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二章 重炮相袭

风姿物语 罗森 8823 2005.07.08 13:48

   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二月艾尔铁诺金鳌岛

  在金鳌岛的中央指挥室之内,公瑾与胭凝各自出掌火拼,斋天位力量硬撼五岳神雷,两股同样雄浑刚猛的掌劲对撞,爆出连串巨响,劲风更扫得周围众人站不稳脚,但就在双方短暂分离,要对拼第二掌的那关键一刻,站在公瑾身后的郝可莲悍然出刀,一柄白亮亮的匕首,猛刺往公瑾的背心。

  刀光闪烁,惊虹飞影,血光乍现!

  “啊~~!”

  伴随着长长的一声惨呼,匕首激飞上射,还没触及天花板便粉碎分解,而持匕首的郝可莲踉跄后退,每退一步,口中便是鲜血狂喷,跌跌撞撞,滚跌出十数尺外。

  整个过程如同电光石火,在场众人看得眼花撩乱,弄不清楚发生什么事情。这些由朱炎一手培训出来的太古魔道技师,本身也都有相当程度的武学修为,所以看得见刚才郝可莲的偷袭行为,脑子还没从郝可莲为何叛变弑主的行为中反应过来,才喊了一句“公瑾大人小心”,结果话一出口,郝可莲便重重摔跌出去,口喷鲜血,被头散发,模样狼狈到极点。

  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你做人太失败,所以手下终于反你了吗?”

  胭凝面上难掩错愕,口中虽然仍是不饶人,但却撤掌后退,离开到一旁,不再进击,以示自己与这项叛乱偷袭无关。

  “为什么你……”

  郝可莲才说出四个字,牵动五脏六腑的伤势,又是一口鲜血呕出。刚刚在她拔刀挥出的同时,公瑾也扬袖挥出,长袖上传来的劲道,轻易碎刀、击飞郝可莲,独臂还稳稳接下了胭凝的一掌,神闲气定的从容,完全看不出猝受奇袭的慌乱。

  “你实在不该这么问的。跟在我身边办事多年,难道你认为这么简单的一刀就能偷袭得手?对我的评价这么低,真是让我很失望,因为你连最基本的识人之明都没有。”

  公瑾微微叹气,目光凝望向郝可莲,平日还对部属留着一丝微温的眼神,如今却冷得让人打从心里发颤。

  “如果你发难的时间再晚一点,也许战果会比现在丰硕,但你太过性急,选在我与胭凝动手的时候偷袭,却不知道那也是我警戒心最强的时候。”

  “我以为……你信任我……”

  “用人不疑,你能在我身边这么久,立下这么多汗马功劳,我当然信任你,但是……信任有程度之分,你、朱炎、花残缺、蒋忠四个是不同的人,我对你们的信任程度当然也不同。”

  公瑾扬袖把披风拨至后方,刚刚他出手击退郝可莲,近距离之下,衣袍上沾着了点点鲜血,但给他内力一逼,血迹逐渐淡化隐没。

  “你本是石崇的手下,奉命潜伏在我阵营中,这事我一开始便已知晓,后来你选择与石崇翻脸,这点很好,但我却认为,你与石崇翻脸,并不代表你就会彻底归属在我麾下,我对你仍有着戒心……很不幸,你就在我对你尚未完全放心之前,做了不适当的举动。”

  “嘿……想不到,你的警戒心高到这种程度,我想不认栽都不行。”

  郝可莲的语音微弱,公瑾的那记反击让她伤得不轻,五脏六腑均破裂出血,纵然两人实力有别,但要一招之间将她这样重伤,她肯定公瑾是以完全状态的天心意识,全神、全力针对她出手,破招同时也将她重创,换言之,从站到公瑾身后的那一刻起,那个男人就在预备这一击了。

  “我的反叛,全都是被你逼的!如果不是你在香格里拉倒施逆行,我们原本都是你的忠心属下,从来不曾有过反意,现在你看看周围的人,看看他们的眼神,还有谁敢说自己忠心于一个疯子!”

