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七章 三方失利

风姿物语 罗森 6816 2005.07.08 14:14

   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二月艾尔铁诺中都近郊

  成功发射通天炮,金鳌岛并没有能够成功结束战争,反而陷入了另一种僵持。

  通天炮并非朱炎所制造,不曾看过设计图的他,甚至也没有能力复制一台出来,他只是从地底将这上古兵器挖掘出来,并且操作使用而已。也因此,他对这些武器的了解,远不如师妹爱菱来得精深,在使用的变化与应变上也嫌不足。

  假如他在太古魔道的学识上再强一点,更多理解通天炮的原理,那么他眼下就不至于彷徨无计,而是会采取实际做法,尝试中断通天炮与元始炮对击僵持的局面。而倘使他真的这么做了,他就会发现,主控室已经无法操作通天炮,所有的命令都无效化,没有任何方法可以停止正在发射的通天炮。

  对于造成这局面的魔族一方而言,精巧设计的毒计竟然没被发现,实在是一件很惋惜的事。诚然魔族没有太古魔道的人才,也没有人懂得撰写电子病毒,但世间万法皆有其道,利用一些特殊的魔界动植物,与金属、电子管线同化,仍是可以在一定时间之内,造成一样的效果。只是,为了造成这“一定时间之内的效果”,魔族足足花了六百年以上的时间,研究相关技术。

  同样的情形,也出现在铁达尼要塞之内,发射中的元始炮也处于失控状态,只不过相较于金鳌岛的懵然不知,铁达尼要塞内不只爱菱知道,所有在舰桥上的人都知道这一点。

  “……启动程式后,预备承受冲击。当两炮对击之后,所有船上人员以密码联络,弃船逃生……”

  不用进行检修,不用想该怎么应变,包括爱菱之内的所有人,都照着萤幕上一行又一行跑出的文字做事。

  这些程式与文字,到底是谁预藏在铁达尼一号的系统之内,爱菱真的是不知道,但是看着那些迅速跑出的绿色文字,爱菱仿佛就能听见一个声音在说话。

  那是一个很沉缓的声音,有气无力的感觉,像是疲累之至,没有说多余字眼的力气,但交代执行步骤时,又有一种不容许任何人置疑的威严,让人不由自主地相信,只要照着他的话去做,所有人就会平安无事,情形就会好转。

  “弃船!所有人跟着我离开!”

  两座灭世重炮对击,外头现在尽是能源风暴,连天位武者都不敢轻言全身而退,在这时候弃船跑到外头,那是找死的行为,但萤幕上跑出的弃船指示却有周详方法,让爱菱打开舰桥下的出入口,开启铁达尼一号的钻地功能,迅速挖出通路,所有人穿上防护衣,跟着爱菱从地底逃生,完全不接触空气,不受能量风暴伤害。

  “双炮对击后三分钟,境界隧道正式转化开启;八分钟,要塞系统濒临负荷极限;十二分三十七秒,要塞主能源炉超过负荷,开始爆炸……”

  萤幕上的文字,将双炮对击所产生的结果全部列出,点出时间不是为了炫耀,是为了让所有人知道逃生时间。爱菱起先并不是很了解,直到多看两次“境界隧道”一词,才隐有所悟,又知道铁达尼要塞即将炸毁,忙不迭地命令组员随己弃船逃生。

  这些正在发生的预告,让爱菱觉得既是惊讶,又是佩服,但真正让她觉得背部冒冷汗的,是后来跑出的这些文字。

  “敌方螳螂任务完成,必然隐藏铁达尼之内,坐收渔利,为避免节外生枝,可能藏匿地点皆在后舱。主反应炉濒临负荷极限后,相关舱门自动锁闭,启动最后程式。”

  这行文字看得所有人头皮发麻,因为那不但点出铁达尼要塞内有奸细,还指出敌人藏匿的地点。这与其说是预料,根本就是挖了个坑给敌人跳,因为铁达尼要塞变形之后,实际可容人活动的地方不过寥寥几个,那个奸细如果想避开人群,只有躲在战时不会有人去的后方货舱,地点一被确定,结果就是被瓮中捉鳖。

  不过,这个奸细既然能潜入进来,一定也考虑到在计划出状况时,必须以武力强行修正的状态,换言之,这名潜入者的武功可能是敌方佼佼者,若是碰上多尔衮之类的强人,那非但不是瓮中捉鳖,反而整个要塞内没人是他对手,所以,最后那一行字就很有意义了。

