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
段评功能优化通知
发表 {{realReplyContent.length}}/{{maxLength}}

共{{commentTotal}}条帖子

已显示全部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查看回复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已显示全部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四章 黑暗领域

风姿物语 罗森 11066 2005.10.29 02:41

    昆仑山上的攻防战,在双方势力的坚持下,已经进展十多天。本来就不认为自己能取得胜利的石崇,对目前的进展怡然自得,全然没有一丝急躁;另外一方面,昆仑山内的守御一方,也不打算下手太狠,造成过多的伤亡。

  即使梅琳心有顾忌,但是以海稼轩的武功,又占了地利之便,玩弄敌人如戏孩童,假使真的有那个意思,早就把入侵的魔族全部杀尽。然而,海稼轩却也有不同的考量。

  纵使胤祯与李煜决斗的伤势未愈,只要胤祯亲自来到昆仑山,以他太天位的无敌力量,攻破这边的防线仍只是举手之劳,这点任谁都看得出,所以当胤祯自己退居第二线,把进攻人间界的两条战线都交给手下,这举动不但吓到了魔族将兵,也吓到了所有敌人。

  到底是因为魔族内部权力斗争?还是因为什么其他理由?这点海稼轩并不明白,就他而言,百分百是胤祯脑子坏了,所以才作此愚行,给己方一个大大可以利用的空间。话虽如此,但如果人类这边赢得一场大胜,造成魔族方面伤亡惨重,那么胤祯即使不愿意,也将被迫提早出手,主动站上战场的第一线。

  所以,海稼轩也不愿下手太重,过早逼出胤祯。兰斯洛一行人前往魔界的事,海稼轩已经从源五郎口中得知,就实际面来看,这确实是唯一的希望所系,海稼轩也愿意配合,将战事暂时以拖延的心态进行,等待兰斯洛从魔界带来新的希望。

  石崇在利用自己练兵,这点海稼轩何尝不知,问题是,这种练兵法是双面刃,如果说那些魔族将领因为频繁与高手作战,因而得到提升,海稼轩又何尝不是在与他们的反覆作战中,对自己的剑技与天心运用有了更新一层体会?

  只要胤祯不出手,剩下来的魔族并没有什么好怕,旭烈兀虽然也武技超群,但就海稼轩来看,旭烈兀并不至于像其父胤祯那样毫无破绽可寻,自己与梅琳联手,大有将他压下的本钱。

  海稼轩一直是这么认为的,而从情势的演变看来,这个实力评估也没有错,只是到了二月十号那天,海稼轩的这个判断有了修订必要。

  当时,石崇派出的突击队闯入山中,海稼轩闭目坐在一座钟乳石莲上,天心意识如同古井无波,清晰地反映出入侵者的方位、人数、修为深浅,而梅琳施布在昆仑山内的结界阵也传回同样讯息。

  忽然之间,海稼轩觉得有些古怪,天心意识搜索到的敌人一共有九名,但结界法阵中却捕捉到了第十个入侵者的气息,若隐若现,几乎不可判读,而且讯息在短短数秒后就彻底消失,彷佛那名入侵者根本不曾出现过。

  海稼轩知道不是那样,会有这种情形出现,就代表有真正的高手进入昆仑山,在刻意隐蔽行踪下,甚至瞒过了自己的天心意识,只是仍防不了针对天位武者专设的结界阵,这才被迫现迹露形。

  (石崇一方何来如此高手?是旭烈兀?还是多尔衮那厮来了?)

  打了多日沉闷无趣的练习战,海稼轩的剑客之心早感厌烦,这时感应到强敌出现,欣喜的情绪还盖过了紧张,当下提起手边的长剑,就往敌人最后露出气息的方向赶去。

  气息很古怪,没有多尔衮的威凌霸道,也不若旭烈兀的闪电多变,勉强要比喻的话,倒是很像一座深潭,表面平静无波,但是水面下却深不可测,让人料想不到下头究竟藏了什么。

  (这个感觉……异常陌生,而且还有古老禅道的感觉,是什么高手有这样的修为?)

