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
段评功能优化通知
发表 {{realReplyContent.length}}/{{maxLength}}

共{{commentTotal}}条帖子

已显示全部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查看回复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

已显示全部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五章

风姿物语 罗森 9809 2005.10.10 09:34

    艾尔铁诺历五六九年一月雷因斯。蒂伦稷下一月三日,仍是雷因斯人交相庆祝元旦的日子,一年一度的重大节庆,不但放假,而且有种种的庆祝活动与祭典,是王都稷下在一年中最热闹的几个时期之一。

  然而,今年的元旦却令人印象深刻,不但先有魔族入侵的消息,让整个雷因斯笼罩在一片低沉气压之下,而且在节庆之中,王都稷下还被敌人入侵,燃起了最炽烈的烟火。

  整件事情其实发生得很突然,本来一月三号是个大晴天,朗朗晴空,天气很好,但是突然之间,一大群黑云由西方天空高速飘近。乌云飘移的速度奇快,眨眼间就来到稷下城上方,当人们发现那片乌云的样子不对,为之议论纷纷的时候,炽毒的火焰已经熊熊喷射下来。

  繁华的街道,一下子就被火焰吞噬,欢喜的人们却在惊恐中逃窜;稷下本身是文化型的大都会,表面的战备设施本就不强,虽然有些位于制高点的塔楼朝天上飞龙射出巨弩与标枪,但却全然发挥不了作用,不是慢得射不中,就是被龙翼吹拂的强风给扫开。

  当年枯耳山之战,兰斯洛麾下的四十大盗对战飞龙,就已经被打得抱头鼠窜,束手无策,现在飞龙一再得到强化,普通的武器根本拿它们没有办法,稷下满城军民只有挨打的份,一时间,愁云惨雾的气氛笼罩着整个稷下城。

  但比起城内的街道与民宅,受攻击最严重的,仍然是城中央的地标,象牙白塔。

  本来那座高大的洁白宫殿就最为显眼,在黑夜中远远望去,就像是真夜中的圣洁天堂,即使是在大白天,它所萦绕的洁白玉光,仍好似诸神齐声赞美般的荣耀,会成为毒龙群的攻击目标,是理所当然的事,更别说这次敌人的主攻目的,就是要趁雷因斯主战力都在重伤的时候,给予奇袭,首要目标当然是众人所栖身的象牙白塔。

  一时间,数十头毒龙在空中此起彼落,围绕着洁白如玉的象牙塔,喷出它们的火焰流星,让毒烟与猛烈爆炸的火焰,在这座高塔的四处交相窜起;连串的轰然巨响声中,象牙白塔周遭的建筑物有许多都成了废墟,就连象牙塔本身都显得摇摇欲坠,变成了危楼。

  “真是来得好快呢,如果这些飞龙是来自升龙山,又或是从中都飞来,这一路上我们不该得不到消息。艾尔铁诺境内、北门天关,甚至是雷因斯的土地上,青楼联盟都该传来情报,但我们却是直到它们接近城外五百里,才发现龙群的到来……诸君,可否告诉我这代表了什么?”

  置身在象牙白塔的高处,一个受到魔力光罩保护的了望台上,一众魔法师与行政官吏分两边站开,虽然凛于脚下地面的激烈晃动,看见象牙塔的外壁逐渐崩落塌毁,但却没有人敢妄动,谨慎地站着,用他们最忠诚的姿态,向眼前的几个人表示忠诚。

  在他们的正前方,穿戴着青色甲胄的王者,正坐在他的白玉宝座上,似乎在聆听众臣的说话,但从他似闭非闭的眼睛,每个人都晓得这位兰斯洛陛下并无心参与讨论,只是为了表示尊重,现身在这里,给予发言者支持。

  就在兰斯洛宝座的正前方,新上任不久的雷因斯右大丞相正站在那里,淡紫色的丝绢战袍,因为强风而起伏飘扬,绢袍下摆曳地飘荡间,纤细而白皙的美腿曲线,是一幕令人怦然心动的景致;这名女丞相的无双美貌,和传说中的西王母娘娘齐名,纵使是终年修行的魔法师、年长德高的重臣,都深深为她的艳色所惊叹,特别是此刻戎装中的英艳神韵,简直让人舍不得移开目光,但……开口说话的女声,却非是发自于她。

