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六章 劲爆A计划

风姿物语 罗森 6062 2004.07.21 01:38

   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二月三日自由都市香格里拉

  冷梦雪的演唱会,出现了意外的变局,本来应该只有短短一刻钟的休息时间,竟然意外延长,这点令会场内外的无数群众感到不满,高声鼓噪。

  工作人员对外交代,是因为舞台设备出了一点小差错,正在紧急修复当中,但真正的问题却是发生在后台,那里的混乱情形比舞台外更糟糕,当泉樱把石崇临去时的说话转告,整个工作团体就像是一锅煮沸的热水,轰然崩开了。

  “怎、怎么可以做这种事?他知不知道香格里拉的重要性啊?”

  “居然妄想破坏香格里拉,他根本就没有资格接掌当家主的位置。”

  “会不会是搞错了?石崇怎么会这么胆大包天?这会不会只是他的恐吓呢?我们不应该乱了阵脚的。”

  各式各样的意见,急速涌到泉樱的耳边,刚开始她甚至觉得有些诧异,因为这些平日都似木偶般只懂得说“是”的青楼人员,好像一下子得到了灵魂,变得七嘴八舌起来。

  如果是其他情形,泉樱就会觉得很开心,因为集思广益,怎样都比一个人闭门造车来得妥善,但却绝不是现在,当局面已经迫在眉睫,需要的是立即行动,而不是一再的质疑与讨论。

  有为数甚多的青楼人员认为,香格里拉是千叶家在风之大陆上经营数千年的基业之所,几乎可以被视为圣地的地方,过去历史上就算千叶家的几名当家主发生权力斗争,也都小心地避开这座圣城,怎么可能有人大胆到想要故意损毁此地?更何况石崇如今已经得到香格里拉大权,没有必要做出这等鬼祟行为。

  这个疑虑泉樱也有,但石崇临去时的表情与语气,让她觉得这男人是认真的,不管怎么说,为了安全起见,做起码的疏散是必要的。

  “那我们马上把这个讯息传遍全城,叫他们各自逃命吧!”

  “不行!这样会引发大骚动,还没逃离就死伤无数。”

  日本陆沉时,泉樱有过很丰富的处理经验,深知像香格里拉这样的大都市,出入口全靠东西南北四个城门,不比昆仑山岩浆爆发时四面是旷野,逃跑容易,如果撤退的程序不妥当,引起大骚动,全部堵在城门口出不去,能够逃掉的人绝对十成中到不了一成。

  “所以,泉樱小姐的意思,是要我们协助疏散香格里拉的群众,有秩序、不混乱地离开香格里拉是吗?”

  “是的,为了避免遗憾的场面发生,我觉得这是最妥善的做法。”

  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嘛!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啊?”

  泉樱当然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,但也知道青楼人员为何发出惨叫的理由,正因为她很明白这些,所以她的微笑才这么苦涩。

  这个演唱会场是有足够的疏散通道,事前也做过规划,如果发生了什么问题,能够在最短时间内妥善疏散会场内的十余万人,可是现在谈的不是如何疏散演唱会场的群众,而是疏散香格里拉城内的数千万居民。

  事前没有任何的准备,现在也不是白天,更何况此刻城内各处正举办着盛大的庆典,多数人的意识甚至随着酒精而昏沉,不管说什么东西他们都听不进去,更何况要他们有条有理地疏散。

  (真是最糟糕的时间点,石崇是故意挑选今天的……可是,他的目的何在?就只是为了打击我们?还是一开始就有意要抹杀香格里拉城内这数千万生命?这么大规模的屠杀对他有什么好处?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)

  泉樱摇摇脑袋,把疑惑给挥别出去,现在该是实际思索如何做事的时候,不是思考原因的时候。特别是,当这世上有些人不需要任何理由就能杀人,或是单纯以屠杀为乐时,思索杀人动机是一件很没意义的事。

  “……我觉得,如果石崇的威胁属实,现在说要撤离全城的人根本就不可能,还是务实一点,我们全体人员先做撤退吧,反正不可能的事情做了也没意义,与其要救人,先替他们预备好棺材还实际一点。”

  在众多声音中,这个并不算大声的意见,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,在这种兵荒马乱的时候,这意见无疑就是许多人的心声,但就在这意见即将迅速获得共鸣之前,发言人已经被一把扯住衣领。

  “你是青楼联盟的人,大概没有去过日本吧?所以……你应该也没有看过日本陆沉的时候,那些在岩浆前面奔跑、哭叫,最后还是被火焰给吞没进去的人们,不会听见那种即使事情过去几个月,仍然会在耳朵边响起的求救声音吧?”