  赶去途中,海稼轩为着自己所察觉到的东西而纳闷,辨析不出这是何方高手,错愕之余,心中也不免好奇,因为这感觉全然不似魔族高手,若是当真修练魔族武技,散发出的气势不会如此超然,但这人与魔族阵营一同攻击,难道是投靠魔族的人类武者?

  身影化作一道清烟,海稼轩在昆仑山内高速飙行,当他的绝妙轻功与结界法阵结合,形影完全被遮蔽,入洞搜索的魔族好手根本掌握不到他位置,相反地,他们的身影全暴露在海稼轩监视下。本来,就算不作处理,他们也难以有什么作为,但是现在有强敌入侵,不预先料理掉,作战时候就可能变成干扰。

  侵入山腹内的魔族好手,其中超过一半不是人类型态。这些人之所以被留在万魔殿,除了武技尚未大成外,主要理由也是因为外表与人类差异太多,不利于人间界的行事;然而,当一名天位武者的肉体有着鳞甲,或是近似龟壳的护盾,本身的抗击力量就会加倍提升,要击破他们便比击破人类肉体困难许多,再加上改造毒龙所形成的异变铠甲,整个人简直变成了一具活动堡垒,这也让海稼轩在初与之对峙时,有些没处着手的挫折感。

  但那都只是初对峙时候的事,海稼轩毕竟是经历过九州大战的百战强者,有足够的经验,让他构思出破解敌人身躯的方法。

  “谁?”

  “有敌人!”

  “大家小心!”

  几名魔将发出了警告,反覆入侵昆仑山多日,与敌人交手不下百次,惯受他神出鬼没的袭击,他们这还是第一次察觉到敌人的飞快靠近,就连脚步声都那么明显,一时间众人都有了反应,立刻转过身来,或是稳重地运功护体,或是性急地抢着出手攻击。

  但欠缺经验的他们,没有意识到能够发现敌人踪迹,全是因为敌人故意露形,而他们的动作,正落入了敌人的算计之中。

  被石崇设计成堡垒般稳固的防御装甲,配合众人同进同退的合击阵形,一旦运作起来,确实是固若磐石,彷佛是一只缩进硬壳的乌龟,除了恃强硬破,就没有其他的空隙可寻。但是,当他们被惊动,开始转换阵形的一瞬间,却会出现一丝极小的破绽,尽管对大多数武者而言,这破绽微小得难以掌握,可是在海稼轩的眼中,这个不到一秒的细小破绽已经太大。

  电光石火一瞬,所有魔人只见一名俊美的白发孩童高速飞来,骤觉极冻寒气临体,肢体关节僵硬,跟着便失去行动能力,在海稼轩绝妙的天心意识运用下,冰锋剑气袭体而入,自动循着最细微的真气缝隙,由关节透发进去,封人气血,比什么点穴功夫都要厉害。

  当海稼轩疾风般由那几名魔人身边掠过,他们站在原地,如泥塑木雕般一动也不动一下,但身上的毒龙护甲却瞬息异化,将他们整个裹覆于内,结合他们的真气,变成了一层坚硬的岩壳,护卫着动弹不得的宿主。

  一剑封锁敌人的行动,是海稼轩神妙剑术的极限,却终究无法在第一剑就摧破魔核,将敌人一剑毙命,而当敌人进入了这样的龟缩状态,海稼轩要硬破敌人防御,取敌性命,固然是作得到,可是却要耗损真元,届时要面对强敌就颇为不利,在估计过敌人几个时辰内不可能回复行动后,他决定抛下这些魔人不管。

  “那家伙到哪里去了?”

