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
段评功能优化通知
发表 {{realReplyContent.length}}/{{maxLength}}

共{{commentTotal}}条帖子

已显示全部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查看回复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已显示全部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七章 魔法跳弹

风姿物语 罗森 9440 2003.04.21 13:32

    

 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一月自由都市香格里拉

  又是一场盛大的演唱会成功落幕,这次是冷梦雪本季在香格里拉的最终献唱,期间,各方的富商都送来鲜花礼品表示祝贺,就连艾尔铁诺的皇帝陛下,也遣人送来黄金花环。

  这场演唱会结束之后,冷梦雪的行程表,就要看天香苑的安排,也许是在香格里拉参与舞台剧的演出,也许是和巡回演出的天香苑剧团一起,受各方权贵的邀请,到艾尔铁诺或是武炼去表演。当然,目前雪片般寄来的邀请函,已经叠得如小山高,其中甚至有雷因斯眼下的大红人白天行,希望邀请冷梦雪莅临演唱,为其将兵激励士气。

  还没有宣布演唱会结束后的动向,冷梦雪的行踪因而备受瞩目,演唱会才一结束,就有大批媒体守候,预备探听相关消息。只是,尽管人们挤破头似的,希望能突破守卫,见到应该在个人休息室中卸妆的冷梦雪,但却没什么人留意到在他们身后的角落长椅上,冷梦雪本人刚刚站起身,阖上了手里的言情小说,压低帽沿,往外头走去。

  以阅读这些肤浅、缺乏思想深度的东西为嗜好,那是刻意培养的习惯。在这之前,有许多人都提出同样的建议:“你的表情太严肃了,一个可以用脸吓哭小孩子的人,是当不了好艺人与好杀手的,就算是假装也好,平常要练习把笑容挂在脸上。”讲起来容易,做起来可委实棘手,结果最后想到的,就是搬了一堆小说来看。

  肤浅的东西比较好学,如果说每一部小说里都藏着数个人生,那么把这些人生阅历过一遍,自己的心境也可以轻松一点吧。

  华师姐对这种行为是嗤之以鼻的,记得前两天自己为了她寄赠食谱一事登门拜谢时,她就明显露出不欣赏的眼神,至于表情……会被她吓哭的小孩子,肯定比自己从前更多。

  “当前天位武者中最没尊严的大概就是你这蠢货了。”华师姐其实不是真的非常冷漠,如果彼此是熟人,她偶尔也会邀人留下,共享那些不知道是由什么材料煎煮成的苦茶。

  “听人使唤这么有意思吗?你不是做婊子做上瘾了吧。武功练成这样,人却一点尊严也没有,你主子要你上chuang**指,你也乖乖照办吗?”一向以自由自在、不对任何人屈膝为生存目标的华师姐,自是看不惯自己这样的作为。然而,这问题的答案,对自己是再简单也不过了。

  所谓的幸福,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东西呢?

  舍弃女子之身,将一己的武功与才能发挥到极限,创出令所有男儿低首的霸业。这是自己一度追寻的梦,也是当时所相信的幸福。

  只是,人生的变化,总在意料不到的地方出现。当时怎样也想不到,自己数年后会在一间破烂木屋里,听着手上铁镣叮叮当当,疲惫地仰望着窄小天窗透入的月光,期盼着第二天早上不必再呼吸、不必再睁开眼睛。

  在那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,自己都是没有什么生存意志的,之所以没有付诸行动,也只是因为心中有所羁绊,没法这样干脆地撒手就走。

  但这个想法在后来慢慢地有所改变。认识了一些人,与他们有所交流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原本“死了比较轻松”的想法,变成了“这样活着好像也不坏”。

  当站在台上演唱,聆听台下呼喊,感受到自己仍被需要时,活着的感觉确实在体内充盈。

  只要能掌握住眼前这小小的幸福,尊严这种东西是毫无意义的。华师姐的医术诚然大陆无双,但她并不是一个优秀的心理治疗师……

  “算了,懒得与你这死人面孔说话……”对于师妹毫不犹豫的回答,华扁鹊似乎领悟到,自己是挑了个没意义的问题。对于师妹心里在想些什么,她没兴趣也不想了解,个人的幸福只要自己能确信就可以了。

