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
段评功能优化通知
发表 {{realReplyContent.length}}/{{maxLength}}

共{{commentTotal}}条帖子

已显示全部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查看回复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已显示全部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六章 过去

风姿物语 罗森 9245 2005.02.21 22:42

    “周公瑾不足为惧,我们真正的敌人是白鹿洞。以我们现在的实力,当陆游、宿老堂、白鹿洞、艾尔铁诺四者合一的时候,我们可以说是一点机会都没有,可是,这四者之间并非没有空隙,至于怎么利用这些空隙,那就是我们要做的事。”

  公瑾在会议上提出这个主张,而之后的战术也就是以此为中心进行。他身体力行的勇猛态度,一改叛军成员之前对他的斯文印象,每场战斗,公瑾抢在小乔的前头,和胭凝一起冲入敌阵,高度默契的最佳联手,把敌军杀得人仰马翻,多数时候,小乔甚至没有出手机会。

  自从知道小乔身体的状况后,公瑾就开始接下她的工作。不管在旁人眼中这是否是种夺权行为,他只想减少小乔所受到的伤害,少使用一次三神器,少一分痛楚的微笑。

  公瑾所做的事情,也并不是只有冲锋陷阵,过去在小乔的统帅下,这支叛军几乎所向无敌,连战皆捷,可是当公瑾逐渐主导战争的策划后,这种长胜不败的情形就出现了改变。

  叛军与艾尔铁诺军队交战的时候,变得有攻有守,有时候险中求胜,用奇谋诡道来获取胜利;有时候该胜却不胜,叛军放弃唾手可得的胜利,在很诡异的情形下败走,种种眼花撩乱的战局,让人看得不知道该怎么解读。

  “少年得志,多半会难以守成,因为过早的成功让人得意忘形,没有失败的经验,一败之后反而再难爬起……这是你想要对大家说的事吗?瑜兄?”

  不太懂公瑾这样的战法究竟是为什么,某次与公瑾在晚上赏月观星时,小乔这么问着公瑾。

  “不,小乔你所说的是做人之道,而我只是在用兵。兵学,就是诈术,就像是在棋盘上下棋,你不能只看到棋子,也要看见整个棋盘。有时前进,有时退后,用你的棋子演着一幕一幕的戏,去迷惑你的敌人,让他们做出你想要他们做的事。”

  “这些……我真的不太懂,我只会闷着头往前冲,不知道该怎么领兵作战。”

  “别担心,我很能干的,你不擅长的工作就交给我,你也不需要冲锋,只要骑马待在前线,让士兵们看得到就可以了,而我……会负责把这块土地献给你。”

  公瑾微笑着说话,但斯文的笑意中,却满溢着自负的锐气。小乔不明白这份信心的源头何在,可是看着这样的公瑾,她觉得这男人不像是在打仗,反而像是在风之大陆的地图上下着棋。

  ……但公瑾所下的每一步,都堪称是恶魔的得意杰作。

  没有多久,一些流言就流窜传开,那些让人闻之不快的传闻,直指白鹿洞,说这古老门派一直在暗中进行阴谋,操纵着风之大陆上的几场悲惨战争,其中也包括资助现在的鬼夷叛军。

  种种传言,本来应该止于智者,但是当这些传言因为一些证据而大幅增添真实性,某些有心份子又利用情报管道广为传播后,传闻就如同野火燎原,一发不可收拾,因为不管艾尔铁诺的百姓再怎么将白鹿洞奉为神明,他们仍是对“丑闻”、“真相”这些字眼抱持好奇心。

  要挑拨白鹿洞对艾尔铁诺的信任,并不容易,但颠倒过来就是另一种状况,当各种被揭露的真相如燎原之火般延烧,许多正与叛军作战,被叛军行动弄得一头雾水的艾尔铁诺军官,就群情激愤,向长期以来推在他们背后的那只手发出怒吼。

  被操纵的对象开始反弹,以白鹿洞盘根错节的深厚实力,要从军、政两方面肃清这些反弹,本来不是什么难事,但宿老堂此刻却自顾不暇,忙于本身的激烈内斗,无力处理外部纷争。

  越大、越古老的组织,越是有着复杂的派系斗争,白鹿洞尤其是如此。不只宿老堂、陆游分别成为权力游戏的两大山头,三大宿老本身也有斗争纠葛,尽管彼此都是千年同修,可是谁看谁都不顺眼,再加上各自门下弟子的势力消长,早在公瑾入白鹿洞门墙之前,他们就已经明争暗斗了数百年。