  入侵的敌人刻意隐敛气息,躲避结界法阵的追踪,但是海稼轩屏息静心,提高天心意识的搜索层次,还是找到了敌人所在。然而,发现敌人位置,却令海稼轩大为震惊,因为敌人竟在复杂山道与迷幻法阵的误导之中,找出了不死树的正确方位,笔直朝那边前去,武功与能耐显然比自己预估得高。

  “好本事!”

  海稼轩在急奔不死树方向的途中,就已经不需要再用天心意识搜索定位,因为那名敌人已经和守在不死树洞窟之前的梅琳交起手来,魔法与天位力量,两种不同的能源激烈交击,斗得异常激烈,不用搜索也可以感受清楚。

  战斗中传来的讯息,梅琳并没有使用五极天式,毕竟五极天式的破坏威力太大,一旦使用,绝无可能像天位武者对战那样压缩波及范围,势必严重损毁昆仑山,所以不到真正要分晓胜负的决斗时刻,梅琳也不轻易使用五极天式。

  但身为雷因斯的第一长老,即使不用五极天式,梅琳仍是一个没有人胆敢轻视的角色。所谓的天位魔法师,就是拥有与天位武者同等级数的强大魔力,施放起魔法与咒术,在战斗中丝毫不落下风。

  透过天心意识感应,海稼轩得知梅琳正发射着火球、电光、冲击风暴,还有被称为魔法飞弹的聚合能量体,狂乱攻击向敌人,而面对敌人的反击,梅琳周围早已形成魔力结界,一如天位武者的护身真气,把所有攻击或是化消,或是反弹,一一拒诸体外。

  (天魔功?不,这感觉很像,可是气势全然不对……啊,莫非是他!)

  源五郎提出的魔族高手资料中,曾经说到一个小辈,武功与天魔功一脉同源,颇有相似之处,不可轻忽,当时自己不以为意,但是目前所感应到的力量波动,莫非那个小辈当真……

  心念急闪,海稼轩已经赶到战场,那是一处辽阔的地底空间,四面八方都是黑黝黝的一片,看不到明显边际,只有阴寒潮湿的冷风不停“呼呼”吹来;脚下也不是实地,而是一个宽达数里的地下湖泊,来自四面的寒风,在这湖泊上吹起一片又一片的涟漪。

  湖泊的对岸,有一个仅容一人通行的狭窄岩道,只要通过这岩道,末端就是不死树的所在,但如今梅琳却站在岩道口,不让入侵者进入。

  与梅琳隔着数十尺距离,漂浮在地下湖之上的入侵者,就是梅琳与源五郎都曾警告过不能掉以轻心的男人,最后一任花字世家的家主,花天邪。之前海稼轩一直看不起这小辈,觉得他纵有异遇,也难有什么大成就、大作为,但此刻亲眼见到他的武功、感受他身上所散发的气势,海稼轩终于明白为何源五郎会那么认真地再三警告。

  漂浮在地下湖之上,花天邪的出手极为诡异,他用着类似龙族升龙气旋的武学,扬手是风,推掌成旋,攻守进退之间,尽是一道又一道的狂风,乍看之下,有些类似被认为是风之王者的天刀王五。

  但花天邪操作风的方式,却不若王五的风之刀,而是把风卷成一个个气旋,扯动地下湖的冰水,化作数十道水龙旋风,或是往梅琳的位置推击出去,或是交错横过身前,挡住梅琳魔法飞弹的轰击。

  当水龙旋风到了梅琳身前,赫然又生异变;梅琳投射出的火球与冲击风暴,将水龙旋风击破,蕴含的余劲往四周窜射,落到地面,本来坚硬的岩石像是经过千年风化,在刹那之间分解崩散,变成一大片沙堆,所有水分在一瞬间被吸化抽干。

  奇异的运劲形式,即使是海稼轩也闻所未闻,首次看见这样异想天开的武技,啧啧称奇之余,也暗凛于敌人的坚强实力。

  (真是不可思议,这狂妄肤浅的小辈,怎么把武功练到这种地步了?唔,他身上的气势有些眼熟……是天草莳贞吗?这小辈当真得到天草一生的修为了?难怪……原来他是天草的传人啊!)

