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
段评功能优化通知
发表 {{realReplyContent.length}}/{{maxLength}}

共{{commentTotal}}条帖子

已显示全部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查看回复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已显示全部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五章 瞬息万变

风姿物语 罗森 8757 2005.12.27 16:53

    艾尔铁诺历五六九年三月魔界中指山

  对于仍陷在魔界的人类远征军而言,一切的发生实在太过措手不及,沉浸在满满收获的成就感中还没有几天,人间界就传来稷下之战的消息。

  在这之前,他们刚刚查出了深蓝魔王的真面目,并且将这情报于魔界广为散布,引起人心变动,局面正是一片大好的时候,却突然得知被人抄了自己的老巢。

  “这种事情算是乐极生悲吗?还是算报应?我们来敌人大后方捣乱,敌人也直捣我们的大后方。”

  收拾行囊的妮儿,万分无奈地说着,但泉樱却不是这样认为。本来在前往魔界之前,众人就已经猜测到大魔神王有可能直接进攻稷下,现在的情形,就只是这种推测真实上演而已,甚至可以说,较诸原本的估计,胤祯居然会拖到现在才进攻稷下,这已经是很不可思议的事了。

  在魔界确实有所收获,敌人进攻稷下的时间又比预期为晚,这样子说来,其实已经是很好的运道,不过,当他们知道稷下的确实伤亡状况后,即使稷下方面没有发出任何联络,但他们仍是作出了回去的决定。

  “你们就先回去吧,该探勘的东西都探勘完毕,多留在这里已经没有任何意义,你们早一日回去,小五也会轻松得多。”

  说话的人,是青楼联盟的主事者潘朵拉。因为她的存在,妮儿等人才得以与人间界维持联系,并且得到新的情报,当稷下之战完结,报告送到她手中时,对于石崇的猝死,潘朵拉也显得惊愕。

  掌握风之大陆九成情报流通的黑暗女王,也并非全知全能,花天邪的身世谜题,虽然被千叶家的情报网所捕捉,但却被石崇给拦截,多年来潘朵拉从不知道此事,现在得知石崇为子舍身,感觉委实惊愕莫名。

  潘朵拉与石崇的权力斗争,是在这一两年才浮上台面,但在之前的百余年里头,双方不停地暗中交锋,算得上是老对手,这样的宿敌一夕消失,潘朵拉一时间也显得颇难适应,最后为了尊重对手,尊重曾经灿烂过的比斗,她很认真地为宿敌祈求冥福,作了简短的默哀。

  “哎呀!默哀归默哀,不过如果不是因为这边没法弄场丰盛筵席,还真是想摆酒庆祝一下。多年来抵在背后的芒刺,终于被拔掉了,哈哈……”

  “别高兴得太早,对于生存在黑暗世界中的人而言,消除了背后芒刺,不见得是什么可喜的事,如果因为顿失压力而松懈,这条命大概也就不长久了。”

  “呵呵,这些话真是一针见血啊,不过比起我未来的潜在危机,马上就要与胤祯沙场相见的你们,似乎没有担心我的余裕啊。”

  潘朵拉微笑着调侃泉樱与妮儿,当她们两人收拾行囊的时候,她也没有同行的意思,表示要留在魔界。

  “就算回到人间界,我也作不了什么啊,胤祯的武功天下无敌,要正面与他为敌几乎不可能,反而还不如藏身魔界,把石崇建立的黑暗管道接收过来,大有掀风作浪的空间。”

  潘朵拉的思维确实堪称深谋远虑,早在前来魔界的时候,她便已经将一切盘算妥当,进路退路俱皆想好。假若石崇还在,为了顾忌石崇在魔界的活动优势,潘朵拉势必要低调行事,但如今石崇已死,胤祯虽说是雄才大略,却并不擅长处理这些黑暗世界的斗争,身为千叶家在风之大陆最高指挥者的潘朵拉,大可从容接收石崇建立的情报体系。

