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
发表 {{realReplyContent.length}}/{{maxLength}}

共{{commentTotal}}条帖子

已显示全部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查看回复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已显示全部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六章 新闻报道

风姿物语 罗森 9629 2003.04.21 13:20

    

  自从李煜闯皇城,诛杀曹彬,由旭烈兀递补其第三军团长之职后,麦第奇家便大兴土木,将总堡迁于中都。

  由于当家主旭烈兀的喜好,总堡的建筑非但是金碧辉煌,更兼具相当的艺术性。

  关于这一点,麦第奇家众子弟实在颇有微词,因为建筑总堡的那段期间,当家主恰好对抽象艺术青睐有加,委托专人设计,结果就弄到总堡里到处都是莫名其妙外型的房舍,看着那作成鼻子模样,直冲半天的烟囱,眼睛却画在嘴巴下方,通体漆成墨绿色的议事堂,仿佛是通往异世界的入口,让所有麦第奇子弟经过时,身上都不由得感到一阵恶寒。

  好多次高级干部们建议拆除,可是比起堡内其余更多恶形恶状的建筑物,仅仅拆除这一栋毫无意义,所以便搁置了这项提案。

  不过,今天他们非常幸运,因为一名来自远方的不速之客,从天而降,不由分说,夹着炫目电光的强横一剑,立刻便将那畸形的议事堂,劈炸成一堆碎砖木屑。

  “旭烈兀!你这不要脸的薪水小偷赔我钱来!”

  树大招风,麦第奇家的敌人当然不少,但旭烈兀长袖善舞,挥金如土,交的朋友远比敌人更多,加上麦第奇总堡戒备森严,高手如云,这些年来几乎已经没什么刺客,胆敢这样明目张胆地闯进来。

  不过今天的状况比较特别,认真说来,众人甚至有着“啊!终于来了”的想法。自从看到家主宣布与此人断绝一切关系的告示,众人就有严防刺客的预备。以这人的个性,半毛钱都没拿到就被宣告恶性倒闭,岂肯甘休?

  以情势而言,目前的麦第奇家并没有天位高手可依恃,处境与花家相同,花家前阵子被妮儿与源五郎闹得天翻地覆,所以现在被天位高手杀上门来,众人应该没有抵御力量才对。但很奇怪地,只要当家主旭烈兀还在,不管面对什么样的局势,众人就总觉得最后必能大笑着度过。

  说来或许荒唐,但领导麦第奇家走过槿花之乱阴影的旭烈兀,在众门下子弟的心中,就是这么样一个信心来源。

  “该死的东西!连我的薪水也敢欠,你韩特大爷来要遣散费了……”

  看见一个天位高手,怒气冲冲地挥剑闯进堡来,麦第奇家子弟都有些心虚。当家主早有训示:“当然是可以直接把黄金丢在门外,让他自己捡完快滚,可是这样未免太没面子,而且都不打就把遣散费奉上,这样子不合我的美学啊!”

  居于下位者服从命令是理所当然的事。众麦第奇家子弟悲叹目己地位低微之余,韩特则挥起他的鸣雷剑,将眼前一栋栋畸形建筑物劈爆成满天碎屑,以示威胁,却不晓得这动作看在众人眼里,实是有说不出的赏心悦目,要不是碍于立场,说不定就有人要大声鼓掌,叫起好来。

  亦直到身为堡内总管的红髯、蓝眉两大总管亲自赶来,在他们指挥之下,众人才将韩特包围起来,预备作战。

  说是包围,其实是一支万余人的部队,在两名长老的叱喝中,迅速动作,此来彼去,结成阵势,将韩特围在阵中。

  “大胆小辈竟敢擅闯我麦第奇总堡,今日要你来有路、去无门!”

  “啰哩巴唆的老鬼!还我钱来……”

  受到句尾四字鼓舞,韩特气势更增,随手一剑,将跃起攻来的两名长老扫了回去,跟着便举手一剑,夹带强烈劲风,往阵势缺口斩去。

  “对付天位,人多就有用吗?看老子破你的鬼阵!”

