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
发表 {{realReplyContent.length}}/{{maxLength}}

共{{commentTotal}}条帖子

已显示全部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查看回复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已显示全部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七章 无形之敌

风姿物语 罗森 8991 2005.04.05 22:37

   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二月雷因斯北门天关

  除了漫天大雪,我意王这次降临北门天关的行动,大体上还算是秘密。风华与兰斯洛的私下会面,期间所发生的任何事情,没有任何外人知道,一切都被掩埋在大雪之下。

  不过,一反来时的忧心忡忡,隔天早上,兰斯洛登上飞空艇时,心情似乎非常愉快,而跟随在他身后的左大丞相,表情则是难言的古怪。

  “老大,老大,我忍不住了,身为你头号大臣的我,要冒死谏言。”

  出任丞相之位多时,这还是雪特人首次有善尽职责的表示,兰斯洛当然是停足倾听,想看看他任命的左大丞相,到底有什么建议。

  “老大你改造环境的那一手,实在做得不漂亮啊……”

  有雪用手肘撞了兰斯洛一下,暧mei地笑道:“没事变大雪天做什么?你又不是什么读书文人,玩那些浪漫东西,和你一点都不配啊!”

  “哦?”被这句话勾起兴趣,兰斯洛也用手肘回撞一下,笑道:“那依丞相之见,下次该变什么东西出来?”

  “北风与太阳的故事,老大你总听过吧?你把冷风吹得越大,人们就把衣服拉得越紧,我问你,当你进到屋里的时候,风华小姐身上是不是穿得很多?”

  “这……被你这么一说,还真的是耶,风华那时候盛装打扮,把自己包得像是粽子一样。”

  “所以说这就是老大你的失策了,如果你看到梅花,就反其道而行,弄出烈阳酷暑……你不是练过什么大日功吗?就给他弄出一个大大的太阳来,再搭配上汪洋大海与沙滩,那你看到的就不会是粽子,而是泳装美人啦!”

  “说……说得也是,这点我怎么之前就没想到呢?果然就应该这样用啊!”

  “哼哼,这就是资历的差别,因为老大你之前没有和阿猫阿狗那两个家伙喝酒修练,所以才会想不到,我告诉你,下次再有这种情形,你就该这么做,不只是风华小姐,就连泉樱大美人的泳装,你都可以……哎呀!”

  话没说完,有雪已经在惨叫声中,被一脚踢飞出去,滚进了飞空艇。这个熟悉的画面,让兰斯洛本能地想到某人。

  “妮儿,你回来啦?”

  侧转过头,眼中却出现泉樱穿着戎装的配剑英姿,微笑道:“不,这只是学习妮儿小姐的处理模式,但……我们该启程了,妮儿小姐还在等我们呢!”

  发现自己弄错了人,兰斯洛的表情有些不好意思,看着泉樱,有些欲言又止,最后道:“让她再等一下吧,在与她碰面之前,有些事情我必须先做个处理。”

  以目前情形而言,泉樱想不出有什么事情比赶往中都更重要,但兰斯洛登上飞空艇后,却改了预定航向,这点令她百思不解。

  无论如何,能够与自己喜欢的人一同航行,总是一件好事。不过,并不是什么人都有这种运气,享有这短暂的一刻幸福,当兰斯洛等人还沉浸在幸运女神所赐的小小喜悦中,他们的敌人就被诅咒之神拥抱,处于棘手的困境。

  偌大一座金鳌岛,挟带着天下无敌的超凡火力,笔直航向中都,那种无坚不摧的汹涌气势,没有事物能够仰首直视,即使空间跳跃装置尚未修复,只能够以高速飞行的方式赶往目的地,仍然无碍其巨无霸的庞硕气势。

  也正是因为这样,所以人们分外难以想像,这艘巨大舰艇的内部,正面临着困境。包括朱炎与郝可莲在内,现在都体验到大象与老鼠作战时候的痛苦。

  在这之前,金鳌岛曾经打得天下群雄束手无策,雷因斯几乎动员了所有力量,甚至与青楼联盟联手,才让金鳌岛受到创伤,那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战绩了,但是现在……一个明明知道她存在,却看不见也抓不着的对手,利用金鳌岛内错综复杂的通路与角落,打起了游击战,让朱炎无从着手,真正体认到了数术高手的厉害。

  “过去九年的冰封,这笔帐我会慢慢和你算,在你抵达中都之前,随时等着我再次出现在你面前吧!”