  有了这些,往后要在魔界做事就会更有利,甚至只要隐藏得当,大可成为另一个与胤祯在魔界分庭抗礼的影子政权,永远抓不到,却永远如附骨之蛆,成为人们心头的恶梦。

  “另外一方面来说,与其说我不回去,倒不如说我不能回去……”

  潘朵拉在人间界也有自己的部属与势力,规模只会比魔界这边更大,如果为了牢牢掌握权力,她应该要立刻回人间界才对,然而一项因素令她深深忌惮,那就是落入胤祯手里的不死树。

  当不死树的异能启动,据说能够影响整个风之大陆的人心,甚至是远距离操控,潘朵拉对于自己能否不受操控,殊无把握,如果要配合多重结界来抵御,那么是有九成五的成功可能,但这样一来,岂不是终生没法离开结界?即使特别做成可移动式的结界,那也不过是带个大监牢到处跑,生命的尊严可以说是全毁了。

  因为考虑到这点,所以潘朵拉毅然前来魔界,心里也做好准备,在不死树事件解决之前,自己是不打算回人间界了。

  “你们要好好加油啊,如果你们打不赢,我就要一辈子漂流在魔界,当这里的土人了。”

  “不要说得好像很可怜一样,实际要去作战的人是我们耶……对了,那个死要钱的家伙呢?几天不见,别对我说他跑去练武或是挖金矿了!”

  妮儿皱眉抱怨,但韩特却已经在两天前离开,返回人间界,算算时间,这时候应该已经抵达人间界了。

  韩特并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离开的理由,甚至是悄然不告而别,但与他熟识多年的潘朵拉,却隐约猜到了他的心思。大战在即,如果有什么心事未了,需要交代,最好早一点作处理,而韩特的心事……与他相熟的人都很清楚。

  “我只有一件事情需要了断,就是那个女人。”

  韩特曾对潘朵拉这么说,但善于洞悉人心的黑暗女王,却察觉到这句话里头的另一个意味,与其说是需要了断,倒不如说是放之不下。

  “如果不曾爱过,不曾重视过,恨意就不会如此深切,但情感这种东西非常微妙,越是离得最远的两极,越有突然颠倒过来的可能,不管是人类或魔族,在这一点上都没有不同。”

  潘朵拉了解韩特想要静静处理私事的想法,所以就让他独自离开,并且感谢他在这段时间帮上的大忙。

  事实上,潘朵拉在魔界活动的成绩,有一半要归功于韩特,如果不是他积极奔走于魔界各大部族之间,靠着三寸不烂之舌,有勇有谋,凭着手上的情报资料与武功,逐个说动各大部族的领袖与长老,那么潘朵拉势必要花上更长的时间,才能令魔界人心浮动。

  “不用向我道谢,做这些事情……你以为不用收钱的吗?就算看在老主顾份上打八折,这笔帐也不能赖掉!”

  郝可莲露出真面目之后,韩特不用再聘请青楼联盟帮忙寻找妹妹,从此负债不会再累积,经济压力也减轻了,但已经被这种生活养成习惯的他,却仍对收钱时候的快感乐此不疲,纵然是联手对付魔族的大事,他也不忘从中收取报酬。

  “这才真正是利益共同体,倘若青楼联盟倒闭,我就没钱收了,为了收到每一笔委托的尾款,我拼了命也要干掉大魔神王。”

  之前韩特曾经这么信誓旦旦地举杯说着,妮儿听在耳里,只觉得“你怎么为了这么庸俗的理由作战啊”,泉樱也无言以对,只有兰斯洛用力点头,还举杯与韩特碰了一记。

  在回归人间界的名单中,身为主战力的兰斯洛并不包括在内。经过众人的讨论,他会留在终止山,尽可能多研究一下这里,直到人间界的最后决战来临,才启程回转人间界。

  魔界之行到目前为止,确实是大有斩获,不但搞得整个魔界人心散离,还意外发现了深蓝魔王的真面目,在武学进境上,兰斯洛与妮儿也都有所进境,但总体来说,却仍缺了点决定性的东西,没法在即将来到的最终大战上,提供与胤祯对战的保障。