  这一剑使了七成力,加上精准的力量控制,韩特估计在剑劲未到之前,就能以强大冲击波将阻挡之人扫飞,减少不必要的伤亡。

  但是,当自己发出的剑劲,像是撞着一层无形的铁壁,被反弹倒震而归,韩特这才发现不对。

  “是传说中忽必烈的七冥鸿翼大阵?”

  对于这只曾耳闻的奇阵,韩特大为惊愕。眼看这万余人全然不做攻击,只是自顾自地奔跑,运作阵势,自己对于兵法行阵一窍不通,看不出他们穿插来去的运作奥妙,但周围大气的变化,确是明显可以感觉得到。

  连出三剑,劲道一次强过一次,却都被那无迹可循的鸿翼气网挡住,弱化之后反弹过来。应付起来不算困难,只是当劲道已催至九成半,仍无法有效地斩出破绽,韩特便不由得大感佩服,忽必烈不愧是一代奇人,他所创出的阵法,居然在阿朗巴特魔震后的今日,仍能对天位高手产生制肘!

  “可是终究是有弱点,虽然出力不变,但我若从空中斩下,配合鸣雷断空,你们这些家伙还挡得住吗?”

  心念一动,韩特立刻举起鸣雷剑,预备施展鸣雷断空。以他此时天位力量,雷电几乎是随招随至,但见一道电光疾打在剑身,爆灿出黄金色的闪光流窜,威力万钧,一剑横扫过去。

  “鸿翼,老子现在就把这鬼阵的翅膀全部斩断!”

  “小子别把自己当作是李煜,想一剑攻破鸿翼大阵,你远远不够资格啊!”

  麦第奇家的紫电功,当年驰名天下,化雷电为武学者无出其右,既然知道韩特会来犯,又深知他的绝招,旭烈兀岂会没有针对准备?他鸣雷剑方举,两名长老立即挥手示意变阵,众子弟将手掌按在前方一人的肩头,内力连结互输,鸿翼气网登时产生异变。

  当韩特的电剑斩下,变化过的鸿翼气网,竟不可思议地产生类似绝缘的效用,让韩特的电劲无从施其技,跟着便像早先那样,将他的剑气反激。

  但这样的威力,却委实超出了鸿翼大阵的负荷范围。运作阵势的万余子弟兵,人人面色胀红,身形摇晃,若韩特趁势再补一剑,必能攻破鸿翼阵;所以,一个计算情势已久的人,就把握机会出手了。

  白影飘动,瞬间闪到阵势中央,两臂一伸一绕,便将受到鸿翼气网所阻,即将消散的电劲全数重新集中,以自身紫电功为引,归并体内,发出强横无比的一招。

  “鸿翼破喉刺!”

  招数是鸿翼刀中的变化,以睥世七神绝中的腿绝发出,劲道全集中足尖一点,踢在敌人咽喉。强大电劲狂涌而入,冲击各处经脉,由韩特喉部开始,皮肤表层浮现无数血筋,随时都会涨裂爆破。

  “要我命没这么容易!老子就用你自家的功夫来对付你。”

  一声大喝,韩特身上金芒暴炽,麦第奇家的护身金绝,及时发挥作用,迫发出沛然劲道,平复经脉气血之余,更将入体异劲全数逼出。

  “护身金绝用得不错啊。可是拿我家的功夫,来对付清楚七神绝破绽的我,吃亏的就只会是韩特你自己。”

  七神绝中的腿绝,同时也是第一流的轻功身法。白影飘闪的速度,瞬间增至几乎肉眼难辨的地步,转飘至韩特身后,瞅准他不及回防的空隙,一击便攻了出去。

  “鸿翼断头刀!”

