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
段评功能优化通知
发表 {{realReplyContent.length}}/{{maxLength}}

共{{commentTotal}}条帖子

已显示全部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查看回复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已显示全部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二章 初试啼声

风姿物语 罗森 7428 2004.03.19 23:23

    香格里拉的城防,在自由都市地区是数一数二的戒备森严,尤其是在过去青楼联盟掌政时期,更是出了名的外弛内张,在看似平和松散的警备下,运作着相当缜密的巡逻网,绝不让不法份子轻易入侵城内。

  无奈,这两天的连续破坏与骚动,就连市长官邸都被夷为平地,城内的警备多少也受到影响,所以当爱菱与有雪由空中快速入城时,已经没有多余的人力可以去注意他们。

  在这样的情形下,天位武者的天心意识反而成为盲点,因为除非特别留意,不然一般的情形下,天心意识不会对非天地元气的能源发出警示,因此香格里拉城内的一众武者,并没有发现他们这么出城又入城,只有几个触发式的防护装置,对天空发出稀疏的攻击,被爱菱随手就反击扫平了。

  “喂!我不是很想啰唆,但是一个武器再强,也要使用者够高竿,才能发挥威力,你从来没接受过战斗训练,怎么和敌人实战啊?”

  强风呼呼灌耳,尚未完全痊愈的胸骨,再次用疼痛来提醒主人,但雪特人却仍忍不住喋喋不休的个性,向着他可贵并且是唯一的战友发出疑问。

  “喔,这个不要紧的,T1000本身的速度很快,所以我可以和任何敌人拉远距离,从远方用重武器扫射轰击;如果真的被迫打近身战,我也设计了几个模拟人格,会自动接手作战。”

  “模拟人格?”

  “对啊,有兰斯洛师兄的、有白起先生的,也有莫问先生的喔!可惜资料搜集不完全,不然就可以使用铁面人妖先生的作战模式了。”

  似乎是受到妮儿的“污染”,即使是从未与公瑾对峙过的爱菱,也很自然地用起这个不合事实的污名称呼,但有雪在意的却不是这个,而是那个什么模拟人格的鬼东西。

  (天杀的,什么人的不好用,专门挑一些变态杀人狂的个性来模拟,你是存心想要血洗这座都市吗?)

  心里这么存疑着,有雪却也没有出声抗辩,只是暗自琢磨,该怎么趁这小丫头不注意的时候,偷偷盗走她身上那把威力无穷的物理崩坏枪。

  然而,当爱菱无声地降落,悄然来到有雪藏住郝可莲的隐蔽处,两人却反覆寻找不到郝可莲的踪迹,只见地上一滩干掉的血迹,除此别无他物,有雪固然心急,到处跑来跑去寻找,而在机械装甲之内的爱菱,则是开启了面罩上的特别萤幕,把眼前所看到的景象放大千倍,用电子系统进行精密的分析与搜寻。

  透过恶魔岛本部的技术协助,T1000的资料库里,存着许多连爱菱也不懂得如何使用的资料,当世天位武者的特征、武学性质,都被纪录在内,只要和现场遗留的脚步印子、大气中的残余波动相比较,就可以找出曾经到过这里的人。

  “地上血迹,扫描确认;墙上液体分子,分析处理中……”

  淡淡的痕迹,非但凡人的肉眼难见,就算天位武者都不可能看得这么钜细靡遗,尽管爱菱进来以后一步也不动,但她所得到的讯息,却比满屋子乱找的有雪更多。经过鉴定确认,地上的血迹、墙上的汗水遗渍都有轻微却复杂的毒物反应,再加上独特的基因链,可以确认郝可莲曾经待过这里,并且没有死在这地方,而且很可能是被人带走;那人武功一定很高,因为留下来可供分析的讯息,少得异乎寻常。

  但究竟是被人带走或劫走,对方是何身分,是敌是友,爱菱却无法确认,需要更进一步的调查。然而,爱菱却没有想到,当她预备对有雪说出自己的发现,跑回她面前的有雪却主动开口。

  “伤脑筋,阿纯好像被人带走了。”

  “是啊,我正要告诉你这……”

  “带走她的人……嗯,武功很高,估计有个天位级数是错不了的,而且应该不是我方的人,是艾尔铁诺军方的可能性很高。”

  “为、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些?你是怎么知道的?这种事情可不能瞎猜喔!”