  之所以会让妮儿有这想法,是因为某天清晨,她看到兄长在终止山外练武,在这之前泉樱也曾说过,兰斯洛每天深夜均在苦练不辍,努力想把自己的天魔功推高一个层次,只要能够多接近胤祯一点、多接近太天位一点,战斗的时候就多了一丝机会。

  但妮儿所看到的兰斯洛,却只是静静坐着,像是在修练武技,又像是在思考着什么,整个人像是一尊石像、木雕,没有任何生物的气息,完全与周围景物融合为一体,就连附近的猛兽从他身边经过,都没发现这里坐着一个很多肉的可口美食。

  静下来的时候,没有露出半点形迹,但是当静坐的人动了起来,一瞬间的声势就惊天动地,只是一个简单的扬臂动作,天上的云层就被大面积扯动,化作一道云海飞瀑,往地面上奔流飞窜,虽然魔界的云尽是黑与灰,见不到洁净白云,可是瞬间奔流下来的云海,如同万马千军驰于沙场,汹涌声势瞬间就把这一带的森林给淹没。

  “好……好厉害,这就是斋天位力量吗?”

  一度覆盖地面的云海散失后,妮儿非常讶异,惊奇于兄长所表现出的力量,但兰斯洛却一瞬间闪飙到她面前,咄咄逼人的眼神,吓了她一跳。

  “喂!小妹,刚刚那一招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  “……啊!看起来很强啊……”

  “除了强之外,有没有别的感觉?看起来帅不帅?”

  “呃!有人这么问的吗?这个……勉强来说的话,是还满帅的……”

  “有没有让你感觉到魔神一般的气势?”

  “这个……这个……你无聊啊!”

  被连续逼问几个问题后,妮儿终于忍耐不住,沸腾怒气一下子爆炸开来,不及搬石头砸人,直接就重重一记头槌,轰碰在兰斯洛的脑门。

  “哇!这记头槌好重啊……”

  “谁叫你没事在这里发神经病!”

  闹归闹,妮儿不能不承认,兄长的武功又有精进,而且和已经停滞下来的自己不同,来到魔界的每一天,他的天魔功都有进步,倘使不是敌人的存在太过强大,以他这样的进境速度,再过个几年,追上胤祯绝对不是问题。

  “唉,如果哥哥你早个几十年出生,或是更早个几十年练武就好了。胤祯的优势,不过就是早你几百年进斋天位,要是你们两个同一时间练武,你一定可以把他打扁的。”

  “哈哈,你当了魔族公主之后,还是一样孩子气啊,过去武功比胤祯高的人有很多,但是到现在,那些人全都被淘汰消失,只剩下胤祯还屹立不摇,这就是他的价值啊!”

  兰斯洛很清楚在年纪这回事上,没有所谓的公平,也很清楚胤祯的厉害并不只是台面上看到的这么简单。

  假若胤祯只是一个单纯的大魔王,凭着天下无敌的武功,恣意横行,不把后辈放在眼里,那么这种已经故步自封、不思进取的人,倒是不难超越!然而,来到人间界之后的胤祯,一直在做着进步与突破,李煜与白起联手一战,将他重创垂死,却也因此得到领悟,增强本身实力。

  倘使胤祯没有在那一战中得到好处,他势必无法在这次的稷下之战中全身而退。每遇到一次险难,胤祯在撑过之后,都能将之转化为增进自身实力的本钱,再创成就颠峰,就是这种敌人让兰斯洛感到难以应付,不管自己怎么拔腿直追,对方的脚步却从来不曾慢下来。

  也因此,兰斯洛非常艰难地才把那句话说出口……

  “我决定留在这里……目前还不肯定时间,但我想我留在这边会比较有用……时间不会太久,我一定会赶回去,与大家一起并肩作战的。”

  在终止山的这段时间里,兰斯洛一直有感觉,终止山中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吸引着自己。这种感觉告诉自己,只要等待、只要寻找,自己便能在终止山中有所收获,正是这样的感觉,令自己坚持着,发现了深蓝魔王的秘密。但在深蓝魔王之秘解开后,这种特殊的第六感仍然没有消失,告诉自己山里还有没被发现的东西。

  问题是,紧迫的时间已经容不下找寻,稷下那边正需要着自己,妻子、兄弟,他们都需要自己赶回去支持,这种时候却为着虚无缥缈的预感而停留,万一发生了什么事,值得吗?