  自从耶路撒冷之战爆发,雷因斯宫廷中便少了一名女子的身影,纯以职位而言,她并非是什么重臣,区区一名皇帝身边的机要秘书,应该没有能力影响国政,然而,人人都感觉到,自从她请假外出后,宫廷方面作出决策的细密与速度都相形降低,如果不是泉樱丞相走马上任,担起了许多重责,雷因斯可能已经天下大乱了。

  一袭浅蓝色的办公套装,剪裁贴身的套裙、黑色的高跟鞋,突显出兼具少女清纯与少妇慧黠的美妙特质;胸口插着一苹金色的钢笔,恰到好处地勾勒出圆圆的胸弧;俐落的黑色发丝,遮去了半边的丽容,就连那抹看来甜甜的和煦笑靥,都在金丝眼镜下升华成精明与专业的感觉,看上去俨然便是一名优秀的秘书美人。

  兰斯洛王身边的首席秘书,苍月草,正式回归雷因斯阵营!

  “我对稷下城的防御有信心,不该被敌人潜到这么靠近才发现,所以我认为,飞龙群不是飞到城外五百里才被发现,而是直接出现在城外五百里处。”

  当众臣仍维持沉默时,泉樱率先开口说话,刚刚的大半时间里,她一直显得神不守舍,自从认出这些型态狰狞的异变毒龙,就是自己同族的族人与黄金龙蜕变而成,她心里五味杂陈,难以镇定下来,直到小草开声说话,泉樱才醒悟到自己目前的身分,镇定心神,点出了小草想要暗示的重点。

  而这一句话,也就挑明了敌人的进攻方式与战术,让泉樱代替想要维持低调形象的小草,继续说出该给众人知道的话。

  “我们的敌人与以往不同,比起艾尔铁诺,魔族更懂得使用魔法,所以战术上也更会遇到魔法类的攻击,这是诸君所不熟悉的东西,而这次的遇袭刚好给了我们警惕。”

  尽管魔族在进入人间界的初战,就令整体兵员损失惨重,但只要集合百多个魔法师一起张开法阵,或是由天位魔法师出手,要打开一个直通稷下城上空的跳跃隧道,并不为难。这个战术,过去的艾尔铁诺或武炼都做不到,雷因斯。蒂伦也未将之列入国防考量,但从今之后,这种战术可能就会变成常态,稷下城要针对这种情形作出常备预防了。

  “单单靠说话,没有办法击退敌军,我们是不是该……”

  一名留着花白子的大臣上前一步,小心翼翼地提出这个建议,因为眼前的国王与宰相虽然神态自若,但脚下的地面却越摇越厉害,要是象牙白塔被毒龙群给击毁,整个塌陷下去,国王陛下与宰相大人神功盖世,定然无事,自己这一众庸人却是九死一生。

  泉樱回头瞥望向兰斯洛,像是要请国王陛下作出裁示,但眼光却望向一旁的小草,因为在她素以聪慧著称的脑里,或许正想着与自己一样的问题。

  象牙白塔就算塌了也能再建,泉樱接掌宰相之位后,曾经翻阅过许多秘密档案,更调阅出内战时期的纪录影片,看到稷下城内藏的防御系统一启动,本来被夷为平地的象牙塔,瞬间就平地起高楼,完好无缺地复原过来,只要有这能耐,象牙白塔本身的受损状态,倒不是重点了。

  这些改造的变种毒龙,不但体型大得多,威力也似乎更胜之前的黄金龙,看来该是石崇手中的王牌筹码。饶是如此,对于雷因斯的一线武者来说,这些变种毒龙仍是没有太大威胁,只要挑选几名主力高手出阵,很快就可以扫光这些毒龙。