  这次是由掌绝所延伸出的刀绝。将残存电劲一次爆发,针对护身金绝的弱点,这一刀就能趁虚而入,轰溃所有护身气劲,把韩特打得跌飞了出去。

  只是动手的旭烈兀也绝不好过,高明的战术、精准的力量控制,旭烈兀缔下了漂亮的战果,越级袭击成功,将力量与他有天渊之别的韩特击飞出去,单凭这点,已证明他确实是在花天邪之上。但不管怎样,他仅有地界级数是事实,勉强将借来的天位力量伤敌成功后,虽未内伤,却也一阵气闷,头晕眼花。

  这时候,韩特已然杀回。适才那一击,虽然输得难看,但却无法对他造成什么实质伤害,看准旭烈兀的虚脱,他一剑凌空横斩,要讨回败招之耻。

  “卑鄙小人!为你的吝啬和无耻付出代价吧!”

  “呵!说得好,但韩特你却没可能做到!”以腿绝的巧妙身法,旭烈兀紧急避过一击,但却落入更不利的位置,无从闪避韩特连接而来的斩击。

  “做不到?我可看不到这一剑斩你不死的理由。”

  “因为我的智慧,因为你的愚昧,还有因为人质,你今天注定是要无功而返了……”

  听着旭烈兀的话,韩特瞬间一凛,但脑中扫过一遍,却全然想不出有什么可以拿来威胁自己的人质,毫不停手,加速斩下。

  “呵,不停手吗?人质就要没命啰……”

  旭烈兀是一个极度讲究美学的人,所以并不会像石家一样,随便到街上抓一票孕妇婴儿的来当人质,可是他这样一再重提,用意何在呢?

  这时,在旭烈兀后方的老远处,韩特看见了一幕景象。那是一个和真人一样大小的大金像,被高高吊起,下方是一个大熔炉似的建筑,从那不住冒起的烟,可推知里头定在炽热地燃烧,而此刻,吊着那金像的绳索断裂,金像就笔直往下掉落。

  “哇!千万不要浪费啊……”

  旭烈兀早先将韩特击飞的漂亮身手,让目睹的众子弟佩服、震惊不已,但这时韩特的动作,则更加让他们看得目瞪口呆。

  发出哀嚎,韩特紧急收剑,舍下旭烈兀,就往掉落的金像掠去,看得出来,他曾想以劈空掌之类的功夫,将金像轰开,却终究是迟了一步!跟着,他就奋不顾身地一跃,跳进那熔铁沸钢的巨大熔炉里。

  想当然而,他才没入熔炉,上方一个以特殊法咒铸成的铁盖,就把熔炉盖上,整个封成一体,不让里头的天位高手轻易破炉而出。

  当初建造这个陷阱时,旭烈兀戴着工程帽,亲自监工,对着身旁的红髯、蓝眉二老说道:“二师兄还有点起码的义气,留下了这东西。这个陷阱的外部,是用白鹿洞的仙道术施咒强化,就算天位高手也得花上点时间才能脱困,而在那之前,炉里的百种毒素就会产生作用,加上高温,如果云梦古泽的那票家伙没说大话,就绝对可以把猎物的反抗力减至最低!”

  看着家主自信满满的样子,同样被逼着戴上工程帽的二老,面面相觑,“家主,如果天位高手的力量真如传说般高强,您这个‘请君入瓮’的陷阱恐怕效果不大。”

  “说的对。面对天位高手,这样一个小小的陷阱,当然效果不大。”旭烈兀笑道:“但是当他连闯几十个之后,你认为他还有突破鸿翼大阵的体力吗?”

  将目光投向正在赶工的一整排熔炉,两名长老的心中只有一个问题:会有人蠢成这样,连续几十次往陷阱里头跳吗?