  爱菱真的很吃惊,因为有雪的这些推论,自己只能列为可能,却根本无法确认,他的资料不可能有自己那么充分,是怎么猜到这些的呢?

  “胡说八道,我怎么会瞎猜,这一切都是有真凭实据的……嗯,敌人不只是来自艾尔铁诺军方,而且还是来自第二集团军,官阶相当的高,是阿纯的同事,所以应该没有危险……至于确切的官阶……”

  看有雪说得那么自信沉着,爱菱都快要叫出来了,为什么自己最得意的科学扫描与鉴定,会比不上雪特人的红眼呢?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?为何他的肉眼会看到比自己更多的讯息?

  “这……怎么可能?我的精密扫描……”

  “吵死人了,什么**扫描,你可不可以把脚移开一下?一进来就像头大象似的踩在那里,动也不动一下,这个徽章都快被你踩烂了,把你的铁脚移开啦!”

  “啊!对不起……我完全都没有发现。”

  有雪拾起那个徽章,和以前看过的记忆比对,确认那是艾尔铁诺将官级的军徽。照理说,如果敌人真是高手,没理由留下这东西在此,唯一可能的理由,就是阿纯故意让他留下,用来让自己安心的东西。

  以雪特人的机灵,当然知道现在不是穷追不舍的时候。要厚颜无耻继续赖回雷因斯阵营,并不是什么问题;但是这样一来,已有戒心的妮儿,就会拘束住自己往后的行动,很不划算,横竖身旁已经多出现了一道安全地带,那么……

  一旁的爱菱,正自为了自己重出江湖后的首次受挫,感到非常懊恼,果然灯塔底下是最黑暗的地方,等会儿一定要改写程式,往后把脚下也列入搜寻扫描的范围。

  紧跟着,两个人开始商讨关于今后行动的方向。爱菱所掌握的实力诚然强大,但是却对目前的局势搞不清楚,而有雪却主动提案,目前通天炮是各方势力必争的所在,想要争取主动,那就得把那个动力装置拿到手,恰好爱菱是这方面的天才,这是各方势力所不及的地方,如果她能协助,那么……

  “不过,满伤脑筋的,听说那个东西目前被藏在香格里拉的地下秘窟,但我也不知道确切位置,唯一晓得的一个入口在城外,进去以后好像被封闭住了,也不知道能不能再进去。”

  “嗯,这件事我也听说了,所以……我来的时候也有了准备。”

  爱菱横着左臂,在手腕上浮起球形的电子萤幕,手指在上面敲敲点点,随着虚拟的电子声响,一个红色光点迅速由画面左上角朝这边移动,当光点到了画面中心,连有雪也听到了那一度熟悉的声音。

  “汪!汪!汪汪汪!”

  响亮的狗吠声,由远而近,片刻之后,一头银色的小狗,长条形的红色眼睛来回闪动,雪亮的短尾左右摇曳,用几乎是猎豹般的速度,一下子跑了进来,跳跃蹦起,摇着尾巴扑进主人的怀抱里。

  看似温馨的画面,却隐藏着一个恐怖的危机,这头可爱宠物奔入主人怀里的动作,若让有雪来形容,那并不是“扑”,而是“撞”,而爱菱胸甲瞬间发出了很大的金铁声响,假如换做是一个没有“物理防护遮蔽”装置的普通人,可能就这么被爱犬的热情一扑,胸骨尽碎,刹那间穿越天堂,直达地狱。

  “卡布其诺,这是有雪先生喔!以前对你很照顾的,你还认得他吗?”

