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三章 烟锁重楼

风姿物语 罗森 7747 2005.04.02 00:23

   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二月艾尔铁诺白鹿洞后山

  妮儿顺着银裳丽人的手指方向,朝深锁云雾中望去,眼前景象显得很不真切,只是在隐隐约约间,看到那条笔直往山顶延伸而去的道路,似乎有些牌楼门户之类的东西,依序建筑在路上。

  “这条路的尽头,就是白鹿洞的第一禁地,专门用以囚禁罪人的牢狱,烟锁重楼。这位妹妹如果有兴趣,大可以尝试一下,能不能一口气直闯山顶。”

  “就这么闯到山顶?李老二当初就是在这里闯不过去?是陆游在这里挡他?还是说真正的阻难在山顶?”

  妮儿连问了几句,银裳丽人却只是笑而不答,妮儿再望向那条云雾中的山道,只见浓雾如瀑,倾天而下,虚无缥缈间内敛森然气派,不知道暗藏了多少杀人机关,白鹿洞的奇门遁甲驰名天下,千万年术数成就非同小可,自己虽然说有天位力量护身,但面对这个古老文化的技术结晶,确实不敢稳言必胜。

  被好奇心驱使,妮儿往前走了几步,却看到眼前的第一阶石阶上,洒着大片暗红色的血迹,虽然已经干涸,却仍显得怵目惊心,让人不禁升起一股寒意。

  “这上头是牢狱?为了防止别人劫狱,以前来到这里的人,都要这么闯机关上去吗?”

  “这点我就不清楚了,因为我到这里的时间也不是很长,不过我相信,只要你真的想上山去,你就一定上得去。”

  “这位姊姊真是看得起我……”

  妮儿不是畏战,只是不太想打这种莫名其妙的迷糊战,但被银裳丽人这样一说,好胜心起,觉得这么畏畏缩缩的,实在不像自己,当下急提一口真气,将天魔劲运遍全身,鼓荡护身气罩,跟着就大步踩着石阶冲了上去。

  顾虑到白鹿洞的奇门遁甲厉害,路上肯定有什么厉害机关,妮儿一开始就决意取巧,当她一脚踏上第一阶石阶,便使出了九曜极速,整个身形化作一道疾风,朝山峰顶上飙冲而去。

  九曜极速的速度天下无双,妮儿打的如意算盘,是凭着这样的高速,在所有机关发动之前闯上山去,这样子唯一的障碍就只是那些奇门术法,至于能否成功,就看看天魔功是否真的能天下无敌吧!

  妮儿全力急奔,尽管她的九曜极速远不及源五郎转折如意,但直线奔驰,凭着强天位力量的全力催动,整个人好比一道强劲旋风,直飙向山顶,但觉耳边风声呼呼而过,冰凉云雾擦过肌肤,在那朦胧雾气之间,好像有些什么东西矗立在山道上,但没机会看清楚,就与那些东西擦身而过。

  (多半是机关,但就算是机关,也给我闯过去了……)

  妮儿暗自欣喜,又想到自己近日来武功大进,就算是强天位当中,也没有几个人是自己的对手,更何况这些小小机关,之前自己实在不该那么胆怯,这些机关根本……

  想得欣喜,难免大意,当妮儿觉醒过来,已经是伴随着一阵剧痛,眼前也一片乌黑,疼痛得半身僵硬,脑中迷迷糊糊的,还以为自己终于中了什么厉害机关,跟着才醒悟,原来自己已经高速冲完了全程,却被浓雾遮蔽视线,没看清楚前头道路已尽,就这么重重地冲撞进山岩石壁,整个人嵌进里头去。

  “呜……好痛啊!”

  妮儿从岩壁里头挣脱出来,扯出一堆碎石,尽管没有受伤,但是头晕脑胀的感觉却不好受,看着那个“人”字形的岩壁凹坑,更觉得糗得要死,这时偏偏又听到旁边的连声大笑。

  “哈哈哈哈~~~”

  妮儿转过身,银裳丽人已经推着车,出现在她的身后,笑得非常开心,连连拍掌。

  “真不愧是旭烈兀的朋友啊!我在烟锁重楼许久,看过前人的档案,至少在五百年以内,没有人用这么豪华的方式登上山顶,这位妹妹你真是可爱,哈哈哈!”