  “师姐有远行?”注意到华扁鹊正在收拾东西,枫儿这样问着。

  力量级数未明,但凭着精通医药与巫蛊之道,华扁鹊确实是个够资格被各方豪强相争拢络的人,然而她对这些全无兴趣,只是低调地在大陆各地行走,作着自己想作的实验。

  目前落脚的这个城市,华扁鹊以义诊的名义开设一个暂时药堂,免费帮本地居民看病,当真是着手回春。然而,当枫儿闻讯来访,却惊愕地发现,师姐正藉着义诊的机会,以邪术汲取病患的生命力与小半魂魄,似乎打算炼制什么法器……

  “吸取的东西不碍事,休养三五个月就可以回复,比起来生病还比较惨。”

  这是华扁鹊轻描淡写的解释,对于这名把自我需要放在首位的恶德大夫,医德是毫无意义的,枫儿甚至怀疑,师姐可能在这城市散布病毒,让大量病患去她的诊所求诊。

  “我要去雷因斯出诊一趟。”华扁鹊淡淡地说着,却让枫儿将一颗心几乎悬在胸口,“有个以前认识的白痴,求我去帮他看诊,说是中了一种我一定会感兴趣的毒。左右无事,实验体也采集得差不多了,就去一趟也好。”没有再多交代,华扁鹊只说了这些,却让枫儿感到极度不安。雷因斯正是多事之秋,对峙的双方正处于一种微妙局势内,师姐到那边去,究竟是要帮谁啊?如果帮的是兰斯洛大人一方,小姐又怎么会不告诉自己?那就代表……

  这下很棘手啊!如果要和师姐敌对,要碰上她在武功之外的一堆奇门杂技,自己可是连三成胜算都没有。

  越想越是头疼,枫儿私下委托青楼联盟,送来雷因斯目前概况的情报,心中的担忧,让她没办法再遵守小姐“你在香格里拉好好玩,什么都别担心”的嘱咐。

  青楼动作很快,情报立即送来,而瞪着手里的纸片,枫儿大吃一惊。直至数天前,战况与双方条件仍然是僵持不下的,但现在却有了重大的改变。

  “白家长公子白起出关,现已加人白天行阵营……”白起?小姐以前曾经提过这名字,他……

  强烈的不安,猛然攫住了整个胸口,枫儿知道自己没法再安心地待下去了。

  几名在天香苑中担任贴身侍女的美貌少女,一面兴高采烈地谈论适才演唱会的种种,一面来到了后台。她们受命于随侍冷梦雪身边,所以接到命令后,便匆匆赶了过来。

  “枫儿姊姊,老板娘要我们告诉您,您明天……咦?”角落里,书和鸭舌帽都留在原处,但那张枫儿常常使用的角落长凳上,已经芳踪杳然……

  “糟了!赶快通知老板娘,枫儿姊姊不见了,明天安排的演唱会……”

  来自象牙白塔的命令书,让太研院组成特别小组负责指挥一切的消息,在稷下学宫自是掀起一阵议论浪潮。而不久后,太研院本身发表声明,虽然身为稷下学宫的指标,应该在内战中保持中立,但有鉴于内战旷时费日,骚扰民生甚钜,故而决定协助兰斯洛亲王,消弭叛乱。

  多少年来,由于许多因素,女王陛下与稷下学宫并为雷因斯人的精神指标,而稷下学宫又以太研院马首是瞻,所以当太研院宣布这项消息时,确实是引人万分瞩目。

  得知此事的白天行,着实吃了一惊。当初在宣布将对太研院进行责任追究时,确实曾预料到这后果,却想不到那个信誓旦旦说会提供技术支援的小贱人,现在会跑得不见人影,联络不上。幸好老天还是站在自己这边,跑了个矮人贱民,却来了个白家嫡系的硬手,武功强横不说,又精擅太古魔道,这才是真正的人才。

  看着大堆的太古魔道兵器,一一装设完成,白天行忍不住自满地笑起来:相较于那个伪王,自己身边是如此的人才汇集,大事怎能不成?