  特别是在得知小草遭到封印后,兰斯洛心中更是涌起一股激愤。自己一生身先士卒,从来没有抛弃同伴偷跑过,现在想要留在魔界寻找,到底是真的在寻找希望?亦或只是贪生怕死呢?

  想到后者的可能,兰斯洛的心里就慌了,他可以面对万马千军而无惧,但却不能容忍自己做出卑鄙怯懦的事情,如果自己堕落成一个怕死的胆小鬼,那还不如立刻死了比较好。

  就是因为这样的动摇,所以他不知道用了多少勇气,才在妮儿与泉樱的面前把话说出,本来他以为妻子与妹妹会为此而愤怒,因为就理由上来说,她们非常有发怒的资格,而自己完全没有辩驳的余地,但……家人之所以成为家人的理由,却在这时候呈现出来。

  “好啊,就请你多多努力了,希望你能尽快在魔界找到那个秘密,我们会在稷下等你的。”

  泉樱轻描淡写的回答,反而令兰斯洛吃了一惊,可是看到泉樱与妮儿相视微笑的表情,他突然明白,自己的困惑原来早就看在她们眼里了。

  “不是我们唷,死要钱的离开之前,就告诉我们你可能在迟疑什么了,他说,虽然团结力量大,但真的要打倒胤祯,还是要靠深蓝魔王遗留的那个秘密。嘿,哥哥,就连那个死要钱的都要我们支持你喔!”

  这件事还真是大出兰斯洛意料,泉樱则是为这件事下了一个漂亮的句点,倘使不了解兰斯洛的为人,那么确实会对他这次的选择而生气,但正是因为过往的每次战役中,他都冲在最前头去保护家人,所以这次当他出现困惑,泉樱与妮儿都不曾有所怀疑,马上知道自己所应该做的,就是付出信任,就连韩特都不曾怀疑过兰斯洛的动机。

  “而且……武者有很多种,迈向太天位的道路也不只一条,如果胤祯是靠着孤独迈步,获得今天的成就,我觉得我们或许可以走出一条不一样的路。”

  淡淡说着这样的鼓励,泉樱与兰斯洛告别,而她和妮儿离去时所留下的话语,却在兰斯洛心中萦绕不休。

  “无论如何,请记住一件事……你并不是孤单一个人留在魔界,我们的祈祷与心愿,与你同在。”

  强力的帮手正从魔界回来,但整体局面对人类阵营而言,却非常不乐观,就连身在归途的妮儿与泉樱都想不到,胤祯的动作如此之快,在夺得不死树的数日之内,便开始催发不死树的异能。

  最早出现的效果,已经是一幕让人难以形容的景象,突破昆仑山地窟生长的巨大树木,彷佛不受限制似的恣意扩张体积,在短短两天之内,成长为一棵参天巨树。

  错综密麻的树根,广布延伸向昆仑山内每一处;数十尺直径的粗大树干,笔直深入云端,直至肉眼难以望见的高处;狂乱生长的枝叶,在苍穹中生出一把巨伞,覆盖着下方的大地,发出不同彩光的茂密树叶,彷佛与云层结合,从地上仰望,辽阔的蓬盖树伞广及百里,没有任何言词能够形容它的伟岸与壮阔。

  即使是从风之大陆上往海洋眺望,也可以清楚看见,在那缭绕不散的灰厚云层之中,不时窜闪着万道金芒,雷电交织,象征着能量的狂暴与不安,而参天而立的不死树,就与这些能量结合,随着大气能量的波动,无远弗届地发挥着它的影响力。

  “……这个鬼样子,已经不是什么不死树,而是传说中的世界树了。”

