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
段评功能优化通知
发表 {{realReplyContent.length}}/{{maxLength}}

共{{commentTotal}}条帖子

已显示全部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查看回复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已显示全部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六章 奇谋突起

风姿物语 罗森 8281 2003.04.21 13:22

    

  “好个屁!不好,当然不行!”

  对兰斯洛的提案,反应最激烈的,就是目前精打细算、为众人财政操心的源五郎。

  “现在我们手头上没有多余的闲钱,没有要老大你省吃俭用就不错了,像这种额外的开销,能免则免,再说,开这种大宴会所费不菲,这种预算里也抽不出这种大钱。”

  源五郎花了不少力气,去和宫廷派的诸多大老混熟,靠着他那张骗死人不偿命的俊脸,赢得对方好感,他们才肯多拨一些经费下来。不然,原本的预算只够支付基本生活费,根本承受不起额外开支。

  “这样吧!就当作是办庆祝会如何?人家搬到新的屋子都会开庆祝酒会,我办个酒会,来庆祝象牙白塔换新主人,这该不过份吧!”

  “非。常。过。份!老大你也不想需心,别人都是办一国之君的登基大典,只有我们,进象牙白塔这么久了,还只是王宫之主,既无势力,也无寸土,这样子办庆祝会只有给人耻笑。再说,手边的钱也都各有用途,你想要办,也得要变得出钱才行啊!”

  一肩担起为众人张罗经费的重担,源五郎发言地位大增。为了让兰斯洛死心,他列出目前的预算明细表,让兰斯洛看。

  兰斯洛打算砍掉其中的几项来筹措经费,但立即被源五郎以无法反驳的理由所否决。

  “这几笔钱都是必须的花费,随便更动会对我们很不利,如果真的要删减,那就先删掉老大你的饭钱,或是小草小姐的那一份,横竖幽灵不用吃饭,删起来理所当然。”

  最后,是在旁默不作声的小草开了口。她轻拍丈夫的肩头,笑道:“不能另外开经费,那大可两件事合作一件办啊!三天后的十二月二号,象牙白塔有一场大会,老公你可以把朋友找来,大家好好喝酒闹一场吧!”

  兰斯洛翻阅预算簿,果然看到了这一笔支出,那是距女王逝世满一个月,所有祭祀大典结束的告别式,宫廷大老们拨了一笔大数目,希望表达对莉雅女王的哀思,而若将这笔钱移来做庆祝会经费,那倒是绰绰有余。

  “老婆,我真是对不起你。你尸骨未寒,我就要在你的丧礼上开庆祝大会,想想实在是不好意思。”

  “没关系的,死者本人也同意嘛!丧礼不一定要庄严隆重,老公你就多找些人来,放烟花、唱大戏、演杂耍,好好地热闹一下吧!”

  “喂!”打断两人情深对望的,是一脸木然的源五郎,“你们的对话可不可以稍微像正常人一点啊!”

  正如源五郎所料,听说要在女王的最终丧礼上大开庆祝会,以白德昭为首的宫廷大老在一阵惊愣后,全都气白了脸,极力反对。

  不过兰斯洛才不管他们的感受,钱既然到手,就与有雪欢天喜地地去筹备酒会了。

  对兰斯洛来说,让一众平民百姓进入象牙白塔,热热闹闹喝上一场,这个行动好像有一些特殊意义,只是他一时还掌握不到。

  然而,在准备过程中,他却有了一个疑惑,当他把这个疑惑对妻子提及,小草登时大为惊异。

  “你是说,老大他怀疑,会有其他势力趁着这丧礼的最高潮,有所动作?”聆听完小草的转述,源五郎沉吟不已。

  “不是没有可能,雷因斯内战方酣,如果外国势力毫无动作,这样反而不合理,但到目前为止,各方势力保持沉默,我想,他们也差不多该有点动作了。”

  主要的敌对势力来自艾尔铁诺,但却可细分为数股。最具直接影响力的,当然是与雷因斯相邻的花字世家、石家与麦第奇家,但都因为当家主行踪不明,没有任河的动作。

  但在七大宗门之外,小草与源五郎绝不敢轻视白鹿洞的存在,更不会忘记眼下那名代表白鹿洞的男子。

  “老大的想法没有错,青楼联盟刚刚稍了讯息给我,我想不久后魔导公会的情报网也会传来同样的消息。”源五郎道:“艾尔铁诺第二军团长,周公瑾元帅,已经进入雷因斯,朝稷下而来,用的名义是以白鹿洞使者身份,向女王致哀,相信也就在今明两天,会接到他希望观礼的请求。”

  “该来的终于也是来了。”小草道:“问题是到来的目的何在?掂掂敌手斤两吗?这位元帅大人似乎不是这么浪漫的一个人啊!”