  胭凝撂下了这句挑衅话语,就消失不见,而她所做的预告,更在之后源源不断地出现,仿佛打开了藏有世间所有灾厄的罪孽之箱,让朱炎为之疲于奔命。

  先是铺天盖地而来的大雾,把整个金鳌岛完全遮蔽,不管朱炎怎样开动除雾装置,那些雾气却如附骨之蛆似的,绵延数十里长,黏附在金鳌岛周围的空间,甚至不住侵入内壁,无孔不入地弥漫在金鳌岛内。

  从地下仰望,只见万里无云的夜空中,整个金鳌岛被一层浓雾包覆,像是一团无比巨大的卷积云,却又像是孩童所喜爱的棉花糖,看来既诡异,却又说不出的可笑。

  “开动除雾装置!怎么会有这么可笑的事情,金鳌岛是太古魔道技术的结晶,不会被这些东西难倒的!”

  朱炎叱喝着手下的技师群,不过却没有得到多少回应,当朱炎怒不可遏地把通讯转成可见模式,才由萤幕中发现所有技师都晕倒在地,不醒人事。

  “这是怎么搞的?”

  再大的声音,也无法把人从梦中唤醒,这时朱炎却发现,渗入金鳌岛内的云雾并不普通,里头甚至混掺着迷魂气体,不伤害人命,但吸入体内后,就有如大醉三日般不支晕倒,若非郝可莲紧急调配出解药,连朱炎自己都险些中了招。

  “朱炎,你要冷静啊,敌人既然不肯露脸,摆明着打游击战,如果我们因为急躁而露出破绽,一定会中了对方的算计。”

  “唔,你说得不错,这些迷雾纵使能够遮蔽我们的视线,也无法混淆仪器的方向定位,我们姑且以静制动,以不变应万变。”

  如果是普通的海上行舟,碰上了伸手不见五指的浓雾,不见星月,船员们肯定会大为慌张,只能借助罗盘。但金鳌岛的导航设备,却胜过罗盘千倍,纵使人们目不能见,只要把方位设定好,一样可以顺利到达目的地。

  朱炎对金鳌岛的科技深具信心,所以沉着下来,不管飞航方面的问题,只是操作着岛内的警备系统,让那些不被迷醉气体影响的苍巾力士出动,四下寻找敌人踪迹。

  也因为他是这么地镇定,专心投入搜索工作,所以当他察觉自己完全中了敌人算计,金鳌岛的导航定位错乱,正高速偏离本来方向,朝正北方飞去,那已经是一天以后的事了。

  查看仪表,上头的显示一点错误都没有,金鳌岛仍是朝着中都城航行,但中都城又怎么会是在正北方呢?

  朱炎气急败坏地改正航向,敌人既然有这样的通天手段,连仪器导航都能愚弄,那就只有取消自动驾驶,交由手动操控了。

  这么一来,原本就已捉襟见肘的人力调度,更形吃紧,郝可莲率领的搜查队伍虽然在隔天找到了敌人踪迹,配合苍巾力士出手攻击,但却收不到效果。

  作战的经过非常诡异,郝可莲知道对方并非庸手,所以一动手就全力以赴,配合毒物做出攻击,预备硬接一记敌人的五岳神雷,拼着受伤也要把毒素传过去。

  哪知道胭凝完全没有作战打算,顺着郝可莲的掌击,如风如柳,一下子贴近后方的金属墙。这一招过去早有源五郎用过,郝可莲在四周的金属壁后方,早就预备了苍巾力士伏击,一见敌人果真用了这伎俩,心中方自冷笑,怎晓得胭凝的肌肤一碰到金属壁,突然发生不可思议的变化。

  从手指开始,胭凝的身影突然变得很不真切,当郝可莲从眼前的惊愕景象中回过神来,敌人已经整个融入金属壁中,不晓得跑到哪里去了。

  郝可莲命令苍巾力士打破金属壁,却理所当然地什么也没有发现,敌人并不存在于金属壁中。

  “久闻白鹿洞的奇门遁甲中,有五行遁术,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,这就是所谓的金遁了吧!”