  艾尔铁诺的高阶军官八成以上都出身白鹿洞,其中不少都与三大宿老的门下势力相关。公瑾很清楚这一点,不仅知道哪个人是哪个派系,更知道他心里的真正主人是谁,而利用这些矛盾,他让叛军做着种种不同的攻击,制造假象,故意放弃一些胜利、故意让某些部队在友军全灭的时候能够完好撤退。

  不一样的结果与待遇,让人们很自然地起了疑心,再配上种种传言入耳,人们开始怀疑是否有同伴与叛军勾结。猜忌、怀疑、谎言、愤怒,在艾尔铁诺与白鹿洞之间频繁冒出,当这两大团体因此生出嫌隙时,他们内部又有更细、更密的问题发生。

  三名宿老确实都有着年长者的智慧,看得出是有人在散布谣言,但就算知道这些也没用,他们已经猜忌彼此数百年,那些谣言的一字一句,其实只是把他们心里的话诉诸言语,挑起他们的愤恨与不平,明知道这是敌人的计策,却渐渐被心里的黑暗***所吸引。

  “其实要挑拨三大宿老并不难。他们的***更在理智之上,只要让他们相信,可以在扫除对手的时候,连带把我们也轻易干掉,他们就会照我们的期望来做事。”

  “哦,公瑾,我的朋友,你真是一头人面兽心的狡猾东西,如果有一天我要与你为敌,我一定宁愿去吃大便。”

  “……谢谢夸奖。”

  两个月一转眼就过去,透过这两个月内的战斗,叛军成员明显感觉到,艾尔铁诺的正规军仍是很强,但是士兵的斗志与战意却远远不如之前,部队之间的配合也更形疏离,更是有隙可趁。

  “别抢着攻击,别理那些机会,我们还需要再等待。”

  公瑾让士兵们耐心等待,而他们所等待的东西,在下个月初爆发。三宿老的相互猜忌与斗争,从白鹿洞延烧到艾尔铁诺的最前线,形诸表面,在某一次言语冲突摩擦走火后,艾尔铁诺的前线军队爆发内战,并且在短短十五天之内,把这冲突蔓延到全国。

  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我们的军队自己打起来了?”

  所有艾尔铁诺的士兵,都有着同样的困惑,而叛军中的士兵,困惑一点也不少于他们,惊奇不解地看着艾尔铁诺陷入一片烽火干戈,各地统军将帅随着本身的立场、***而出兵攻击,明明知道叛军大敌在旁虎视眈眈,但他们仍旧放不下手中的刀剑,执意要与挂着同样旗帜的敌人分个你死我活。

  “这些人类……真是不知所谓。”

  叛军中的兽人与鬼夷人,多数都有这样的感觉,想不到预期中的艰苦战斗,居然急转直下,变成这个样子。如果所有敌人都内乱起来,这场战争看来不会持续太久,或许再过一年半载,叛军就可以攻上中都,真正扬眉吐气了。

  比原先预期更早五年完成理想,叛军上下都为此而欢欣鼓舞,群情亢奋,而每个人都不会忘记,会出现这种大好局面究竟是谁的功劳,从艾尔铁诺军爆发激烈内战的那天起,每个人看公瑾的眼光都不同了。

  “单单凭我们的力量,要击溃艾尔铁诺,需耗穷年累月之功,但是时间拉得太长,我们这边的风险会大大提升,目前我们的粮草设备俱是由白家所资助,但白军皇为人并不可信,如果消息曝光,白字世家要付上提早与白鹿洞敌对的代价,他肯定会立刻舍弃我们。”

  公瑾道:“所以,我使用现在的做法,只有激烈内乱才能在短时间内覆亡一个大国。当人们因为***而狂舞,他们就不能合作,不能控制自己去做一些正确的事,甚至为了打倒新的敌人,他们会试图拉起往日敌人的手。”

  一堆书信平摊在公瑾的桌上,这些都是近几日陆续收到的东西,来自混战中的各个艾尔铁诺军团之长,内容全是向鬼夷叛军表示友好,希望双方能够合作,联手问鼎天下。

  “可供选择的有这么多,这些人的忠诚心并不可信,假使真的与他们联手,在扫平所有敌人的庆功宴上,他们一定会偷捅一匕首过来,不过,我们也只要在那之前先下手就可以了,并没有什么好畏惧的。”

