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
发表 {{realReplyContent.length}}/{{maxLength}}

共{{commentTotal}}条帖子

已显示全部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查看回复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已显示全部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八章 呼之欲出

风姿物语 罗森 8351 2005.04.06 22:25

    在妮儿的认知中,周公瑾不会离开金鳌岛,听说金鳌岛目前还距离中都甚远,周公瑾没理由会在这时出现,此刻一见到头号大敌,心中震骇,还来不及做什么反应,就被对方的独臂一记重拳,打在小腹上,痛彻心肺,整个人给轰得飞了出去。

  (他……怎么会在这时候出现?旭烈兀知道这件事了吗?)

  脑中几个念头闪过,只有一件事情让妮儿感到庆幸,那就是周公瑾的那拳把自己轰飞,拉远了两人的距离,有了作战的空间,否则若是在极近距离下,斋天位力量全力一击,自己搞不好当场就被打挂了。

  “无知的黄毛丫头,以为拉远距离就占到便宜了吗?”

  冷冷的叱喝,满天鞭影排山倒海笞击而来,化作一道一道的银龙,痛击在妮儿周身,刹那间浑身骨痛欲折,也不晓得中了敌人多少鞭。

  (我真傻,怎么忘记了,那个家伙本来就擅长打远距离战,断臂之后更是不让人近身……啊,所以他才把我打飞出来吗?)

  后悔已经太迟,研究战术也缓不济急,妮儿只能奋起全身力量,尝试在鞭影中找出生路。

  以战斗的资质来说,妮儿曾经让绝世白起也为之惊讶,她并没有在战与逃之间犹豫,被敌所趁,而是马上就清楚地认定,除非自己能杀出一条生路,否则根本无路可逃,所以立刻便将全副精神投入战斗中。

  香格里拉的连场异遇,让妮儿武功大进,提升到一个非常高的水平,所有伤势尽数痊愈之后,现在的这场遭遇战,让她把在香格里拉大战时没发挥出的武勇,全面施展出来,一拳一脚所激起的劲风,赫然能与重重鞭影相抗衡,慢慢将鞭击从身边隔挡开来,减少了创伤。

  情形与海稼轩的做法类似,但却不是凭靠灵巧剑招,而是以纯力量做到,猛烈刚拳的威力,已然不下于多尔衮,对敌人造成了相当程度的压力,妮儿心无旁鹜,注意力只集中在层层鞭影之内的一点──那只握鞭的手。

  刚猛拳风与龙影鞭劲交击,产生出一朵朵撕裂大气的漩涡激流,妮儿就在这样的激流中前进,身形轻盈闪动,越来越逼近鞭影的中心,周遭的险恶攻势她恍若不见,可是身体却自然地做出反应,卸开与避去潜在的杀着。

  把战局由不利渐渐扳平,见证着妮儿此刻身技合一的实力,但就在她迫近到公瑾周围三尺范围时,公瑾的层层鞭影突然慢了下来。

  用“慢”这个字来形容,有点不妥当,因为公瑾的鞭影气浪是靠着高速与强大内力推动,才能以一条长鞭造成如此错综景象,假若速度慢了下来,层层鞭影气浪马上就会崩解,而此刻妮儿眼中的鞭影,仍是如排山倒海般袭来,接应维艰,但她却觉得敌人的动作瞬间减慢了。

  慢的不是鞭子,而是用鞭的人,公瑾在回身发鞭的那一瞬间慢了下来,所有动作突然变得清清楚楚,连本应一闪即逝的身形破绽,都因为那个慢动作而清晰得可笑,看在妮儿眼底,这样明显的破绽,已经超出陷阱的可能范围,像是敌人主动要把胜利送给自己。

  战斗本能很自然地把握了这丝机会,妮儿在闪避鞭影的空隙中,以流畅动作轰出一拳,攻向敌人的破绽,但这一拳出手,她脑中突然清醒了些。

  以周公瑾的武功,怎会露出这么明显的致命破绽?自己所感受到的怪异气氛是怎么回事?

