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
段评功能优化通知
发表 {{realReplyContent.length}}/{{maxLength}}

共{{commentTotal}}条帖子

已显示全部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查看回复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已显示全部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二章 劲爆丑闻

风姿物语 罗森 10234 2003.04.21 13:40

    

  稷下城的百姓,自昨日以来,便遇上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。内战进行至今,不管他们心理拥戴的是哪一方,手上没有任何力量的他们,根本无法对战局产生影响,只能被动地旁观着战局演变,不甘不愿地成为战争中的受害者。

  然而,现在却出现了一个机会,让他们能凝聚自己的力量,将这场战争结束。城外的白天行发表了公告,只要献出兰斯洛亲王的首级,出城受降,那么这场战争就此完结。

  内战持续良久,百姓们确实是觉得烦了,而在经历过大洗礼的震撼后,稷下人民更是强烈地厌恶战争,希望能早日结束这没有意义的厮杀,只是,对方开出的条件委实不易,就算现在局势摆明了,兰斯洛一方没可能在内战中获胜,但面对拥有天位力量的兰斯洛,即使倾尽稷下的人力物力,也不可能杀死这样的强人,更何况兰斯洛若是一心要走,城内又怎有人拦他得住?

  想不出实际解决办法,百姓们笼罩在一副沉闷难耐的气氛中,特别是想到十多天后,白天行即将发动第二次毁灭攻击,所有人的心情就格外恶劣。

  之前稷下学宫里,曾有学者分析表示,稷下是雷因斯首都,包括象牙白塔在内的众多珍贵建筑,更是雷因斯人的信仰,白天行便是向天借胆,也不敢进行大规模破坏。而今,当白天行宣誓要屠城,没有人会怀疑他的决心,当初自信满满做着那些分析的学者们,早就与自己的研究报告在大洗礼中一同化为灰烬。

  “稷下城没什么了不起,你们这群自以为是的臭虫,在我眼中更是一文不值,若是十五天后你们仍冥顽不灵,我就用核能导弹夷平稷下,让你们与那伪王陪葬,然后我另选其他城市当首都,你们则以无知愚蠢的形象,永留在我雷因斯的历史里!”

  这是白天行在宣示文告中发表的话,曾与他有同窗之谊的稷下学士们都很吃惊,不理解他为何会忽然变得这样霸气滔天,视一切若无物。而仔细想一想,等若已将雷因斯全土掌握在手中的白天行,确实没什么好顾忌的,之前虽有人预测,他要取得稷下的丰庶财力,不会放手破坏,不料白天行一出手就毁了价值最大的象牙白塔,充分证明了决心。

  现在的问题非常棘手,尽管已经有人开始觉得,兰斯洛亲王的为人,其实也还不坏,但是再怎么说,他都不像是历代女王那样,会为了百姓牺牲自己所有的伟大人物,纵使他不眷恋权位,甘心退让,也不可能自己把脑袋砍下来,当作求和礼物吧?

  烦躁不安的气氛,让人民的心情极度恶劣。丧失亲友的难过心情、十五天后大有可能与亡故亲友拥抱重聚的可能,让稷下城内充满着一股暴风雨前的宁静,任谁都担心,大规模民变一触即发。

  即使没有刻意挑拨,暴动气息也已极为浓厚,何况这两三天媒体一直传送出让人侧目的消息。那是有关太研院特别小组负责人爱因斯坦博士,其实是奉兰斯洛亲王之命,潜入太研院,意图将整个太研院纳入掌控中的消息。

  这些内幕越揭露越是荒谬离奇,先是指称爱因斯坦博士的真面目,是一头矮人族的异种,而在这项谣言不攻自破后,又再度刊出了让稷下百姓目瞪口呆的报导。

  这份以“劲爆!皇室丑闻大揭秘”为题的报导,主要说明爱因斯坦博士与兰斯洛亲王有不正常的男女关系,早在兰斯洛还在艾尔铁诺为盗时,他们就勾搭在一起,而后一直流亡到基格鲁,仍是恋奸情热,两人在夜里互打麻药后,进行极其不堪入目的性行为,种种怪模怪样的丑态,竟将无意间撞破此事的莉雅女王活活气死,呕血驾崩于基格鲁……

  不知是真是假,但即使只有一成的真实性,那也委实非同小可,让阅读过这篇报导的稷下人民,个个脸色凝重,面面相觑。

  这件事情是真的吗?