  “不仅是他,所有在丧礼上另有意图的人,相信都不脱两个目的:刺探与刺杀。”源五郎道:“雅各宣言等若是宣战公告,属于激进派的敌人,自然会想要趁老大尚未稳定大局之前,先将他杀了了事;至于脑子清醒一点的,该是打算利用这次机会,摸清老大的底,看看他身边有多少人才与资源,作为日后敌对的基础。”

  “依你所见,周大元帅会是前者?还是后者呢?”

  “后者。但要小心,他并非没有将前者付诸实现的能力。”源五郎道:“周公瑾代表的并非只是第二集团军。九州大战后,听说陆游开发了不少钳制天位战的技术,如若白鹿洞的资源尽数为他所掌,那他极有可能握有我们所不清楚的利器。除此之外,还有一样东西,也可能是他们的目标……”

  源五郎说着,目光移向小草,相同的四字,同时出现在两人口中。

  “女王灵柩。”

  莉雅女王的逝去,无疑是这整件事的重要关键,以周公瑾的精明,必然会想对女王的生死之谜做个查证。既然在丧礼上,女王灵柩必然会出现,那么就是实际查证的最好机会。

  既然彼此也有了这个共识,那么就要在这上头做出预备了。

  这时,自学宫归来的妮儿,臭着脸,带来一个极坏的消息。

  传递消息来的,是青楼联盟的密使,本来似这等机密大事,应该是以特殊的方法密封,非亲函告知源五郎不可的。但是,大概是青楼联盟对源五郎的、心态补捉得太好,密使直接将消息告知要回宫的妮儿,请她代为传讯。

  “花家那群胆小鬼好像有动作了,青楼联盟的最新情报,他们开始整顿军备,打算东出北门天开,配合叛军,一举压制王都。”

  源五郎与小草相互对望,均在对方目中看到扼腕与叹息。

  白天行居然短视近利到这种地步!须知请神容易送神难,花家军队大举出关,就算两军合力能歼灭敌人,花家势力也不可能就此退去,到时候,白天行纵登帝位,起码也得割个五省作为谢礼。

  这样的后果,白天行不该没有想到,但他仍然邀花家参与合攻,唯一的解释,就是想称王想疯了,只要能尽早消减掉那几个天位敌人,怎么样都无所谓了。

  小草略为思索,也想到了另外的可能性。或许白天行是别无选择,花家一败再败之下,如今形势已是风雨飘摇,子弟离、心,稍有什么重大变动,一个叱吒已久的大世家,说不定就此散去。

  唯一的办法,只有趁着雷因斯内乱之际,出兵入境,好占些便宜,白天行便是想要阻止,也没有办法,索性直接与他们议定利益,省得内战越打越乱,到最后整个雷因斯也被花家吞掉。

  但这件事确实不容小龃,因为对兰斯洛而言,目前仅能守住稷下城,连出兵城外的力量都没有,一日一花家大军压境,情形就只会更加恶劣。

  应变的方案不是没有,小草与源五郎脑里都出琨了几条计策,只是在实行之前,需要经过最高决策者的同意。

  找到兰斯洛时,他正赤着上身,手里拎着酒瓶,指挥有雪与宫内仆役,做宴会的准备,见到妻子与义弟行来,他眨眨眼,笑问道:“花家预备出兵了吗?”

  这个问句让两名智囊大吃一惊,以兰斯洛在兵学上的资质与反应,他是没可能计算到此事的,青楼联盟的密使也不会向他通风报信,那么,他是怎么知道这应属一级机密的情报呢?

  “满难解释的,总之,我觉得那位饭桶兄也差不多该有动作了。”

  确实不太好解释,但日思那日擂台上的交手,自己隐约可以感觉到,花天邪的战斗动机并不单纯,除了要夺取胜利之外,似乎也有着为争取所爱而战的意味。

  这是兰斯洛在独自检讨那日战斗时,意外所得的结论,但虽然有这样的感觉,毕竟不好当面向妻子查证,只不过,若自己的感觉是真,以花天邪狂躁的个性,断不可能坐视一个夺走自己所爱的敌人,在雷因斯逍遥自在,那么,花家会有动作也就不是大意外的事了。

  这方面的考量,是小草与源五郎所没着眼的,而凭着这个结论,兰斯洛就很得意地,欣赏到妻子与义弟难得的惊诧表情。

  但更令两人惊奇的还在后头。

  针对不久后花家的入侵,源五郎提出了这样的看法:虽然不人道,但索性别去管它,花家子弟在其领地内便已横行霸道,进入雷因斯,岂有不大肆掠夺的道理?