  察觉到这一点,海稼轩心头隐约泛起一丝黯然,但更多的却是惋惜与气愤。根据自己所知,花天邪投靠石崇之后,变成了石崇手下,听命行事,但天草四郎一生与石崇相处不睦,必然不乐见自己的传人被石崇所利用,事事听命于他。

  “哦?另外一位也回来了吗?那些驻守万魔殿的新人只能争取到这点时间,各个击破的战术看来没机会成功了,我还真是失败啊。”

  当海稼轩出现,花天邪立刻停下了手,不再与梅琳对轰。海稼轩所选的位置极为巧妙,恰好与梅琳一前一后,分别占住地下湖的两侧,如果花天邪要继续作战,势必要面对两大高手的前后夹攻;这个不利的情形已在预估之中,但花天邪仍需要调整位置,让自己做好面对前后夹攻的准备。

  “能够得到天草莳贞的真传,算是你造化一场,但他死后有知,晓得你变成石崇的爪牙,被石崇给利用,不知道会是怎样的表情?”

  “利用?我不这么认为,石崇与我只是一种互取所需的合作,他似乎还没有操纵我的能耐。”

  一直表现得内敛而深沉的花天邪,在说到与石崇的共处模式时,第一次露出了从前那样的倨傲表情。

  “再说,石崇只是执行胤祯的命令。在本质上,所有人都是服从大魔神王的意志,我不以为天草会对这点有什么不满,况且……他生前的最后一战,也是奉大魔神王的命令出战。”

  “什么?你是说天草他……”

  花天邪的回答,反而令海稼轩大吃一惊。本来他就一直有所怀疑,当日中都皇城之战,石崇与天草四郎素来不睦,为何能够请动天草四郎出手刺杀?后来反覆思索,唯一的解释就是利用天草四郎与陆游往日恩怨,利用天草四郎想要了断恩怨的决心,诱他出战,然而照花天邪的说法,天草四郎之所以现身中都,决战陆游,那是因为胤祯的幕后操作。

  (对了!那时候天草他曾经……)

  海稼轩脑中浮现一幕景象,那是在中都之战,被击败轰出皇城外的天草四郎再次回来时,曾经到一座玄冰之前,对冰封在内的曹寿说话。如今想来,曹寿即是胤祯,所谓的被冰封也是故意伪装,而天草四郎对他说话,那更是早已明白他的身分,作着臣下向主君辞别的最后礼仪,当时他们说的话是……唔,天草四郎对胤祯说了什么呢?

  “……其实,我现在发现,原来我和你一样,都很可怜。不过,我觉得已经够了,你呢?会继续被人同情下去吗?”

  天草四郎低声说出的话语,彷佛仍在耳边清楚流过,当时只觉得这些字句理所当然,都是天草四郎对曹寿的悲悯之语,可是现在想来,里头的一字一句全都是……

  “哈哈哈哈~~哈哈哈哈~~”

  海稼轩放声大笑,声音远远传开出去,震动四方;虽然是稚嫩的童音,可是笑声中却含有一股对自己的怒意、对这荒谬情形的可笑,还有一丝难以掩盖的怜悯。中气充沛的笑声震得顶上岩层碎石不住落下,平波如静的地下湖迸炸出朵朵水花,涟漪迅速朝周边蔓延。

  花天邪静静地看着海稼轩,好半晌才问了一句。

  “有什么好笑?”

  “当然可笑!”

  “当啷”一声脆响,海稼轩拔剑出鞘,声若龙吟,遥遥指向正前方的花天邪,冰锋剑气与地下湖的天然寒气结合,纵使双方遥隔数十丈,仍是令花天邪汗毛竖立,不由得心中暗赞,对手果然不愧是走过上代人魔大战的绝世剑圣,如此深擅利用自然环境,与本身的优势结合,这是自己还追不上的地方。

  “堂堂大魔神王,枉自武功盖世,到头来也不过是一个要人同情的可怜虫,这岂不是很可笑?”