  公瑾淡淡说话,面上一派淡然,全然看不出刚刚结束长途跋涉的疲倦,几天前他和小乔赶到艾尔铁诺边境,与青楼联盟的密使洽谈。白鹿洞切断公瑾一切资讯后,为了获得最新的情报,他决定和自由都市的神秘组织联手,由白字世家帮忙牵线,双方秘密会谈,约好以后购买情报的管道。

  “大军未发,粮粖先行,可是战争中有比粮草更重要的东西,那就是情报,青楼联盟要价虽然是狮子大开口,但他们的情报素质很高,又快又准,这是我之所以愿意与他们合作的理由。”

  “公瑾,你实在是很了不起啊……可是你做了那么多事,有没有察觉到你身边的事啊?”

  胭凝的语气中带着一丝阴霾,似乎是在警告些什么,察觉到这点不寻常的公瑾立刻从书信堆中抬起头来。

  “怎么了?胭凝,你看到什么不对吗?”

  “公瑾,你冲得太急了,这只怕不是小乔的本意吧?你有没有留意到最近士兵们看你的眼神?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你不可能不知道吧?士兵们在怕你,公瑾,他们很怕你。你这段时间所用的战术,全都是黑暗手段,挑拨离间、流言、暗杀,这些东西不只你的敌人畏惧,就连在你身边看你做事的人也会怕,怕你有一天会把这种手段用在他们身上。士兵们不是草莽汉子,就是吃过人类诡计苦头的鬼夷人,你那些谋略刚好是最能激起他们反感的做法。”

  胭凝道:“这样的战术,成效很快,可是后遗症也最大,我不知道你在急什么,以你的智慧不可能不知道,当武将招致人们的畏惧,后果就是狡兔死、走狗烹,你该不会告诉我你想这样吧?”

  这么苦口婆心地劝说,实在是很不合胭凝的个性,但她确实注意到了这点危机。最近在军营里到处晃荡,听士兵们的谈话、与军官们聊天,胭凝很清楚地感觉到,一股针对周瑜的畏惧情绪,正迅速地在全军中蔓延,人们虽然敬佩他的智略,但却是敬而远之,言谈中很有一种忌惮与排斥的感觉。

  况且,公瑾最近为了行事方便,很多事情都不经小乔同意,迳自下令执行,看在旁人眼里,自然就觉得他喧宾夺主,不把盟主放在眼里,这在一个军事组织里绝对是大忌,胭凝觉得公瑾不可能没想到这一点,然而,尽管友人的智略在己之上,自己却常常搞不清楚他到底在想什么。

  “胭凝……这个方法确实不好,但是,你觉得我们还有时间吗?”

  公瑾并不想交代自己做事的理由,然而,现在已经没剩下什么时间,在该发生的事情发生之前,必须要有一个真正了解自己为何这么做的人。

  小乔身体的问题,不可以给胭凝知道。所以公瑾告诉胭凝的,是一个同样不能让小乔知道的理由。

  “我们现在所做的事情,慢慢把宿老堂和师父逼上了一个极限,当他们忍无可忍,就会主动对我们做出反击,而他们的第一个反击……就是对外宣布我的身分。”

  公瑾苦笑着说话,听到这句话的胭凝,稍稍呆了一下,顿时明白公瑾在担心什么,而看着友人忧虑的眼神,胭凝更晓得自己的猜测没错,事情的严重性恐怕更在想像之上。

  “哦……可是,那又怎么样呢?不过就是说你以前是白鹿洞弟子嘛,有什么大不了的?我不也当过白鹿洞弟子吗?还是陆游老头的徒弟呢!这有什么关系?”

