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一章 骤失所依

风姿物语 罗森 8472 2005.12.27 16:50

    艾尔铁诺历五六九年三月日本昆仑山

  胤祯率领精英发动袭击,人类与魔族的顶尖战力全部集中于稷下,战得天昏地暗,但除了主战场之外,双方比斗的范围也不仅限于稷下,还关系着其他地方。

  引爆这场稷下之战的关键,是为了不死树之争。梅琳与海稼轩设下的结界,逼得胤祯不得不提早行动,亲自攻破稷下城,从目前的结果来看,这个行动遇到了很大的障碍,魔族付出的代价极为惨重,但最后也获得成功,然而胤祯却很担忧一件事,那便是小草所作的威胁不知是真是假。

  能否夺得不死树,关系到魔族能否拿下人间界的成败。就石崇而言,得到不死树之后,不但能够操控风之大陆上九成九住民的意识,甚至还能给予魔兽群起码的智能,否则那群只懂得乱咬乱撕、生吃活人下肚的东西,永远只能破坏,没有半分建设意义。

  但在胤祯眼中,不死树却还有一个作用,这个未经测试、证实的作用若然成真,能够操控到的东西将远比操控平民百姓更有意义。然而,小草却表示已经派遣奇兵,偷偷去转移不死树,这一着真正打乱了胤祯的布局,令他忧心不已。

  到底小草有没有派人去执行这机密任务?答案……是肯定的。

  当稷下城方向因为施放五极天式,而引发连串天地大变,连带造成的能量波动,即使远在千里之外,也能清晰感觉到,当西王母的无上慧心将这些讯息一一捕捉,明白小草预料中的战争已经爆发,她闭起不能视物的双眼,点头轻声道:“胤祯已经到稷下城了。”

  “唉,彼他娘之,幸好本大人跑得快,不然留在稷下城里,周围尽是无良匪类,一定被他们推出去当牺牲品,说不定还会要我单挑大魔神王咧!”

  与风华同行来到日本的,是身兼雷因斯左大丞相重任的雪特人,自从与魔族的战争爆发后,由于他在实战上的用处不大,因此本来活跃于敌我阵营的他,光芒显得黯淡不少,然而,如果他真的身在稷下,那么雪特人单挑大魔神王的局面或许真有可能上演,因为他所有的同侪都深信,这个雪特人有不可思议的福运,总能化险为夷,即使真的面对大魔神王,搞不好也能全身而退。

  当事人对自己的本事可没有如此高评价,所以当小草分配任务的时候,表现得慷慨激昂、义不容辞的雪特人,马上自告奋勇接下机密任务,与风华同行,一起潜来昆仑山。

  昆仑山目前落入魔族的统治,除了研究人员,更有重兵驻守,但是当主力高手云集于稷下,这些所谓的“重兵”与“守卫”,并不被雪特人放在眼里。

  “哈!想吓唬老子吗?什么守卫,会比八歧大蛇还大只?”

  曾经走过无数次生死险关,见惯大场面的有雪,是有资格不把这些魔族兵将放在眼里。当然,他也不需要与这些剑拔弩张的魔族兵将硬拼,只要凭着创世纪之书的异能,制造骚乱,然后潜地而行。

  昆仑山内部的状况,风华最是熟门熟路,有雪潜地而行时,她不住做出提点,回避着各种防御结界,钻着没有人会通过的小道,又安全又高速地接近目的地,途中偶然有几次被敌人的魔法师所察觉,有雪都以自己的术法巧妙应付过去。

  “哇!青蛙!好大的青蛙!”

  “哎呀!那边……有半只青蛙!”