  沉浸在这些想法中的白天行,并没有发现到,自己的想法在旁人眼中,根本就已经是妄想了,他甚至没有发现到,身边部属的忠诚心,已经慢慢地转移了方向,从本来就不抱什么指望,变成全然放弃了。

  姑且不论白天行的状况,重新获得蓬勃生气的太研院,动作是十分迅速的。

  在爱菱的指挥下,特别小组的成员们,以超越过往水准的技术,在卖力工作学习着。

  而首次进入决策中心,爱菱理解到许多新东西,疑惑也更深。

  因为知道白天行一方也有太古魔道的技术小组,爱菱向大老们询问,对方大概能够做到什么程度时,身为太研院首席长老的白军泽,得意的说着回答。

  “我们太研院从数千年前就极度重视保密,决不让机密外流,白天行那边虽然有我方若干叛徒,但是他们所学极为偏颇,只专精自己的本门,没办法成什么气候的。”

  “可是,万一流走出去的人才很多,他们把自己所知的加在一起,那也不容小视啊!”

  “绝对不可能的,祖先们有鉴于此,所以研究员们修习的方向都特别设计,一旦离开了太研院,不能使用院里资源,他们是什么也做不出来的。”

  “……我实在很怀疑,你们真的是教育单位吗?”爱菱委实惊讶。相较于注重道统传承的白鹿洞,稷下学宫一直是以自由奔放为教育宗旨,可是身为稷下顶点的太研院,却为了保密而扼杀教育,什么重要关节都秘而不传,这样子要是能教好学生,那就真正见鬼了,难怪当初恩师皇太极会拂袖而去,提到太研院时又总露出不屑神情。

  无论如何,现在既然自己扛下这责任,那就试着来做做看,多少也努力去改变一些现况吧!

  在爱菱的指挥下,新武器“仙得法歌啯啯叫滑溜溜跳弹”的制作进展迅速。

  基本构想很简单,只是把强力的魔法咒文藏封在浑沌火弩中,爆炸同时,由魔法的运作取代原本的爆炸杀伤力。

  简单的构想,却使用着过去太研院未曾见过的技术,许多地方的困难度,令研究员认真地考虑,是否应该向魔导公会借将,请一两名魔导师坐镇指挥。

  特殊小组成员的名额有限,未能入选的研究员,扼腕之余,纷纷自请加入支援特殊小组的众多实务部门,希望能离特殊小组的办公处越近越好。

  能够造成这样的吸引力,靠的当然不只是人格感召,爱菱的实力更是主要关键。越是跟随在爱菱的身边,众人越是为着爱因斯坦博士神乎其技的手艺而惊叹。

  她不愧是日贤者的唯一传人,展现出来的许多技术,远远超乎现今太研院的水平,跟随她左右,聆听她的一二自语,研究她的作品,每一刻都有新的收获。

  皇太极不愧是研究太古魔道的第一人,根据其之设计图而制造的器物,很多地方牵涉到数种能量的钜量转换,即使是以太研院如今的设备与技术,还是常常拼凑出错,或是因为一个小数点以下许多位的数值计算偏差,而连连引发爆炸失火,为此,太研院连日来火警不断,而众人好奇地对领导者询问着。

  “爱因斯坦大人,我们知道这些都是日贤者大人留下的设计,不过,这些东西真的可行吗?我们的意思是……您以前曾经试做过吗?”

  “放心吧!这些东西我以前都做过的。”将红发结成长辫,手里拿着钳子,忙着工作的爱菱,已成为周遭研究员视线的焦点。

  “怎么做呢?您以前的实验室,有足够的设备吗?”

  “啊!没有那么麻烦啦,以前穷得要命,根本没有那么多设备,就是钳子、螺丝起子、锯刀,就硬是把东西拼出来了。”

  “就……就这些吗?”

  “其实是不止啦,还有些杂七杂八的东西……”接过旁边递来的毛巾,抹去额上汗水,爱菱笑着说出传承自名匠父亲的格言,“但总之就是一句话,双手万能!”

  “您……您真是天才啊!这简直太神了。”面对众人竞相投来的崇拜目光,爱菱其实有点心虚。自从拿到恩师的手札,照着上头的设计去组装,失败的次数实是难以计数,而伴随而来的爆破与走火,真是数也数不清了,倘使不是每次试做之前,都从父亲工作室里偷了一堆魔法器具当防身物,又把武功高强的师兄拖在身边当保险,自己早就不晓得死上千百次了。

  此刻能活着在众人面前耀武扬威,那可是众多牺牲者流血流泪才累积出来的成果呢。

  把什么重要技术都扣在手上,秘而不宣,这点不是爱菱的个性,如果可以,她其实很想把师父的手札公诸于太研院,让大家有和她一样的学习基础,可惜因为一个理由,爱菱始终不敢将这本手札和人分享。

