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七章 无功而返

风姿物语 罗森 8899 2005.03.19 20:22

   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二月魔界终止山

  肩头扛着一柄长剑,大摇大摆,从峡谷另一头走出来的,赫然是个人类,虽然妮儿知道他的人类外表只是伪装,实际上也是一个魔族,但仍想不到会在此地与他碰到。

  “你……你这个死要钱的,为什么会来魔界?”

  “魔族回魔界,候鸟归返,适得其所,有什么好奇怪的?”

  韩特道:“你这长腿妞才奇怪咧,怎么莫名其妙地跑到魔界来?旁边还跟着这只臭蝙蝠,怎么?你把那个死人妖给甩了,决心开始发挥妖姬本色了吗?”

  妮儿看到韩特,实在满心不解。耶路撒冷大战后,就没有再得到有关这人的消息,香格里拉战况打到最激烈的时候,他也音信全无,自己曾经猜测过,这个打工猎人是否帮某方势力接下了什么秘密任务,因而不露脸出来,却没想到他居然先一步来到魔界。

  韩特嘻皮笑脸地不说话,心中却着实紧张,握着鸣雷剑的手不敢有一丝放松。刚才他从山谷里头探索出来,碰到妮儿与奇雷斯,这一惊非同小可,妮儿野丫头倒也罢了,奇雷斯可不是什么会让人欣喜重逢的对象,搞不好又是一场厮杀,但看这两个人同行不似同行,挟持不像挟持,还真是奇哉怪也,让人搞不清楚他们为何在一起。

  三个人彼此对望,气氛说不出的诡异,最后还是妮儿先打破沉默,尝试控制状况,免得失魂落魄的奇雷斯转而迁怒,大家出手乱斗起来。妮儿问起韩特为何会回到魔界,因为以他凤凰不落无宝地的个性,如果没有天价报酬,绝不会离开赚钱管道最多的人间界,回到冷清的魔界。

  这点倒是没有什么好隐瞒,韩特耸耸肩,老实说出自己是应海稼轩的委托,前来魔界调查情报,因为即使是青楼联盟的情报网,也无法在魔界有效运作,结果还是得要靠够强力的天位武者,潜入魔界调查。

  韩特面有得色,却又像是有些感叹似的说话,“情形还真是出人意料,这次我回来以后,发现魔界的政局有了变化,我四度潜入魔王都城调查,差点陷入围捕困境,查出了很多重要情报,说出来肯定会吓死你们。”

  “什么情报这么了不起?我们才来这里没有多久,很多事情都不清楚,你可以告诉我们吗?”

  “开什么玩笑?情报就是金钱,我用性命出生入死换来的东西,可以随随便便就告诉你吗?”

  以韩特的个性,这是一个相当标准的回答,不过他对面的两个生物,尤其是那个有着黑色蝠翼的家伙,不是什么开得起玩笑的人物,更习惯用毁灭与杀戮来解决问题,所以韩特也只能选择妥协,请妮儿离开魔界时,把这些情报优先传递给青楼联盟,青楼联盟就会支付调查费用。

  “首先,我发现青楼联盟之所以在魔界难以伸展的理由,全都是因为有人从中作梗,截断了情报传输,你们知道那个人是谁吗?是石崇那条大奸狗啊!”

  韩特一脸慎重,犹带几分震惊地道:“真想不到,那家伙原来是个魔族,处心积虑地潜伏到人间界,迷惑艾尔铁诺的笨蛋皇帝,伺机制造****,这点你们一定想不到吧!”

  理应石破天惊的秘密,韩特自己在探知此事时,吓了一大跳,不过此时说出来,妮儿与奇雷斯你看看我、我看看你,然后面无表情地望向韩特。

  “这是什么秘密?大概在半个月前,小海和小五就已经推测出来,还向多尔衮套话,多尔衮也亲口承认石崇是魔族,现在可能半个风之大陆都知道了。”

  “什、什么?那你们知不知道石崇还有另一个身分,就是千叶家在风之大陆的三名统领之一,主要势力虽然都在魔界,不过在人间界也有很多部属,如果不针对这一点做提防,香格里拉很可能被他打个措手不及,那时候后悔就晚了。”

  “但是……香格里拉已经被他打个措手不及,整个城市都被他拿下,当上新市长,连我干姊姊都被逼着开魔屋飞天逃跑,要提防已经来不及了。”

  “啊?怎么会这样?”