  “就算真的是金遁,你看出这一点,对我们也没有什么好处啊!敌人仍然神出鬼没,我们也依然受到阻碍,如果不是被她影响,我们早就应该抵达中都了。”

  朱炎说得一点都没有错,问题是,敌人不但是数术高手,更稳稳掌握住他们的心理,设下一个又一个的小陷阱,当他们为了破解一个陷阱,而做出应变措施的时候,就踩进了另一个坑去。

  前任白鹿洞掌门,确实不是个简单人物,结果,为了避免损失情形扩大,他们只能请公瑾亲自坐镇,出来对付这位同门。

  “所以……在金鳌岛未出来之前,我就先设法瘫痪掉敌方的天位魔法师。胭凝造成的伤害还不算大,如果敌方的头号术者苍月草能自由活动,香格里拉之战,就会朝另一个方向发展了。”

  公瑾发出这样的感叹,让朱炎感到一阵背脊发寒,尽管他早已熟知公瑾会在开战前把一切准备完毕,但却没有料到竟深远到这种地步。为了能让金鳌岛的优势全面发挥,公瑾在战前就已经设法,阻断敌方的数术高手参战,这才让香格里拉的战争获得初期优势。

  “不必对我评价过高,我也只不过是善用天时与情势,如果不是因为我与王五的战斗,让天地元气大乱,我也无法独力创造出这种局面。”

  在耶路撒冷战后,利用通天炮的试射启动,不断打乱天地元气,让敌方的术者不能离开结界阵,疲于奔命,这点就是善用天时的结果,也可以说是老天送上来的机会。

  以耶路撒冷为源头,打乱天地元气,最直接影响到的,就是雷因斯与青楼联盟。为了保护自己的属地,这两边最顶尖的术者必然为此疲于奔命,达到牵制目的。

  假如敌方有人能看出这个计策,或许牵制之法就会失败。公瑾也只能赌上这一注,希望敌人纵然看穿自己计谋,也会因为情感层面的放不下,努力去维持结界运作。从结果来看,这个计策是成功了,确实封杀了敌方顶尖术者的参战可能。

  然而,这次胭凝的出现却是意料之外,无法再用那么有利的方式去摆平,必须实际来一场硬仗了。朱炎与郝可莲的武功虽然不俗,却对数术一窍不通,想要对付胭凝的骚扰战,公瑾唯有亲力亲为,凭着本身的数术修为,与胭凝进行斗法。

  (但……胭凝,你这么做的用意是什么?)

  公瑾何尝不知朱炎、郝可莲斗不过胭凝,却仍放着两名部属饱尝失败滋味,就是想要藉由他们的遭遇与经验,来看清楚胭凝的动向。

  在公瑾看来,胭凝的战术无疑非常巧妙,能以一人之力,彻底玩弄金鳌岛。两人同出一脉,毕生所学、所遭遇、所领悟的战斗心得相若,即使是自己易地而处,也只能做到这样。

  问题是,正因为公瑾与胭凝同出一脉,彼此间太过了解,所以公瑾才觉得迷惑。过去,两人的战斗思想都很一致,把握到敌人的致命弱点,全力一击,除非能够稳稳致敌人死命,否则绝对不轻易出手,免得暴露自身,转暗为明,因此招致敌人攻击。

  无论是对雷因斯、对陆游,公瑾都奉行这个原则,当他正式现身在战场上,致命攻击已经送到敌人咽喉。胭凝应该也是贯彻这样的风格,因为她在白鹿洞担任黑暗杀手的时间太长,会比公瑾更信奉这套圭臬,但公瑾却想不出,如果自己是胭凝,目前这场游击战的最终目的是什么?

  彻底消灭自己与金鳌岛吗?绝对不可能!

  能够把金鳌岛的系统愚弄成这样,造成些许的延迟与不便,已经是天位术者的破坏极限。胭凝应该明白,只要自己亲自出马,与她术法斗术法,那么她能够造成的影响会被压缩,最终也是没意义的闹剧一场,根本无法实际伤害什么。

  既然如此,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?换做是自己处于攻击方的位置,究竟用什么方法可以破坏掉金鳌岛,或是杀伤主要敌人?