  稷下人民回答不出。兰斯洛亲王、爱因斯坦博士,对他们来说都是外来者,早半年前,他们甚至不晓得这两个人,现在要对他们的人品作出论断,资料实在太少了点。

  不过,有几件事是他们不会忘记的。姑且不论兰斯洛,人们对于那个在大洗礼之后,扛着沉重仪器,率领大批研究员,在稷下城内到处清除辐射影响的少女,印象非常深刻。

  从清除辐射,一直到挖掘救人,这个看来个头不高、娇怯怯的少女,最早到场,一直撑到体力不支,才被部属们强行架回去休息。除了指挥、使用仪器,每当发现有生还者讯息,她第一个扑到砂石堆中,急切地守护着所有生命,虽然嫌没理智了些,但看在旁边所有人眼中,却都感谢着她的心意。

  是像报导中说的一样,这些作为都仅是在作秀吗?

  这就难以判断了,不过,当有人拿这句话向太研院的研究生查询,却被他们愤怒地将手套丢在面上。

  “虽然我们还无法完全证明,但我们相信爱因斯坦博士的心意,有谁再说出这么下流的话,全太研院的手套都会丢在他脸上!”

  根据贵族礼仪,丢掷手套,代表着要求决斗,研究员们以这样的姿态,全心支持着敬爱的领袖,坚决的态度,震慑了所有登门采访的记者。

  不满一个月的时间,竟能够让这些眼高于顶的研究员,这么样地爱戴,这个少女的魅力可想而知。事实上,研究员们心里不是没有怀疑,但每个人都记得,当要进入核爆中心工作时,他们都有着顾虑,即使穿上防护衣,处于那么高辐射的危险地带,仍然是有危险,倘使真的被辐射毒物入体,除非是拥有天位力量的高手,否则任谁都是无可救治。

  爱因斯坦博士当然没有天位力量,但她却毫不犹豫地当先抢了进去。那么娇小的个头,却作了这么多的事,发挥着让他们这些男儿汉都要低头的勇气,这样的她,如果还要被污蔑成故作姿态,那不是太没天理了吗?

  对于那些喧嚣的谣言,所有研究员都希望能够早点厘清真相,然而兰斯洛亲王迄今却未作任何说明,由于象牙白塔被炸毁,亲王殿下又忙得东奔西跑,一时间实在找不到他究竟落脚何处?

  当好不容易探清了他落脚的住宅,一处由宫廷大老白德昭暂时借出的宅院,众人赶了过去,却看到爱因斯坦博士已经先到一步,正敲着那扇闭得死紧的大门。

  “大郎先生!你出来啊!请你告诉我,你究竟是什么人?你是不是真的只是在利用我?”敲打着厚重铁门,少女是那么声嘶力竭地叫喊着,“为什么?为什么你不肯出来见我?我在等你亲口对我说话啊!”

  少女脚边,机械狗直绕着打转,不时更助威似的吼上一两声。以卡布其诺一张口便轰穿研究院合金障壁的火力,要弄破这扇门实在轻而易举,但少女却希望能让被要求会面的一方主动出来见面,因此并没有打算动用武力。

  距离消息被揭露,已有好一段时间,爱菱始终在等着兰斯洛的前来,只是等来等去,半个人影都没有看到,最后实在按耐不住,查出兰斯洛亲王目前的行馆,亲自登门造访,却是吃了个闭门羹,内里的管家迟疑了一阵后,说亲王殿下此刻外出,不在府内。