  使用太古魔道机械,远距离观察不死树的源五郎,为着所见到的景象而咋舌,尽管早就有了心理准备,但实际看到,还是觉得这种非理性的画面,太过不可思议。

  而不死树所延伸的方向,并不只是天空,还包括了它深根植入的大地,透过昆仑山的无底地窟,无形的能量流动,通往武炼、通往自由都市的阿朗巴特山、通往艾尔铁诺的白鹿洞,当四大地窟的能量发生共鸣,位于四大地窟能量汇合点的香格里拉,蓦然暴出强光。

  璀璨耀眼的光柱,由那无尽地宫的深处,往上怒射向辽阔天幕,令人不敢正视的强光,不分日夜,遍照着香格里拉的土地,从那一天开始,日夜交替对香格里拉便失去了意义。

  天地大变,相应的影响自然也在人间界出现,不死树的操控效果包括所有生物,智能低微的飞禽走兽首当其冲,大规模窜走迁徙,处处可见群鸟飞行蔽天,野鼠聚众奔海,到处都发生野兽群起骚动的事件,即使是普通平民,也可以知道这块大地上正发生着不寻常的变化。

  千万年来,不死树第一次被使用,甚至可以说是开天辟地之后的首次纪录,饶是胤祯智慧过人,一时间也不可能完全掌握不死树的用法,只能逐步摸索,而这些试验过程,便导致风之大陆上的生物变化,甚至可以说是生态浩劫。

  继那些小型生物后,跟着被影响到的,是魔族中低等智能的魔兽群,尽管仍旧没有思考能力,但透过不死树的命令,这些理智尽失的野兽却能够被驱使,遵照命令行事,再不是不听使唤的无用东西。

  接着,胤祯的控制目标转向风之大陆上高等智能生物,包括了人类、兽人与其他种族,从雷因斯开始,发生剧烈头痛症状的人们快速往南延伸,包括了自由都市联盟、武炼,每日都有大批人群为头痛所苦,脑里昏昏沉沉,不能思考。

  天地异变,哀鸿遍野,这些都是胤祯操控不死树的影响,虽然目前还没有完全达成目的,但知晓内情的人都很明白,以胤祯的智慧,要试验出正确方法并不用多少时间,届时,他真的能够掌握“人心”。

  “传说中,造物主开天辟地,一共花了七天时间,哼……胤祯也想搞这种花样吗?”

  源五郎喃喃自语,看着远方的诡异天色,觉得自己面对过的场面从未如此严苛。

  “照推算,距离不死树完全发挥威力的时间,大概还有四天……”

  这是由爱菱所做出的评估报告,太研院的仪器反覆推算,得到的结果就是这样,换言之,人类最多还有四天的时间,如果不在四天之内阻止胤祯,那就再也没有翻本的机会了。

  “哼,说来都是造物主不好,创造世界以后,就该把工具带走啊,莫名其妙留下那种鬼东西来,搞得我们今天这么麻烦。”

  源五郎不无抱怨,但几句牢骚仅能稍心头苦闷,并没法改变事实。

  “对了,小爱菱,太研院那边有没有什么新发展?”

  “嗯,是有一些。不死树的效能是逐步加强,不是一次到位,这给了我们一个大好的机会,让我们得以分析不死树散发出的特殊电波,进而制造防护罩,目前我们已经有信心制造出隔绝不死树影响的防护罩,经过推算,这个防护罩绝对有效。”

  “什么?这么好的事怎么不早点说?”

  “因为……不够好啊。防护罩的张设范围只有十尺,顶多只能保护十几个人,不但所需要的能量庞大,建造时的材料又很特殊,根本无法大量生产,不具有太大意义。”

  “唔……有好过没有,至少你可以留着给自己用。”

  源五郎苦笑着说话,而爱菱却好像很犹豫似的,考虑半晌,才把心中那个不够科学的问题大胆提出。

  “源五郎先生,大家都说,当初白无忌先生倒下,刺激白起先生清醒出关,但是最近白起先生和小草小姐先后倒下,为什么象牙白塔地下的那个人一点反应都没有呢?”