  以日贤者之名博于后世的皇太极,在其研究题材上,却与其贤者名号大相迥异,专攻一些被视为禁忌的黑暗题材,其中最擅长的,则是融合太古魔道和魔法两门技术的生体创造。

  手札中对此有极为仔细的叙述,详尽的程度,令翻阅手札的爱菱不止一次地瞪大眼睛,说不出话来。这部手札中所记载的,绝非空泛学理,而是有着充分临床实验确认后的成品。

  对于体内有着一半魔族血统的皇太极,九州大战时之所以站在人类这一边,也只是因为其时他恰好身在人间界。凡是天位高手都有的轻视人命倾向,在皇太极身上更为严重,本来在他看来,这些饱食终日、不知所谓的人类,活久活短都是一样,与其花时间找老鼠、猴子来作实验,直接抓人还比较快。

  手札中不止一次透露出“为了区区十几万条人命大呼小叫,有欠身为名科学家的器量”

  这样的讯息,支持这讯息的理由,皇太极并没有采用稷下学者常说的“我们的研究将有益于千秋万代,所以为了全人类的未来,此刻必须忍痛牺牲小小的数目”,而是直接表示“为了一己的成功,旁人再大的牺牲都不值一提”。

  这样旁若无人的自私,常常让爱菱看得头皮发麻。是不是每个人都有很多种不同的面孔呢?在阿朗巴特山的时候,自己所认识的老爷爷,是非常慈祥和蔼的,当他教授自己太古魔道知识时,曾不晓得有多少次,强调研究学术不能偏离人性,否则越成功的作品越是害人害己。

  这样的老爷爷,爱菱实在很难想像他和这本手札的作者是同一个人。听华姊姊说,老爷爷与自己一行人相遇时,身上已经罹患重病,很多时候没法控制自己的思想与行为,是不是就因为这样,所以撰写手札时的心态才会与后来判若两人呢?亦或者,他只是没有对自己展露出个性上灰暗的那一面?

  答案究竟是什么,爱菱自己也不了解,不过想想还真是奇怪,人类究竟是用什么标准去衡量?居然把这种人封为贤者?这问题自己大概再过一千年都难以理解。

  手札中那些偏向黑暗面、与魔法有涉的部分,爱菱自知没有能力去钻研,因此全数抄了一份,送给干姊姊华扁鹊。一向冷漠的她,在翻阅那份手抄本时,眼神整个发亮了起来,显是心情激动,之后连连与自己握手表示感谢……呃,自己这样做,会不会有点像是送一把锋利的凶刀给一位杀人魔啊?

  (可是……说不给也来不及了,华姊姊那时候的表情好恐怖喔,呜呜呜,仙得法歌大神,你要保佑小爱菱啊……)

  脑里想得出神,空洞的两眼,让所有部属都明白她心不在焉,但惊人的却是她手里仍动作飞快,螺丝起子、钳子、无线小键盘交错运用间,将繁复的工作一一完成,看得旁边的部属是目瞪口呆。

  “喔喔!太厉害了,爱因斯坦大人简直是神乎其技啊。”对于领导者的神奇手段,众人赞叹不已,但她的本事并不只是在手上,有时候当一些细小的声音,夹杂在诸多机械运转声中响起,爱菱便浑身一震,从思索中清醒过来,跟着连头也不抬起来,一面工作一面说话。

  “你们哪个人去把第十六区的机械手给按停,顺便告诉青团一下,他刚才连接部位的计算作错了,如果不快点停止的话……”

  “那……那会怎么样?”

  “会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数分钟后,几个小规模的火警,再次敲响了太研院的火警钟声。

  “大家不要这么臭着一张脸嘛,本过是一场火警而已,这种事我可是很习惯喔,不如这样吧,如果火警钟再响一次,我们就休息去吃饭吧……呃,怎这么快?!”

  与大小火灾不断、快要将警报器拿来当报时钟的太研院相比,白天行阵营的技术小组可以说是安静许多,标榜着“计算零误差”的白家大少,指挥态度一丝不苟,务必令整个小组在最高效率下完成所有工作,有这样的上司,对整个小组而言是一件喜事,但他们很快就理解到,计算零误差和工作零缺点之间,是存在着一段颇大差距的。

  不知道是少根筋或是怎样,白家大少一旦专心在某样工作,就会在其他方面显得漫不经心,最明显的例子,就是韩特在某次特训结束后,疲惫至极地来到工作现场,预备向那万恶的死矮子报告训练状况,当时,白起正把半个身体探进浑沌火弩的机壳中,察觉到有人到来,随即问道:“是奴隶甲吗?”