  况且,如果周公瑾当真拥有斋天位力量,他根本无须施展拿手的鞭子,只要使用万物元气锁,光凭着双方天心意识的差距,就可以稳稳克死自己了,哪用得着又是远又是近的打上半天?

  这几个不合理的问题,化作警讯,让妮儿一下子清醒了过来,虽然自己已经逼近敌人,又刚刚轰了一拳出去,但此刻脑里唯一的意识,就是撤走。

  (铁面人妖不是好人,会来到这里,嘉敏姑娘一定有危险,我不能独自逃跑,要通知她一声,免得遭了人妖的毒手!)

  这个念头才刚刚升起,妮儿耳边突然出现一个声音。

  “这一拳打得不错,如果真的对上那个人,说不定已经分出胜负了,不过……这次不行。”

  柔柔的低沉女音,听来很耳熟,却绝对不是周公瑾的声音。话声一起,眼前的周公瑾与漫天鞭影骤然消失,妮儿方自一怔,肩头已经被人轻轻一拍,顺手在颈项要害上拂过,她大惊失色,振臂击出,对方却行云流水般借拳风而退。

  极短暂的攻防,对方的动作如风、如水,无比流畅,走的是白鹿洞正宗武学路子,妮儿定睛看去,只见月光下一道潇洒的青青倩影,翩翩站定,朝自己挥手致礼,却不是胭凝是谁?

  “胭凝小姐!”

  “太差劲了,我明明和你约在中都碰面,你怎么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?害我找来找去找不到人。”

  自从武炼花果山一别,妮儿一直担忧胭凝的安危,想到那天在混乱中分别的情景,心中就辗转难安,尽管奇雷斯认为胭凝绝对不会有事,妮儿却仍难以释怀,现在看到胭凝出现,妮儿又惊又喜,赶忙凑近一看,发现她神色如常,半点受伤的样子都没有。

  “怎么了?是不是想学我的敌人那样,看看我伤得重不重?会不会早点死?”

  “胭凝小姐!你受伤了?”

  “哈哈哈,很可惜,换作是别的地方,我可能真要吃不了兜着走,不过花果山是我的地盘,就算十个陆游一起来,也没法拿我怎么样。”

  胭凝向妮儿解释,自己隐居武炼多年,在花果山周遭区域广布结界,配合魔族密窟的布置,整个花果山就是一个大型法阵,自己在其中藉助自然能量之威,虽然不敢妄言无敌,但只要不离开法阵,几乎找不到失败的可能,当真遇到什么危机,眨眼间就传送逃跑了。

  妮儿也搞不清楚此事是真是假,不过这样说来确实合理得多,只是想到那天场面的惊险、敌人武功之高,妮儿还是很不放心胭凝的情形。

  “可是,你真的没受伤吗……”

  看出了妮儿眼中的担忧,胭凝哈哈一笑,故意摇摇摆摆地动作,像个玩具娃娃似的,姿势美妙地转了一圈,让妮儿清楚看见她安好无事的样子。

  这次现身相会,胭凝没有穿那套几乎是个人标志的白袍,而是换上了一身翠绿的连身长裙,典雅大方,头上别着凤纹金簪,雅致地盘起了一头长发,只有几络垂扬发丝,幽幽地在右额前飘荡;较诸白袍的洒脱英秀,裙装的女性扮相别有一番动人妩媚。

  “……真……真好看,胭凝小姐这样看好漂亮啊!”

  觉得自己的说法或许很不恰当,妮儿还是忍不住夸奖:“平常的你也很好看,穿白袍的样子虽然放荡,但抽烟时候的魅力和男人很像,不过你现在的样子……很像个美美的女人,我是说,很像那种淑女模样的大美人。”

  妮儿努力的形容,让胭凝再次笑了起来,道:“总归起来,你的意思就是,现在的我,看起来不像是乱吻人的女色狼,对不对?”