  “嘿,就算它的脑袋不认得我,它那染满数不清无辜男士腿上鲜血的牙齿,也一定记得我的。”

  “那……那是因为有雪先生你偷摸人家屁股。”

  拌嘴下去不会有什么结果,爱菱把手在卡布其诺的头上拍拍,一长串的电子键盘声响后,一张三尺见方的电子大地图浮现在两个人的眼前。

  “在我行动之前,就已经先让卡布其诺在香格里拉到处跑,用超音波探测地上地下,顺便画下地图……诺,看到这个紫色光点了吗?从音波反应来看,那里就是我们的目的地。”

  ※※※

  市长官邸的那场骚动,也同样撼动了正在驿馆中的雷因斯·青楼联盟联军,只不过,现在被搞得焦头烂额的他们,没有办法再去顾及那场意料外的骚动。

  “好奇怪的震波,威力虽然大,可是却没有天地元气的波动,并不是由天位力量发震出来的,难道……是什么火yao炸弹吗?”

  尽管武功施展不出来,海稼轩却没有丧失天心意识的感知能力,发生在市长官邸的爆炸,他是所有人当中最先感应到的一个,甚至还为之纳闷,因为这场爆炸并没有传来任何烟硝气味。

  “你说的炸弹是指什么?外面那个?还是刚刚在我们这里扔炸弹的那个雪特浑球?”

  数个时辰以前,妮儿为着一件事情深深困扰。从婢女的口中,她知道自己与那可恶的雪特人吵架时,泉樱曾经在旁边听见了一切,而单单是回想雪特人到底说了什么,就让妮儿觉得很伤脑筋。

  “……那个雪特人的嘴巴一向很贱,有时候本来没那个意思,但为了吵赢别人,就会说出一些很匪夷所思的话……从大家还在混强盗的时候就是这样了……问题是,别人不知道,听了以后会很难过吧……”

  “唷,看不出你这丫头还满有恻隐之心的嘛,真是人不可貌相啊!”

  “胡说什么,本姑娘本来就很温柔啊,是你这个瞎了狗眼的小子不懂得欣赏。”

  撇开想回嘴的冲动不谈,海稼轩是真的感到有些诧异,听说在雷因斯阵营中,这少女一向以骄纵蛮横出名,而自己与她的相处印象,也确实感到她粗鲁无文到极点,不过……这两天倒是慢慢发现,这丫头有她温柔善良的一面,在某个角度来说,她远比自己更有纯真的赤子之心。

  或许……是源五郎的努力,才让她没有被步入天位世界后的污秽弄脏心灵吧!

  “喂,你和她不是很熟吗?要不要……你去劝劝她吧?”

  “我为什么……嗯,可以啊,不过你要答应先回答我几件事。”

  本来想要一口拒绝的海稼轩,突然改了主意,因为平时与妮儿的关系不佳,问话她多半爱理不理,只有趁这时候勒索消息。

  “嗯……除了三围和年龄,剩下的都可以问。”

  “谁要知道那种东西?我是要问你,过去源五郎怎么教你武功的?”

  “我的武功是哥哥教的,小五只是帮我加强训练一些东西而已。”

  “随便啦,反正把你和他怎么习武练武的过程说出来。”

  自己究竟是如何练功修习,这应该是一个相当机密的问题,海稼轩这样子问起,妮儿感到几分疑虑,不过当海稼轩说,如果自己不能了解这些过程,那也就无法想出如何帮她回复武功,妮儿也就只有妥协了。

  “没有什么特殊的,小五说天魔功的威力虽然强,但并不是王道武学。在风之大陆上,武学正宗毕竟还是白鹿洞,所以……”

  “嗯,嗯,听起来像是人话,本以为这小子狂妄自大,除了他那两手小天星指、星野天河剑,就不把别的武学看在眼底,想不到教你的时候还挺老实,知道什么才是武学正……咦?他怎么会这么好心?”