  “是啊,老大,我刚刚结束训……”

  “先别说那么多,你来帮我一个忙。下头有四条粗管子看到了吗?你现在把其中两条连接起来。”

  “连接好了,然后呢?”

  “连接好了就不要放手,小心,另外两条是很危险的超高压电缆,倘使给电到,治起来很麻烦的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因为幸运而暂时逃过一劫的韩特,只能在心底悲叹不已,肯定是自己坏事做太多,上天才派这个怪胎来惩罚自己,真是报应啊。

  不过,这也就难怪最近很多工作人员急挂病号,有些甚至是直挺挺地站着,两眼圆睁,就这么口吐白沫地失去意识,给担架抬了出去。和这死矮子一起工作,每一分一秒都是徘徊在生与死的边缘啊!

  两边的工作小组都在赶工,尽管气氛不同,但努力的程度却是一致,而其成果则在两天后展现于对方眼前。

  首先发动的是太研院一方,或许是对这样武器大有信心,他们甚至直接挑在青天白日下进攻。当时,明日横空,白天行阵营的士兵们刚刚用过午饭,打算稍事歇憩,却听见奇异的尖啸声横空而过。

  “浑……浑沌火弩?”

  到底是雷因斯人,对太古魔道器物多少也听过一些传闻,看到空中那些尖锥型的物体,登时认出这是太古魔道兵器中极厉害的浑沌火弩,纷纷大惊失色。

  白天行阵营的技术小组,当然也察觉到了这一点。与一众惊惶失措的组员不同,稳坐桌上指挥的白家大少,几乎是在浑沌火弩离开太研院发射台的刹那,就已经感应到敌人的攻击。

  凝视众多几乎急成热锅上蚂蚁的组员,他缓缓地站起身来。

  与硬体设备齐全的太研院不同,面对破空而来的数十枚浑沌火弩,白天行这边的技术小组,并没有办法以太古魔道军火组成拦截网。浑沌火弩威力万钧,若直接让它在军队中爆炸,肯定死伤惨重,如果这些浑沌火弩上还装载核能量,届时就是一场毁灭性大灾难。

  “他……他们疯了吗?这么近距离之下使用核弹头,稷下自己也不可能没事的……”想像到浑沌火弩爆炸后的惨状,一名技术员脸色惨白地说着。

  与他的反应不同,白起只是仰首凝望,没有表情的面孔,任谁也猜不出他、心中的想法。

  “终于下定决心了吗?这样很好,正是我所期待的……咦?里头装载的是……”透过敏锐到几乎让人难以置信的天心意识,白起在瞬间已经探知了浑沌火弩里头装载的东西,此时,他面上一丝怒气瞬间即逝。

  “奴隶甲呢?”

  随侍在旁的技术员,呆了一下才听出他问的是韩特,嗫嚅道:“大公子,韩特先生应该还在训练机座里,早几分钟前大伙儿还听见他惨叫的……”

  猜不透这位长公子要做什么,下一刻,这位研究员只觉得手中一沉,一顶帽子给扔在手上,而白家大少已经踪迹渺然。

  (魔法飞弹吗?想用这种儿戏东西获胜,太小看这场战争了!)

  脑里念头闪过,白起已飞跃至数百尺高空,正对着袭击而来的数十枚浑沌火弩。而这些浑沌火弩感应到前方出现拦截物,随即分散开来,每一枚浑沌火弩的行径都违反一般物理惯性,以青蛙跳跃式的弧型跳跃前进,避免拦截。

  本来这设计是用以避免敌人的军火拦截网,但在白天行一方并无力组出拦截网的情形下,这就是一种多余的设计,看在某人眼里更成了发笑的源头。

  “真是荒唐透顶……”几个应付目前攻击的办法,在脑中闪过,最省力的一个,自然是以神功将这些浑沌火弩一次吸过来,集中处理,但因为某些理由,白起否决了这个念头,改采比较费力的办法。

  于是,在白天行阵营的连连惊呼声中,士兵们就看着一个瘦小的身影,以超高速度移动,刹那间仿佛分身数百,无处不在,抢先拦截在所有浑沌火弩之前,一拳击打在火弩前端。

  “好……好厉害啊。”

  “这不是我们白家传说中的光电腿吗?这人到底是谁啊?!”

