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三章 倒数计时

风姿物语 罗森 6448 2004.10.16 18:39

   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二月三日自由都市香格里拉

  在通天炮朝下方射击的数分钟前,正努力往香格里拉外围全速逃逸的人,并不单单只是雷因斯一方而已。

  石崇一方的三名好手,鸠摩狮、蛭妖、阿难达,还有被他们擒获,沦落成为俘虏的郝可莲,正朝着西方快速飞行,预备去与石崇会合。公瑾要发射通天炮的事,他们已经知晓,并且正为此而全速撤离。

  在基本的估计上,他们认为自己绝对可以安然脱险,因为他们从地窟回到地面上时,那个出口已经在香格里拉城外数十里,再加上己方正全速脱离飞行,所以当金鳌岛下方燃起那蓝白色的璀璨光柱,他们还非常安心,并且对于香格里拉城中的市民幸灾乐祸。

  “一次就干掉这么多人,周公瑾的名字这下肯定是永留史上了。”

  “嘿嘿,杀这么多人有什么了不起?如果我杀了周公瑾,我日后在历史上的名头岂不是比他更响亮?”

  “杀周公瑾?嘿嘿,你以为自己是陛……嘿,是奇雷斯那疯子吗?”

  三个人边飞边说话,然而,他们的嘲笑或许也传入了赤龙神与仙德法歌大神耳中,所以,当通天炮直击香格里拉时,一个不应该发生的变化发生,蓝白色光柱居然迅速朝西方移动,像是一把切割天与地的白光巨刃,不偏不倚地正朝着他们飞快移来。

  那就像是一个人孤单站在海岸边,看着参天海啸卷起澎湃高浪,狂噬一切地轰涌过来。之前泉樱她们所体验到的绝望,就在这短短一刻之内,十倍出现于三名魔人的心头。

  惊得魂飞魄散那是必然的,但其中资历最高的鸠摩狮,还维持了起码的冷静,左手一抓、右手一抓,同时握住两名同伴的手,狂喝一声,以最强魔力运使瞬间移动的术法,紧急穿梭空间,从刚刚所在的位置消失。

  鸠摩狮的理智应变,救了三个魔人的性命,然而,死厄临头,这名天位魔法师并不算真的很冷静,因为他虽然还记得要抓着同伴施法,但却全然忘记,自己左手抓向蛭妖,右手却一直抓着成为俘虏的郝可莲。

  结果,当鸠摩狮在瞬间移动中消失了身影,被两名同志所抛弃的阿难达,就惊惶失措地留在原地,怒瞪着双目,看着那道分割天地的白光巨柱越来越近。

  “怎、怎么可能会有这种荒唐事……”

  呆愣愣地站在原处,终于意识到自己已被战友与命运抛弃的壮硕魔人,发出了他人生中最后一声怒吼。

  “喔喔~~~”

  白光,迅速地划过……

  ※※※

  通天炮的轰击结束,从泉樱的角度看过去,香格里拉的城壁完好无缺,在经历过通天炮轰击之后,居然能保有这么完整的建筑,真是让人不可思议,泉樱不禁有个念头,几乎要怀疑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假象,自己只是做了一场不实的幻梦,通天炮并没有轰击下来。

  可是,当视线完全回复清晰,泉樱才知道不是那么一回事,遭受通天炮一击的香格里拉,即使不是被正面击中,也绝不可能完好无事。

  满天的烟硝渐渐沉寂下来,前方视野由混浊回复清晰,泉樱就看到香格里拉的真实景象。

  确实有很多地方还完好无缺,不过有半个香格里拉城都冒着白烟,烧着炮击之后必然的大火;本来几个有名的地标建筑物,不是颓圮半毁,就是直接变成了断垣残壁,惨不忍睹;即使没有在现场,那代表着城内的死伤是何等惨重。

  但……能有这样的情景出现,本身就已经是一种奇迹。照正常的估计,通天炮笔直击下,整个香格里拉会在瞬间毁于一旦,除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巨大深洞,什么都不会剩下,不会有废墟、不会有残破建筑、不会有火烧房子,也不会有哭泣与叫痛。

  “这……到底是……什么奇迹啊?”