  “唔,说得倒也不错,确实很好笑,但……这却不该由你来笑,因为你不了解他们君臣之间的道义,不了解天草为何对胤祯这么说话……你这样跟着笑,只是证明了自己的肤浅。”

  花天邪神色转冷,双臂渐渐萦绕起一层黑气,“而且还有一个重点,死人是不会笑的,如果躺在棺材里的死人还能笑,那就很可怕了。”

  “好狂妄的小子,倒要看看你得了天草多少的本事。”

  “你马上就会见识到的,天草四郎生前从来没有亲自击败过你,现在我就代替他完成这遗愿。”

  “哼,你洗干净脖子,准备等一会儿与天草莳贞碰面,好好再接受他的管教吧!”

  双方相互放狠话,这似乎是武者决斗中常见的事,但是海稼轩与花天邪的这一轮言语交锋,不但海稼轩失去了平时的冷静,就连花天邪都像是回到过去的那个偏激青年,意态若狂,一面望着海稼轩,一手却指向另一侧的梅琳。

  “无须多言,你们两个一起上吧!”

  简短的言词中,蕴含着一股决绝愤怒,显然花天邪本身情感也处于激愤状态,始终在冷眼旁观的梅琳察觉到这一点,心中有几分诧异,因为她想不出有什么理由会让花天邪如此失常,而在找到答案之前,花天邪与海稼轩已经正面对上了。

  最开始的几回合,双方只是单纯就武学招式上做着比拼,相互试探对方的修为深浅,还没有拿出真功夫来。纵然功力未复,海稼轩的天心意识却是圆熟老辣,一套套上乘剑术施展开来,恍如行云流水,长剑在身外舞成一道虹光,看得人目不暇给,更将花天邪压在下风。

  花天邪的战法与早先差不多,仍是推动水龙旋风出击,本身则用起了早年所修练的花家武学,身形在空中高速闪动,利用水龙旋风做着掩护,在偶然出现的缝隙里重腿踢击,但海稼轩的长剑矫若游龙,吞吐不定,将他每一记闪电重击轻易挡下,从容反击,配合著梅琳偶尔击来的火球与电光,让花天邪只有招架之力,再没有出击的余裕。

  从岸上往空中看,那是一幕非常震撼视觉的画面:在数十道“呼呼”狂卷的水龙旋风里头,白发男孩舞剑成虹,一道道窜升又殒落的白色闪电,像是天上月光般普照洒落;数十道因为高速移动所形成的残影,以各种不同的姿势与方位,朝着闪亮剑光中心作攻击,但每一相触,就是发出爆裂声响,一块块大小不同的碎冰由空中落下,洒落黑黝黝的地下湖面,很快就点缀成了一个银白色的琉璃世界。

  恶斗方酣,海稼轩趁着自己的优势,赫然再现新招,在一剑反刺逼退花天邪后,长剑陡然离手,他右手两指并为剑指,点在长剑剑柄末端,长剑受力激荡,在他周身高速绕起圈来。

  短短的一息呼吸之间,如雪长剑在海稼轩周身绕出数十道剑圈,每绕一圈,积蓄的力量就陡增一倍,最后在空气中擦出点点火花,“滋滋”有声,煞是好看。

  “广寒仙剑,驱妖伏魔,疾!”