  而事实已经摆在眼前……

  不知是该气还是该笑,总之,在众麦第奇家子弟的眼前,连续突破三十九道陷阱,满身金属稀液,冒着白烟,几乎耗尽体力的韩特,拄剑大口喘息着。

  重新集结的鸿翼大阵,这次转变为攻击阵形,杀气腾腾地围了上去。

  “我……我投降可不可以……”

  “你这个人也真是麻烦,一早直接把钱拿出来不就好了。和我打打杀杀了那么久,最后还不是得把钱拿出来。”

  “讲话客气一点好不好?你可是阶下囚喔。”旭烈兀叹道:“我也很无奈啊。”

  “我们双方已经切断关系,要是我把钱付给你,二师哥那边我就很难交代了,另外,你说要钱我就给钱,那我岂不是好没尊严?”

  韩特投降认输之后,沦为阶下囚的他,就暂时被监禁在一个特殊囚室。面积大得不像话,所有摆设富丽豪华;漆得雪白的墙上,挂满富有艺术气富的画作,虽然不是名画,却是旭烈兀亲笔的写生作品;足够让十个人畅泳的浴池,冒着氤氲蒸汽,池水清得不见一丝杂物。

  这个囚室,是旭烈兀在槿花之乱下狱时的构想,到中都兴建总堡时,顺道命人依图建造,却直到今次,才真正发挥了囚室的用途。

  战斗流汗之后,洗一场畅快淋漓的热水澡,是再好不过的,旭烈兀这么交代着,然后就与囚犯共同进入这豪华囚室。

  在绝对没有人监听的情形下,两个人得以安心谈话,从韩特口中说出的,是一连串的埋怨、讽刺与讨债,对此,旭烈兀只是苦笑着,将热烘烘的毛巾覆盖在面上。

  “喂……怎么你这么闲?”韩特道:“你和石崇不是都忙着对曹寿谄媚的吗?怎么有空在这里和犯人泡澡?”

  旭烈兀道:“冷梦雪在香格里拉开年末演唱会,老头子弄到了票,又和石大元帅微服出游去了。最近事情那么忙,我可没空跟去。”

  两人的谈话没有敌意,说得明白一点,打了一架消气之后,就是好好坐下来谈的时候。或许旁人难以理解,但在长久的交易往来中,韩特与旭烈兀之间,也是有着一定程度的友谊。

  “该付给你的东西,我等一下会付的,至于你要求的医药费,就和你破坏这里的修缮费互抵吧。”旭烈兀道:“我也不想和你这野蛮人殴斗啊!不过现在天位高手那么多,麦第奇家和花家一样,都没有天位高手的守护,我必须在子弟们对我产生怀疑之前,证明我的能力,想来想去,只好挑你来动手了。”

  “以你的能力,要进天位应该不困难吧!天晓得你在搞什么鬼?”说到这里,韩特突然有所领悟,忙道:“等一下!你的最后一句话……为什么会挑中我?难道你认为我是现在天位高手中最差劲的一个吗?”

  “呵,难道你还没有那样的自觉吗?”旭烈兀道:“天位中越级挑战是不可能的,而同级数的小天位高手,要快速分出胜负,就必须加强自己的优点,让天位力量、天心意识之一,不正常地高度提升。”

  虽然尚未晋升天位,但旭烈兀却能把天位法则一一剖析,听在韩特耳里,这实在是件不可思议的怪事。

  “你的天位力量、天心意识相当平衡,但这也就代表你的不突出。在我看来,你甚至没有发展性,当别的高手修练自身绝学,逐步增强自己时,你却无所依恃,必须把重要的时间花在摸索上,或许两三百年后,你能有所成就。但这样子下去,你变成天位的垫底,只是迟早的事。”

  旭烈兀说的话,一字字敲在韩特心头。较诸别的高手,自己没有任何的背景与师承,从出道起,陪伴自己的就只有一把鸣雷剑,还有祖传的天亟剑法。

  和白鹿洞、龙族绝学相比,天亟剑法算不上什么一品武学。鸣雷断空一式,说穿了其实只是凭剑上法咒,召唤定量的雷电,转而伤敌;地界决战时,诚然威力万钧,但进入天位战后,发招速度虽然变快,威力却没有提升,对天位高手的威胁委实有限,已算不上有效杀着。