  关闭了多数的舱门,只留下少数的舱门仍能开启,在反应炉爆炸时,冲击威力与火焰会第一时间顺着“路线”被引导,轰向指定的位置。

  少了压缩、强化等过程,反应炉爆炸的威力自是远不如元始炮一击,但是能够转化天地元气,供给元始炮发射的反应炉轰然爆炸,那个杀伤力仍是足以令所有天位武者闻言色变,虽然不知道潜入者是何方神圣,但爱菱自我评估,在T1000动力全开的十成状态下,置身爆炸威力中,后果真是九死一生。

  可怕的是,躲在后舱里头的人,现在大概不会注意到这一点。能量风暴的混乱干扰下,天心意识可以探测远方,但通常不会有人努力排除干扰,去确认“理应”忙著作战的要塞前段,是不是已经空无一人。

  “我突然觉得,自己有点同情敌人……”

  “院长,所有弟兄都已经离开铁达尼一号了。”

  因为顾虑到爱菱的个性,以皇甫平为首的几名干部,并没有告诉爱菱有几位院士迟迟未现身,估计已经遇害的事实,以免她倒跑回去救人,耽误大事。

  “好,铁达尼一号所有乘员,随我向母舰作最后致敬。”

  已经来到仓促挖出的逃生地穴中,爱菱举起手,向这艘与自己共同奋战的院长座舰,致上最后的谢意。

  “院长,钻地机有回应,好像已经挖通连贯到中都本身的隧道了。那些白鹿洞的读书人真是疯子,仪器显示,整个中都城内外百里,地下被挖得乱七八糟,几个月之内就会大坍塌,根本不能住人啊!”

  “你们哪有资格说人家是疯子?别再多话了,趁着还有机会,所有人尽速离开这里。”

  爱菱急忙催促着属下逃生。反应炉爆炸时候的恐怖威力,单纯急就章挖个洞躲在地下,后果肯定是全体被活埋,可是如果能连通中都城本身的地下建筑,那就能够安全无虞。设计这整个战术的人,连这一点都替爱菱他们想到了。

  (真是谢谢了,不知名的好心先生……)

  爱菱默默道谢,反手封闭了地道的出口,遮蔽了天光,以最快速度追上组员们,赶往地下隧道。

  铁达尼要塞的成员全数逃生,但另外一边的金鳌岛却没有这等好运。乏人指点,朱炎在预知双炮对击的可能情形上,比爱菱慢了不只半拍,也因此,他来得及亲眼目睹一幕奇景。

  “朱炎总监!附近空间发生时空震!”

  “不可能!敌方主炮正在射击,他们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启动时空转移的!”

  这一天之内,实在发生太多不可能发生的事,连朱炎的声音听起来都有些歇斯底里,不过,这次他倒是没有说错,发生时空震的区域不是铁达尼要塞,而是两座要塞上方的时空缝隙。

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那里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境界隧道,朱炎从仪表的显示上,很清楚地了解这一点;三十秒后,他终于想通境界隧道之所以成形的理由,想要命令属下尝试停止主炮的射击,但在此时,天空中却出现了“流萤”。

  黑暗的天幕上,飘移闪烁着点点闪光,紫、红、绿、黄、白、蓝,多种不同的色彩闪烁在漆黑天幕上,五光十色,煞是好看,就像点点流萤飞窜,为了满天黑云增添浪漫。

  但是那些闪光却不是萤火虫!

  将影像放大在萤幕上,所有人齐声惊叫,只见各式各样的魔界生物,火速从境界隧道中飞出,其中大多数是身有翅膀或羽翼,但也有部分是乘坐飞行生物的“骑兵”。各种生物的外型千奇百怪,以类人形为主,头部与肢体有着各种不同的种族变化,鸟形、兽形、昆虫形、甲壳生物形。这些长久以来不见天日的魔界生物,在睽违了两千年的悠久岁月后,再次降临人间!

  “不好!我们中计了!”

  看见穿越境界隧道的魔界生物几乎全副武装,个个都是杀气腾腾的样子,显而易见是魔族的军队,朱炎恍然而悟,明白了敌人的企图,但时间已经太晚,而另一个更糟糕的消息也传过来。

  “朱、朱炎总监!通天炮持续射击,主反应炉不堪负荷,马上就要爆炸了!”

  这应该是理所当然的事,只是刚才所有人都慌了手脚,脑里混乱,才忽略掉这个肯定会发生的事实。另一方面,朱炎也想到,如果双要塞之战是第三方故意促成,那么在境界隧道打开后,石崇肯定不会让通天炮、元始炮这样的威胁留存,最好的方法,就是在境界隧道开启后,让这两座要塞一起毁灭,也就是自己如今陷身的局面。

  纵然明白这些,时间上却已经太晚,比起早已撤退完毕的爱菱,朱炎甚至现在才开始喊撤退,问题是谁都知道,金鳌岛的体积比铁达尼要塞大得多,又是漂浮在半空,仓促之间说要疏散逃生,散往哪去?逃往哪去?