  本来两手托肩,听得频频点头的海稼轩,忽然眉头一皱,问起源五郎教导的细节。妮儿一一照实说了,从源五郎怎么指导自己白鹿洞各大绝学,让自己熟悉了解特性,并且反覆尝试寻找弱点,做实战练习,全都毫无保留地告诉海稼轩。

  “浑、浑蛋……早就知道这小子包藏祸心,果然他另有预谋……我要杀了他,我一定要杀了他……”

  一面听妮儿叙述,海稼轩的脸色就像中毒一样,越来越黑,拳头更是握得紧紧。妮儿也不知道这两个同乡好友之间究竟有何恩怨,耸耸肩,把话接着说完,尤其是说到源五郎施展白鹿洞武学,要自己把他当作假想敌,全力攻击与找寻致命破绽时,海稼轩那不住握放的手掌,看起来实在像是无意识地紧掐着某个人的咽喉。

  “小五说,白鹿洞是我们的死敌,早晚我们会碰上陆游老乌龟、铁面大人妖,所以要特别钻研敌人的武学……唉,谁知道陆游老乌龟这么快就嗝屁下地狱,只剩下那个铁面人妖,早知道就不要花那么多时间练……”

  “我彼他娘之的……这个小白脸,居然敢背后说人长短,还用了那个让人最忌讳的动物……我要阉了他,一定要阉了他……”

  假如不是妮儿及时把人拉住,看来已被气得忘记理智的海稼轩,真的会这么冲出门去。

  在使用蛮力把他拖回来,提醒他双方谈论的本来目的后,海稼轩才镇定下来,连问了妮儿几个行气导劲的问题,问到后来,连妮儿自己都很讶异,因为海稼轩抢先说出几套行功口诀,那都是源五郎要自己反覆练习,但却从不用于实战,到现在也不知有何作用的内功,只不过因为他教的实在太多,自己也忘了确认,只是一有时间便反覆练习。

  “奇怪,你怎么知道这些心法?小五说这是他特别设计的耶!还是说,他故意骗我,这又是什么白鹿洞的秘密武学?你和他都学过白鹿洞武学,所以你知道这些?”

  妮儿自以为是的推论,并没有立刻得到证实,因为海稼轩只是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过来,上下再打量了她几眼后,摸着下巴,沉吟道:“真不懂,你这个小丫头有什么好的……居然能把那小子迷得神魂颠倒,把什么好的都留给你……”

  这句话说得古怪,妮儿正待追问,外头忽然传来一阵喧闹,海稼轩二话不说地开门就走。

  “喂,等等,你不是说要帮我回复武功的吗?怎么跑了?”

  心急的妮儿,从后头一把就抓住海稼轩衣领,还没来得及再开口,就见到门外天色已黑,一弯明月高挂在空,原来时间已经入夜了。但古怪的是,月光照在身上,有一种很奇特的波动,开始在体内流窜……

  “我答应的事没有不做,你现在应该有点感觉,真气也开始回复运转了吧?”

  海稼轩说的是实话。从被月光照到的那一刻开始,妮儿就觉得全身一颤,本来消失得无影无踪的真气,迅速在体内出现,稍一运转,便觉得通体舒泰,再一发劲,妮儿就确认自己能够运使天位力量了。

  (奇怪,又不是中了魔法,为什么被月光照到就会……)

  这个诧异的问题还没问出口,海稼轩已经往前离开,路上向侍女问明白骚动方向,迳自往那边走去。

  妮儿从后追赶上,得知骚动的原因,是因为泉樱应侍女团所请,开始为即将到来的演唱会作准备,驿馆内的青楼众人想要一闻歌声,所以纷纷赶去,也因此造成了骚动。

  “虽然人不一样,不过却是发表冷梦雪的新歌,也难怪他们会那么急,这点我是可以理解啦!”妮儿皱眉道:“但是为什么会选在这种时候唱歌啊?”

  “呵,这你就不懂了,人心情不好的时候,唱歌可以松懈情绪,当年我们有一个老朋友,很会搞一些机械什么的,每次心情不好,就喜欢唱歌来发泄,还有个很特别的名堂,叫做卡啦OK。”

  目前的海稼轩身无内力,个头又小,但妮儿用普通速度在后追赶,竟然追之不上。仔细一看,发现他脚底踩着某种奇异步法前进,不由得暗暗佩服,这人确实学艺渊博。

  “喂,姓海的,看你半大不小的样子,怎么你也有当年吗?”