  海稼轩剑指一翻,激速飞绕的长剑应声飞击出去,拖着一长串灿烂火花,飙射向正要发动第二波攻击的花天邪。

  “装神弄鬼,这何足……”

  花天邪的声音在半途被打断,这一剑之威竟是超出想像的凌厉,不但将十数道水龙卷风一击而破,爆成满天缤落雨花,就连花天邪双掌齐出都抵挡不住,被这奔月射日的一剑硬生生破开防御,正中胸口。

  “啊~~”

  花天邪痛叫声中,胸口既没有被剑贯穿,也没有炸出血花,而是瞬间被极冻寒气给凝封,跟着就碎裂开来,他本人也在惨嚎声中往后飞坠摔去。

  这是海稼轩专为对付魔族而创的招式,藉由冰封破坏,一次性粉碎魔族的生命魔核,此刻看见花天邪中招飞退,他不假思索,剑指一翻一引,长剑闪电回防,顺他剑指牵引旋转蓄力后,再次朝花天邪飙射,第二次出击。

  地底之下黑暗无光,花天邪中招飞退百余尺,已经进入目光所看不到的黑暗地带,但海稼轩却不在意这些,因为广寒仙剑是以天心意识锁定而发,纵然肉眼看不见敌人所在,只要天心意识仍能捕捉,就算敌人远遁千里,拼命闪躲,广寒仙剑也能追踪命中,取敌首级于千里之外。

  然而,这理应百发百中的一剑,却在第二次使用的时候失手了,先是海稼轩心中警兆忽生,天心意识的探索网中全然失去了花天邪气息,紧跟着,就连长剑本身的剑气定位也消失,彷佛被什么东西给吞噬下去。

  (唔,可恨,毕竟不是凝玉剑……)

  海稼轩所惯用的神兵凝玉剑,在与公瑾决斗的时候遗失,尚未寻回,目前所使用的这柄长剑虽是利器,却只是寻常凡铁,没有凝玉剑的诸多神异效果,使用上的威力也受到限制,现在明明知道敌人用了某种反击,但却没法从剑上的反应得知真相。

  然而,不使用神兵也有好处,就是替代性高,以海稼轩如今的修为,凝物成剑的效果与寻常利刃根本没有差别,当下心随念转,脚下的水面骤然升起数百柄水剑,以天位力量冰冻、强化硬度后,海稼轩低喝一声,数百柄琉璃冰剑彷佛飞蝗乱箭,一起射向眼前无边无际的黑暗中。

  “咻!”

  数百柄琉璃冰剑的飞射,发出锐利的破空声,却都在没入黑暗空间一段距离后,全数彷佛泥牛入海,消失了踪迹、消失了声音,好像再不存在于这个世界。

  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化,海稼轩也不得不谨慎从事。天心意识探索不出异状,用肉眼去看,眼前一大片黑暗寂静得让人心生寒意,彷佛有什么不知名的邪异妖物潜藏在黑暗里头,等待着噬吃每一条侵入进来的生命。

  (说我装神弄鬼?嘿,你自己才真的像个神棍!)

  海稼轩屏息以待,出于武者的直觉,他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正从黑暗中快速窜出,朝自己这边过来。

  (是什么东西?暗器吗?还是冲击波?)

  海稼轩估计着敌人的攻击形式,目光尝试往黑暗深处看去,想要一窥花天邪的状况,只是黑色本身成了最好的掩护,无论海稼轩怎么提升眼力,所能看到的只有一片漆黑,什么实际物体都看不见;这是一件非常诡异的事,因为以海稼轩的能耐,只要运足了目力,就算是在没有光源的地底,也可以看黑夜如白昼,更别说这具躯体长年埋藏于地下,早已训练出极佳的夜视能力。

  (这个……莫非是……)

  刹那间,海稼轩若有所悟,而敌人的攻击也在此时发动,有某种东西由无边黑暗中快速朝海稼轩飞射而至,海稼轩明明感应到了这点,可是却什么东西也看不到,感觉不出冲击气劲,也看不到任何实物攻击,一种对于未知的紧张强烈袭上心头,直到他全身蓦地一沉,举手抬足瞬间沉重万倍,他才终于醒悟。

  并不是有什么东西由黑暗中射出,而是这片无边黑暗快速延伸了面积,将更多的范围吞噬,纳为“它”的领域!

  领域!