  郝可莲的话,让旁边的每一个技师都低下头来。本来他们都为着郝可莲的叛变而错愕,觉得她谋逆弑主,大逆不道,罪无可恕,但是听她在惨笑中说出这些话,一字一句直入心坎,却全都是自己的心声,顿时无言。

  “而周公瑾你会否觉得自己很可笑?很可怜?你不相信任何人,连我们这种追随你日久,为你卖命的老部属,你都信不过,时时刻刻对我们存着戒心,这样的你……难道不觉得自己是一条可怜虫吗?”

  这个指责,不只郝可莲如此认为,恐怕也是在场不少人的心里话,甚至就连站在一旁的胭凝,都对郝可莲的评语感到无可反驳,暗自点头。

  然而,身为当事人的公瑾,听了这些话之后,表情却没有什么变化,不但不受打击,反而还微微笑了起来。

  “在这种时候仍能挑拨人心,你确实很厉害,不过你可能要失望了,我刚刚就说过,信任有程度之分,这世上还是有些人值得我信任,我只是特别怀疑你而已,因为我身边所有的部属当中,只有你会为着利益,与我分道扬镳,平常时候是无所谓,但如今……没有能够把这一点掩饰好,就是你今天的败因。”

  说着难解的话语,公瑾往左侧移动。看到他移动的方向,郝可莲的脸色瞬间又白了几分。

  “天底下任何事都有一个道理存在,不合理的事,就会有问题。我相信你与朱炎都有可能反叛我,但以朱炎的正直个性,绝不会做了不认,虽然他可能偷偷策划叛变,但是在事发之后躲得不见人影,不敢面对我,这种事情不是他的作风,让我动了疑心,也开始加倍提防你。既然你动手了,就证明我的猜测没错,那么,朱炎在哪里呢?”

  公瑾说话声中一袖拂出,劲风拍在后方墙壁上,发出轰然巨响,钢铁墙壁被他破开一个大洞。烟尘飞扬中,一个被五花大绑的人体滚跌了出来,极度难看地趴倒在地上,从那姿态看来,不只肢体被锁链捆绑,身上穴道还被点住,所以才动弹不得。

  “朱、朱炎总监?”

  “总监为什么会在这里?他不是失踪了吗?”

  “朱炎总监被绑在这里,那……现在是谁在指挥金鳌岛作战?”

  乍见已失踪的朱炎现身,在场的所有技师都大为惊愕,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变得这般莫名其妙,究竟谁是谁非。脑袋比较灵光一点的人,猜测多半是郝可莲密谋造反,先暗算朱炎得逞,将他藏匿起来,一切责任全都推在他头上,但详情如何,恐怕就只有朱炎或郝可莲才能解释。

  公瑾五指拂出,轻而易举地解去朱炎身上被封锁的穴道。气血一通,内力回复,这些缠身锁链根本困不住朱炎,一声怒喝,血红烈焰翻腾,精钢锁链寸断焚化,朱炎回复自由,只是血脉不通已久,一时无力站起,又跌坐回去。

  “公瑾大人!请相信我,朱炎绝对没有背叛您的意思!”还来不及再站起身,朱炎所做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愤怒地为自己分辩,向公瑾表示自己的清白。

  “我明白,辛苦你了,你做得很好。”

  虽然口口声声说“不相信任何人”,但公瑾对朱炎的重视与信任,却是对其他人所没法比的。在前来中都的路上,公瑾对朱炎所采取的一切高压统帅,是有意逼得他自行离去或谋叛,不用扛负作战责任;公瑾心里也做好了朱炎可能叛变的准备,可是事到临头,听见朱炎这样大声地表明清白,听见他仍然选择站在自己这一方,公瑾苦笑之余,也难掩心中的一丝喜意。

  如果有得选择,谁愿意拥抱孤独?如果不是因为再无退路,谁都不会喜欢只有自己孤军奋战。身而为人,公瑾同样有着人的情感,尤其是在郝可莲叛变的此刻,朱炎的忠诚更显得可贵,虽然理智上仍薄弱地提着警告,但公瑾仍是伸出他的独臂,去搀扶这名始终跟随着他的友人。

  “真是谢谢你了,一直到现在都还跟着我……唔!”