  “……一刻钟过去也算曾经,你有没有曾经?”

  “用这种算法,当然有啰!”

  “你可以有曾经,我为什么不可以有当年?”

  双方进行这种没什么营养可言的谈话,来到了进行试唱会的所在,才一打开门,两人就发现室内的状况不对,而在他们警觉到自己该采取反应之前,两个人却不约而同,双双倒下,一起失去了意识……

  ※※※

  “有雪先生,你说你前几天也来过这里,那感觉有什么改变吗?”

  “天晓得,那天和这天都一样黑,哪看得出有什么变化?顶多是今天运气好一点,没有碰上老公公和老婆婆的旅行团。”

  “旅行团?”

  在香格里拉的地底,另一支本该隶属于雷因斯阵营的独立队伍,正在进行他们的探险工作。

  随着通天炮的重大威胁与日俱增,这座与通天炮关系重大的地窟,也成为各方势力必争之地,然而,迄今尚没有哪一方势力,能够成功在这边探索出什么。

  爱菱单枪匹马,一到香格里拉就决定孤身探索地窟,除了是艺高人胆大的表现之外,也是因为她从华扁鹊那边得到了某些讯息。而现在,这些讯息她也与有雪共享。

  “什么?你是说,在香格里拉地下的这个东西,是一座地宫?一座试练之殿?”

  “嗯,华姊姊手上的经书是这么说没错。好像是太古时候,诸神为了锻炼有心继承正义力量的勇者,特别建造出来的地方,既深邃又辽阔,不但有很多巨型怪物出没,而且越到深处,就越会遇到一些危险的陷阱与诅咒,利用这些陷阱与考验,就能锻炼出坚强的勇者。”

  香格里拉的位置,在空间与地理上,是整块风之大陆能量汇流的中心点,利用这些能量与苦练,确实有可能造就出拥有强大武力的勇者,不过有雪却对这感到怀疑。

  “去,难怪古时候的勇者这么稀少,根本还没出道就被这些鬼东西弄死了,你确定这座地宫不是某个邪恶组织建造的?”

  “呃……就是因为发生了这样意外的副作用,所以后来地宫被诸神关闭,不再使用,入口也被完全封死,只有持有钥匙的人,才能够进入。”

  “什么钥匙?”

  这一点,爱菱没有回答,有雪也识相没有多问。不过,跟着这丫头一起闯关,确实是相当安全,她那一身T1000装甲比当初想像的更加厉害,自己甚至无法猜测,这件铠甲里头到底藏了多少秘密功能。

  单单只是侦测,似乎就不输给天心意识,从两人一同进入地窟开始,每次有怪物出现,没等怪物实际现身攻击,爱菱就已经察觉,手掌一抬,也没见她怎么动作,就是一枪轰发出去。

  物理崩坏枪的威力实在是很可怕,一枪击中,不但那些巨虫瞬间消失,连旁边数十尺方圆的岩石都蒸发无踪。更厉害的是,那些怪虫本来该是无影无踪,出没不定,但爱菱似乎连它们的虚体都能够侦测到,在它们由虚转实的瞬间,抢先发出攻击。

  结果,两人顺利地长驱直入,尽管一路上巨虫当道,却全然没能对他们造成什么妨碍,只是……

  “喂,丫头,有一往无前的气魄是很好啦,不过,你这么半点后路都不留,凡是我们经过的地方,全都给崩塌的石头埋了,这样子我们到时候要怎么出去啊?”

  “啊,不用担心那种小事啦!只要再用物理崩坏枪轰出去就行了。”

  “怎么说我们都是在香格里拉的地底下,你这样轰过来又轰过去,把地基整个掏空了,要是到时候香格里拉整个沉下去,那你就是头号罪人。”

  有雪是真的这么担心,不过,另外传来的一个声音,却显然沉稳得多。

  “很有意思啊,事隔多年,隆·贝多芬一脉的血裔,还是这么胆大无畏,难怪皇太极老儿花费偌大精神,万里迢迢赶去自由都市,传你他一生的研究技艺。”

  

举报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
段评功能已上线,
在此处设置开关
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