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
段评功能优化通知
发表 {{realReplyContent.length}}/{{maxLength}}

共{{commentTotal}}条帖子

已显示全部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查看回复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已显示全部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二章 装腔作势

风姿物语 罗森 8380 2003.04.21 13:29

    

  外头发生的一切,透过监视荧屏,被内里的研究员看得一清二楚。

  估计一月内白天行、兰斯洛两方面,都有可能对研究院发动攻击,众人这几日本就无心研究,一听说外头有意外事故发生,马上放下手中工作,赶来一探究竟。

  也因此,当少女进到宽敞的主楼大厅,隶属于太古魔道研究院的人员,已经有八成聚集在此,看看已近千年来未曾有过的武力入侵者,究竟是何方神圣。

  回想起自己第一次进入此地的情景,虽说同样是紧张,但心情上却是天壤之别,今次自己以完全不同的面貌,重新踏入此地,是不是就能如愿得到一个好的结果呢?

  相较于发动内战的那些野心家,自己所期盼的其实不多,但为何争取起来就是那么难呢?

  仙得法歌大神啊!请你保佑我,赐给我勇气与幸运吧……

  “这位小姐擅闯我太研院,究竟有何目的?”

  身为研究院大老的白军泽首先喝问,若照他们以往趾高气昂的作风,现在本该一拥而上,将这少女乱刀斩了;但近来太研院正逢多事之秋,有鉴于对方来历不明,展露出的武艺异常精强,在摸清她底细之前,不敢贸然动手。

  只是,看这少女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,多半是来意不善……

  也就是正如几位大老的预料,她开口撂下的第一句话,就充满了火yao意味。

  “来这里的目的只有一个。我是来嘲弄……不,是来耻笑你们的无能,老实说吧!你们这群无能废物的表现,我实在看不下去也听不下去了,堂堂太古魔道的菁英,却被两个低能的猿猴闹得走投无路,为了不让你们继续使太古魔道之名蒙羞,糟蹋我师父留下的基业,从此刻起,太古魔道研究院由我统辖……”

  太过清楚的表白,反而令众研究员一时间难以适从,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,一个来历不明的俏丽少女,孤身来到太研院,要不是最近怪人怪事太多,增加了众人的抵抗力,他们的第一个反应,就是把这丫头擒下,送到地下十三层的研究室作精神治疗。

  少女的话并不只如此,在接下来的近半刻钟的发言,极尽挑拨、侮骂之能事,每一个字句都严重刺激众人的自尊与矜持,结果没等她骂完,在众人的怒叱叫喊中,十多名给气得两眼发晕的研究员,怒吼着挥拳奔上前去。

  “大胆的丫头!看我打烂你的嘴!”

  “用拳头与蛮力吗?你们真是有辱太古魔道之名啊!卡布其诺!”

  少女在下命令同时,将藏在手套暗袋里的耳塞放入耳内,下一刻,以机械狗为中心,几乎可以将人脑子贯穿的尖锐爆音,疯狂袭击所有在场者的听觉。

  猝不及防,当这阵尖啸音爆扫过,除了十余名内力修为出众的干部人物,多数研究员甚至蹲在地上,头晕目眩,没力站起。

  音爆虽然有效,但却不可能压制住所有人,当包括白军泽在内的几名大老,预备出手擒下敌人,却被对方抢先一步宣告。

  “刚才的是警告,再有人冲上来,发的就是光束炮了,如果有哪个家伙认为自己的身体比三层合金护闸更硬,就尽管来试试!”

  弄清楚了少女是如何突破合金护闸,众人无不心惊,却也大感好奇,太研院是风之大陆研究太古魔道的大本营,现在没有半名成员认得这少女,她究竟是从何处学到这般高深的太古魔道技术?又与太研院有无渊源?

  “这位小姐,你的太古魔道知识从何处学来?”

  “当然不是向你们这些固步自封的研究狂学来,你们的低能脑袋,教得出我这样的天才吗?”

  少女将头一抬,傲然道:“我家师父,就是你们到现在还拿来当神拜的伟人,红袍魔法师皇太极!”

