女身影,心里没有半分胜算,只想趁着她刚刚发完天魔刀,体力虚耗,尚未回气的极短时间,行险一击,不让她有机会出手,令蛭妖能够逃过一劫,重组身体。

  “哼,两个瘪三,有什么了不起……”

  见到敌人的左右夹击,妮儿眼中闪过不屑一顾的神色,但俏丽的唇边却绽放一丝苦笑,跟着一道鲜血流出,在敌人两边拳劲合击之前,脚下一软,颓然倒下。她适才在三方夹击下受创,伤势委实不轻,只是强以一口元气撑住,意识不晕,趁着敌人分神他顾,发动雷霆一击,重创敌人,但却也耗尽残余力量,现在再无半分力气剩下,面对敌人袭击,只能倒下。

  “太好了!这个泼辣东西终于倒下来了!”

  毫无信心的合击,在正面硬撼之前敌人突然倒下,这简直就是老天捧送过来的特别大礼,鸠摩狮与阿难达心头的狂喜难以形容。有蛭妖的例子在前头,他们这次动手全无疑虑,要一下子就粉碎少女的四肢关节,以免再受反噬。

  “轰隆!”

  又一次战局变化,正当两人准备骤施辣手,突然觉得脚底一震,好像地底有什么变化,不由得心中一惊,放弃攻击,先回招自守,哪知妮儿脚底突然出现一道裂缝,某样东西从裂缝中突出,将她顶高。

  “什么东西?”

  “体积不小,是个大玩意儿啊!”

  鸠摩狮与阿难达同感惊愕,只见到一样庞然大物把地面顶成小丘,跟着迅速破地而出,有甲有壳,数十尺的咖啡色巨躯,型态无比狰狞,竟然是洞窟中的巨兽之一。

  巨兽身上有一个黑色人影,手上持着某个发光的卷轴,趁着巨兽突出地面,妮儿滚落在巨兽身上的当口,将妮儿一把抓住,跟着在巨兽身上一拍,就好像人类驱策马匹一样,巨兽扬起双翼,鼓荡腥风,一下离地飞起,朝远侧的阶梯出口飞去。

  勇者墓穴存在的亿万年时间里,虽然不乏妮儿这样的勇悍强者,但来犯者再强,却从未发生过能有武者驱策洞窟内生物的案例。太过诡异的画面,鸠摩狮二人一时间看傻了眼,直到巨兽飞离了十三层,他们才如梦初醒。

  “糟糕!居然给他们跑了……”

  糟糕的事情还不只是如此,当阿难达抵抗着周围虫虫巨兽的攻击,蛭妖重新聚合成形,看来摇摇欲倒,勉强靠鸠摩狮传过魔力,才站直起身体,却惊讶地看见地上出现一个凹洞,而本来在那个位置的机械,那具传承久远的动力装置已经不见。

  “敌人会使用地行术,一定是趁我们不注意的时候,从地底把东西给带跑了。”

  石崇说过,那个雪特人会使用一些奇异的术法,但因为他不会武功,所以不可能扛走那具三个寻常壮汉都无法搬动的重物。可是,假如有一头身长数十尺的巨兽来驮,结果自又不同了。

  被重重耍了一遭,三人无复出发之前的锐气,终于明白为何以石崇的老谋深算,在人间界仍屡屡行动失败。摇头叹气都无助于事,三人唯有重新振起决心,发誓要追回失物。

  雪特人不会武功,那名怪力女又已经身受重伤,只要追上去,应该是可以手到擒来吧……应该是吧!

  地上的战斗、地下的战斗,都进行到了一个段落,但天上的战斗却才刚刚进入白热化。

  在经历过一段时间的交手后,多尔衮终于明白,要比招数变化与灵活,自己确实比不过这套王五开创出的风之刀,唯一所恃者,就只有连王五都深感畏惧的烈阳最终绝学──九阳烈焰刀。

  超越极限的鼓催,以生命推动的炽焰,当烈阳火劲反覆压缩到极点,最终爆发于一击之内,这样子所形成的九阳烈焰刀,多尔衮有信心斩杀世上任何高手,即使是更高一天位的武者,中这一刀也难逃死厄。

  “兰斯洛小狗,你很得意吗?今天就算王五与你联手,我也会将你们两个一起斩下,让皇太极老鬼彻底绝后,哈哈哈……”

  用豪语激发着胸中壮志,手中的力量也相应提升,多尔衮双臂一错,烈焰刀的光焰合一,骤然爆发无比热力,扫向方圆数十里空间,开战以来最炽烈的火舌,犹如腾空火凤,朝兰斯洛的烈阳火球吞噬过去。

  “嘿,狠话不是说了就做得到的,想斩人吗?来试试看啊!”

  期待多时的一击终于到来,兰斯洛并不畏惧,手臂挥扬,长风推送,烈阳火球飞射出去,迎向敌人的火焰。

  两大高手作着最后的比拼,使得都是最正宗的干阳大日神功,但是与多尔衮相比,兰斯洛这边的炎劲却相形见绌。当多尔衮把大日真劲鼓催到九阳境界,火势便一发不可收拾,炽烈炎劲如同水银泄地,凡是经过的地方,全部都被化为火焰。

  云雾中蕴含的水气,在与高温烈焰接触的瞬间,就被整个蒸发殆尽,但即使所有云层消失不见,靠着大日真劲维继的火焰却没有消失,反而把数十里方圆的空间化作烈火之海,天地八方,举目所见,尽是一片燎天之焰。

  惊人的声势中,有着不起眼的东西。交战中的两大高手并没有察觉到,这场战斗不知何时多了一名观战者,无声无息地来到距离他们不足半里的近处,一面咬着指甲,一面冷眼斜睨着这场战斗,燎烧的强烈火焰吞卷过来,他不动也不改变姿势,在火焰焚烧中冷冷观战,估算着这场战斗的结果。

  (桀桀……多尔衮这老鬼功力有限,如果不帮他一把,这一仗他没什么胜算可言啊……******,为什么我要帮他一把……也许我该******落井下石,一把打烂他的讨厌臭头……哦,这是……)

  无边火海般的高温世界中,某种无声的波动,狂撼着人们的天心意识,火焰不再只有单纯焚烧,而是渐渐聚合成形,随着九枚烈阳火球的串联,爆发出的强光与高热,让人几乎错疑是天上太阳殒落人间。

  “小狗,死在你死鬼师父的武功之下吧!”

  多尔衮狂喝声中,九阳烈焰刀朝兰斯洛劈斩下去,在运力的过程中,过度催劲的他一口鲜血喷出,险些体力不支,但是鲜血喷在双掌上,仿佛也有某种鼓催作用,令这一刀更强更霸地斩向敌人。

  巨刀当头斩下,虽然还在百尺之外,兰斯洛已经感觉到那股异常高热,他的眉毛、头发先是灼烫难当,跟着竟然焚烧起来,远远看去,只见他身形闪动,头上却拖着一道长长的耀目火光。

  身遭火焚,这痛楚自然不好受,但是随着火焰燃烧的却不只是身体,还有兰斯洛的信心。

  (不愧是连师兄都没练成的九阳境界,它果然强啊……老头,你好好看吧,替你算帐的时候到了。)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