  浅显易见的道理,自己能看得出来,魔族那边应该也不是傻瓜,所以反过来推想,换做是自己用这战术主攻,既然知道敌人会派高手灭龙,那么相辅佐的战术,就是藉由这些变种毒龙来消耗敌人力量,让几个强敌的痊愈时间延慢,为己方争取优势,又或者……己方也派出高手潜伏暗中,在敌人忙于杀龙的时候,冷不防地暗算奇袭,重创敌人。

  这计策虽然是又老又旧,但却甚有实用性,任谁都不能否认,敌人确实有可能照这战术来实行,那样的话,应该怎么办呢?打从毒龙群出现,袭击稷下城以来,小草一直显得很轻松,谈笑自若,应该是有点主意吧?

  就在泉樱等待回答的时候,宝座旁边传来一声尖锐的鸣叫,声音像是死刑犯人被斩首时候的凄绝哀嚎声,乍听之下,令人全身为之毛骨悚然;几名定力不足的文官甚至被吓倒在地,泉樱虽然没什么反应,但却也不能不承认,之前自己第一次听到这惨嚎时,确实被这暗黑魔导研究院专用的魔法铃声给吓了一跳。

  小草弹动指头,发放魔力回应,把来自暗黑魔导研究院的讯息接过来,魔法画面在虚空中打开,仍是一派冷酷表情的华扁鹊院长,即使在魔法画面中,那双眼神仍是锋锐冰寒,令得群臣的情绪一下子降到冰点,一下子又紧张到沸点。

  “国王陛下,前次委托的东西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
  兰斯洛并没有委托华扁鹊作什么东西,但是小草却有。自从雷因斯内战结束后,小草将稷下城防御系统的法阵设施,交给爱菱研究,尝试作出一些强化与调整,由于牵涉的范围过广,还请来华扁鹊协同研究。整个进化工程恰好在这几天完成,尚没有时间作测试,但如今……实战却成为最理想的试验场。

  “如果大家都没有什么其他的意见,那么……我们就开始吧。”

  领悟到小草是在等待华扁鹊的通知,泉樱向华扁鹊示意,请她开动防御程式,让稷下城的守护神活动起来。

  画面中的华扁鹊,好像挥手作了什么,下一刻,围绕着象牙白塔飞行的毒龙群,愤怒咆哮起来,拉大了飞行的圈子;群臣不见光也不见影,没看到什么具体的反击,但毒龙群好像被一种看不见的攻击所扰,虽然凶猛攻击的态势不变,与象牙白塔的间距却越拉越开,显然对这座象牙塔存有顾忌。

  在殿内的众人当中,只有泉樱感觉最是清晰,当华扁鹊向属下挥手下令,泉樱突然听到一阵无比尖锐的高音,锐利得彷佛化作一把小刀,切割着她柔软的耳膜,奇痛攻心,虽然她急忙提气克制,减低这痛楚,让自己没有因此脚步踉跄,摇摇欲坠,但脸色却仍然非常难看,一下子失去了血色。

  痛楚越来越强的时候,一双白皙细柔的素手伸过来,按放在她的太阳穴上,轻轻按摩,一股暖暖的热流迅速游遍脑门,让整个神智清明,痛楚也随即消失。

  “对不起,事先没有说明。泉樱姊姊站在塔中央,正好是驱龙音波最强的位置,让奶受累了,不好意思。”

  小草浅浅的笑语,让回过神来的泉樱也报以优雅一笑。在不知内情的旁人眼中,机要秘书苍月草为泉樱丞相按摩颈项,两名各具不同典雅姿态的美人,这样的亲昵动作,虽然不合礼制,但却非常好看,尤其是动作间露出的雪嫩颈部,肤光如同雪一般白洁,是非常引人注视的一瞬,但除了兰斯洛以外,没有人看出这个动作的真实意义。

  当然,藏身在天花板上担任护卫工作的枫儿,是能够理解的,不过她正全神贯注地敛去自身气息,注意着是否有敌人存在,无暇为此分心。泉樱所料的一点也不错,小草确实也认为敌人可能会派出刺客,所以才任命枫儿担任黑暗中的警戒工作。