  泉樱茫然不解,却被妮儿拍了一下肩膀,侧过头来,只见妮儿满面骇然地望向西方,泉樱跟着看过去,同样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  一道闪烁着瑰丽幻彩的冷光,往西方延伸而去,像是传闻中极北之地的极光,变幻着冰寒的七彩豪光,美得令人心醉荡漾,弯弯曲曲,抖着层叠的波浪,蔓延消失在西方的地平线上。

  在这道无限极光的正上方,天幕像是一块最上等的美丽黑缎,明曜的无数星辰,像是缀饰在黑锻子上的宝石,闪闪发光,辉映着地上的瑰丽极光,一起延伸向地平线的尽头。

  美丽的黑夜景致,让人看来心旷神怡,却只有一样很不协调的东西,那就是在这道黑缎子的两旁,天空晴朗无云,旭阳高挂,盛放着带给人们希望的明朗阳光。

  整个天空,就只有那一条不知延伸到何处的区块是黑夜!

  日夜同天,这幕怪异绝伦的景象,让妮儿与泉樱看得脸色发白,这种情景别说是想,就连梦都没有梦到过,简直无法想像到底要多大的力量,才能够扭曲空间,产生这种情况。

  “呜……呜……”

  细小的啜泣声,吸引了泉樱与妮儿的注意,转过头去一看,哭泣的源头是爱菱。在T1000的守护之下,少女半点伤也没有,但那两名被她抢救出城的“幸运者”却没有这等好运,在通天炮将要发射,三人被压力轰得坠落地面时,这两名没有足够护身力量的市民,就已经去了大半条命,再给爆炸时的强烈音波一震,当场就已毙命,当爱菱注意到的时候,他们早已毫无气息。

  空忙了一场,最后还是没有救到任何人,看着这两名“命丧己手”的死者,少女忍不住哭了起来。

  泉樱和妮儿连忙安慰劝解,但当她们两个人彼此对望,却都感到不解,怎么都想不通为何通天炮会击歪,这对公瑾来说,应该是个不可能发生的错误。

  尽管她们在束手无策时,曾一起向神明祈祷,但真正要做理性分析,泉樱和妮儿都不认为神明的庇祐能扭曲炮击方向,唯一的可能,就是金鳌岛上头发生了什么变化,某个人或某些人的努力与奋斗,改变了香格里拉的命运。

  “是我哥哥?还是……小五?”

  妮儿的问题,泉樱也无法轻易回答,只有怀着心里的迷惘,抬头望向天空。

  香格里拉幸运地逃过了一劫,金鳌岛却受了不该受的创伤,底部的发射口附近,被通天炮偏斜射击的余威触及,有多处爆炸,不停地起火燃烧,电光乱窜,许多金属板壁从高空坠落下来,不过在碰到防护罩的时候,就整个被销毁,没有落到地面。

  “好像连那座空中岛屿也受创了,不知道情形严不严重,夫君他……”

  “没有多严重,防护罩还能运作就是最好的证明。”

  爱菱从旁边插了一句过来,她是这方面的大行家,遥遥看个一眼就能判断金鳌岛受创状况。

  “为了要承受通天炮发射时候的冲击力,附近的区域本来就有特别强化,也一定会张设力场,所以实际受创并不严重,这些失火和损伤,只要派出机械修复队,很快就能紧急处理完毕,回复最基本的运作,师兄……朱炎师兄在岛上,这些事情难不倒他的。”

  想到自己与师兄就此敌对,而且师兄还促成了这么残忍的屠杀,完全失去一名太古魔道研究者该有的仁心,爱菱就觉得痛心,只不过……虽然发生了这些事,她仍然不知道自己是否该去“清理门户”。

  而一如爱菱的预告,本来在金鳌岛底部多处燃烧的火头,突然之间就迅速熄灭,窜闪的机甲电光也告消失,被内部运作的机械修复队及时抢救完毕。

  金鳌岛仍有活动能力,那么这场恶梦就还没有结束,特别是当金鳌岛底部的火势被扑灭时,香格里拉城中的哭喊与呻吟也迅速消失,很快变成了一个死寂的城市,泉樱因此十分肯定,那个诱导电波已经再次开始运作,重新控制目前仍存活于香格里拉的幸存者。

  “怎、怎么会有这种人啊!他比奇雷斯还恐怖,非得要把这些人杀到一个不剩才甘心吗?”

  爱菱的声音里充满难过,不能理解人类为什么非要这么自相残杀,非要把敌人与无辜的人杀到一个不剩才甘心。对其他种族的排斥也就算了,明明都是同样的种族,流着同样颜色的血,为什么要做这么残忍的事呢?