  虽然许多人耳里仍嗡嗡作响,但这句话造成的心灵震撼,可绝对非同小可。或许没有对方说的那么夸张,可是日贤者皇太极对于太研院而言,几乎是用来膜拜的指标性人物。

  九州大战时进入太研院,参加草创工作,因为当时的同期团体排挤拥有魔族血统的皇太极,令他并未在院中担任高位,然而,展现出的才华却已无人能及。九州战后,以诛魔英雄身份广受人们爱戴的皇太极,在太研院待了两百年,拟定多项方针,奠定今日太研院的规模,之后飘然而去,再没有回过稷下学宫。为了纪念这位伟人的功绩,太研院追赠了包括名誉院长在内的众多头衔;当新人入院,更自豪地介绍“现在介绍的这个技术,就是当年日贤者皇太极开发出来的”。

  在众多研究员心中,这位迄今仍让众人受惠良多的日贤者,是个无比崇高的存在,每一名研究员都以身为他的再传弟子为荣,却想不到今日会真的跑出一个自称是他弟子的神秘少女。

  “大家的眼神为什么这样奇怪?该不是有人不相信我的话吧!唉,和智商低的家伙说话就是麻烦,有人认得这两样东西吗?”

  少女掏出了垂挂在胸口的项链,上头有两样金属缀饰,一个是五芒星形状的护符、一个是铸刻上奇异花纹的半面铁牌。

  弄不清楚这两样东西是何物的研究员,仅是傻傻地盯着看,但几名高辈分的大老却同时惊叫出声,虽说他们立刻察觉,止住惊叫,但已足以让所有人知道,这丫头手里的信物真是大有来头,说不定还真是皇太极的信物。

  以白军泽为首的几位大老,认出了这两件信物。他们曾在典籍图片里看过,晓得这看来平平无奇的护符、铁牌,各有妙用,在太古魔道上更有重大作用,是皇太极当年随身带着的信物。

  问题是,三贤者中,日、星两位贤者行踪不明已久,就连是否仍生存在人间都属未知,这丫头随便乱拿点东西,说是皇太极信物,就想拿下太研院,甭说她的身份还不肯定,就算真是皇太极弟子,也还不够格在此兴风作浪。

  白军泽与几位大老迅速交换目光,在确认对方主要武器是那头机械犬后,众人慢慢找好位置,只等一声令下,就要暴起发难,在那丫头发动太古魔道武器之前,将她先行拿下。

  “这位小姐,你手里的那两件,真的是日贤者大人的信物吗?口说无凭,你能证明吗?”

  这番话的用意,是分散敌人注意,预备发动攻击,奈何敌人也早就料到有此一着,在适才进门之前,已经先做好了几样准备。

  “何必在意这种小事呢?就算我能证明,你们又真的在乎吗?统辖太研院要的是能力,既然大家都不喜欢卖弄出身,那就用实力一决胜负吧!”

  挑衅的意味再明显不过,彼此间的火yao味顿时转浓,当研究员一方脑里浮现“果然还是要一战”的念头,预备要动手时,少女将手一扬,能够发放强烈电磁讯息的手套,启动了来此之前设好的暗着,接着,一声日前曾经响彻整个研究院的电子语音,再次令所有人魂飞魄散。

  “自毁程式已经启动,将于五分钟后爆破十里内的相关建筑,请所有人员尽速撤离,现在开始倒数计时……”

  “什、什~~~~~~~~么!!!”

  为了防止基地被敌人侵占,重要资料落入敌手,像太研院这一类重要设施,都会设有自爆装置。这一类的装置若是启动,后果当然是一场大灾难,因此都有很严密的安全锁码,特别是上趟兰斯洛大闹太研院,差点将整个研究院轰上天后,研究员们又着意加强了安全措施,哪想到在眼下这个关键时刻,那个白痴系统居然自行运作起来。

  事出非是无因,既然对方同样是精通太古魔道的高手,那事情变成这样的理由,自然就是她不知何时已侵入主系统,启动了自毁程式。

  尽管仍好奇对方是何时做出了这样的手脚,无奈此时并不适合追究。不管武功怎么高,除非拥有天位力量护身,不然当那场足以把整个研究院轰上天的巨爆来临,什么地界高手都只有粉身碎骨的份。

  从某方面来看,这或许是一个能考验乙太不灭体修为的好机会,可惜自白军泽以下,所有人员顿时成了无头苍蝇,高阶干部们赶着奔赴主控室,要紧急输入停止密码。

  情形是出乎意料的棘手,因为当白军泽将启动钥匙插入,输入紧急终止密码后,本来应该应声而停的自爆系统,竟不受影响,继续倒数时间下去,连续试了几次都是如此,可见原本的停止设定已经被篡改,当倒数数字进入六十,干部们全都苍白了脸。

  “该……该怎么办……对了!赶快把那个女人找来!”

  “各位是要找我吗?”

  整个研究院乱成一团,慌忙中也忘了留人监视这危险分子,给她靠着机械犬开路,长驱直入到主控室来。

  “解除密码是什么?快点把自爆系统停下来!”