  如此作为,民怨必起,将这份责任连带归咎到与之共谋的白天行身上,届时,兰斯洛一方就能以讨伐国贼的大义名分,俨然成为护国英雄,得到雷因斯人的全面支持了。

  “当然,事情未必有那么顺利,可是我们也可以推波助澜,栽赃此丑事到花家头上,只要各方传媒配合得当,那就可以有预期的效果。”源五郎的意思很明白,必要的时候,烧杀抢劫可以由兰斯洛这边来干,横竖帐是记在花天邪头上,人民怨憎的方向也只是朝着那边。

  聆听这项提案,小草并没有说些什么。同为幕僚,自己与源五郎的身份就应对等,甚至该更加自持,不能利用自己是兰斯洛妻子的亲昵关系,横加置词,惹人不服。

  再者,这项提案有很高的实用性。花家的出兵,与其说兰斯洛不想干涉,倒不如说是无力干涉。如果照源五郎的提案,顺水推舟,那么雷因斯人民在别无选择下,只好投向兰斯洛一方,这时,原本凶恶的暴力,就反变成足以护卫家国的武力,百姓也会重新理解到,一个强而有力的君主,所能给予国家的强力庇护。

  怎样也好,决定权仍在兰斯洛身上,除非他开口征询意见,否则小草不打算在此时发表任何看法。

  “否决。”听完源五郎的提案,兰斯洛的回答倒是简洁有力,“雷因斯是我的领土、我的地盘,怎么可以让那些姓花的蛮子蹂躏?身为王者,我当然要保卫我的国家。”

  这番话真是令人肃然起敬,若是记载于史册,必是不朽名言。不过,真正的理由却在半截话。

  “掠夺人民辛劳的果实,是王者的权力,要是现在就被花家给抢光了,本大爷上台以后哪还有东西可以搜刮?这个提案大也差劲,为了我们日后的享受,现在拼死也要阻止花家入境。”

  “老大你不要讲得那么轻松。”源五郎皱眉道:“就算调动雷因斯的地方防卫队,也没有足够力量阻止花家,更何况我们现在半个兵都没有,你要用哪支军队去阻挡花家?”

  兰斯洛举起手里的玻璃酒瓶,连饮几口,这才丢下他的答案,“军队?这种东西我们不是有吗?把驻守在恶魔岛上的五色旗调来,和花家军队一战,应该是很有看头吧!”

  虽然听清楚了他的话,但两名幕僚一时间都有点不太理解这段话意,好半晌过后,震惊才在他们面上出现。

  “哪可能啊?这种作法根本就是异想天开。”源五郎反对道:“老大你知不知道,如果五色旗撤离西西科嘉岛会有什么后果?或者……你知不知道五色旗是什么?这种事是开不起玩笑的……”

  孤悬于雷因斯北方海域百里处,被称为“恶魔岛”的西西科嘉岛,存有通往魔界的巨大次元入口,亦是如今魔族来到人间界的唯一自然管道。而驻守于岛上,拥有“魔法炮兵团”的五色旗,远自三千年前便名扬风之大陆,是雷因斯独一无二的劲旅强兵。

  虽然自九州大战后,少有魔族强人现世,但是仍有众多魔族妖邪试图由岛上进入大陆,要不是五色旗始终防守于斯,组成捍卫铁壁,现在不晓得会有多少魔族在大陆上烧杀破坏,为祸人间?而兰斯洛这雷因斯新主的第一道军令,竟然就是撤回五色旗?

  “我确实不知道五色旗是什么东西,但既然我们用得到,而它又是我们唯一能调动的东西,那就狠狠给他用下去吧!”兰斯洛道:“当初五色旗的宣誓是不参与内战,可是现在这不是内战,能有机会让他们保家卫国,他们应该很高兴吧!”

  “话不是这样讲,他们的任务是…”

  “他们的任务就是防止敌人入侵我国,现在不过是移防驻地,由北换到西,这没什么不妥啊!”

  “没有才怪!五色旗离开西西科嘉岛,境界人口没军队压制,要是魔族察觉了这点,大举入侵的话,整个风之大陆都会完蛋的!”

  “哦!那就让它完蛋吧!我和我老妹的武功都不错,我老婆又已经变鬼,就算风之大陆完蛋,我们也能开开、心、心地生存下去。会为这种事情担心的,我们里头大概只有你一个。”

  “老大,就算你自私自利好了,也该多想一想。”源五郎的声音几乎是哀求了,“如果魔族从恶魔岛入侵,最先完蛋的不是艾尔铁诺与武炼,而是你的雷因斯啊!你什么王也当不成了,这样子都无所谓吗?”