  能给人带来欢乐,固然是好事,但妮儿还是有点被笑得恼羞成怒,皱眉问说这里的机关就只有如此程度吗?

  “嗯,就是你一路上经过的那些,没有别的机关了,再往前头走几十尺,就是烟锁重楼。不过,这里已经空旷许久,很多年没有犯人被囚禁在这里了。”

  换言之,这个负责打理烟锁重楼的女子,就是一个人独居于此,妮儿念及这点,心头一凛,想到自己是以九曜极速奔驰而上,凭着天位力量发动,速度极快,但这女子坐着轮椅,却仅仅稍慢自己片刻,就跟着上山峰来,这等速度就算是双腿齐全的轻功好手都很难做到,更别说是一个不良于行的残障,如此说来……

  “你会武功?”

  “不,我没学过。”

  银裳丽人微笑摇头,道:“但是烟锁重楼里头有很多藏书,我孤居寂寥,常常借阅东方仙术的书籍自修,后来梅琳老师偶尔造访,也指点了我不少东西……”

  一面说话,她的纤纤手指拨动车轮,木轮应声而转,却是离地而起,像是被什么云朵托住似的,漂浮起来,妮儿登时明白她以不能行走之身,是如何离峰到半山腰采梅花瓣,又是如何尾随着自己上峰。

  (梅琳也教过她啊?好奇怪,原来梅琳老太婆以前就来过白鹿洞,这么说,她与陆游……嘻嘻,有什么藕断丝连也说不定,不过两个人都是硬脾气,大概每次都是直接上山,不去旁边的千雪谷吧……唉,这关我什么事?我猜这个做什么?)

  银裳丽人转动车轮,来到石阶尽头,对着山下的浓密云雾一挥手,周围突然狂风大作,狂猛山风交卷吹袭,刮得人们衣衫啪啪作响,但也吹散了山下的云雾,短短几下工夫,山下云雾尽散,露出了山路上的景物。

  妮儿看着自己快跑冲上来的山路,只见石阶沿路上并没有什么机关,也没有什么杀人兵器,只有七座斑驳破旧的牌楼门坊,或是石材,或是木雕,唯一的共同特色就是古老,都爬满了青苔,不但柱子的漆斑驳脱落,上头的字画早已模糊,就连最上方的牌坊都裂开缺角。

  白鹿洞的奇门遁甲最擅长运用结界法阵,几面杏黄法旗、几座破旧门坊,已经足够组成强力法阵,让小觑它的人吃上大亏。妮儿特别用天心意识去感应,想试着确认看看,这些牌坊是否连结着天地元气,一有人触动,就会以自然元素还击,但不知是否她所学不精,无论怎么感应,她都感觉不到这几座牌楼有连结什么自然力量。

  “这七座古楼门没有连结自然能量,要通过它的方法,刚刚已经告诉你了。”

  银裳丽人微笑道:“只要你真心想要上山,就一定能够上山,当然,下山也是一样,只要你觉得在这里待腻了,随时可以下山。”

  “就……就怎么简单?怎会?”

  “就是这么简单。我只是不明白,明明这么简单就可以做到的事,为什么却偏偏没有人肯相信。”

  “但是,这里不是白鹿洞关犯人的地方吗?如果这么简单就能下山,那所有犯人不都跑光了?”

  “呵,因为在烟锁重楼还囚禁大批犯人的时候,那七重门的规矩不是这样,而是让所有想上峰、下峰的人,全都上不来也下不去。”

  妮儿越听越是一头雾水,幸好银裳丽人向她解释,告诉她这七重门户是白鹿洞奇门遁甲的最高成就,始创于九州大战前的丹罗道人,如今技法已然失传。

  在那个天位力量尚未被广泛应用的年代,人们对天地元气的了解不如今日透彻,白鹿洞还铺设不出牵引天地元气的法阵,威力有限,丹罗道人别出心裁,排设出的阵法另走捷径,先以阶梯探测计算闯阵者的生辰八字、种族血裔,然后锁定闯阵者的灵魂,引出闯阵者的力量回击自身,借力打力,来十个就栽五双,任是千军万马齐攻,也无法突破峰顶。

  九州大战时,魔族数度杀上白鹿洞,书院中的儒生无力抵御,就纷纷逃上烟锁重楼,开动法阵,藉此保住不少人的性命,被当成是圣地。后来因为陆游在千雪谷中隐居修练,禁止旁人上峰,连烟锁重楼都一并划为禁地。

  “当烟锁重楼成为禁地之后,七重门的法阵就长时间开动,那时的法阵效果与九州大战时期一样,凡是想冲上峰顶救人、杀人,或是想从峰顶囚牢逃逸的人,走到一半,就会被七重门引动本身力量,回挫自身,有的走火入魔,有的伤重身亡。闯阵的人武功越高、执念越强,就越是上不去、下不来。”

  “这么毒辣?这样子那些被囚禁的犯人不是等于终生监禁?”