  “女色狼?啊,没有,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

  妮儿慌忙分辩,但是还没有机会把话说完,就冷不防地被胭凝欺近面前,一下就给她搂吻住。

  “唔!呜……”

  尴尬的挣扎再次上演,曾经名动中都城的接吻魔人,能耐不减当年,当妮儿陶醉得通体若酥,好不容易才从胭凝的搂抱中挣脱,强吻得逞的另一方毫不掩饰得意地笑了起来。

  “过、过分!你果然还是一个女色狼,换了衣服也没有改变!”

  妮儿急忙抹着嘴巴,但胭凝却揶揄似的望过来,眼光中除了笑意,还有一丝严肃味道。

  “原来如此,我还奇怪你怎么会到这里来,原来我的六师弟打起了这种主意。”

  “你怎么会知道?啊!”

  妮儿想了起来,之前听胭凝叙述往事的时候,就曾说过拥有鬼夷血统的她,具有一项异能,可以透过接吻透视人心与部分记忆,比什么拷问都要有效。自己刚刚被她一吻,旭烈兀的密约自然就被她透视干净了。

  “别紧张,我不会阻拦,也不会破坏他,你们的计划如果能成功,也是一件好事。”

  胭凝笑道:“只不过,你最好也点醒一下我那六师弟,他二师兄虽然是个死脑筋,却绝对不笨,他千万不要大意轻忽,最后聪明反被聪明误,那就不好笑了。”

  敌对多时,妮儿知道周公瑾实在是个很恐怖的敌人,不敢丝毫大意,听胭凝这么警告,忙不迭地点头称是,再想到刚才那莫名其妙的一战,自然是胭凝以奇门遁甲幻化形象,来测试自己武功。

  “胭凝小姐刚刚扮成那个人妖的样子,真是好像喔!怎么连铁面人妖的鞭子你也造得出来呢?”

  “我看他练武看了几百年啦!千里神鞭又是白鹿洞武学,只是道术虚拟幻象,当然比实际练习容易。不过帮你做这样的练习未必有用,他的万物元气锁我可虚拟不出,如果碰到了,丫头你就自求多福吧!”

  胭凝轻描淡写地说着,脸上忽然露出兴味索然的神情,身形朝后头急速退去,妮儿吃了一惊,料不到她说走就走,提步去追,却被胭凝一下子拉开老远。

  “胭凝小姐!你去哪里?”

  “丫头,我不能一辈子当你褓母啊,难得你终于大了,就帮我六师弟一把吧!我还另外有工作在忙,不能与你们这些丫头小鬼一直混,你就自己保重吧!我有空会再来中都找你的!”

  胭凝的声音远远传来,自知追之不上的妮儿唯有放弃,看着胭凝的身影迅速消失,心里对于她的神出鬼没,有着说不出的感慨。

  ※※※

  与中都相隔遥遥数千里,金鳌岛正漂浮在高空之上,接受明月照耀,由岛上的特殊装置吸纳月华,作为部分的辅助能源。

  太阳能与月华光能,并非支持金鳌岛的主要能量,但是连场激战后,金鳌岛受创颇深,部分能源供给尚未修复,只得提高其他辅助能源的吸纳管道,维持整个系统的正常运作。

  具有强大战斗力的机甲巨兵苍巾力士,一直在搜索着那名潜伏岛上的游击战士,但对方的来无影去无踪,却让这些高科技的机甲巨兵无用武之地,纵使反覆搜索,但连半片影子也抓不到。

  “要用这些东西来追我,吃尘吧!起码也要动到奇门遁甲的五鬼追踪,这才有点看头,但迄今仍没有使用术法的迹象,就代表公瑾那家伙还没有亲自动手,要我继续和他的手下玩……”