  怎么听,这都像是推卸之词,爱菱也不顾路人奇异的眼光,迳自在门前苦候,久了,更直接敲起门来,内里却来了个相应不理。

  无论外界的说法如何、自己怎样去猜想,事实的真相应该只有一个。在爱菱心中,她仍努力地想要去相信一直协助自己的那位大郎先生,同时,她也不得不想到对方身上的那半面铁牌。

  当日在阿朗巴特山,自己曾亲口答应皇太极老爷爷,会全力帮助持有这半面铁牌的传人,基于对已逝者的尊重,自己怎样都不会反悔,即使是那个讨厌的兰斯洛亲王,如果持着那半面铁牌来要求协助,自己纵是不愿,也还是会去做,更何况现在兰斯洛亲王可能就是大郎先生……

  爱菱心里已经有了准备。她知道,政治这种东西,没有自己所想像得那么简单,很多时候,必须用一些己所不愿的手段,她虽然厌恶,却可以理解兰斯洛先生的做法,因此,即使证实对方有意利用自己,去谋夺太研院的支持,她也可以原谅,毕竟,她曾经从这个男人身上获得许多,而若没有皇太极的栽培,她更是不会有今天……

  可是,这些谅解都有个大前提,不管怎样,她都要听见兰斯洛先生的亲口解释。只要对方用着歉然笑容,低声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说声对不起,那么她也可以宽大地回以谅解的笑容。

  (拜托,兰斯洛师兄,只要一句话就好,为什么你连这一句抱歉都不肯给我?)

  对于爱菱的这个问题,兰斯洛确实是没法回答,不管他本人想说的是什么,当他根本就不在这间屋子里,怎么有办法回答爱菱的质问?

  与爱菱的关系一被揭露,兰斯洛非常恼火,第一个念头就是去放火烧了所有相关报刊,不过,在民主风气盛行的雷因斯,这种做法是不可能的,另外,城内此刻混乱的气氛,也让兰斯洛多所顾忌。

  起先,他是想见见爱菱,和她解释一下,一切的偶然,和自己的想法,不过因为爱菱始终不离太研院,找不到适合的说话机会。到后来,他开始这样想着。

  相处过这些时间,那丫头应该了解我是什么样的人啊?为什么我非得去向她解释呢?她对我的信任,该不会这么脆弱吧?

  抱着这样的想法,兰斯洛在解释行动上就不是很积极,转而处理其余让他困扰不已的问题。一直到妻子揪着他的耳朵,把他给拉了起来。

  “啊!痛,这样会痛啊!婆娘,你在做什么啊?”

  “拉你去向人解释啊!你这么拖拖拉拉,要弄到什么时候才去把话讲清楚?”

  “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说谎,当初她也是用假身分骗我啊!还有你这扮什么白三公子的人妖,要道歉你也要去。”

  没有直闯太研院的打算,两人最后来到爱菱在酒店街的住处,进了那间小木屋。本来,爱菱曾打算让研究员们每日到此接自己上班,藉此强迫他们走入民间,多了解一些他们平日不关心的事。不过,后来诸事纷至沓来,爱菱自己又常常在太研院忙得头昏脑胀,连又常常在太研院忙得头昏脑胀,连间回这暂时住处,那个构想也就随之泡汤。

  “喂,那丫头该不会整天不回来吧?”

  “这个……老公你这样问,我也不晓得啊!”

  “你不是魔法女王吗?随便占卜一下,不就知道了吗?”

  “老公你还是天位高手呢!这么想知道的话,用你的天心意识去感应啊!”

  在小木屋里枯坐了一个时辰,看着室内简单的摆设,一张挂着蚊帐的破旧木床、一张茶几、几张凳子,除此之外别无他物,两人都觉得烦闷,这时,提议买些点心回来的小草,却带回了一份刚刚出刊的号外。

  “什么?居然说我是同性恋?我要杀光写这篇号外的浑蛋!”

  看了报导上的消息,兰斯洛怒不可抑,死瞪着那再次被翻掀出来的丑闻,指称自己有着不正常的性癖,和手下的男性,从俊美的源五郎到肥胖的雪特人,都曾经有过一腿,而平常在自己身边跟进跟出的雪特人,最近之所以不见踪影,是因为自己害怕丑闻外泄,已经将他偷偷灭口了。

  “混、混帐东西!到底是什么人敢写这种恶心谎话?”