  往阿朗巴特山的旅行中,赤先生交付的一本秘籍,令自己功力大幅提升,但是那并不能算是有系统的武学,只是一些易懂易学、配合天亟剑法特性的法门。

  换一言之,虽然进入了天位,但自己的未来真是非常黯淡,武功、智慧均算不上顶尖,也没有可以迅速提升自己的武学傍身,必然的命运就只是等待被人超越。

  不,或许现在就已经是垫底的份了……

  如果肯彻底变成青楼的人,就能自她们那里得到不逊于世上任何绝学的武技,但那样子的演变,却并非自己所愿。

  “我听魔屋中的那位女士提过喔!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上次到香格里拉的天香苑,我谒见了魔屋里的女王,偶然谈到了你这么急着赚钱的理由……是为了借用青楼情报网的力量,找寻某个重要的人吧?”

  “真是个多话的死老太婆……”

  “可是,你不觉得这样很可惜吗?”旭烈兀道:“天位是一种难得的力量,任何拥有天位力量的人,就有着颠覆整块大陆的可能。已经进入天位,却只能过着黯淡无光的人生,这样难道不是浪费吗?”

  韩特沉默半晌,道:“你对我说这些东西,有什么用意?”旭烈兀不会说没意义的话,更没理由突然对己分析这些,既然他已把话挑明了讲,那彼此也就坦荡直言吧!

  旭烈兀的回答,简单扼要之至。

  “啪!”的一声,一本书册扔盖到韩特头上,仓促间,只看到上头尽是人体裸像,还有一些看不清楚的文字。

  “呃……裸体人像?你一边洗澡一边看chun宫图?啊……还是男人,你果然和传说一样是同性恋呐!我居然还和你泡在同一个池子里?!”

  “不用急着跳出池子,把东西看清楚一点吧。”

  把书拿得远一些,翻阅之后,从里头熟悉的部份字句,韩特确认了这本书的内容。果然没有错,虽然字句有些脱落,又有缺页,但正是当初旭烈兀曾拿给自己读过几遍,学得睥世金绝的七神绝秘笈。

  “睥……睥世七神绝!”

  “是啊!我死鬼老哥的著作,字写得还不错吧?”旭烈兀哂道:“早就已经看到会背了,放着发霉也没意义,横竖你已经练了七分之一,就拿去多补一补吧!”

  “把这种东西送给我,你有什么阴谋?”槿花之乱时,七神绝秘籍在战火里残缺不齐,交到旭烈兀手上已非原貌,因此这本七神绝残本,可以说是最接近原貌的正版,虽然仍有残缺,但价值已逾万金重宝。

  “别这么说,只是看着一堆家伙把不像样的武功当宝,有点不服气而已,你就把这东西拿去,当作往后赚钱的资本吧。照我的预测,雷因斯那边应该会乱个一段时间,把功夫练好,应该能在那边好好赚一票喔!”

  “把这东西拿回去,接受恶魔的赠礼,最后不会有好结果的。”

  “哦!可是恶魔的赠礼所值不菲喔……”似乎早知道韩特的反应,旭烈兀扔来了秘籍的再版品。

  当黄金书页、白金丝串缝为字的秘籍,在手上添加重量,韩特面上虽然出现激烈挣扎的表情,却仍旧抵抗失败地把书收下。这时,他才看见秘籍下方的一行小字:“睥世七神绝补完版旭烈兀。麦第奇”

  “我……我告诉你,虽然我拿了这东西,但可别想我帮你做什么事,而且欠的钱也一定要还我。”

  “知道啦。你有够罗嗦的,要相信我们之间的友谊、友谊啊!”

  彼此都不是太罗嗦的人,虽然对旭烈兀赠送自己这样的礼品,这样的举动还有些不安,但既然对方都已准备得如此“周到”,好像不收下不行啊!