  本来要说出惊人秘密,让这两人吓一大跳的韩特,反而自己大吃一惊。其实石崇夺下香格里拉时,他正在耶路撒冷,本应知道此事,但他接受海稼轩委托,马不停蹄地护送王五、王右军回乡疗养,一路上不曾与人接触,到了武炼后又直接穿越境界隧道,来到魔界,再加上魔屋当时正在流亡,对外联络的情报管道断绝,这件轰传整个大陆的大事,他离开人间界之前竟一无所知。

  “不过,你不用担心啦,我们来魔界之前,石崇已经被打跑了,现在香格里拉重回青楼联盟的掌握,干姊姊也应该重掌大权了。”

  妮儿的话让韩特安心不少,他与青楼联盟关系匪浅,里头有不少都是他的朋友,尤其是那位女士,更对他屡有大恩,现在听到她平安无事,韩特心头顿时放下一颗大石,不过也觉得很没面子,自己说出的情报吓不了人,这实在有失专业情报员的身分。

  “刚才那些就都不算了,还有一个情报,我免费奉送,说出来一定吓得你们狂尿裤子。”

  为示慎重,韩特先向左右看了看,确认没有闲杂人等后,这才小声小声地说出话来。

  “我冒险探知,大魔神王胤禛已经结束了长达两千年的疗伤沉眠,在魔宫中醒来,预备对人间界有动作,甚至可能已经秘密到达人间界了。”

  理应是石破天惊的大秘密,不过妮儿听了却望向奇雷斯,发现他一脸古怪的不屑表情,那种神情就与之前在花果山,自己问他那道神秘而强大的黑影是何方神圣时一模一样。现在自己终于知道,那道黑影是什么来历了,原来就是奇雷斯他老子,听说他们父子反目两千年,熟悉得不得了,哪有认不出来的道理?

  “你……你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?被吓傻了吗?还是……不可能!我这么辛苦才探听出来的情报,你不可能已经知道了!”

  “但我就是知道啊!不仅知道,我也在武炼碰过他,还交过手了,我旁边这位王子殿下就是证人……唔,大魔神王确实是很强……”

  妮儿的话才说到一半,就听到“当啷”一声,韩特手中的鸣雷剑坠落在地上,他整个人像是被抽走骨头般摇摇晃晃,最后也颓然坐倒。

  “……没天理啊……没天理啊……我辛辛苦苦打工赚钱,以为只有货物要保鲜,谁知道连情报也要保鲜……早知道就不贪多,查到一个先送一个,就不会都是过时情报了……”

  妮儿看到韩特这模样,又是无奈、又是好笑,想要安慰他几句,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,最后只好拍拍他肩头,默然不语。

  山谷内再度安静了下来,韩特沉默静坐;奇雷斯也阴阳怪气地找了个角落坐下,距离两人老远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;妮儿一个人无事可做,那两个男性魔族又不理她,她呆呆站了一会儿后,就开始赤手在地上打洞,预备收殓惨亡于山谷内的骸骨。

  近距离观看,那真的是十分凄惨的景象,妮儿注意到每具尸首都是在激烈抵抗的战斗下被杀,然后被长枪、钢叉之类的兵器,硬生生钉在石壁上,像是对后来者示威。

  过去妮儿也见过不少屠杀场面,这样的情景在战场上不算罕见,但令她感到惊心动魄的一点,却是这些早已风干的尸骸,每一个都瘦得皮包骨,那不是死后风干的影响,而是生前就已如此。

  不难想见,在外头长期的绝对封锁下,这里的居民久久不能进食,即使是魔族的强盛生命力,也饿得骨瘦如柴,假如自己更早前来,进入这座被世界抛弃的终止山,看到一个个饿得皮贴骨头的居民,肯定以为自己进了阎罗鬼狱。

  但即使承受了这样的苦楚,这些人却从未放弃,甚至以这样的瘦弱身体与魔族大军作战,终至全体灭绝于斯。从这样的行为里,妮儿感觉到一种不容轻侮的坚决,让她打从心里向这些魔族同胞致敬。

  (他们坚持理想,在这山谷里头是想等待些什么吗?)