  “不,不,你该换个角度想。”兰斯洛摇头道:“魔族如果入侵,就会民不聊生,为了抵抗魔族的侵略,我们就有理由征收军费,充实国库,也就有办法招募军队,老百姓也会明白到,需要一个强而有力的君主来保护他们,这样的话,我们就会变成救国英雄……咦?这段话你刚才是不是说过?”

  “……你什么时候学会旭烈兀那一套了?”

  “不要皱着一张脸,你想想看,现在滨海的那几省,全都是白天行的势力范围,魔族若是入侵,他首当其冲。假如魔族真有传说中那样强横,三个月之内要干掉白天行那边的所有人,应该不成问题。这样一来,我们只要舒舒服服地在王都开宴会,内战就自动结束,而我也可以名正言顺地当雷因斯王了,这么优秀的战术,你以为如何?”

  以为如何?他根本半句话都说不出来,虽然早晓得当这人的幕僚是条不归路,但报应也来得太快了吧……

  心中悲叹不已,源五郎仍试着做最后努力。

  “老大,做事情不可以这样思前不顾后,恶魔岛的次元人口一失守,牵涉到的不只是单单雷因斯,整个风之大陆都会被牵连,你难道想变成全人类的大罪人吗?”

  “连今天晚饭在哪里都没着落的人,谁管他未来会是什么德行?”挥挥手,兰斯洛哂道:“既然这是全人类共同的责任,那就叫曹寿老小子派兵去驻守恶魔岛吧!只让我们担负起责任,不是太不公平了吗?救世主的工作我不愿干,既是全人类的事就该让全人类负责,而假如大家都只懂得相互推托,那就让风之大陆的人类他妈的一起灭亡吧!”

  笑着说出这些话,虽然身上有酒气,但在阳光下,兰斯洛的笑意出奇地冷静。

  源五郎忽然明白,义兄并不是一时胡闹,突发奇想的恶搞,这十多天来他没什么动作,恐怕是早就在、心里想到这应变措施了。

  不是威严,也不是信服,怛兰斯洛身上确实有一种莫名气势,渐渐压倒源五郎,让能言善道的他,感到难以继续。

  虽然讲不出明确的答案,但老大好像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?

  唔,这十几天里他到底在做什么?怎么会有这样子的变化?

  饶是以源五郎的沉稳多智,也全然无法想像,若西西科嘉岛从此撤守,那会演变成什么样的局面?

  “老大,你真是魔族中的魔族啊……”这样的感叹才出口,却看到小草已低着头,在手上资料簿疾笔旧书。

  “你在做什么?还不赶快劝劝你老公。”

  “草拟调动五色旗的军令。如果今天以最快传讯送到西西科嘉岛,最晚后天就可以撤守开拔,应该能比花家军队早一步抵达西边国境。”

  小草说着,抬头向兰斯洛妩媚一笑,道:“老公,你看,我很乖吧!”

  “干得漂亮,你真是巨子的楷模。”

  听着这段对话,源五郎就晓得自己这常识派又成了孤军,正想要仰天悲叹三声,忽然喧哗声起,本来忙着布置宴会场地的杂慵仆役们,顷刻间散得精光。

  三人交谈之地,附近并没有人,但兰斯洛与源五郎的争辩,有几句确实声音嫌大了,而刚才讨论的话题,就算只是支言片语,听在旁人耳中也是够恐怖的了。

  “咦?怎么搞的?人为什么全部跑光了?”兰斯洛皱眉道:“午饭时间还没到啊,这么怠工,真是没良心……老三,你干嘛又臭着一张脸?”

  “没什么,你们夫妻俩等着上今天晚报的头条吧!”

  与其说源五郎的预料极准,倒不如说这是必然的常识。当一众杂役连滚带爬地逃出象牙白塔,把新君主有意自恶魔岛撤军的消息传出,仅仅半个时辰,这消息轰传在稷下的大街小巷,然后经由各个情报网向外传达。

  因为没有听得太清楚,众人只知道兰斯洛决意要从恶魔岛撤军,却不知其为何要撤军?但无论理由是什么,这件事委实非同小可,一众宫廷派大老便急着在紧急会议上问个明白。

  头发花白、胡子雪白,这群大老今次连西色也是惨白,拿着杆子的手不停地抖动,发出清脆的杯盘碰撞声。他们本来是为了莉雅女王告别式的仪式,要与兰斯洛商讨,但现在却要处理更严重的问题。

  驻守在西西科嘉岛上的五色旗,与魔导公会相同,直接听命于雷因斯女王,是他们所无权管理的,当五色旗已承认兰斯洛的王权,有能力调动他们的也只有兰斯洛,焕言之,只要一声令下,五色旗真的会奉命彻防。

  “亲王殿下,外头谣传您打算撤守西西科嘉岛,这件事是真的吗?”