  话声到了一半,突然转为闷哼,当那股灼热的疼痛,在腹侧澎湃炸开,化作激烈的痛楚直袭脑部,公瑾甚至迟了片刻,才明白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。

  怵目惊心的鲜红热流,在眼角余光中出现;一柄色泽污沉的短匕首,破开了护身真气与皮肉,深深地直刺入内,伤及腑脏。匕首的末端,牢牢握在朱炎的掌心,正源源不绝地疯狂催劲,将那股火热炎劲传入公瑾体内,而朱炎脸上的那种笑容,完全是得意的狞笑。

  “哈哈哈哈!周公瑾,想不到你也有今天!想不到吧!哈哈哈~~”

  一字一句犹如惊雷入耳,自从耶路撒冷战后便不曾感受过的痛楚,强烈切割着小腹,由于唯一的手臂还扶在朱炎肩膀上,公瑾一时之间空门大开,没有抵御之能,只是这并不代表他不能反击。

  肩膀微动,只要一记铁袖功拂出,近距离之下,配合绝顶天心意识聚力,别说让朱炎七孔流血,就算让他碎颅爆脑都没有问题。但是在出手的那一瞬间,公瑾察觉到朱炎眼神中的狂暴,这种异常的通红眼瞳,还有近乎疯狂的杀意,让公瑾明白朱炎出手的理由。

  (洗脑吗?我真是失算,居然被别人利用我的属下来暗算我。不过……也好,朱炎到底是没有背叛我。)

  洗脑的手法很特殊,不是抹灭记忆,而是操纵情感,把脑中的恨意提升千倍,让一个被仇恨冲昏理智的朱炎,做出失常的行为。当公瑾察觉到这一点,他拂袖的动作就减慢下来,力道也大幅减轻,挥在朱炎面门的一袖,不具杀伤力,只是解去他脑中的异样能量,将他挥退,同时真气凝运于小腹,阻止匕首深入,驱出入体炎劲,止住出血。

  公瑾一袖挥退朱炎,旁边的众人几乎都傻住,但早就预料到这一切的郝可莲,却是趁机出手,再次偷袭无暇他顾的公瑾,只是这一次她遇到对手,站在指挥室另一角落的胭凝闪身而出,拦在郝可莲的进攻之路上,迎面就是一掌,将郝可莲震退回去。

  朱炎被公瑾一袖拂出,连退数步,重重撞在墙边,手忙脚乱地挥舞了一阵,这才好似大梦初醒,朦胧地望向四方。

  “这……这是哪里?我在哪里?你们……啊!公瑾大人,你受伤了!”

  朱炎环顾四周,首先注意到的事,就是公瑾身上的血迹与匕首;再来看到被头散发的郝可莲、距离公瑾并不远的胭凝,以为公瑾的伤是由胭凝造成,虎吼一声,正要抢上前去与胭凝作战,部分先前的记忆开始回流,让他回忆起公瑾为何受伤,脚步顿时停住。

  记忆如同潮水般急速涌来,朱炎记起了自己走在路上,被人偷袭暗算,晕倒之前发现那人是花天邪,之间模模糊糊好像发生了一些事,然后再次醒来时,自己就被一股莫名恨意给操控,偷袭了公瑾一刀。

  “我……我怎么做出这种事来……”

  朱炎好像失魂落魄似的站在当场,但另外一边的郝可莲却大笑起来,样子好像非常得意,让周围众人一头雾水。

  “公瑾大人,斋天位的自愈异能真是举世无双,这么简单的一下匕首,你根本就不放在眼里吧?现在你觉得怎么样?还觉得我太小看你吗?”