  “不过,拿这样的东西给我,要是传了出去,你对白鹿洞很难交代吧?听说那个铁面元帅很难应付啊。”

  要不传出去是不可能的吧!?当自己修习之后,开始使用七神绝对敌,这专属于麦第奇家当家主的武学,必然在江湖上引起轩然大波,白鹿洞兴师问罪起来,旭烈儿要怎么交代呢?

  “唔……确实不好应付。”旭烈兀道:“不过看在我家老头子的面子上,二师兄大概不会立刻宰了我吧?!”

  旭烈兀若无其事的语气,让韩特顿时呆住,惊讶的程度比先前接过七神绝时犹有过之。旭烈兀的父亲,就应该是上上任麦第奇家的族主,可是一个已经死去多年,生前也不怎么出色的平凡角色,能对白鹿洞产生什么牵制作用呢?

  那么他这样说,唯一的解释就是……

  这时,一个迄自槿花之乱,至今仍在江湖上沸声腾腾的传闻,闪过他的脑际。

  “不……不会吧!曹寿真的是你老爸!?”

  “……呵。”

  有雪曾向源五郎问了一个问题:“新婚燕尔,便遭丧妻之痛,这种事情倒是很常见,可是你有没有看过什么人,再遭丧妻之痛,却仍然新婚燕尔的?”

  对于这个不合正常逻辑的问题,源五郎也只能苦笑了。

  自从莉雅以天魄形式存在的第二天起,就与兰斯洛享受如胶似漆的新婚生活。

  当没有需要避讳的外人在场时,两个人就是在一起说说笑笑,搂搂抱抱,亲密得羡煞众人,从这点来说,也就难怪兰斯洛无法装出难过模样,毕竟此刻身在幸福中的他,真的是满心喜悦。

  在一众同伴眼里,有雪自然是欣羡不已,源五郎则是苦笑兼叹气,至于身为小姑的妮儿,那个神情只能用“张牙舞爪”来形容。

  早上起来,莉雅虽然不擅庖厨,但却会习惯地为丈夫沏上一壶早茶,这是个不错的开始,只不过当莉雅隐去身形,让这个茶壶悬空漂浮,自行倒出茶水的景象,看在旁人眼里很是诡异而已。

  有生以来,可以说是首次过着这样安逸的生活,兰斯洛大感新奇,暴躁的火气也消弭了不少,然而,到了这天却有转变。

  初接触雷因斯的一切,兰斯洛预备由阅读报纸,来吸收有关这国家的资讯。这天一早,侍从人员用怪异的眼神,递来了刚购来的报纸,兰斯洛一看之下,火气立刻爆发喷涌上来。

  “他……他妈的!这是什么鬼东西啊?”

  自己文墨不行,但看看报上的大标题,再把内文看过两遍,大概意义还是可以知道。整个头版都在描写记者们终于接触到新任亲王,却意外地发现这个以盗匪之身荣登亲王宝座的男人,冷酷无情,对妻子的死亡没有半点哀伤,是个差劲到极点的人。

  内文中则是阐述,记者们跟着丧仪队伍,发现这个男人一路上言笑不禁,根本没把应有的礼仪放在眼里,还在马上看着报纸,与同行的娇艳美女交谈。

  版面上附有数幅由专业画师绘成的图像,都是兰斯洛和同伴说话的模样,还有离队跑去买报纸的素描,单以画面来看,倒是将他那股容光焕发、开心嘻笑的神情捕捉得十足,只不过配合旁边的文字,就让人分外觉得这家伙的可恶。

  后头几页也是大同小异,只不过作者更深入的叙述。撰文者下笔毫不留情,痛批新任亲王的表现,字里行间的感觉,把兰斯洛说成一个心存不轨,只是逃避艾尔铁诺追捕,恰巧在基格鲁逮着机会一步登天,预备到雷因斯大享荣华富贵的卑鄙之徒。

  “混帐东西!什么也不知道,居然敢这样子给我胡乱写!”