  “这个……好像是一种叫做狗仔队的奇特生物……”

  不像丈夫那么明显的反应,但小草也是盯着这份号外,对里头的描述感到吃惊。

  “你看,这里真是胡说八道,就算是和老婆你,我们每天晚上作的那些,是不堪入目的行为吗?是怪模怪样吗?呃……等等,现在想起来,好像还真有那么一点怪……可是,至少我们没有互打麻药啊……嗯,那都不是重点啦!”

  兰斯洛把桌一拍,怒道:“要是本大爷还在当强盗,立刻就率领兄弟,砸破他们所有门窗家俱,再一把火把他们的狗窝烧得干净。”

  “嗯,可是,至少有一点,他们没有说错喔!”小草凝望着纸上文字,频频点头道:“我确实是常常被老公你气得要死,如果不是因为已经变成幽灵,说不定真的会吐血身亡呢!”

  看着丈夫一副愧疚的表情,小草笑道:“不用太介意啦,而且,这种事我以前就常常遇到,那些媒体总想要挖王室的丑闻,找不到妈妈她的破绽,爸爸不在,二哥根本是会走路的丑闻大合体,没东西好挖,最后矛头就通通指向我,一下子说我施打麻药,一下子又说我在稷下开乱交派对,还说我逼所有教授叫我女王,图谋不轨……啊!那段日子才真是不好过啊。”

  “这么过分?你忍得下?”

  “当然忍不下啊!不知道有多少次,我在深夜拎一桶油,带好火种,想要放火烧掉他们的屋子。”小草吐吐舌头,道:“不过,最后都是被梅琳老师逮个正着,说什么未来的女王不可以在半夜偷偷当纵火魔,然后就把我抓回去跪了。”

  听着妻子当年的糗事,兰斯洛不禁微笑,忽然,他想到一事,笑问道:“那么,后来这些问题是怎么摆平的?”

  “是……”小草欲言又止,最后点头道:“老公,你已经知道了吧?”

  “嗯,是你哥哥帮你解决的吧?”兰斯洛刚刚想到,在那时候,最适合帮忙妻子解决这些问题的,大概就是财可通神的二舅子白无忌了。

  “二哥那时候直接把这些东西全部买下,自己当了老板,就没有类似困扰了。”

  小草的回答,也正代表着一件事。既然这么长的时间里,白无忌都能压下这些荒谬报导,那此刻这类东西的一再炒作,就说明了他的态度。或许是碍于兄弟之情,他不得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但大体来说,白无忌已然作出选择,站在与妹夫相反的方向了。

  “伤脑筋啊,两个舅子都是一看见我就打,我是这么讨人厌的一个家伙啊……”再次意识到自己的不受欢迎,兰斯洛多少有点泄气,特别是在白天行的威迫公告发出后,遇到的人嘴上没说,但都是用一种希望他自动退位的眼神,哀求似地看着他。置身在这种环境里,分外地让他感到意志消沉,提不起斗志去和敌人重新拼过。

  “不要这样嘛,这些并不代表什么啊!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兰斯洛的语气显得很迟疑,慢慢道:“小草,你认为,如果我不占据这个位置,你觉得会不会有什么不好?”

  小草心中一凛。大洗礼的事件,对兰斯洛还是有所影响,毕竟,如果事情重来一遍,他并没有把握能够阻止,还是只能眼睁睁地坐视事情发生。长久以来的自我怀疑,当听到敌人的攻击预告,心里终于产生了动摇。

  假如兰斯洛是个彻底自私的人,这时候的压力他根本就不会放在心上,只要死抓着王权直到最后一刻就可以了,不过,虽然在某些方面的道德感比较差,但是面对这种涉及万人生死的重大关卡,他不得不开始学着思考大局,以大局为重。