  胭凝站了起来,动作有点夸张地大笑说话,尽力表现出一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模样,试图藉此挥去友人的忧虑,也稍解自己的不安。可是,公瑾的眼神,却像是看穿了她想隐藏的东西,一种越来越沉重的感觉,让她渐渐难以维持习以为常的笑意满面,自从母亲亡故后就不曾浮现的悲伤,开始慢慢地啃噬着胭凝的心。

  “真的没有关系啊!只要你像我一样,公开坦承自己的身分,宣告你从今日起叛离白鹿洞,成为这联军的一份子,他们……他们一定会像接受我那样接受你的,这根本就是小事一件,你不需要担心啊……”

  当公瑾苦笑着摇摇头,胭凝觉得自己的心笔直沉下去,声音由颤抖而渐趋哽咽。

  公瑾和自己不一样,在成为叛军的一份子之前,他已经积下了太多的血债,杀了太多鬼夷人与兽人,尤其是景阳岗一战,他不仅斩杀前任族主,还把所有鬼夷俘虏全数屠杀,一个不留,这让他成为全天下鬼夷人的公敌,自己在叛军中有这么高的地位,正与当初“重伤”周公瑾一事有关。

  所以,即使公瑾现在公开身分,表示悔悟,叛军也不可能接受他,无数怒拥而上的复仇者,会要求他为过往的杀戮血债血偿,瞬间就把他撕成碎片,连小乔都无法阻止。

  “你不用担心有人敢动你,我可以替你先把他们都干掉,不管是一千个、一万个,我不会让你有事的,你……还有小乔,我都会努力保护到,绝不会让你们受到伤害……”

  “胭凝,没用的,他们接受你的主要理由,是因为你的血统,因为你是他们自己人,所以他们才能够无视过往。而那正是我最厌恶的东西,我恨鬼夷人,小乔的理想并不能打动我什么,就算是要死,我也不想与鬼夷人有什么友好关系。”

  公瑾低声道:“所以,胭凝你能帮我做的事情就只有一个,如果你把我和小乔看得很重要,那么我走后请帮我守护小乔。等我把这里的事情做完,白鹿洞公开我身分的时候,我会离开这里,这段时间所有战术造成的负面影响,责任由我承担。讨厌鬼只要一个就很够了,你们可以在黑暗之后的光明世界建立理想国度,至于到时候军中必然会出现的复仇声浪……嗯,请做你们该做的事。”

  “公瑾!”

  公瑾摇手止住胭凝的话,请求道:“做你们该做的事,好吗?你可以对外解释,在白鹿洞时候你从没见过我的真面目,因为我是一个不喜欢被女人看见脸的变态人妖,整天戴着面具,所以你在叛军中认不出我来,而你重伤我的那件事,就当作是你中了我的诡计,人们都喜欢你,不会在意这种问题的。”

  “可是我在意!”

  不复平时的洒脱与典雅,胭凝说话已经带着明显的哭音,正因为对这个男人过于了解,她知道当他离开叛军之后,骄傲的他绝不会找地方躲起来,为了仍在叛军中的自己与小乔,他会持续设法对抗白鹿洞,甚至很有可能利用他对白鹿洞的了解,刺杀陆游……这实在是一条生存机率极低的必死之路。

  “公瑾,我们不是好搭档吗?过去几百年,我们的默契那么好,联手从来没有失败过,现在你这样丢下我一个,算、算什么嘛?你人其实不错,长得又很帅,没有理由离开这里的,要走也该是我离开,我……”

  察觉到自己开始语无伦次,胭凝颓然坐倒地上,无助地用手掩着脸,任自己的泪水开始横流。

  拦阻不住,这个男人眼看就要离开了,这一走,很可能便是永别,自己会永远失去这个朋友、这段友情。为何自己的生命中总是留不下任何东西?所有美好的、想珍惜的东西,都在接近的时候破灭消失,难道自己真的是一个不祥之女?

  “胭凝,不要想太多,也别妄自菲薄。其实你是一个很棒的女人,人长得漂亮,身材好又性感,脑袋很聪明,做事又很有趣,特别是那头长发,飘来飘去的样子,每次都让人很想要摸一把……虽然你脾气实在有够怪,又是个接吻女色魔,不过我没见过比你更好的女人了,以前我就常常想,下辈子如果有机会,我应该要向你求婚才对的。”

  公瑾是个很会使用语言的人,他最后那一句话,充满震撼力,让本来垂首黯然的胭凝一下子抬起头来,一双漂亮的水灿凤目中,挂满惊愕之情;娇艳的红唇半张,似怒似惊地看着眼前的男人。

  “……不过,这辈子,你值得一个更好的男人。”

  在这秘密会谈的隔日,事情并没有什么改变,曾经谈过一些秘密的两个人,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,继续作着自己的事。