  过去日本忍者最擅长的招数,有雪也从创世纪之书里学会,每当有魔法师察觉到地底有古怪,他就利用卷轴制造骚动,在地表的某处突然像喷泉一样涌出大批青蛙,几百几千只一次狂涌出来,乱叫乱跳,闹得魔族将兵手忙脚乱,疑神疑鬼,就此胡混过去,继续前进。

  一个熟门熟路,一个狡狯多诈,尽管在实战上帮不了多少忙,但在暗中活动的工作上,却是完美搭配,这对美女与丑男合作默契十足,一路避开魔族的搜查,快速潜向不死树所在的洞窟。

  到了目的地,被不死树的树根网所拦挡,有雪不得不从从地下浮上来,根据青楼联盟之前冒死提供的情报,为了怕触发结界异能,不死树周围并没有派人看守,仅是在洞窟外数百尺处有重兵来回巡逻,如果能不触发结界,那么确实可以直接在不死树周围上浮出来。

  “结界也是我们家自己设的,当然有解法,这就叫做千线万线不如一条内线。”

  “有雪大人,您的话很难懂呢。”

  “不是说给你听的啦!”

  雪特人悄声窃笑,与风华一起从地下浮上。与初次进入这个洞穴的花天邪一样,有雪也看着不死树直发呆,风华则是侧耳倾听,发现最近的生命气息也在数百尺外,自己两人的行踪并没有被察觉,可以开始动手搬移不死树了。

  西王母族受命看守不死树,有许多的秘密术法,连族中长老也不得传,是每一任西王母由不死树诞生时,直接烙印进入脑中,成长之后便懂得使用,因此就连已投靠石崇的众长老都不晓得风华还有这一手。

  “树啊,树啊,真是对不住,因为人们的野心,必须要让你离开你所生长的地方,请你稍微忍耐吧。”

  “棉唆什么,快点动手吧,我们没用斧头把它砍成******十七二十八截,放火烧掉,就已经很仁慈了,还道什么歉啊。”

  对有雪的抱怨苦笑,风华缓缓念动咒文,正要设法搬移不死树,周围异变陡生,本来布置在两人脚下的大规模结界,各种精光内敛的符文开始消退,迅速地分解散失。

  “搞什么鬼?”

  “咦?”

  风华的感应比有雪更清晰,脚下的结界正在崩解,明显是被人破除,这情形最合理的解释是……

  “哎呀!糟糕!”

  有雪大叫一声,由于结界被破的变化,数百尺外巡逻的魔族将兵有所察觉,便如潮水一般蜂涌而来。理所当然,他们发现了洞窟中不该存在的两个人。

  “计划失败,还是溜之大吉吧!”

  太过清楚自己实力,有雪完全没有留在这里和敌人一拼的念头,虽说精锐战力不在,可是敌人冒出个强天位武者,却也不值得奇怪,要自己和那种蛮牛拼一下,别说剩下半条命,就连碎渣都不会剩下半点。

  拉过风华,就要一起遁地潜逃,但在突然间,好像一阵淡淡清风吹过,周围一切都安静了下来,紧跟着,就是一连串物体坠地碰倒的声音,当有雪回过头去,只见那些要闯入不死树洞窟的魔族兵将,全数倒在地上动也不动,不知道是死是活。

  “他们……还活着吗?”

  话声才落,几截断肢、一个血淋淋的人头,就滚入洞窟,回答了有雪的问题。头颅上的盔甲,显示此人是比较高阶的将领级军官,可能就是驻守这里的强天位武者,现在被人一击斩杀,粉身碎骨,显见来者不但心狠手辣,武功更是超人一等。

  “是……是死要钱的吗?是朋友还是敌人?”

  雪特人颤着声音说话,除了韩特之外,他想不到什么其他的可能援军,而如果是敌人,自己未必走得掉。

  “不是敌人,但……我们能做你的朋友吗?”

  出声说话的是风华,之前出发时小草曾与她有过密谈,做过推测,表示此行可能会遇上某人,如若当真碰上了她,计划就有必要修正,甚至放弃。而此刻自己所感应到的气息……小草的推测果然没有错。

  洞窟外的人并没有回答,从洞窟内往外看去,并没有看到什么人,只看到半截刀刃,通体萦绕着妖异的红光,因为饱吸鲜血,灿烂发著令人炫目的色彩。

  妖刀不知火!