  “这个嘛,我也说不太上来,毕竟我没有类似的经验,不过……血缘感应这种东西,应该也不是每次都有效吧,又或者,即使感应到了,他也起不来了……”

  小草与胤祯决战之前,源五郎也不知道小草有此王牌,但事后从现场痕迹来看,源五郎极度震惊于大梵炼狱刀的绝世凶威,更知道这类武学伤人伤己毫不留情,使用者必须要付出重大代价,甚至可以说是拿命去换的舍身技,当初白无忌若是用这套凶刀去硬拼胤祯,所造成的后遗症,恐怕也是让他迟迟无法复原的主因。

  轻轻叹息,源五郎在爱菱的肩膀上拍一拍,以示鼓励,跟着便离开了太研院,预备去面见另一名重要友人。

  (可惜啊!她之前并没有把这一套武学的真相告诉我,如果我先知道的话,胜算会……唉,胜算也不会提高。)

  源五郎的武学天资本高,阅历又广,曾经对五百年前大梵炼狱刀首度现世的那一战深入研究,再看过小草本次的战斗,登时发现了小草所没能领悟到的错处。

  战斗中,胤祯与小草都察觉到大梵炼狱刀的缺点。以一人之力,同时发出五极天式,那个杀伤力真是惊天动地,但在驾驭上,一个脑子怎么同时操控五种不同的黑暗术法?没法解决这一点,大梵炼狱刀就是一套破绽极大、准头奇差的唬人东西,徒有强效声光,却没有实质杀伤力。

  后来,小草虽然成功把五极天式威力合一,也凭此重创胤祯,但与传说中的大梵炼狱刀相比,总有那么点不尽不实之处。当时小草也已经发现,白家所传的大梵炼狱刀秘笈,是白世情以无相诀归纳整理而成,并非创招者本人口述,一来一往之间若是有什么差误,并不是太不可思议的事。

  一般情形下,无相诀的归纳整理,可以完整重现那套武学的真貌,但碰上这套绝世凶刀,超越了地界武者的理解范围,白世情研究出错反而正常,更何况传说中的创招者释鬼藏不会魔法,根本就不可能像小草那样以本身魔法力推动五极天式。

  (大梵炼狱刀不是这样用的,魔法力修为深浅不是重点,对这个世界有多少怨毒才是。)

  源五郎实地考察当年战场,得到的结论,就是大梵炼狱刀的重心在于“共鸣”。凭着无比的悲愤与怨毒,造成了共鸣效应,引动五大黑暗神明一起出现,不是借力、不受限制,几乎是以完全力量降临人间界的五大黑暗神明,疯狂破坏这个世界,吞噬掉所接触到的一切生机。

  (不是以一人之力控制五极天式,是直接奉献出自己的生命与血肉,让五大黑暗神明支配,放任这股灭世威力肆虐横行,那就没有准头与操控的问题了,这才是当年释鬼藏的大梵炼狱刀,而发出这一刀的力量源头,就是那股恨意……)

  源五郎比较过两处战场的遗迹后,得到这样的结论,但就算提早把这件事情说出来,也改变不了这结局,因为个人心中的怨毒与仇恨,不比武功与魔法,不能搜集也不能修练,即使小草知道发招关键,她又如何去让自己的心充满怨忿?

  (但说来还真是令人纳闷啊,释鬼藏当年是怎么拥有这等恨意的?能够单凭本身怨毒引动黑暗神明共鸣,他一定很痛恨这个世界吧?还有白无忌,他的大梵炼狱刀当真练成了?还是像他妹妹那样走错路?如果真的练成,他又是为什么可以恨成这样?他在恨些什么东西?唉,实际亲眼目睹当年战局的只有梅琳,这些秘密现在都随着她一起长埋黄土了。)

  连串的迷团,想得源五郎一个头两个大,尽管知道想这些东西无济于事,白家两兄妹都已倒下,也没有第三个能用大梵炼狱刀的人,但脑里的好奇心就是本能地追寻事实。

举报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
段评功能已上线,
在此处设置开关
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