  “也不是。当犯人放弃了脱逃,万念俱灰,愿意安心待在烟锁重楼,悔悟生平所为,他们就可以走过法阵。”银裳丽人道:“只不过到了那个时候,他们通常根本不想下山,所以往往也没机会知道这个秘密了。”

  “真不愧是白鹿洞的卑鄙阵法,那现在又是怎么回事?我刚刚一跑就跑上来了,一点都没有受到阻碍啊!”

  “呵,这点刚刚我有说过,因为阵法的运作方向改变了。”

  法阵的创设,是在天位时代以前的事,当天位武者夹带着强大破坏力出现,这个防御法阵的效果就大大降低,而自从九州大战之后,陆游接管了白鹿洞大权,便改了行事方针,严重刑犯再也不用判终生监禁,全部当场宰掉省事,免得重演九州大战时,囚犯逃脱,帮助魔族攻打白鹿洞的奇耻大辱;烟锁重楼因此废弃空旷,直至两千年后的唐国事件,才有新主人进住。

  唐国事件后,李煜剑试天下,早晚会再杀上白鹿洞来,陆游有鉴于此,就让公瑾改了后山的法阵,当李煜来到白鹿洞时,让他尝试闯阵。

  “啊!这招真棒。”

  妮儿听到这一段,不由得失声叫好。李煜的武功之强,近乎天下无敌,别说是那时候,就算是现在,风之大陆上恐怕也没有谁敢夸称能稳稳接她一剑,如果白鹿洞用威力型的法阵去对付他,哪怕是用上中都城的百万剑阵,只怕都会给他发起飙来,一剑劈成两半。

  但是后山的这个法阵却不同,它不是靠力量在防守,而是凭着巧妙设计,引动闯阵者的心魔,导致力量反噬。对付其余的天位武者未必有用,特别是源五郎、织田香这类有进行过魔力修行的武者,心志坚定,又能以魔法反制魔法,这结界阵法多半发挥不了作用。

  然而,对当时的李煜,一个天位力量无比强横,天心意识却低劣到几乎弱智的狂傲武者而言,这结界何止厉害,简直就是命中了他的死穴,恐怕才踏上第三个台阶,他的直线条心理已经被法阵探测得清清楚楚,再容易不过。

  “可是,他们到底把这个法阵改成什么样子了?我刚刚一下子就跑上来啦!”

  “这点……只能说,他并没有拜错师父,陆游宗师不仅力量无双,而且还确实是一个很了解他的人。”

  陆游太清楚这个满腔热血悲愤的徒儿,在他的艺术诗人性格中,藏着多少不利的缺陷,所以就把阵法逆转,变成了“只要是真心想上山去,就一定上得去;但如果心里存有一丝怀疑,不愿上山,就绝对上不去”。

  听起来很像是小孩子的玩意儿,但尝试闯上山去的李煜,却一直被自己的力量阻挡,不管怎么跑,都被自己的力量反震回来,当他一怒拔剑,想以三天剑斩强行破去法阵,结果却被剑斩威力还击自身,立即重创。

  当李煜跌回石阶起点,正待在那里的公瑾,淡淡告诉他法阵的运作原理,还有他为何闯不过去的理由,变成一头疯虎似的李煜,就闯入了旁边的千雪谷。

  被疯狂的情绪占据脑海,李煜唯一的念头就是同归于尽,但是愤怒、悲痛、羞愧、自责……多种情绪化成心魔,令他狂性更增,在剑法威力更强的同时,他也破绽大露,而在冰天雪地中孤剑等待他的,却是早已将心情收敛、精气神提升到颠峰状态的陆游。