  ※※※

  九州大战时,尽管魔族重兵压境,稷下城仍是屹立不摇,从没落入魔族手里,但时至今日,历经多场惊天恶斗后,文明古国雷因斯的王都稷下,其所建立的千年荣华,已经被毁得干干净净,整座城池在大梵炼狱刀、深蓝判决的冲击下,只剩下碎瓦残壁,无限凄凉的景象。

  然而,这场流尽众人鲜血的战斗却仍继续……

  已经走到了最后一步,占尽优势的胤祯,要把这场战斗完结。比起不死树的利益,白家之血的钳制是他目前最在意的事情,这疯狂的一族人彷佛是自己天命宿敌,每一步都克制着自己,就连已经死去的死人都能带给自己无穷困扰,如果再让白家血脉延续下去,自己将永无宁日,所以无论如何,自己都要把最后的白家人斩草除根。

  “白家的血缘,彷佛是诅咒一样在束缚着朕。你仍有最后一次机会,看看当朕了结你的时候,你的丈夫、你的兄长,会不会还有本事来救你!”

  淡淡说着宣告话语,胤祯抬举起左手,大天魔刀的金芒粲然迸发,凛冽寒气封锁住小草的所有退路。明知道这女子不会武功,但只要考虑到有人随时插手的可能性,胤祯这一下轰击便全力以赴,赌上大魔神王的荣誉,这一击誓要杀生夺命。

  一击轰出,前方骤然风影窜动,一个身影正拦挡在前头,胤祯天魔功全力轰出,当看清来者面貌,心中闪过一丝悔意,想要留手撤招,却是已经晚了一步,在骨碎肉绽的闷响中,大蓬血雨狂洒喷出,溅了身后的小草一头一脸。

  “……姑、姑姑。”

  “老师!”

  错愕与哀伤,两种不同情感的呼叫同时出口,胤祯手臂上传来强大压力,被梅琳给牢牢钳制,一时之间竟是进退不得,但这却是她最后的力量。适才天魔刀的一击贯体而过,为了不伤及小草,几乎全部由这具肉体吸收,筋断、骨碎、五脏俱破,纵是当代绝顶高手,也难逃死亡的命运。

  胤祯面上难掩惊愕之情,本来他就一直回避着与梅琳敌对,希望尽可能保留下这名硕果仅存的长辈,所以始终也没有对她下重手,只是想不到这些努力终归无用,梅琳在最后的这个时刻跳了出来,用自己的身体,延缓了亲爱弟子的死亡时间。

  同样的错愕之情,也出现在小草的脸上。梅琳对她而言,几乎就是半个母亲,不但从小传道授艺,甚至代替为繁重国事而忙碌的母亲陪伴自己,从无停止地付出关爱,在她的心目中,梅琳绝对不只是一名单纯的长辈,特别是当那温热鲜血洒在脸上,血淋淋的温热震惊,让小草一时间甚至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。

  双手牢牢钳制住胤祯的铁拳,点点热血不住由体内散失,梅琳的相貌与体态渐渐起了变化,重伤濒死之躯,再无力镇压当年刑罚的入体剑气,就在剑气快要破体而出之前,外表也渐渐脱离童化,回复昔日美丽魔族公主的相貌。当年自己曾经发誓,永远不与魔族敌对,永远不杀一名魔族同胞,但在这次的人魔大战中,自己仍是不免手刃部分同族,违背了自己的承诺。

  诺言是自己亲口所许,违反承诺的自己有今日收场,梅琳并不遗憾,但在生命飞快离体的时候,她却仍有一个不解的疑惑,要问这个数千年来始终野心勃勃的侄儿。

  “……为何……人类与魔族……非战不可?明明……大家可以和平……好好相处的……”

  这句话,梅琳多年来一直想问,当日若非胤祯领头叛变,孤峰之战狙杀铁木真,那场变法有很大可能会成功。如果人类与魔族可以和平共处,一起分享与开发现有的资源,两个种族的未来都会比现在更好,为什么总是有人要为了野心去破坏这理想呢?