  泉樱无法回答,但却晓得假若公瑾的目的真是要杀生行法,那么在搜集到让他足以突破的能量前,绝对不可能停手,铁定要杀尽香格里拉这几千万人不可的。

  “比奇雷斯还恐怖……对了,是奇雷斯。”

  默默听着泉樱与爱菱的交谈,妮儿始终一语不发,静静地看着烟硝烽火中的香格里拉,但在她们两人都沉默下来后,妮儿却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,霍然站起身来,请泉樱与爱菱协助,撑起她伤疲不堪的身体,再次朝香格里拉飞去。

  ※※※

  “A99区的火势获得控制,机甲工兵队转往S36区。”

  “X21区的外部板壁严重破损,采用爆破方式抛弃,阻隔进一步闷烧。”

  “通天炮发射部位破损,请求更多工兵小队支援。”

  “能源供应修复完毕,总出力正逐步回升。”

  在那一记炮击后陷入混乱的,并不单单只有香格里拉,就连金鳌岛本身也是一样。

  被源五郎闯入主能源闸,不知道用了什么惊天手段,竟然将通天炮的射击整个弄偏,在发射那一瞬间,失控的庞大能量部分流向金鳌岛本身,造成了多处的重大破坏。

  留下朱炎在主控室坐镇,是公瑾近期最正确的一项人事决定,如果没有他有条不紊地使用金鳌岛设备,把各处发生的不同机械问题一一解决,那么金鳌岛很可能就在那一炮的影响下,于岛内产生连锁爆炸,甚至可能因此坠落到地面。

  “把所有破损部分作最低限度的修复,越快越好,一定要尽快回复功能运作,我们现在是在作战,这里就是最前线,请各位不要忘记这一点。”

  朱炎叱喝着部属们,心里的感觉却是五味杂陈,不晓得应该要怎么分辨,尽管通天炮那一击失败,还连带造成金鳌岛的部分损伤,但自己却不觉得有多愤怒,还觉得有些如释重负,这到底该怎么解释呢?

  那个天野源五郎实在很了不起,尽管自己不知道他究竟做了什么,但是从太古魔道的学理上来说,应该是没有任何手段能够影响主能源闸的。那里头所运作的能量实在太过浩瀚,即使是天位武者的全力以赴,与之相比,也不过是以卵击石。

  源五郎能凭着个人之力,去影响主能源闸,让构成通天炮发射的四根能源闸之一出现差误,进而破坏了整体的平衡,最后发射失败,这样子的举动,只能够用“奇迹”两字来形容。

  “R77区有任何讯息传回来吗?”

  那一区就是源五郎所在的位置,也是损害程度最严重的区域。但朱炎的问题却没有得到回应,过于强力的爆炸,摧毁了那边的所有机械设备,没有任何影像或讯息能够传来,甚至还处于能源风暴肆虐的情况,必须用多重闸门连续封锁,这才不至于波及其他地方。

  (这么恐怖的能源风暴,哪有血肉之躯能够承受?连那些苍巾力士都被风暴消灭了,他的骨头难道比超级合金更硬吗?一定是早就被蒸发了。)

  即使双方相互为敌,但朱炎也认真觉得这貌似温柔女子的男人,确实是一个令自己敬佩的汉子,如果不是因为场合不对,还真是应该为他祈求一些冥福。

  “报告,SS设备受到影响,有部分破损无法修理,这点是否要通知公瑾大人?”

  “……不,公瑾大人现在正忙于作战,得知此事一定会影响心情,不要挑在这种时候去打扰他。”

  所谓的SS设备,就是用来吸摄、储存死者灵魂的设备,在公瑾的预定中,这个设备的重要性等同于通天炮,是绝对不容有失的地方,但朱炎自从猜到了这项设备的用途后,就感到强烈的憎恶,认为武者修为全靠自立自强,过去公瑾大人是以这样高洁的武道精神一路走来,为何突然改变立场,学起花天邪那样的鬼道?

  对于公瑾大人的个性突变,朱炎非常地痛心,所以当他听到储魂设备受损,除了淡淡指示要全力修复外,他并没有再多说些什么。

  不过,这份苦心并没有能够好好传达到主帅那边。在与兰斯洛进行单方面的枯燥战斗时,公瑾感应到通天炮的发射,也知道这次发射并未成功,当震动整座金鳌岛的余波终于平息后,他立刻用随身设备约略查询受损状况。

  设备开启,金色光幕笼罩住公瑾,形成了一个金光闪闪的透明光罩,表面迅速跑出许多数字,并且在公瑾的操作下,迅速转化成一个个立体图形,显示出各地的受损概况,包括正下方的香格里拉。

  兰斯洛不懂什么太古魔道,可是当公瑾操作浮现出香格里拉的立体图层时,他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,知道那是什么东西。