  睥世七神绝之中的掌绝,脱胎于魔界皇族的天子绝学皇玺剑印,能够在运使之时自成领域,令陷入领域内的敌人行动受制,如同掉落蛛网上的昆虫,动弹不得;过去旭烈兀与韩特曾经数度倚仗这武技杀敌,但所能张设的领域最多不过丈余,维持的时间也不过短短数秒,花天邪的武功脱胎于睥世七神绝,但怎能练到这种程度?

  当整个人陷入黑暗领域,遭到吞噬之后,虽然四面八方都是一片无边黑暗,但海稼轩反而看得清清楚楚,花天邪就飘站在前方三十丈远的地方,双掌合十,凝眉闭目,口中念念有词,不晓得在说些什么。

  之前攻击所发射的长剑与数百冰剑,全都停顿在他身前十尺到数十尺的空间,好像时间静止一样,停顿在半空,维持着往花天邪方向射去的样子,却是一动也不动。

  “南无喝棉怛那,哆棉夜耶。南无,阿弥耶……”

  一句句闻而不知其义的古老经文,梵音缭绕,传入海稼轩的耳中,一下模糊、一下清晰,忽而震耳欲聋、忽而寂然欲灭,让人彷佛陷入一个意识清晰的无边梦魇,莫名的妖异压力,令人克制不住地冷汗狂流,四肢百骸彷佛被抽干了精髓,渐渐失去了活动力量,甚至是生命的能量。

  (渡灭一切生机,生大威力,生大灭绝……这就是忽必烈的灭绝神功吗?)

  海稼轩对于当年忽必烈所创的神功也有耳闻,但即使是忽必烈亲自运使灭绝神功,海稼轩也不认为他能够钳制自己的行动力,花天邪能够把灭绝神功发挥到这地步,一定有什么特殊理由,必须要找出。

  “那摩婆萨哆,那摩婆伽。摩罚特多。怛侄他那棉谨墀。地弥瑟尼那。婆夜摩那。娑婆诃。……”

  当朗朗诵经声再次传入耳里,海稼轩陡然醒悟,知道了这个诵经声的奥秘所在。

  双掌合十,念诵着古老的经文,花天邪就像是个苦行僧一样,让自己身心进入一种超然于世的禅定境界,在这至静至寂的禅定心境中,他的天心意识高度运作,能把自身力量作出比平时强横数倍的集中运用,所以才能够作到这不可思议的领域张设。

  在海稼轩眼中看来,花天邪的天心意识运用,虽然不若自己圆熟,但却更为精粹,这个黑暗领域的力量流动,完全找不出空隙,这显示花天邪的天心运用更胜于己,想要攻破这领域只有靠力量强破,但这种悍然使用蛮力的做法,却也是天位战中最忌讳的动作。

  (能够瞬间压制我的动作,让我难以动弹,这修为已经近似斋天位,不,可能已经到达斋天位了。)

  海稼轩忆起当日天草四郎身故前,据说曾经传功花天邪。天位力量不是想传就可以传,即使是太天位武者转传毕生功力,如果受功者天心愚鲁,传完之后也只有小天位,甚至更糟糕;然而,如果传功者肯做更大牺牲,以拼上性命的代价,将自身的神魂意识与力量一并传输,就有可能让受功者透过这种灵悟,完全继承传功者的修为。

  天草四郎传功于花天邪,似乎就是用这样的方法,当日天草身故之前已经拥有斋天位修为,如果花天邪能够完美继承,那么拥有斋天位力量是理所当然的事,并没有什么好奇怪。

  彷佛是为了印证海稼轩的想法,当海稼轩第二次鼓劲,想要挣脱这个梦魇般的处境,黑暗领域中另一股力量涌来,令海稼轩气力全消,全身使不出一点劲力。

  (钳制气脉……这……这是万物元气锁!)