  在埋葬这些尸骨的时候,妮儿想着这些问题,或许这些人是想继承过去主公的信念;或许他们想向世界呼喊,铁木真的所作所为并不是错,即使魔族政权宣称他是罪人,仍会有一批人义无反顾地支持他;又或许,这些人是在等待一个继承人出现,相信继承主公血脉的人终会来到这里……

  这些猜测毫不理性,也没有任何根据可言,不过当妮儿运起力量,推动砂土掩埋那个大坑,将所有尸体葬于黄土时,一滴清泪不自觉地从脸庞滑下,坠落到冰冷的土地上。

  “……对不起,我来晚了……”

  ※※※

 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空谷之内的三个人,面临了一段颇为尴尬的沉默时光,在看似沉闷的气氛中,有某种诡异的火花隐然流窜。

  妮儿并不傻,看得出这丝火花的问题所在。韩特与奇雷斯一前一后来到终止山,不可能是为了凭吊死者,尤其是奇雷斯不知道终止山已经被消灭,还会愿意承担风险,携同自己来此,一定有什么目的,这目的也不会因为本地居民死光了就作罢,肯定还存在于山谷内的某处。

  奇雷斯要寻宝,韩特也是来寻宝,这两个人不只有利益冲突,多半还想着要如何排除对手,杀人灭口。如果真打起来,胜负之数太过明显,奇雷斯现在一声不吭,多半就是想着如何出手突袭,把竞争者干掉;至于韩特,看似漫不经心,不过从他一直剑不离手的姿态来看,也是始终维持戒心。但总体情形对那个死要钱的似乎不妙,自己还是该帮他一把。

  妮儿轻咳一声,拍拍身上的灰尘,站了起来,走到奇雷斯身旁坐下。纵然身旁是一头猛兽,只要相处的时候遵守一些规则,那也可以相安无事,连续几日的同行,妮儿多少抓住了这些规则,在不着痕迹地坐下后,自顾自地开始说话。

  “嘿,杀人狂,把终止山剿灭的人,就是你的父亲,也就是本代的大魔神王吗?”

  “哼!”

  奇雷斯对妮儿看也不看,只是冷哼了一声。从这反应里头,妮儿多少看出一些东西,自己的那句话中肯定有些东西刺激到他,最可能的就是他父亲这字眼,听说他们两父子相处不睦,老子把儿子打成重伤,封印力量,导致奇雷斯逃亡至人间界,这关系果然糟糕得很。

  “我的父亲,是上一任的大魔神王,对吗?”

  “嗯。”

  事不关己,奇雷斯回答得很快,神态上仍是极为冷淡,一双眼睛没有望向妮儿,反而移向了百尺外的韩特。

  “我以前看过记载,上一任的大魔神王铁木真,与现任魔王胤禛,他们两个好像是亲兄弟,不晓得后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。”

  妮儿摇摇头,道:“不过如果照这样来算,我和你就是堂兄妹啰?”

 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,像是一支冷箭直射奇雷斯,他早知道妮儿的身分,但过去他从不曾用这个角度思考过,这时被妮儿一句点醒,不由得呆在当场,来回打量妮儿几眼,表情古怪得像是看到了什么凶恶怪兽。

  妮儿觉得很好笑,因为奇雷斯如果真的看到什么凶恶怪兽,才不会是这种表情,一定是立刻扑上去,把那怪兽给痛宰了。不过他会被自己影响,这也就表示他的情感层面还是有隙可趁。

  “哈哈哈,真想不到,原来我们两个是亲戚关系啊!这样说来,我和小香香也是亲戚了,因为她也是喊你堂兄嘛!”