  正确答案当然是没有的,但是近距离面对着那双燃着愤怒火焰的炯炯双瞳,却没有人胆敢说出那个“正确答案”来。

  “我曾经看过。那时候,即使有人被岩浆淹没、被大地裂缝吞噬下去,他们还是在自己遇难的那一刻,把旁边的亲人推出去得救,这是很伟大的事,但我再也不想看第二次,尤其是今晚……在这里。”

  如果换做是别人在这里,大概很难像泉樱一样,迅速有效率地控制住混乱场面,因为能够同时具有凛然正气、领袖气质的人,实在不是很多。无论是在道理上或威势上,泉樱都不许有人反驳,而她的威仪这时确实发生了效用。

  “遇到危险的时候,每个人都会想要活下去,这是求生的本能,并不可耻,但是……请不要每个人都只想要自己一个人活下去。”

  当泉樱的凛然目光环视室内,每一个触及到这目光的人,都仿佛受到鼓励似的,不自禁地点了点头。看见这反应的泉樱,知道自己已经控制住场面,这点非常重要,因为刚才只要有片刻迟疑,让那个“异论”在这里发酵,情形就会一发不可收拾。

  如果连区区一个房间里的混乱都无法镇压,自己又怎么指望能在冷静平安的状态下,把全城的人安然撤离呢?

  “所以,请大家配合我,我会把大家都带出这里的。”

  镇压住了场面,可是情形并没有好转。石崇的布置不知何时会发动,而自己仍然没有具体的应变措施,假如再提不出妥善的方法来,这边好不容易镇压下来的情况就会失控,那……该要怎么办才好呢?

  在这个节骨眼上,泉樱脑中却突然想起两个人。一个是丈夫兰斯洛,虽然他在这里可能也派不上什么用场,但只要看见他宽厚的身影,心里就会觉得很踏实,不会虚荡荡地不安。

  另一个则是近乎亲人的好友有雪。他的机巧应变,是自己所不及的,现在的这种场面,需要的不是源五郎与自己的智慧,而是有雪那样的急智。

  (如果雪太郎在这里就好办了,他说不定会有什么鬼主意……唉,可惜他还被埋在地底下,妮儿去救他不知道救得怎么样了?)

  正当泉樱也为妮儿忧心,挂虑她是否因为深处地底,当石崇的机关爆发时会首当其冲,外头突然传来一声轰然巨响,惊动了室内的所有人。刚开始,众人还以为是会场内的歌迷暴动,但仔细一确认,才发现那似乎是某种重物高速坠地的声音。

  “怎么回事?哪个人出去看看。”

  泉樱不认为这是敌袭,因为石崇临走时既然已经抛出难题,似乎没必要再多此一举,而假若不是敌人攻击,那么最有可能成为空中垃圾、胡乱坠下的人似乎就是……

  “哎呀哎呀,你们这边在搞什么鬼啊?有没有医生可以赶快过来一下?啊,医生对天位生物没用的,爱菱那个死丫头到哪里去了?”

  在众人包围中冲进来的黑衣胖子,一进门劈头就骂。似曾相识的黑衣打扮,让泉樱心脏狂跳了片刻,却随即认出了有雪,还有斜斜倚靠在他肩膀上,脸色惨白如雪的少女。

  “妮儿?怎么弄成这个样子?到底是……”

  见到重伤的妮儿,泉樱连忙抢上前去,着实让有雪费了一番功夫,才把状况解释清楚。

  “这个……一群变态碰到一个花样年华的少女,不过这美少女是一头高度危险的凶暴生物,反咬回去,其中还有人会突然变蛞蝓的……然后,变态与少女,怪异生物对上凶暴生物,乒乒乓乓的一阵,就是这个样子了。”