  公瑾思索着问题的答案,但素来智略周全的他,这次却陷入困境,因为目前能够归纳整理的资料实在太少。分别九年……不,在那之前,胭凝与自己就已经渐行渐远,两人之间非但不曾合作,就连好好坐下来谈话的次数都少得可怜,甚至还是透过师父陆游的告知,自己才晓得胭凝可能涉及槿花之乱的发动。

  陆游当年对忽必烈寄予厚望。就像皇太极挑中了王五,陆游也选中了忽必烈,并且秘密变装,亲自前往武炼点拨忽必烈武技,期望他能成为一方栋梁,作为日后对抗魔族的领导人才,怎知道忽必烈发动槿花之乱,并且在战争中落败身死,令陆游的百年大计成空,心神剧震,险些在冰窟中闹得走火入魔。

  槿花之乱的爆发起因,始终是众说纷纭的一个迷团,陆游严令彻查,历时十数年,没有什么明显进展,最后发现在槿花之乱起事前后,忽必烈秘密与某个人物频繁通讯,大有可疑,经过抽丝剥茧,这个人物竟然直指白鹿洞中人。

  时值唐国事件发生,众人的注意力略分,以至于当陆游发现那个白鹿洞人士就是胭凝时,胭凝早已飘然远去,陆游更直接对公瑾传下处置令,以致有约见于银杏树下、偷袭冰封的事情发生。

  (胭凝为何会鼓动忽必烈叛乱?忽必烈又为何会听从她的话?这件事当年就已是迷雾重重,现在又怎么理得清?)

  回忆前尘往事,公瑾确实有不胜唏嘘的感觉,但这些并无助于解决目前的困境,而在他尚未采取主动之前,情形又进一步地恶劣下去。

  “公瑾大人,不好了,技师群全数中毒了。”

  这次紧急报讯的换成了郝可莲,理应是公瑾一方使毒行家的她,表示技师群所中的毒物无法可解,敌人不知何时渗入了金鳌岛的给水系统,在饮水中放毒,以致于众人不查,全数中毒,只有朱炎和郝可莲能以本身力量镇压毒素。

  “必须要用天位力量才能镇压?除了毒皇一脉,没人能有这种通天本领,但如果是毒皇一脉的药物,必然难不到你……唔,想必我的老朋友准备了些不凡惊喜。”

  “是的,混渗在水里的毒素,基本上不是药物,而是魔界的一种罕见病菌,感染后发病昏睡,无药可治,但发病后三日自动清醒,不是什么厉害东西。”

  在郝可莲的报告中,公瑾注意到两个讯息,第一个是胭凝再次采用了不致死的偷袭手法,连续毫无意义的作为中,应该存在着某个意义;第二个不容忽视的讯息……胭凝从哪里得到这种魔界的病菌?

  魔界?

  过去的九年中,胭凝真的是在冰封沉睡吗?或者,她与魔界的事物有了什么牵扯,以致因此得到了助益与突破?

  念及魔界的事物,公瑾不由得想到花果山,那座山中曾经封印着魔族的宝藏,自己武功大成后,却因为睹物思人,从来没有仔细去里头探索过,莫非那里有着什么玄机?

  思绪还在五里雾中,但公瑾觉得自己好像渐渐抓到了什么东西……

  ※※※

  当金鳌岛处于小小的迷航状态,在风之大陆的天空上,另外有一艘人工飞行物,航行于艾尔铁诺的领空。

  不知道金鳌岛目前的状态,兰斯洛一行人尽可能维持着高速,却非全速,因为全力开动引擎的结果,会产生隐形电波所遮蔽不住的大气流动,肯定瞒不过金鳌岛的搜索雷达。

  在太研院的支援火力开发完成前,兰斯洛并不会蠢到认为这艘飞空艇能够与金鳌岛正面空战。尽管这艘飞空艇已经是太研院自豪的技术结晶,不过双方的体积相距实在悬殊,交通工具还是别拿来作武器用途吧!