  “因为,姑姑你就不会理解,永远不理解这个世界的真实……”

  “和平是痴人说梦,斗争却是生物的本能,这个世界永远是弱肉强食,强者zhan有一切,只有亲手掠夺来的东西,才是真正拥有。魔族能有今日的实力,全是靠斗争得来,不能也不该与人分享。习惯了和平的腐败,早晚会有破坏和平的新一代,把魔族取而代之,亡族灭种。”

  “猛兽能够生存,就是因为它的爪与牙,若是与人类和平共处,只会被人类的软弱劣习所沾染,爪会钝、牙会掉,没了爪牙的猛兽就会死!魔族必须要强大,一个要维持强大的种族,就必须斗争,是不可以与人和平共处的!”

  “姑姑你曾是魔族智者,为什么你就不能理解这些,要与十四弟陷魔族于绝地呢?”

  在心里呐喊,胤祯没有回答,更厌恶向梅琳回答这问题,不是因为愧疚,而是一种近似对牛弹琴的不快感。总是被人拦在自己的路前,他的怒意也越来越是炽盛,只想用杀戮来发。

  “婉儿!”

  一声凄厉的盛怒暴喝,由后方传来。刚才硬接胤祯一击,海稼轩为了保护梅琳,自己承受了较多的力道,伤得最重,飞得更远,等到他好不容易暂压重伤,重组战力,赶回这边来,却看到了这令他悲痛欲绝的一幕。

  明灿灿的利剑,在斋天位力量的极限鼓催下,绽放出雪亮的强光,直射胤祯后心,但这耀眼的剑芒却在瞬间黯淡,胤祯的左手向后一拂,太天位力量与意识,轻易压制锁镇住海稼轩,任凭剑芒再耀眼,就是无法前递半寸。

  zhan有绝对优势,胤祯却感受不到喜悦与得意,只觉得愤怒,还有……亲手杀掉血亲的痛。

  相较于胤祯,梅琳的痛来自另一方面,自己与海稼轩舍命拖延,死亡看来是无可逃避,但是牺牲不能没有意义,为何小草不趁这个时候有所动作,或是逃跑,或是发动反击呢?

  心中焦急,梅琳勉强侧过头去,当她的目光瞥向小草,这名素来以聪慧著称的女子,却似乎因为情感打击,暂时失去了理智,满面鲜血、目光呆滞地凝望梅琳,浑然忘记了逃走。

  “……莉……莉雅……”

  用着剩余的体力去呼唤,梅琳希望能够唤醒小草。然而,如果说每个理性的人都会有崩溃一刻,那么小草所碰到的一刻,就是现在了。本来浑浑噩噩的她,看到梅琳血流满面地气竭说话,冲击性的画面,令她脑中只剩下一片空白,跟着,她捧住自己的脑袋,发出一声哭嚎似的凄厉尖叫。

  “啊~~”

  最棘手的敌人失去意识,对胤祯当然是好事,然而,小草周围却浮现奇异的彩光流动,魔力能量也因此波动,就连一度散失的黑暗冥气都重新出现,围绕着小草慢慢旋动。

  (这、这是怎么一回事?)

  小草目前处于精神震撼的呆愣状态,不会有意识去使用魔法,更不会去发动五极天式,即使有意,她也应该在刚刚的战斗中耗尽了魔力,无力再施放五极天式这样的大招数,然而,黑暗冥气的出现,却让胤祯感到一阵不安,心头的些许怀疑,在黑暗冥气加速旋动,更隐约出现五大黑暗神明形象后,完全变成了事实。

  (难道……不是使用五极天式,而是共鸣?)