  “……谢谢你,雪太郎,实在是再简明扼要也不过了。”

  本来有雪与妮儿突围之后,曾经一度想要折回去,确认郝可莲平安,但是想想一个重伤女子、一个雪特胖子,两个实在算不上什么战力,真的折回去,反而会连累郝可莲难以脱身,如果高速逃脱,敌人倒是会追出来,这样才能减轻郝可莲那边的压力。

  这个推论获得了正确的评价,在巨兽飞行到地下三层的时候,那个蛭妖追了上来,双方一阵乱斗,最后有雪和妮儿好不容易冲出洞穴,但是底下的巨兽也已经身受重伤。

  有雪挑选位置,勉强迫降在演唱会场的后台,巨兽坠地后归化为土,而本来以为可以躲藏休息的有雪,却没想到自己跳入了另一个火坑。

  “啊?什么?石大奸狗又在地底埋了东西?真是没创意,每次都是这一招……你们慢慢聊,有空就喝杯茶,顺便帮灾民订棺材,我遁地走先,以后大家有命再聊了。”

  “你、你不要只想着自己一个人逃走!”

  “废话,谁要陪那些人类一起死啊!”

  泉樱之前苦心做出来的努力,一下子就被自己的同伴推翻了,她只得一把先抓住要逃跑的雪特人,不让他有机会遁地。

  “快!帮忙想个办法出来,不然香格里拉完蛋,我不知道谁有命第一个离开,却保证你会第一个英勇殉难。”

  有雪真是快要被气得跳脚了,看来自己这辈子真是没有当大侠的份,就连遇到这种大事的委托,人家都不是求恳,而是恫吓威胁,做人做到这种地步真是没意义。

  泉樱是何等聪慧的一名女子,有雪的眼神才一动,她已经完全阅读出雪特人心里在想什么东西,脑里念头一转,想起这人的个性,立刻收手。

  “拜托啦,雪太郎,在人类里头我不认识什么其他的人,你是我唯一的好朋友,遇到这么重要的事,我只能向你求助了,请你帮帮我好吗?”

  如果换做是妮儿,由于彼此实在熟得太厉害,听见她用这么委婉的口气说话,有雪大概会笑倒在地上,没有任何感动情绪;但泉樱却不同,形象上坚强英艳的她,在同伴中出类拔萃,像这样子低声下气的温柔面目,除了兰斯洛之外,没有别人有福气见到,再加上她本身的倾城仙姿,一番软语求恳,让雪特人心花怒放,充满了成就感。

  “没问题,有什么天大的难事,我保证为你摆平,哇哈哈哈,这点小事有什么打紧……老板娘,不要客气,今晚的小姐出场我全包了,再给我开两打的……”

  高兴得太过头,语无伦次,有雪几乎以为自己正像以前一样,与雷因斯的右大丞相一起到烟花巷“商议国事、刺激民生消费”,被奉承时候的习惯用语滔滔而出,直到周围突然肃静下来,他才讪讪地觉醒。

  “不对,亲兄弟明算帐,就算我们两个是好朋友,我和香格里拉的这些人可没交情,他们死不死光,对我有什么好处?我为什么要为他们放弃早点开溜的机会?”

  “救助人命,这是一件很伟大的事啊!如果你救了这几千万人的性命,有许多女孩子一定会疯狂爱上你的。”

  泉樱心想这家伙如今官拜雷因斯左相,又听说贪污捞了不少,要用权势,肯定没有用,那就只能诱之以色,谁知道这话一说就碰在马脚上。

  “你脑袋发什么龙瘟啊,我现在最喜欢的那个女人又不是人类,那我还应该倒打一把,帮着干掉香格里拉的几千万人类,她才会把我当英雄。”

  虽然不是每个魔族都嗜杀成性,但泉樱也无法反驳有雪的话,眼见时间仓促,索性直接问他想要怎么样。

  “这是你自己问的,那……其实我要的很简单,没有报酬的事情,我是绝对不干的。”