  “现在的事实是,如果我还一直呆在这个位子上,稷下百姓就会失去他们的所有,没错吧?”兰斯洛道:“从北门天关把妮儿和老三调回来,或许可以解决目前的困境,但那也无法保证能尽快结束战事,如果这样继续拖下去,给稷下百姓的伤害,我想只会更深,甚至让前两天的那种惨事一再重演。”

  小草聆听丈夫的说话,充分感觉到了兄长对他造成的压力。自己已经试着联络枫儿,但是应该在自由都市的她,目前却下落不明,联系不上,希望不是已经遭了兄长的毒手。

  “你那个老哥,实在是不简单,虽然我不喜欢他,但是不能不承认,他是一个非常麻烦的对手,那份资料上面说,他学什么东西都一学就会,看起书来也是一目十行,身体不但百毒不侵,连魔法诅咒也拿他没办法。和这样的人作战,我总觉得敌人像是靠作弊在赢,不过,我确实是拿他没办法啦……”

  兰斯洛续道:“要像他那样心狠手辣,我做不到,可是,如果我做不到,大概就没办法与他竞争,最后反而牵连到很多无辜的人。我这个人啊,最讨厌的就是牵连无辜,让自己一辈子不舒服,所以,如果真的不行,我不想勉强支撑下去。”

  小草为之沉默,像这样关乎个人意愿的抉择,身为妻子、要与这男人共享未来的她,并非没有发言权,但是,这时的她却希望以一个友人、知己的身分,让兰斯洛能够选择最符合本身意愿的道路。

  “如果这么做,对你会很抱歉,不过王位最终是由你大哥来继承,对你们家来说,也算交代得过去。”兰斯洛道:“所以……如果我放弃王位,可以吗?”

  经过这么多的努力,最后仍是做出这样的决定,让所有心血付诸流水,小草自是有着遗憾。不过,这遗憾只是少许,对于丈夫能够自己做出选择的喜悦,足以盖过那些不快……

  微微一笑,小草道:“没关系啊,这世上除了当国王之外,还有很多职业可做嘛!就算离开雷因斯,我们也是饿不死的,看你要做什么都行,我们再去找个新的人生吧!”

  获得妻子谅解,兰斯洛心中如释大石,轻松之余,却又有几分意外地失落,无声无息地袭上心头。

  “那么……既然人一直没等到,我想今天大概不会回来了,我们回去吧!”

  小草站起身来,却给丈夫牵着手拉住。

  “怎么了吗?”

  “你九叔公的那间房子,人多眼杂,回去以后,很多东西你不觉得很不方便吗?”

  “不方便?不会啊,你觉得那边会缺少什么东西……哎!”话没说完,一声惊呼,已给丈夫打横抱起,整个人平放在后头床上。

  “不好吧?在这里?”

  “有什么关系?这里隐密,有没有别人会来,难得已经有了决定,当然要做点事情来庆祝啦……呵呵,你知道吗?你穿男装的样子,看起来好俊俏啊!”

  “你好变态啊!想要在这种地方……”

  “呵,谁叫你不反抗?你要是不喜欢,可以尖叫让人来救你啊……”

  夫妻俩人贴面低语,相互调笑,在这间无人问津的小木屋里,享受着不被打扰的隐密时光,直至女方终于发出尖叫,打断了本来的甜蜜气氛。

  “啊~~~~~~~”

  尖叫是伴随着开门声一同响起,两者虽有先后之分,但兰斯洛一时间还真弄不清发生什么事。

  “你、你们……你们两个男人在我床上……在我床上作、作什么……”

  忽然看到意想不到的东西,虽然室内光线昏暗,两人身上衣着也算完整,但却足以让哭累回家的少女,感到如五雷轰顶般的震撼。

  “白、白三先生……为、为什么你的胸口有……有那种东西?老天,你们果然不是正常人……我、我要离这里远一点……”

  颤声说着已经语无伦次的句子,少女掉转过头,在机械狗的吠叫声中,飞也似地掉头就跑。

  “看吧!都是你不好,早就和你说不要了,这里毕竟是别人的地方啊……”

  “可是你又没有强烈反对,而且,我们根本都还没开始,谁知道她会那么大反应……”

  “人家是纯情少女啊!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,是变态色魔吗?”