  士兵们为着眼前的景象而惊叹不已。被白起打中的浑沌火弩,并没有爆开,而是在稍稍停顿之后,掉转过头,以同样的弹跳方式,直往稷下城内射去。而见识到己方强人的超卓手段,在下方看得目瞪口呆的士兵,更是震天价地爆出喝采。

  只是,若韩特、兰斯洛等天位高手在此,必定会对白起的手法惊诧万分。诚然天心意识妙用无穷,他们也知道日后当天心意识修练到一定程度,可以凭此去窥视、改变旁人的思想,但那到底还是针对活物,要以此改变这些浑沌火弩的内设方向,那是他们怎也想不透的难关。

  “一群不像话的家伙,本来还对他们有点期待的,现在看来不给点警告是不行了……”

  非出于本愿,白起在万军之前展露了实力,而他所发下的挑战书,则是毫不留情地直击稷下城内,其中将近有过半的浑沌火弩,是朝太研院的位置飞射而去。

  “爱因斯坦大人!不好了,我们的仙得法歌啯啯叫滑溜溜跳弹,全给敌人打回来了,现在正射向太研院呢!”为了把这武器亢长而怪异的名字记住,这名本来脸色就很不好的研究员,在说完之后,几乎连气也喘不过来了。

  “有这样的事?敌人究竟是采用什么防御网?居然能做到这种程度?”

  万万想不到敌方仅是采用“手动”防御,爱菱皱着眉头下令启动防御系统。

  两边阵营比较,太研院本身就有很完善的空防拦截系统,要把这些浑沌火弩摧毁,本来不是一件难事,无奈,众人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……

  “不行啊!爱因斯坦大人,这个跳弹当初是针对太研院的拦截系统发展出来的,我们的拦截网根本打它不着啊!”

  “啊……我把这点给忘掉了。好,我们明天就来考虑一下,如何更新太研院的防御系统吧!”爱菱拍了一下手,笑道:“不过,仙得法歌啯啯叫滑溜溜跳弹能够完全破解防御系统,这也是我们的一种成功,不是吗?”

  显然不是,因为众研究员都是一副“现在不该为了这种事情高兴吧”的表情,而一名为首者则大胆地问道:“防御系统没用了,如果直接被跳弹击中,是很没面子的,爱因斯坦大人,我们现在该如何是好呢?”

  “这个嘛……既然电子系统无效,那我们只好改采手动了。”爱菱点头道:“该是你们上场的时候了,用你们最得意的武功和轻功,把这些跳弹击落吧!”

  此言一出,众人面面相觑。浑沌火弩的行进速度与冲击力,岂是寻常暗器可比,要在不引爆它的大前提下出手拦截,需要的巧劲,即使是天位高手也并非人人可以做到,就算是兰斯洛,当初首遇浑沌火弩时也惹得一身腥,更别提这些修为未及地界顶峰的研究员了。

  一时之间难以解释,对着少女充满期盼的眼神,众人只好小声惭愧地说道:“爱因斯坦大人,要把浑沌火弩不引爆地接下,恐怕只有天位高手才能作到。”

  “嗯!那就派天位高手去啊,我们太研院不是一向标榜文武兼修吗?这么多人修练白家神功,派七八个天位高手出去应该够了吧!”

  “……我们这里……好像没有那种人……”

  这段尴尬的对话,倒是没有进行很久,因为当所有拦截手段失败,二十六枚浑沌火弩就毫不偏差地击在太研院爆开,浓浓的白烟,遮天覆地般整个弥漫开来。

  “大家不用担心,启动钢门钢闸,打开抽风机,我们会平安无事的。”

  “……爱因斯坦大人,当初制作跳弹的时候,您说因为敌人地处空旷,所以特别加了风吹不散、门墙难挡的特殊药剂……”

  “哎呀。人家怎么把这件事也给忘了呢?这么说,连抽风机也不管用了,我们的作品真是无比强悍啊!”

  “现在……呱……好像不是……呱呱……为这种事得意的……呱呱呱……”

  

举报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
段评功能已上线,
在此处设置开关
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