  “哎呀呀!真是难看啊!不过是解除自爆装置而已,连这点本事都没有,要求教外人吗?

  现在的太研院连半个成器的家伙都没有了吗?“

  “你胡说什么?要不是你用这种卑鄙手段,只要用再给我们几分钟,解除密码有什么了不起的……”

  双方争执的同时,倒数已经进入最后十五秒,意识到没有时间做口水之争,却又想不出来该怎样让这女孩说出密码,结果人人呆站原地,什么动作都来不及做,在一片丑态中任倒数归零。

  出奇地,应该发生的巨大爆炸没有到来,倒数归零后,整个系统蓦地停顿了下来……

  “唉,真是没用,上次那个伪王大闹太研院,如果不是我解除系统,你们早给炸上半空了;这次事情重演,你们仍是毫无长进……罢了,就辈分来说,我确实是不该以大欺小,就再给你们一次机会吧……”

  话才说完,本已停顿的系统,重新开始运作,电子语音再次宣告:“自毁程式已经启动,将于半个时辰后爆破十里内的相关建筑,请所有人员尽速撤离,现在开始倒数计时……”

  连串震惊的打击,让这些原本精明干练的研究员浑浑噩噩,反映速度全跟不上事态变化,而当他们在数秒声中回过神来,第一个念头就是出手擒下这危险分子,逼她说出密码……

  “想也不要想啊!不遵守游戏规则的代价是很严重的……”

  少女的轻笑声中,白军泽挥手制止了低辈子弟的蠢动。在少女脚边的那头机械狗,为了捍卫主人,趴伏下来,凶恶地发出低咆……这些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但是在那头机械狗张大的口中,逐渐泛起了耀目的雪亮白光……每个人都知道那代表了什么。

  “碰”的一声,却是一人躲在角落,猝然出手偷袭,结果被少女反手擒拿,倒摔了出去。

  “游戏开始了。”少女傲然笑道:“堂堂一整个太研院,有半个时辰的充裕时间,不会连破解密码这样的小任务都做不到吧!当然……如果这半个时辰内,你们体认到自己自己能力不够,只要向我鞠躬,求我救救你们,我就会帮你们解除系统。”

  时间充裕,白军泽一面示意众人进行工作,一面也想试着与这个女娃儿沟通,进行心战谈判,只是,对方所回赠的强硬答案,一举粉碎了所有交涉伎俩。

  沉闷、巨大的声响,笼罩住整个太研院,当所有的阳光被遮蔽,众研究员只能惊愣不已地瞪着所发生的事实。

  为了防御外敌进攻,研究院的各处出口、门窗,都有装设护闸,一遇战事,立刻放下阻挡外敌侵入。这项从来没有启动过的设计,第一次的使用,却是在没有任何外敌的情形下,阻断所有研究员的逃生之路。

  “为了让大家感觉得到游戏的逼真,我加了点小戏码。现在不必花时间疏散了,也不用花时间拆除炸弹,即使你们在半个时辰内拆光研究院内的炸弹,分布在研究院周围的炸弹分量,仍足够把这里夷为平地。”

  少女仍在轻笑,在这样紧绷的情形下,那种笑意就像是个小恶魔一样,充满了邪恶美感。

  “我奉劝大家不要低估我的决心。时间只有半个时辰,如果届时你们仍不能体认到自己的处境继续做着不知所谓的事,我就把你们这些丢尽我师父颜面的无能废物,连带这座蠢建筑一起消灭,回归原点!”

  少女冷漠的宣告,象征太研院成立以来的最大危机到来。

  虽说主楼这门的三层护闸之前已被轰破,但通往正门的要道,却给各自的安全护闸封死,令整个研究院全然封闭,无路可逃。

  生路闭绝,众人不是没有想过拼死一博,冒险将敌人擒杀,但少女淡淡的宣告让所有人为之却步。

  “卡布其诺的身体里,藏有一枚混沌火弩,只要我一句话就可以引爆,届时触发研究院里的炸弹,大家肯定可以更早闻到烤肉香……怎么样?还要上吗?”