  就魔法理论上而言,有一种可能出现这种现象,那就是放弃召唤借力,单纯以自身为献,引发魔力共鸣,而被共鸣效果引动的神灵自然会降临。经由共鸣效果而现世的神灵,其力量不受借力法则的限制,得以发挥神灵的全部力量,如若是引发五大黑暗神明的共鸣,威力远远不是五极天式能比拟。

  但引发共鸣,等若是以自身的肉体、生命为通道,不论成败,结果都是一死,是名符其实的舍身技,而且不是想用就能用。胤祯不在意小草的生死,但他却不能忽视白家人在濒死之前所能创造的无限奇迹,特别是,这种共鸣现象让他想起一个惊人事实:风之大陆的记载中,上次出现疑似魔力共鸣现象的纪录,是在五百年前武炼边境的酒泉关……

  (原来如此!这才是大梵炼狱刀的真正用法!难怪当年释鬼藏能以一介单纯武者之身,引发五极天式齐现!)

  与小草战斗时,胤祯就曾怀疑小草的大梵炼狱刀,威力与传闻当中有异,现在谜底揭晓,胤祯可绝对不想再接一次大梵炼狱刀,况且以共鸣形式出现的五极天式,与魔力召唤借力不同,纵使再有小草的异能,也无法抵销,情形将会一发不可收拾。

  察觉到现实严重性,胤祯再不容许梅琳拖延时间,再次全力鼓荡天魔刀一击,半旋转身体,将梅琳轰向海稼轩,为了要多抢得气绝前一点时间与尸体完整的海稼轩唯有硬接,结果就是两个人一起被远远轰飞。

  如果海稼轩能维持一贯冷静,置梅琳于不顾,舍命为小草争取时间,一切的情形可能就会不同,但事到临头,人们总是难以维持一贯冷静,由情感主宰自身行动。然而,胤祯并没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,无意识状态的小草潜能似乎并未见底,还好像受到胤祯最后一击的刺激,黑暗冥气旋绕中发出不应有的强光,力量赫然往上再度提升。

  “什、什么?”

  黑暗力量的源头就是黑暗,五极天式运转得再强,也不会因此就发出光来,唯一的解释,就是神格提升变化,魔力共鸣对象由五大黑暗神明变为更高位的存在。璀璨的点点蓝光,由小草体内透发而出,彷佛百万颗湛蓝宝石齐放光华,逼得胤祯几乎无法正视。

  即使是刚才面对大梵炼狱刀,胤祯也不曾出现这样的动摇,由内心深处泛出的恐惧感,眨眼间就让他背后满是冷汗,不由思索,鼓尽全力的一记大天魔刀,划出灿烂金芒,直破向湛蓝光芒中的小草,跟着又是一式轰雷赤帝冲,雄强霸道的天魔劲,犹如海啸溃堤,势无可挡地狂飙而出。

  论修为,纵使一百一千个小草,都无法在这两式太天位杀着下生存,但是对已为魔神的天魔功创始者而言,源出自的毁灭武学,却根本产生不了作用,金芒与妖雷魔电先后与蓝光撞击,跟着就如同百川入海,被同化得无影无踪。

  面对那矗立于小草身后的龙首巨影,就连胤祯也觉得自己渺小,但更不可思议的是,接下这两击之后,龙首巨影开始消失,耀眼的蓝光则变化光度,由蓝转金,逐渐盛放了亮度。

  胤祯绝不认为是自己的全力两击,能够击退共鸣中的深蓝魔王,现在这种现象只有一个解释,就是小草的灵格提升尚未停止,继五大黑暗神明、深蓝魔王之后,还在攀升往更高神格、更高位的存在。

  世上有比深蓝魔王更高神格的存在吗?

  有!

  那已经是一个胤祯连想都不敢想的东西,超越了风之大陆与魔界,的创造范围甚至广及鲲仑世界的一切,四块大陆上的百万神灵,无分圣魔,均对其竭诚竭恐,永远绝对统驭权的存在。

  白家的疯狂之血委实可怕,当直系血脉越见凋零,这名继承直系血脉的女子,赫然能够再创其两名兄长未能攀上的颠峰,将奇迹硬生生拉到凡间来。纵然自己仍是这块大陆上最强的生物,但胤祯却觉得此刻的自己,就像是一只飞在大炮炮口的蚊子……

  (不,现在放弃太早了,我还有机会!还有一线生机!)