  世事变幻,最可笑的莫过于斯,连妮儿自己都觉得很讽刺。只是,本来自己就是想过来和他说点话,发挥拖延与牵制作用,现在一句话就奇袭成功,后头该接什么呢?

  “对了,有一件事情我想问你,这件事你应该知道吧?我有父亲,也有母亲,我从来不知道我母亲是谁,你可以告诉我她的情形吗?”

  “有什么好说的?你母亲早就死了。”

  “……这样啊,怎么死的?”

  “被我杀死的!”

  妮儿闻言一惊,心中错愕,还以为奇雷斯是随口嘲弄自己,但这时奇雷斯转过头来,眼中闪烁的凶光,让妮儿一颗心笔直往下沉去,根据自己的了解,当他露出这种眼神时,绝对不是在开玩笑。

  “你母亲本是魔宫中的一个人类嫔妃,九州大战结束,大军撤退回魔界后的几百年,陆续要清除一些不需要的人,就像扔掉过期的食物那样,她恰好是名单之一,被我一掌轰破脑袋,死得乱七八糟……怎么样,这个答案你满意吗?”

  妮儿呆若木鸡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势难想到自己的生母是这等结局,脑里乱糟糟的一片。不过,却只是单纯的震惊而已,没有悲伤、没有愤怒,心情平静得连自己都觉得诧异,或许是因为自己的记忆中从没有过此人,没有对她的思念与钦慕,所以连听闻如此噩耗,都不能带给自己太大的情感波动,反而看奇雷斯一副预期自己会狠恶扑上复仇的样子,觉得非常可笑。

  “你不用这么高兴,我不会找你报仇,也不会为这理由和你战起来的。不过,你好像很喜欢刺激别人向你复仇,这样子不累吗?一直被别人追着跑,生命中永远都是逃窜与追杀,你不能停下脚步,不能拥有欢乐时光,因为只要你一停下,仇家就会把任何你喜爱的东西撕成碎片……这种人生,有什么意义吗?”

  “住口!这关你什么鬼屁事!”

  难以预料妮儿会如此回应,奇雷斯好整以暇的表情顿时消失,变成一副恼羞成怒的气愤,马上回转过身,不再多看这啰唆女人一眼。

  但妮儿却没打算让他就这么逃过去,先是叹了口气,跟着就在他背后问话。

  “奇雷斯,你的母亲呢?”

  “有什么好说的,早八百年前就死了。”

  “……这样啊,怎么死的?”

  “被我杀死的!”

  同样的对话,同样的语气,同样的认真,当妮儿确定奇雷斯不是在开玩笑,顿时被吓了一大跳。这个人还真是天生的凶手,专门弑母成狂,到底有多少个母亲是死在他手上啊?

  “真是有趣啊,其他的婴儿出生,第一件事就是哭;我这怪物出生的第一件事,就是把我母亲给宰了,这也该算是一种天才吧……”

  妮儿心中惊疑不定,但奇雷斯的话却仍旧传来,那声音非常的奇怪,像是在对妮儿说话,又像是在自言自语,唯一可以肯定的,就是妮儿识得奇雷斯以来,从没听过他这么缺乏生气的声音。

  “老头子战败回到魔界后,除了疗伤,就一直想要做一些改善魔族下一代的伟大壮举,其中一个方案,就是透过外部辅助技术和魔法,从受胎的那刻起加强胎儿体质与智力,而集这些技术大成的结晶,就是我这头怪物了,老头子用那些技术,把我给‘制作’了出来……还没等出世,我的力量已经不弱,分娩那一刻释放出的魔气,把那个女人腐蚀得尸骨无存……”

  “啊!”