  “唷,抱歉喔,你不觉得把你这个字换成我们会比较贴切一点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由于出现意料之外的变化,兰斯洛和小草因此忙着在附近到处找人。以兰斯洛的天心意识,要找到爱菱是很容易的事,但对解释东西感到麻烦的他,却不希望在这上头大费周章,因此并不运转天心,故意放慢脚步,在酒店街漫步,希望由妻子先碰到爱菱,两人把话讲得差不多的时候,自己再出面结尾。

  那日轰炸稷下城的两枚导弹,一枚摧毁象牙白塔,另一枚的落点离稷下学宫颇近,因为距离、加上爆炸范围被压制的缘故,并没有伤到酒店街这边,反倒是日前兰斯洛与白起一战所造成的破坏,弄塌了不少墙壁房屋,现在仍未修复,看在兰斯洛眼里,又是一阵感慨。

  或许是因为自身由太古魔道的技术所造,所以白起才会那么冷冰冰地没有人性吧!又或者,他是因为根本就不把自己当人类看,所以才有办法杀这些非己同类的生物毫不手软?

  完美的天才战士……或许这些以天才著称的怪物,思考和个性都有异于常人吧!这家伙是这样,自己的结义兄弟李老二,也是这样的怪脾气,一个比一个难相处,偏生一个比一个强。这种人物的存在,对风之大陆上的生灵是好是坏,非己能评估,但反正是弄得自己一个头两个大就是了。

  雷因斯的王位,并不是非要不可,虽然就此放弃很是可惜,但既然自己不希望牵连无辜,那就索性让出位置。纵然退让,白天行那蠢蛋是没可能坐上王位的,下一任雷因斯王究竟是大舅子还是二舅子,这个伤脑筋的问题,就由他们兄弟俩去决定吧……

  想着想着,发现了爱菱的位置,确认她已经和小草碰头后,兰斯洛朝那方向走去。转过几个弯,穿越几条巷子,最后来到一条光线昏暗的陋巷,听到两人正在说话。

  “我们那个时候只是在说话,没有作不该做的事,你误会了啦……”

  “可是,白三先生,那时候,我明明看见你的胸口……你、你是女人吗?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

  “该、该不会你真的是人妖吧?”

  少女惊恐的问话,让小草为之莞尔,更想起当年的一段旧事,自语道:“说来也是啊,我以前还常常被人叫做兔子呢!”

  “兔、兔子的意思是?”

  “不是什么好意思啦,大体上,都是一些男妓、男娼、脔童之类的东西,是好孩子不该知道的东西喔!”

  陷入回忆中的小草,不经意地随口回答爱菱,却没发现身旁少女瞬间苍白了脸,就连躲在不远处墙后偷听的兰斯洛,都吓得张大嘴巴,猜想妻子在与自己相遇前,究竟是过着何等糜烂的颓废生活?

  没有在这话题上继续,爱菱向小草问起了自己的担忧,还有说出自己的想法。

  “……那天,我看到大郎……不,是兰斯洛先生的那半面铁牌,假如他确实是老爷爷的亲人,那他就是我的师兄了。”

  这句话让兰斯洛全然摸不着头脑,在他生命中有一定地位的老头子,除了养父就是义兄东方玄龙,听爱菱的语气,当然就是那个被自己丢在山上的臭老头。然而,那臭老头到底曾帮过小爱菱什么忙,让她这样死心塌地?

  还有,那臭老头虽然常常离山他去,可是怎么也不像这么有本事的人啊!大从师兄王五、小至小爱菱,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受过他的恩惠,一直想要报恩呢?

  “我答应过老爷爷,要帮助他的传人,所以,只要兰斯洛师兄亲口向我证实,那……那我就可以不介意之前的一切,继续站在他这一边……”

  这句话倘若在一个时辰之前,让兰斯洛听见,势必大起鼓舞作用,但现在,他却觉得有些伤脑筋,果然,小草接着问话。

  “可是,这样一来,你会受到整个太研院的排斥,没办法再继续你现在的职位,这样都无所谓吗?”