  如果小草在深蓝魔王共鸣,甚至是重组大梵炼狱刀的时候立刻出手,那么别说是眼前伤疲不堪、只剩下三成力量的大魔神王,她甚至有能力干掉这块大陆上的任何人、任何生物,但白家血脉中深不见底的资质,却成了她最大的破绽,提升神格中的每一段突破,在过程当中,她都处于完全不设防的状态,敌人绝对可以将她击破。

  换作是正常情形,魔法师面对这种不设防的危险状况,都会设置强力结界,或是另找高手保护,但小草此刻意识不清,根本不会想到这一点,而这也就成为胤祯的最后机会。

  鼓荡起天魔刀,胤祯预备一刀就把小草砍成两半,但金色厉芒还没出手,便黯淡下来。考虑到白家血脉在生死危机瞬间的爆发力,胤祯终究不敢冒这个险,最起码,要先将她封印住,再发天魔刀狙杀。

  万物元气锁,是武者间最好的封印技巧,但是用在这种情形,多半已经镇压不住场面,所幸,胤祯还另有一套更高级的封印神技。

  左掌一翻,一个灿烂的雷电光球发出,迅速回击自身,在耀眼夺目的电流强光中,胤祯再次化为纯能量体,“魔龙幻化”的电形化身,让他的动作快如闪电,几下飞窜,就在小草四周踩布下五芒星结界。

  五道强光由地面破天而出,每一道都蕴含着万物元气锁封印,更以太天位力量推动,化作五道紫电光柱穿透云霄,截断了结界内与外部空间的能量流动。当这灿烂的五芒星结界阵完成,胤祯更不停留,电形魔躯骤闪,朝结界中心的小草飞窜而去,刹那间,两人贯体穿过。

  适才硬接大梵炼狱刀的经验,也给了胤祯颇多启发,在与小草贯体而过的瞬间,他以主动散功的手法,催化散去剩余三成力量中的两成,形成更进一步的封印,令小草身上散发的金光黯淡停顿下来,彷佛成了一幕停格中的影片,光华仍在,只是一切就像是被定格的火焰,完全停顿。

  从外头往里看,五芒星内的空间,好像是一个时间被停住的世界,在强烈电流闪烁中,所有一切景物、光线,全部都维持同一位置、同一亮度,再没有任何变化,时间流逝丝毫不能影响其内,远远看去,里头的小草更像是一尊雕像,或是……一具美丽的标本。

  “呼……呼……”

  竭力催动魔龙幻化的胤祯,几乎是一冲出五芒星结界,电形魔躯就立刻崩解。连串伤重加上散功,对体能的耗损极为剧烈,即使是强如大魔神王,也露出疲态,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几乎累得站不直身体,勉力急吸一口气,立刻咳出一口鲜血来。

  点点血雾,染红了视线,胤祯很快稳定下骇然心情,目光一转,眼中出现了五芒星中的静止空间。

  将小草给封印住,只是暂时的权宜之计,白家血脉的威胁大得难以估计,胤祯绝不会错失斩草除根的机会。梅琳濒死,海稼轩也重伤,刚才轰走他们的时候,胤祯刻意用了点技巧,现在他们只怕正在做着最后的告别对话,不会来干扰战局。

  所有碍事的人,都已经被清除,不会再出现了。即使还有这样的人,胤祯也下定决心,不管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是谁,都会把那人粉身碎骨,今日无论如何都要把白家对己的威胁淫除。

  再次提举起了手,但就在动手之前,胤祯又感觉到了一丝讨厌的气息,跟着就是一个声音传来。

  “把你的手给我拿开!”

  

网文也能严肃讨论!

《点读》第一次下半月刊,带来更多好文!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