  从稷下出发的时候,飞空艇的航线是直指中都城,预备在途中与雷因斯部队会合,但是在北门天关稍事停留后,兰斯洛改了航行方向,让飞空艇往西南方而去,偏离本来航线。

  抢在周公瑾之前,与本部军队会合,这应该是当务之急,更何况旭烈兀所提出的同盟要求,也必须要尽快回应,这些都是与时间赛跑的紧急工作,泉樱完全不理解丈夫为何漠视这一点,朝着艾尔铁诺的东部而去。

  “……相信我吧,我有我的理由,虽然我现在还不能说,但我也不是坐飞船去游山玩水的。”

  当泉樱询问理由时,直视前方云层的兰斯洛给了这个答案。泉樱选择相信丈夫,尽管这个信任看来有些缺乏依据,但她确实觉得,经历了日本大战之后的兰斯洛,变得很可靠,而香格里拉大战证实了这一点。

  (他应该也在担心吧?如果不能够在力量方面有所突破,就算与军队会合了,也是赶去吃败仗的……)

  从兰斯洛紧握的拳头,还有看着明月云海出神的眼睛,泉樱也感受到他心里的急切。

  以力量来说,公瑾师兄的斋天位力量,举世无敌,若是不能够有所突破,那么战斗根本不用开打,结果就已经分晓了。

  (难道说……偏离航线的理由,与突破力量有关?他是为了要找寻战胜之法,所以才偏离本来航线的?)

  泉樱这么猜测着,而假如这个臆度没错,难道航线的尽头是武炼?丈夫要去面见师兄王五,参研更厉害的天位力量?

  这个可能性倒不是没有,因为王五是唯一独力与公瑾战得两败俱伤的男人。公瑾能在战斗后获得启发,突破至斋天位,武学天分相若的王五一定也可以,与他商谈,肯定能够得到一点东西。

  只是,泉樱也依稀记得,最新收到的情报中,王五似乎还伤重未醒,万里迢迢跑去武炼见一名重伤患者,毫无意义啊!

  以思虑的聪慧而言,泉樱无疑是生了一颗七窍玲珑心,但不管她怎么猜测与整理,都还无法为当前的航向找到一个具体解释。

  同样处于迷惘和悔恨状态中的人,还有一个,那就是正躲藏在白鹿洞后山的妮儿。

  透过周嘉敏的帮助,妮儿把自己平安、旭烈兀要求同盟的消息,紧急传回雷因斯,告知友方,但是在传讯完毕后,妮儿才想到一件更重要的大事。

  自己居然把花果山、终止山中所发生的事情给忘了!

  其实也不能说是忘,只不过这些事情太过杂乱,千头万绪,不适合在可能被窃听的情形下交代;另一方面,妮儿自己的心里也还没有准备好,向兄长报告自己已知道实际身世,并且来回魔界一趟的事,再说周嘉敏小姐始终是陌生人,这些情报也不适合让她晓得。

  可是,不管怎么说,陆游老儿的千年忧虑成真,大魔神王很可能已经复出,甚至来到人间界的大事,兄长他们却毫不知情,这点实在不妥当。

  妮儿事后回想,恨死了自己的迟钝,不过当她想着是否该向周嘉敏求助,再次冒险联络兄长,把情报告知的时候,又感到迟疑,因为只要一想到可能被铁面人妖窃听,她就不知道应不应该把这重要情报泄漏。

  (大魔神王和铁面人妖,到底谁才是主要敌人啊?以强横来说,好像是大魔神王比较强,但是以实际威胁来说,大魔神王还不知道在哪里,铁面人妖的手中剑却递在脖子上了……)

  还想不出解答的妮儿,在夜里辗转反侧,睡不着觉,于是离开了烟锁重楼,到了那一长串连天阶梯的起点,朝上方仰望。

  即使是在晚上,层层雾气仍然深重,景物朦胧,十尺以外完全笼罩在浓雾中。妮儿看着第一台阶的深红色血渍,在她第一次从这里往上奔去的时候,看到这些血迹,以为是闯关者中机关所留下,但现在她知道,那是李煜留下来的血。

  踌躇满志,想要闯过这一长串阶梯登天的李煜,饱尝了失败与不忿的滋味,在怒气、困惑达到顶点时,被告知这个阶梯的术法原理。起先妮儿还不太能理解,为何闯阶梯失败,对李煜的打击有那么大?一个从亡国、灭族、残废中站立起来的人,不应该这么容易就被失败打倒的。