  极度愤怒,兰斯洛重重一掌,将桌子拍得迸裂四散,跟着便大声叱喝,要召开家庭会议。

  一刻钟后,有雪、源五郎,还有犹自睡眼惺忪的妮儿,全都聚集到房里,共同观看这份报纸。

  “呵!终于开始啦,我还奇怪这些记者的动作为什么变慢了呢。”源五郎道:“早点习惯吧,这就是雷因斯的名产之一,舆论力量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

  “就像老大你之前说的一样,雷因斯是个自由的国度,人民的言论自由受到保障,对于政治人物、官员,这种程度的批判根本是司空见惯,既然老大已经决定要在雷因斯称王,为了你以后的生活着想,最好早点习惯。”

  妮儿道:“可是这根本是乱写嘛!哥哥他哪是这样的!?”

  源五郎道:“但是看在其他人眼里,老大的行为就只能这么解释了。我先前已经说过,在这方面要小心,无奈没人把我的话放在心上,结果就是这个样子了。”

  “哦?看到我出糗,你好像很开心啊!”兰斯洛道:“你自己看看,被写成这样也无所谓吗?美女。”

  “哎呀!好过份……居然把我写成女人!我最恨一再被误认性别,男人留长发也错了吗?”连说了几句,在众人挪揄目光中察觉失态,源五郎轻咳两声,道:“总之,在雷因斯由于言论、新闻方面的管理自由,宫廷又必须维持开明政治,舆论力量远远大过艾尔铁诺,若是处理不好,结果很麻烦的。”

  “你讲的倒是容易,我本来就不是那种很谨慎的人,要我小心翼翼去注意每个环节,这种事哪有可能嘛?”兰斯洛几乎是苦着脸道:“才不过是离队去买个报纸,就被批得禽兽不如,要是以后都得那么提心吊胆,那不如死了算了!”

  源五郎拍拍他肩膀,笑道:“放心啦!我早就和女王陛下商量过了,这种程度的报道,要扭转过来是再容易不过了。雷因斯的政治人物也不是圣人,长久应付这些媒体,靠的不过就是包装美化。今天行程结束后,在邸馆会办个晚宴,到时候就麻烦老大你上台念稿子了。”

  妮儿奇道:“不会吧?要哥哥上台演讲?这哪行啊!”

  源五郎道:“可以的。稿子是我精心撰写,保证赚人热泪。考虑到老大的困扰,你上台念稿子时不用太伪装,也不必掉眼泪,只要板着一张脸,别笑出来,那样就已经很有效果了,在这之后,我们会藉助白字世家的力量,去影响舆论,重新为你塑造一个完美形象,一个解救人民苦难的侠盗……当然,你本来也就是啦。等明天早报一出来,全雷因斯人民都会知道你是一个深情内敛的正直铁汉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这样子做不是在骗人吗?”做惯抢人的买卖,兰斯洛却对源五郎的作法有几分不适,低声问道。

  “是骗人没错,所谓的政治,本来就是骗术,只是看你骗得高不高明,雷因斯的这些媒体,说穿了就是为政者行骗的道具,要不是靠它们,你以为历代女士是怎么把形象塑造成圣母一样?”源五郎笑道:“报上对你的叙述,难道就是真正的你吗?横竖都是不实的东西,与其当坏人,把你写成大好人岂不是更棒?”

  被源五郎一阵抢白,加上想不出什么更好的主意,兰斯洛只有保持沉默了。

  “对了,我老婆呢?这种时候她跑到哪里去了啊?”

  “嫂子说有事要查,把茶泡了以后就跑得不见了。”

  “真是的,正想要找她的时候……”

  兰斯洛懊恼地摇摇头,却忽然发现到在一旁的有雪自从进入雷因斯之后,好像一直没有什么活力,尤其是此刻……

  

举报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
段评功能已上线,
在此处设置开关
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