  从那个立体图形看来,香格里拉受创严重,可是比起通天炮正面直击的应有结局还是好得太多,如果只是这种程度的伤害,泉樱和妮儿一定能安然无事,不枉自己在这里打生打死一场。

  (不过……老三不知道怎么样,他接下的任务好像不比我轻松,这次能够阻止通天炮,全都是他的功劳。)

  兰斯洛无法感应到源五郎的存在,假若用天心意识呼叫,或许可以得到回应,但是金鳌岛内的阻碍太多,加上有一个天心意识远比自己强横的家伙在前,呼叫多半没什么作用,再说源五郎怎么看都是一副杀不死的万年青样子,一定能够逢凶化吉的。

  “呃……”

  兰斯洛忽然察觉到一件很不妙的事情,比起源五郎,也许自己现在的处境更值得担忧,因为那个阴阳怪气的铁面人妖在收起光幕后,整个人身上的气势完全不同了。

  闪着金属光泽的面具,看来仍然是冰冷如恒,但是在面具下的那双深蓝眼瞳,却不像平时那样给人冰晶似的肃杀印象,反而像是蠢蠢欲动的活火山,灼热逼人,随时会爆发而出,烧尽目光所看到的一切。

  公瑾向主控室那边下了几个命令,兰斯洛听得不清不楚,但隐约像是命令那边再次储备能量,往地下发射第二炮。

  “喂,拿那台受损的破铜烂铁来攻击,你不怕机械解体吗?本来就不怎么牢靠的东西,一下子用到炸掉,你这座金鳌岛就真的完蛋了。”

  “哼,你先担心自己再说吧!”

  结束了通讯,公瑾的目光转而望向兰斯洛,极度冰冷地寒声道:“奇迹不会连续发生,通天炮还可以再度发射,这次你没有人可以再牺牲了。刚刚你是不是十分替下面的女人逃过一劫而高兴?这些完全没有意义,即使他们侥幸逃脱,那也没有任何意义,因为你今天将死在这里,你死了之后,没有人能够取代你的位置,雷因斯即将分崩离析,这是上天已经为你订下的命运。”

  这些是小草之前最顾虑的事,公瑾敏锐而现实的战略目光,清楚地把敌人破绽指向这一点,然而,非现实派的兰斯洛却有不同想法。

  “你说得没错,我在现今的雷因斯体制中,是一个不可取代的人,杀了为首的我,雷因斯或许真会因此而分崩离析,但那样又如何?人虽然不在了,理想却还在,只要大家有着共同的理想,即使雷因斯崩坏了,那也不过是一个形式而已,很快会以其他的形式再次聚合起来。”

  兰斯洛抹了抹嘴边的血渍,再度站了起来,微笑道:“决定一个团体会否存在的理由,是实际需要,而不是个人,就算我今天被你干掉了,还是会出现第二个继承我想法的人,持续向你挑衅,向艾尔铁诺讨回公道,相反地,你好像从来不曾想过,如果你自己被干掉了,那才真是没人可以取代,而艾尔铁诺也就真的会毁于一旦了。”

  耶路撒冷一战时,兰斯洛并不在场,所以王五曾经对公瑾说过的话,他是不可能知道的。然而,这一对义气相投的师兄弟,却分别说出了同样的言语,这点对公瑾造成不小的冲击,让他确实体会到薪火相传的感觉,此刻在他眼中的兰斯洛,那侃侃而谈、不卑不亢的平和表情,无疑带着王五的影子。

  更重要的是,兰斯洛直指出来的那个问题,正是公瑾多年来不愿意面对的一个问题,现在被正面指责出来,他的怒气与愤恨,顿时如山洪爆发般倾泄而出。

  这点兰斯洛感觉得到,但他并不会后悔因为过度刺激了对手,害得自己失去偷偷逃跑的良机。实力相差那么悬殊,被对方的天心意识锁定,逃到天涯海角都没有用,除非能够先给对方一个有效打击,阻断天心运转,这才可能有点希望,不过……该怎么做呢?

  “你就尽管好好想吧,如果打不倒我,这次就轮到你没命了。”

  “哦?是吗?我刚才好像已经没命了很多次,不知道现在还能站在这里活蹦乱跳的男人是谁啊?”

  “你不用太过得意,我建议你可以好好开始思索一个问题。”

  公瑾寒声道:“如果我用万物元气锁封了你的天位力量,一击斩下你的头来,不知道你有没有办法,用乙太不灭体将脖子以下的肉体重生出来?这问题的答案是不是很有趣?趁着你还有脑袋的时候,思考吧!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