  白袍飘飘,胭凝站在一座炮台的最高处,俯视着下方来回搜查的苍巾力士。太古魔道的生命雷达,可以扫描到一定范围内任何细微的生命反应,但当胭凝有心隐藏,底下十几台苍巾力士扫描了上百遍,却对正上方的敌人浑无所觉。

  确认自己离开的短短时间里,岛上情势没什么改变,胭凝身形闪动,朝着先前栖身所在而去。不久前还在白鹿洞后山与妮儿说话的她,眨眼间就已经回到金鳌岛,不合情理的诡异情形,打破了当前风之大陆的移动知识,但她一点也不在意这个,幽幽身影明灭不定,在金鳌岛上飞驰。

  没过一会儿,胭凝就进入金鳌岛内的黑暗地带,那是上次严重损伤尚未修复的部分,到处都是破裂的金属墙与管线,混乱不堪,也没有照明,昏暗不清。

  很快地,胭凝进入了一处被断垣残壁所遮盖的地方,在那里赫然有人。一个面色苍白的俊美青年,双掌交叠,正自盘膝运气,镇痛疗伤,感应到她的出现后,缓缓收功,睁开眼睛。

  “伤势痊愈的进度怎么样?”

  “吃不好,睡也不好,又没有漂亮的护士小姐可以毛手毛脚,痊愈的速度当然不理想。”

  在这个时间点上,金鳌岛并不会有第二个重伤者,声音听来非常虚弱的源五郎,用着很轻佻的语气,对胭凝说话。

  “你险死还生,第一件想到的事,就是像中年色老头一样,偷摸女生屁股?”

  “用我家老四的形容法,这也是男人的浪漫之一。不管是什么时候,一个没有情趣的男人,也就没有继续存在的价值。”

  源五郎微微笑着,注视眼前的胭凝。那天自己从昏迷状态中被唤醒,映入眼中的画面,就是这名女子的严肃容颜,最初自己并不晓得她是谁,但一听她自报姓名,马上就晓得这是当年白鹿洞的头号辣手人物,已经消失快十年的前任掌门。

  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头,胭凝便与源五郎短暂合作。

  源五郎的伤势很重,残缺肉体虽然愈合重组过来,可是冲击时受到钜量天地元气的影响,让他无法平顺地运气发劲,必须要花相当时间驱除体内异劲,这段时间内不便行动,就由胭凝提供掩护。

  胭凝在金鳌岛上的游击战,不少战术点子也是由源五郎策划,之前作战的时候,他记下了不少金鳌岛内的通道与机要地点,与胭凝配合,并且一起商量什么魔法最适合在这时使用。

  源五郎的魔法知识,配合胭凝的东方仙术,所制造出的种种效果,有效地让金鳌岛陷入混乱,获得了成功。

  胭凝并没有对源五郎做太多解释,源五郎也没有问她如何发现自己,又为何找自己联手打游击战,与其说这是一种默契,倒不如说双方都心中有数,如果问得太多,合作关系就要破裂。

  “你的伤势估计还有多久才痊愈?”胭凝道:“游击战我虽然在行,不过如果公瑾亲自出手,我可没有和他对战的本事,到时候就需要你这个能打的美男子上阵了。”

  “单纯的痊愈,能够动武,快则十天,慢的话还需要半个月。”源五郎道:“可是这些东西并没有意义,就算我战力尽复,也不是你师兄的对手,我想你真正要问我的,应该是突破的进度吧?”

  就算伤势痊愈,回复强天位力量,那也远不足以与公瑾为敌,要正面对战,除非突破现有力量。

  从昏迷中醒来,源五郎看见自己修补愈合的躯体,隐有所悟,明白发生了什么事。经过连场激战,还有撼动通天炮时所受的能量冲击,自己的力量已经大幅进步,产生了某种突破,若非如此,这种肉体重组的愈合效果,不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。

  本该是可喜的事,但自己似乎还欠缺了某些东西、尚未能使用那些应该有的力量,天心意识也感觉不到明显变化,用这样的程度去战周公瑾,百分百稳死的。

  “以目前而言,还需要多一些时日,我需要多一点时间,去寻找看看我缺少了什么东西……”

  “快一点吧,我们可没有多少时间,你现在不是住在顶级病院的套房,这里怎么说都是敌阵啊!”