  得意的狂笑,让人心头泛起一丝不祥气氛,但只有公瑾才知道郝可莲为何发笑。

  在拂袖震走朱炎后,公瑾就发现了不对劲,斋天位武者的肉体本有自愈异能,伤口愈合速度较常人强化千倍,但自己将匕首逼出后,伤口周围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影响,愈合到一定程度后,就开始逆向扩大,无法真正痊愈伤处。

  (不只是伤口的问题,还有……唔,是毒吗?似乎不对……)

  斋天位的绝顶力量,这世上几乎没有什么毒物,能对公瑾产生影响,就算是再强再烈的毒药,他相信自己也可以用内力镇压,但此刻体内感觉到的药物却甚为怪异。涂抹在匕首表面,进入体内后四散扩送,不侵害腑脏,不影响神经,不具腐蚀性,与生平所知的诸般毒物全都不符,唯一的一点异常,就是血行速度加快。

  (难道是……)

  公瑾脑里隐约浮现一个想法,但毒素所产生的效果却已浮现,在他无法愈合的伤处,出血量遽增;原本应该逐渐凝结的鲜血,完全失去了凝结作用,汨汨流出体外,转眼间就染红了大片衣衫。

  “当武者突破了强天位,普通毒物根本起不了效果;斋天位的自愈异能,一般攻击根本杀不死人。但一个武者不管怎么强,始终还是血肉之躯,如果血流光了,还是会没命的,说来你真是荣幸,这个毒素研究超过百年,最近才终于成功,预定的第一号牺牲者本来并不是你……”

  “这是毒皇一脉最新的研究高见吗?”

  公瑾的话声沉稳,无上威仪造成的压迫感,气势丝毫没有衰弱迹象,这点众人都感受得到,但谁也都不能无视于他衣袍上的大片血渍,知道郝可莲的话并非虚言恫吓;又愧又气的朱炎甚至抢上一步,想率先动手制服叛徒。

  “鸣雷纯,你疯了吗?不用公瑾大人动手,单单我一个人就足够把你拿下!”

  “朱炎,你这个男人真是老土得可爱,到这个节骨眼上都还蠢笨过人。周公瑾如今已是天下公敌,各方势力都急着要他的命,就算他有斋天位力量,又能撑得了多久?既然你也与雷因斯人合作了,何不和我联手,一起取下他首级,到时候雷因斯也好,旭烈兀的新政权也好,我们都可以再起炉灶,再有一片天啊!”

  “住口!我阻止公瑾大人炮击中都,是为了大义,不是卖友求荣!你今天做出这种事来,别以为自己可以轻易离开。”

  “哈,真可惜,你和旭烈兀私交不错,本来还以为你可以帮我弄到个好职位的,现在我只有改投雷因斯,弃邪归正,我的雪特人朋友一定很够义气的。”

  处在三名高手的包围中,身负重伤的郝可莲,却表现得极度自信,浑不把致命危机放在心上,无视面前的朱炎,对着他身后的公瑾说话。

  “真是可惜啊,公瑾大人,你确实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好男人,武功盖世,足智多谋,如果不是因为舍稷下,改攻中都,迫得我方提早动手,其实我们可以合作得久一点的。”

  一番话里似乎藏有玄机,但众人还来不及有任何动作,一阵惊天动地的剧烈摇晃,震得众人脚底踉跄,指挥室内的电源一度中断,所有灯光乍明乍灭,景象昏暗不清。

  “轰~~隆!”

  隔着不知道多少层合金甲板,连串爆炸声响还是清晰地传透过来,提醒众人目前还身在战场上的事实。当灯光再次亮起,本来在包围网中的郝可莲已经消失不见,就连胭凝都跟着消失,不晓得去了哪里。

  “敌、敌人发炮了!”

  盯着萤幕上数据显示的技师们,颤抖着声音说话,表示敌方要塞拥有近乎通天炮水准的主炮,而且还是两门,似乎打着以数量弥补实力差的打算,虽然金鳌岛之前已经打开防护罩,但刚才硬挨一击后,能量笔直下降,估计顶多再撑下一次攻击。

  朱炎望向公瑾,却发现本来还在这里的公瑾也跟着消失,现在只剩下自己可以发号施令。

  “储备能源!开启通天炮!”

  叱喝着部属,朱炎在仓促中作了决定。虽然为了中都百姓,自己与雷因斯有了短暂合作,但说到底,双方仍是敌人,早晚会在战场相逢,现在既然是雷因斯那边主动攻击,自己更没理由坐以待毙;凭着通天炮的灭世神威,他才不信自己会输给那些使用仿冒品的雷因斯人。

  “不用储备完全,把防护罩那边的能量移来发炮,只要能储到八成能量,立刻发炮还击,让那些白家怪物见识通天炮的厉害!”