  诧异的妮儿失声惊叫,她以前曾经听过这样的故事,见过类似的人,就是白字世家史上那个最平凡的普通人──白起。

  白起的运气不错,一路走来始终有白无忌在身后支持,有心灵的寄托,有努力的目标;这些东西,奇雷斯只怕不曾有过吧!他虽然一出生就得到了白起所不曾拥有的力量,但在魔界成长的他,应该是不被容许有软弱行为,必须一直表现出凶悍与强大,绝不能让人对他的力量失望,否则被判断为“不良品”的他,很快就会遭到杀身之祸。

  同样也是用外部技术制造的非人者,成长过程或许有着相似的心路吧!此刻从这角度看奇雷斯的背影,确实与白起有几分相近,尤其是那种孤独、冷漠的感觉,那是他们这一类非人者所共有的特色,从这点想起来,之前奇雷斯的嗜血杀戮、种种疯狂行为,似乎都有了理由……

  这应该是一种反抗,尽管手段极不可取,但本质上确实是一种反抗。对制造出他的那个人、对制造出他的那个世界、对造物主的激烈反抗,因为他找不到自己生存的意义,所以把这个问题抛还给这个世界,用这些杀戮去质问,为何要制造出他这个为祸人间界与魔界的怪物出来……

  妮儿不是心理学家,但平时相处的人们,却没几个正常人,结果让她充分具备与“心理变态”沟通的技能,再加上知道身世之后,多少有点感同身受的辛酸,因此对奇雷斯反而起了同情。

  “嗯,这个……这个……该怎么说才好呢……”

  妮儿尝试想说一些话,但却不知道背对着她的奇雷斯,表情已经迅速改变。

  奇雷斯始终不曾转过身来,这是一件好事,因为如果不是这样,奇雷斯绝不可能因为心情激荡,脱口对妮儿说出这些“软弱”的话语,这些话不但他之前没有对任何人说过,甚至连想也不曾想过,像他这样强势的个性,即使伤痕累累,也是狂笑着迎向新的挑战,绝不会待在角落里****伤口。

  不过,当把这些话说出口后,奇雷斯很快就回复了警觉,察觉到自己做了不该做的事。这时候,妮儿没有看到他的表情,就是一件坏事,因为如果看到那笼罩着杀气的森寒眼神,她一定会有所提防,起码先把距离拉开几十尺再说。

  结果,当奇雷斯把杀气内敛,天心意识巧妙运转,一下子回过头来,骤施奇袭,妮儿根本来不及防备就被他一指点中,人事不知地晕厥过去。

  ※※※

  “唔……我还活着吗?这里是哪里?”

  “这里是地狱,你这个作恶多端的女人,已经沉到地狱底部去了。”

  妮儿睁开眼睛看到的景象,是韩特一脸紧张地站在面前,看到她清醒过来,表情略为和缓下来。

  “你、你受伤了?怎么伤的?”

  察觉韩特的嘴角溢血,脸上也有瘀伤,妮儿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么问,但随即醒悟自己的问题太傻,会在这里受伤,那当然是被奇雷斯给打的。

  “那家伙突然点倒了你,然后就向我冲过来,他武功又强,我不是对手,被他点穴倒下后打晕,醒来后花了时间冲穴,然后就是过来一脚踢醒你了。”

  “真奇怪,以他的辣手,居然只把你打晕点穴就算了,如果是平常,就算不取你性命,也会拆掉你半身骨头。”

  “是啊,我也奇怪,你刚刚是不是对他说了什么?他的杀性比平常锐减很多。”

  妮儿不愿谈及这一点,只是急着追问奇雷斯到了哪里去,韩特指向山谷的另一侧出口,也正是他之前出来的地方。

  “从那里进去,一段路之后会看到瀑布与石壁,别问我那之后有什么,整个瀑布的水流区域,被一层强力结界给封印住,力量太强,我无法靠近,也看不清楚里头到底有什么东西。”

  韩特的话着实让妮儿一惊,以天位武者的破坏力,恃强硬破,普通的魔力封印根本形同虚设,通常是顾忌在轰破结界后,连同里头所封藏的秘密一起毁去,才投鼠忌器,但韩特的说法显然不是这样,是什么封印强大到让他无法靠近?

  “你来终止山之前,应该多少听过这边的故事了吧?他大概有告诉你,说这里被铁木真的旧部属占领,不过他有没有告诉你,铁木真的旧部属为什么别的地方不去,却跑来这里?”