  “这种事情不是想快就快得起来的。况且……有必要这么着急吗?我怎么看也不觉得我们是友方啊?”

  微笑着说话,源五郎的问题极其辛辣。那些令公瑾感到困惑的东西,源五郎也同样质疑着,不解胭凝为何使用一些杀伤力不大,只是单纯具有扰乱作用的策略,虽然她帮忙俺护自己,给了自己很大的帮助,可是言行动作看来实在有问题,好像只是想利用自己,去做些什么事。

  胭凝对源五郎的问题笑而不答,正要说些其他话语来扯开话题时,她与源五郎的表情突然一变,为着本身的发现而震惊与懊悔。

  不该太过大意的。敌人没有动作,并不是什么值得欣喜的事,因为以他的惯常作风,每当他终于现身在敌人眼前,各种雷霆万钧的攻击手段都会同时到来。

  “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说乎……”

  声音在近处响起,伴着一阵极其舒缓的脚步声,几乎不给人压力地传到耳边。

  “不请而来的远客,也算是客人,热茶大概喝不下去了,你们希望受到什么招待呢?”

  伴随这句说话,冷冷的金属面具,在漆黑之中浮现出来……

  ※※※

  “海牙的战况如何?”

  “第二集团军zhan有地利之便,本身又是精锐队伍,加上敌军无意久战,目前已经在退兵,大概很快就可以解除交战状态了。”

  “雷因斯的军队呢?”

  “仍在朝中都城前进,但速度开始减慢下来。可以解释为遭遇敌军的猛烈反击,拖慢速度,或是补给线拉得太长,因而减慢速度,又或者……稷下方面的一些特殊命令,让他们减慢了前进速度。”

  在不知位于何处的一所破旧木屋内,有几个男人进行着这样的讨论。以身分尊贵而论,他们都曾是艾尔铁诺政坛的大人物:前艾尔铁诺军团长,后来又出任香格里拉市长的石崇,还有他麾下的几名部属。

  香格里拉的多方混战,石崇这边可以说是损失最少,也付出最少的势力,尽管如此,他们并没有什么收获,还在撤退时候被通天炮波及,莫名其妙地折损了一名战力,这点真是无妄之灾。

  战争结束后,他们就暂时没什么消息,从自由都市迁出的他们,似乎失去了根据地,所有追随石崇的手下与部属,在艾尔铁诺与武炼的边境流浪。本来他们应该是不受艾尔铁诺新政权欢迎的,但因为艾尔铁诺如今自顾不暇,所以也没时间理会流浪于边境的他们。

  不过,那只是石崇的手下而已,他本人在香格里拉战后,就行踪不明,连同多尔衮在内,堪称是主要战力的高手们,都不晓得到了哪里去,也没有进行什么动作,有意从人们的目光中消失。

  如今他们所处的这间木屋,本来是一间小酒店,后来因为盗匪肆虐,店主人抛下店面逃跑,破落凌乱的木屋里头,除了几张不甚牢靠的缺脚桌椅,就是横七竖八的倒地酒瓮,早已成为村内顽童们的嬉戏场所。

  石崇等人几天前来到这个村子后,就暂时以这个木屋为议会场所,这个选择虽然怪异,但在屋内的人却都无心管这小事,用古怪的眼神看着石崇,等待着他尴尬的说话。

  “……诚如各位所知,陛下刚刚对我严厉斥责,为了日本大战中我方的失策,痛责于我。我个人并不想推托责任,当初日本一战,我方的两大目标,孵化黄金龙、收编西王母族,都获得成功,两大圣族尽落我手,这点是完全成功的。”