  冷剑断狂涛,抵天破三天,陆游以严重内伤的代价,漂亮挫败当时力量更胜于己的破门弟子,如果不是陆游手下留情,他甚至可以在最后一剑杀掉李煜,永绝后患。当然,他是不会那么做的,因为要栽培这个弟子“成才”,他已经花了太多的精神与心血,甚至连当初这弟子借死逃狱,沿途都有专人秘密监看,确保他不会因此死去,眼见栽培已经有了成果,别说出手杀他,就算他想要自杀,陆游都不会允许。

  李煜战败,拖着一身重伤残躯,回到那座云深不见尽头的阶梯,怔怔望着乍隐乍现的七重古老门楼,若有所思,就这么五日五夜,不饮不食,最后他纵声长啸,声动九天,悲亢入云,在长啸声中呕血而走。

  也是那一声震动八方的破云悲啸,才让李煜独闯白鹿洞、会战陆游的事为外人所知,但人们只推测出李煜战败的事实,至于交手的过程、如何战败的因由,却只有几名当事人才知道。

  “……原来是这样,李老二他真是败淂……”

  妮儿迟疑了一会儿,不知道该说败得好冤还是不冤,虽然就自己看来,这一战真是卑鄙,但假如源五郎在这里,多半会说这才是兵法正道,先用种种方法削弱敌人实力,在敌人最弱的一刻出手,以弱胜强,赢得漂亮之至。

  不再言语,妮儿看着那七座逐渐被云雾覆盖起来的门楼,想到自己刚才上来是如此轻易,但对当年的李煜却是可望不可及,那种心情与感触,心中洋溢着一股说不出的惆怅感,但好像又有什么事情还难以解释……

  突然,妮儿想到了一个问题,李煜当初为什么要执着于冲上山?山上有什么东西让他想闯关?为什么他心里会有疑惑,导致他最后冲不上来?

  当妮儿把这个问题提出口,银裳丽人摇头苦笑,缓缓说出理由。

  “因为……那时候我已经住在山上,他是为我而来。”

  简单的一句话,却让妮儿震惊,也想起来在李煜的剑仙神话中,有一名关键人物失踪良久,再也不曾在人前出现,成为人们纳闷不解、传言纷纷的疑团。

  那个关键人物,是一个女人,她的名字是……

  “我叫周嘉敏,是一个负责打理烟锁重楼、悔悟罪过的女人。”

  ※※※

  金鳌岛在艾尔铁诺的上空浮现,朝着中都快速飞行,这件事情已经透过各个情报组织,把消息传给目前风之大陆上的各个势力。

  无论是天位武者,或是一般平民百姓,在他们的眼中,宏伟飘翔于天上的金鳌岛,像是一艘永不沉没的巨船,平稳地在碧空中航行;尤其是在没有能力飞上天去的人们看来,金鳌岛简直代表神喻,无可抗拒。只是这艘伟岸东西所代表的意义,究竟是救世或灭世,没有人能说得出来。

  这是由下方往上仰望的感觉,但是在金鳌岛上的人们,却无暇享受这种俯视的乐趣,反而处于一种沉闷的气氛中。

  其实金鳌岛上没有多少人,除了简单的太古魔道技师小组,就只有朱炎、郝可莲两人,至于公瑾,自从香格里拉之战后,九成的时间都处于闭关状态,偶然一现身,也难得与属下说上几句话。

  朱炎对公瑾的支持,并不只是单纯的部属忠心,还包括了他对公瑾本人的敬佩、对公瑾理想的追随。他还记得当初公瑾与他谈起对未来的规划时,曾说过魔族侵略人间,固然不好;但白鹿洞目前对于魔族的反制策略,也不是长治久安之策,应该另外有个什么办法,为两族人谋求更好的出路。

  “我已亡故的妻子,将来或许会以魔族的身分出现,所以我对魔族并没有憎恶,希望能与你一起努力,改变现在的世界。”

  这番言语,打动了当时学艺于隆?贝多芬门下的朱炎,决定为此奉献自己的技艺与知识,也是基于这些理由,他才义无反顾地支持公瑾,但这些感觉却渐渐开始崩溃了。

  最近几次和公瑾大人会面,朱炎都感觉得到压力,有一次甚至背上冒着冷汗,因为公瑾大人身上所散发的冰冷杀气,已经强盛到连魔族都感到畏惧,不想靠近这个充满死亡气息的男人。

  以前的公瑾大人并不是这样,虽然他从不对人打开心扉,但也不至于是一个冷漠的男人,否则又如何能让西北地方的军民对他如此爱戴?和属下在一起的时候,他的表现温雅谦和,完全是个守礼君子,偶尔也会主动说说笑话,不着痕迹地表示对部属的关心,人们都非常喜欢他。

  这样的公瑾大人,什么时候开始改变了呢?