  这点妮儿倒是没有想过,仔细看一看,这里的环境实在是糟糕恶劣,要占据之后做为起义地点,这里甚至找不到物资与地理上的优势,唯一的好处是那个峡谷易守难攻,但别无出路的结果,被人堵死后,就会像现在这样彻底完蛋。占据这里与魔族大军对抗,长期下来无疑自杀,他们是为了什么缘故才这么做?

  “果然你不知道。这里从五千年前开始,就变成历任大魔神王留下自己塑像的圣殿,不过真正的重点不在那些塑像,而是在更久远之前的历史,一个只流传在魔界皇族之间的秘密。”

  韩特道:“你是练天魔功的,知道天魔功的传承历史吗?”

  妮儿的天魔功,全是兰斯洛所授,所以也听兰斯洛提过天魔功的传说,知道这套魔功是由首任大魔神王所创,那位魔王凭着天魔功横扫魔界,建立王朝与霸权,成为魔族共主,死后升格为神,就是统帅风之大陆所有黑暗神明的深蓝魔王,而往后的大魔神王,则都是他的子孙。

  这个说法流传久远,是每个魔界住民出生就晓得的常识,妮儿觉得这多少有点借助神明权威,巩固自身统治权的嫌疑,不过时至今日,这个传说是真是假,恐怕连大魔神王自己都无从考证,倒是不知道韩特为何提起这个。

  “我从魔王都城里探得的情报,这里相传是深蓝魔王尚未进化为神明之前,长时间居住闭关,创发出天魔功的地方。历代大魔神王都会来到此地,一方面遣工匠完成雕像,一方面独自在后面的山谷钻研武功,我想那个山谷里头一定藏了什么天魔功的秘密,可能是补完天魔功的一些缺陷,或是再上一层楼的突破秘诀。”

  “呃……你不是一无所获嘛,我还以为你只会查些过期情报呢,之前为什么不说呢?”

  “我查到情报,又听说终止山的叛乱已经被剿灭,马上就赶来这里查看,里头的峡谷被结界封锁,我鬼都查不到,才刚刚放弃出来,就碰上你们两个成双成对地走进来……有那个黑鬼在旁边,我说了岂不是当场找死?”

  韩特的解释没错,妮儿也思考天魔功里头,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残缺不全,但她所修练的部分,完全是兰斯洛口述,就算有什么问题,她也无从判断,只好放弃,摇头道:“奇雷斯一定知道结界里头藏了什么,他以前就闯过这里了,可能也知道怎么开启结界的方法……”

  单纯推测并没有什么助益,于是妮儿与韩特一起朝瀑布的方向赶过去,不管结界里头隐藏的秘密是什么,他们都想赶去见证。

  妮儿一面奔跑,心中也猜想可能的答案。如果这里过去真是深蓝魔王的修练地,每一个刀痕、每一道掌印,都有可能包含天魔功的运用之秘,对于天魔功的修练者而言,那都是无价之宝,更不用说可能留下什么文字秘诀,直接指出天魔功的突破奥秘了。

  行近终点,峡谷出口在望,前方突然传来一声巨吼,吼声中满是愤怒、仇恨、绝望的感觉,好像什么受伤野兽的濒死狂嚎。

  “古怪,奇雷斯在那边鬼叫什么?”

  妮儿与韩特同感诧异,情知奇雷斯那边肯定碰上异事,当下脚底加劲,两人同时飞离峡谷,看到外头的情形。

  正如韩特之前所说,峡谷外有一条瀑布,正在缓慢流动,瀑布外围的水潭,本来应该被迷雾结界笼罩的地方,现在已经看不见雾气,所有景物清清楚楚,只见那里既无游鱼走兽,也无花草植物,就只是土石与流水。

  奇雷斯正站在水潭之前,动也不动地望向一个方向,妮儿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只见那边的山壁形象古怪,隐约像是刻有字迹。

  ……正确一点的说法,是曾经刻了一些字迹。

  运足目力之后,妮儿也看得清楚,那边的山壁之所以形象古怪,是因为被人用大刀巨斧胡乱削过,现在整片山壁平滑如镜,无论之前曾经留下什么字迹,再也别想看见了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