  “这个尖锐的声音好强啊……”

  “那是当然的,整个稷下城的地底就是大规模魔法阵,平日储备着各种自然能量,现在是用这些能量作攻击,就算是对上天位武者也有杀伤力。”

  小草对泉樱解说着防御系统的能量,不是为了夸耀,而是为了让泉樱能够了解,将来能够操作使用。

  这个驱龙音波,并不是针对龙族开发的武器,只要变化声音频率,这音波可以泛用于这世上九成的飞禽与走兽,效果也不只是“驱离”,而是随着声波增强,形成对听觉器官伤害,甚至“轰炸”脑部的效果。

  假如换做是枯耳山之战,泉樱与族人所使用的龙兽,这时早就已经承受不住声波,脑袋硬生生炸开,碎脑而亡了,但对于这些强化过后的毒龙,驱龙音波只能造成干扰,还无法产生实质的杀伤力,因此,进一步的攻击就随之而生。

  龙,并不只是来自升龙山,如果由虚象演化为龙,那么雷因斯也能召唤出龙来。

  “吼!”

  震天巨吼惊破四方,和之前的驱龙音波混合在一起,成为了音爆的狂袭巨浪,令承受不住冲击的毒龙群四散惊飞,围绕着象牙白塔攻击的队形顿时被破解。

  而当毒龙群的攻击一时瓦解,天空中浮现出浅浅的幻象,先是四头、八头,在变成最后的九头巨影,青、紫、赤、黑、金、蓝、白、橙、透明,九头不同外形的巨硕龙影,每一头也有百余尺的长度,分别位于稷下城的一角,片片龙鳞上闪着九种不同的辉耀色彩,在空中现形出来,齐声鸣啸。

  同样的影像,雷因斯内战时也曾出现于稷下上空。九条硕大无朋的巨龙,色彩不一、型态不一,当阳光从它们的身体透入,巨大身躯呈现透明的光感,显示它们并非实物,但身上的皮甲、鳞片,仍旧闪烁着耀眼的光芒,各自或坐或盘,雄视生威,可是与上次相比,这次的龙影却更具真实感,炯炯龙目中闪烁的威严也更为冷澈。

  “哥其拉防护程式。二版,启动!”

  这个九头龙的虚影,本是白起想像传说中的八歧大蛇,模拟其威能而成形,但在日本攻略战一役中,沉眠的八歧大蛇苏醒现世,亲眼目睹它实体的爱菱,对其杀伤力与进化可能有了更深体悟,回到稷下后改版防御程式,透过白起的暗中相助,这计划比预期速度更快地完成,成为今日迎敌的重点。

  九头龙分别盘据在稷下城的一角,对外、对内都是可攻可守,竟然反过来将毒龙群包围在中心;相较于九头龙百余尺长的巨硕身躯,最长不过二十多尺的变种毒龙登时相形见绌。

  “吼!”

  一起仰首发出震天吼啸后,九条巨龙不约而同地有了反应,或是拍动翅膀,或是张口吐出焚天血焰,猛烈威势,在空中画出熊熊火线,编织成一张几乎遮蔽天空的火网,抬头望去,彷佛连整片天空都化为鲜红赤幕。

  九道火焰将稷下的天空切割得支离破碎,而在这九道火焰交织穿射下,几头被火线碰个正着的毒龙,立刻发出凄厉的惨嚎,跟着就在高温火焰中烧成焦炭,化作一大块焦黑的臭肉,砸落地面;有了同伴的牺牲例子,本来还不可一世的毒龙群,纷纷飞散逃窜,不敢与这熊熊火网正面碰触。

  火网的威力虽然强悍,可是经过改造的变种毒龙,不但本身的力量变强,就连飞行速度也极快;熊熊火焰喷发的第一击,强大威力虽然能将几头毒龙烧成焦炭,但之后却再也击不中这些如苍蝇般高速飞掠的东西,只见九头守护龙喷发的巨大火焰在空中拖出红印,却总是被毒龙避开,若是情形持续下去,这种剧烈耗损能量的大排场攻击,将很快就难以为继。