  时间稍纵即逝,禁不起片刻的迟疑,整座金鳌岛开始剧烈震荡,一阵轰然声响由远处传来,火光与爆炸声迅速朝这边靠近。

  同一时间,远方的铁达尼要塞也冒出火光,起初只有几点火苗在要塞外壳闪烁,但火苗迅速由点化成火线,将整个要塞从中切割,紧跟着,无比炽盛的轰然火球,将整座铁达尼要塞完全吞噬。

  (小师妹……)

  顾不得自己正处于险境,在目睹铁达尼要塞爆炸的瞬间,朱炎想到身在其中的爱菱,不禁心胆俱裂。然而,另一幕光景却吸引了他的注意力。

  铁达尼要塞的右侧,那座被己方讥笑为“装饰品”的元始炮,在爆炸前一刻突然调整了向上仰角。照理说,由于左侧元始炮与通天炮的对击,铁达尼要塞内已经没有再发一炮的能源,也来不及再次吸纳天地元气发炮,但是在设计者的巧思下,当铁达尼要塞的主反应炉爆炸,整个爆破能量分别被导向两个地方。

  其中之一,是朝后舱宣泄。朱炎亲眼看到,一道声势恐怖的火焰旋风,将整个后舱在瞬间爆破焚毁,先是被爆炸威力轰上半空,大半金属扭曲融化,跟着就被第二波火焰旋风给包裹、吞噬。瞧那可怕的声势,倘若自己置身其中,肯定死得非常凄惨。

  但主要的爆破能量,却是往右侧的元始炮输送,那个死寂冰冷的炮口骤然放起耀眼强光。朝后舱迸放的冲击波,由于出口狭小,在把后舱疯狂破坏毁灭的同时,也朝前舱反激回去,导向右侧的元始炮,当两股冲击能量再次合一,就像是撞针激打上子弹,爆发威力不可一世地轰然炸开。

  “碰轰~~轰!”

  瞬间产生的热能,不是世上任何金属、锻造技术能够承受,元始炮的炮台连同周围建筑,在眨眼间被毁得一干二净,只剩下一道汇聚所有威能的刺眼强光,仿佛来自太阳的火羽箭矢,一路划破黑暗,射向天空。

  天空的点点璀璨光华中,有一个特别深邃辽阔的大深洞,那是魔族花费千年时间、无数心血才打开的境界隧道,超过百万的魔族大军正通过其中,来到人间界,里头的百万魔军无论有没有思考能力,都为着能够再次立足人间,尽情撕杀掠夺而狂喜,但就在这喜悦的颠峰,他们眼前的黑暗化为光明雪灿。

  那真是一幕很难用言语去形容的壮阔景象,元始炮的最后一击,不偏不倚地命中境界隧道,像是把十个大太阳一口起塞进天上黑洞,足以烧伤每个直视之人视网膜的强光,化作火焰流光,把整个天空都燃成火红。

  火光染红天际,但在许多人的眼中,那抹比夕阳更为凄艳的红霞,不是火光,而是血光!正在通过境界隧道的百万魔族大军,猝不及防地被这当头炮击给命中,他们之中有许多武技超卓的战士,也有许多寻常人类军队难以匹敌的魔兽,在九州大战时,曾让人间界的战士吃足苦头,不过,当他们碰上了那道强光,那些所谓的超卓武技、厚鳞坚甲、抗魔法体质,全都没有了意义。

  就算是数名斋天位武者联手结成护身罩,也不可能抵挡元始炮超越极限的一击;如果这是个辽阔的空间,那些高速飞行的魔兽与魔人还有可能闪躲,在元始炮的炮击下逃出生天,但是在封闭的境界隧道之内,根本没有任何地方可以逃窜、可以闪躲,不管前方或后方都被同伴挡着,所有人都只得到公平的一秒时间,一秒过后,强光与冲击波便将所有人席卷吞没。

  百万魔族大军,毁于一旦,纵然相隔大老远,朱炎仍是能清楚感应到,那百多万的魔族同胞在惨死瞬间,他们的不甘、愤恨、错愕、惊恐,这些情感汇流而成的无声惨嚎,跨越空间而来,撕痛每个魔人的心肺。

  “……太……太残酷了……”

  嘶哑着嗓子,朱炎喃喃地说着低沉话语,视线呆呆地望向天空。下一刻,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来到近处,在主控室里一众同袍的凄厉痛叫声中,耀眼的火光将他整个人吞噬掩盖。

  中都城近郊,要塞对要塞之战,堪称是风之大陆数千年内波及最广的一战。不但死伤空前惨重,而且牵动天地元气之钜量,对整个环境影响之剧烈,远超过阿朗巴特魔震以来的每一场天位战。