  公瑾和胭凝是很好的搭档,过去长时间的联手,只要两个人一起行动,他们就从不曾失手,无论是什么样的困难工作,或明或暗,他们都能妥善完成。然而,这并不代表他们不曾想过失败。

  早在两人合作的那一天,他们就有过共识,当从事黑暗工作遇到危险,不可挽救时,其中一方必须对另一方视若无睹,决不连累同伴。这个共识曾多次救他们避免全灭危机,而现在,公瑾也是这么要求胭凝,对不能挽救的事情放手。

  至于公瑾所等待的东西,就在两人谈话后的第三天发生。更激烈的内战爆发,但这次不是发生在最前线,而是发生在白鹿洞,三名宿老在情势的快速演变下,无法再保持深沉与冷静,正式翻脸动手。

  以过去宿老为主的弟子群,攻击了未来宿老的一派,烧毁房舍,杀伤了许多弟子,而未来与现在两名宿老联手起来,要求过去宿老为此付出代价,过去七百年间奇异的平衡状态被打破,三方各自召集弟子,进行惨烈的战斗,前后历时三天半,过去宿老的弟子群被消灭殆尽,他本人则在少数弟子的舍命掩护下,逃离了白鹿洞。

  内乱在白鹿洞的传承历史上,并不是第一次发生,但是闹到这种藏不住消息的程度,却是前所未见的严重,当这情报传至外界,人们才知道这把战乱之火已经到了一个不能被压抑的程度。

  “情形对我军有利,根据青楼联盟昨晚传来的紧急情报,过去宿老预备来收编这一带的军权,先消灭我们,再回去反攻白鹿洞,而这也正是我们的机会。”

  公瑾道:“后天他会经过地图上的这个山谷,我们就在这里伏击他,让不幸的过去……成为过去!”

  早就在绞紧神经等待机会,公瑾绝不放过各个击破的良机,迅速调兵遣将,预备做出伏击。

  有人提出质疑,如果之前的离间计能够成功,让过去宿老掌兵后反攻白鹿洞,斗个两败俱伤,这样不是比较好吗?对于这话,公瑾很不客气地斥责回去。

  在派系斗争中失败的过去宿老,现在急需要一个重建威信的象征,如果他不迅速重立威信,哪有人会愿意继续跟着失败者走?而在三大宿老中,过去宿老恰好是武功最高、最厌恶鬼夷族的人,所以在情在理,都必须要趁他尚未与大批军队会合之前,将他解决。

  这个判断没有人反对,众将官服从公瑾的领导,一一离去进行任务,只剩下心中不安的胭凝,与公瑾谈话。

  “过去宿老他……”

  “我明白,这一战来得有点早,而且对手很不恰当,我本来以为会是未来宿老被逐出,过去宿老实在不是个好对手。”

  公瑾向来自负武功了得,但却从不自认无敌,深知世上还有些高手武功胜过自己。除了那些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天位武者,三大宿老就是地界中最棘手的敌人,而过去宿老恰好又是三宿老中最强的一个。

  “战斗进行的时候,我们两个人负责杀掉过去,小乔率领其他高手肃清他的弟子,并且防止白鹿洞方面出现什么援军,干扰此战。”

  “让小乔带喽啰去打喽啰?你会不会太浪费了?如果小乔与我们联手,三大神器的威力会让胜算提高很多。”

  “不,单凭我一个人,是没有把握战胜过去,但是和胭凝你联手,我们的胜算已在五五波上下,不必让小乔参战。”

  用眼神拒绝了让小乔参战的提案,公瑾冷笑道:“如果是要玩阴谋诡计,三大宿老比我们这些年轻人强,但如果是要比战场上的毒辣阴险,我实在不觉得我们会输给他们。”

  胭凝并不反对这个提案,而她与公瑾的配合,也就在隔日进行。当埋伏在两侧山谷的众人,看着那一行垂头丧气的队伍慢慢走近,几乎要从肚里笑出来,只有公瑾与胭凝知道事情并不容易。

  战斗很快爆发,众人远射程的强弩武器,化作满天箭雨,落在敌人的头上,造成不少死伤。以过去宿老的武功,本可察觉到山谷内的杀气与埋伏,但公瑾与胭凝的计算准确,在他察觉到不对,还来不及有所动作之前,他们两人已经闪电冲出,先行一步攻击过去宿老。