  双方的天位级数有差距,战斗本来可以在一击两击之内结束,但海稼轩却察觉到花天邪的意图,也明白了灭绝神功与天魔功的差异之处。天魔功的强横,是能够吸蚀敌人的血肉精元,纳敌人修为于己身,倍增力量;灭绝神功是忽必烈模仿天魔功而创,因为得不到真正精要的口诀,所以无法吸纳敌人精元为己用,但却能够作到前半截,迅速化消敌人的精元,散诸于周围空间。

  花天邪的战术,可以说是灭绝神功最漂亮的使用法,尤其是在双方有天位差的时候,纵使敌人千军万马,一旦踏入领域之内,就会在瞬间把生命精元散尽,化为干尸倒毙,杀人于无形之间。

  海稼轩晓得敌人邪功的厉害,竭力以白鹿洞内功抱元守一,但却只能减缓精气真元的散失,无法完全遏止住,心知这样下去必然有死无生,预备运集全身剩余力量,再作全力一拼,只是就在他运气即将成功的时候,又是一股莫名波动传来,令他大惊失色。

  这股莫名波动,并非来自花天邪的方向,而是自领域外的世界透传过来,是一种让海稼轩熟悉又畏惧的感觉。

  (五、五极天式……)

  海稼轩并不是单独作战,之前为了武者尊严,梅琳只是象征性地作辅助出手,并未下场实战,可是当她察觉海稼轩可能陷身危难,仍在领域之外的她便正式出手救援。

  魔法师对抗天位武者的最强技巧,五极天式,在对战天位武者的纪录中几乎无往不利,甚至还不用实质出手,只要靠五极天式运发之前的黑暗冥气,就足以扰乱天地元气,令天位武者的力量大受影响。这也就是梅琳的打算,不管花天邪修练何等神功,只要他没有胤祯那样的无敌力量,就一定会受到影响,至少,这块黑暗领域就难以维持。

  然而,这个看似理所当然的想法,这一次却是大大失算了。

  当五极天式的影响波动传来,面孔平静如苦修老僧的花天邪,眉头轻轻地皱了一下,但他口中诵经声不止,两手却交错动作,瞬间结出几个法印,凝心定神,天心意识的集中度再次提高,整体力量运用浑然如铁桶,任黑暗冥气如海潮般一再波动涌来,竟是纹风不动。

  五极天式的黑暗冥气不分敌我,花天邪的力量高度集中,无法撼动,这下子反而令海稼轩身陷险境,胸中气息大乱,自身天位力量一下子崩散,精气真元如江河奔流般往外散失,夺命之厄只在顷刻。

  命在旦夕,海稼轩反而笑了起来。这个后生小辈能够把自己逼到这种地步,确实是后生可畏,但老人终究有老人的智慧,战场上不能获胜,但却另外有全身而退的后着,现在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,但意识却还很清楚,只要思考无碍,就能给这小辈上个一课。

  “度卢度卢,罚弥耶帝。摩诃罚弥耶帝……”

  花天邪的诵经声彷佛催命号角般加快节奏,海稼轩瘦小的身躯蓦地亮起白光,跟着就被彻底灰化,散成满天的碎屑细粉,犹如大漠风沙。

  诵经声停止,花天邪睁开了眼睛,之前即使是感应到五极天式波动,他也不曾为此睁目,但他现在却睁开了眼睛,望向眼前的一片风沙,那里头早已没有任何生命气息。

  “狡猾的老狐狸!”

  花天邪低低念了一声,就在自己即将功成,一举将敌人整个杀灭灰化的时候,海稼轩身上发出了一种预藏的力量,与外部的梅琳相呼应,内外力量一结合,顿时产生时空转移的效果,海稼轩硬生生被转移到自己的领域之外,一块与他同高的大石头被转移进来,成了替身,被自己的灭绝神功化为灰烬。

  当花天邪解除领域,早已不见了梅琳与海稼轩的身影,他将目光改望向通往不死树的入口。

  “跑得了和尚,跑不了庙,看看你们能躲到什么地方去。”

  

举报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
段评功能已上线,
在此处设置开关
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