  表面上确实如此,但黄金龙的战力不如预期,西王母族的典籍虽然取得,可是最重要的不死树却失落,这也难怪陛下会雷霆震怒。

  本来事情不至于到难以挽回的程度,但多尔衮却擅自破坏了元气地窟的控制装置,敌人那边又出了一个不知道算天才还是白痴的家伙,让整件事情无可转圜。

  “开启元气地窟,促成黄金龙重现,这本来就是我们的计划;多尔衮破坏元气地窟装置,让天地元气持续释放,这也符合我们的利益,但雷因斯人把日本列岛陆沉,造成的影响,打乱了我们后头的所有布局,这是陛下之所以震怒的主因。”

  不死树是西王母族的秘宝,一直到日本战后,才由归顺的几名西王母族长老口中得知位置,但为时已晚,不死树已经随着昆仑山一起陆沉深海。没有了不死树,魔族的整个计划受到障碍,最重要的那个战术只能重头再来。

  “目前陛下还无法正式出关,一切都只能靠我们自己,但为了能在陛下出关时将功赎罪,我等就要积极建立功绩,在他君临人界之前,扫除人间界的障碍。”

  终于说到重点,在座的几名魔将都屏息以待,想看看这名目前魔族在人间界的最高负责人,究竟有什么实质策略。

  “目前的主要方略,是引发金鳌岛与稷下的战争。探子回报,雷因斯太研院最近频频赶工,看来第二座通天炮即将完工,两座通天炮彼此互轰的场面,随时可能上演,只要这个场面上演,加上我们在中都城内的奇兵,我们的大军将在瞬息间席卷人间界。”

  石崇的话,也正是在座所有魔将都知道的事,本来这几个机密战术就在执行,现在他们则要更小心地排除障碍,毕竟最近魔族在人间界的活动,只能用耻辱来形容,而大魔神王陛下并不是一个很宽容的君主。这也是他们几天来商议的东西,只不过今天又多了一个新情报。

  “石崇大人,多尔衮老师从武炼传来的消息,日前破解您的术法、从中作梗的那人,很可能就是前任白鹿洞掌门陶潜,换言之,陶潜未死,现在已经再次复出了。”

  “哦……那个女人吗?”

  得知胭凝身分真相的人,世上并不多,但石崇就是其中之一,而他并不是由情报搜集中得知。

  “当年在花果山,她连中我三掌,重伤逃逸而去,想不到竟然未死,这点该说是我失算了?还是那个女人的命实在太硬了呢?”

  回想九年前的情形,石崇便觉得扼腕,陶胭凝既然未死,很可能就会妨碍自己的计划,这点必须要尽早做出处理了。

  “好在,目前雷因斯与周公瑾的眼中,就只有彼此,我们既无强力兵器,也没有百万雄兵,这里不过少少几个人,还引不起他们的注意。”

  石崇的语气中,有着怪异的揶揄,而当他将目光望向窗外,这情形就获得了解答。

  窗户外头,本来的小村子现在已经笼罩在一片血海之中,无分男女老幼,再也找不到一个完整的村民。

  许多黑影在村子里头活动,狮、鹫、猿、豹,这些外型既像野兽,也像是人形的生物,不是武炼的兽人,而是实实际际的魔界生物,为着能够来到人间而狂喜,撕杀吞噬着甜美的血肉。

  几条庞然大物蜿蜒着身躯,把巨硕躯体盘旋在附近的小山上,额顶上的灯笼树,吸引过往飞禽,正是妮儿曾在魔界目睹的蟒形生物。

  石崇说的没有错,剩下在这里的人,确实是不多!

  潜伏多年,魔族正式出现在风之大陆的时刻到了。

  

举报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
段评功能已上线,
在此处设置开关
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