  朱炎对这个问题有些摸不着头绪,但他却肯定让这个分歧明显化的导火线,是出现在香格里拉,在那之后,好像一切都不对劲了……

  之所以让朱炎意识到这个问题,是因为公瑾昨天把他找去,要他严密监视中都方面的动向。之前由于中都是旭烈兀殿下在治理,金鳌岛的监视系统并没有对往那个方向,但公瑾大人昨日虽然没有说得很明白,却很明显地表露出对旭烈兀的不信任,所以才要加强戒备。

  这点让朱炎有所惊觉,难道连这唯一的友方也变得不可信任,己方已经变成过街老鼠、人人喊打了吗?

  不过,他现在所执行的这个工作,并不是在监视中都城,而是今天早上公瑾所传达的新命令。公瑾下令,在抵达中都之前,彻底把金鳌岛内部搜查一次,因为之前一场大战的爆炸影响,目前金鳌岛内部还有许多区域只是封闭,没有仔细处理,或许还藏着什么危险物体也不一定。

  朱炎并不觉得这个猜测是多虑,毕竟公瑾大人如今拥有斋天位修为,他的天心意识感应,或许比科技扫描更有用,而那个命令的作用,也在此刻呈现出来,搜索中的某个区块,突然亮起了闪光,显示有生命反应。

  “生命反应?立即确认生命型态!”

  朱炎的命令传达下去,而电子设备也很尽责地迅速传回答案,经过确认,那个生命反应出于某个人类。

  “公瑾大人料事如神,金鳌岛里头果然有古怪,苍巾力士出动,把目标处理掉!”

  朱炎释放出苍巾力士,预备让他们去收拾掉那不明份子,但命令才一传达下来,那个生命反应的亮点突然消失,再次出现时,已经移动了百尺左右,脱离了苍巾力士的封锁网。

  “好快的速度,到底是何方神圣?”

  朱炎看着萤幕上的闪光,对来人的速度为之咋舌,但他很快就发现到了另外一个问题。来人的速度不只是快,而且身影飘忽,连续闯过几重炮火与苍巾力士的封锁,纯以速度甩掉对手,这本领委实不简单,更重要的是,依照这个光点所前进的路线,终点处就是公瑾大人的闭关所在。

  “拦截不住了,得马上通知公瑾大人。”

  当朱炎发现有异常侵入者的时候,公瑾正在金鳌岛中心的一座僻静斗室内闭关。之前与王五决战后,他就把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这里,使用这里的太古魔道程式修练。

  将当前风之大陆上天位武者的数值,全数输入系统,由金鳌岛的人工智能分析归纳,最后再以虚拟影像输出,成为模拟战的对手。这套名为“炼狱道”的特殊程式,帮助公瑾反覆作着极度艰苦的修练,让他在最短时间之内,把与王五对战所领悟的东西整理、领悟,归并入自身的武学,并且突破强天位。

  但是,这套系统的推算范围,并不只限于武者,也能整理推测许多与人类无关的东西,让公瑾在闭关期间,得到许多白鹿洞情报体系无法获知的消息,其中就有些情报让他很在意,反覆观看系统预测的景象。

  当朱炎的通知讯息传来,公瑾正在凝视着几个浮空萤幕中的景象,深锁的眉头中看不出情绪波动,但在听到有闯入者朝这边过来后,他关上了几个萤幕,预备应付来人。

  能有这样的神速,来者应该不是普通人,那个移动速度之快,很像九曜极速,难道来的人是织田香?还是天野源五郎?如果是天野源五郎,这可能性倒是提高不少,因为自从香格里拉大战后,他就消失无踪,生死不明,自己也是因为怀疑他可能躲在金鳌岛上疗伤,才下令搜索的。

  来人的速度奇快,没过多久就甩掉所有的追击机械,来到公瑾的闭关处,隔着那只厚重的金属闸门,公瑾仍感觉得出敌人所带来的压力,那确实不是一个普通的敌人,但……

  (这感觉……难道是……)

  

网文也能严肃讨论!

《点读》第一次下半月刊,带来更多好文!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