  在这场战争进行时,不只中都城方圆数百里成为战区,整个艾尔铁诺都发生大小不一的轻重地震,雷因斯、武炼、自由都市联盟都受到影响,引起了一些天灾地变,但真正严重的地方,却不是风之大陆本土,而是雷因斯外海。

  能量引起地震,如果是单纯的土地,那么伤害只会发生在地层裂开的瞬间;但是如果地震发生在海洋,裂开的地层上有大量海水涌入,再牵动附近的海流,后果就会一发不可收拾。

  此时正在雷因斯外海捕鱼作业的渔船、商船,就是这一波海浪汹涌的首批受害者。不过,并不是每一艘船都这么不幸。

  在雷因斯海岸线的千里之外,有一艘孤叶小舟由极东而来,正缓慢横渡大海,朝着雷因斯而去,当海上风浪一下子变得强劲异常,小舟上的船夫露出了惊讶之色,因为这不是正常天候应有的风浪,情形异常古怪,船夫不得不提醒船舱内的乘客,要做该有的风浪防备。

  “要小心啊,这风浪有点古怪。这个地方平时没有什么危险,但有时候风浪大起来,那真是大到会吓死人的。”

  “哦?有多吓人?”

  “说起来你一定不相信,但我上次航行经过这里,这里明明有一个大岛,是一个叫做日本的岛国,这次再航行到这里,大老远外我就觉得奇怪,怎么看都看不见日本,后来问附近的海鸟,才知道日本沉下去了……现在你知道这里的海浪有多吓人了吧!”

  “杀人浪我见多了,没什么了不起,倒是船家你才真的把我吓到了,我搭过那么多船,第一次遇到会和海鸟说话的船夫,真是好吓人啊!”

  “客人你的胆子真小,我看你身体不太好对吧?明明长得一副年轻脸,头发的颜色那么怪,我载过的客人可多了,也是第一次碰到你这样的银头发,还有啊……受伤了就要找医生,你行李之中一堆绷带,一路上就是不停包扎,这样子伤哪会好?”

  “……船家,你还是继续去找海鸟说话吧,你的啰唆让我想起了某个雪特人朋友。”

  船夫与旅客明显话不投机,但就在他们放弃对谈的时候,又是一波大浪袭来,这次的浪涛之大,无论是规模还是力道,都远较之前为强。造成海水剧烈晃动的力量,似乎并非来自远方,而是由近处的海底传来。

  怒涛掀天,浊浪排空,小舟在一波又一波的猛烈海涛中,一次次被送上浪涛高峰,险象环生。在这样的恶劣处境中,船家牢牢握住船桨,把船操得极稳,显露出一身非凡的好武功,只是不管他行驶得再怎么稳,面对连天巨浪,他想破浪而行的难度高上许多。

  “客人,前头的情形不对啊!”

  确实不对,在海浪怒涛之中,不少尖尖的岩石破水而出,并且迅速往上升高,到了一定规模后,任谁都可以看得清楚,这些不是岩石,而是山峰,来自海底的地层急速上浮,在山峰之后,陆地也逐渐浮现上来。

  一眼望去,看不尽陆地的尽头,显然这不是普通的一座小岛或火山,事实上,这片土地在不久之前还是一个名为“日本”的岛国,因为人们的野心与战斗而沉没海底,而今,因为风之大陆的天地元气变动,令它由深海之底再次出水浮上。

  说起来简单,造成的影响可是不能简单视之,因为地层急速变动所造成的火山爆发、岩浆喷出、海啸狂扫,正把周围海域弄得一塌糊涂,灾害范围迅速往外扩大,在不久之后,想必就会直接波及雷因斯。

  天地大变,一叶小舟在惊涛骇浪之中,好似随时都会沉没,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中,船舱中传出了一个新的声音。

  “船家,有可能再快一点吗?”

  “不可能啊,****先生,这已经是最快了!再快就是赶投胎了!”

  船夫如此回应,说明了当前的情形,而船舱内的两名乘客也开始话别。

  “送君万里,都快送到你自家门口了,真的不和我一起回去吗?”

  “我是恐怖份子,也是浪子,既然选择离开,就不会再回去。”

  “没有例外?”

  “也许有,当我有一天真的征服世界,或许我会凯旋回归。”

  “哈,那就各自珍重,希望老战友你能有征服世界的一天。”

  高声长笑,一道银色的雪亮身影如箭射出,眨眼之间就离开小舟好远,当数十尺高的巨浪当头砸下,银亮身影化作一道剑影,将掀天巨浪轻易切割,成为满天细碎雨雾海水,破浪、破空,乘风飙射离去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