  一句话成功喝阻住众人,好在太研院中不乏破解密码的专才,正常估计,只要一刻钟多,就可以成功破除密码,将自爆系统解除,众人于是分工合作,开始进行破除密码、拆除各处隐藏炸弹的工作。

  这其中也有挽回颜面的意味,从头到尾,整个研究院一直被这自称日贤者传人的少女所玩弄,如果不能靠自己力量把威胁接触,那真是尊严扫地,什么太古魔道菁英的自尊都没有了。

  众人在恐慌中忙成一团,但整体行动仍维持着相当秩序,这点或许正代表着他们的价值所在,相较之下,挑起这整串骚动的当事人,则是好整以暇地拉过一张凳子坐下,将跑串在脚边的爱犬搂起,冷眼旁观众人的忙碌。

  从外表看来,她非常的镇定,脸上那抹嘲弄似的冷笑,让所有观者火冒三丈高,却没有人晓得,她紧绷的心情不在任何人之下,无形的冷汗更在心底奔流。

  好累,扮演与自己不同的个性、带上一张虚伪的面具来作人,真的是好累,然而自己并没有太多的选择……

  原本大郎先生与自己的计划,是在太古魔道院处境孤立的时候,自己去面见高级干部,呈上足以克制轨道光炮的新武器设计图,就可以重新获得众人瞩目,进而被重用。不过昨天那位长得好俊的白三公子,却直接否定了这项计划。

  “太低估研究院里头的那些老家伙了。当你把设计图呈上去,他们立刻就会用间谍罪名将你逮捕,严刑拷打之后,你全身若还能找到一块完整的骨头就是好运,你呈上的设计图会被他们当成自己作品。最后你什么也改变不了,反而做了最无谓的牺牲。”

  兰斯洛也好,爱菱也罢,两人都不是工于心计之人,当听到这样的剖析,爱菱才发现计划中实有老大破绽,于是接受这名陌生人的建议。

  “这听起来也许让你觉得不舒服,不过在人世间,很多时候头衔与后台是超乎你想象的有用……”

  要以日贤者弟子的身份出现在众人之前,爱菱委实老大不愿,这种依仗师父荣光来成就自己的做法,她很不喜欢,所以当初仅用“爱菱”这样单纯的名字,进入稷下。

  “借用长辈的光环之所以罪恶,是因为本身没有相符的实力。爱菱,难道你对自己没有信心?认为自己没有资格做日贤者的传人?”

  这番说词成功打动了爱菱,让她顶着日贤者传人的头衔,重入太古魔道研究院,以显赫名声来震慑住众人。既然要伪装,就伪装到底,在白三公子的帮忙下,爱菱重新又伪装成人类的外型,稍事打扮,一个足以给人好感的外表就出来了。

  “看,很漂亮呢!只要你好好打扮,就算不展露你的本事,也能让研究院里的男人对你唯命是从呢……”

  帮爱菱整装完毕,白三公子在她耳边悄声说话,而看着镜中的自己,爱菱也还真是给吓了一跳,她从来没想过,梳妆之后,自己也可以变得……这么好看。

  因为变得漂亮,穿这种露出多处肌肤的衣服,让爱菱觉得很不好意思,但这已经是竭力抗争之后的结果,如果照对方的推荐,嘴唇要涂成紫红,背心会露出整个腹部,裤子也是极度性感的高叉三角形。当把白三公子预备好的衣服拿在手中,想象自己穿上之后的景象,爱菱几乎要昏死过去。

  “变装是女人的武器,身为女人,你要好好善用你的优势啊!”这是白三公子的交待,老实说,虽然他是个男人,但许多时候爱菱觉得,他比自己更像个女人呢!

  外表的变装很容易,但真正困难的部分,从现在才开始。

  “你和大郎先生的计划之所以失败,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关节。他也好,你也好,你们都不了解所谓的白家人。”

  “咦?”

  “正统的白家人,吃硬不吃软……不,普通的强势还不行,你必须展现出压倒性的强势,徘徊在生死之间的压迫感,这样才能让他们正视你的存在,把你当作能与他们平起平坐的对象。”

  白三公子解释了新的计划,爱菱则是听的傻眼。这份计划的技术部分,她都有办法解决,但是要在那么多人之前装腔作势,用无比强硬的气魄、手腕去吓唬人,将整个研究院摆弄,这种事她根本就做不到啊!

  “那么……你要放弃吗?”白三公子的话音里没有责备,甚至连表情也没变,认识那样淡淡地说到:“生物为了适应环境的改变,自身也必须改变,才能活下去,这个过程我们称为进化。进化的过程可能非常严苛,但是只要能撑到最后,生物就可以得到蜕变。爱菱,你什么都不想付出,就希望能得到蜕变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请你相信我吧!不只是你,大郎先生也为着你的成长,付出了许多东西。你不想退回原点,也不想让他难过吧!”