  看着众大老急惶忧惧的模样,兰斯洛觉得十分好笑,而他则使用了一个新学的政治字眼。

  “各位长老,关于这件事,我的回答是……不予置评。”

  说完,兰斯洛就在大笑声中往外走去,徒留下后方的一阵骚动与慌乱。

  对兰斯洛一方而言,当前最重要的事,就是把十二月二日的那场宴会,办得热热闹闹。好不容易讹诈来的经费,不大肆挥霍一番,岂不是大对不起自己了?

  为了参加莉雅女王的告别式,宾客自四面八方而来,七大宗门多半也各遣使者参加,或许是因为不想招摇其事,又或者是不想开罪生者,使者都不是什么重要角色。

  兰斯洛一方在假想敌的名单中,自动添上了花字世家。就算知道不可能刺杀兰斯洛,花家也应该会想查证莉雅女王的生死之谜。至于花家究竟派了哪些人手入境,这点兰斯洛一方并不清楚。倒不是没法查出,而是可疑人物太多,查不胜查,横竖也是随手解决的角色,就不必多花、心力了。

  到最后,真正具有重量级身份的,只有艾尔铁诺第二军团长一行人。

  本来周公瑾仅是代表白鹿洞而来,但或许是因为曹寿在香格里拉玩得昏了头,把遗使致哀的大事给抛诸脑后,待得想起,已然太晚,索性任命周公瑾为大使,代表皇帝向雷因斯致哀。

  和其重要身份相比,公瑾可以说是相当地轻装简从,除了心腹蒋忠,只有十来名白鹿洞弟子随行。

  当然,明眼人心里有数,真正的实力,是不会那么容易显露在表面的。

  虽然被兰斯洛办得不伦不类,但告别式上头,女王灵柩会一直展示在众人之前,顾忌到这是敌方的主要目标之一,保安工作着实吃重。

  将工作分配好,源五郎有自信,该可以令各方敌人灰头上脸,占不了便宜,只不过,小草这时另外要求,希望能在敌人到达的前一天,先来一个下马威。

  方法很简单,而且是源五郎早就做惯的事:上台演讲。

  只不过这一次,演说的内容绝对轰动,震惊的程度足以令整个风之大陆情报网为之瘫痪。

  传说中的陆游首徒,终于现身,并已在稷下发表演说,认为女王所选择的雷因斯新主兰斯洛,是绝代王者之才,自己将竭尽、心力,辅佐于斯,共创不世霸业。

  这篇演说好比在稷下学宫投了一颗大炸弹,本来就已经备受瞩目的源五郎,现在多了陆游首徒的身份光环,那简直是圣者一般的存在,众多宫廷派大老几乎是用膜拜的态度,对之毕恭毕敬。

  但所有人也都知道,白鹿洞一贯立场是支持艾尔铁诺,现在这突然冒出来的陆游首徒,说要誓死效忠兰斯洛陛下,那号称当今第一大派的白鹿洞,究竟会做何选择呢?

  演说结束,小草几乎是对源五郎瞪白眼。意思很简单:希望你以三贤者传人的身份,表示支持兰斯洛,并不是要你以陆游传人的身份发言,奸诈的家伙!

  “曼肌话太烂了,你真以为这样说会有人信?”

  面对小草的不满,源五郎的回答很简单,“信不信都无所谓,只要我伟大的恩师陆游不出面,没人能说我不是陆游首徒。”

  在演说时,也有人出言质疑这陆游首徒的身份,但源五郎以天位力量,连续施展白鹿洞三十六绝学中的一半,震慑全场,之后,他无比潇洒地留下一句:“我是恩师的大弟子,地位在诸位师弟之上,除了恩师,没有人够资格否定我的身份。”

  不少人认为这是趁陆游闭关,无法出面的投机发言,但对于这一点,源五郎却有绝对把握,“月贤者”陆游不会否认自己的这篇宣告。

  目前代表白鹿洞的发言人,想必也知道这一点,因为隔着那闪耀寒光的金属面具,两道冰晶似的严厉眼神正直逼而来。

  微微一笑,源五郎凛然无惧地与对方目光交接。

  就在这样暗涛汹涌的气氛下,雷因斯莉雅女王的告别式,正式开始了。

  

举报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
段评功能已上线,
在此处设置开关
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