  “魔族的改造很有一套,不但力量变强了,速度也没有慢下来,如果这些毒龙在内战时期来空袭,我们的防御系统可能就撑不住了。”

  小草淡淡地说着,却没有多少担忧,因为升龙山的飞龙固然在魔族改造下,战力有了提升,但稷下城的防御系统又何尝没有进化?火网攻击只是开端,目的是将飞龙群驱赶开来,不集中于一处,当飞龙群因而散开,防御系统的真正杀着才要开始。

  在对抗八歧大蛇时,雷因斯众人都对八歧大蛇的多样化攻击感受深刻,相较于斯,稷下的防御变化就少了些,而这一次的改版,爱菱把这些缺憾予以补足。

  防空的火网是第一线,当这火网把飞龙群驱散,更进一步的细致变化就随之出现,九头分别盘据不同位置的巨龙,张口喷吐出不同的自然元素攻击,炽盛的高温火焰、极寒的刮骨冰雪、狂烈的冲击风暴、怒闪的霹雳雷电、含毒的腐蚀酸液……将稷下城上空变成一个高度危险的死亡地带。

  牵涉到高度的魔法技术,防御程式迄今还模拟不出当初八歧大蛇的石化攻击,但除此之外,其余的元素攻击却已经成功复制,并且在此时一一呈现,配合稷下城本身的结界,在空中形成了不同区域的陷阱阵。

  “对于速度快的敌人,单纯的强大攻击可能产生不了作用。只对付大军袭来是没有问题,可是如果对付空中的敌人,防御系统就会有所不足,因此两位研究院院长作了新设计。”

  强劲喷发出的腐蚀酸液,在风暴吹袭之下,竟然在空中形成一个又一个的漩涡酸池,凝聚不散,也不朝周围喷溅,但却配合旋转的强风,形成强大的吸引力。

  原本毒龙群高速穿梭在酸液喷洒的雨雾中,凭着本身的坚鳞厚甲还有高速,酸液沾身的时间不长,本来都还能够支撑无伤,但是当它们被吸入漩涡酸池,被那浓缩的酸液给吞噬整个身体,在高速旋转中,无孔不入的酸液侵入鳞甲缝隙,直伤骨肉,纵是毒龙之体也承受不住,迅速化为白骨,从空中坠落下去。

  火焰与电光交织,变成了一道道横射过天空的火棒电柱,频繁而密集的扫射,速度既快,力道又猛,毒龙群虽在空中高速穿梭,却仍难以完全避过这些火柱电棒的乱雨射击。如箭如弩的攻击,命中一发,厚鳞重甲的保护可能只是觉得有点小痛;命中几发,可能只是龙躯有些摇晃;但是当十几发、几十发的火柱电棒在短时间内交错命中,不管是什么厚鳞重甲都被破坏,将整个龙躯射成稀巴烂的东西,在空中爆炸破坏。

  水与火,火与电,电与水……几种不同的元素攻击交相产生作用,每两个一接触,就产生一种新的阵势变化,两两相生,变化无穷,快速而实在地削减了毒龙群的数量。

  空中耀眼的闪光不断,看得底下的人们目不暇给,议论纷纷,更在不久之后变成了欢呼,这个声音传进了象牙白塔,听在泉樱的耳中,一方面是安心与欢喜,但是看见那一头又一头被扯入防御阵势,自空中落下的毒龙残尸,一股莫名黯然仍是在她心中发酵。

  为了要消除这种感觉,她转过头,向身边的小草低声提出问题。

  “我看过纪录,稷下城的防御程式必须要有人发动,上次是奶在象牙白塔顶端操纵,这一次奶人在这里,应该也不是华院长,那么是谁在操作这个系统呢?”