  实际要开条件了,有雪反而像是顾忌多多,不好意思直接说出来,直到泉樱鼓励他有话直说,他才说出一句“事成之后,我要你给我……”迟疑只有短短的一瞬间,泉樱几乎是不假思索地一口答应,过于明快的态度,让周围刹时间静默一片,直过了好半晌,雪特人才暴出一声狂喜的欢呼,忙着拉过旁边的一堆青楼人员,要求调出香格里拉的整个地形图。

  而刚刚裹伤完毕的妮儿,则在这时候靠近过来,有些不安、疑惑地看着泉樱,问说她为何对雪特人如此寄予厚望。

  “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,那座地宫这么危险,要在里头待上这许多天,不管是你或我,都未必能好端端没事地出来,但雪太郎他却做到了,如果这和个人能力无关,那么他的运势实在强得惊人,而经过这番洗礼后,他的运势可能更强,至少在眼下这个关键点上,我相信他是个能够吸引苍天眷顾的人。”

  泉樱道:“白鹿洞一向讲究顺应天道,依势而行,现在是我们最需要运气的时候,我想把希望赌在他的身上。奇迹一向跟随着好运的人。”

  “那家伙的贼运一向都不错,也许指望他是正确的。”妮儿道:“不过事成之后,你打算怎么办?真的要给他……或者我们该提前先杀人灭口?”

  “现在就杀人灭口,事情就没有人去做了,至于事后报酬……这个嘛,我并不是幸运无限论者,我相信一个人的好运是有限的。”泉樱的笑容温柔依旧,但看在妮儿眼中,却是充满了锐气,“天道循环,一物自有一物克,我的朋友很快就会学到这道理的……”

  两人的话才说完,另外一边已经闹了起来,有雪看了地形图之后发现,自己根本就看不懂这些东西,就算运气再怎么强,那也不可能让他在短时间内,想出一个妥善的撤退计划。

  “所以,泉樱你的意思,是要大家协助疏散香格里拉的群众,有秩序、不混乱地离开香格里拉是吗?”

  “是的,为了避免遗憾的场面发生,我觉得这是最妥善的做法。”

  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嘛!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啊?”

  “我当然知道,你这句话之前他们也问过了。”

  平静回答有雪的疑问,泉樱心里也感到一阵颤栗,怀疑自己是否太过于乐观有雪的能耐,如果最终也想不出办法,那就只能立即宣布香格里拉即将爆炸的消息,即使这将使香格里拉陷入大混乱,死伤无数,但至少跑得了一个是一个。

  时间正一分一秒地过去,正当泉樱想要有所动作,外头的群众突然整个静了下来,全场半点声音也没有,这个诡异的情形令泉樱心惊,正要派人出去探看,鼓噪的声浪已经像是海啸般爆发开来。

  声音比之前更要吵闹十倍,人们轰然叫着、鼓掌着,并且喊着泉樱所不能理解的话语,什么天空之城的特效非常棒,这真是莫名其妙。演唱会并没有准备这种特殊效果,上空的天位战不管怎么打,也不可能打出这种效果来,那难道是……

  (该不会……青楼联盟的魔屋来了。)

  脑里闪过这个念头,泉樱正想要冲出去一看,另外一边的有雪却呆呆望着墙壁,对着一墙之隔的轰然声响怔怔出神。

  “混乱……混乱……那个故事……有了!”

  雪特人骤喊出来的大叫声,让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,但泉樱和妮儿都听出那叫声中的惊喜之意,不禁心头狂跳,难道有雪当真想出了什么妙计?

  “现在这种情形,要有条有理地正常撤退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,但是有秩序不一定就需要冷静,即使是狂乱状态的人群,也可以很有秩序地离开香格里拉,具体的方法就是……”

  说了一大段没人听得懂的宣誓话语,有雪自信满满地对众人宣告自己的计划,在整个构想述说完毕后,他重重在桌上一拍。

  “……能够拯救几千万人的性命,这个壮举将来一定会名留青史,而为了纪念这个光荣的行动与时刻,我把这次行动计划命名为:‘·A’。”

  被计划的内容与计划名称给双重震惊,在有雪说完话的片刻时间里,没有人能够从石像般的僵立状态中解脱,只有两个女人用眼神默默地交谈。

  ……真是时光一去不复返,刚刚应该先杀人灭口的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