  ※※※

  金鳌岛内部惊变连连,岛外的雷因斯人自然没机会了解这些,只是专注于眼前的战役。

  一开始就以奇袭方式取得一胜的爱菱,此刻却对自己的情形感到不甚乐观。虽然自己能够用病毒策反苍巾力士,但最新的探测结果,通天炮完好无事,并无损伤,还保有战力,那一发奇袭等若完全失败。

  当探测结果显示在萤幕上,指挥室之内的太研院干部失声惊叫。

  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?哪可能差那么多?一点损伤都没有?”

  爱菱凝视着萤幕上的画面与分析数据,拇指放在口中,轻轻咬着指甲,猜测到底哪里出了问题。

  除了原料材质上的分别,元始炮和通天炮在设计上完全相同,同等出力、同样的能量,一炮之威足以撕裂天空、分割大地,猝不及防的一炮,没有理由毁不了通天炮。事前明明用程式试算过上百次,为何会发生这个全然不同的结果呢?

  “啊!有一点被忽略掉了……”

  爱菱下令把萤幕上的画面放大,对准金鳌岛的底部做定格,然后放大百倍。萤幕中的显示,在一片烟尘缭绕之中,金鳌岛的底部隐约绽放着异光,七色虹霞回旋闪动,明灭不定,仿佛彩虹般的美丽色彩,煞是好看,更隐约形成一个半圆形护罩。

  “这、这是什么力场?”

  在众人的错愕不解中,爱菱做出解释。魔法师在施放咒文,尤其是攻击属性的黑魔法咒文时,咒****形成一个强大的保护力场,让魔法师不至于在咒术施放完成前,就先被敌人趁隙打倒,而通天炮似乎也有类似的功能,当通天炮系统已被开启,预备要发射时,正在汇集运作的强大能量也形成力场,保护住炮塔,不让外敌攻击。

  “铁面人妖为了炮击中都,让通天炮作待机准备,所以力场一直在运作,我们奇袭的那一炮,等于是轰在防护力场上,用同等能量对撼,自然产生不了效果。”

  爱菱道:“可是,我不信刚才那一炮完全没有伤害,通天炮、金鳌岛的外观乍看之下是都完好,但根据我刚刚最新的试算,内部的确出现了损伤,只要持续攻击下去,我们今天就可以把这座空中岛给终结掉。”

  院长大人的亲口保证,为众人指引了方向,刹时间士气大振,技师们怪叫连声,再次投入本身的工作,但最新的变化也在此时发生。

  “院长!敌方有新动作了,金鳌岛正在快速吸纳周围空间的天地元气,估计是在做发炮准备!”

  肉眼难以见到的变化,透过萤幕上虚拟的电子绘图,可以清楚看见金鳌岛的上空与地下,正快速形成两团漏斗状的龙卷旋风,吸扯九天九地之气,以金鳌岛的底部为中心,快速吸纳归并;惊人的能量数据,令得电脑一再发出警告鸣示,任谁都知道,那无比恐怖的灭世之炮即将要轰击过来了。

  “敌人动手了,我们这边呢?元始炮的能量蓄积怎么样了?”

  要引爆地底的土石作为屏障,普通的炸弹就可以做到,可是那样子的屏障,在通天炮的恐怖威力之前,根本没有防护效果,所以太研院院士思索出来的防御方法,是在铁达尼要塞结合完毕后,和地底的气脉迅速连结,在面对通天炮炮击时,阻断引爆大地气脉,拼着爆发强烈地震,毁尽周遭千里土地的后果,让巨量土石连同地气能量喷出。

  漂浮在空中、缓慢飞向金鳌岛的苍巾力士,被土石涌浪冲天,登时全数被掩盖,看不见形影。

  “这个方法,只能使用一次,但大家要有心理准备,别以为我们可以来回对轰很多次。通天炮与元始炮有多少威力,参与开发的各位,心里都很清楚,如果地脉障壁失效,或是效果不如预期,我们可能就在敌人第一次还击时,全体阵亡,所以届时在战场上,每一次攻击,都可能是我们的最后一次机会,请各位警惕。”