  “这个嘛……”

  小草嫣然一笑,小小声地回答,“操作这个程式,非常地耗损元气,如果由现在的我来操作,太过吃力了,所以我交给了他,现在正在太研院操作系统呢。”

  当这场战斗进行到白热化时,位于稷下城内、与暗黑魔导研究院遥遥相对的太古魔道研究院,也正忙翻了天。

  本来太研院就有相当强大的自卫武力,但是历来相传的规矩,除非是太研院本身受到攻击,又或是象牙白塔发出委托,否则太研院对于稷下城的遇袭,一向是采取置诸不理的超然态度,因为各种强力的太古魔道兵器,威力虽然强大,但波及范围却也很广,倘使上百枚浑沌火弩发出,就算能击退来敌,稷下城只怕也给炸成白地了。

  不过,太研院内的一群狂人,无论是否出身白家,都根本不把平民死伤放在眼里,这次毒龙群仓促来袭,他们是最早得到情报,也最早做好准备的一群人。所有研究员摩拳擦掌,正准备当毒龙群攻到太研院时,好好大干一场,但院长大人却突然出现,宣布启动新完成的防御系统。

  “可、可是……要由谁来操作?”

  自然不会是爱菱自己,而在众人的疑惑目光中,踱步走到操作台上,盘膝坐下的,就是源五郎。

  众人原本有些顾虑,因为操作最终防御系统,向来是雷因斯女王的专属任务,其他人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魔法力,但是当源五郎平抬双手,扣指结印,真言金光围绕他轻扣起来的指印,旋绕成三圈**大转,将整个人笼罩在一片祥和金芒当中,稷下城地底的魔法阵随之牵动,防御系统也正式运作起来,痛击入侵的毒龙群。

  之前太研院就负责起对于防御系统的改良,只是因为后来要建造元始炮,工作略受到影响,可是元始炮一完成,负责的研究员就再次投入,终于赶在兰斯洛等人回来时,将系统修改完成,虽然还没有测试,但看到源五郎能够成功催动,众人都是欢声如雷,向旁边的同侪击掌,欢喜之情形于颜色。

  “太好了,过了第一个技术难关了,本来在未经测试的情形下,依照过去经验,有百分之二十的可能,操作台会发生接近核爆规模的爆炸,把我们全都给挂掉呢。”

  “是啊,保住一命了,运气不错,这次真是运气不错啊。”

  有得是实际的战斗经验,源五郎操作起防御系统,赫然比当日的小草更为灵便,如臂使指,轻易让防御阵势在空中做出种种变化,一一歼灭着毒龙群。

  当小草正在象牙白塔内,对泉樱作着种种解释时,太研院中的众人也在谈论,不过,掌握第一手资料的他们,比小草更多知道一点东西,那就是每一道阵势变化的名称。

  “嘿,你知道吗?院长大人和隔壁院的华院长,在设计这些阵势的时候,替每一个阵势变化都取名了耶。”

  “有这样的事啊?那也不足为奇,很多艺术家与创作者都会替作品命名,我们虽然是设计杀人武器,但做得这么精美,也难怪她们会想要命名。”

  “不!你完全弄错了,她们之所以这么做,只是先下手为强,否则让陛下来亲自取名,到时候一切就不可挽回了!”

  这几年,在兰斯洛豪勇之名响遍风之大陆的同时,他在命名方面的极恶癖好也广为众人所知。为了保护自己的作品不被烂名字给玷污,两名院长的苦心委实令人感动,但这么做的实质结果又是如何呢?

  “报告院长,小爱急急棒刚刚又贯穿了一头毒龙了!”

  “报告左大丞相,又有两头毒龙爆死在小华升降梯里头。”

  “小爱的闪电急走区,让一头毒龙化成灰飞了!”

  主控室内的立体大萤幕,分成数十个不同的小画面,把目前稷下城上空的战斗具体呈现。各个研究员们盯着不同的画面,惊呼声与欢呼声此起彼落,为着防御系统的杀伤力更胜预期而满心喜悦,在阵阵掌声当中,有些故意用讽刺语气说出来的话语,听来竟有几分节庆喜意。

  “喔喔喔喔,小爱小华大漩涡一口气吞掉三名挑战者了,难道没有人能够突破这个恶魔般的陷阱吗?”