  以兰斯洛与太研院目前的关系,若爱菱公开表示对他的支持,肯定会引起强大阻力,研究员们也不可能接受表明政治立场的爱菱,继续当特别小组首领,特别是,在两大阵营激烈斗争的此刻,兰斯洛明显落在下风,没有足够实力去支持爱菱什么……

  爱菱不得不沉默下来。她之所以表示支持,主要是看在彼此的交情、对皇太极的承诺,可是这段时间与组员们的相处,真的是很愉快,甚至可以说是一生中最快乐、最受人尊重的时光,忽然间说要舍弃,心里实在是舍不得啊……

  “把这些东西撇开不谈,爱菱,你还打算继续这样子待在太研院吗?”小草道:“我想你自己应该也发现了,继续用这面目待在太研院……很辛苦吧?”

  “我……”爱菱回答不出来。尽管在太研院的生活很快乐,但是心里确实存在着一股恐惧,特别是每次自己照着镜子,看着里头那张陌生的脸孔,总是不禁会问,这个人到底是谁?

  “有个故事,美丽的公主到了晚上十二点,就会变回自己原来的样子,一个平凡的杂役姑娘。”小草道:“时间的大钟已经在摆动,虽然舞会还在进行,但是十二点总会到来,爱菱,你打算怎么办呢?”

  凝望着小草美丽的眼眸,爱菱无法回答这问题,特别是自己的心态……

  “我……我讨厌骗人,也讨厌被人欺骗,可是,如果能让现在的快乐继续下去,我好想一直继续这个谎言,永远也不要醒来。”爱菱低声道:“但是,我又开始慢慢地讨厌自己,不喜欢这么没用的自己,我……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?”

  “我……没有办法告诉你。无关好坏,人生有些决定,必须由自己来下,然后不管结果是什么,自己对自己负责。”小草轻拍爱菱的肩头,柔声道:“你的兰斯洛先生,已经做出了自己的决定,而你……就要试着找出自己的决定。”

  这答案显然不是现在的爱菱能够答出,就在她们两人对望无语的此刻,事情有了新的变化。在一旁把所有对话听在耳里,既然自己已经决定离开,兰斯洛便决定为小师妹作一点事。

  确定身后有二十多人往这边靠近,感觉上都是太研院的成员后,兰斯洛有了动作。从隐身的暗处走出,迳自来到爱菱身前,也不多话,揪住她衣领往下撕扯开后,反手再给了她一耳光,然后在两名女子的愣然眼神中,朗声道:“没用的家伙,本来还期望你能进太研院,帮我做一点事,谁知道你这么没用,这点小事也办不好!”

  本来想要说些什么的小草,在看见后方赶奔过来的大批人马之后,也就沉默不语,慢慢地退后,与两人拉远距离。

  “大……兰斯洛先生,你、你真是……”极度震惊,少女的目光集中在兰斯洛身上,甚至看不见他身后的东西。

  “就是玩你了?你想要怎么样?你能怎么样?早知道就别浪费那么多时间在你这小贱人身上,白费了我那么多功夫,真是……”

  说完临时想出的台词,兰斯洛慢慢回转过头,打算装出一副很吃惊的样子,看见后头一堆愤怒的脸孔,然后发怒拂袖而去。

  “啪!”

  “哗啦哗啦!”

  雪亮的白光,此起彼落地交错闪着,大批人马手里拿着奇怪的太古魔道工具,对准着自己,不知究竟在干什么地操作着。汹汹来势,将兰斯洛整个看得呆了,一直到不久之后,他才靠着妻子的解说,理解发生的事。

  “什么?不是太研院的研究员,是记者?他们手里是……相机?那道光是……什么?镁光灯?拍出来会像真的一样……真见鬼,他们以前不是用画画的吗?什么时候这么先进了?嗯?你说可能是你哥哥们提供的设备……”

  

举报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
段评功能已上线,
在此处设置开关
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