  上阵之前,爱菱对飞空艇内的所有成员做过这等指示。尽管每个人都有了心理准备,但他们的奇袭仍是失败,让敌人有机会还击回来,必须要靠地脉障壁来作抵挡。在爱菱的引爆指令下,剧烈爆炸从铁达尼要塞的百里外开始发生,每隔十里作一次引爆,前后总共十道的地脉障壁,将这百里空间的大地整个掀向天空,化作一片不见光源的浑沌世界。

  浑沌无边,纵是千刀万剑也不能穿越,然而,璀璨之光却不受屏障限制,划破层层浑沌之壁,穿透而来!

  天地初生之时,分割黑暗的光线,是为创世,但如今穿越百里土壁、地气的这道蓝白强光,却是以摧天毁地的灭世之威,直轰向敌人的根据地。百里土壁,在蓝白光柱的恐怖威力之前,比一张薄薄的宣纸还不如,在数秒之内就被穿透撕毁,失去屏障效果地任炮击命中山头。

  瞬间,仿佛太阳燃烧似的高度光与热,把山头整个笼罩,所有物体都被粉碎、分解、气化,再不存在任一滴点。

  “打中了!”

  一方的失败,就是另一方的欢欣鼓舞。虽然没料到敌人会出这样的防御奇招,但是通天炮仍没有辜负朱炎期望,威力惊人地毁尽敌方所有防御壁,再结结实实地打中敌方要塞。

  庞大能量所形成的猛烈强光,一时之间还没有消散,无法凭肉眼确认目标承受炮击后的损伤情形,只能用金鳌岛的电子系统去扫瞄探测,然而,看到那边整座山在强光中被移为平地,连同地下还出现一个超大深坑的景象,不用扫瞄探测也知道结果。

  “幸好一炮命中,敌人的主炮与我们同级,如果再挨一记,后果实在很难说。”

  之前不管是天位武者或是其他攻击,都只能对庞大的金鳌岛造成侧面伤害,尽管棘手,却还是可以修复与处理,但随着敌人的进步,足以对金鳌岛造成致命伤害的最终兵器被开发出来,见识到元始炮的杀伤力后,朱炎实在不敢想像,再挨上一炮会有何后果。

  另外一个不便说出口的理由,是朱炎开始察觉到两座通天炮对轰的恐怖后果,单单只是刚才简短的几下交互攻击,除了肉眼看得到的严重破坏外,各种仪器也不停报出与战斗无关,却不容忽视的数据,因为双方的各自炮击,每一次发射都激烈吸取天地元气,令得数百里之内的空间极度不稳,甚至几乎要出现次元裂痕。

  (如果真的发生了次元崩解,造成的死伤,可不是一、两个中都城就能抵数的啊……)

  朱炎心中被这个念头所带来的颤栗感给紧攫住,但当他正为着公瑾的失踪、郝可莲的叛变而烦扰时,一个他绝对不愿意听到的讯息,在技师们的哄然叫声中传入耳内。

  “发、发生时空震!规模很大!”

  “什么?”

  在周边空间出现超物理震荡时,发生微量而频繁的时空震,算是自然现象,但现在是战时,所有人都很自然联想到上次听见这言语,是在香格里拉之战的最后,青楼的魔屋加入战场,撞击金鳌岛后闪电脱离时,就侦测到这样的时空震,而从后来的结果来看,这是青楼魔屋进行次元转移时的现象。

  所有人心中想的问题,在下一刻变成事实。

  “有物体在穿梭空间,根据体积判断,是船舰类型,估计就是敌人的飞舰,正由超空间中脱离,完成时空穿梭。”

  当这个确定结果传入耳中,朱炎环视周围,只看到一双双征询命令的期盼眼神,他吸了一口气,作出指示。

  “全速储备能量,预备再次炮击!”

  敌人才刚刚进行时空转换,想必也是元气大伤,现在开始的决胜关键,就是看谁能够抢先一步储存到发炮能量,决定孰生、孰灭!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游戏
起点游戏
评论
评论
指南