  然而,经过几天晚上思索后,妮儿找到了答案。

  打倒李煜的,不是单纯的失败与挫折,而是他内心的黑暗面。每个人心里头都有着黑暗面,那往往都是一些人们所难以接受的东西。李周之恋,举世皆知,武功大成的李煜,剑试天下,无人能敌,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,心中最大的愿望,就是让自己的力量一再提升,战胜旧日的师门,与爱侣重聚。

  但人类的情感并非如此单纯,爱情更是伴随着负面情绪而存在,纵然是绝世剑仙,也无法抹灭已经发生的过去。当他纵剑江湖时,固然没有人敢当着他的面嘲讽,可是那些同情眼神与言语,却仍给予他羞辱的刺激,提醒那些曾发生与或许正发生在他女人身上的事。对于一个高傲的男人,那种感觉并不好受,尤其是当他正纵横无敌的时候……

  黑暗的耳语,犹如一根无孔不入的细针,在每个深夜反覆刺向千疮百孔的心房。就算不愿面对,这些东西仍会静静地沉淀,在人们的意识深处堆积……如果有足够的时间,这些堆积物或许就会被时间长河冲灭,无奈当时的李煜没有意识到这一点。

  在这七座试炼人心的诡奇法阵前,李煜的心病被引发了出来,让他在这道云路天阶上举步维艰,心内百般念头交错,不能自制。

  “嘉敏是个完全无辜的女人,会落到今天这样的凄惨处境,全都是被自己的狂妄无知所害,而自己却在她的居处前,做出这样无耻的思想……”

  当脑里的理智意识到这一点,疲累交织的李煜就发狂了!

  走在那阶长梯上,看着周围环境所留下的痕迹,妮儿仿佛就能看到当年的种种景幕,眼前依稀出现一个男人的背影,披头散发,身染血污,发出一声愤怒与悲痛交集的嚎叫,凄惨得让人几欲掩耳,跟着就像一头受伤滴血的凶猛恶狼,狂奔向山下的冰峰雪谷。

  “放翁老狗!我宰了你!”

  震耳如雷的吼声,群山皆鸣,妮儿觉得耳朵痛了起来,更依稀看到李煜怒举长剑,冷冽剑气牵动满天风雪,劈山裂海地怒斩下去。

  澎湃的气势,即使事隔多年,妮儿仍被那股疯狂杀意所慑,觉得肌肤刺痛,假如那股杀意是针对自己而来,自己一定连呼吸都喘不过来,等着被分尸两段。然而,即使是这样,妮儿心中却是一阵不忍的刺痛,不忍心看到那个男人脸上悲痛欲绝的狂怒表情,更不忍心看到他剑招中那过于明显的破绽。

  (中!)

  不自觉地挥拳出去,只是简单的一推,但妮儿却估算得出这一拳命中破绽后,能够造成的伤害。

  (肋骨……起码左半边应该都折断了,内脏出血一定很严重,没有几个月的疗养,别想站起来了……)

  那个破绽实在太过明显,甚至致命,自己只是简单出拳,就能有这样的杀伤力,陆游当时是以抵天三剑蓄力反击,杀伤力只会更强,李煜没有当场毙命,实在不像是单纯的运气,而是陆游刻意手下留情。

  李煜应该也是明白这一点的,所以他重伤飞出,撑着站起后,只是回到台阶起点,仰望深锁云雾,不言不语,最后垂首离去。

  这个打击……实在很大……

  妮儿觉得换做是自己,遇到这些事情,九成九就当场拔剑自尽了。以那种冲击度来说,这应该不算太冲动,大部分正常人都会这样吧!可是……

  “可是,如果当时五师弟的心胸豁达,明白什么该提起,什么该放下,一切就会往不同方向发展了,或许……他们两人现在可以有个更幸福的结局。”

  冷冷的声音,毫无预兆地从背后传来,正在阶梯上徘徊的妮儿大吃一惊,猛然一回头,赫然看到一样最不想见到的东西。

  “铁、铁面人妖!”

  

举报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
段评功能已上线,
在此处设置开关
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