  在来此之前,小草已经将爱菱的个性摸得七七八八,晓得日贤者的这两个传人都有着相同特质,如果是为了自己在意的人,会激发出比平时更强的潜力,果然,这句话一说,爱菱像是忽然得到了动力。

  “好,我来作吧!可是……你觉得我真的可以吗……”

  “可以的,爱菱。我知道你有过好几次很艰难的旅行,在那些旅行里,你认识了很多了不起的人,如果你觉得自己有什么不足,就请他们借你力量,帮你度过难关。你也是这么相信着吧!只要有他们与你同在,没有什么事是你做不到的。”

  听着这番话,爱菱忽然有种异样感动。这位亲切的白三先生,自己是第一次见到,为什么他好像很了解自己,连自己的隐秘心事他都一清二楚呢?是啊!只要有那些同伴,自己就该是无所不能的……

  “最后再告诉你一个秘诀。如果你不希望别人看见你脸红,那就把下巴抬的高高的,当你胆怯、害羞,只要插着腰、斜眼看人,装出一副很高傲的样子,就不会有人发现了。”

  帮爱菱扎好辫子,白三公子笑道:“这是白字世家的祖传秘方,是专治害羞的特效药,我小时候都是这么做的……”

  胆怯的时候,就装作高傲吗?

  这方法……确实是很有效的。

  当踏进主楼,面对一众研究员,其中还有好一些是曾与自己朝夕相处的,虽然变装,但仍然好怕被他们看出来,这时候,很自然而然地高抬下巴,装出一副高傲冷然的样子,同时,更有一个人的形象浮现在脑里。

  披散着银月长发,孤高、骄傲,如绝崖般冷冽,又似雪花般温柔的莫问先生,如果是他在这里,他会有什么样的动作呢?

  “来这里的目的只有一个。我是来嘲弄……不,是来耻笑你们的无能,老实说吧!你们这群无能废物的表现……”

  如果是莫问先生在这里,他一定会这么说的。

  好奇怪哟!这种话不是很伤人、会让人很难过,不应该随便讲不是吗?

  可是,假如是莫问先生,他一定会以他独一无二的倨傲表情,旁若无人地说出来,而只要是出自他的口中,这些话听起来就不会觉得讨厌,反而让人有些莞尔呢!

  把自己当作是莫问先生,假装现在是莫问先生在说话就好了。

  紧跟着……

  以自爆来吓唬众人,这么大的场面,自己心里也是胆怯得直颤抖,脑里一片空白。嘴里说的话,外人听起来是越来越狂、越来越大胆,只有自己才知道那是语无伦次,好担心会不会这么说着说着,就白眼一翻,站在那里被吓晕了过去。

  可是,想起韩特、白飞对敌时,那种满不在乎、轻松挥洒的样子,如果自己能够像他们一样,好像就有办法从容度过这次的难关。

  于是就向他们借力了。学习他们那时候的神态和语调,因此成功的过关,这是十分可喜的事。只不过当事情暂时告一段落,自己也累到瘫掉了,装出一副酷酷的表情,坐在角落,旁观众人的忙碌。

  尽管爱菱只是强撑着坐在那边休息,但看在众人眼中,她的存在实是无比刺眼。很奇怪的是,尽管是因为她的关系,令得众人陷入这样危急的险境,但众人却难以对她产生厌恶感。

  其实,以疯狂才情闻名于世的白家家主,向来是不把人当人看,过去不知道有多少次,因为当家主一己的任性,令得整个世家陷入生死一瞬的险境,听惯这些事迹长大的白家子弟,对于此刻的险况反而有种奇怪的熟悉感。

  小草料对了,当展现出非同凡响的实力与胆识,就会获得白家人的认同,此刻,听着破解密码的一再失败,众人对这位神秘少女的认同感也越益高升。

  仍是带着墨镜,头也低了下来,但犹自挂在嘴角的一抹笑,像是嘲弄,像是把众人的忙乱当作游戏似的旁观,隐隐散发着一种睥睨整个研究院的威严,但衬着那张娇美容颜,整体感觉却如同一个小恶魔一样的可爱。

  尽管脑里空白的当事人没这个意思,但忙碌中的众人却是以这样的眼光,几乎是欣赏的打量着她。

  而且……

  一个不带恶意的耳语,由较为年长一辈的研究员开始,在众人之间快速传开。

  “注意到了吗?那个表情、打扮,还有说话的神态……”

  “真的是好像啊!”

  “是啊!就像是多年前三小姐第一次驾临研究院,闹得大家鸡飞狗跳的那个样子,真的是好怀念啊……”

  

举报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
段评功能已上线,
在此处设置开关
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