  这场战斗的胜负,不是取决于喽啰剩下的多寡,所以过去宿老回应了两名陆游弟子的挑衅,三人且战且走,迅速离开主战场,到不会波及旁人的地方死战。

  过去宿老的武功之强,更在想像之上。一千多年的内力修为,精通白鹿洞三十六绝技的九成,这名锦袍老人的厉害,让公瑾几乎相信对方已经突破地界,胭凝的五岳神雷与他硬碰,本应无坚不摧的掌力,完全发挥不出效果,被他同样一式五岳神雷反震,腕骨险些当场断裂。

  不过,交手数回合后,公瑾和胭凝渐渐察觉到一些古怪,最后得到了结论,那就是在之前白鹿洞的激烈内战中,这名老者已经受伤,如今实力已有减退,并且不耐久战。

  察觉到这一点,公瑾和胭凝发挥着无声的默契,一人以快捷身法游斗,一人则是强行承受过去宿老的无俦掌劲,尽可能让他多耗力气。

  双方都心有所忌,不愿意战斗拖得太久,当胭凝还有几分迟疑,忌惮着抢攻的危险性,公瑾却已经扑冲上去,不避不闪,纯以自己的护身真气硬挨了一记“两仪翻天震”,左侧肋骨立刻断裂,伤及内脏的结果,大口鲜血狂喷了出去。

  过去宿老狂妄地大笑,既然公瑾全力运护身劲保命,这一口血与随后的一击,又还能有多少力道?

  这个狂妄的念头,在鲜血喷洒在面上,剧烈灼痛感焚烧面门时,让过去宿老明白自己错得有多厉害,他作梦都想不到,这个陆游的得意弟子,居然比被称为“魔狼”的陶贱更狠更凶,竟在动手的时候自行服毒,一口血喷出,来自大雪山的奇毒让他面门瞬间烧了起来。

  跟着的那一击也不寻常,拳头上是没剩下多少力量,可是当拳头逼近面门,一指陡然弹出,拇指上不知何时戴上的锋锐暗器,配合三十六绝技之一的金刚指雷,一下子刺进过去宿老的眼窝,插瞎了他的左眼。

  被夺目之痛激发潜力,过去宿老狂吼着还击,一掌几乎打塌了公瑾的胸膛,让他像是断线风筝般远远地滚飞出去,可是就在他进一步追击前,后头风声响起,过去宿老急忙回身,一掌全力轰出。

  瞎眼的流血,影响了他的视线,当他看见砸下来的东西,是一块成人高的巨厚大石时,已经晚了一步,掌力虽然将大石击得四分五裂,但却被胭凝欺近到背后,趁着他真气衰弱的瞬间,五岳神雷粉碎了他的背脊。

  狂吼出声,过去宿老鼓尽残余力道的一腿,让胭凝小腹重创,跌飞出去,可是公瑾却没有放过机会,重伤的他无视痛楚、无视胭凝的危险,在过去宿老踢腿的同时,也将匕首送入了他的小腹,横切斩破内脏,让这头猛狮般的强横老人嚎叫着,重重倒了下去。

  “……你、你们两个……好卑鄙……用这等手段……”

  “谬赞了,宿老大人似乎不曾想过,过去三位在我们武功未成时,派我们去做一些必死的任务,我们两名小辈是如何存活下来的?人从磨练中学到东西,今日我们十分庆幸有机会活用那些知识,多谢三位宿老的苦心栽培了。”

  记取敌人临死反扑的教训,胭凝并没有走得太近,远远地鼓劲甩出一块大石,不啻重杵巨柱的一击,打碎了敌人的脑袋,把这数百年来压迫自己的可恶家伙做个了结。

  心头仿佛放下一块大石,胭凝这时才想到公瑾,也才发现他已经倒地昏迷不醒,身旁全是鲜血。

  当晚,为了急救,小乔在公瑾房里忙了一整夜;对医术并不熟悉的胭凝识趣地离开,也不管他们两人到底在房里做了些什么。

  隔天早上,当白鹿洞把周公瑾元帅潜入敌阵破坏,化名周瑜的消息,故作不经意地传出,得知此事的一众叛军将领协同胭凝,一起破门而入,屋内只剩下一张染满鲜血的床,还有一扇开了整夜的摇晃窗户。

  ……人,已经不见。

  

举报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
段评功能已上线,
在此处设置开关
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