  这个夸张的叫喊,引起研究员们阵阵大笑与掌声,虽然战争仍在持续,但太研院整个却沉浸在胜利的气氛当中,这点看在源五郎眼中,实在令他有些担心。

  当战争处于短兵相接,人们必须拿着兵器上战场厮杀的时候,鲜血与死亡的压力,会给旁观者与幸存者深刻的印象,让人们深深记住战争的恐怖;但是使用太古魔道兵器,威力虽然强大,却只是按钮战争,人们只是隔着画面感受战场,没有那种压力与恐怖感,无论胜与负,都没有机会从中学到什么教训。

  这样子的发展,容易让人们忽视战争的恐怖,甚至开始倚赖武力解决事情,因为他们感受不到自己所作的事情是何等严重。所以,明明拥有通天炮、金鳌岛这样的强大兵器,那个文明却仍毁于一夕,这是一件不能不注意到的事。

  在战争中想到这些问题,连源五郎也觉得自己很可笑,不过,基本上他的思维模式本就有些偏向哲学,会这样子想,是正常也是克制不住的事。

  但一帆风顺的战争,不代表就没有变化。

  在空中连续受挫的毒龙群,察觉到地面有许多群众在观看,而那些由天上坠落的火块与尸块,不时在地上造成小小的骚动与灾害,换言之,比起到处都是强大陷阱的天空,地面似乎处于不设防状态,察觉到这一点的毒龙群,发出一声呼啸,朝地上高速飞行过去,喷出毒烟与火焰,想要再一次地肆虐稷下城。

  然而,地面的不设防,却只是一种假像,是源五郎刻意给它们这种印象的。当最终防御系统启动,九头巨龙的形象浮现后,一直就只有六头龙在发动元素攻击,另外有三头龙只是象征性地拍拍翅膀,制造风压,或是偶尔咆哮个两声,却一直没有加入战争。

  让那三头巨龙空闲出来的意义,就是为了这一刻,当毒龙群高速飞向地面,喷出了含有剧毒的火焰,那三头巨龙同一时间拍动龙翼,鼓动风压。

  光是龙翼所拍动的狂风,或许不怎么样,但那却只是一个象征,实际的威力是在大气中风之元素受到牵动时出现。稷下城内外的风之元素,在一瞬间狂暴化,急速扫向那些喷发出来的火焰,一下子就把毒烟吹散,火焰也被消灭,就连高速往下俯冲的毒龙群,都被弄得身形不稳,陀螺似的飞转。

  之前毒龙群数目既多,个体的战力又强,稷下城的防御系统虽然厉害,源五郎却也做不到一举活捉或是歼灭,只能用各种阵势变化削减敌人战力。然而,当毒龙群的数目锐减,气力也被削弱,源五郎真正想做的事情就开始发动。

  “吼~~”

  位于稷下城九个方位的巨龙,不约而同地狂啸起来,凝结于空中的元素法阵尽数消失无踪,所有能量回收集中,再倾全力一次发动,以重力攻击的形式呈现。

  正在高速俯冲的毒龙群,已被风压弄得身形不稳,当超重力集中在它们身上,每头下冲的毒龙全都失速狂坠,化作一个又一个的高速落体,全部撞入地底下。

  这些毒龙每一头都有很强的力量,如果要以咒缚形式,令它们在空中动弹不得,那是绝对不可能,但是坠落地底之后,却是另一回事,过大重力本就令它们动作维艰,无法如意行动,而变得无比坚硬的泥土,则是最好的牢笼,将所有坠落地底的毒龙一次困住,松软泥土变成了硬逾精钢的坚固物质,配合重力锁缚,没有一头毒龙能够挣扎脱动。

  稷下城的市民只看到毒龙群集体俯冲,在全部撞入地底后,就此没声没息,过了好半晌,才终于明白这场战争已经结束,欢欣地鼓躁起来。

  

举报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
段评功能已上线,
在此处设置开关
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